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流言再起

上一章:243.华皇终结 下一章:245.分赃,杀鸡儆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淮阳公主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的,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蓦地想起晕倒前的事情,淮阳公主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怒火。

“你醒了?”沐清漪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淮阳公主侧首就看到一身白衣的女子神色淡然的走了进来。坐起身来,淮阳公主冷冷地瞪着她道:“你来干什么?来看看本公主死了没有么?”沐清漪挑眉淡笑道:“公主似乎不怕死?”淮阳公主傲然道:“你想杀了本公主?!你敢么?就算九哥娶了你又怎么样?本公主才是西越皇室的人,你敢动本公主一根汗毛,西越朝堂上下都不会放过你的!”

“真是个孩子。”沐清漪俯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坐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淮阳公主。抬手轻轻抚了一下她精致美丽的容颜,柔声道:“这些话…是萧廷教你的?西越皇室公主又怎么样?你可知道西越的皇子…现在还剩下几个?”

淮阳公主脸色一白,她虽然远在华国,但是西越皇城的消息还是知道不少的。如今西越皇室跟她同一辈的华皇的皇子只剩下一个容瑄了,其他人…都死了。看到淮阳公主苍白的脸色,沐清漪满意的浅笑,声音轻柔而和善,“所以,你说…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容瑾是会向着我还是向着你?”

淮阳公主身子微微颤抖,问道:“你想干什么?!”

沐清漪站起身来,淡笑道:“不用怕,本相是想要告诉公主一个好消息。”

淮阳公主警惕的盯着她,显然是不相信她所谓的什么好消息。沐清漪也不在意,只是轻声道:“恭喜公主,你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什么?!淮阳公主一愣,怔怔地望着沐清漪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沐清漪笑道:“我说,恭喜公主,你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不过…这孩子是九皇子的么?”淮阳公主脸色微变,咬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沐清漪挑眉道:“公主不必紧张,是本相唐突了,公主原本是华国九皇子妃,这孩子自然是九皇子的。公主安心养着便是,虽然华国已灭九皇子也死了,但是这个孩子…总还是慕容家的血脉。本相、会好好照顾这个孩子,也会为他的父亲报仇的。”

淮阳公主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这两年她根本就没有怎么跟九皇子同房过,怎么会有孩子?但是…看着沐清漪侃侃而谈的模样,淮阳公主心中一片慌乱,有些不能确定沐清漪到底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沐清漪眼神温和的望着她,微笑道:“公主放心,等公主生下了孩子本相就派人送公主和孩子回去西越修养。如果本相没办法为九皇子报仇也没关系,等孩子长大了…可以亲手为父亲报仇。”

“不要!”淮阳公主惊恐的叫道,望着沐清漪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毒和恨意,“本宫不要回去,本宫不要呆在这里!我要离开这里…沐清漪,你立刻放本宫出去!”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息,遗憾地道:“公主见谅,这恐怕是不行的。九皇子的死凶手还没有抓到,本相必须保护公主的安全。若是公主出了什么意外,本相没办法先西越和慕容家交代呢。”

看着眼前笑吟吟的女子,淮阳公主愤怒之极却无可奈何。这个院子,甚至整个建安城都掌握在沐清漪的手里,无论她想要做什么都是不可能的。但是…只要一想起沐清漪说的话,她就忍不住浑身发冷。让她的孩子长大了再去找萧廷报仇?这怎么可以?她怎么能够让自己的儿子跟自己的爱人父子相残?还有沐清漪…这个女人,怎么能想得出这么恶毒的想法?

感受着淮阳公主怨恨惊恐的眼神,沐清漪淡笑不语。平静的望着淮阳公主道:“公主,萧廷的下落,你真的不知道么?”

淮阳公主心中一颤,只觉得沐清漪已经完全看透了自己一般,有些慌乱的低下了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萧廷?我不认识。”沐清漪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道:“罢了,本相也不强人所难,公主好好休息吧。对了,公主。你觉得…萧廷回来救你和孩子么?”

