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风雨乍来

上一章:238.临别赠礼 下一章:240.离别,公主心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淮阳公主被引入了御书房左侧的偏殿,偏殿中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有侍卫送上了茶水之后便告辞了。如今这宫中一切从简,就连原本华皇宫中上万的宫女也早已经全部放出宫去了,沐清漪和容瑾并不住在宫中因此也难得腾出手整理,所有的杂事都是由驻守宫中的侍卫一并承担了。

看了一眼平静的退到门外的侍卫,淮阳公主皱了皱眉没有说话,是走到一边坐了下来。

沐清漪并没有故意让人等待的习惯,淮阳公主刚刚坐下她便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女子淡淡一笑,“公主,许久不见。”淮阳公主的变化确实是让沐清漪有些惊讶,虽然她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当年九皇子府那场婚礼上的变故,淮阳公主十分不幸的伤在了脸上。但是伤的气势并不算严重,只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罢了。但是淮阳公主本人的变化确实令人惊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沐清漪觉得她是一个外表柔弱但是颇有些心计的娇柔少女,但是这才两年多不见,似乎不仅仅原本的柔弱气质没有了,就连原本的心计也不知道去了哪儿。就是此时,心中的想法就明显显得摆在脸上。

淮阳公主望了一眼沐清漪,皱了皱眉道:“你是沐清漪?”

沐清漪挑眉,虽然淮阳公主变化颇大,但是她的变化应该不大才对。不过她更淮阳公主也只是数面之缘,不认得了倒也没什么关系。

“正是,公主此来可有什么事?这些日子府中生活可有什么不便?”淮阳公主到底不同于一般的华国皇族,她原本就是西越公主,奉旨和亲不管她自己是不是愿意,总还是为了西越皇室做贡献的,就算容瑾不喜欢她对她也不能太过苛刻了。

淮阳公主盯着沐清漪半晌,方才皱眉道:“九个怎么会让你做丞相,真是胡闹!”

沐清漪无语,这两年的王妃生涯果真将这个淮阳公主那仅剩的一点脑子也给吃掉了,真是太没有眼色了。就算她是西越公主,但是站在她面前的可是现在西越掌握实权的丞相,而且还是皇帝的妻子,如果她愿意随时可能是西越皇后。对着这样的人这种态度真的没问题么?至少在西越就没有那个皇室公主敢用这种态度跟她说话。

叹了口气,沐清漪也难得更他计较,淡淡道:“公主此来,所为何事?陛下今日不在宫中。”

淮阳公主扬着下巴,傲然道:“本宫是来找你的。”

沐清漪点点头,示意她有话直说。淮阳公主望着沐清漪皱了皱眉,道:“你立刻让人重新为本宫准备一座公主府。”沐清漪微微蹙眉道:“这不是什么大事,自然没问题。不过,本相还是想问一下,九皇子府里公主住着可是有什么不妥?”

淮阳公主轻哼一声道:“这是本宫要说的第二件事。你跟皇兄说一声,快点杀了那个废物!”

沐清漪一时间有些疑惑,沉吟了一下方才问道:“公主说的是?”

“你装什么傻?!”淮阳公主显然是认为沐清漪在装傻敷衍她,不悦地咬牙道:“本宫说得自然是九皇子!”

沐清漪默然,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看着淮阳公主道:“公主,本相记得…九皇子是你的夫婿。还是说公主在九皇子府受了什么委屈?”按理说除非九皇子不想活了,不然的话绝不会选在现在这个时候对淮阳公主不好才对。但是淮阳公主一开口就要立刻杀了他,也未免让人惊讶。

淮阳公主冷哼一声,不屑地道:“你就直说行不行吧。”

沐清漪摇头,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么,“不行。”

淮阳公主顿时变了脸色,气急败坏的道:“你大胆!”沐清漪轻抚着手中的茶杯,悠悠道:“公主要杀了九皇子重要有个原因吧?”淮阳公主傲然道:“现在华国已经灭亡了,难道本宫还要忍受那个无能的残废?杀了他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本宫是堂堂西越公主,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所以,公主你只是因为想改嫁而丈夫有还没死觉得不方便么?沐清漪默然,沉默了片刻问道:“公主可是看上了什么人?”淮阳公主毫不掩饰点头道:“不错,安西郡王赵子玉,等到除掉了那个废物,本宫就请求皇兄为本宫赐婚!”

