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临别赠礼

上一章:337.太史解惑 下一章:239.风雨乍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楼下的大堂里正乱成一片。以开阳南宫羽等人为首的西越年轻将领们和几个北汉将领与被墨修尧驱逐的原华国世家子弟正打成一团。华国那些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不值一提,但是这些将领虽然年纪都不算大却都是战场上真刀实枪的拼杀过得,打起架来自然也不含糊。不过是一会儿工夫,整个大堂已经被打得一片狼藉

萃红阁的老鸨劝不住架,再看着眼前被打得稀烂的大堂忍不住呼天抢地的大哭下来。那牵扯出这件事的花魁也是脸色发白,她怎么能想到好端端的这两拨人就因为她而打了起来。就算这事儿过来,萃红阁的妈妈还不恨死她?完全无辜的花魁姑娘同样也是欲哭无泪。

一片混乱中,沐清漪带着人从头上漫步下来。还没走下楼梯,一个年轻的西越小将被一个北汉人一把抓起朝着楼梯上砸了过来。

“快让开!”那北汉将领显然是个天生神力的,那小将收势不住只得大声叫道。人却不由自主的朝着楼梯口撞了过去。

完了!看到即将被自己砸到的沐清漪,小将心中只升起了这一个念头。就连突然看到沐清漪的震惊都吓忘了。

一个人影飞快的闪到沐清漪跟前,抬手一把抓住他腰间用力一转,原本直冲而来的力道立刻被卸去了大半然后往外面一扔那小将便调转方向朝底下掉落。总算是在半空一个翻身,堪堪落到了地上。晃了晃被转晕乎了的脑袋,小将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望了一眼楼梯口,就看到天枢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天枢身后正是似笑非笑的沐清漪。

完、蛋、了!

“沐…沐…”

“嗯?”沐清漪挑眉含笑看着他,“精神很不错?”

“沐…你、你怎么…会、会在这里?!”堂堂西越大丞相,陛下的妻子,最重要的是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萃红阁这种地方?

“让他们住手吧,看着头疼。”沐清漪没有回答小将的问题,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对于她这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来说,眼前这群魔乱舞的情景看起来真的是头疼的很。满大堂的残桌烂椅水果瓷器乱飞,即使有人随身保护也给她一种这些东西很可能会不小心飞到她脸上的错觉。

“还不住手!”天枢运起内力,沉声吼道。

天枢武功内力也都算得上是一流,他一开口原本还打得热火朝天的众人不由得愣了愣齐刷刷的回头望楼梯上。开阳和南宫羽等人先变了脸色,“那个……”沐清漪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们一眼,淡淡道:“南宫将军,开阳将军…好闲情逸致啊。”她既然完全没有乔装改扮的出来,自然也就不怕别人认出她的身份了。

众人这才上前,纷纷苦着脸见礼,“末将见过沐相,请沐相恕罪。”

另一边,北汉众人也呆住了。北汉大军中见过沐清漪的人其实并不太多,所以听到南宫羽等人的话才更加震惊。至于那些躲在角落里受了池鱼之殃的普通客人更是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旁边呼天抢地的哭着的老鸨和被花魁也愣住了。一脸呆滞的望着从楼梯上漫步下来的白衣女子。

“沐…沐丞相?”老鸨震惊的道。没想到今晚她这萃红阁里来了两位姑娘也就罢了,其中一位竟然是西越丞相。如果是从前,西越丞相在这华国皇城中或许还算不得什么,但是现在…华国已经没有了,也就是说…眼前的女子就是能够掌控着她们这些人生死大权的人。

沐清漪淡淡道:“属下胡闹,还请见谅。回头会将赔偿的银两送过来了的。”

“不敢不敢…”老鸨连忙摇手道:“这都是误会,沐相言重了。”看着这一地狼藉,老鸨心中也是欲哭无泪,但是就算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收沐相的钱啊。沐清漪淡淡一笑,侧首吩咐身后的天枢,“把这些人通通带回去。另外,通知北汉烈王到应天府来领人吧。”

站在旁边的北汉众人闻言顿时就不依了,“沐相!就算你是西越的丞相也管不到咱们北汉的事情吧?”若是被西越人带走了,他们岂不是面子里子都丢光了?沐清漪抬眼,淡淡道:“北汉大军早已经退出建安城。如今建安城属于我西越所有,各位既再次做客就当遵纪守法。今日大闹这萃红阁,明天各位是不是就想大闹应天府了?”

“纯属污蔑,明明是你们的人先闹事的!”

