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释然,风云又起

上一章:245.分赃,杀鸡儆猴 下一章:247.云门都是蛇精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等到慕容齐和慕容昭回到大厅里的时候,沐清漪依然坐在首位上陪着一众华国的皇室宗亲说话,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之意。倒是跟着慕容齐两人前来的皇室宗亲们一个个心不在焉的,几个年少一些的公主更是脸色惨白。

慕容齐打量了众人一眼,发现*公主不见了踪影。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看向座上的沐清漪笑道:“沐相,不知五妹……”沐清漪悠然道:“霍姝,去看看五公主好些了没有,好了的话就请五公主过来吧。”霍姝恭声应是,快步往外面走去。

慕容齐有些疑惑的看向沐清漪道:“五妹身体不适么?”之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毛病,怎么这一会儿就不舒服了?看到沐清漪脸上淡淡的笑容和在在座的众人的神色,慕容齐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沐清漪淡然一笑道:“确实是有些不舒服。”任谁挨了三十大板也舒服不起来吧?

不一会儿,*公主就被两个侍卫半扶半推的带进了大厅里,一看*公主的模样慕容齐和慕容昭都吓了一跳。原本好好的人这会儿却是脸色苍白,唇角也咬出了血痕,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身后被染红了的衣衫,他们这些出身皇家的人见多识广自然不会不知道*公主是怎么伤的。只是没有想到,沐清漪竟然会当众对*公主下这样的狠手。*公主本就是娇生惯养的金枝玉叶,这三十板子下去痛得半死不活如果不是有侍卫扶着根本就不能走路了。一走进大厅,两个侍卫便恭敬的放手退了出去,这一下失去了搀扶的*公主顿时跌倒在地,摔趴在了地上。

“沐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昭有些愤怒的道。原本他们这些皇兄弟姐妹感情并不好,但是亡了国之后反倒是关系更加亲密了一点。也说不清是因为只有彼此可以依靠了还是有些弱者的同类相怜的心里,总是难免觉得如果自己的兄弟姐妹被西越杀了,下一个会不会就轮到自己了。

沐清漪抬眼,平静地望着他,“怎么回事?连我给不如问问*公主是怎么回事?”

*公主此时哪里还说得出话来,慕容齐望向旁边的明玉公主,明玉公主连忙小声的将方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毕竟,如今他们都得罪不起沐相,万一让慕容齐和慕容昭不知道真相得罪了沐清漪,只怕他们谁也讨不了好。还没听完,慕容齐就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公主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还一点长进都没有,慕容齐有些后悔起将*公主拉来凑数这个事情了。

听完了明玉公主的话,慕容齐连忙跟沐清漪拱手道:“是*无礼冒犯了沐相,还请沐相见谅。”

沐清漪淡淡道:“见谅就免了,各位不会怪罪本相吧?”

慕容齐连忙道不敢,跟着便起身跟沐清漪告辞了。他们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并没有达成,还有许多事情必须回去再做计较,自然也没有心情继续留在这里了。倒是*公主,原本以为慕容齐和慕容昭来了能够提自己撑腰,没想到这两人连句话都没有就直接要走人了。*公主不甘心的想要说话,却被旁边扶着她的人捂住了嘴强行带了回去。

送走了这些客人,沐清漪忍不住掩唇轻笑起来,“这个*公主,性子倒是难得的坚韧。”

魏无忌翻了个白眼,瞥了她一眼道:“你直接说她又蠢又不知死活不就行了?”若是换了随便一个人,都绝对不会在这种敌我势力悬殊天壤之别的情况下挑衅沐清漪的,*公主那个德行只能说是不知道死活。要知道,现在沐清漪想要弄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就算不好光明正大的杀了她,但是真的想要一个人死多得是法子。

“你当真打算分给他们一半的华国皇室宝藏?要知道…华国皇室几百年还有从前朝接受的宝库,里面多是些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宝。论价值,只怕未必比国库的少。”对*公主的话题没什么兴趣,魏公子干净利落地换了个话题。华国皇室的宝藏里金银肯定是不会太多的,但是那些宝物却是每一件都价值连城。若是全部换成真金白银,也未必就比国库逊色说不定还更多。沐清漪如此大方,实在是让魏公子有些惊讶。

