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强者云集

上一章:250.倒霉的采花贼 下一章:252.凌霄堡主vs云门门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距离刑场不远的茶楼里,即使是一众常年在江湖中刀口舔血杀人不眨眼的江湖中人也不由得感到一阵寒意。不远处,两个采花贼的惨叫声还在源源不断的传来,虽然这两个人是罪有应得,但是…大多数江湖中人其实当真没见过这么折磨人的死法。江湖中人讲究一个杀人不过头点地,讲的是干净利落。除了一些丧心病狂的邪派人物,少有人会用这样虐杀的招数,而这类人也大都被归为邪魔外道被人唾弃追杀。即使是这些人,也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虐杀的事情来。

“嘶——”不少人都暗暗地吸了口凉气,怪不得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能够重权在握,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师…师兄…”云苓儿坐在窗边,望着远处离去的白衣女子的背影脸色发白。虽然那女子隐藏在了白色的帷帽之下,但是那样的身形气度又能有几个人能有?云苓儿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美丽的让自己嫉妒的女子竟然就是名扬天下的西越大丞相沐清漪。这天下绝找不出来第二个跟沐清漪一样声名显赫的女子。从肃诚侯府不受重视的嫡女,到华国的公主,再到西越大丞相甚至西越实质上的皇后,沐清漪用短短的两年时间走完了寻常女子几辈子都达不到的地步。虽然,对于沐清漪来说,这一切其实只是一个开始,但是对于这世间所有的女子来说,沐清漪所拥有的其实已经是她们所能渴求的终点了。这其中,即使是江湖女子也不例外。

云苓儿虽然是云门大小姐,江湖上更有云门公主之称。但是说到底,她只是一个江湖中人的女儿而已。即使云门门主再如何的曾经叱咤天下,云门曾经有过多少辉煌,庙堂之高永远是他们无法企及的地方。所以,江湖中人对朝堂上的人态度大多是不屑的,但是谁能说这不屑中没有求而不得的嫉妒?

“师妹,怎么了?”云苓儿身边坐着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模样的英挺男子,男子眉目湛然,看向云苓儿的目光也是十分温和。他正是与凌天霄号称江湖新一代双壁的云天恒。跟张狂不羁的凌天霄不一样,云天恒性格温和沉稳,在江湖上人缘不错。

“师兄…”云苓儿拉着云天恒的衣角摇了摇头道:“没…没什么。”

云天恒了然地看了一眼外面笑道:“被吓到了是不是?不用怕…没事的。之前跟你说过了不要过来,你偏不听。”云天恒比云苓儿等人晚一步来建安城,自然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自己的师妹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跟西越大丞相结了仇。

云苓儿确实是没吓到了,她没想到那个令她嫉妒的美丽女子居然是西越丞相,更没想到这个西越丞相居然并不如寻常的大家闺秀一般懦弱。因此想起这两天自己暗中做的事情就忍不住心虚。但是很快她就忍住了,就连师兄师姐们也没有看明白她到底做了什么,外人怎么会知道?何况,现在还有天恒师兄和父亲在,她根本不需要怕她!想到此处,云苓儿心中总算是定了下来,朝着云天恒轻声笑道:“谢谢师兄,我没事的。只是…这沐丞相身为女子,怎么这般残忍?实在是…有些吓人。”

云苓儿声音并不小,江湖中人耳力都不弱,自然都听得清清楚楚。看着眼前这吓得脸色煞白的少女还有刑场上源源不断传来的哀嚎声,纷纷露出赞同的模样,“可不是么?杀人就杀人,还让人受这零碎之苦,这个沐丞相果真是心狠手辣,就是江湖中人也比不得。”

“不错,这样的女子若是在江湖中,指不定是个什么妖女呢。”

云天恒微微蹙眉,看着师妹摇摇头道:“沐丞相此举只怕是为了震慑人心,何况…如今建安城中江湖中人齐聚,其中难免有些败类,如此做也是给江湖中人一个警示。这两个人作恶多端,死有余辜。若不是找不到他们,我也定要将之斩落剑下!”

听到一向疼爱自己的师兄向着沐清漪说话,云苓儿脸色微变,轻摇着唇角有些委屈地道:“我自然没说这两个人不该死,一刀杀了他们就是了,又何必如此折磨人?”