她果然知道!淮阳公主眼睛蓦地睁大,惊恐的望着沐清漪。却见沐清漪朝她嫣然一笑转身往外走去。

“不要!我什么都不知道,求你放了我吧。”淮阳公主终于忍不住低声哀求道。沐清漪回头看着他,轻声叹道:“公主身为西越公主,不愿为西越着想,但是本相身为西越丞相却不得不为西越考虑。公主好好呆着吧。”

“他回来救我的!一定会来!沐清漪,本宫不会放过你的!”淮阳公主尖叫道。

沐清漪耸肩,淡笑道:“本相拭目以待,希望萧公子对公主也有公主这般的深情才好。莫要让本相失望了。”除了房门,霍姝和天枢恭候在门外,“沐相。”沐清漪思索了片刻道:“将淮阳公主有了身孕的消息传出去吧。”

天枢皱眉道:“沐相觉得萧廷会因为这个而来自投罗网?只怕是希望不大。”萧廷年纪尚轻,就算这个孩子没有了很快就会有别的孩子,怎么可能因为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自投罗网?如果是因为淮阳公主的话,早就该来了。

沐清漪浅笑道:“本相也没有如许期望。无妨,将消息传出去吧。”

“是,沐相。”天枢应道。

“你说,淮阳公主怀孕了?”建安城某处房间里,萧廷神色阴冷的问道。

站在萧廷身边的中年男子点点头道:“回公子,正事。”

闻言,萧廷不由得剑眉紧锁,“能够确定么?”男子点头道:“已经确定了,这两日顾府确实是买了不少安胎的要。打探消息的人说前两天淮阳公主晕倒了,沐清漪派了大夫去看,说是淮阳公主已经有了两个月的声音了。”

看到萧廷脸色有些不好,那年轻女子道:“顾府戒备森严咱们一向打探不到什么消息,我们连淮阳公主被关在哪儿的消息都没有探听到,今天怎么就传出了淮阳公主有孕的消息了。”年轻女子显然也是知道萧廷和淮阳公主的关系的,犹豫了一下劝道:“公子,就算淮阳公主真的怀孕了又如何?等公子回了北汉,要多少孩子没有?”

萧廷淡淡的扫了那年轻女子一眼,淡淡道:“你说得也没错,不过…我总觉得,沐清漪的想法没这么简单。”年轻女子挑眉道:“公子是觉得,沐清漪会利用这个孩子做什么?应该不会吧?她未必就知道这孩子是公子的。”对于淮阳公主,年轻女子心中一点儿也不喜欢。一个西越女子,模样却比华国女子还柔弱娇媚,幸好公子心智坚定没有被她狐媚了去。就算有了孩子有如何?回到北汉多得是女子愿意为公子生孩子,何必稀罕一个血统不纯的杂种?

萧廷摇头,“不,沐清漪一定知道。否则,她不会突然间淮阳公主带去顾府,也不会突然传出这样的消息来。”

青年女子皱眉道:“公子的意思?是打算救淮阳公主么?咱们在建安城的实力不足,只怕没办法从顾府救人。万一坏了陛下的事情……”提到哥舒竣,萧廷脸上的神色也多了几分肃然,沉吟了片刻道:“本公子知道了,一切还是以陛下的命令为重。至于淮阳公主…本公子自有打算。”

“是,公子。”年轻女子看着萧廷剑眉紧锁的模样,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公子,这个沐清漪,当真有那么厉害么?连公子都忌惮不已?”

萧廷看着她,挑眉道:“你说呢?”女子有些不以为然道:“只怕也是以讹传讹的吧?不过她身边厉害的人倒是很多。魏无忌,赵子玉,南宫绝还有那个夏修竹。如果将这些人都除去了,沐清漪应该也无计可施了吧。”

萧廷轻笑一声,“说得倒是简单,问题是…这些人,那一个都没那么好除去。”沐清漪的帮手确实是很多,如果不是敌明我暗,只怕是随便一个都会让他手忙脚乱。若是这些人能够轻易除去,他们又何必如此束手束脚。年轻女子笑道:“虽然没办法将他们一一出去,但是…若是设法将他们调离呢?”

“调虎离山?”萧廷扬眉笑道,“现在容瑾不在建安城,想要调走这些人可不容易。”容瑾对沐清漪的重视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所以,他离开了建安城留下来辅佐沐清漪的人就没那么容易调走了。

年轻女子傲然一笑道:“如果别的地方除了什么乱子呢?”

萧廷撑着下巴思索了半晌,方才开口赞道:“好办法。舒亚,你不愧是连陛下都称赞的人才,就按照你的法子去安排吧。京城里这些皇子公主只怕是不能用了,另外想办法,一定要给本公子将华国搅乱!”

“是,公子!”年轻女子眼睛一亮,连忙扬声应道。沐清漪么,西越女相,她也想看看沐清漪到底有多厉害!

