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刺杀

上一章:241.慈悲,落发 下一章:243.华皇终结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剃度仪式是个很简单的过程,佛门也并不喜欢讲究一些繁枝缛节。等到梯度完成之后,殿中的师太和女尼们便都离开了,只留下明心一人,显然是留了时间给他们告别的。尼姑庵不比寺庙,是不留男客的。

明心起身,转过身来看到顾秀庭和慕容熙也有些惊讶。想了想还是走了过来,朝着两人点了点头,“顾公子,二哥。”

望着明心三千青丝落尽的头顶,沐清漪心中有些五味杂陈。幸好她还没有真的说是断绝红尘,六亲不认,依然叫了慕容熙一声二哥。不过明心出家原本也不是为了参悟佛法,倒也不足为奇。慕容熙点头,望着明心淡笑道:“这段时间我依然住在建安城,若是有什么事让人给我捎个信就行了。”明心浅浅一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虽然是兄妹,但是从前慕容熙还是太子的时候他们也没见有多么亲密,如今兄妹相见能好好说几句话知道彼此都不错就行了。

拍拍明心的手,沐清漪轻叹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你保重。”

明心笑道:“确实不早了,谢谢你来看我。”

道过别之后,一行几人便出了无色庵往京城的方向而去。远远地,沐清漪回头看到明心站在无色庵门口,一身青衣神色恬淡,淡淡的夕阳撒在她身上却带着一丝孤寂的味道。

马车里,沐清漪看着顾秀庭二人好奇道:“大哥和表哥就是为了明微公主才来的么?表哥怎么也不跟明微公主说几句话?”慕容熙笑道:“我们去城外的军营,碰巧听说明微出家的事情就过来看看,倒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可聊的,我跟明微不熟。”虽然是兄妹,但是当初身为太子的慕容熙跟这些兄弟姐妹之间远没有跟顾秀庭和顾云歌亲密。至于后来被贬为平王之后,就更不用说。就算是想聊也不知道聊什么,想必明微公主也是如此,既然如此又何必为难彼此。

沐清漪叹息道:“华国皇室中,难得看到明微公主这样不错的人,只是可惜了。”

顾秀庭挑眉笑道:“说到这个…华国皇室的那些人,还有华皇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哎呀?”听了顾秀庭的话,沐清漪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连忙问道:“天枢,华皇被关了多少天了?我差点把他给忘了。”听到沐清漪的问题,外面赶车的天枢也跟着松了口气,连忙道:“快半个月了。”如果沐相再想不起来,说不定华皇就要死了。万一沐相还有什么问题没问那就麻烦了,这些天看守华皇的人都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看着,免得已经差不多崩溃了的华皇真把自己给折腾死了。但是他们也拿不准沐相到底是忘了这事儿还是想要折磨华皇,因此也不敢主动的过问。现在看来,果然是忘了。

沐清漪无奈地抚额,道:“回去之后就把他弄出来吧。”这些日子真的是忙得头晕脑胀,就算国库里的大笔银子都还没有找到沐清漪也不得不将华皇抛到脑后了。

“是。”天枢应道。

“表哥之前说要见华皇,不如就明天吧?”沐清漪看向慕容熙道。慕容熙点头,“好,有劳清漪了。”

“不过是小事,表哥不必……”

“什么人?小心!”话未说完,外面天枢突然厉声道。只听嗖的一声,一只羽箭射入了马车,正好钉在可沐清漪身后。

“小姐,小心!”霍姝心中一惊,连忙扑向沐清漪,将她拉到了马车的一角。外面,天枢沉声道:“快出来!”霍姝闻言,也不犹豫,手中短剑一挥,削铁如泥的短剑直接将马车划破,霍姝拉着沐清漪直接破车而出。马车外面,跟着一起来的侍卫早已经将整个马车团团围住,前面天枢也放开了套着马儿的缰绳。若是打斗中马儿不小心惊了狂奔起来的话,更加麻烦。

光天化日之下,一群黑衣人围了过来。天枢轻哼一声,沉声道:“什么人?”

