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云门都是蛇精病!

上一章:246.释然,风云又起 下一章:248.误会和嫉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府后院里,一处偏僻的院落里算来愤怒的叫骂声。淮阳公主满脸怒气地站在院子里咒骂着院门口神色肃穆的驻守着的两个侍卫。只可惜,无论她如何的愤怒如何的叫骂,这些侍卫却仿佛根本听不见一般的置之不理。只要淮阳公主不踏出院子的门口,他们便对她视若无睹。这样的情形从最初淮阳公主被关进来来时已经吃持续了很多天了,最初淮阳公主还折腾的十分激烈,等到知道怀孕了之后的变本加厉,再到这两天淮阳公主其实声势已经渐渐地小了。毕竟,无论怎么折腾都都不到回应,淮阳公主自己也渐渐地有些吃不消了。

叫骂了一阵,依然和往常一样没有回应,淮阳公主愣了愣终于有些沮丧的消停了下来。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淮阳公主轻抚着依然平坦的肚子,眼眸中闪过一丝焦躁和担心。这么久,萧廷还没有来接她,是因为顾府的守卫太过森严,他找不到机会么?还是…他根本不知道她被关在这里?沐清漪那个贱人…不行,她不能在留在这里了,她是知道的,萧廷不会留在这里,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回到北汉,如果她不能尽快找到他,说不定就真的要一辈子呆在西越了。想起沐清漪的话,淮阳公主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几日顾府里并不十分太平。不知怎么的突然出现不少夜谈顾府的江湖中人。开始淮阳公主还以为这些人是萧廷派来救自己的十分高兴,但是却没想到其中有几次那些江湖中人明明看到了她却根本不闻不问的直接走了,淮阳公主才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为自己而来的。同时,淮阳公主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丝疑惑,如果这些人都能够闯到这里来,没有道理萧廷的人会不行。为什么…却一次也没有看到萧廷派人来救自己?

每次想到这个,淮阳公主总是忍不住摇摇头不愿再想。她相信萧廷,她相信萧廷是爱她的,现在这个时候,她不能不相信他…只能信他!低头,轻抚着平坦的小腹,“宝贝…你爹爹很快就会来接我们的。不怕啊……”

院门外,沐清漪看着眼前宁静的院落挑了挑眉笑道:“消停了?”

“启禀沐相,比昨天少骂了半个时辰。”门口的侍卫认真的禀告道。沐清漪点头笑道:“我猜着淮阳公主也折腾不了几日了。有孕在身难免心情不好,你们多担待吧。”

“属下不敢。”侍卫连忙道。虽然淮阳公主整天骂人很难听也很烦,但是如果忽略掉她的声音的话其实也没什么,横竖身为公主的淮阳公主骂人的词汇其实也颇为有限,翻来覆去也都是那么几句,听多了他们都会背了。

沐清漪踏入院中,看着正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发呆的淮阳公主皱了皱眉。如今府里没有侍女,除了沐清漪以外,唯一的女子大概就只有霍姝了,因此淮阳公主身边自然也没有丫头侍候,见淮阳公主如此大摇大摆的坐在有些冰凉的石阶上,沐清漪微微摇头。

看到沐清漪,淮阳公主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阴沉着脸冷声道:“你来干什么?”沐清漪挑眉道:“公主还在等萧廷?”淮阳公主神色微变,咬牙道:“本公主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沐清漪冷笑一声,毫不怜惜地看着她道:“萧廷是北汉的细作,身为公主,和这样一个人勾结在一起,是什么罪名公主难道不知道么?你还在盼着萧廷回来救你?北汉皇后的亲弟弟,你觉得…他会取一个西越公主为妻?会为了一个西越公主在建安城里冒险么?”

“你住口!”淮阳公主脸色发白,有些颤抖地道。

看着她眼底伸出隐藏的恐惧,沐清漪唇边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道:“咱们打个赌如何?”

淮阳公主警惕的望着她,“什么赌?本宫为什么要跟你赌?”