那就更不能答应你了,若是赵子玉被你缠上了,说不定以为西越皇室故意想要折磨他呢。

无奈的叹了口气,沐清漪淡淡道:“此事恕本相无能为力,公主请回吧。”

淮阳公主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恨恨地盯着沐清漪道:“你是什么意思?本公主只是要你办一件区区小事你居然还推三阻四的。只要你跟皇兄提一下,皇兄自然会答应你,有什么为难的?”

沐清漪道:“就算华国已经灭亡了,但是身为华国皇族的九皇子对西越依然至关重要。若是华国刚刚灭亡,西越就杀了已经归降的九皇子,这让天下的百姓怎么看西越皇室?公主既然这么讨厌九皇子,当初怎么不劝他奋力反抗或者学着治王自尽殉国呢?这样就不用烦恼了。”

淮阳公主冷哼,“那个废物哪儿有那个胆子和勇气!”

沐清漪淡淡道:“总之,不管怎么说,九皇子必须活着。公主的请求本相无能为力。同样的,本相也提醒公主最好不要试图对九皇子做些什么,如果现在九皇子死了,为了向天下百姓展示对华国皇族的厚待,本相将会不得不请求陛下下旨要公主终身为九皇子守节。当然,公主如果现在想要跟九皇子和离的话,本相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和离是淮阳公主自己的事情,不愿意与丈夫同甘共苦受到世人指责的也只是淮阳公主自己。但是慕容恪刚死,如果又一个华国皇族也死了而且还是被西越公主害死得的话那就不是一件小事了。

淮阳公主气结,她也不是真的无知到那种地步,自然明白沐清漪的考量。但是就是因此,她就越发的觉得不爽了。她为了西越在华国受了两年的苦,凭什么现在华国已经灭亡了她还要缚手缚脚委委屈屈的过日子?还有府里那个废物!他不是看不起她,冷落她无视她么?她偏要他死!

看着淮阳公主脸上的神色变幻,沐清漪便有些明白他在打什么算盘。淡淡道:“公主做事之前最好还是考虑清楚了再说。若是惹怒了陛下,公主应该知道陛下的性格会不会网开一面。”

想起容瑾,淮阳公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从小她就不喜欢这个长得比她还好看而且最得父皇宠爱的九皇兄。甚至看不上他的纨绔无能,但是谁能想到最后却是这样一个人当上了西越的皇帝,而她曾经寄予厚望的端王却早已经死去了。淮阳公主总算还有两分自知之明,所以她才选择了来找沐清漪而不是直接找上容瑾。但是可悲的是,她那两分的自知之明显然还不够她了解自己和别人的,沐清漪并不像她以为的那么好说话。

“沐清漪!你敢威胁本宫!你好大的胆子!”淮阳公主气急道。

沐清漪微笑道:“本相是在提醒公主。公主前来若是只是想要说这件事的话,那么就请回吧。此事本相不会同意,陛下也不会同意。”

淮阳公主站起身来,愤怒的瞪着沐清漪。站在沐清漪身后的霍姝同样也面色不善的盯着她,只要她敢对小姐有丝毫的不利举动,她也绝对不会因为她是什么西越公主而对她有半分客气的。

最终,淮阳公主还是什么都没有做,扔下一句“咱们走着瞧”,便气冲冲的出门了。

看着淮阳公主离去,沐清漪皱眉道:“九皇子之前对淮阳公主很糟糕么?”做夫妻做到这个份上也算得上是可悲,沐清漪倒是不太介意淮阳公主与九皇子和离的事情,只是淮阳公主却显然一心想要九皇子去死。

天枢沉声道:“应该也不算太差,毕竟…淮阳公主还是西越公主。”只要不是傻子,谁也不会将事情做绝了,毕竟淮阳公主就算再惹人厌烦背后也还有这西越这么一个庞然大国支撑着的。只不过,“自从婚礼上受伤了之后,淮阳公主和九皇子便相看两厌,平日里也是宠爱侧妃多一些,并不怎么喜欢淮阳公主。”原本就没什么感情,婚礼上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自然是谁也喜欢不起来谁了。

沐清漪点点头道:“派人注意着淮阳公主,要和离的话随便她,但是九皇子现在必须活着。”

“是。”

沐清漪回到书房里,将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顾秀庭和慕容熙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思索了片刻,顾秀庭才道:“照你说的,淮阳公主应该不是这么愚蠢的人才对。”沐清漪叹气道:“谁知道呢,大概是这两年憋坏了吧。如今好不容易华国灭了,她作为西越公主自然是不满现状了。”

顾秀庭摇摇头道:“不,她跟容瑾的关系并不好,哪儿来得那么大的信心觉得容瑾一定会站在她这边?只怕是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吧?再怎么愚蠢,身为皇室中人该有的审时度势淮阳公主肯定还是有的。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怕是受了什么人的挑拨。”