沐清漪挑眉道:“怎么可能,如今西越到处都缺钱,我若真得将这些都送给了华国皇室那些人,户部的人不跑来找我拼命?”西越虽然是三国之中最富庶的一个,但是国库里的银子也未必能多多少。所谓的富饶,指的便是藏富于民,如果百姓过得苦哈哈的,就算国库里的银子能将整个京城淹了,这个国家也算不得富庶。自从容瑾上位之后朝堂上接连动荡,之后又东征华国,这战事刚刚结束,西边战事又起,哪儿不是需要用钱的地方?她如果真敢将那么多的财富白送给这些人,户部那些为了银两快要被逼疯了的人只怕就算畏于容瑾的威势也会忍不住那找她拼命。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魏无忌好奇地挑眉道。

沐清漪笑眯眯地道:“既然萧廷对宝藏也有兴趣,那就让这些人跟着出一把力吧。他们对京城比较熟悉,说不定真的知道宝藏藏在哪儿呢?不给点好处,他们怎么肯出力?”

“你觉得他们能知道?”如果他们能知道的话还会跑上门来找慕容熙?只怕早就悄悄地藏起来了。沐清漪挑眉笑道:“他们知不知道本相不关心,只要别人觉得他们知道了就可以了。”魏公子一怔,不由好奇,叹息道:“谁若是得罪了沐相,那可真是倒了大霉了。幸好本公子眼力不错,没有跟沐相为敌。”

魏无忌这话确实是不夸张,跟沐清漪为敌的人当真是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慕容煜、慕容安、华皇、还有西越帝那些皇子王爷,这一路走来,这个女子看似幽雅温婉,但是手段凌厉得即使是魏公子这样的人也忍不住侧目。虽然这其中也有容九公子不小的功劳,但是如果沐清漪不是能够与容瑾并肩而立跟得上脚步的人,这两人又怎么会走到一起?

“魏公子过奖了。”沐清漪一怔,莞尔一笑。

“看来宝藏的事情,清漪已经有想法了?”秀庭公子和太史衡以前以后走了进来,含笑问道。刚刚知道沐清漪的身份,虽然已经能够接受但是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别扭的。好几天太史衡都没有出现在沐清漪面前,这会儿出现在这里看来是没什么问题了。

沐清漪含笑朝太史衡点点头,太史衡微微点头,露出一丝释然的笑容。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当年在萃红阁看到那个倔强不屈的美丽女子,许是一瞬间的惊艳。之后相交数年这其中有怜惜,有钦佩,有心疼,更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最后都在那一把烈火之中化成了心底永远的遗憾和悲伤。现在看到她以另一个模样出现在自己面前,淡然谈笑,指点江山,潇洒自若,她还是他的朋友,但是却已经不是那个他曾经爱慕过得女子了。作为文华公子,他永远记得,自己曾经为一个美丽的女子心动过。她的名字叫挽云。

“这两天建安城里又要热闹起来了,沐相做好准备了么?”太史衡挥动着折扇,笑容可掬地道。

“太史又有什么消息?”沐清漪挑眉问道,太史衡的消息素来灵通得很,有些民间的消息甚至比西越朝堂中人还知道的快。他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了。太史衡笑道:“你们应该有心理准备了。自从宝藏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各路人马都在往京城赶呢。上一次沐相在西越灭了大半个西越武林,不知道这一次,还有没有这样的大手笔?”

去年在彭城的事情,太史衡可算是从头到尾旁观到底的,对沐清漪的手段即使是现在也还赞不绝口。沐清漪若是有魏公子那样的武功,只怕一统江湖做个千百年来第一个天下第一女武林盟主都不成问题了。那样的心计手段,就是再厉害的穷凶极恶的家伙遇上了都要忍不住胆寒几分。 “刚刚收到的消息,北汉的天成马场,凌霄堡。西越的飞鸿山庄,云门、青月门,还有华国的极大江湖无论是白道还是绿林黑道都往这边赶了,最多再过两三天,只怕就要到京城了。说起来…上次魏公子和夏公子杀的华国武林血流成河还是有些好处的,不然这一次,只怕还有更多的老妖怪要来跟你为难。”那些人为了三十万两白银就敢千里追杀西越丞相,如今华国的宝藏何止是三十万两,只怕是三千万两都不止,怎么能不让人心动?

“如何?沐相有准备了么?”太史衡好奇地望着沐清漪道。

沐清漪淡淡地轻哼,“江湖中人么…真是让人讨厌的存在。”

“杀气很大啊。”太史衡笑叹,故作伤心的望着沐清漪,“看起来沐相很讨厌江湖中人,说起来…在下和魏公子也算是江湖中人呢。”寒雪楼前任楼主,自然是江湖中人。

沐清漪瞥了他一眼,悠悠然道:“侠以武犯禁,本相讨厌江湖中人有什么奇怪的?”