这些人却并不答话,直接朝着众人杀了过来。容瑾离开之前就对沐清漪的安慰十分的不放心,因此沐清漪出城身边不仅跟着天枢和霍姝两人,还有不少的侍卫以及隐藏的寒雪楼的高手。对于容九公子不务正业拿杀手当保镖的事情,魏公子也只能表示无力了。因此此时这些黑衣人虽然有数十人之多,但是天枢等人却并不着急,他们带出来的人,加上跟着顾秀庭和慕容熙的人,人数上他们并不吃亏,至于武功方面他们就更加不担心了。示意几个侍卫将顾秀庭和慕容熙护在身后,天枢和霍姝二人却是一左一右亲自站在沐清漪身边,前方一群人已经短兵相接大都起来了,他们却站在马车跟前,显得有些悠然。

“天枢,会不会有问题?”沐清漪皱眉问道。对方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这距离建安城不远的地方行刺,肯定是有备而来的。天枢沉声道:“沐相不必担心,这些人…这些人他们对付得了。除非是有陛下那个级别的高手,否则根本不足为据。”如今天下最著名的五大高手,有四位是跟西越有关系的,另外一位,哥舒翰跟沐清漪的关系很不错,更何况就算哥舒翰要来只怕现在没有空。至于老一辈的高手,原本华国确实是还有一些,但是几个月前也被夏修竹和魏无忌杀的够呛,估计现在也还没缓过气来。

慕容熙皱眉道:“现在是什么人想要刺杀清漪?”

顾秀庭沉吟了片刻道:“北汉,或者是华国的人么?”沐清漪眨了眨眼睛,笑道:“也不一定是来刺杀我的。”想要刺杀她需要做的准备绝对不少,但是这些人看起来并不像是做足了准备的。但是如果这些人今天想要刺杀的是慕容熙和顾秀庭,而他们两个又没有碰巧跟她一道走的话,说不定…是能够成功的呢。

顾秀庭和慕容熙不由得对视一眼,纷纷皱起了眉头。

天枢紧盯着打斗中的人,良久方才道:“北汉人。”

“北汉?”沐清漪挑眉,天枢点头道:“有几个北汉人,北汉人武功路数跟西越和华国截然不同,即使刻意掩饰也是有迹可循。”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人…还真是不知道消停。”

不过一刻钟功夫,战斗便已经宣告结束。除了几名被抓住的刺客以外,其余人被杀的被杀,自尽的自尽。沐清漪扫了一眼被制住动弹不得的刺客,淡淡道:“回去再说吧。”

回去的路上,还没走到一半夏修竹便带着人赶了过来。看到沐清漪平安无事也跟着松了口气。看着夏修竹剑眉紧锁的模样,沐清漪无奈地笑道:“不过是些许小事,不必放在心上。”不让夏修竹跟在她身边是她自己的意思。让一个夏修竹这样的人做随身侍卫,不仅仅是浪费,而且还是怕死到一定的境界了。若是如此,以后没有这样级别的高手护身,她就什么都不用做了?有天枢和霍姝这样的两个一流高手在,就已经足够了。

夏修竹扫了一眼被侍卫拎在手里的刺客,皱眉道:“这次的人水平一般,但是如果下次遇到更厉害的刺客……”

沐清漪挥手笑道:“这世上能有多少厉害到他们都应付不了的高手?”即使是哥舒翰亲自出手,天枢和霍姝就算打不过也有一战之力。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杀手,而是人心算计,何况还有寒雪楼的杀手暗中保护,这世上,论杀人比寒雪楼专业的人也并不太多。无论如何,沐清漪也不能真的将夏修竹当成自己的随身侍卫。

夏修竹沉默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顾秀庭笑道:“这些事情还是回去再谈吧,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搞清楚这些人的来历,和到底是想要针对谁,现在…我也觉得,清漪刚刚说的没错。”

这些人大概真的不是为了刺杀清漪而来的,而是为了他和表哥。如果他是想要刺杀清漪的杀手的话,就不会选在这个地方动手,至少也要派多余之前三倍的杀手,最好的下手位置自然是无色庵里。但是如果只是为了对付他们两个的话,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一个武功尚可,带着四五个侍卫,方才那些刺客确实是足矣取他们的性命了。

沐清漪点点头,神色也有些凝重起来。这建安城中想要取她姓名的人就算不多但也不少,想要查也未必有多难。但是想要杀大哥和表哥的人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斩断她身边的助力?若是如此,啥赵子玉,南宫绝,魏无忌不是更有效一些。对了…这几个武功都很好,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杀得了的。

听到沐清漪遇刺的消息,魏无忌等人都纷纷赶回了顾府。看到沐清漪平安无事,魏无忌也跟着松了口气。万一沐清漪出了点什么问题,容瑾那家伙还不把整个建安城给拆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了一眼沐清漪等人,魏无忌皱眉问道。

几个侍卫将被抓住的刺客押进了大堂里,被点住了穴道的刺客被毫不留情的踢跪倒在地上,但是脸上的神色却依然狠戾不改,恶狠狠的盯着再做的众人。魏无忌摸摸下巴,打量着被押进来的四个刺客,道:“这个…是北汉人,另外三个,好像是华国人。”魏公子行商走遍天下,是哪儿人看一眼就差不多能辨认出来了。

沐清漪蹙眉,沉声问道:“各位,是北汉皇的人么?北汉皇想要刺杀秀庭公子和慕容公子?”

