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倒霉的采花贼

上一章:249.江湖名门 下一章:251.强者云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啪啪啪!”身后传来清脆的击掌声。沐清漪回头便看到魏无忌站在书房门口懒洋洋地含笑望着自己,“都说沐相巧舌如簧,今儿可算是见识了。不过,你把凌天霄得罪的不轻啊。”凌天霄那么骄傲的人被沐清漪这样说,若是不记仇凌天霄就是圣父了。沐清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巧舌如簧算是称赞么?

“说得好像我不得得罪他,他就不会来跟我为难似得。”凌天霄是哥舒竣请来的帮忙的,为敌已经是注定的事情,那么久不必太客气了。何况今天是凌天霄自己送上门来求羞辱的,她留了他一条命已经很给面子了。

魏无忌挑眉笑道:“这么说…是下马威了?”沐清漪莞尔笑道:“分明是他先给我一个下马威啊。”刚刚一国丞相,若是再自己的府邸里被一个江湖中人给怎么着了,以后她还有何颜面立于朝堂之上?魏无忌走进书房里,看了一眼站在窗口的天枢和霍姝二人,眼中也闪过一丝赞赏。不知道容瑾这些年从哪儿找到这些高手的,难得的还如此忠心耿耿。要知道,天枢等人在高手云集的西越朝堂看上去似乎不是很起眼,上面武功比他们高的人多得是。但是如果单独放入江湖中的服,绝对都是各大门派争相招揽的对象。

“如何?对上凌天霄这样的高手有把握么?”魏无忌望着天枢笑问道。天枢是沐清漪的随身侍卫,因为沐清漪拒绝了夏修竹的随身保护,天枢和霍姝等人的实力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不要求他们能够一对一硬抗云门门主和凌霄堡主这样的超一流高手,但是至少对少凌天霄这样的人不能差的太远。像云门门主和凌霄堡主这一类人,只要不将他们逼急了,他们也没那个脸面直接朝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动手。

天枢沉吟了片刻,道:“比武切磋可能可能会输,但是真动起手来应该是半斤八两。”比武和生死搏杀是不一样的,对于后者天枢显然更有信心一些。而且,天阙城的人素来是没有一对一的好习惯的。只要能拿下对手,不管是一对一一对二对一还是五打一,他们都不介意。霍姝虽是女子,武功却能名列天阙城七星堂前三,如果跟天枢联手,就是要杀凌天霄也未必做不到。

魏无忌么安逸的点点头道:“那就好。凌天霄这人生性狂傲,从他敢孤身一人来探顾府就知道了,今天丢了这么大的脸,肯定会找机会找回场子的。”

沐清漪坐在桌案后,有些无趣地道:“想好我不是江湖中人,这些人实在是太无趣了。”沐清漪觉得江湖中人实在是一群难以理解的无聊怪物。今天的事情,就算是换成朝堂上哪怕是一个刚刚步入朝堂的菜鸟,也绝对不会一个人跑来顾府,就为了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难堪的。魏无忌笑道:“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沐相身在朝堂,最看重的自然是利益和平衡。而江湖中人最看重的却是面子和实力。”江湖中人武功高就是老大,谁管什么平衡不平衡的?他们既不需要治理天下,也不需要管天下百姓死活。偶尔行侠仗义一下就算得上是大侠了,好名声源源不断的来。但是朝堂上,就算你之前做得很好,要是一朝做错了什么决定或者没做好什么,百姓立刻就会怨声载道。所以,朝堂上的人不如江湖中人冲动是可以理解的。

“对了,我好想听到一个很有趣的消息。”魏无忌挑眉,似笑非笑地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道。

沐清漪挑眉,平静地望着她。魏无忌有些好奇地问道:“清漪怎么会得罪云门的大小姐?”按理说,沐清漪和云门大小姐是完全没有交集的才对啊。

“得罪?”沐清漪疑惑地扬眉,侧首看向一边的霍姝。霍姝掩唇笑道:“确实是有个消息,奴婢以为小姐不关心这个就没说。听说…云门大小姐在找一个容貌绝代的白衣姐姐。但是不知怎么的就是找不到。”他们住在内城,而且顾府附近少有人能够接近。小姐每天忙的很鲜少出门,云苓儿能找得到才有鬼。沐清漪不解,“容貌绝代的姐姐?这算是什么得罪?”不过云苓儿会这么夸她倒是有些少见。

魏无忌俊美的容颜掠过一丝寒意,淡淡道:“问题是,她打听的人是江湖中几个非常有名的老色鬼。加油添处的将你夸的天上少有人间难见。这些人不敢得罪云门的大小姐,但是,一个只带着一个小人的闺中女子,难道他们还不敢得罪不成?”可怜的太史公子,堂堂文华公子被人当成了沐清漪身边的下人。

沐清漪眼眸微闪,沉声道:“之前的告示是不是忘了一条?”

