253.藏宝图之谜

上一章:252.凌霄堡主vs云门门主 下一章:254.合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你说凌如狂来了建安城,去见了沐清漪?!”有些阴暗的房间里,萧廷神色难看地道。

“是的公子。”站在萧廷身边的舒亚沉声道,“盯着凌天霄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绝对不假。”萧廷皱眉,沉声道:“凌如狂来了建安城不来见我,跑去见沐清漪,他想要干什么?”对于凌如狂这样的江湖中人,萧廷打心眼里不喜欢。如果可以,他根本不会要陛下派凌如狂和凌天霄来帮自己。江湖中人本就不好约束,这两个人更是出了名的性子桀骜不逊。但是无奈,西越的高手太多,而他们手里的人对付普通的西越士兵还可以,但是要对付那些沐清漪身边的高手却是远远不够。

舒亚沉吟了片刻,道:“凌如狂该不会是想要毁约吧?”

萧廷皱眉,良久方才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凌如狂不是傻子,除非他凌霄堡不要了,毁约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江湖势力再大也抵不过朝廷的千军万马,虽然现在陛下全力想要开疆扩土,没有心思估计江湖事,但是如果江湖中人太过分了,那么朝廷也不介意派大军横扫凌霄堡。犹豫了一下,萧廷还是道:“派人去给凌堡主传话,就说本公子有事相商,请他过来一趟。”

“是,公子。”舒亚恭声应道。

看着舒亚转身出去,萧廷脸上的神色更加阴沉起来。沐清漪这两日的作为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一个不会武功的文弱女子,就凭击掌告示,杀了两个人便将一众习惯了刀口舔血的江湖中人给震住了。如今建安城中虽然还是江湖中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但是言行举止却明显的谨慎了许多。甚至有不少没什么根基的小势力已经在准备悄悄撤退了。而现在...被华皇藏匿的宝藏依然还没有下落。

“派个人去提醒慕容昭一声,本公子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他了!”

“是。”暗处一个声音恭敬的应道。

回到顾府,魏无忌等人早就等在书房里了。看着一屋子的人沐清漪不由得莞尔一笑,挑眉道:“这是在干什么?大家都很闲么?”

魏无忌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你怎么自己跑去见凌如狂和云浮生了?”

沐清漪不解:“有什么问题么?”

太史衡歪在一边椅子里望着她,叹息道:“清漪,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凌如狂和云浮生可不是凌天霄和云苓儿,你是天枢两个只怕也费不了太多的功夫吧?何况还是一次两个。”沐清漪有些歉疚地笑道:“让你们担心了。不过...正是因为他们两个都在,所以我才不可能有危险啊。”那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走到一路去嘛。

“我真不该多嘴给你讲那些江湖掌故。”太史公子抬手抚额哀嚎道。

沐清漪摆摆手笑道:“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的安全,不过...你们也该明白我,我也不是喜欢找死的人。若不是知道没有危险,我也不会去的。”顾秀庭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罢了,回来了就好。不过从今天开始,还是劳烦夏兄先跟着你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夏修竹沉默地点了点头,魏无忌摸着下巴道:“要不我也一起跟着?要是真遇上两个,夏兄一个人只怕也应付不过来。而且,如今这城中的高手也不止凌如狂和云浮生两个吧?”

沐清漪忍不住呻吟,无奈地道:“我知道了,修竹跟着我就行了,魏公子还是劳烦你能者多劳吧。”魏公子可不是一个单纯的武者,无论是朝政还是商业民生交给他都能打理的妥妥当当的。若不是沐清漪先占了西越丞相这个位置,魏公子就算是做丞相也绝不逊色。让这样一个人天天跟着自己做个侍卫一般的存在,沐清漪觉得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知道就好。”魏公子满意的点头道,显然是深谙谈判砍价之道。

“凌如狂和云浮生说了什么?性格如何?”魏无忌有些好奇的问道。魏无忌这些年,和凌天霄倒是打过几次交道,但是凌如狂却也只是有两面之缘而已。至于云浮生,云门妥妥儿算是半个隐世门派,魏无忌是连见都没见过。倒是云门大小姐和云天恒见过几次。

沐清漪秀眉微蹙,将和凌如狂二人的谈话说了一遍。听了她的话,众人都不由得皱起了没同意。太史衡有些不信地道:“丞相大人你是不是太紧张弄反了?江湖传闻凌如狂生性狂放野心也不小啊,至于云门,云门自从半隐退之后,历代门主都是以淡泊名利著称啊。”

“我像是会紧张的人么?”沐清漪翻了个白眼,“何况...就算再紧张也不可能将凌如狂和云浮生弄反了吧?”一个长得就是标准的北汉人,一个倒是温文尔雅颇有世外高人之风,只可惜为人不怎么招人喜欢。

“云浮生要一般的宝藏?”顾秀庭挑眉,神色有些古怪地道。

沐清漪点头,“大哥觉得有什么不对?”