“邵大人到!”正说话间,一群应天府的衙役从门外冲了进来,随后邵晋也沉着脸跟了进来。萃红阁里一打起来立刻就有人上应天府报了信,如今建安城还未稳定下来,身为应天府尹的邵晋本就是时刻警惕着,一听到有人闹事而且还是西越和北汉的将领,立刻便带着人过来了。进了门才看到沐清漪也站在当场,不由得愣了一下方才道:“沐相,在下来迟,还请见谅。”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邵大人言重了,先将这些人都带回去吧。”

“是。”

邵晋一挥手,奉天府的衙役便上前,不管西越还是北汉的人通通带走。北汉的众人虽然脸上带着不服之色,但是却也知道沐清漪身份不凡,何况如今整个建安城都在西越手里,他们若是反抗真的闹出什么事情来才不好收场。

直到沐清漪带着人翩然而去,躲在各个角落里的客人们才纷纷出来,忍不住纷纷议论起来。

“那姑娘是…是沐丞相?”有人还在震惊中回不过神来了。

“可不是么。看那极为西越的将领对她服服帖帖的,肯定错不了。”

“听说当初肃诚侯府的嫡女,明泽公主是个绝色美人,如今一见,果然是……”果真是风华绝代,如今再回头看看那吓呆在一边的萃红阁花魁,只觉得原本以为名动京城的艳色有些索然无味了。不…沐清漪那样的女子,与这样的风尘女子相提并论也是一种侮辱,根本就无从比较吧。

呆立在一边,形容有些狼狈的花魁同样也才慢慢回过神来。痴痴的望着门口,原本最初的时候她还为两边的人马争夺自己而感到沾沾自喜。即使后来闹大了她被吓得不轻,但是心地深处也未必没有因为自己的容貌而生气隐晦的骄傲。但是看到方才那走出去的白衣女子,她才明白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颜色无双,倾国倾城,她所以为所骄傲的东西在那样一个气度非凡的女子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一个是一国丞相,帝王之妻,一个是青楼女子风尘歌姬…罢了,何必去比较徒然让自己伤心…

应天府大堂里,沐清漪坐在主位上有些懒懒地望着底下的众人,挑眉笑道:“南宫将军,说说吧,你们今晚在干什么?”

被好友兼上司抓到在青楼里闹事,老实人的南宫羽表示十分的羞愧。倒是开阳爽快一些,朗声道:“沐相,咱们冤枉啊。东征结束了咱们不是高兴么,我们几个就结伴去喝酒顺便听听曲儿。咱们玩得好好地,那几个北戎人非要来惹事。”

沐清漪挑眉笑道:“所以你们就好不犹豫的打起来了?”

“这个…对方都打上门来了,不打回去岂不是显得咱们怕了他们。”开阳低声道。

闻言,沐清漪顿时被气乐了,淡淡的盯着开阳几个道:“本相知道你们几个今天休假,所以本相不罚你们上萃红阁的事情。但是…咱们才刚刚拿下建安城没两日,你们这些西越大军中颇有名望的年轻将领就把萃红阁差点打烂了。我该庆幸你们去的是萃红阁么?风尘之地多是非,寻常百姓也不怎么关注。若是今天你们在哪家茶楼酒店或者当街打起来了,本相是、罚你们呢,还是不罚?”

开阳等人顿时觉得头皮一麻,纷纷请罪,“末将知错,请沐相责罚!”

沐清漪轻哼一声,侧首看向坐在下首的邵晋,“邵大人,你说该如何处置?”

“这……”邵晋有些为难的看着沐清漪,沐清漪淡然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邵大人尽管说便是了。”

邵晋沉吟了片刻道:“就罚几位将军赔偿萃红阁的损失,另外做苦役三十日。”刚刚打过仗,虽然不算大打,却也有不少地方破损。建安城里很需要苦力。开阳等人闻言,脸色更加难看了,只狠狠地瞪了站在另一边的几个北汉人一样。倒不是他们做不来苦役,这个不是能力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

沐清漪点点头,道:“另外,每人军杖二十。先放着,一个月后再领。想必几位…能够记住这次的教训了?”

“末将领命!多谢沐相开恩。”众人齐声道。除了做苦役什么的有些抹不开面子以外,二十军棍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只有南宫羽脸色最是沮丧,虽然沐清漪罚得不算重,但是可以预见回去之后肯定还要被父亲收拾一顿。

旁边北汉众人倒很是有些疑惑的看着沐清漪,虽然沐清漪让人将他们带回来了,但是却似乎并没有打算要惩罚他们的意思。只是沐清漪既不罚他们,也不放他们,实在是让人有些不解。

正在疑惑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高亢的通禀声,“北汉烈王到!”

