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太史解惑

上一章:236.子玉归顺 下一章:238.临别赠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轻安阁里,魏无忌顾秀庭和慕容熙正共座在一起喝茶。从前虽然见过几面但是并无深交的三个人坐到一座上倒是很快就无话不谈了。等到容瑾和沐清漪到来的时候看到三人这和乐融融的模样,也只是在心中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看到沐清漪,魏无忌挑眉笑道:“看起来,安西郡王府一切顺利?”

沐清漪拱手笑道:“托福,安西郡王已经同意同意归顺西越了。”魏无忌抚掌笑道:“沐相不仅能治国,做说客的本事也是一等一的,果真不愧是天下第一流的才女。在下佩服。”

“无忌说笑了。”沐清漪浅笑,拉着容瑾到两人身边坐下。

“表哥,福王那边?”

慕容熙淡笑道:“只是叙叙旧而已,清漪如何幸事不必顾忌我。”要知道,这建安城里的华国皇族每一个都是慕容熙的兄弟姐妹,若是每一个沐清漪都要看在他的面子上顾忌一二,西越也不用办别的事情了。他和顾秀庭回来原本也只是担心西越刚刚收服华国会出问题罢了,并不是回来给沐清漪添堵的。

表哥的心意沐清漪明了,含笑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有许多的事情是不用说出口的。至于慕容恪,沐清漪也无意理会。慕容恪的直觉也不算错,容瑾确实是不可能放过他的,只是不知道北汉到底能不能又会不会为他提供庇佑了。

顾秀庭点头道:“军中有了赵子玉出面应该能够稳定下来,至于朝堂方面你们处理的也很好,看来咱们是白担心一场了。”慕容熙含笑点头,他们确实是白担心了,容瑾和沐清漪虽然年轻,但是做起事情来沉稳老道却不输任何人。

魏无忌靠着身后的柱子,眯眼看着顾秀庭笑道:“秀庭公子和慕容公子在南疆也是风生水起,难不成,秀庭公子还打算弄个南疆王来当当?”南疆从古至今就是各部落林立,各自混账混乱不堪,如今看顾秀庭和慕容熙在南疆的作为倒像是要一统南疆的势头。魏无忌不得不好奇,不说顾秀庭一个文弱书生,就是慕容熙武功也称不上决定。但是偏偏就是这两个人在环境最恶劣民风最彪悍的地方立下了足跟。魏无忌自问,如果是自己的话只怕也未必能够办到。

顾秀庭摇了摇头,淡笑道:“魏公子说笑了,在下疏懒的很,南疆王…只怕是无力胜任。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

见他无意多说,魏无忌也不再追问。只是有些怪异的瞥了顾秀庭一眼,这个顺势而为的还真是有些吓人。顾秀庭和慕容熙缺少的大约就只是野心了,不然的话这表兄弟二人联手这天下争雄的战场上只怕又要多一方势力了。

“国库的存银还没有找到么?”慕容熙望着沐清漪问道。

沐清漪叹了口气道:“这才几天功夫,若是那么容易找到华皇只怕也不会费心思去藏了。”

慕容熙皱眉沉吟了片刻道:“我想见见他,不知是否方便?”

沐清漪抬头望了一眼容瑾,容瑾无所谓的点头,“不过,还要一些时日。大哥和慕容公子也不急着走,不如先住些日子再说?”容瑾刚刚得知了清清弄出了一个新法子来整治华皇,虽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是总要试试看。他可不愿意这么容易放过华皇让清清功亏于溃。至于…万一到时候华皇已经不能再跟慕容熙交流这种可能的后遗症,容九公子选择性的无视了。慕容熙说要见华皇,见就是眼睛看么,他只要保证华皇还活着就行了。

慕容熙也不在意,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倒是顾秀庭更了解容瑾一些,只要一抬头就看到某人隐藏在眼底深处的恶毒心思。可惜秀庭公子也不是活菩萨,如果华皇不是慕容熙的亲爹,顾秀庭早就想法子弄死他了。这会儿就算明知道容瑾想要整治华皇他也只当成没看见。

将顾秀庭和慕容熙安顿了下来,沐清漪方才有空去处理另一件麻烦事情——太史衡。

沐清漪对太史衡其实并不太担心,身为太史家传人,太史衡所掌握的秘密只怕即使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如果太史衡还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早就不知道投生到哪家去了。但是她和太史衡毕竟还是朋友,如果连问都不问一句也未免说不过去。当初她出了事,太史衡还急匆匆的赶回华国来,虽然来晚了但是毕竟还是真心挂念着她这个朋友的。比起那些曾经跟顾家交情深厚,但是一出事不是落井下石就是冷眼旁观的人,可算得上是情深意重了。