“因为你别无选择。”沐清漪微笑道,“我可以放你出去,你是要找萧廷还是要干些别的什么都随便。”淮阳公主一怔,有些不信地望着沐清漪道:“你说真的?你想要跟我赌什么?”沐清漪偏着头想了想,道:“就赌…萧廷是不是真的爱你。”

“萧公子当然是真的爱我!”淮阳公主尖锐地道,望着沐清漪的眼眸中带着些许的极度。当初容瑾和沐清漪大婚之时虽然淮阳公主并没有参加婚宴,但是西越帝的誓言却早已经传的天下皆知。天下间,只怕没有几个女子会不羡慕嫉妒沐清漪的好运。

“有信心就好。”沐清漪微笑道,“那么公主现在就可以出去了。”

自由来得太突然,淮阳公主反而有些难以置信了。迟疑的望着沐清漪道:“赢了又怎么样?输了又怎么样?”沐清漪挑眉道:“听了…公主自然是心想事成,输了的话…公主自求多福。”

看着沐清漪仿佛不在乎的神色,淮阳公主心中更多了几分疑惑。虽然她疑心这是沐清漪的计谋,但是她却又实在是看不透这其中能有设么计谋。而且,如果现在不走的话,她只怕真的是永远也走不出去了。想到此处,淮阳公主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傲然道:“本宫赌了!”沐清漪满意地点头,“如此甚好,公主请。”

派人将淮阳公主送出了顾府,沐清漪站在院门口,望着淮阳公主远去的身影淡淡一笑。

“小姐,既然抓了淮阳公主,为何又要放了她?”霍姝疑惑的问道。沐清漪淡淡道:“你觉得萧廷是真的喜欢淮阳公主么?”霍姝蹙眉想了想道:“应该…不太可能吧?”她也远远的见过那位萧公子一眼,虽然算不得俊美绝伦,却也看得出来还是个年轻英挺的年轻人,而且还是北汉皇后的亲弟弟,这样的人,说是会喜欢上淮阳公主这样一个成过婚,毁了容而且性格还不怎么好的女人,那眼睛得歪到什么程度去了?

沐清漪淡淡道:“淮阳公主到底是西越公主,我们怎么处置都不合适。如今她自己走了,若是出了什么事也跟咱们没有关系了。另外,我也想看看,萧廷是不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的亲骨肉。”

“原来如此。”霍姝笑道。以淮阳公主的性格和能力,若是没有萧廷照顾只怕一个人在外面活不了半个月就得弄死自己。

淮阳公主离开顾府的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了萧廷的耳中。听到这个消息原本正信心满满的筹谋着的萧廷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见他如此,站在身边的那叫舒亚的年轻女子道:“公子,是在担心淮阳公主么?”

萧廷皱眉,摇头道:“不,我只是有些好奇,沐清漪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放了她出来。”闻言,舒亚脸上好看了一些,挑眉道:“会不会是想要利用她引出公子的踪迹?”

萧廷摇头道:“不…不会这么简单。魏无忌和沐清漪都见过我,如果沐清漪一定要找的话,翻遍整个建安城未必就找不到我们的踪迹。何况,就算她放出淮阳公主,也未必就能够顺着她找到我们。沐清漪这么做,肯定还有别的目的。”沐清漪之所以不急着找他,是因为她想要做得是拔出整个北汉留在华国境内的探子而不是杀了萧廷一人。毕竟,杀了萧廷只能够让北汉的探子暂时的群龙无首潜藏起来,一旦有了北汉皇新的命令,依然还是可以在华国境内活动的。

舒亚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沉声道:“既然如此,干脆我们……”

萧廷抬眼,有些冷漠地扫了一眼舒亚道:“淮阳公主还不能杀。”

“可是……。”舒亚有些不甘地道。难道萧公子真的被那个毁了容的西越公主迷住了不成?萧廷轻哼一声,有些不悦地道:“淮阳公主我还有用,暂时不要动她。派人去将她带回来。”

“是,公子。”舒亚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如今萧廷才是主事者,她只是听命与人的下属而已,自然不能违背萧廷的命令只得淡淡地应了。

北汉的细作动作不满,第二天一早淮阳公主便被带到了萧廷的跟前。

“萧…萧廷。”看到萧廷,淮阳公主的眼睛顿时就红了。这些日子她在顾府里虽然张扬舞爪的仿佛很是张狂,气势心中到底还是害怕得很。她直视一个无权无势的公主,又怎么可能真的拗得过沐清漪这个掌握整个西越大权的丞相?此事看到萧廷,顿时觉得这些日子的委屈都用上了心头,忍不住想要哭出声来。

萧廷轻柔地将她搂入怀中,柔声道:“哭什么?这些日子我没能来接你,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淮阳公主红着眼睛,恨恨道:“都是那个沐清漪,呜呜…你一定要替我报仇,狠狠地教训她!”萧廷一手搂着她,一手轻抚着她的发丝,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和厌恶,口中说出的话却温柔似水,“好…我一定替你报仇。这些日子身体还好么,听说你……。”

闻言,淮阳公主更加开心起来,只觉得心中仿佛吃了蜜一样的甜。有些羞涩地抬起头来道:“你已经知道了么?我…我们有孩子了,你高兴么?”萧廷垂眸,微笑道:“自然是高兴的,这个孩子对我很重要,你一定要好好地见他生下来。”

淮阳公主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很快又跑到了脑后,笑道:“这是自然,我们的宝宝…当然很重要。”萧廷扶着淮阳公主道:“你这些日子受惊了,先好好休息养养身子,其余的事情,自有我会处理的,好么?”