闻言,北汉众人脸色顿时刷白。

哥舒翰踏入大堂,扫了一眼跪了一地的西越将领和站在一边的北汉将领拱手道:“本王驭下无方,还请见谅。”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烈王不必客气,年轻人难免有些冲动。这些人,烈王带回去便是。只是…以后在建安城中还请遵守西越的规矩。”哥舒翰点头道:“这是自然。”在众人敬畏的眼神中,哥舒翰漠然道:“回去一人领五十军棍!”

“是…末将领命。”北汉众人苦着脸齐声领命。如果二十军棍不以为然的话,那么五十军棍至少要让他们在床上躺半个月了。最要紧的是,烈王殿下素来言出如山,既然说出口了五十军棍,那时半点折扣都不会打的,一定是结结实实的五十军棍。西越这些兔崽子最后会不会挨揍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是绝对跑不了一顿好大了。

双方人马犹自暗恨的暗中以眼神交锋。所以今晚这一战是…两败俱伤。

将手下赶了出去,哥舒翰方才朝沐清漪拱了拱手,有些无奈的道:“实在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他们也有不对的地方,烈王不必在意。”

哥舒翰望着沐清漪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道:“皇兄已经定了五日后启程返回北汉,保重。”哥舒竣离开北汉的时间太长了,北汉内部也不是一块铁板,虽然这一次他们拿下了华国的半壁江山必定让皇兄的皇权更加巩固,但是毕竟大部分的好处还是让西越得去了。哥舒竣根本不能在建安城里久留,必须赶回去处理北汉的朝政。

沐清漪一怔,点点头笑道:“烈王保重。”

“告辞。”

“不送。”

让人送了哥舒翰出去,邵晋方才道:“北汉皇早些离开建安城也是一件好事。”即便哥舒竣什么都不做,只是他留在建安城这个事实就会让许多人心思纷繁。对于西越对建安城以及整个华国的统治并无好处。沐清漪点头道:“邵大人所言甚是。本相只是有些担心……”

“沐相担心什么?”邵晋奇道。

沐清漪摇了摇头,笑道:“或许是我想多了吧。”担心,容瑾怎么会乐意让慕容恪或者走出建安城。

沐清漪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两天后慕容恪便在自己的书房里悬梁自尽了。慕容恪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众所纷纭,但是既然找不到他杀的证据,那就只能当成是自杀了。哥舒竣气得脸色发黑,却也不可奈何只得带着一群被容瑾驱逐一无所有的原华国世家启程离开了建安城。

容瑾带着沐清漪以及西越的一众文武官员为哥舒竣等人送行。哥舒竣脸色有些阴郁的看着一番长叹满脸愉悦笑容的容瑾,忍不住冷笑一声淡淡道:“西越帝,留步,不必送了。”

容瑾笑眯眯地点头道:“说得是,朕原本也打算送到这儿的。”难不成还指望本公子十里送别不成?

哥舒竣盯着容瑾脸上刺眼的笑容良久,突然也笑出声来,道:“说起来,与西越帝和沐相认识不少时间了,朕似乎一直有些失礼。这次离开之前为陛下准备了一份厚礼,希望陛下喜欢?”

容瑾扬眉,笑道:“哦?是什么厚礼,朕倒是有些好奇起来了。”

“这个么…”哥舒竣笑道:“时候到了,陛下自然就知道了。”只是那笑容,怎么看也是满满的恶意。

容瑾低眉思索了片刻,倏尔一笑道:“那么朕拭目以待,同样的,也希望北汉皇喜欢朕的回礼。”

闻言,哥舒竣不由警惕的盯着容瑾。就他对容瑾的了解,容瑾送出的礼物绝对不会让他喜欢。容瑾笑眯眯的道:“陛下慢走不送,想必到半路上陛下就该收到朕的礼物了。”

知道容瑾绝不会告诉自己,哥舒竣也不强求,轻哼一声丢下一句告辞转身走了。

看着西越大军慢慢的移动起来,渐渐远去,容九公子眸中闪过一丝冷意,轻哼一声拉着沐清漪道:“清清,咱们也回去吧。”沐清漪点头,跟着容瑾转身往城里走去,一边皱眉道:“哥舒竣说得大礼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知怎么的,她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容瑾思索了片刻,吩咐道:“去查查西越边境有什么事情没有,还有北汉国内的大军有没有什么异动。”

“是,陛下。”

沐清漪蹙眉道:“你觉得哥舒竣会突袭西越边境?”

容瑾不屑地道:“就算不是,也不会差太远。除了这个…他还有什么法子能打击到西越?不过清清不用担心,很快…他就会忙不过来了。”容九公子的回礼岂是说拿就能拿的?

