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子玉归顺

上一章:235.公子归来 下一章:337.太史解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闻言,两人双双回头,果然看到沐清漪含笑站在门口,显然刚到门外就听到了赵子玉的话了。

“清漪,你怎么来了?”夏修竹有些惊讶的道。回头看了看坐在树下面无表情的赵子玉顿时了然,有些歉疚的朝沐清漪笑了笑。原本他以为自己能够搞定这个师弟的,却不料从一开始就完全搞错了方向。不过他素来都是不善言辞的,如果清漪能够亲自开导赵子玉,自然是更好的。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刚从宫里出来,顺路就走过来了。安西郡王,客人上门连一杯茶也舍不得么?”

赵子玉淡淡苦笑,站起身来道:“如今哪儿还有什么安西郡王?就算这座府邸,也算不得是在下的了吧。”沐清漪挑眉,有些惊讶的道:“原来在安西郡王眼中,本相就然跟土匪一样么?拿下了建安城,还要抢安西郡王祖传的宅子?”

赵子玉愣了愣,比口舌伶俐他是怎么也说不过沐清漪的。只得淡然一笑道:“沐相请。”

安西郡王府里早已经没有了下人,自然也就没有人上茶。沐清漪也不是真的来喝茶的,自然也就不在意这些。站在书房里,沐清漪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安西郡王府的书房。果然不愧是武将世家,即使是书房这样的地方也充满了重重的阳刚之气和肃杀之意。不远处的书架上放着的多事兵书战策,地理杂记等等,墙上还挂着几把宝剑。

“沐相请坐。”赵子玉淡然道。

沐清漪点头谢过,十分随意的坐了下来。赵子玉打量着沐清漪,淡淡道:“沐相的胆识,素来都让在下感到无比汗颜。”沐清漪疑惑的挑眉,赵子玉扬眉道:“这个时候孤身一人就敢来安西郡王府,沐相是当真不怕在下对沐相不利?”

现在赵子玉可还没有归降西越,若是他铁了心想要壮烈一把舍身成仁,就算是有夏修竹在侧,赵子玉也未必暗算不了沐清漪。

沐清漪微笑,摇头道:“安西郡王不会那么做的。”

赵子玉冷笑,“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沐清漪笑道:“为了这建安城离的百姓。安西郡王是个君子,但是…容瑾不是。如果本相在安西郡王府出了什么事,安西郡王觉得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所以…安西郡王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因为,即使郡王你不怕死,但是你却绝不愿意连累了建安城里的百姓。”而她最看重的也是赵子玉这一点。如果赵子玉宁可牺牲整个建安城百姓的性命不顾也要对她动手的话,那么即便赵子玉再怎么天纵奇才,沐清漪也绝对不会顾念夏修竹的交情,必定毫不留情的将他给杀了。

赵子玉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沐相才智过人,赵子玉自愧不如。”

沐清漪浅笑道:“安西郡王何必妄自菲薄。本相所长也不过是些勾心斗角的伎俩。想必郡王也不屑于学习,安西郡王调兵遣将之能,便是南宫大将军也赞不绝口。”

提起南宫绝,赵子玉眼中果然多了几分神采,只是笑容依然有些苦涩,“偌大的华国,不过三个月功夫便烟消云散,沐相这称赞,在下实在是…愧不敢当。”

“何必?原本也不是安西郡王的错。”沐清漪叹息道。这一次西越和北汉能够这么快的攻下华国,虽然赵子玉放弃北方返回京城的决定加速了这个过程,但是赵子玉本身也别无选择。如果赵子玉抗旨不尊的话,华皇也不会放过赵子玉的。因此,决不能将过错怪在赵子玉身上,更不是赵子玉能力的问题。非战之罪。

看着赵子玉眼底隐藏的痛苦之色,沐清漪垂眸沉吟了片刻,很快便心中了然了。望着赵子玉,沐清漪道:“安西郡王…可是在为那几十万北方守军感到愧疚?”

赵子玉猛地抬头,脸上的震惊之色无法掩盖。不错,他早就知道华国必然会灭亡,他只是进他所能罢了。赵子玉从十几岁上战场到如今经历大小战事不下百场,虽然不能说战无不胜,但是至少都问心无愧。唯独对他被他抛在北方的几十万大军心存愧疚,他给了他们希望,告诉他们要坚持,但还是也是他在最后关头抛弃了他们赶回华国。几十万大军因为临阵换将,群龙无首,不过半个月就被哥舒翰杀的片甲不留。这样的他…一个抛弃了自己的将士的将军,如何还有面目再领兵上阵?

