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凌霄堡主vs云门门主

上一章:251.强者云集 下一章:253.藏宝图之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凌如狂!你找死!”显然,凌如狂这一句调笑触动了云门门主的底线。云浮生好不由得一掌朝着凌如狂拍出出去,绝顶高手一出手自然便是气势不凡,一股强大的压迫感铺天盖地的朝着这边压了过来。

天枢和霍姝见状,同时伸手拉起沐清漪便往后面退去。一直退到了另一边的墙角避开了云浮生的攻击范围。其他人自然也不敢耽搁,高手过招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卷进去只能是送死的炮灰。云天恒抓起云苓儿退到了窗口,凌天霄也十分识趣的后退了几步,推到了厢房的门口才停住。

凌如狂轻哼一声,毫不示弱的抬手一掌拍出,口中还不忘道:“云浮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浮生冷哼一声道:“要你的命!”

“就凭你?”凌如狂不屑地道。他跟云浮生的武功也不过是半斤八两的差别罢了,云浮生想要杀他还早得很。

站在角落里,看着原本好好的茶楼顷刻间就要毁于一旦,沐清漪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凌堡主,云门主,两位若是要打,还请出了城再打。这茶楼的老板小本生意也不容易。”

原本还对峙着的两个人闻言,不由得都怔了一怔。江湖中人一时兴起就打得天昏地暗,谁还记得什么打坏了东西的东西?心肠好一点的事后给点银两赔偿,大多数时候店家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云浮生微微皱眉,侧首望着不远处站着的白衣女子,虽然带着帷帽看不清容颜,但是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句话就可见胆色过人了。凌如狂望着沐清漪打量了一会儿,方才放声大笑起来,“老夫一时兴起,沐相请勿见怪。云浮生,想动手咱们出城再打,今天不跟你打了。”

云门门主冷哼一声,“老夫以为你凌如狂有多狂傲,也不过如此。”

凌如狂却并不在意,“既然是来建安城做客,老夫却也不是丝毫不动规矩的恶客。沐丞相,里面请?”

沐清漪淡淡一笑,点头道:“多谢凌堡主,请。”

一行人都进了旁边的想法,躲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的茶楼掌柜这才松了口气,摸了摸额上的虚汗庆幸的道:“幸好幸好,这次真是多亏了沐丞相。”

凌如狂和凌天霄订下的本就是整个茶楼最大的一个厢房,即使这么多人进去也丝毫不显得拥挤。只是开着窗户外面刑场上的哀嚎声依然源源不断的传来,未免让人觉得有些煞风景。凌如狂看了一眼站在云浮生身边脸色煞白的云苓儿,挑眉一笑一挥袖将窗户关上了。

沐清漪抬手取下头顶的帷帽交给身后的霍姝,露出一张清丽脱俗的静美容颜,“凌堡主,云门主,见笑了。”

看着眼前的美丽女子,众人皆是一愣。一般位高权重的女子总是难免会让人觉得少了几分女子的娇柔,言行举止总会自然的流露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和坚毅。但是沐清漪却并不是,如果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怕也会将她当成是豪门世家里娇养出来的名门贵女。清丽,温婉,却又不是大气端凝,让人看着她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放松了心弦没觉得分外的轻松自在。但是,同样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显得更加危险。因为她是一个很容易就会对她放松警惕以为不足畏惧的人。

凌如狂朗声笑道:“无妨,听说沐相出身华国名门,本就不是咱们这些江湖粗人能比的。”这话一出,云浮生和云苓儿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凌如狂这话听在众人耳中就像是直指云苓儿说她粗俗不及沐清漪高贵。毕竟在座的除了云苓儿都是男子,自然没有人会去跟一个女子比谁活的精细了。

云浮生觉得凌如狂是故意针对自己的,而云苓儿更多的却是羞恼和嫉妒。但是…云苓儿却并没有如刚刚一般的大发雷霆,反倒是一脸惊讶地望着沐清漪叫道:“姐姐,怎么是你啊?!”

众人一怔,云浮生也有些不解,“苓儿见过沐相?”