北汉大军前行的队伍中,哥舒竣和哥舒翰各自骑着一匹马并肩而行,哥舒翰的马自动的落后了哥舒翰半个马身。

不是哥舒竣不想坐着龙撵舒服一些,而是容瑾最后的话不知怎么的让他有些坐立不安。思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哥舒竣忍不住问道:“十一弟,你说容瑾最后说得是什么意思?”

哥舒翰同样也在思索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道:“西越帝诡计多端,一时间臣弟也想不明白。不过…皇兄当让人注意一下西北边境和西越边境上的大军动向。”就算猜不到容瑾打得什么算盘,但是只要护住了最关键的地方,总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哥舒竣皱眉沉思了良久,点头道:“十一弟言之有理。”

哥舒翰扫了一眼后方跟着的北汉将领,皱眉道:“怎么没看到萧廷?”

哥舒竣不以为意,“萧廷还有些事情要留在建安处置,十一弟不用理会他。”

哥舒翰犹豫了一下,终是点了点,牵着缰绳任由马儿悠然的漫步往前方走去。

送了北汉大军离去,沐清漪和容瑾也开始着手整顿起刚刚接手的华国的疆土来了。占领一片疆土不难,但是若是要治理好一片疆土却并不容易。如今并入西越的华国领土比原本西越领土的二分之一还要多一些,也就是说西越乍然便多了一半的领土。要治理起来自然也不容易。原本各地的官员打仗的时候死的,逃走的,原本有党系的等等,通通要重新安排不说。还有各地因为战乱而萧条经济也要重新恢复,因为战乱而耽误了种植的土地要种植,流落他乡的百姓要遣返要安置。更有华国旧权贵世家和皇室成员要安置,等等事情数不胜数,竟是比打仗的时候还要辛苦得多。

这时候,沐清漪便不得不感激顾秀庭和慕容熙回来了。比起那些说起打仗就两眼发光,一看到卷宗就想要打瞌睡的武将,这两位简直可以以一顶十了。而且因为慕容熙的身份,原本许多对西越还怀着戒备之心的朝臣和世家也变得相对好说话了不少。容九公子自然毫不客气的对顾秀庭这位大舅子和慕容熙这个大舅子的表哥委以重任,恨不得让两人早一些累死案牍。

“西越帝倒是用人不疑。”御书房里,坐在一边批着各种折子的慕容熙抬头看了一眼眼摞了高高的好几堆的各种折子账册,忍不住苦笑道。

顾秀庭抬起头来,同样也很无奈。笑了笑道:“用人不疑,也算是个优点吧。”就是太不疑了一点,他也就罢了,难道容瑾就真的不担心表哥暗中做点什么?侧首看了一眼旁边同样埋首账册之中的沐清漪问道:“容瑾去哪儿了?”

沐清漪抬头道:“跟无忌和赵子玉去城外军营了。西越大军和原本的华国归降的大军要重新整编。”想要真正的融合,就不能再分什么西越和华国,所以大军整编也是大势所趋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一向惫懒的容九公子这两天也忙得团团转。

顾秀庭点点头笑道:“也是,若不是有正事他也不会跑的见不到人了。”容瑾分明就是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黏着沐清漪。听出大哥的调笑,沐清漪也只得无奈的浅笑。谁让容九那家伙为君不尊,老是干一些让人发笑的事情。但是对于这样的容瑾,沐清漪心底深处却只感到淡淡的欢喜。

慕容熙笑道:“整编大军倒是个不错的想法,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只怕不那么顺利。”

“可不是么?一大早听说一个军营里双方人马打起来了。”沐清漪揉揉眉心笑道。原本还是敌对的两个大军,怎么可能一开始就和睦共处。不过若是现在不改,等到以后就更加不好办了。打就打吧,打不死就行了。用容瑾的话说,男人的交情就是打出来的。

“启禀沐相,淮阳公主求见。”门外,侍卫沉声禀告道。

沐清漪搁笔,“淮阳公主?”自从西越大军进城,还真没有听到过淮阳公主的消息。淮阳公主也没有因为自己是西越公主而做什么。仿佛就是个普通的华国皇室王妃一般在府邸里过着自己的日子。

站起身来,沐清漪淡然道:“请淮阳公主进来吧。”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337.太史解惑 下一章:239.风雨乍来
热门: 九霄 听说师父暗恋我 穿成女配姐姐的小仙女 魅生·妖颜卷 重生之神级学霸 给躁郁Alpha当抚慰剂 升级专家 反向爆红 镜泱缘记 空巢:留守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