站在萃红阁楼下,沐清漪有些感叹的叹了口气。当初她一把火将萃红阁烧的干干净净,但是萃红阁到底是京城第一的销金窟,不过两年的时间就在原址上又建起了一家一模一样的高楼。

“小姐,咱们…真进去?”站在门口,霍姝脸色有些古怪的问道。

霍姝虽然是江湖儿女,但是毕竟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逛青楼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再她能接受的范围了。沐清漪含笑看了霍姝一眼,道:“说的也是,霍姝进去也不方便。不如你到对面坐坐,天枢陪我进去就可以了。”

霍姝警惕的看了一眼站在沐清漪身边的天枢,连忙摇头道:“不要!我才是小姐的侍女兼侍卫!”最重要的是,要是天枢被这楼子里的姑娘勾搭走了,拿还得了!

天枢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样道:“不要勉强。”

“不勉强,保护小姐是我的职责。”

沐清漪淡淡一笑,也不去拆穿她这假公济私的行为。挑眉道:“那就一起进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青楼是个奇怪的地方,太平盛世这里固然是宾客盈门,国破家亡这里同样也客如云来。所以才有古人那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後庭花”,其实,说得只怕也不是那不知亡国恨的商女,而是那些沉醉脂粉之地的男人。西越和北汉大军入城相对比较平静,并没有太过影响城中的普通百姓,于是这样的烟花之地也就显得比平常更热闹几分了。得胜的人要狂欢,逃过一劫的人要庆幸,缅怀故主无能为力的人要沉醉,最后就都不约而同的到了这个地方。这就是男人!踏入大门,看着这满堂的歌舞升平,沐清漪冷然一笑。

一行三人,一踏入大厅立刻便引来了所有人瞩目。众所周知,这年头逛青楼是男人的事情,就是偶尔有性格外向的大家闺秀好奇跑来青楼,也都是女扮男装的模样。这萃红阁的老板能做到京城第一也算是见多识广,大多数时候也不会去拆穿她们。但是像现在这样,两男一女光明正大的往青楼里走,还真没有多少人见过。

“唉?这三位是?”萃红阁的老鸨并不是原本的那一个,而是穿着桃红色衣衫风韵犹存的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看到沐清漪三人立刻就迎了上来,挑了笑道:“三位贵客,咱们这萃红阁可不是姑娘来得地方。这位公子爷要留下咱们欢迎,两位姑娘还是请回吧。”只看了一眼三人的衣着便发现虽然衣饰并不华丽,但是那料子却不是一般人家能穿得起的。特别是为首的白衣女子,更是姿容绝代,这才刚刚一踏入萃红阁,大堂里又大半的人目光都落到了她身上,剩下的一小半也是罪的看不清人了的。

天枢神色淡漠的抬手挡住了老鸨想要来拉自己衣袖的手,淡然道:“找人。”

老鸨笑道:“这位公子说笑了,来咱们萃红阁的谁不是为了找人呢?只是两位姑娘……”一时间,她心里也有些没底了。盘算着这姑娘该不会是来抓在外面偷腥的丈夫的吧?但是也没听说京城里哪一家的姑娘生的如此绝色啊。

沐清漪随手抛给她一锭银子,淡淡道:“太史衡在哪儿?”

“太史公子?”老鸨眼睛一亮,笑道:“原来是找太史公子的啊。太史公子在楼上喝酒呢,三位稍等。”若是寻常时候她定然不会这么高兴,但是太史衡今天却并没有找姑娘作陪而是一个人关在房间的喝酒,就算这姑娘真是来找人的也不至于被砸了场子。只是找个人就能得五十两银子,老板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沐清漪挥挥手道:“不必了,我们自己上去就是了。”

天枢和或霍姝一左一右,退开了挡在身边的老鸨护着沐清漪往楼上去了。

“咦?这是萃红阁醒来的姑娘么?叫什么名字?”三人正往楼上走,楼上一个穿着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满身酒气的从上面下来,看到沐清漪眼睛顿时一亮。一双带着几分醉意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沐清漪。沐清漪微微蹙眉,淡然道:“让开。”

那人顿时乐了,呵呵笑道:“什么时候萃红阁还出了一个这么绝色的冷美人,不如今晚就……啊?!”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天枢已经一把将他抓过来压到了楼梯的扶手上,冷声道:“不想活了么?”