云苓儿娇羞的道:“前两日在茶楼里见到过,姐姐还给我们让座呢。姐姐…真是对不起,如果知道是你,苓儿绝不会那么说的。你别怪苓儿好不好?”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眨着无辜又可爱的眼神,沐清漪心中莞尔。若说这小姑娘真的没认出她来,沐清漪是绝对不信的。云苓儿确实是很会做戏,但是偏偏大多数性情耿直的江湖众人和爱她如至宝的云门众人还可以,要骗沐清漪这样出身名门,曾经身处青楼如今又生在朝堂的人,却未免有些太嫩了。

沐清漪浅浅一笑道:“云姑娘言重了,云姑娘生性善良,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若是让你因为咱们见过就强要你同意我的想法,岂不是我对你不住?”凌天霄嗤笑一声道:“沐相,这说明云门大小姐看重你啊。只因为一面之缘,原本的残忍恶毒也可以变成善良了。”凌天霄这话,分明是在挤兑云苓儿之前指控沐清漪,表现的自己善良单纯的一面纯属演戏。不然怎么会只因为见过沐清漪一面,就出尔反尔了呢?显然在她心中,所谓的善良正义还抵不过一面之缘。

云苓儿气得涨红了俏脸,狠狠地瞪了凌天霄一眼,方才道:“才不是,你胡说。我只是觉得…只是觉得姐姐不像坏人。”

多么单纯的孩子啊…沐清漪忍不住在心中轻叹。望着眼前的云苓儿温柔的笑道:“云姑娘行走江湖,可要记得这世上啊,很多人都是披着一张善良天真的面皮,骨子里却是阴狠毒辣的很呢。你若是找人打听打听就知道了,我可不是好人。”

云苓儿呆了呆,虽然沐清漪似乎是在说她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何云苓儿总觉得沐清漪说的是她。但是…看着沐清漪脸上笑吟吟的神色,无论如何她也看不出有一丝的恶意。

凌如狂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小子,带着云家丫头和小子去外面,老子有事跟沐相商议。小孩子家家的什么都不懂在这里折腾什么呢?”凌天霄仿佛没听见一般,径自找了一个靠墙角的位置坐下了。显然是一副就算你们不放我参与我也要听听的模样。

云天恒犹豫了一下,对云苓儿道:“苓儿,我们先出去吧。”

云苓儿看了一眼沐清漪,撅着小嘴道:“我还要跟姐姐玩儿,才不要出去玩。”说着,跑到云浮生身边,搂着云浮生的胳膊不肯放手。无奈,云天恒也只得学着凌天霄在墙角的位置坐了下来。既然凌如狂要谈的是正事,他们这些晚辈却还没有资格做到一张桌面上还说话。虽然沐清漪的年纪是在场的除了云苓儿以外最小的,但是她的身份却足以让她更凌如狂云浮生这显得一方巨擘平起平坐。甚至,若真论身份的话,这些江湖中人还远不如沐清漪这个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一国之相。

天枢和霍姝二人自然也不会离开,一左一右站在沐清漪身后警惕却不失沉稳的盯着眼前的众人。

凌如狂倒是也不在意,原本就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

“晚辈以茶代酒,敬两位前辈。”三人落座,沐清漪举起手中的茶杯淡笑道。两人也不挑剔,跟着回敬了一杯,这才放下了茶杯开始谈正事。凌如狂笑道:“老夫素来不爱说废话,想必沐相知道咱们是为何而来?”

沐清漪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如今这建安城中到处都是江湖中人,清漪岂敢不知道。”

凌如狂满意的点头道:“既然如此,老夫也不瞒沐相。这一次…确实是北汉皇请老夫出手帮忙的。代价是事后将会付给凌霄堡一百万两白银。”一百万两黄金,确实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但是对于华皇所隐藏的宝藏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于一个江湖门派来说绝对是够用个好几代了。凌如狂显然并不贪心,他很清楚,凌霄堡根本吞不下那么大一匹财富,就算吞下去了也只会招来灭顶之灾。既然如此,还不如分一点可以得到的利益就足够了。

沐清漪挑眉,淡淡道:“既然如此…凌堡主又何必跟本相说起这个?”

凌如狂笑道:“这个么…自然是老夫觉得,这次的事情…只怕没那么容易办成啊。”闻言,沐清漪淡淡一笑。凌如狂看似狂傲不羁,实则却是外粗里细,显得自然比一般人周到的多。别的不说,三千万两白银就是三百万斤,就算抢到手了怎么将这笔钱平安运出建安城就是一个问题了。更不用说还有许多珍玩古董,价值连城的宝物,更是要小心保存运送,没有个几万大军,谁能将这些东西带走?何况…建安城外可还围着几十万西越大军呢。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和凌如狂一样想到这些。或者说他们并不是想不到而是利益实在是太大总是忍不住抱着侥幸的心理想要来分一杯羹。

沐清漪抬手端起跟前的茶杯,淡淡垂眸道:“那么…凌堡主有何打算?”