淮阳公主娇羞的点了点头,依偎在萧廷怀中原本心中还有的一丝不安也烟消雨散。沐清漪那个女人,自作聪明的跟她打什么赌,现在还不是她赢了么?萧廷怎么会不爱她?她们已经有了宝宝,等到跟萧廷回到北汉她虽然做不成公主却也是北汉皇后的亲弟弟的妻子,一样的位高权重高高在上的贵妇人。至少…比在西越幸福千万倍。看在她放她与萧廷团聚的份上,将来她落到她手里,她会留她一条活路的!

这两日,建安城的江湖中人越来越多。整个建安城原本因为华国覆灭而显得还有些沉重谨慎的建安城立刻恢复了往日的热闹和繁华,甚至比往日更胜一筹的热闹。看着城中来来往往的带着刀剑的江湖中人,建安城中的百姓们有些小心翼翼起来了。比起西越和北汉,华皇的尚武之风没有那么的浓厚,特别是京城这样的天子脚下,百姓们还当真没有见到过如此多的江湖中人。

不过这些江湖中人带着刀剑也只能在外城活动。想要进入内城的话必须解下武器。否则的话就等着被城楼上那些手持弓箭,严阵以待的西越士兵射城刺猬。当然其中也不乏仗着艺高人胆大不走城门直接用轻功先要飞进内城的,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高手林立的不仅仅是江湖,朝堂中也不凡高人存在。在一个据说是某世家剑在人在,剑失人亡的年轻公子带着剑飞上城楼,却被根本没有发现是谁的人一掌拍下来当成身亡之后,所有人终于老实了。

外城里一处酒楼窗口上,太史衡笑眯眯地望着楼下人来人往的街道笑道:“啧啧,只怕就算是武林大会竞选武林盟主,也没有这么多人回来参加吧?”

“武林盟主?那是什么?”太史衡对面,沐清漪靠着窗口有些懒懒地道。

太史衡耸肩,“好吧,那是话本里写得,没有武林盟主。”江湖中人心高气傲,虽然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真的想要分出各天下第一来还真的不怎么容易。即使是太史公子眼光如刀,当初评鉴容瑾等人的时候也只是大概的分出了五大高手,而不敢肯定的说谁最厉害。容瑾、魏无忌、哥舒翰、南宫绝、夏修竹这几个人,就算真的比武切磋每次的名次也未必会一样,这次赢了下次可能会输。而江湖中也未必就真的没有比他们更厉害的人物,只是名声不显罢了。

武林盟主的位置未必人人感兴趣,但是…黄金白银简直连城的珍宝,却俨然所有人都感兴趣。就算不能得到全部,分一杯羹也足够不好门派几辈子享用不尽了。

沐清漪扬眉道:“我比较好奇的是…谁给了这些人胆子,跟朝廷作对。”江湖事江湖了,同样的朝堂的事情江湖中人素来也不插手的。何况,武林高手再厉害能比得过朝廷的百万雄兵么?这些江湖中人…胆子不小啊。

太史衡摸摸鼻子道:“这个么…江湖中人大多性格桀骜,看不上朝廷。特别是一些高手,根本不将朝廷放在眼里,就算他们比不过朝廷的百万大军但是他们却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远遁千里。朝廷想要一个一个的抓出他们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是他们却可以随时随地再潜回来给你致命一击。所以,素来朝廷也不爱管江湖中人的事,这些人惹到了也很麻烦。”

沐清漪淡淡道:“现在是他们再找我麻烦。”

太史衡赔笑道:“清漪不是说过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三千万俩啊,别说是这些江湖中人了,太史公子觉得自己也不能不心动好么?若是得到这笔钱,足够子子孙孙什么都不做也能够吃上个上百年了。

“师兄,楼上有位置,咱们坐楼上吧。”楼梯口,传来一个清脆娇俏的声音。众人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容貌精致,娇俏可人的黄衣少女从走了上来。少女腰间还挂着一条红色的鞭子,鞭子末梢挂着两颗小巧的铃铛,一走动起来叮当作响清脆悦耳。但是那鞭子上寒光熠熠的倒刺却让不少人忍不住面色微变,目光也不敢太过放肆。少女高傲的轻哼了一声,并不理会众人,只是回头望向身后的楼梯口。

