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华皇终结

上一章:242.刺杀 下一章:244.流言再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听到慕容熙的声音,华皇愣了一愣,却并没有抬起头来,反倒是将手中的稻草抓得更紧了。仿佛那不是一把无用的稻草,而是他唯一能够依仗的武器一般。慕容熙望着华皇这可笑又可悲的举动,唇边勉强扯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样一个仿佛疯疯癫癫的人,就是曾经那个抬手之间就将他打入深渊,杀死了所有关心他的人的华国帝王么?

“父皇?”慕容熙再一次开口叫道。

缩在角落里的华皇动了动,仿佛这才确定了刚刚的声音并不是幻觉慢慢地抬起了头来。看到站在外面,一身白衣温文尔雅的慕容熙,华皇昏暗的眼睛猛地缩起,狠狠地盯着站在外面仿佛霁月风光的次子。好半晌,才动了动嘴唇声音有些嘶哑的叫出了他的名字,“慕容...熙...”

慕容熙垂眸,淡淡道:“正是儿臣。”

华皇的脸顿时扭曲起来了,盯着慕容熙半晌却依然没有说出任何话来。慕容熙也并不介意,只是平静地看着华皇,淡然道:“儿臣来看看父皇,想必、这也是咱们父子最后一次见面了。这么多年...父皇可曾后悔过?”

华皇声音干涩而嘶哑,“后悔?后悔...什么?”

“对母后,对顾家...还有父皇这些年做的事情,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父皇难道就没有过丝毫的后悔么?”慕容熙盯着华皇,沉声道。这也是慕容熙来见华皇最想要知道的事情,他的母后贤良淑德,外祖父一心为国,就是他自己,作为太子其间自问也是恭顺勤俭,没有生出过半分对君父不敬的意思。父皇下手的时候可曾有过半分的犹豫,事后又是否曾经有过片刻的后悔?

“后悔?”华皇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的起来,望着慕容熙嘿嘿笑道:“朕为什么要后悔?朕是皇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朕要顾牧言死他就只能去死,有什么不对的?你来...居然就是为了问朕后不后悔?熙儿...你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做皇帝的人,很多年前朕就看出来了,你半点也没有皇家该有的心狠手辣,净学你母后那些无用的心慈手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坐得稳皇位?”

慕容熙垂眸,淡淡道:“既然如此,父皇当初有何必急于废了儿臣?留着儿臣和顾家做挡箭牌不是更加符合父皇的心意?”自从当年废了太子之后,皇室的皇子们便一直勾心斗角不断,虽然被华皇铁腕镇压,但是皇家本就不多的兄弟情义也早在那几年的勾心斗角中磨损的一干二净。以至于,外人只需要稍微挑拨一下,这些皇子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自相残杀不死不休。

华皇脸上的神色一僵,当初她急着废了慕容熙,就是因为这个太子在民间的声望太高,背后又有顾家支持。虽然当时他没有什么异心,但是华皇却不相信他会一直都安分守己的当太子。对于对自己有威胁的人,他一贯的做法都是先下手为强。

慕容熙显然也明白华皇心中的想法,淡淡的摇了摇头不再多说。当初离开京城的时候他就已经彻底的放弃了那些曾经的权势名利,也早就看破了皇家的权谋斗争。之所以还会再来见华皇,不过是想要解开自己心中多年的心结罢了。看到华皇这副模样,慕容熙明白他不必再问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慕容熙方才开口道:“既然如此,父皇保重。儿子告退了。”

说完,慕容熙转身准备离去。

“站住!”华皇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无比,望着慕容熙跟前的大门仿佛万分惊恐的模样。慕容熙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解的挑了挑眉。华皇叫道:“带我出去!”

慕容熙默然,好一会儿方才道:“父皇,你已经不是华国的皇帝,我也不是华国的太子了。请恕我无能为力。”

“放肆!”华皇怒斥道:“带朕出去!朕不要待在这里!带朕出去!”他绝对不要再待在这个地方,不要一个人面对那些恐怖的幽魂,那些妖孽!死了就该安安分分的当个死人!等朕出去了...等朕出去了......

慕容熙摇摇头,回头伸手去开门。虽然华皇的模样看起来很糟糕,但是慕容熙依然看得出来沐清漪并没有对他用刑,也没有饿着他,距离华皇不远处牢门外还摆着饭菜呢。至于其他的,慕容熙并不觉得自己有资格跟沐清漪要求。

“你跟顾云歌那个妖孽也是一伙的是不是?!”华皇恶狠狠地问道:“是你帮着那个妖孽害死了你的兄弟,现在又想要害死朕是不是?你这个不孝子!”