“你…你是什么人?!你好大的胆子!也不看看爷是谁!”那人大半个身子被悬在空中,一身的酒气顿时就吓醒了一般,连忙抓着天枢的衣袖怒吼道。原本大堂里寻欢作乐的人们听到他的叫声都停了下里,好奇的往这么望去。

还站在大堂里的老鸨一看这情形,连忙跑了上来,“这位公子息怒…误会,这都是个误会。这位孙爷不是有意冒犯这位小姐的,这位可是京城孙家的人,千万别乱来。”一边劝着,老鸨心中也是暗暗腹诽,若不是这姑娘连个掩饰都没有就直接跑到萃红阁来了,哪儿会出这样的事情啊。只是她不知道,沐清漪连在朝堂上都是一身女儿装扮,不过是近青楼找个人罢了,自然也用不着特意的去换男装。何况…以沐清漪的长相,就是换了男装在这种地方也未必就真的太平无事。

沐清漪轻哼一声,淡淡的扫了那人一眼道:“孙家的人,怎么还在城里?”之前容瑾下令将几个想要投靠北汉的世家全部抄家扔出城去,这孙家也正是其中之一。她倒是有些好奇这孙家的子孙这会儿还有心情逛青楼?

天枢低头仔细看了一眼那中年人,道:“大概是旁支的。”而且是远的不能再远的旁支,陛下虽然不太靠谱但是他下的命令下面的人却没有谁敢当成不靠谱的。绝对是一丝不苟的执行,这人跟孙家主家最少也是出了五服的关系。沐清漪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道:“扔出去吧。”

“是。”

天枢毫不犹豫的一把抓起那人,直接一把扔了下去。他用上了巧劲,竟然直接将人从楼梯上一直扔到了大门口。人虽然摔了个半死,倒是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躺在地上哎哎叫半天爬不起来。

在众人惊恐的注视中,沐清漪转身往楼上走去。

太史衡果然在萃红阁里,最里面一间相对有些僻静的房间,房门口手中两个丫头。打发了门口的人,留下天枢和霍姝守在门口,沐清漪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房间里,陈设素雅的有些不像青楼风月之地。只看了一眼沐清漪便想起来,这个房间竟是按照从前顾云歌在萃红阁的房间布置得。太史衡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中央的矮几旁喝茶。

听到推门声,太史衡回头看了门口一眼。看到沐清漪进来脸色变了变终是什么都没有说。走到太史衡对面坐了下来,太史衡沉默的将一杯茶放在了她的跟前。望着眼前的茶杯沐清漪叹了口气,轻声道:“太史。”

太史衡偏着头打量了沐清漪半晌,还是忍不住带着些希冀地问道:“你真是顾云歌?该不会是骗华皇那老头子的吧?”虽然沐清漪长得和顾云歌有六七分相似,但是还不至于看成是同一个人。只是这一年多气质举止倒是越发的像顾云歌了,但是这些变化都是长时间慢慢的改变的,在她身边待久了太史衡虽然偶尔觉得面对沐清漪时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却很难会将她再联想到顾云歌身上了。所以在听到她亲口跟华皇承认她是顾云歌的时候,太史衡只觉得仿佛当头挨了一记闷棍,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直接就落跑了。

沐清漪有些抱歉地望着太史衡,“你能帮我保密么?”

这等于就是承认了。太史衡有些颓废地直接趴倒在矮几上,有气无力的道:“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

沐清漪微笑道:“你是第四个。”

华皇、顾秀庭…容瑾。太史衡扯了扯嘴角,勉力笑道:“我的荣幸。”

一时间,房间里有些沉默起来。好一会儿,太史衡才仿佛受不了这样的冷清,开口问道:“这么说…你当初没有死?不对,沐清漪和顾云歌,不太一样。”两年前顾云歌就已经十八岁了而沐清漪却才十五岁。十八岁的妙龄女子和十五岁刚及笄的女子看上去差别还是很大的。就算顾云歌再厉害也不可能有返老还童之术。

沐清漪轻叹了一声,望着太史衡道:“我是沐清漪,也是顾云歌。”

“这怎么可…难道?!”太史衡到底是家世渊源,一些奇闻杂谈,神灵怪异的事情自然听说过不少。有了沐清漪的提醒虽然不敢相信,但是他却也不得不相信了,定着沐清漪问道:“咱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六年前,十一月初七。多谢太史公子救命之恩。”那时候她更进入萃红阁不久,出身名门世家的女子沦落青楼怎么会甘心接客,不肯顺从自然是被狠狠地打了一顿,依然不肯,再打。那时候正是冬天,太史衡刚刚来到华国京城就在萃红阁落脚,真巧碰到她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了出手救了她。之后太史衡在萃红阁住了整整三个月,其间倒是教会了她这个原本养在闺中不识人间冷暖的落魄闺秀不少事情。甚至最后太史衡离开的时候提出过带她一起走,只是她牵挂大哥拒绝了他的好意罢了。