“傻丫头,你不懂。不要胡说了,沐丞相虽是女子,却是难得一见的奇才。”云天恒淡笑道。若是只是随随便便的杀了,别说是两个,就是二十个只怕也震慑不了这些江湖中人。师妹年纪太小,显得也未免简单了一些。

云苓儿眼睛微红,“明明就是那个沐清漪心肠狠毒,师兄为什么还要帮着她说话?师兄不是最讨厌那些心狠手辣的坏人呢?为什么还要帮着别人骂我?我说错什么了?”云天恒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骂你了?”云天恒素来知道小师妹被师傅和一众师兄弟宠坏了,只是他忙于苦修和云门的事务,云苓儿也没有惹出什么事情,身为师傅的大弟子,施恩如山,他大多数时候自然也是顺着这个师妹了。

“照这位姑娘的话,沐相这么做还做错了?”云天恒正想说话,一个清脆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众人回到,才看到身后一桌一个蓝衣少女转过身来,盯着云苓儿似笑非笑地道。显然,原本这位姑娘正在喝茶,听到他们的话才转过身来的。

云苓儿也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反驳自己,回头一看却是一怔。这才女长得虽然没有昨天看到的沐清漪好看,却也是个美人。而且身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说是江湖中人又带着一丝读书人的温雅,说是闺中女子,眉目间却又多了就几分明朗英气。很显然家世不错,绝不是一般的江湖女子。最重要的是,这姑娘显然是不会武功的。又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云苓儿发现,自从进了建安城,给她添堵的都是不会武功的女子!

“这位姐姐,难道我说的不对么?”云苓儿眨了眨眼睛,娇声道。

蓝衣少女轻哼一声,道:“那种人中败类,沐相将他们凌迟处死是为民除害,也是给这世间那些败类一个警告。有什么不对?只怕全天下不知道有多少枉死的女子和他们的父母对沐相感恩戴德呢?姑娘也是女子,倒是为何不同情女子,反而去同情这些败类?若是别人看到他们的下场少做些恶事,岂不是一件好事?”

云苓儿有些委屈地皱眉道:“话是这么说,但是沐丞相毕竟是个姑娘,做事如此狠毒总是不妥的。”

蓝衣少女一扬眉,“难不成男人这么做就妥当了?本姑娘还以为江湖女儿生性豪爽呢,连闺中女子都不如。沐相做的事情是为了全天下的女子除害,本姑娘就是佩服她怎么样?!”

云苓儿咬牙,道:“我看是你跟沐清漪一样心肠狠毒,才喜欢她的罢!”

蓝衣少女不以为忤,含笑道:“这么说…如果那两个采花贼对姑娘做了什么,你是绝不会怪他们的啰?”

“说不定这位姑娘本身就跟那两个人沾亲带故呢?”不知道从哪儿传出来一个声音桀桀笑道。

“放肆!”云苓儿顿时气得俏脸通红,但是看了一圈儿也没有找到那个声音的出处,怒极之下便拔出腰间的短剑朝着那蓝衣少女刺了过去。

“苓儿,不可!”云天恒沉声道。但是他坐的位置与蓝衣女子相悖,又不能伤了师妹,只得扭身转向朝着蓝衣女子扑了过去。蓝衣女子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她也不是一个人来得,坐在身边的两个男子见状立刻起身,齐齐出手朝着云苓儿刺过来的剑一刀挥出。

“手下留情!”云天恒心中一沉,这两个人武功虽然不算绝顶,但是对付云苓儿绝对是没问题的。连忙也跟着拔剑一剑斩下,硬生生将三人的刀剑都齐齐斩断,这才分开了三人。旁边的众人见他一招分开三人,就连旁边的桌椅都没有伤到,也不得不称赞云天恒武功了得。

“师兄!”云苓儿跺脚,没想到一向疼爱她的师兄居然斩断了她的宝剑。云天恒叹了口气,朝着对面的两人拱手道:“舍妹一时冲动,还请恕罪。”

蓝衣少女也吓得不轻,站起身来沉声怒道:“一时冲动就可以拔剑杀人?云门的大小姐真是好教养!”

云苓儿怒瞪着她道:“你既然知道本姑娘是云门大小姐,还敢如此无礼!”

蓝衣少女不屑的嗤笑一声,仰首傲然道:“云门大小姐很了不起么?”云苓儿冷笑,不屑地扫了一眼跟在蓝衣少女身边的两个侍卫道:“你倒是说说看,你又是哪家的大小姐,能比本姑娘更了不起?信不信,我叫爹爹杀了你!”

蓝衣少女傲然笑道:“我爹是南宫绝。”比谁的爹厉害,难道她还会输么?若不是实在看这丫头不顺眼,她也不会轻易开口。明明是在中伤沐相,还做出一副自己很善良的恶心模样!