顾秀庭淡淡道:“这么大的胃口,若不是有什么野心,就是跟你有仇看你不顺眼。”

“跟我有仇?我跟云门没有仇。”这次之前,她连听都没有听过云门,除了上次在彭城,也没有行走过江湖,自然不可能有结仇。至于看不顺眼...以云浮生护短的个性,确实是有可能因为云苓儿看她不顺眼,但是如果说云浮生会单纯只是因为自己对云苓儿不友善就想要跟整个西越对着干,她赌他也没那么魄力。那么...就只能是因为前者了?

“该不会是上次彭城死的人里面有云门弟子吧?”太史衡怀疑道。虽然上一次彭城的事情云门兵没有出面,但是并不代表暗地里云门就没有派人来。毕竟,云门和药王谷都算是半隐世门派,必然是有些交情的,肯定不好意思公然跟药王谷作对。

“若是如此,他应该直接上门找麻烦要赔偿才对。”沐清漪淡淡道,低眉沉思了良久,方才道:“一个江湖隐世门派,他能有什么野心?”

“统一江湖?”

“想要统一江湖,那他就更应该跟我们合作才对。若是跟朝廷撕破了脸,别说统一江湖,云门自己就能够鸡飞狗跳了。”

魏无忌皱眉道:“那么...就是他有了什么依仗,根本不怕和我们翻脸。”

众人齐刷刷地看着魏无忌,天下哪儿来的这么大的依仗?就算他投靠了哥舒竣也没那么大的能耐好么?毕竟,哥舒竣远在北汉,而云门在西越,远水解不了近火。沐清漪皱眉,心中闪过一丝念想却在还没来得及抓住的时候又很快的消失无踪。揉了揉眉心,沐清漪凝眉道:“太史,麻烦你尽快再多打探一些云浮生的消息。重点是,他这些年做了什么,还有云门如今的现状。

云浮生在江湖上不出名,如果没有云门门主这个名号的话,他本人是一点儿也不出名。江湖上所有人都知道云门是一等一的隐世门派,但是至少有九成九的都不知道云门门主到底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模样甚至是上一任门主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这一任门主是什么时候接任的。

太史衡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顾秀庭凝眉道:“派人传个消息给容瑾,小心一些云门的动向。云门距离西边边境似乎也不远。”

沐清漪一怔,“大哥你是说.....”顾秀庭摇摇头道:“到了云浮生这个地位,一般的金钱名利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生来就不缺金钱地位。所以,如果他真的暗藏野心,又不是一统江湖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天下。”

“噗!”太史衡当场喷出了一口茶,猛咳了好一阵才缓过气来,“秀庭公子,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云浮生?天下?云浮生是江湖中人他怎么可能去争夺天下?他用什么去争?云门那几百个不到一千的弟子?”虽然他是江湖中人,但是却也还是知道的,天下哪儿那么容易争夺?军队呢?军饷呢?地盘呢?谋士呢?江湖中人神马都没有好么?就算云浮生声望高到可以在江湖中一呼百应的地步,把那些江湖中人聚集在一起只怕还没有开始打天下他们自己就要先打起来了。何况,云浮生还远没有那个声望。江湖中跟他武功地位差不多的人,就算不多也还是有那么好几个的。

“当年跟西越太祖争夺天下的冷天阙不是江湖中人?”顾秀庭淡淡道。

太史衡哑口无言,冷天阙虽然最后没有上位成功为帝,但是那是人家自己放弃了的可不算是战败了。这么说...”难道云浮生想当第二个冷天阙?看不出来啊,云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超然世外。”

“或许前几任云门门主是真的超然世外,但是这并不代表云浮生也愿意超然世外。”慕容熙淡然道,他是皇室中人,自然比任何人都更能够明白权势能够带给人的诱惑。

沐清漪道:“派人注意着一些,是与不是,总会有个结果的。”

太史衡正色点了点头都:“你放心吧,我很快会收集好云浮生的消息的。”

“辛苦你了。”

“既然凌如狂和云浮生已经到了,想必该来的也都来了。表哥,东西你准备好了么?”将云浮生的问题甩到脑后,沐清漪问道。慕容熙点头淡笑道:“早就准备好了。”

“位置呢?”