没几日,建安城里传出了一则奇怪的流言。据说,华皇将整个国库和皇宫大内的珍藏,以及原本整个建安城的大批银两全部藏在了京城附近的一个地方,并且留下了一副藏宝图。一时间,整个建安城甚至全天下都热闹起来了。要知道,别的不说,一个国库的存银就已经足够惊人了,更不用说还有华国皇室几百年的正常已经整个京城那么多家上号的银两。这些全部加起来,只怕比起西越和北汉两国的国库加起来也不遑多让了。这样一笔巨大的财富,即使是身为帝王也鲜少有能不动心的。一时间,夜闯顾府,夜闯皇宫的人多了起来,没过多少时日,城里更是出现了不少外地人。不过有几十万大军镇守建安城,倒是也不用担心这些人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同时,这个消息也将淮阳公主有孕的消息,甚至之前萧廷放出来沐清漪苛待西越公主的消息都给淹没掉了。别人的事情总是比不上自己的利益更加让人们关注。

顾府书房里,沐清漪含笑看着底下一脸眉头紧皱的众人,淡淡笑道:“各位有没有觉得,这个流言…有点耳熟?”

众人皆是一愣,慕容熙抬头道:“两年前,京城出现的顾家宝藏的消息。”慕容熙当然知道当初的消息是沐清漪放出来的,但是却着实将整个京城搅得一团乱,华国皇室更是损失惨重。自古以来,但凡有宝藏出世的消息,总是会引起一片腥风血雨。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气道:“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因果报应?”当初她用九转玲珑的消息,忽悠的整个京城和几国权贵团团转,现在轮到自己被别人坑了。虽然流言并没有直指沐清漪,但是华国灭亡,华皇还有华国那些皇室成员一直都是在沐清漪手里的,也难怪这两天,来踩顾府房顶的人最多了。

魏无忌皱眉道:“知道华国国库始终的消息的人应该不多才对。”之前未免百姓不安,他们并没有放出这个消息。只要国库存银找到了,或者西越那些的物资运过来了,一切就可以太平无事了。但是现在却被人突然给捅了出来,还真是有些麻烦。

沐清漪蹙眉沉吟了片刻道:“哥舒竣肯定是知道的,但是他直到离开建安城都没有任何表示,看来是将事情交代给萧廷了。”魏无忌道:“这么说,是萧廷?”

“**不离十。”沐清漪笑道:“也罢,消息公开了也好,让城里那些商人知道,他们的钱可不是西越皇室给吞了。要找就找华皇要去吧。”想起暂住在自己院子里,傻傻的连自己吃饭喝水都不会的华皇,慕容熙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抚额道:“只怕他现在也不记得了。流言说,那些财富在京城附近?看来,对方同样也不知道。”

魏无忌惊讶的挑眉,“慕容公子有线索了?”

慕容熙点了点头,还没开口就被沐清漪打断了,淡淡笑道:“表哥,这事先不着急。我还想看看…这个萧廷到底有什么本事在建安城里翻云覆雨呢。”

慕容熙挑眉,“清漪想要跟他玩玩儿?”

沐清漪浅笑道:“这怎么能是玩儿?他既然下了战书,本相若是不接岂不是看不起他?”沉思了一会儿,沐清漪抬眼笑道:“天枢,将消息传出去。本相已经知道华皇藏匿宝藏的地方了。不日,就要前去提取。”对于沐清漪的命令,天枢没有丝毫的质疑,点点头转身去了。

顾秀庭含笑望着她道:“清漪,你这个赌注有点大。”如果真的找到了又能将北汉的探子一网打尽自然是一举两得,但是玩意除了岔子,麻烦也绝对不小。沐清漪微笑道:“大哥放心便是,我心里有数。”

“启禀沐相,华国三皇子八皇子和华国宗亲求见。”门外,侍卫沉声禀告。

在座的众人面面相觑,魏无忌挑眉道:“慕容齐和慕容昭,这个时候他们来干什么?”沐清漪不以为意,淡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魏公子觉得他们是来干什么的?”魏无忌冷笑道:“想钱想疯了吧?”

慕容熙淡淡道:“应该还是因为…如今建安城里主事的人是清漪吧。如果是西越帝的话…大概也没有今天的事情了。”说白了还是认为沐清漪身为女子总是不如男子铁腕无情的,仗着华国刚刚归顺了西越无论如何也不能对他们太过份来要好处的。这些前朝皇子们,没有了权势就会将金钱看得格外的重要了。

沐清漪点头道:“我去见见他们便是。”

“本公子陪清漪去?”魏无忌扬眉,跟着站起身来。沐清漪也不拒绝,含笑道:“有劳魏公子。”