魏无忌不解地看着她,怎么又说到这里来了?

沐清漪悠悠道:“调戏良家妇女者,凌迟!霍姝,让人去找太史衡要一份江湖上恶贯满盈的采花盗的名单,没有出现在建安城就罢了,一旦出现立刻抓了。城中菜市口凌迟处死,以正视听。”

魏无忌这才了然,沐清漪这是想要震慑人心。江湖中人不懂规矩的多得是,如今建安城内外江湖中人众多,其中人品更是良莠不齐。华国民风保守,若是等出了事再收拾,就不好处理了,“这样…会不会让人觉得是在挑衅。”

“他们这么多人一起来建安城,就是对本相最大的挑衅。”从一开始,沐清漪就将这些人列为了自己的敌人这一列,“至于云门公主…回头我会去见见的。虽然她不值得…但是,云门门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云门好歹是西越大派,跟江湖中那些什么山派,什么帮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魏无忌问道:“如果云门执意要与咱们为敌呢?”

沐清漪淡淡道:“那他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本相不管什么江湖中人还是不是江湖中人,活在西越的土地上,最好就给本相收西越的规矩。”

魏无忌叹了口气道:“有什么问题尽管吩咐。”看着眼前专注着眼前的折子,一脸沉静的女子。魏公子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自己最年少气盛的时候也远没有眼前的女子这般大的气魄和决断。这或许就是江湖中人和一代名相的区别吧。说到底,魏无忌还是江湖中人,而沐清漪却从一开始就着眼天下。这样的女子…魏公子唇边泛起一丝有些酸涩的笑意。如果不是容瑾先遇到她,这样的女子,他一定不会放过的。可惜…。

“臣赵子玉,求见沐相。”门外,赵子玉朗声求见。

“进来。”沐清漪抬头,看到赵子玉一身戎装快步走了进来。果然有事情忙着人就是精神了很多,赵子玉原本眼中的颓废和萧索已经几乎看不到踪迹,只是眼神更加的深邃沉稳,这一次华国的覆灭显然在年轻的将领身上也留下了许多痕迹。但是他已经找到了未来要走的路,曾经那些不为人所知的痛苦和挣扎都会成为赵子玉人生中宝贵的经历和经验。

“子玉,坐吧。军中的情况如何?”沐清漪笑问道。赵子玉恭声谢过,沉声道:“沐相放心,改编之势已经基本完成了。因为如今建安城里的情形,就连原本预计的磨合也减轻了许多。归降的士兵和原本西越的将士虽然相处的不算融洽,却也还算和平。”

原本还估计着改编之后至少有一年半载是要在打架和打架中度过的。但是因为这一次江湖中人齐齐涌向建安城,还有沐清漪发布的一系列保护百姓的告示,到时让原本还有些不乐意的华国士兵平静了许多。毕竟,这建安城住着的百姓都是都是他们的亲人和朋友,可没有多少西越人。如今要保护建安城,就是保护他们自己人,若是还闹未免有些不知道轻重了。于是,原本让一众将领都有些担心的磨合期,竟然意外的显得十分平顺。甚至驻守在城中的士兵,如果遇上江湖中人闹事还会互相帮助共同御敌。

沐清漪轻叹一声,清丽的容颜更多了几分笑颜,这也算是祸兮福所倚吧?

“那子玉此来所为何事?”沐清漪问道。

赵子玉恭敬的道:“末将请求回城驻守建安城。”

沐清漪秀眉微蹙,道:“若是如此,城外大营该当如何?”之所以让赵子玉驻守城外大营,就是因为他在原华国大军中无可比拟的威望,若是发生什么事,赵子玉都可以压下来。但是如果是西越将士的话,就算是南宫绝也只会适得其反。赵子玉沉声道:“有南宫大将军在,绝不会有事的。归降的将士知道末将驻守建安城,也绝不会再闹事。”建安城在他们手里丢了,总不能再一次再他们手里被一群江湖中人搞得乱七八糟。身为士兵,这一点自尊他们还是有的。

沐清漪垂眸沉吟了半晌,终于点点头道:“既然子玉有此心,就去和南宫将军交接吧。”反正比起在建安城里南宫绝也更喜欢呆在军营里。

“多谢沐相。”赵子玉冷峻的面上也多了一丝喜色。这个时候沐清漪肯将建安城交给他,也是表现了对他和归降的华国士兵的信任。只要过了这一段,原本的西越士兵和归降的华国士兵甚至是华国的普通百姓都定会更加的融洽。