“南宫绝?那是谁?”云苓儿不屑地道。

云苓儿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不知道,一时间众人哗然。南宫绝在江湖上名声并不大,他武功虽高毕竟没有行走过江湖。知道他的都是一些真正的武功高强的高手。但是西越战功第一的大将军他们总还是知道的,如今建安城外那几十万大军就在南宫绝手中呢。要是想要扫平一个江湖门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苓儿!放肆!”云天恒皱眉,沉声道。

云苓儿一怔,忍不住红这样含泪道:“师兄!你为什么老是帮着外人!我要告诉爹爹!你们,给我杀了这个丫头!”云苓儿大小姐脾气上来,指着旁边一桌的几个云门弟子道。

云天恒还没来得及阻止,楼下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谁敢在建安城杀人?”

众人一愣,齐齐回头只听一阵脚步声,一个白衣女子漫步走上了二楼。身后还跟着一群侍卫和一个身披战甲的年轻将领。那年轻将领俊眉一沉,“谁要杀我南宫羽的妹妹!”

“二哥!沐丞!”蓝衣女子正是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雅,看到两人,南宫雅欢喜的上前扑进了南宫羽的怀中。南宫羽无奈的揉揉妹妹的头顶道:“你胆子大了,居然敢一个人跑到建安城来!”听到妹妹带着几个侍卫就跑到建安城来的消息,南宫羽和南宫绝差点吓出病来。如今可不比平时天下太平,只要带着侍卫没有多少人敢招惹她们,玩意遇到什么不讲理的江湖中人,出了事后悔都来不及,“回去看父亲怎么收拾你。”

南宫雅眨了眨眼睛,朝着南宫羽做了个鬼脸,“沐相也是女子,都可以到处走,还可以打仗,处理政事。本姑娘要以沐相为楷模,虽然不如沐相,但是自己出门走走总是不成问题的!”

是啊,一走就走了上千里。南宫羽无奈地摇头。

这边,兄妹俩叙着离别之情,那边所有的人目光却都落在了带着帷帽的白衣女子身上。这…就是西越大丞相么?刚刚离得远也只看了远远的背影,这会儿一看,虽然看不见容貌,但是却让人相信,这白纱底下必定是一个绝色美人。

“云姑娘,建安城的规矩不是专为云门设计的。但是…云门的人既然进了建安城,还请姑娘莫要坏了规矩。到时候,本相和云门门主都会为难。”沐清漪望着眼前的少女沉声道。

云苓儿还想要说什么,云天恒已经一把拉住了她,拱手道:“是舍妹无状,还请沐丞相见谅。”

沐清漪淡淡道:“南宫姑娘没事,这一次本相既往不咎。但是如若再犯,莫怪本相无情。”

云苓儿从小到大受尽了娇宠,不客气的说,在云门里她的脾气比云门门主还大,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一张俏脸气得通红,使劲挣开了云天恒的手,怒道:“西越丞相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仗着人多势众?本姑娘怕你不成?”

帷帽下,沐清漪秀眉微挑,“哦?难道刚刚云姑娘不是仗着自己会武功欺负不会武功的人?云姑娘既然这么厉害…霍姝,过来让云姑娘砍两剑试试?”

“是,小姐。”沐清漪身后霍姝笑吟吟地走出来,把玩着手中的双刀笑道:“云姑娘,你欺负南宫小姐算什么本事?如果不高兴的话,不如砍奴婢出口气如何?”话是这么说,但是霍姝手里那寒光煜煜的双刀可不是这么说的。笑容不达眼底的双眸更是带着一丝嘲讽,清楚的告诉云苓儿,不妨试试看到底谁出刀快。

霍姝的武功,在江湖中绝对也称得上是一流,哪里是云苓儿这样仗着父亲的威名在江湖中晃荡的小姑娘能够比得上的。只要一看那拿刀的气势就知道她绝对不是对手了,云苓儿可不是那种完全没有脑子只知道往前冲的傻子,自然不会真的去跟霍姝动手。

沐清漪冷冷一笑道:“看来云姑娘也只会仗势欺人了,本相不管你仗着谁的势,敢在建安城动手,别怪本相不留情面。”云苓儿呆呆的站在云天恒身边,俏生生的容颜上双眸含泪,委屈的瞪着沐清漪,仿佛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一般。一个如此俏丽可人的姑娘家,被吓成这样一幅可怜的模样,旁边有不少人也看得心疼了起来。云门的人自不必说,早就气冲冲地瞪着沐清漪了。旁边的一些江湖中人也心软了不少。

“沐丞相,云姑娘年纪尚小,难免有些小性子,何必跟她计较?”有人劝道。

沐清漪秀眉微挑,这云苓儿装可怜的手段倒算是一绝。长着一张纯真可爱的脸蛋,性子也是娇俏可人,就算是有些娇纵也还是很难让人生出厌恶感。只会觉得年纪太小,难免有些不懂事而已。可惜…沐清漪却不会如此认为,云苓儿不仅懂事,而且比谁都懂事。只不过,单纯无辜的皮相给了人们她单纯不懂事的假象罢了。

“本相若是再计较,倒像是不通情理了。”沐清漪淡淡笑道。云天恒也明白这次是自家师妹理亏,连忙上前道:“是舍妹不对,还请沐相和南宫小姐见谅。南宫小姐受惊了,稍后在下会带师妹亲自上门赔罪。”

南宫雅见到兄长十分高兴,她本身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见云天恒如此诚恳便摆摆手道:“赔罪就不用了,这位公子还是好好管管妹妹便是了。沐相,雅儿一时任性,劳烦沐相了。”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你的胆子确实是不小,不必那么客气,叫我名字即可。”

南宫雅掩唇笑道:“我可不敢。陛下听到了还不打死我?”