大厅里,慕容齐和慕容昭一左一右坐在大厅的客座上。两年前那一场祸事,慕容齐和慕容昭也是倒霉被牵连的人之一。虽然没有像五皇子和十皇子那样命丧当场但是慕容昭却瞎了一只眼睛,而慕容齐的腿也有些不灵便了。坐在他们下首的是华国皇室的一些宗亲亲王郡王,出嫁的公主,以及皇室姻亲。沐清漪踏入大厅,看着这济济一堂的众人不由得在心中冷然一笑,这些人倒是明白法不责众的道理。

“见过沐相。”看到沐清漪和魏无忌进来,众人纷纷起身见礼。虽然他们曾经身为华国皇子,最是高贵不过了。只可惜,现在却也只是亡国之人,寄人篱下而已。

沐清漪含笑点头道:“各位免礼,请坐吧。无忌,你也坐。”魏无忌无所谓的走到沐清漪左手边坐下,漫不经心的打量着殿中众人。慕容齐等人看到沐清漪如此笑语嫣然的和蔼模样,心中也不由得大定,对于所求之事也更多了几分底气。

其实自从到了建安城之后,沐清漪还没有见过这些归降的华国皇室成员。之前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容瑾和底下的人办的,沐相日理万机自然也没心思跟这些人闲磕牙。此事再见到这些人,沐清漪不由得挑了挑眉秀。两年多不见,慕容昭倒是变了不少。两年前慕容昭年纪尚轻,有些目中无人桀骜不驯。这两年整个人倒是沉静了不少,但是同样的脸上也更多了几分阴鸷。一只眼睛被眼罩遮了起来,显然是当初伤的不轻,整个人看上去都让人感到有些不舒服。

慕容齐倒是并无大变,只是也更多了几分落拓之意,如果不是眼中偶尔闪现的精芒,很难让人联想到他竟然也曾经是天家皇子。

“各位到访,可是有什么事情?还是…有什么怠慢了各位的地方?”喝了一口茶,沐清漪才缓缓道。

慕容昭望着沐清漪,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显然还记得两年前那个搅动华国京城风云的张清,还有暗地里利用了他狠狠地阴了慕容煜一把的顾秀庭。打量了沐清漪良久,慕容昭才轻哼一声道:“沐相客气了。我等今日登门拜访,是想要见一见二哥。”

沐清漪哑然失笑,两年不见慕容昭倒还是有些进步的。只是这一点进步还不足以让她感到惊艳。淡笑道:“二哥?八皇子说的是…慕容公子?”

慕容昭轻哼一声。他们是亡国之人,阶下囚。同样是华国皇子的慕容熙如今却是西越的座上宾,慕容昭年纪小,自小得宠,对慕容熙素来是看不上眼的,如今这般的境遇如何能让他心里舒服?

沐清漪扬眉道:“慕容公子确实是在我府中做客,不过…慕容公子是西越的贵客,不知道各位这么多人来找他所为何事?”

慕容昭冷笑一声道:“沐相何必明知故问?慕容熙同样也是华国皇子,我等称他一声二哥,难道还不能见一见他?更何况…听说父皇也在这里,百善孝为先,我等前来拜见父皇,还请沐相行个方便。”

魏无忌淡淡的瞥了慕容昭一眼,道:“八皇子如今这个态度,就是来请沐相行个方便的么?”

若是往常,慕容昭肯定是要发火的。但是现在,他显然也明白自己的处境。他这样的态度对于沐清漪来说可以算是个冒犯,就算沐清漪表现大度不跟他计较,但是这种事情也是可一不可再。慕容昭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压了回去。

坐在旁边的慕容齐连忙起身,拱手道:“八弟年纪尚轻,不懂事还请沐相勿怪。”

沐清漪淡淡一笑,若论年轻的话,慕容昭只怕还要比他年长两岁。不过既然慕容齐已经这么说了,沐清漪自然不能再跟他计较了。淡然笑道:“无妨,八皇子心情不好,本相也是理解的。”亡了国心情还能好得起来的,那是没心没肺。

慕容齐松了口气,继续道:“多谢沐相,我等确实是又是想要见一见二哥和父皇,还请沐相通融。”

“还请沐相通融!”大厅里,一众华国宗室起身道。

沐清漪微微眯眼,面上却显得更加温和起来,淡淡笑道:“既然如此…也罢,来人,去请慕容公子过来吧。”听了沐清漪的吩咐,门口的侍卫恭敬地应了一声,飞身而去。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43.华皇终结 下一章:245.分赃,杀鸡儆猴
热门: 御手洗洁的舞蹈 刀破苍穹 至高降临 建交异界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和亲[星际] 火神:九河龙蛇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黄色房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