太史衡嘿嘿一笑道:“也不是所有的江湖中人都那么讨厌吧。总还是有不少真正的大侠的。”沐清漪赞同地点头,“不错,但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本相既然是西越丞相,他们跟我为难就是讨厌。别说这次是他们自己找事儿,就算是朝廷不占理,跟我为难也是要死的。”太史公子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容瑾才走多久啊,沐相这就思念成疾,一副容九公子上身的模样么?这不讲理的模样简直跟容九公子一脉相承,不过…比起某人,沐相看起来真是让人觉得无比的赏心悦目。

脑洞大开的太史公子想着想着就偏题了,忘了前一刻他还在为江湖豪杰们叫屈。

看着太史衡一脸怪异的模样,沐清漪只是淡然一笑。其实说讨厌江湖中人也不尽然,不过是立场对立而已。江湖中人就该在江湖中安分的待着,朝堂上的事情还想要跑来掺一脚就别怪她手下无情。同样的,如果她今天不是西越丞相而是江湖中人的话,也未必不会打算前来分一杯羹。即使如此,自然是看谁都手段更高明了。

沉吟了片刻,沐清漪淡淡笑道:“既然如此,就让人准备迎客吧。面得让人以为我西越不懂得待客之道。”

魏无忌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你打算让驻扎在建安城的几十万大军迎客。”

沐清漪笑道:“横竖大军都驻扎在建安城,闲着没事让他们活动一下,免得身子骨生锈了。”

“……”身为一个整天坐在书房里的弱女子,你这样说让那些每天辛苦训练的士兵情何以堪?

“……”如果本公子是那些江湖中人,还没进城就会被吓尿好么?

“……”小妹变得这么凶残,都是容瑾的错。

魏无忌皱眉,“我只怕这里面少不了北汉人的诡计,只注意江湖中人可别将他们给忽略了。”江湖中人说到底也只是打打杀杀,屋里制高点,真正的其实掀不起什么巨浪,但是北汉那些无孔不入的细作和暗地里布局的人却让人防不胜防。

沐清漪浅笑道:“这是自然。我又预感…这一次一定有好戏看。本相倒要看看,哥舒竣留下的暗棋到底有多厉害!”

华国原八皇子慕容昭府里,原本的八皇子府的匾额已经被换下,改成了一个慕容府。如今这京城里所有皇室宗亲的府邸差不多都是这个名字,原本的封号爵位一概不用,只是平日里出于对他们的优待,依然以原本的爵位称呼他们罢了。但是谁都明白,这只是因为西越暂时抽不出时间来整顿这些琐事。更何况,一旦取消他们原本的封号,依照惯例必须给予新的封号,到时候册封,府邸俸禄一大堆的事情和支出,如今建安城百废待兴,自然是能省则省了。

八皇子府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和繁华,偌大的府邸原本上百的仆从如今也只剩下十几个,整个府邸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寥落,就像已经陨落的华国一般。书房里,慕容昭怒气冲冲佳地将整个书房砸的一片狼藉。他到底比不过慕容齐,才刚刚二十多岁,原本母家强盛,自己也受宠,心高气傲。如今却要畏畏缩缩的在一个女人的手下委屈求生,怎么能让他不愤怒?

“八皇子这是何必?”门口,一个含笑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笑吟吟地叹道。

慕容昭猛的回头,盯着门口的萧廷,“是你?这个时候你还敢出现在这里?”虽然如今围困府邸的西越士兵已经撤走了,但是慕容昭不相信暗地里会真的没有人监视他们的府邸,萧廷还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真是胆大妄为。

萧廷笑眯眯地道:“八皇子这么害怕沐清漪么?不用担心,在下既然来了自然有在下的法子,不会连累到八皇子的。”闻言,慕容昭顿时气得脸色通红,冲口而出道:“胡说八道!本王怎么会害怕一个女人?!”

萧廷淡笑不语,那脸上的神色却说明了他心中所想,也让慕容昭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沐清漪一个人他当然不怕,他怕得是沐清漪背后的整个西越的势力。

萧廷走进书房,淡笑道:“宝藏的事情…不知道八皇子进展的如何了?”

慕容昭轻嗤一声,冷笑道:“你说沐清漪已经知道宝藏的下落了?”萧廷挑了挑眉,“她不承认?”