“就算当初安西郡王抗旨留在北方又能如何?华国大势已去,安西郡王再怎么坚持也只能让这场战事拖得更久一些死的人更多一些罢了。就算安西郡王挡住了北汉烈王,西越在出兵从背后夹击,安西郡王又能如何?”沐清漪淡淡问道。

书房里一片沉默,好一会儿赵子玉方才抬起头来,“沐相说自己不善兵法,只怕也是谦逊之词。”

沐清漪淡笑不语,她确实是不善兵法。懂得和能用本身就是两码事,就算她将全天下的兵书都背的滚瓜烂熟,也不代表上了战场她就能灵活的调兵遣将。纸上谈兵不过是引人笑谈罢了。

“本相也不知该如何劝慰郡王。但是本相知道…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如今,建安城外尚有几十万归降的将军需要安西郡王的指引,难道郡王就打算弃他们于不顾么?”沐清漪盯着赵子玉英挺的面容,沉声道。

赵子玉一愣,看向沐清漪,“归降的华国士兵……”

“不仅是他们,还有原本华国各地的溃兵。以安西郡王的声望只要你肯站出来说话,安定军心,一切自然很快就会稳定下来。这场战事带来的伤害很快也会平定下来,让百姓休养生息,郡王你觉得如何?”

赵子玉垂眸,显然也在认真的深思沐清漪的话。夏修竹坐在一边看着赵子玉并不插话,只是一向沉稳的眼中也多了几分期盼。

许久,赵子玉才终于抬起头来望向沐清漪问道:“西越陛下和沐相打算如何安治华国归降的将士?”

沐清漪道:“愿意留下的从此便是西越将士,只要忠心为国本相和陛下都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区别对待归降的将士和原本的西越将士。若是不愿意的,也可解甲归田,绝不留难。”

“华国归降的将领又如何安置?”赵子玉问。

“一样。”沐清漪坚定的道。

赵子玉注视着沐清漪,半晌方才道:“沐相心怀广阔,有海纳百川的气度,在下佩服。但是…沐相当真能做得了主?”将领和普通士兵可是不一样的,普通士兵没有人带领怎么也翻不起浪来,但是如果在军中有一定威望的将领,一不小心就很容易闹出事情来。兵权到底都是各国君主最谨慎也最忌惮的问题。

沐清漪抿唇浅笑道:“若是做不了主,本相又何必来?”

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赵子玉终于长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末将赵子玉,见过沐相。”

沐清漪心中也是暗暗松了口气,赵子玉此举表明了算是愿意归降了。有了赵子玉的归降,对于西越完全平定华国是一个极大的助力。更不用说,赵子玉还是一个难得的年轻名将了。

夏修竹也松了口气,他早年离家如今也只剩下赵子玉这个师弟一个亲人了。华国已灭,赵子玉能够归降西越总比从此退隐或者流落江湖要好得多。沐清漪站起身来笑道:“安西郡王不必客气,既然如此,城外的降军就交给你了,等到陛下腾出了工夫再商议改编的事情。郡王若是有什么问题也可跟城外的南宫大将军商议,或者直接到顾府找本相和陛下也可。”

赵子玉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沐清漪如此爽快他才刚刚表示归降沐清漪就敢委以重任。但是沐清漪却没有给他反对的机会,说完了要说的话,直接挥挥手便走人了。

看着赵子玉显然傻住了的模样,夏修竹走过去拍拍师弟的肩膀笑道:“不用怀疑,既然清漪说了交给你了就不会有假。想开了就好。”

赵子玉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道:“让师兄挂心了。”

夏修竹笑道:“师兄弟,何必说这些?”

福王府

一进门福王妃便有些焦急的迎了上来。福王妃虽然只是个闺中女子,并不懂什么政事局势,但是既然嫁给了慕容恪从此便是荣辱与共了。福王妃自然也知道如今的情形对慕容恪十分的不利,因此每天慕容恪出门的时候福王妃总是格外的担心。

“王爷,你回来了…二、平王?”看到跟在慕容恪身边的慕容熙,福王妃也吓了一跳。慕容熙点头,淡笑道:“大嫂。”福王妃看了看慕容恪又看看慕容熙,方才回过神来问道:“二弟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

慕容熙对福王妃这个大嫂还是有几分尊重的,“今天刚到,打扰大嫂了。”

慕容恪看了妻子一样,沉声道:“本王和二弟有话要说,王妃先下去吧。”

福王妃点点头道:“好,我去给王爷和二弟准备一些吃食,二弟一会儿留下用饭吧?”慕容熙点头,“有劳大嫂了。”

进了书房坐下,慕容熙淡淡道:“大嫂很担心你。”

慕容恪苦笑一声,看着慕容熙道:“怎么这个巧这个时候回来?”不怪慕容恪怀疑,刚刚城破了慕容熙就回来了。慕容熙也不隐瞒,淡淡道:“其实我们早就回来了,只不过在城外多留了两天罢了。”

慕容恪神色一变,盯着慕容熙良久方才道:“二弟,你当真有那么恨父皇和华国么?宁愿眼睁睁看着他破灭也不愿意帮忙?”慕容熙平静的道:“帮忙?大哥觉得…凭我一人之力,能够力挽狂澜击退西越和北汉联军?”

