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离别,公主心计

上一章:239.风雨乍来 下一章:241.慈悲,落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沐清漪回到房间里,便看到容九公子正握着一卷书懒洋洋的依靠着软榻有一页每一页的翻动着。看到她进来方才放下了书卷默默地望着她。沐清漪浅浅一笑,走过去轻声道:“怎么了?不高兴么?”

容瑾沉默的伸手将她搂入怀中,沉声道:“清清,抱歉。”

沐清漪一怔,抬手捧起他俊美的容颜笑问道:“这是怎么了?”

容瑾搂着她,抬手轻揉着她柔顺的发丝,轻声道:“总是让你来迁就我……”很多事情并不是容瑾不知道轻重不知道取舍,而是他就是想要清清来迁就他,来哄他。仿佛不这样做他就不能安心一般。所以在外面面前总是冷厉无情甚至显得性格有些乖戾的容九公子在沐清漪面前总是仿佛带着几分孩子气一般。但是他却忘了,清清是个女子,原本合该他来迁就她,他来哄着她才对。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怎么突然想起来这种事情了。何况…谁说只有我在迁就你?”这种事情其实原本就是互相的,就想容瑾喜欢在外人面前表现的亲昵,喜欢让她哄着他一般。其实很多时候容瑾也在不自觉的迁就着她。比如她若不愿入宫为后,他就宁愿杀光所有的西越权臣,也要顶住压力迎娶她为妻,却依然保留了丞相之位。比如她所说的话,他从来不会反驳。只是默默地在她想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为她扫清障碍。沐清漪知道,这世上除了容瑾绝不会还有第二个人这样的信任和迁就她了。即使是她的亲兄长也不会,大哥也会因为担心她关心她而否决她的一些他认为危险的决定。而容瑾却会一直支持他,即使有的时候他其实并不认同。

容瑾低头在她眉间轻轻落下一吻,沉声道:“清清,你等我,我一定会很快回来的。”

沐清漪点头笑道:“这是自然,我留在建安,等你得胜归来。”

“三月之内,我一定平定西越!”容瑾低声承诺道。半垂的狭长凤眸闪过一丝幽冷的锋芒,既然那些人不识趣,就不要存在好了!面得总是惹人厌!

次日一早,容瑾便离开的建安城。容瑾带走的人并不多,除了南宫羽开阳几个年轻将领以外,所有的兵马都留在了建安。站在建安城高高耸立的城楼上,沐清漪遥遥的望着容瑾一行人策马而去,渐渐地只剩下一个小黑点而后消失的地方,眉宇间乐了几分淡淡的怅然。

魏无忌站在她身边,侧首看了看身侧的白衣女子,笑道:“舍不得么?那又何必非要让他回去?”

沐清漪低眉浅笑道:“他既然有心问鼎天下,我怎能成为他的阻力?何况,这些小事也用不着两个人都留在这里,徒然浪费罢了。”魏无忌挑眉笑道:“看来沐相对于如何治理华国,已然成竹在胸?”

“还要魏公子出手相助。”沐清漪淡然道。

魏无忌朗声笑道:“在下往日只知金银铜臭,既然沐相不弃,搅一番这天下棋局又如何?”

“多谢无忌。”

此时,哥舒竣反悔北汉的路上。坐在马车里哥舒竣看着刚刚快马送来的折子顿时放声大笑起来。哥舒翰从外面进来,看了一眼桌上的折子道:“皇兄何事如此西越?”哥舒竣笑道:“西域各国齐齐起兵进攻西越,不是喜事么?容瑾调了上百万大军到华国,西越数得上的大将更是大半都在华国,就算他接到消息立刻班师回朝赶到西越边境也要一个多月,朕倒要看看这一局他要如何化解!”

哥舒翰也没想到自家皇兄居然还有这样一手,低头沉吟了片刻道:“只怕西域各国的兵力还不足以让西越元气大伤。”西域之地小国林立,但是国虽多,却都不大。许多国家还不如西越一个州府大。虽然民风彪悍但是想要动西越却依然犹如蜉蝣撼树一般。

哥舒竣轻哼一声道:“若是一家两家自然不成,但是如今西域众多小国联合起来,兵力也多达将近百万。再加上咱们在西越边境上的兵力,就算有南宫绝又如何?”

哥舒翰点了点头道:“臣弟尽快启程前往西越边境?”

哥舒竣点头道:“十一弟你尽快赶到西越与西域交界的天门关,朕已经在那里准备了五十万大军,到时候…哼!朕倒要看看容瑾又什么本事翻牌!”这才是他送给容瑾的临别礼物,也让他狠狠地除了一口着几个月被容瑾憋着的恶气。

“臣弟领命!”