沐清漪皱眉,想了想点头道:“我会派人去查的。”

顾秀庭点头,笑道:“如今大局初定,正事百废俱兴的时候,一切都要小心。”

“是,让大哥挂心了。”

淮阳公主气冲冲的回到府里,直接就将自己锁进了房间里不出来。不过淮阳公主这两年的脾气一向不怎么好,如此做派府中的下人倒也没有怀疑什么。显得有些阴暗的房间里,淮阳公主独自一人坐在铜镜前望着铜镜中的女子,脸上闪过一丝阴郁和狠戾。曾经她也是花容月貌的美丽女子,却因为两年前的那场婚礼毁去了一切。而这些,都是败她的好九哥还有沐清漪那个女人所赐的!他们以为她不知道么…呵呵,竟然你们毁了我,就别怪本公主狠心!

“公主。”一个清朗低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淮阳公主一怔,连忙带上了面纱转过身来道:“你来了。”

“公主是进宫去了么?看来…沐相没有同意?”一个俊朗的青年男子从阴暗处走了出来,含笑看着淮阳公主道。那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北汉皇哥舒竣的亲信,萧廷。

淮阳公主咬着牙,恨恨地道:“沐清漪那个女人,真是不识抬举!本宫好声好气的跟她说,她竟然敢拒绝本宫!”

萧廷柔声道:“公主不必动怒,在下原本就说过的,沐相绝对不会同意这样的事情的。”

淮阳公主皱眉道:“那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跟那个废物和离?不行!本宫一定要他的难看!”

萧廷眼神一闪,含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公主既然想要他死,在下总是会替公主达成所愿的。也算是报答公主着两年对在下的恩情。”淮阳公主隐藏在面纱下的容颜不由得微红,原本有些尖锐的声音也柔软了许多,轻声道:“你何必将这事放在心上,我当初救你也并不是为了要你报恩的。”

萧廷笑道:“公主施恩不望报,在下却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公主安心等着便是了,等到…建安城的事情了了,公主可愿随在下离开这里?”

淮阳公主有些犹豫的望着萧廷,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痕眼中极有欢喜又有迟疑,“我……”

“在萧廷眼中,公主才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子。”萧廷柔声道。

淮阳公主眼中闪动着娇羞,只觉得一颗心儿呯呯直跳。身为女子,没有不渴望着一份感情的。当初她对哥舒翰一见钟情,哥舒翰却对她视而不见。她嫁给了华国九皇子,丈夫却因为她毁容而百般冷落。这两年来,也只有萧廷从来不在意她的容颜,对她嘘寒问暖温柔备至。而且萧廷也是年轻俊朗文武双全,这样的男子让淮阳公主怎么能不心动?之前她跟沐清漪说看上了赵子玉,也不算骗人的。沐清漪若是同意了帮她她自然也愿意嫁给赵子玉,毕竟赵子玉也算是如今天下间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最重要的是没有成婚的。但是既然沐清漪不同意,她自然也要为自己的未来好好计划一下了。

“好,等到这里的事情了了,我就跟你走。”淮阳公主红着脸轻声道,“但是,你要先帮我杀了那个废物!”

“这是自然。”

萧廷的动作果然很快,第二天一早九皇子被杀的消息就传到了顾府。正在用膳的沐清漪等人闻言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还未及反应就听到华国归顺的皇族成全联袂而来求见西越帝和沐相的消息。

虽然九皇子一直以来都并不起眼,虽然华国皇室中同样也是各种权利纷争,但是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剩下的皇室成员到是都显得格外的团结了。毕竟如今可算得上是寄人篱下了,如果还不互相照应着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个一个的死绝了呢。因此,在慕容恪死了之后九皇子的被杀无疑就触动了这些皇室成员的那根敏感的神经。

出了这样的事情,第一个怀疑的自然就是淮阳公主。但是淮阳公主却并没有下手的条件和时机,从昨天出宫之后淮阳公主就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连门都没有出,更没有见什么人,就算真的是她杀了九皇子,他们也找不到任何的线索。沐清漪皱了皱眉,将这件事交给邵晋去查,然后亲自一一去安抚剩下来的慕容家的成员。

这仿佛只是事情的开始,就在整个建安城笼罩在一边凝重的气氛中的时候,另一个让人惊怒的消息从西越皇城被快马送来——西方众西域小国纠集数十万大军齐齐犯境攻打西越西方边境。