慕容恪默然,他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想到慕容熙就在城外不远的地方眼睁睁的看着华国一点点的破灭,心中总是有些不悦的。慕容熙定定的望着慕容恪道:“当初离开华国的时候我说过,华国皇室如何跟我再无关系。只要容瑾不屠戮华国百姓,以后华国姓什么属于谁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想要跟大哥说的也不是这些。”

慕容恪望着他,“你想要说什么?”

慕容熙打量着慕容恪,有些感慨的道:“这两年,大哥变了不少。”

慕容恪神色微变,这句话并非他第一次听说了,前些日子四弟慕容协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只是如今…曾经他觉得是对手甚至他觉得自己不如对方的慕容协,已经不在了。慕容恪一直觉得慕容协比自己聪明得多,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慕容协会在城破之日自尽而死。

“这世上,有谁是一成不变的?你不也变了很多了么?”慕容恪淡笑道。慕容熙确实是变了不少,两年前在京城的慕容熙温文尔雅黯然无光,俊美的容颜因为常年的病弱而总是显得苍白无力。仿佛一阵风吹来也会将他吹到一般。而现在的慕容熙显然健康了许多,虽然没有年少时的意气风发,但是却更多了几分沉稳和坚定。显然着两年在南疆过得很不错。

慕容熙点点头道:“不错,从前一直在京城里,除了这块土地什么也看不到。这两年才真正的明白了,这世上除了京城这方寸之地,除了华国的万里山河还有更多别的东西。”这两年,慕容熙才真正的从当初华皇带给他的伤害中走了出去,也彻底的放开了华国,但是显然他走出来了慕容恪却反而将自己圈了进去。

慕容恪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苦笑道:“可惜…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看得开,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二弟和秀庭公子那样的本事和毅力。有的东西…若是从来没有得到也就罢了,但是如果得到了再要放弃,却是千难万难。”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陷入这其中的,或许是那年华国皇室元气大伤,父皇不得不重用他这个原本看不上的皇子。或许是他原本看似平淡不争的心里一直都藏着不为人所知的野心。总之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早已经泥足深陷了。

慕容熙叹了口气道:“大哥当真打算跟着北汉皇去北汉?北汉皇并非易与之辈。”

“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么?”慕容恪望着慕容熙道:“当初为了讨好父皇,我得罪了容瑾和沐清漪。容瑾那人…连亲兄弟都下得了手,难道你要我相信他不会对我下手?”

慕容熙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道:“如果我能说服西越帝和清漪,大哥可愿相信我?”

慕容恪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摇头道:“抱歉,二弟。现在这个时候…我谁也不信。”他只能相信自己的判断,或许慕容熙没有想要害他,但是谁又敢肯定容瑾不会骗慕容熙?无论如何他是绝对不会留在西越的,他还想要活下去。

慕容熙倒也不失望,其实在他没说这句话之前他就已经明白了慕容恪的选择,只不过还是想要问一句罢了。慕容熙并不相信慕容恪到了北汉就会一直安安分分的做一个亡国之君。就算慕容恪愿意只怕哥舒竣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到时候若是哥舒竣利用慕容恪再挑动出一些什么事情,最后受苦的也只会是这些无辜的华国百姓。

慕容恪望着慕容熙犹豫了一下,问道:“二弟,你有何打算?”

慕容熙淡然一笑道:“过段时间,我和秀庭依然要回南疆。中原…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慕容恪皱眉,道:“二弟难道就没有想过……”慕容熙抬手阻止了他想要说的话,沉声道:“大哥,我对这些没有兴趣。慕容熙这一生也不会再有君临天下的想法了。大哥,有的事情能放下就放下吧。大哥若是愿意,可以带着大嫂和侄儿去南疆。”

慕容恪摇头,在慕容恪眼里南疆是比北汉更加荒芜的不毛之地。慕容熙和顾秀庭在南疆就算在有权有势,对于中原这些权贵们来说也觉得算不得什么。这世上更没有几个人愿意抛弃中原的荣华富贵跑到南疆去的。

见他如此,慕容熙叹了口气也不再劝他。至于慕容恪主动打开城门向北汉投降的事情慕容熙连提都没有提过。他既然已经自诩和华国没有关系了,那么慕容恪是要投降还是要叛国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今日相见,也只为了往日的兄弟情谊罢了。

书房里一时间有些沉默,仿佛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慕容恪犹豫了一下问道:“二弟…会去探望父皇么?”