“顾云歌?”慕容熙皱眉,看着华皇一脸癫狂的模样,皱眉道:“云歌已经不在了,父皇就算心中没有半分愧意,也不要再惊扰亡者了。”

听到亡者二字,华皇眼中升起浓浓的惊恐之色。就算原本他不信鬼神之说,但是有了沐清漪亲口承认她是顾云歌之后,华皇也不得不相信那些被自己杀死的人有可能会回来找自己报仇了。这段日子,他每天一睁开眼睛就看到牢房里每个角落里都站满了那些满身鲜血一脸怨恨的人。每次一闭上眼睛,就能梦到那些人充满了恶意的嘲笑自己。

他不要,绝对不要在继续留在这个地方。

从来都光明磊落的慕容公子自然不会明白他这位原本强势的父皇居然会有怕鬼这种在寻常人看来都十分可笑的毛病。只当华皇无计可施了胡说八道,摇了摇头道:“父皇若是不想待在这里,何不将该说的都说了?”华皇已经灭了,就算西越碍于原本华国的遗民不处死华皇,他这辈子也绝对没有什么自由可言,还留着那么多的钱有什么用?

慕容熙摇头,望着华皇的神色多了几分怜悯,“落到如今这样的地步,华皇还是怨天尤人,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你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么?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父皇,保重。”

“休想!”华皇冷笑道:“想要朕的国库,别做梦了。你这个逆子也是来替他们当说客的?”慕容熙直接推门出去,用行动表示自己不是当说客的。

牢房里又只剩下华皇一个人了,华皇愣了愣脸上的恐惧之色更重了来。惊恐的盯着空荡荡的牢房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忍不住尖叫起来,“来人!来人啊!放朕出去,顾云歌,你这个妖孽!放朕出去!滚...你们这些妖怪,给朕滚得远远的!别过来......”

门外,慕容熙神色淡然的靠着门站在,里面华皇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来,唇边不由得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看到他出来,沐清漪等人迎了上来,“表哥?”

慕容熙摇摇头,道:“他不会告诉你们东西在哪儿的。”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无妨,以后若是有机缘总是会找到的。很快西越那边也会运送一些物资过来,难过的大概也就是这一年罢。”慕容熙轻叹了口气,道:“我会认真想想的。那些东西...总应该在京城里。”

“有劳表哥了。咱们出去吧。”沐清漪淡淡道,看着慕容熙转身离去,沐清漪眸色淡然的扫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天枢。天枢会意,微微点头。既然华皇还是不肯说实话,留着他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虽然杀了华皇可能会引起华国一部分人的不满,但是...华皇那样的人,总觉得,留着就是个祸害,还是早些死了好。

沐清漪与慕容熙还未走到大牢门外,便被天枢匆匆的追上了。天枢神色有些古怪的望着两人道:“沐相,华皇...自杀了。”

两人皆是一愣,对视了一眼慕容熙问道:“已经...死了么?”

天枢摇头道:“没有,昏过去了。”

沐清漪微微蹙眉,想了想道:“派个大夫过来看看。”她很想知道,华皇这一次又想玩儿什么。

一个时辰后,众人便得到了大夫的回禀——华皇疯了。

听了大夫的话,沐清漪第一个想法便是不信。华皇那样的人...能被吓疯了未免太过脆弱了,还是碰巧慕容熙来看他的时候疯了。慕容熙同样疑惑,认真的思索了许久,肯定地道:“我并没有说什么刺激他的话。”更重要的是...慕容熙苦笑,他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将他刺激的自杀发疯。

既然疯了,华皇自然也不用急着杀了。沐清漪也很好奇华皇到底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只让人依然将他关在那个幽暗的牢房里,不过却多了全天十二个时辰的监视。最后负责监视的人也不得不禀告沐清漪华皇确实是疯了。如果一个人整天无所事事的喃喃自语,一会儿撞墙一会儿苦恼,一会儿放声大笑,甚至还能抓着牢房里的稻草甚至是虫子往嘴里吃的话,他要是还没疯监视他的人都快要疯了。短短两天,华皇就将自己折腾晕过去了两三次。

顾府书房里,沐清漪坐在书案后面托着下巴垂眸沉思。秀庭公子走进来看到自家妹子这副模样不由得挑眉笑道:“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

看到大哥,沐清漪展眉浅笑道:“确实是有些事情拿不定主意,正想要问问大哥呢。”秀庭公子扬眉,道:“是为了处置华皇的事情?”