凌如狂笑道:“什么打算?老夫也算是凑个热闹罢了。若是能成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不成倒也无妨,就当是来建安城走一走,能得见沐相这样的奇女子,也算是不虚此行。”沐清漪浅浅一笑,“多谢凌堡主。”沐清漪已经明白了凌如狂的意思,就算是西越跟凌霄堡做不成朋友,至少也不会成为死敌。而凌霄堡也不可能就此退回北汉,毕竟,凌霄堡还要在北汉的地头上过日子的,若是对哥舒竣出尔反尔,即使是凌如狂也不好摆平。

沐清漪看向坐在一边的云浮生,问道:“不知云门门主有什么想法?”

云浮生淡淡一笑,扬眉道:“是沐相跟凌堡主议事,老夫能有什么想法?”沐清漪淡笑道:“若是云门主没有话说,只怕也不会坐在这里了吧?”云门和凌霄堡素来是相看两厌,云浮生肯进来跟凌如狂共处一室,自然不可能是来听他们闲聊的。

云浮生不屑地瞥了凌如狂一眼道:“沐相恐怕跟老夫谈不了什么?要谈也只能让西越帝来谈。”沐清漪眼中的笑意淡去,面上却是丝毫不改,淡淡道:“只怕是要让云门主失望了,在西越,没有什么事本相谈不了的。若是本相谈不了…陛下跟你更没得谈。”

“晚辈狂妄!”云浮生沉声道。

沐清漪淡笑不语,垂眸平静的饮茶。厢房里沉静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云浮生冷笑一声道:“要让云门退出这场争夺很简单。找到宝藏之后…老夫要一半。只要沐相同意,别说是立刻撤出,就算是让云门帮你摆平那些江湖中人也没问题。”

旁边,凌如狂皱眉道:“云浮生,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云浮生说的是宝藏的一半,也就是说不仅仅是那几千万两的白银还有华国皇室的珍藏。云浮生冷笑道:“你管老夫做什么?拿来给我苓儿做嫁妆不行么?”

凌如狂震惊地望着云浮生,豪迈的脸上竟多了几分怜悯之色,“你女儿…是得了什么病么?竟然要这么多嫁妆才嫁的出去?”

“凌如狂!”云浮生怒吼,若不是还记着刚刚的事情只怕又要一掌拍过去了。知道凌如狂是故意想要挤兑自己,云浮生硬生生的忍下了这口气,咬牙道:“苓儿好得很,有那个功夫还是担心担心你儿子吧!说不定哪天就躺着要你收尸了。”凌如狂不以为意,“至少我儿子跟你女儿站在一起,看起来你女儿才像是更短命的那个。”他儿子无论是武功还是脑子都比那个云门大小姐正常得多好么?当初第一眼看到那个小丫头,他就觉得绝对不能娶那种女人来当凌霄堡的少夫人,长得丑又没脑子还喜欢自以为聪明。也不知道云门的列祖列宗做了什么孽才生出来这个一个奇葩,难怪云浮生要培养自己的大徒弟当接班人了。

云浮生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转向沐清漪道:“如何?老夫的条件沐相可同意?”

沐清漪放下茶杯,淡淡笑道:“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云门主这样的条件…本相怎么可能答应?”云浮生眼眸一沉,“沐相当真?”沐清漪微笑,“除非云门主刚刚的话是开玩笑的,不然,本相只能当真。”一半的财富?亏他想得出来。国库里一半的白银都可以砸死云门所有的人了。看来,这位云门主飘然世外太久了,早就忘了什么叫做人在屋檐下了!

“沐姐姐。”坐在云浮生身边的云苓儿突然开口笑道。

沐清漪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云苓儿。云苓儿眨了眨眼睛道:“沐姐姐,我爹爹是好人,我们会帮你赶走坏人的,跟爹爹合作不是很好么?凌堡主…总是北汉的人。我们才是自己人不是么?”

是啊,所以凌霄堡只要哥舒竣一百万两,你们想要几千万两?沐清漪平静地盯着云苓儿笑道:“苓儿也觉得云门主是好人?”

“爹爹自然是好人。”云苓儿回头望着父亲,甜甜的笑道。得到父亲慈爱的微笑,云浮生抬手揉了揉女儿的发丝。沐清漪叹气道:“不是我不肯给,而是那些宝藏虽然是被华皇藏起来的,但是却是原本华国的百姓的。将来朝堂运作,恢复民生都需要靠他们。既然云门主是好人,怎么忍心抢那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百姓的救命银子?苓儿可知道,这几千万两银子能救活多少人?如果少了这些银子…就会有成千上万的百姓而死。到时候…苓儿怕不怕鬼?”