沐清漪淡笑不语,南宫羽笑道:“沐相,父亲还在担心雅儿,末将先代雅儿会去了。”沐清漪点头笑道:“去吧,南宫将军住在军中也不甚方便,回头见过南宫将军就将雅儿送到顾府吧。也好陪陪我。”

南宫羽大喜,自己和父亲都住在军中,原本就有些烦恼雅儿住在哪里好,能够住在顾府自然是最好的,不仅安全又保证,也让外人明白陛下和沐相对南宫家的信任。南宫雅自然也是高兴的,谢过了沐清漪便跟着南宫羽欢喜的下楼去了。

看看没什么事,沐清漪也准备转身回府去了。原本就是在回府的路上听说南宫雅自己已经近了城却不知道人跑哪儿去了才派人帮南宫羽找找的,这会儿没事了自然也要回了。

“沐相,既然来了何不一起喝一杯?”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沐清漪挑眉,回头便看到不知何时凌天霄正站在大厅靠近厢房的地方抱胸望着她。

同时江湖中人,云天恒自然是认识凌天霄的,云门这几年跟凌霄堡的关系十分不好,看到凌天霄,一时间都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凌少主,又见面了?”沐清漪浅笑道。

凌天霄脸上的神色一僵,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才轻哼一声道:“可不是跟沐相有缘么?不知道沐相肯不肯商量?”沐清漪扫了一眼凌天霄身后,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方才笑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从命。本相也想一睹凌霄堡主风采。”

“哈哈!”一个豪爽张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厢房的门被推开,一个身形高大挺拔,气势凛然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目光在沐清漪身上转了一圈笑道:“年少英才,老夫倒是从未见过如此聪慧又有胆识的女子。”

沐清漪浅浅一笑,“凌堡主过奖了,凌堡主威名赫赫,我等晚辈只能万分敬仰。”

凌如狂打量了沐清漪半晌,有些遗憾的叹道,“我这儿子若是有沐相七分的本事,老夫就心满意足了。”

“凌堡主客气了,令郎武功卓绝名震江湖。若是真如我这般…手无缚鸡之力,堡主才要失望呢。”沐清漪笑道。凌如狂淡笑道:“沐相不仅聪慧有胆识,也会说话。”

凌天霄嘲弄的扫了沐清漪一眼?会说话?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吧?之前这个女人是怎么嘲讽他的?现在在老头子跟前倒是说得好听得很。凌天霄感到很不舒服,不管他承不承认,在老头子出面的那一刻,就等于是默认了沐清漪和老头子才是同一个层次的,而他只能算是一个晚辈。即使他的年纪比沐清漪更大一些。有些不耐烦的皱眉,“你们说够了没有?”

“无礼。”凌如狂没好气地扫了儿子一样,看了看皱眉笑道:“这是云浮生那个老家伙家里的小子和姑娘吧?”

“晚辈云天恒见过前辈。”云天恒恭敬地道。

凌如狂轻哼一声,突然开口高声道:“云浮生,既然来了还躲躲藏藏的干什么?不敢见人不成?不如出来一起喝一杯?”

楼上一片宁静,之间一个黄色身影从窗口掠了进来,站在了大厅里。来人年纪跟凌如狂相差无几,看上去更加温文尔雅倒是更年轻两分。手持一只竹笛,目光淡然,神态沉静,只是眉宇间自幼一股上位者的威仪,正是这一代云门门主云浮生。

“师傅?”

“爹爹?!”

云天恒和云苓儿其声叫道。

云浮生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轻哼一声道:“凌如狂,你还敢来?”凌如狂朗声笑道:“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是我家这小子不要你女儿么?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家丫头要是没人要,本堡主帮你介绍十个八个都没问题!”

“……”这是人说的话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50.倒霉的采花贼 下一章:252.凌霄堡主vs云门门主
热门: 天上掉下棵小绿草 江湖遍地是奇葩 黑天 九州·云之彼岸 盗墓笔记之灯海寻尸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无极剑神 劝青山 萍小姐的主意 阳谋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