沐清漪点点头道:“这次大哥和表哥遇刺的事情,虽然是北汉人主使的,但是跟华国皇室的人也脱不了关系。我若是办了他们,又杀了华皇的话...只怕是不好向天下人交代。”寻常百姓并不能够知道许多事情的内情和细节,所以他们能看到的也只有结果。原本华国皇室中人就寥寥无几,若是再处置几个,就等于将华国皇室灭绝了。这样的做法,在普通百姓看来未免有失宽和,若是再被什么人跳动一下,对西越的统治也不利。

顾秀庭看着她淡笑道:“你还担心表哥的心里的想法,是不是?”

虽然小妹没说,但是顾秀庭知道慕容熙必然也是她心中顾虑的一方面。如今这世上,还称得上是亲人的就只有他们三个了,但是无论是沐清漪还是顾秀庭却都从来没有告诉过慕容熙清漪的真实身份。对此,两人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沉吟了片刻,沐清漪还是微微点了下头。虽然表哥不说,但是华皇到底是表哥的亲生父亲。虽然已经对华皇感到心寒,但是如果说真的就不剩半点感情了沐清漪也不相信。何况,若是旁人杀了华皇也就杀了,但是如果是她杀了华皇,就算表哥不怪他,多少心里只怕还是会有些疙瘩。

“华皇是真的疯了么?”顾秀庭问道。如果是倒是可以考虑留他一命,也算是让原本华国的遗民看到西越皇帝的大度和善。但是万一是装的,麻烦就大了。

“两位是在担心华皇的问题么?我有办法。”魏无忌从门外进来,笑眯眯地道。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挑眉道:“无忌有什么办法?”魏无忌卖了个关子,笑道:“听说慕容公子对国库宝藏的下落已经有了线索了,这个时候杀了华皇确实是不太好。留他一命也没什么,让人将他带到顾府来吧。本公子亲自处理。”

虽然好奇魏公子到底打算怎么处理,但是他坚决不肯说两人也不勉强,沐清漪立即招人将华皇从宫中的大牢里带出来。

华皇果然疯癫的厉害,被带到顾府大厅时一身狼藉,额头上的上还没有好,跟纠结污秽的白发夹杂在一起,看起来更加让人觉得难以忍受。一头乱七八糟的白发上还插着凌乱的稻草,一双乌黑的双手瘦如骨柴,手里抓着一个脏兮兮的馒头,双目无神口中喃喃自语的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语。这副模样,若是将他放出去只怕谁也不会相信这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华皇。

慕容熙沉默的望着华皇,良久才幽幽叹了口气。没想到才不过两天功夫,就变成这幅模样了,果真是疯了么?

魏无忌好奇的打量着华皇,摸着下巴道:“真的疯了么?”

华皇低着头喃喃自语,时不时的啃一口手里的馒头,仿佛全然听不到魏无忌的话一般。顾秀庭和沐清漪也都望着眼前的人,这样一幅狼狈疯癫的模样,突然觉得华皇死不死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如果华皇是装的,若是他一辈子都要这样装疯卖傻才能苟延残喘下去的话,倒是比死了更加让人觉得快意了吧?

“鬼!别抓我!别抓我!”华皇突然惊呼一声,疯狂的扔掉手里的馒头躲到了一边的桌子底下,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簌簌发抖,“别抓我...我错了、我错了...不要过来......”

看着他这副模样,慕容熙幽幽叹了口气,看向沐清漪道:“清漪,国库和华国皇室的宝藏全部归西越,留他一条活路可好?”

沐清漪垂眸,淡淡道:“表哥怎么保证,他以后不会在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慕容熙道:“这次我们离开的时候我会带他回南疆,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踏入中原了。”

沐清漪沉吟着,魏无忌笑道:“沐相,慕容公子所言也不为过,并无不可,不过......”慕容熙问道:“魏公子请讲。”魏无忌笑道:“在下得亲自确定一下,这位到底是真疯还是装疯。”

慕容熙点头,示意他随意。

魏无忌站起身来,漫步走到华皇跟前笑道:“陛下,可还认真在下?”

华皇眼睛茫然的望着魏无忌,对他的话无动于衷。魏无忌挑了挑眉还想要上前,华皇突然大叫起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顾牧言!去死...走开,你死了...”

“你说我是谁?”魏无忌惊讶的挑眉。

华皇并不理他,“顾牧言,走开,不要抓朕!朕是皇帝...朕要一统天下!”

魏无忌笑道:“看来是真的疯了。不过...如果这样,应该就更能够保险了吧?”言罢,魏无忌突然抬手一掌朝着华皇的头顶拍了过去。华皇惊恐的想要逃走,但是他哪里是魏无忌的对手,魏无忌的手依然不快不慢的落下。

“魏公子,手下留情.......”