自从有了寒雪楼和开阳的助阵,应天府办事的效率也变得十分的高。第二天中午,两个江湖中名声极大的采花贼就被押到了城西的刑场。原本刑场上杀个人这种事情,江湖中人是没有兴趣的,毕竟,江湖中人杀人可不兴什么刑场不刑场的问题,看不顺眼直接一刀就砍了。但是当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时才明白,这并不是朝堂上处置囚犯,而是处置江湖中人。虽然这两个人在江湖中也是人人得而诛之的。

还未到正午,刑场上就里三成外三成的围满了人。江湖中人和普通百姓都有,比起江湖中人普通百姓自然是更痛恨这些坏人名声的采花大盗。虽然这两人似乎还没有再建安城做过什么坏事,但是只要说出采花大盗这个名头,就足以让百姓们臭鸡蛋烂白菜的招待了。

刑场不远处的茶楼里也坐满了江湖中人,窗口的位置更是占得慢慢的,江湖中人眼力耳力都不弱,自然也不担心站远了看不到的问题。

“一缕香和醉香公子这次可是踢到铁板了。最近没听说他们做什么案,怎么救落到了朝廷手上?”酒楼里,一边喝酒的江湖客们一边讨论道。一缕香和醉香公子就是这次倒霉被抓的两个采花盗。也是江湖中名声最显赫的两个,不仅祸害江湖众人,同样也祸害了不少良家女子。因为这个清白被毁自杀的姑娘不知道有多少。偏偏这两人功夫都不弱,素来也行事谨慎心狠手辣,要抓他们还真的不太容易。

“谁知道呢?该不会是采花采到顾府去了吧?听说西越大丞相是个大美人。”有人奇道。

“不可能,这两人可没那么大的胆子。”这两个人若是有那个胆子,只怕不知道死过几百回了。就是因为这两个人每次作案事先绝没有踪迹,也不选择实力太强的人家作案,所以才一直逍遥在外。至于建安城的丞相府,只要听说过某世家公子被人一巴掌拍地上摔死的事情,正常人都该收敛一点了。

酒楼的厢房里,凌天霄拎着酒壶坐在窗口,若有所思的望着远处人山人海的刑场。

“听说你独闯顾府,差点丢了小命?幸好人家看你老子的面子才饶了你一命?”房间里,一个四十出头模样跟凌天霄有七八分像是的中年男子笑问道。凌天霄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脸色却更加难看起来了。

中年人却不以为意,反倒是以看到凌天霄变色为乐,“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真是出息你了。别说你是我凌如狂的儿子!”

“你以为我稀罕?”凌天霄不屑地道。

中年男子正事凌霄堡抱住凌如狂,看到儿子这副模样,更加高兴起来了,“果然是个有趣的姑娘,老夫也想见见她了。”

“沐相到!安西郡王到!应天府尹到!”外面,刑场上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凌天霄眼神一凝,射向远处的刑场。果然,只见刑场上,一个白衣女子在一队黑衣侍卫的簇拥下缓缓而来。白衣女子身边跟着一个青袍银甲的年轻将领和一个穿着朱红色官服的年轻官员。正是安西郡王赵子玉和应天府尹邵晋。

凌天霄望向沐清漪,却有些失望的发现沐清漪头上戴着一个白色的帷帽,浅浅的白纱正好将女子的容貌遮掩在了白纱之下,只能看到身形确实是那日在街上和顾府书房里见到的女子。

刑场上围观的江湖中人和普通百姓同样也很好奇。毕竟,丞相或许不难见,但是女丞相却是天下独一无二的,而且据说还是一个绝色美人。看到隐藏在帷帽之下的窈窕女子,不少人也不由得惋惜起来。

“沐相,请。”邵晋上前,将上方的诸位让给沐清漪。沐清漪淡然一笑道:“邵大人是行刑官,你请便是。本相随意。”说罢,也不等邵晋说什么,直接走到下首的位置坐了下来。赵子玉显然更了解沐清漪一些,将邵晋有些小心的模样,淡然一笑道:“沐相既然这么说,你就随意吧。”说完,走到沐清漪下首坐了下来。

邵晋这才走到诸位上坐下,看看时辰已经差不多了。这才沉声道:“带犯人!”

很快,两个被绑起来的男子便被带了上来。一个四十来岁一个三十出头的模样。以这两个人的罪孽,死一百次都足够了。但是这两人显然并不惧怕,即使是被押上刑场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悔意和恐惧。邵晋沉声问道:“你二人可知罪?”