“咦?”魏无忌一怔,原来不是刺杀清漪的么?

刺客冷笑一声,道:“既然被抓住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沐清漪凝眉,淡淡笑道:“看来不是北汉皇的主意,应该是…萧廷的主意吧?”闻言,刺客不由得微微变色,却并没有多说什么。沐清漪沉吟了片刻,指了指其中一个刺客道:“把他放了。”

“什么?”别说是刺客了,就是魏无忌等人也不由得一愣。不管是刺杀慕容熙顾秀庭的还是为了刺杀沐清漪的,既然抓住了怎么能够放虎归山?

“清漪?”魏无忌皱眉道。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你回去告诉萧廷,若是有下次,本相保证让他看到北汉皇后的尸体。若是不信,他大可以试试。”

原来如此,魏无忌挑眉道:“剩余三人呢?”

“问不出什么来了,杀了吧。”这些人都是杀手,不过是杀人的刀而已。沐清漪也不认为他们能够知道些什么重要的事情。还不如干净利落的处置了,免得浪费时间。

建安城某处隐蔽的小院内,有心阴暗的房间里萧廷正坐着喝茶。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黑衣男子,淡淡问道:“可有人跟着你?”黑衣男子道:“原本有人跟着,属下摆脱了之后才回来见公子的。”

不一会儿,从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朝着萧廷点了点头道:“公子,没有人跟着。”

萧廷满意的点头,淡淡道:“派出去几十个人,就回来你一个?”黑衣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禀告,“是沐清漪放了属下回来的,她让属下给公子带一句话。”萧廷剑眉微扬,“哦?这么快…就知道本公子的底细了?是了,魏无忌见过我。他想要说什么?”

黑衣男子将沐清漪的话一字不改的重复了一边,闻言,萧廷却顿时变了颜色,眼神一缩,沉声道:“沐相好大的口气!”站在萧廷身边的青年女子低声问道:“公子,我们怎么做?要不要……。”

萧廷抬手,阻止了她的话,道:“不,沐清漪身边高手如云。想要暗杀她原本机会也不大。”最重要的是,他赌不起。他虽然长期不在北汉皇城,但是确实哥舒竣最信任的心腹之一。许多事情,哥舒竣宁愿跟他商量而不是哥舒竣最信任的十一弟烈王。其中虽然有他的能力和忠心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却是他是北汉皇后的亲弟弟。哥舒竣和皇后少年结缡,从做皇子的时候一直走到成为帝后,哥舒竣虽然生性风流,但是对皇后却颇为尊重。北汉的太子也是皇后所出,万一皇后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哥舒竣再立一个新皇后,很难说对他还会不会有现在的信任,甚至就连太子的地位也会不保。

“好一个沐清漪!难怪让陛下如此忌惮,让烈王挂念不已。”萧廷沉声道,“本公子倒要看看,到底是你厉害还是我高明!淮阳公主怎么样了?”

“淮阳公主被沐清漪带入顾府之后便了无音讯。”青年女子答道:“顾府里没有仆婢,所有的事情都是由西越侍卫去办的,我们就算想要安插人也安插不进去。公子…那淮阳公主靠得住么?”

萧廷不以为意,淡淡道:“她知道的东西也不多,就算靠不住也无关大局。只是…这样一个人总算是一个不错的棋子,若是死了未免可惜。咱们在建安城里能用的人原本就不多。”

青年女子点点头道:“属下明白了,那咱们……”

萧廷沉吟了片刻,沉声道:“派人将消息散播出去,就说…沐清漪长着自己是丞相和容瑾的宠爱信任,囚禁折磨西越公主。传的越多越好,往西越那边也送些消息去。”另一个男子皱眉,有些怀疑的道:“容瑾素来对自己的兄弟姐妹毫不留情,何况华国虽然归顺了西越,华国的百姓一时半刻只怕也不会对西越产生什么感情,这样有什么用?”