“启禀陛下,皇城八百里加急!”马车外,快马而来的信使高声禀告。哥舒竣微微蹙眉,现在这个时候皇城能有什么急事?八百里加急只能是紧急军情了,总不能是有人袭击皇城吧?

“说!”

“启禀陛下,北方蛮族三大部落纠集三十万人犯我北方边境!”

“什么?!”哥舒竣大惊。跟西越一样,北汉同样也有边患,而且比西越更加麻烦。西越只有西边的西域诸国和南边的南夷。但是西域小国林立,各自之间的战乱就不断了,也只是偶尔骚扰西越边境罢了。只是一个国家的话,西越打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压力。而南疆更是自己的问题都没有解决,连个统一的国家都没有,更不用说侵犯边境了。也就是偶尔有些南疆的部落打劫打劫边疆的百姓罢了。但是北汉却不同,北汉以北有草原、沙漠、戈壁,那里才是真正的中原人称的未开化之地。环境艰苦因而民风彪悍不说,更有茹毛饮血也是常识。这些人羡慕中原的繁华,但是北汉却是他们进入中原的一道屏障。更羡慕北汉水草丰饶的平原,自古以来从来就没有停息过想要进入中原的意图。所以,北汉兵力冠盖三国,大部分也是因为有这个一群彪悍的邻居所至。

“混账!怎么会这样!那些蛮子怎么会选在这个时候进攻?!”由不得哥舒竣不怒,他明明已经不好了局,就等着狠狠地收拾容瑾一番了。偏偏这个时候那些塞外的野人又来搅局。比起对付容瑾,自然是这些人更加重要一些了。但是如此一来,之前的所有不知却只能功亏一篑了,让原本满心得意的哥舒竣不由得怒发冲冠。

哥舒翰低头看着信使送进来的折子,皱了皱眉道:“往年蛮族都喜欢现在春暖之时进攻,今年怎么会……”哥舒竣轻哼一声道:“听说今年蛮族那边闹了干旱,只怕是想要抢些粮食会去过冬。”

哥舒翰摇头道:“时间也太晚了。”北方的冬季来得非常早,如今这个已经快八月的时候,通常再过一个多月冬季就要来临了,这个时候才出来打仗真的是有些晚了,一旦被风雪阻断了归路,这些人只有死路一条。

哥舒竣愣了愣,突然眼神一变,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更加阴沉起来了。咬牙道:“容瑾!”

哥舒翰一愣,“皇兄怀疑是容瑾做的手脚?”

哥舒竣冷笑一身道:“除了他还能有谁?”这一路上,哥舒竣同样也在思索容瑾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一直没有头绪罢了。这会儿想起来倒是越想月觉得是这么回事了,“可恶!容瑾这个混蛋!”

“皇兄,天门关那边只怕是……”

哥舒竣有些懊恼的挥了挥手道:“算了,大不了算个平手,十一弟,你即可启程前往北边。”

“是,皇兄!”哥舒翰点点头,起身除了马车。马车里,哥舒竣恨恨的盯着桌上的折子半晌不语。过了好一会儿,一把将桌上的折子挥落到地上,哥舒竣冷笑一声,“谁胜谁负,才刚刚开始呢!”

建安城里,送走了容瑾的沐清漪直接带着人去了原本的九皇子府。九皇子突然被杀,九皇子府便出成了淮阳公主一个人的地盘,淮阳公主毫不客气的将九皇子的侧妃妾室和庶子庶女都赶了出去。华国皇室的人们虽然愤怒却也是敢怒不敢言,他们如今都是寄人篱下的王国之人,而淮阳公主却是西越皇帝的皇妹……

府中,淮阳公主心情颇好的把玩着跟前的盒子里装着的饰品。她知道这府里有不少人在暗中监视着她,但是她并不担心。因为那些人绝对找不到证据,杀九皇子的事情她完全没有插手,只是更萧廷说了一句罢了。至于之后的事情,她半点也不知情,甚至也不知道萧廷到底是怎么杀了九皇子的,所以那些人若是想要找她杀人的证据,根本就是找错了人了。不过对于萧廷能够这么快就杀了那个废物,淮阳公主还是十分满意的。悠然的挑出一支珍珠花簪,淮阳公主好心情的为自己簪上。

“沐相到!”门外,有人沉声通报道。

淮阳公主微微蹙眉,却没有起身相迎,只是淡淡问道:“她来干什么?本宫心情不好不想见她。”

“这么说,淮阳公主是比较喜欢进应天府一游?”沐清漪的声音淡淡的从门外传来,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笑意。淮阳公主脸色一变,猛地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果然看到沐清漪和邵晋带着人站在门外。轻哼了一声,淮阳公主道:“你们来干什么?”