“沐相!”听着沐清漪幽幽的声音,云苓儿脸上的笑容终于僵住了。云浮生皱了皱眉,沉声道。

沐清漪淡淡一笑,怜爱的看着云苓儿道:“苓儿这么善良,肯定是不怕鬼的。不过我却有些怕呢,如果我将这么多银子给了云门,那些被饿死的百姓肯定会夜夜在我门外哭泣的。那实在是……”

云苓儿脸色有些发青,扯着云浮生的衣袖不敢再说话。云浮生冷笑一声,淡淡地看着沐清漪道:“沐相果然厉害,连恐吓小孩子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沐清漪挑眉道:“云门主见笑了,本相虚长云姑娘两岁,确实是不该以大欺小。”凌如狂嗤笑,嘲弄地望着云浮生,人家只比你女儿大两岁都已经是一国丞相了。再看看这所谓的云门公主,文不成武不就。若不是有云浮生撑腰,云苓儿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沐相既然这么说,就别怪老夫无礼了。”云浮生沉声道。

沐清漪挑眉,淡然道:“悉听尊便,本相也劝门主一句,云门既然早已退隐就该安安分分的做你的世外仙。金银利禄不过是身外之物,太过于执着难免毁了云门的清静。”云浮生眯眼,盯着沐清漪沉声道:“你在威胁老夫?”

沐清漪含笑,淡淡道:“这怎么能算得上是威胁?这是建议,同时也是忠告。”

云门再厉害也还是在西越的地盘上,朝廷现在确实是抽不出时间来对付江湖中人,但是…云浮生以为朝廷会永远都抽不出时间么?还是他以为朝廷就不敢动他?除非云门全体搬家到别的地方去,否则身在西越的地盘上,最好还是低调一些得很。就如同凌如狂,虽然为人狂傲却显然很明白这个道理。至于云门,就算想要搬家也要看他能搬到哪儿去。北汉可是凌霄堡的地盘,除非他打算搬去南疆或者西域。

云浮生轻哼一声,沉声道:“沐相果然不愧是名震天下女中豪杰,别的不说…胆子倒是不小,你是当真以为老夫不敢杀你?”闻言,天枢和霍姝脸色都微微一变,目光警惕的盯在云浮生身上。沐清漪却并不以为意,显然并不认为云浮生现在会动手杀自己。悠然道:“云门主觉得…没有万全准备,本相会出现在这里?”她可不是什么绝顶高手,这些江湖中人随便来一个都可以一巴掌拍死她。

云浮生挑眉道:“哦?老夫倒是想看看,有谁能够将你从老夫手里救下来?”

“救…”沐清漪笑道:“云门主说得太言重了,本相从来不赌这种容易出意外的事情。毕竟,云门主若是突然发难,只怕谁都没把握能够先一步救下本相。本相比较喜欢的是…就算要死也要拉着别人一起死。本相若是在这楼里出了什么意外,外面立刻会万箭齐发。云门主觉得在这小小的房间里,你能不能平安的冲出去?就算云门主武功高强冲出去了,你才云姑娘出不出的去?云姑娘,你说呢?”

云苓儿勉强一笑,她的武功她自己知道,别说是万箭齐发了,就算是有一个人在外面射箭她也不一定能够躲得开,“姐姐说笑了,我爹爹是跟姐姐开玩笑的。姐姐怎么当真了。”

沐清漪笑眯眯的道:“如果云门主是开玩笑的,姐姐当然也是开玩笑的。真是一个听话又懂事的好姑娘,云门主好福气。”

云浮生脸色铁青,冷眼盯着眼前的谈笑自若的白衣女子。他怎么会听不出来沐清漪是在拿云苓儿威胁他。偏偏云浮生还不得不接受这个威胁,他大半生只有云苓儿一个女儿,对于这个女儿,云浮生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就算是如今,心中最重要的事情也是为女儿寻找一个好归宿,让她平安快乐的度过一生。

“沐相真是名门虚传,老夫领教了!”云浮生站起身来,拉着云苓儿道:“苓儿,咱们走吧。”

云苓儿眨了眨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沐清漪,“姐姐,苓儿能来找你玩儿么?”沐清漪微笑道:“云门主只怕不会允许你来找我玩儿了。”除非云浮生不怕这个唯一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给弄死了。

云浮生轻哼一声,拉着云苓儿直接拂袖而去。

看着被云浮生甩得哐当作响的门,沐清漪淡然微笑。

“云浮生这个老家伙真是一点风度都没有。”凌如狂撇嘴道:“不过…云苓儿那个丫头沐相可要小心些,那丫头没那么简单。”明明被沐清漪吓得不轻,还想要靠近。说没有目的谁信?

沐清漪微笑道:“多谢凌堡主提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1.强者云集 下一章:253.藏宝图之谜
热门: 红尘一沙雕 表面矜持 大美时代 为了隐居我入赘了 我在西幻搞基建 刺局2:字画中的诡异杀技 万古战帝 住口,无耻老贼 圣上有喜 妖怪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