魏无忌的手拍在了华皇的头顶,华皇浑身一震顿时闭上了眼睛。但是却并没有如众人所想的七窍流血而死,过了一会儿又慢慢的睁开眼眼睛,茫然的望着眼前的人喃喃自语。乍一看与方才的才别并不大,但是却显然安静了许多,即使魏无忌在他面前晃他也仿佛没看见一般。

魏公子满意的拍了拍手,点头道:“慕容公子,人你现在就可以领走。不过可要小心他别被其他什么人带走了。”

慕容熙也松了口气,点头道:“多谢魏公子手下留情。”上前去拉着华皇走了出去,华皇似乎对他也并不排斥,顺从的跟着他走了。

留在大厅里的几人纷纷看向魏无忌,魏无忌若无其事的坐下笑道:“解决了,本公子保证以后华皇绝对不会成为咱们的麻烦。”沐清漪笑道:“我更好奇的是,魏公子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魏无忌浑不在意的笑道:“他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本公子看不出来,但是现在...他是真傻了。比起疯子,本公子更喜欢傻子。你放心,这样的程度,就算是莫问情亲自出手也绝对治不好的,除非能给他换一个脑子。

刚刚魏无忌那一掌虽然没有要了华皇的命,但是却将他的脑子震坏了。以后华皇只会是一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傻子而已。

“魏公子好手段。”秀庭公子拱手笑道。这确实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华皇还活着,但是其实跟死了也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对于西越皇室的名声,以及他们表兄妹三人的关系却是至关重要的。

魏无忌含笑道:“秀庭公子客气了。”

“启禀沐相,淮阳公主那边......”门外,侍卫急匆匆的来禀告道。

沐清漪蹙眉道:“淮阳公主怎么了?”这几天,淮阳公主被关在顾府里,虽然没有缺衣少食但是却是真正的一个人都不能接触。以淮阳公主的性格,只怕是撑不了几天的。

“淮阳公主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沐清漪挑眉,她可没有让人对她用刑,“请大夫了么?”

“大夫已经过去了。”侍卫恭声禀告。沐清漪想了想道:“本相过去看看。”

魏无忌和顾秀庭同时站起身来,魏公子笑道:“清漪处理家务事,本公子就不凑热闹了。”淮阳公主是容瑾的妹子也就是沐清漪的小姑子,确实算是家务事。秀庭公子也笑道:“我回去看看表哥那边怎么样了。”对于淮阳公主那样的女子,无论是魏公子还是秀庭公子都表示完全不像接触。还是交给清漪处理比较好。

沐清漪也不在意,如果不是淮阳公主背后还有一个萧廷,沐清漪根本就不会将她放在心上,自然也用不着要人陪着去看她了。

走进淮阳公主暂住的房间里,淮阳公主正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一个大夫坐在窗前为他把脉。

“怎么回事?”沐清漪沉声问道。

侍卫沉声道:“淮阳公主原本闹着要出去,属下们自然是不许。不知怎么的,闹着闹着淮阳公主就突然昏死过去了。”

“大夫,怎么样?”

老大夫摸摸下巴,看了沐清漪一眼拱手道:“启禀沐相,淮阳公主并无大碍。只是......”

沐清漪挑眉,“直说无妨。”

大夫犹豫了一下,沉声道:“淮阳公主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方才晕倒只是因为一时气急攻心所致。这个孩子若是想要顺利生下来,还希望能够好好地修生养性才行。”

闻言,沐清漪只觉得一道惊雷直接劈到了自己头上。惊讶的侧首望着床上依然昏睡中的淮阳公主。淮阳公主跟九皇子的感情不是不好么?据说九皇子从大婚之后几乎就没有踏入过淮阳公主的房间。若是如此,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就不言而喻了。想到此处,沐清漪不由得轻挑秀眉,淡淡地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有了孩子...也不知是老天在帮她呢,还是在害她。

“有劳大夫了,淮阳公主身份贵重,这个孩子一定要小心。”沐清漪浅笑道。

大夫恭敬的点了点头,道:“沐相请放心,在下一定替淮阳公主开最好的保胎药。”淮阳公主的一些事迹早就在建安城里传开了,而且听说还对沐相十分不恭敬。沐相却依然对她照顾有加,果然不愧是能成为一国之相的女子,宰相肚里能撑船,如此大度和善的女子果然是西越之福。

------题外话------

还是决定留华皇一命,不过其实也跟死了没什么差别了。魏公子一掌拍成了傻子…以后没他什么事儿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42.刺杀 下一章:244.流言再起
热门: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快穿) 永恒的园丁 没骨日 近身特工 黑月光跑路失败后[快穿] 闪苍 沙雕元帅天天偷拍我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过去当神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