想起这一段,太史衡也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可惜我没什么能耐,若是一开始你遇到的便是容瑾,只怕也没有两年前那一劫了。”

沐清漪不以为意,淡然一笑道:“一饮一啄,皆有定数。若是没有那几年的经历,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沐清漪。若不是当初你救了我,又岂会又后来的顾云歌?”所以,沐清漪是真心的感激太史衡,也一直将他当成真正的朋友的。太史衡是从顾家覆灭之后第一个不带任何企图对她好的人。

太史衡转念一想,也不由的笑了起来。挑眉道:“如此说来,本公子也算是为一代女相的成功出了一份力了?”

“多谢。”沐清漪举杯笑道。

两人以茶代酒饮了一杯,房间里的气氛渐渐的和缓了许多,隐隐有了一些当年两人结交为友的感觉。说到此处,太史衡也不由的抱怨起沐清漪这两年瞒着他不说,还帮着容瑾奴役他云云。沐清漪不由失笑,只得再次道歉。

望着她脸上悠然的笑意,太史衡突然也放声大笑起来。沐清漪不解地挑眉,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太史衡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你现在这样挺好的。原本我还…现在这样很好。”原本因为顾云歌的芳龄早逝,心中还有无数的遗憾甚至是怨恨。如今看到眼前的女子笑意吟吟的坐在灯下品茶,太史衡突然觉得那些所谓的遗憾,伤心,无奈都算不得什么了。至少她现在是很幸福的,这样就很好,不是么?

沐清漪也跟着淡淡一笑道:“是,现在这样…很好。谢谢你,太史。让你担心了。”

“没什么…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两人正说话间,外面突然还传来一阵喧闹声。沐清漪微微蹙眉,有些不悦的道:“霍姝,天枢。”

霍姝二人推门进来,“小姐。”

“外面怎么回事?方才那人带人回来闹了?”沐清漪问道。霍姝笑道:“怎么么?大哥方才那一摔那人至少也要躺十天半个月,哪里还敢来找麻烦?楼下…好像是因为两拨人争萃红阁的花魁吵起来了。”

何止是吵起来,四人说话间外面已经打起来了。

即使这里是整个萃红阁最幽静的房间,也能清楚的听到停下的打斗声和座椅瓷器碎裂的声音以及女子的尖叫声。天枢皱了皱眉,沉声道:“沐相,属下去看看。”沐清漪点点头。

看着沐清漪秀眉微蹙的模样,太史衡懒洋洋的笑道:“青楼里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不用担心。还是坐下来等着吧。”沐清漪摇头道:“现在这个时候还敢在京城里闹事的,只怕没那么简单。”如今这个时候,京城里无论是原本的皇室权贵还是各大世家子弟无不夹着尾巴做人,这个时候还敢闹事,不是身份不凡就是有所依仗。

太史衡不以为然,懒洋洋的重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过了好一会天枢脸色难看的回来了,沐清漪挑眉道:“怎么了?”

天枢犹豫了一下道:“是开阳他们…和几个将建安城里的世家子弟以及北汉将领打起来了。”说到这个,若不是沐相在这儿需要禀告沐相再行定夺,天枢就直接将开阳拎出去痛打一顿了。这才多少日子,什么都没学会学会跟人在青楼里面打架了。

“是开阳他们先点了萃红阁里的头牌花魁唱曲,后面跟着几个北汉将领带着人也过来要求那花魁作陪。双方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沐相,不如属下下去让他们离开。”

沐清漪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笑道:“不着急,咱们也下去瞧瞧。好久没看过热闹了。”

“这…”天枢和霍姝对视了一眼,却也不能违抗沐清漪的是,“是,沐相。”

“下去看看吧。不用担心,我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不会因为他们跑来萃红阁喝酒就罚他们的。”含笑说完,沐清漪领先一步走出了房间,往楼下大厅而去。其他三人叹了口气只得快步跟了上去。希望这件事不是开阳他们的错,不然的话…只怕要倒大霉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36.子玉归顺 下一章:238.临别赠礼
热门: 许你万丈光芒好 身患绝症后我爆红娱乐圈 杀手房东俏房客 薄冰 霸总是我事业粉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大河深处 孪生兄弟互换人生[娱乐圈] 人渣少将劳改之路gl(星际) 名侦探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