萧廷笑道:“不需要有什么用,这种事情,一传十十传百,等到传的天下皆知了,自然就有用了。何况…若是容瑾在这里,只怕早就直接砍了淮阳那女人了,但是沐清漪却绝不会动她,你们可知为何?”

“请公子指点。”两人齐声道。、

萧廷道:“沐清漪虽然是西越丞相,甚至算得上是西越皇后…按理说她是有资格处置淮阳公主的。但是…那也只是有资格而已,只可惜她是个女人。容瑾就算杀光整个西越皇家的人,外人最多也只是评价一句冷血无情而已。但是若是沐清漪随便杀了皇家的人,世人的口水都能直接淹死她。所以,那些人容瑾能杀,但是沐清漪却不能。”

那青年女子想了想,也跟着恍然大悟,笑道:“公子所言甚是。”世人对待女子总是比对待男子更加苛刻。沐清漪若是杀了淮阳公主的话,只怕立刻就会迎来整个西越朝堂上下的不满。若是容瑾护着她的话,什么祸国妖姬的名声也会毫不犹豫的往她身上扣。只怕沐清漪也早就明白这些道理,身为西越丞相以后,竟是丝毫不曾行差踏错。所有需要杀人的事情都是容瑾干的。

“沐清漪是个难得聪明的女子,可惜啊……”萧廷有些惋惜的叹道。

这些日子,若论日子最难过的人是谁,大概就非华皇莫属了。自从上一次见过沐清漪之后,华皇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一个人影了牢房里的灯火一直都亮着,他甚至无法判断自己到底被关在这里多久了。只能隐约记得,似乎有人送过十几次饭菜了。因此,他有可能被关了三五天,也有可能是七八天,或者是十几天。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看到送饭的人。

这样的日子原本并不算难过,至少绝对不足以让华皇在短短半个月内崩溃。但是华皇却不一样,大概是做了太多的亏心事,独自呆在牢房里的时候他总是觉得自己看到了无数来朝他索命的人。无论他怎么呼叫怎么砸牢房的大门,却永远也没有人来搭理他。就像是沐清漪所说的,除非他想要招了,否则,就不用再说了。刚开始华皇还能够忍受,但是越到后来他精神越差,也越感到害怕。最近两天甚至连吃饭都不敢吃了。他总是强大起精神想要看到送饭的人,却总是支持不住而睡过去了,等到他醒来的时候饭菜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这让心中有鬼的华皇怀疑这些饭菜到底是不是人送来的,或者说…他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牢门外,沐清漪看着跟前牢房的守卫,问道:“怎么样了?他还是不肯招?”

侍卫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启禀沐相,只怕是没有效果。他…再下去可能要疯了。昨天他差点自杀。”其实也不是自杀,只不过是被吓到极点了的一种自残行为而已,等到回过神来之后华皇自己也吓得半死,同时也更加感到害怕了。从昨天开始,就一直锁在牢房的一个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一代帝王沦落到这种地步…总是让人感到唏嘘。

沐清漪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看来确实是本相浪费时间了。”

哪儿浪费时间了,华皇那模样明显比受了刑更凄惨好么?侍卫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眼前的白衣如雪的女子,心中感叹道。沐清漪蹙眉道:“不过,这样都还不肯说…只怕是真的问不出来了吧?”如果实在是问不出来,那他们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了。只能想别的办法了,至于华皇,也不能再留着了。

“表哥,你去吧。”沐清漪侧身对身后的慕容熙道。

慕容熙点点头,“多谢。”

跟着侍卫走到牢门口,慕容熙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伸手推开了沉重的大门。牢房里,油灯依然静静地燃烧着,这有些暗淡的灯火让这间狭小而阴沉的牢房有了唯一的亮光。里间被铁栏隔开的牢房里,最隐蔽的角落里,一个人影缩成一团簌簌发抖,身上还盖着许多稻草,整个人显得狼狈而可怜。华皇两年前才过了五十岁寿辰,对于皇家来说年纪其实并不算大。但是此时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却已经全白,脏兮兮的脸上更是满脸的皱眉,看上去说是七八十岁也有人相信。

听到开门的声音,华皇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往门口望了望,立刻又将自己藏了起来,显然并没有认出慕容熙来。看到原本高高在上的父皇沦落到这般境地,一时间慕容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会儿方才沉声道:“两年不见,父皇可还好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41.慈悲,落发 下一章:243.华皇终结
热门: 限定暧昧 黄色房间的秘密 我要做阎罗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贩罪 罗马帽子之谜 抽泣的死美人 东北往事4黑道风云20年 马来铁道之谜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