不一会儿一群陪着各式兵器的男女从楼下走了上来。各个容貌不俗,看上去武功也颇为不凡。太史衡脸色微变,沐清漪有些好奇的低声问道:“认识?”太史衡摇摇头道:“不认识,不过…猜得到。是西越云门的人。”

沐清漪挑眉,她对江湖中人了解并不深,也没有那个闲工夫去了解。只记得太史衡提过云门似乎是西越的一个大门派。

太史衡低声道:“云门算得上是隐世门派了,平日里子弟并不怎么在江湖中走动。不过云门的人亦正亦邪,谁也摸不准他们想要干什么,但是却很少有人愿意得罪他们。那个丫头…应该是云门门主的小女儿,名唤云苓儿。三年前她才十三岁,第一次行走江湖。一个江湖中不起眼的小门派的弟子不长眼调戏了她几句,当天晚上那个门派就被人杀的鸡犬不留。”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看着那黄衣少女,应该有十六七岁了,但是那少女长着一张清纯动人的容颜,看上去倒像是十四五岁的模样。一双灵动的眼眸带着欢快的笑意,仿佛清澈无比,谁能想到竟然是个如此心狠手辣的人。跟着她一起上来的几个男子都含笑望着她,一副千依百顺的模样,显然是都对这名少女十分钟情。

如今,普通百姓大都小心翼翼的待在家里,这楼上大都是江湖中人,因此这些人上来虽然引人侧目却也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很快大家就转过头个聊各的了。那少女望了一眼闹哄哄的大厅,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道:“这是什么地方,连个厢房都没有。”

为首的一个白衣男子含笑道:“如今这城中都住满了人,咱们来晚了小师妹讲究一些吧。”

少女轻哼一声,扫了一眼众人最后将目光投向了沐清漪和太史衡所在的位置。这个位置临窗,一低头就能够看到地下的大街,身后还有柱子和花瓶隔开,倒是比别的地方显得清静也宽敞一些。少女望过去,自然一眼就看到了沐清漪,愣了一愣,美丽的容颜上绽出一丝天真的笑容,少女朝着沐清漪两人的地方走了过来,“我叫云苓儿,姐姐你好。”

沐清漪秀眉微挑,浅笑道:“云姑娘你好。”

云苓儿有些委屈地皱了皱眉,“姐姐叫什么名字,不能够见告么?”

沐清漪微笑,“云姑娘见谅,我并非江湖中人。”一般大家闺秀的名字是不会随便的告诉外人的,江湖中人自然没有那么多的拘束。云苓儿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扬起娇俏的笑容道:“是苓儿唐突了,还请姐姐见谅。苓儿冒昧打扰,是有件事情还请姐姐相助。”

沐清漪挑眉,微笑道:“云姑娘请说。不过,小女才疏学浅,只怕是帮不上云姑娘什么。”

云苓儿仿佛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们人有些多,不知道姐姐能不能将位置让给我们。”仿佛怕沐清漪不答应,云苓儿又连忙道:“当然,咱们也会补偿姐姐的,姐姐和这位公子的费用都由我们出吧。我们再补偿姐姐五十两银子如何?”这实在是一个很有诚意的价钱,五十两银子在江湖中人眼中也不算是一笔小钱了。只是让个座而已,可见这姑娘诚意十足。

沐清漪微微垂眸,扫了一眼不远处还空着的几处座位,淡淡道:“我们这个位置只能做三个人,姑娘既然人多,应该做那边才是。”临窗的位置并不大,桌子的一方靠着窗口,只有三个位置可以坐人。不远处还有几个空位置,都是圆形的桌面,就算是坐七八个人也不仿佛,这位姑娘的话未免太过奇怪了一些。

显然没想到沐清漪会拒绝,云苓儿委屈的望着沐清漪很快便红了眼睛,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苓儿,怎么了?”跟在她身后的几个师兄跟上前来,看到她如此模样立刻着急起来,看到沐清漪和太史衡虽然愣了一下,却很快回过神来,心疼的看着师妹怒道:“你们对苓儿做什么什么?!”

太史衡有些无奈的望着沐清漪叹了口气,他特么忘了说一句,云门的人都是神经病!不过,就算是蛇精病,在别人的地盘上耍横真的可以么?惹恼了眼前这一尊大神,只怕就算有几百年历史的云门也要兜不住吧?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46.释然,风云又起 下一章:248.误会和嫉妒
热门: 魔痕 大道争锋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亲亲,建议反派篡位呢 九州·英雄 女主都和男二HE 楚墓 笑傲江湖 空巢:留守村庄 大撞阴阳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