慕容熙垂眸,淡淡道:“若是有机会的话,自然会去看看。”若是没有,也不勉强。慕容恪沉吟了片刻,道:“父皇将国库宫中以及京城几乎全部的现银和皇室的珍宝都藏起来,容瑾现在到处找也没有找到,一时半刻应该不会杀他。”

闻言,慕容熙木有的皱了皱眉道:“如此说来…”若是一直找不到这些银两,除非西越运送大量的银两过来维持运作,否则民间必然会出现动乱和饥荒。就算勉力支撑过去了,原本华国的经济也会极大的衰退。

慕容恪点头道:“所以,近期西越帝应该不会杀父皇的,二弟若是还想要见父皇,不妨去看看。”

“我知道了,多谢大哥。”慕容熙看看慕容恪,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道:“想说的都说了,大哥,我先告辞了。”

慕容恪也没有起身来送他,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如今他自己的烦恼已经够多了,也提不起精神来应付这些虚礼。

慕容熙出了书房正好碰上迎面而来的福王妃,“二弟这是……”

“我先告辞了,大嫂保重。”

福王妃叹了口气,也不留他,点头道:“二弟慢走。二弟…既然回来,可有回平王府看看?”福王妃并不知道平王府那些事情以及慕容熙当初中毒的内幕,只是随口提到。

慕容熙也不答话,只是朝福王妃拱了拱手转身告辞了。

顾府里,沐清漪刚踏进大门无情和霍姝便迎了上来。不由挑了挑眉,“这是怎么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还跑到门口来迎接?”无情默默的抹了抹额上的虚汗笑道:“沐相回来了就好,陛下问起好多次了呢。”所以,他们是专程到门口来看看沐相到底回来了没有,面得皇帝陛下一直问还要承受陛下的冷眼啊。

沐清漪有些惊讶,挑眉道:“陛下没有跟大哥和魏公子说话么?”有大哥和魏无忌在,容瑾怎么还会这么无聊?无情默然,他怎么好说魏公子和秀庭公子嫌弃陛下太惹人嫌,不愿意带他一起玩儿,两个人自己喝酒去了。

“大哥和魏公子不在府中么?”沐清漪问道。

霍姝道:“秀庭公子还没有回来过呢,听说跟魏公子一道去轻安阁喝茶去了。”

“……”这是嫌弃容瑾到一个程度了。但是大哥才刚回来,没道理这么快两个人又看不顺眼对方了啊。难道真的是天生的不对盘?

“清清。”看到沐清漪站在门口,容九公子欢快的迎了上来。

沐清漪无奈的道:“怎么一个人在家?”其实她想问的是,如今京城里事务繁忙,就算九公子没人陪着玩也该去处理政事,为什么还会一个人待在家里一看就是无聊到几点了。九公子这模样若是让忙的头晕脑胀的南宫绝邵晋等人看到了只怕再忠诚的臣子都想要弑君了。

容瑾幽幽道:“清清非要一个人去安西郡王府,可不是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么?本公子一直在担心清清呢。”

“担心什么?”

“当然是担心清清的安危啊。万一赵子玉……”容瑾道。

“别万一了。赵子玉同意归降了,回头你发一个正式的旨意给人封赏。”沐清漪当然也知道容瑾是说笑的,如果容瑾真的觉得赵子玉会对她不利的话只怕早就冲到安西郡王府了。

容瑾点头,“清清果然是本公子的贤内助,这么快赵子玉就归顺了。”

沐清漪无奈,“你别又把人给气得想要反了就行了。”

容九公子无辜的望着她,“清清这么小看本公子么?本公子怎么会拆清清的抬。大哥和魏无忌也不在,清清咱们也出去转转吧,说不定还能碰上大哥他们。”一边说着,容瑾带着沐清漪转了个身,不整痕迹的将人往门外带。他和清清还没有逛过华国都城呢。

背后,天枢无情霍姝面面相觑,耸了耸肩无语的跟了上去。陛下虽然整天将缠着沐相当正事,但是他们做下属的还是该忠于职守做好自己的正事的。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35.公子归来 下一章:337.太史解惑
热门: 无声告白 绝品邪少 逢青 死亡接力 我要上头条 镜·前传朱颜/上卷 穿越大唐之我会魔法 文骚 与邪祟成婚后,我离不掉了 别烦我,我超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