那个年轻一些的便是醉香公子,虽然他此时的模样跟醉香公子这个旖旎的名字半点关系也搭不上,但是脸上的神色却颇为豪气,“杀人不过头点地,本公子还怕了不成?”

若是不知道真相的人,免不了要为他的志气叫一声好。

邵晋眼底闪过一丝冷笑,尽管得意,很快你就笑不出来了。

那一缕香倒是更加稳重一些,高声道:“我等从未在建安城犯过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邵晋冷笑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以为不再建安城犯案就没事么?”那醉香公子却没这么客气,高声笑谑道:“本公子该不会什么时候不小心采到了你们的沐…。”

“啪!”话还没说完,一道黑影闪过一个耳光重重的甩在了醉香公子的脸上。整个人顿时跌到了地上,喷出了一口血,血里还有两颗牙齿。天枢神色冷淡的扫了一眼醉香公子,转身而去。

邵晋沉声道:“凡人一缕香、醉香公子,近十年来素行不良,毁坏三国女子闺誉无数,穷凶极恶,罪不可赦。奉西越大丞相令,判一缕香,醉香公子凌迟处死!”闻言,即使是原本还嚣张不已的醉香公子也忍不住变了颜色。江湖中人,对于生死看得比寻常人要淡得多,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什么都不怕。若是一刀砍下去也就算了,但是凌迟…据说最厉害的侩子手能够割三千刀而人不死,这刀法即使是江湖上以刀法著称的云隐公子只怕也没这本事。最长的要痛三天三夜才能咽气,这样的刑罚就算不是最痛苦的也绝对是最痛苦之一。

闻言,一缕香立刻就变了颜色,想要咬舌自尽。但是他身边看守的侍卫却更加眼疾手快,一抬手就直接卸了他的下巴,制住了他的内力。就算是想要逆行内力自断经脉也是不能。

邵晋邵总令牌一扔,“行刑!”

两个侩子手接到命令开始动手,果然是刀法了得。第一刀下去,只听醉香公子一声哀嚎,侩子手并没有立刻下第二道。而是等了片刻,方才又开始下一道。按这个速度,这两人不死的话,只怕当真要三天三夜的折磨了。

见此情形,围观的众人也不由得胆寒。虽然建安城里每年要杀不少人,虽然江湖中每天都在死人,但是真正被凌迟的人并不多。毕竟不是罪大恶极的一般也就是个问斩就是了。再看看端坐在上方那一身白衣,头戴帷帽仿佛纤尘不染的白衣女子,众人再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敬的心思。刚刚大家可听清楚了,邵晋说的是奉西越大丞相令。也就是说,这个凌迟处死的命令是沐清漪下的,而且还亲自前来观刑。这是怎样的一个厉害的女子?

底下的哀嚎声不断,醉香公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傲气,哭嚎着或认错求饶,或破口大骂。一缕香比他更不如,只能哀嚎不绝,眼泪齐飞。这一刻,不知道他们后不后悔当初做了那么多的孽。这次确实是算他们倒霉,但是也只能说是报应,善恶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罢了。来到建安城凑热闹,撞在沐清漪手里,便是他们的报应。

“沐相,不如您先回去吧?”邵晋走到沐清漪身边,低声道。

沐清漪想了想,方才点点头道:“如此也好,就辛苦邵大人了。”她来只是表明一个态度,对于听下面的哀嚎也没有什么兴趣。看看就可以回去了。

邵晋恭敬地道:“分内之事。沐相请。”

沐清漪站起身来,坐在下手的赵子玉也跟着起身,带着天枢等人走下了台阶。围观的人们连忙让出一条道路来让他们离开,更是震惊的发现,即使是看着如此惨烈的一幕,眼前的白衣女子却依然是步履平稳悠然,虽然看不起表情却能够看得出丝毫不曾受到影响。无形之中,所有人对沐清漪的敬畏又更深了一层。这样的女子…能是一般的女子么?

看着白衣女子在众人的簇拥下慢慢离去,直到走得看不见踪影,在场围观的人们才又纷纷议论起来。沐相虽然还未在江湖中人和百姓跟前路面,却再一次刷新了人们对她的认识。

------题外话------

哈哈,咱清清不是只会玩暧昧秀智商玩宅斗的女主哟,慈善的名声什么的。那是丞相需要的么?至少不是清清需要的。么么~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49.江湖名门 下一章:251.强者云集
热门: 我真不是开玩笑 回档1995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绝世天君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穿成反派后我渣了龙傲天[穿书] 九州·星痕 建交异界 龙枪传奇2:烽火之卷 江宁织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