沐清漪道:“自然是有些事情要询问公主。”

淮阳公主有些不耐烦的道:“又要问?难道这两天你们还没问够么?本公主说了,那个废物的死跟本宫没有关系!”

沐清漪淡淡地看着她道:“是么?那么公主应该也记得,本相也说过,如果九皇子现在死了的话,就要请公主为九皇子守节了。”若是往常,淮阳公主可能还有些惧怕这个,但是她既然已经决定跟萧廷一起离开了,又怎么还会惧怕沐清漪的威胁,只是冷冷一笑转身往花厅走去,“你们还要问什么,问吧。”

走进花厅坐下,沐清漪看向邵晋道:“邵大人?”

邵晋朝沐清漪拱拱手,“多谢沐相。”其实这种事情原本是用不着沐清漪亲自出面的,但是淮阳公主态度极为的不配合,而且沐清漪也觉得九皇子的死有些蹊跷,因此才跟着邵晋前来的。

邵晋打量着坐在椅子里的淮阳公主,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问道:“公主这些日子…似乎是春风得意。不知道是否有了意中人?”

淮阳公主一愣,很快便笑了起来,道:“没错,本宫确实是有了意中人。就是安西郡王赵子玉,邵大人是怀疑安西郡王跟本宫合谋杀了九皇子么?”有些嘲讽的看了沐清漪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说,这就是你手下的蠢货?

沐清漪不以为忤,平静的喝着侍女送上来的茶,一副全然不打算插手的模样。

邵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偏着头望着淮阳公主笑道:“下官确实是怀疑公主与人合谋杀了九皇子。不过…公主那个意中人,只怕不是赵子玉吧。”

淮阳公主冷笑,“那你说是谁?”

邵晋淡淡道:“公主说起赵子玉的名字的时候太过坦然,完全没有女儿家应有的羞涩和感情。公主这么说…让下官怎么能相信呢?”淮阳公主嗤笑一声道:“你相不相信与本宫何干?邵大人若是想要指控本宫,就不妨拿出证据来?否则,别怪本宫对你不客气,本宫到底还是西越公主!”

邵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在下确实是没有证据,但是…在下却有个不错的办法。”

淮阳公主有些警惕地望着邵晋,邵晋到底是做了多年的应天府尹,断案无数。若是真的有什么法子是她想不到的,还真是有些麻烦,“你想对本宫做什么?”邵晋恭敬地朝着淮阳公主一揖道:“公主放心,在下绝对不会对公主无礼的。只是要麻烦公主,换个地方住些日子。”

“什么意思?”淮阳公主道。

邵晋倒是大方,笑眯眯道:“既然在下怀疑公主与人串谋,那么那合谋之人总是要来找公主的吧?所以,麻烦公主换个地方住。在下已经向沐相请求了侍卫随身随时随地的保护公主,保证让公主安枕无忧,不会被任何人打扰。”

“休想!”淮阳公主毫不犹豫的拒绝,若是被带到了陌生的地方,被沐清漪软禁起来了她还怎么跟萧廷离开这里?邵晋笑道:“公主不用着急,近期内应该不会有人来找你。毕竟,现在谁不知道这九皇子府已经是给狼窟虎穴,那位只要还有一点脑子就绝不会来自投罗网的。所以,公主还是跟在下走吧。”

淮阳公主怎么会听他的?她在这九皇子府里经营了两年多,自然还是有不少人脉的。还有萧廷暗藏的许多连她都不知道的人,就算是西越的侍卫环视,也未必没有法子逃走。但是如果真的被沐清漪弄到个完全不熟的地方软禁起来,那就没法子可想了。

“沐清漪,你想软禁本宫!你怎么敢?!”淮阳公主朝着沐清漪怒吼道。沐清漪悠然的品着茶,一边淡淡地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九皇子之死公主嫌疑最大,之死想要请公主配合调查案件罢了。何来软禁之说?更何况…本相便是真的软禁了你,你、又能如何?”看着淮阳公主,沐清漪神色清冷。

“你敢!我是西越公主!我是西越公主!”