“皇陵。”慕容熙笑道。皇陵是个好地方,地方大,机关多,好藏东西。华皇如果想要用那些东西为自己陪葬,不是再正常不过了么?

慕容熙说的皇陵自然不是别的皇陵,而是华皇为自己袖修建的陵墓。皇家的惯例便是皇帝刚刚登基就要开始修建皇陵,勤俭一些的皇帝修个几年就修好了,奢侈一些的皇帝,修个几十年也不在话下。华皇为自己修的皇陵就算是十分的奢侈,从华皇登基开始,足足修建了二十多年时间,顾家出事前不久才刚刚竣工,正事一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沐清漪凝眉,“怎么运过去的?”

慕容熙道:“宫中到皇陵有一条隐秘的密道。”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这条密道谁知道呢?反正只要消息放出去了,不管真假自然会有人蜂拥而至,假的也能够穿成真的了。沐清漪满意地点头笑道:“好极了。既然如此,就将消息放出去吧。藏宝图...就送给、随便调个人送出去吧。”

慕容熙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第二天,一个隐秘的消息便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了出来。当然也依然是在暗地里悄悄流传着。华皇藏匿的宝藏本是为了复国之用,担心后代子孙寻找不到还特意留下了一章藏宝图。原本这张藏宝图是落到了慕容熙的手里的,但是昨天藏宝图突然失窃了,顾府的人暗地里寻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有消息。而当一些聪明的人暗中查过了这两天接触过的人之后,大多数将目光所在了曾经两次去探望华皇的慕容昭身上。但是...在所有人刚要去找慕容昭的时候,慕容昭失踪了!

一时间,整个建安城的人都将目光放到了寻找慕容昭的事情上了。

建安城外狭窄崎岖的小路上,几个行踪诡秘的人急匆匆的往东边而去。

“八殿下,走得这么急,是想要去哪儿?”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道边传来,被几个侍卫护在中间的青年男子脸色一白,连忙低下头哑声道:“什么人?阁下认错人了?”对方冷笑一声道:“认错人了?不会吧?八皇子这么着急难道不是想要出海东渡?避过了这阵子风头等过几年再暗中回来?”

青年男子脸上的神色带着不自然的僵硬,咬牙道:“在下说了,阁下认错人了。”

“哈哈...八皇子,何必如此?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么?”道边,走出了几个人来,为首一人正是萧廷。萧廷虽然面上带笑,但是盯着八皇子的眼神却是阴冷的,“八皇子觉得易容了,在下就找不到你了么?背信弃义,可不是为人之道。”

对于慕容昭得到藏宝图之后居然暗中逃走的事情,萧廷很是生气。原本以为他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慕容昭,但是他显然是低估了宝藏的魅力,慕容昭得到藏宝图之后竟然想要一个人完全私吞。他也不怕自己撑死。

沉默了片刻,青年男子终于叹了口气,有些颓然的抬手取下了脸上的易容面具,露出的正事慕容昭年轻的容颜。

萧廷看着他道:“这次是八皇子先毁约的,就不要怪在下无情了,请将藏宝图拿出来吧。”慕容昭冷笑一声,道:“萧公子觉得,本王会将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身边么?”萧廷眼眸一沉,淡淡道:“看来八皇子是不打算好好地说话了?既然如此,就别怪在下无礼。凌少主,就劳烦你教教八皇子该如何诚实守信吧?”

站在一边的凌天霄轻哼一声,飞身掠了出去。慕容昭脸色大变,连忙道:“快杀了他!”

慕容昭身边的侍卫武功不错,但是跟凌天霄比起来还远远不够。几个回合下来就纷纷躺平在了地上,凌天霄落到慕容昭身边,看着慕容昭吓得连连后退的模样,有些不屑地道:“你们华国的姑娘厉害得很,但是男人却这般无用。该不是所有的胆子都拿去养沐清漪的脑袋了吧?”

慕容昭脸色发青,虽然愤怒于凌天霄的出言侮辱,但是却怎么也提不起勇气来动手。只看躺在地上的侍卫就知道凌天霄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就算不要他的命只怕也要受罪。看到慕容昭这副模样,凌天霄更加不屑,“既然不想受罪,就乖乖的将东西教出来吧?”

“不......”慕容昭有些艰难地道。凌天霄轻哼一声,一把抓起慕容昭掠回了萧廷更加随手往地上一扔道:“本公子从来不动这么废物,你自己处理吧。”萧廷也不生气,拱手笑道:“有劳凌少主了。”

俯身望着慕容昭,萧廷沉声道:“如何?八皇子...告诉我,藏宝图在哪儿?”