“哥舒竣!”听到这个消息,容瑾的脸色顿时阴沉的能够滴出墨来。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只要想到哥舒竣临走时留下的话,容瑾就毫不犹豫的相信这绝对是哥舒竣的手笔。

魏无忌皱眉道:“为了拿下华国,西越大部分将领和兵马如今都在建安。现在必须尽快班师回朝,否则西越那边只怕要支撑不住了。”若是这边刚刚夺下了半个华国,那边却被人抢走了半个西越,那真的是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了。

容瑾皱眉道:“不行!华国初定,兵马不能撤。何况,现在大军整编在即,若是将兵马撤回去,之前准备整编的事情就必须无限期的延后了。”

魏无忌挑眉道:“难道就任由西域各国攻打西越不管?留在西越的兵马不多,若是北汉再掺一脚,他们绝对是撑不住的。”

容瑾冷笑一身,“掺一脚?本公子只怕哥舒竣没那个精力!不过…南宫大将军……”

“陛下!”容瑾的话还没说完,沐清漪便淡淡的打断了他的话,沉声道:“南宫大将军留下坐镇建安,陛下带人快马返回西越。兵马…就全部留下吧。”容瑾皱眉,这跟他的想法完全相反。容瑾的想法是让南宫绝回去他留下。

看着容瑾不赞同的神色,沐清漪淡淡一笑道:“陛下是不相信我么?”

怎么可能?容瑾望着她清丽的容颜,依然带着不同意的神色,皱眉道:“南宫大将军战功显赫,有他会去就足够了。”沐清漪微笑道:“正事因为南宫大将军战功显赫,所以才需要他坐镇建安城。何况…陛下回去,对西越大军的士气和朝堂上下也是一个安抚,陛下毕竟不适合长期远离朝堂之外。”

容瑾默然。其实清清说得他都明白。如果清清跟他一起回去的话,他绝对一句话没有直接起身走人了。但是他知道,清清是不会跟他一起走的,所以容瑾才会说自己留下南宫绝回去。但是事实却是南宫绝年事已高,而西陲边境苦寒,南宫绝根本就不适合再领兵作战了。万一南宫绝有个闪失,西越大军的士气必定是一泻千里。但是…容瑾又怎么愿意离开清清这么长的时间?

魏无忌左右看看两人,顿时就明白了容瑾的顾忌所在。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算了,本公子再做一回保镖罢。本公子保证,你回来的时候清漪一根汗毛都不会少行了么?”

容瑾冷笑,“你的保证有用么?”上次若不是他及时赶到,清清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呢。

沐清漪无奈,“上次是个意外。”就算当时在场的是容瑾不是魏无忌,那样的情况只怕也是回天无力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秀庭沉默良久,才终于抬起头来道:“清漪说得没错,还是陛下回去稳妥一些。”并非他们不信任南宫绝的能力,而是事关国事根本就赌不起。到了南宫绝这个地步,象征的意义已经比实际的意义大了,西越的将士根本就无法再接受南宫绝失败或者战死沙场的后果。

容瑾垂眸不语,但是在座的人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一身几乎形于外的阴冷气压。除了沐清漪,就算是魏无忌也忍不住挪了挪身子想要离容瑾远一些。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你快些会去平定了西域各国,我也会在这边尽快的整顿好所有的事情。我相信你的能力,也希望你能够相信我。”

“我从来没有不相信清清的能力。”容瑾认真的道,他只是无法容忍清清要离开他这么长的时间。

“那就好,你若是怀疑我的能力,我会伤心的。”沐清漪笑道:“不是说好了么?你负责做一个盛世明君,我负责做一代名相?”

容瑾轻哼一声,不悦的扫了在座的众人一眼,起身拂袖而去。沐清漪含笑道:“不用担心,容瑾不是不懂分寸的人,他同意了。”魏公子一脸木然,震惊的道:“本公子只是没想到,容瑾的理想居然是盛世明君!”那小子全身上下哪儿有半点盛世明君的模样啊?如果说是混世魔王还差不多一点好么?

沐清漪掩唇淡然一笑道:“魏公子觉得这个目标不好么?”

“好,怎么不好?”魏无忌笑道:“本公子拭目以待。”

“会有那么一天的。”沐清漪浅笑道。清澈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淡淡的伤感,不说容瑾舍不得,其实她也有点舍不得呢。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38.临别赠礼 下一章:240.离别,公主心计
热门: 江湖全都是高手 女巫请睁眼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 判官 阴间神探(猎罪者 阴冥鬼探) 英雄所求(《术士的指环》第一部) 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朱颜 无心法师 妄神[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