“本相知道你是西越公主。”沐清漪淡淡道:“你若不是西越公主,你现在就该在应天府的大牢里了。来人,请公主一起走吧。”

门外,两个侍卫进来,走到淮阳公主跟前恭声道:“公主请。”

“放肆!”淮阳公主大怒,“沐清漪,你大胆!”看着淮阳公主愤怒的模样,沐清漪淡然笑道:“如果我是公主,就绝对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举动。公主难道不知道,如今这建安城都是本相说了算,别说本相要软禁你,就是本相要杀了你,也没有人敢多说半句话。”

“你敢……”看着眼前清冷如雪的白衣女子,淮阳公主不由得有些气短。却依然不愿意认输,只是狠狠地瞪着沐清漪。沐清漪道:“我敢不敢,你试试看就知道了。将淮阳公主送进顾府,没有本相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得接触她。本相也想看看,让淮阳公主死心塌地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是,沐相。”两个侍卫毫不犹豫的一左一右架起淮阳公主走了出去,外面淮阳公主的叫声走得远远地依然能够传进花厅里来。

“邵大人,你怎么看?”沐清漪侧首看向站在一边的邵晋问道。邵晋摸着下巴道:“看起来在下猜测的并没有错,淮阳公主暗中应该确实是有一个…情谊甚笃的心上人。但是这个人绝对不是赵子玉。而这个人…定然就是杀了九皇子的凶手。”赵子玉纯粹就是倒霉被人当成挡箭牌来用了,身为他的好友,邵晋自然要不遗余力的为好兄弟洗清冤情。

沐清漪笑道:“那么,你认为对方到底为什么杀了九皇子?”

邵晋道:“这个么…一个可能是,那人确实是倾慕淮阳公主,想要杀了九皇子好跟公主双宿双飞。”当然,这种可能性实在是低得很,“另一种可能是,对方想要利用九皇子的死挑起华国皇族对西越的不满。趁机在建安城做什么手脚。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人…就肯定更本汉有关。”如今这个时候,还想要做这种事情的人并不多,与西越势均力敌的北汉自然是最可能的对象。

沐清漪点点头道:“本相也这么认为。不过淮阳公主到底是皇室出身,若说她会对那个男人一见钟情到宁愿做出这种事情来本相却是不相信的。”

邵晋眼眸一闪,道:“沐相的意思是这人与淮阳公主认识的时间应该已经不短了,可能是北汉一直潜伏在建安城里的细作?”沐清漪点了点头,邵晋思索了片刻道:“如果沐相这么认为的话,在下倒是有一个怀疑的对象。”

沐清漪挑眉,邵晋道:“这个人,沐相应该见过。他叫萧廷。”

沐清漪垂眸,萧廷…这个人他确实是见过,第一天进华国皇宫的时候这个人就跟在哥舒竣身边,只是之后没多久就不见了人影。而且…哥舒竣离开京城的时候也确实没有看到这个人。

邵晋沉声道:“这个人素来让人觉得不怎么起眼,若不是这一次劝服了慕容恪归降北汉只怕还没有人知道他是北汉的细作。另外,只要是在建安城生活的人,总是会留下一些痕迹可查的,但是在下事后查过,整个京城完全没有这个人的踪迹,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但是,以他对建安城和华国皇室的了解,他绝对不可能是开战之后才进入建安城的。”

“有人暗中帮着他?”沐清漪淡淡道。

“淮阳公主。”邵晋沉声道。很快又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道:“可惜,没有证据。”这两年淮阳公主在京城里本就十分的不引人注意,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天天去盯着一个毁了容的和亲公主。之前一战,城里又死了失踪了不少人,现在根本就无迹可寻。

沐清漪低眉想了想,道:“不用着急。萧廷利用完了淮阳公主只怕不会再管她了。但是,淮阳公主却不一样…她可不是什么聪明奇才,如今又正陷入爱河,过上两天…她自然会着急了。”更何况,等到淮阳公主发现自己被萧廷利用和抛弃了之后,她自然就会告诉他们想知道的事情,沐清漪从来不认为淮阳公主是那种肯为了爱情牺牲一切的人。

邵晋莞尔一笑道:“沐相说得是。”原本他也是打着这个主意的。既然没有证据,那么他们就自己创造证据吧。

沐清漪点点头,“这几日,邵大人也辛苦了。”

邵晋笑道:“分内之事,沐相言重了。沐相……”说了一半,邵晋又皱了皱眉,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沐清漪挑眉道:“有话直说。”邵晋沉声道:“沐相可记得明微公主?”

“这是自然。”沐清漪就算再健忘也不至于忘记一个几个月前才见过的人,“明微公主怎么了?”

邵晋叹了口气道:“明微公主要剃度出家。在下记得沐相和明微公主有几分交情,所以才……”

沐清漪也是一怔,她对明微公主还是很有几分好感的。只是进了建安城以后诸事繁琐,自己的私事自然要先放到一边,也就没有想过去见明微公主。却没有想到,明微公主竟然打算梯度出嫁。沉吟了片刻,沐清漪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去看看的。”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39.风雨乍来 下一章:241.慈悲,落发
热门: 心给他,钱给我 破产后我的七位死对头要和我联姻 空中杀人现场 蒸发 末世仓鼠富流油 我在兽世做直播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柠檬水 南禅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