“没...我没拿藏宝图!”慕容昭道。

“你确定?”萧廷问道。

“我没拿,是慕容熙陷害我的,根本没有什么藏宝图。”慕容昭连声叫道。萧廷凝眉,似乎在考虑他说得话的可信度,就在慕容昭暗暗松了口气的时候,之间萧廷手中寒光一闪,慕容昭顿时惨叫一声,左腿小腿上血流如注。一柄匕首不偏不倚的砸进了他的小腿上,萧廷我这匕首含笑道:“现在...八皇子愿意说实话了么?”

“没......”

萧廷眼眸一沉,毫不犹豫的抽出匕首然后举起手来一刀扎了下去。

“不!”慕容昭猛地睁大了眼睛,连声叫道:“我说!我说!”慕容昭身为皇子,从小到大哪儿受过这些皮肉之苦,就算是华国灭亡了西越对待华国听话的皇室中人也还算不错,至少不会被虐待。但是萧廷却不一样,看着笑容可掬仿佛平易近人,但是出手的时候却也是老辣狠戾干净利落。

萧廷满意地点头笑道:“早点说就不用受这些皮肉之苦了,八皇子这又是何必呢?东西在哪儿?”慕容昭右手有些颤抖的抬起来,从衣服的夹层中取出一个小小的油纸包。这小小的油纸包又薄又小,慕容昭的衣服又厚实,如果不小心的话搜索的时候还真真有可能遗漏掉了。

萧廷挑眉,抬手打开了油纸包里面果然是一张折叠起来的薄如蝉翼的地图。也不知道是用什么纸做的,虽然轻薄但是却并不容易损毁。萧廷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皱眉道:“这上面画的是什么地方?怎么看起来不像是建安城附近?”华皇绝不可能将宝藏藏的离建安城太远,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有些危险地抬眼盯着慕容昭,慕容昭连忙道:“这是真的!这是真的...是我从父皇那里哪来的,只有这个。如果这不是藏宝图...那就没有藏宝图了。”

“华皇不是已经疯了么?”萧廷挑眉道。

慕容昭点头道:“是...父皇是已经疯了。这个是从父皇从宫里传出来的衣服上找到的。藏宝图就缝在衣服的夹层里,父皇虽然疯了却还是经常抱着衣服不放。慕容熙也没有在意...我好奇,就偷出来看看...找了好久,才从衣服里拆出来的。”

萧廷皱眉,他相信慕容昭不敢骗他。但是...这么久慕容熙都没有找到的东西,怎么救被慕容昭给找到了呢?

“这上面是什么地方?”萧廷问道。

慕容昭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这、这应该是一张暗图。肯定有什么方法可以看得。但是...我不知道...”见萧廷又要变色,慕容昭连忙叫道:“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我!现在我都落到你手里了,藏宝图对我来说还有什么用?我只是曾经听人见过,皇室有一种方法,专门极为重要的地图绘制出完全不同的模样,不是知道真相的人,绝对看不明白的。”萧廷挑眉道:“看来华皇这张图...肯定不是留给你的。嗯...慕容恪慕容协都死了,只剩下慕容齐和慕容熙了,你说...会是哪一个?”慕容昭茫然地摇头,萧廷凝眉思索了片刻道:“最有可能拿到图的就是慕容熙,之前也有传言说慕容熙知道宝藏的下落了。那么...不管华皇的宝藏是想要留给谁的,曾经的华国太子知道的东西总要比一般人多一些吧?”

慕容昭低头不敢言语,萧廷不屑地扫了他一眼挥挥手道:“将他带回去,别弄死了。凌少主,恐怕要劳烦你走一趟顾府了。”

凌天霄笑道:“这可不成,上次传入顾府就险些丢了一条命,还被沐清漪那女人挤兑了半天。萧公子若是有机会让慕容熙出府的话,本公子倒是可以帮你抓来。”萧廷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是凌天霄却也不是他想骂就能骂的手下,也只能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看着坐在地上一身狼狈的慕容昭,凌天霄眼神微闪,若有所思。

此时萧廷尚且不知道,他们还没有回城的时候城里萧廷杀了慕容昭夺得藏宝图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唯一幸运的是,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萧廷到底是谁。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2.凌霄堡主vs云门门主 下一章:254.合作
热门: 九州·铁浮图 落幕之光 才上心头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虫图腾5:机密虫重 被偷走的那五年 造彩虹的人 九州·旅人 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