“若是你你承认么?”慕容昭问道。萧廷托着下巴想了想,偏着头打量着沐慕容昭笑道:“八皇子不相信在下么?咱们之前的承诺…拿到宝藏,你我各一半。难道八皇子打算毁约?”慕容昭没好气地道:“沐清漪根本就不知道宝藏的下落。”

萧廷摇头道:“不,沐相是聪明人,这么长的时间怎么着她都该找到了。她只是不想告诉你们而已。她表面上做的越坦白,外人自然会越相信她。但是…在下是绝不会相信的。沐相的聪明…或许应该说狡猾,八皇子应该领教过才对,怎么还会相信她说的话呢?”

慕容昭翻了个白眼,“她不肯承认你敢逼她?还是萧公子还有什么妙计?”

萧廷笑道:“沐相不肯承认,只是因为压力不够而已。很快…在下会帮八皇子向她施压的。”看着萧廷信心满满的样子,慕容昭有些疑惑地道:“你有什么法子?”萧廷笑道:“八皇子还记不记得,几个月前因为三十万两白银,整个华国的绿林都出动了追杀沐清漪。这一次…如果是三千万甚至更多,你猜…会有多少人来?”

闻言,慕容昭也忍不住变色,“你疯了!江湖中藏龙卧虎,若是真的来那么多人,还有咱们什么事儿?”现在他们可不是什么手握重权的皇子,看似依然荣华富贵,但是府中奴婢不过十数人,侍卫更是不超过十人,能够调用的人手几乎等于零,拿什么去跟那些江湖中人争?

萧廷不屑地扬眉道:“江湖中人…武功可以,脑子却不怎么行。被本公子利用一二也就是他们的仅剩的作用了。八皇子放心,在下这么做自然是有把握的,否则出了问题在下也无法向北汉皇交代啊。”根据他们最保守的估计,被华皇藏起来的财富只真金白银应该都超过了三千万两,更不用说那些北汉稀有的奇珍异宝了。这些东西,就算能够带回去一半,北汉的实力也会打仗,足够支撑好几场打仗的。而他的功劳自然是巨大的,到时候无论是萧家还是姐姐的地位都会更加稳固。

慕容昭皱着眉望着萧廷,总觉得萧廷的做法有些危险。但是事实上他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何况,上了萧廷这条贼船,想要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闭了闭眼,慕容昭道:“你想要我怎么做?”

“想办法将华皇带出来。”萧廷道。

“不行。”慕容昭直接拒绝,“父皇已经疯了,根本问不出什么来。何况,今天慕容熙问我们的时候我们拒绝了,现在若再去要岂不是欲盖弥彰?”

“疯了?”萧廷皱眉,有些不信的问道:“真疯了还是假疯了?”

慕容昭有些嘲弄的撇了撇嘴道:“能将整个朝堂的重臣杀的干干净净,你说是真疯还是假疯?何况,如果不是真的确定了,沐清漪只怕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见他放在外面了。”萧廷有些遗憾的皱了皱眉,如果华皇还好好地,还能利用他做不少文章,但是疯了的话…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甚至连用来抹黑沐清漪和西越效果都不大,建安城破,华皇将满朝权贵杀的干干净净,这样的行为再普通百姓看来只怕早就是疯了。现在再说华皇疯了,百姓也只会觉得果然如此。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萧廷沉吟了片刻道:“既然如此,就多跟慕容熙接触一下吧。除了华皇,最有可能知道宝藏下落的人就是慕容熙了。看起来…华皇虽然贬了慕容熙,最看重的还是这个太子呢。只可惜…如果慕容熙还是太子,只怕华国也不会有此一劫吧?”

听着萧廷的话,慕容昭脸上更加难看起来了,轻哼一声道:“慕容熙已经离开京城多年,你的猜测毫无根据。”

萧廷不以为意,轻哼道:“不仅仅是猜测,这是我的直觉。我觉得…慕容熙一定知道什么。所以,慕容熙就麻烦八皇子了。”慕容昭沉着脸没有说话,萧廷却明白他是答应下来了,含笑道:“其他的…若是没事八皇子就待在府里吧。最近…建安城里有点危险呢。在下告辞。”

也不等慕容昭开口送客,萧廷转身出门去了。站在门外,抬头仰望了一眼漆黑的夜空,唇边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都亡国了还做出这副高傲的模样给谁看?那些江湖中人还有些利用的价值,而这些华国皇室中人…还是尽快死了吧。沐清漪…到底是心慈手软呢还是另有目的,竟然将人留到现在?他就不信沐清漪看不出来这些人暗中跟他接触过!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45.分赃,杀鸡儆猴 下一章:247.云门都是蛇精病!
热门: 沉睡的森林 乡村留守女人的韵事 锦衣之下 孪生兄弟互换人生[娱乐圈]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刑警荣耀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碎便士 听说前男友是我新队友 白修道院谋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