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公子归来

上一章:234.叛国背主 下一章:236.子玉归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哥……”被顾秀庭这么一调侃,沐清漪忍不住娇嗔道。这副模样若是让西越朝臣们看见了必定大惊失色,素来他们习惯的沐相便是温雅娴静,却又气势不凡。说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也不为过,但是现在却这幅小女儿一般娇俏的模样对着秀庭公子撒娇,怎能不让人倍感惊讶。

“清清。”容九公子满心不悦的上前,将沐清漪从顾秀庭怀中拉了出来。不着痕迹的瞪了秀庭公子一眼:别人的妻子,乱抱什么?!

秀庭公子不以为意,含笑道:“恭喜。”

容瑾轻哼,有些不甘不愿的道:“同喜。”虽然他们远在中原,但是当初毕竟是派了不少侍卫护送顾秀庭和慕容熙,南疆的事情就算不能了解全部也能知道个大概了。这一年多,顾秀庭和慕容熙在南疆各部落之间周旋,竟能以两个外来人的身份在南疆那样民风彪悍而且极其排外的地方立住脚跟,甚至隐隐控制住大半个南疆的势力。这份能耐,若是当初华皇没有一时脑抽对付顾家和慕容熙,如今这天下格局到底如何还未可知。就冲着这份能耐,容九公子也愿意对这两人客气一些。容九公子虽然狂傲,却并非目中无人,妄自尊大,只不过他眼中只有真正的强者。顾秀庭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谁敢说他是弱者?

“表哥……”倒是沐清漪面对慕容熙的是时候有几分困窘。不管怎么说,慕容熙曾经是华国太子,华国的皇子。如今他们却……

慕容熙洒脱的一笑,本想学顾秀庭拍拍她的头顶,但是看到容瑾警告的眼神也只得无奈的放下了手,轻声道:“国家兴亡自有时,清漪何必如此?若是十年前遭遇此事,慕容熙纵是一死也要与华国共存亡,如今……。”有些感叹的摇了摇头,慕容熙不再多说。沐清漪却明白了他的一死。世事无常,若是十年前,别说是慕容熙,只怕是顾家满门也愿为华国抛头颅撒热血,但是如今,却正是顾家的女儿亲自带着人覆灭了他们曾经守护的国家。

“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慕容熙幽幽道,“慕容家的人既然已经忘了这条祖训,华国存不存在,又有何妨?”

“说得好!”魏无忌从外面走来,正好听到慕容熙这句话,不由击掌赞道。

“魏公子?”顾秀庭挑眉,含笑看了看容瑾和沐清漪。原本还一直担心容瑾的脾气与魏无忌闹僵了呢,要知道,魏无忌这样的人能做朋友最好就不要做敌人。秀庭公子却不知道,若不是有沐清漪在,以容瑾那副狗脾气,虽然魏无忌不至于与他为敌,但是只怕也懒得理他了。

“秀庭公子,慕容公子。”魏无忌交游广阔,对这两人虽然没有深交却也不算陌生。

“魏公子这是有正事?我们就先行告辞,回头再叙。”魏无忌这时候进来肯定不是为了闲聊。魏无忌摆摆手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这事儿还要请陛下亲自处理。”魏无忌笑眯眯地望着容瑾,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显然是很高兴看到容瑾麻烦缠身。容瑾只是懒懒的掀了下眼皮,道:“什么事你魏公子处理不了?”

魏无忌耸肩道:“这事儿本公子还真是不好处置。慕容恪还有京城里一部分官员世家闹着不愿归附西越,要去北汉。”

容瑾眼底掠起一道冷芒,“哥舒竣怎么说?”

魏无忌轻哼,“他还能怎么说,自然是欢迎之至。慕容恪到了北汉了不起就是封一个虚衔养着就是了。但是他到底是华国的皇帝,这建安城归了西越,华国末代皇帝却去了北汉。将来若是北汉想要对西越发兵,倒也多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

容瑾思索了片刻,冷笑一声道:“朕以为哥舒竣能有什么花招,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鬼祟伎俩罢了。”

“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是若真是找起麻烦来也很让人头疼。如今华国民心未定,若是再让慕容恪去了华国,哥舒竣再借机挑点什么事,咱们就什么都不用干了,专门来平乱就行了。”虽然大部分百姓都是极为和顺的,但是总有那么一些顽固而且愚忠的人存在的。若是再让外人挑拨一下,他们就别想平静了。

容瑾不悦的皱了皱眉,点头道:“知道了。”

魏无忌挑眉,“现在那些人正在宫门口闹着呢。”若不是如此,本来已经准备出宫的魏公子也不会特意折回来一趟。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去看看吧。大哥…顾府已经重新打理好了,也不用另外准备地方了,和表哥一起都住在顾府吧?”虽然这城里平王府也还在,但是表哥想必也是不想回去的了。

顾秀庭点头道:“也好。”

唯有容九公子暗暗不爽,他让人打理顾府是为了给清清一个惊喜,现在怎么看起来倒像是为顾秀庭准备的了?但是顾府本来就是顾秀庭的家,反倒是容九公子鸠占鹊巢,此时也不能当着清清的面儿反对了。

一行人出了宫门,宫门口果然站着不少人。一眼望去,都是一些京城的世家。当然,这些人都是方才没有出现在宫中御书房里的。

这些人有的是真的忠于华国不肯归降西越的,也有的是自命清高的,更有一些可能怀着某些自己的想法的。但是现在,这些人却都齐齐的站到了宫门口向容瑾请命。

容瑾眼底掠过一丝冷笑,扫了一眼远处远远的围观的百姓。这些人也不过是就是仗着当着这些刚刚归顺的华国百姓的面西越不好大开杀戒罢了。他们若是识趣便也罢了,若是不识趣,他也不介意让他们好好回忆一下他容九公子的铁血手段。

看到他们出来,原本还有些喧闹的宫门口顿时安静了下来。不知是谁突然惊呼道:“平王殿下!”显然是有人认出了慕容熙来了。

慕容熙神色淡然,“慕容熙早已经不是皇子,当不得诸位一声殿下。”

“二弟……”慕容恪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跟前一身布衣却依然气度雍容的慕容熙。慕容熙还未答话,容瑾冷冷的扫了慕容恪一眼,笑道:“慕容恪,你很好。”

慕容恪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脸色有些发白。不敢去看容瑾,慕容恪强迫自己将目光转向慕容熙,强笑道:“二弟,你…你是何时回来的?”

慕容熙淡声道:“方才刚到。”

慕容恪看了一眼站在慕容熙身边的顾秀庭,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倒是慕容熙主动问道:“大哥,这里是在做什么?”慕容恪神色有些尴尬,却怎么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如果他如慕容协一般誓死不降或者哪怕如其他皇子那般被迫沉默接受现在都还有立场来劝说甚至是指责慕容熙。但是现在他却是主动投敌,哪里还有脸面来跟慕容熙将他不想跟着西越,要投靠北汉?

慕容恪觉得尴尬,别的人却不会这么认为。之前一直簇拥着慕容恪说话的众人中站出一位来,朗声道:“平王殿下,西越人侵我华国,你身为华国皇子为何还要跟这些人同流合污?”

慕容熙并不动怒,只是淡淡的看着他问道:“各位…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

慕容熙虽然性格温和,但是到底做了十几年的太子天生的威仪不减。那人忍不住一窒,道:“我等不愿留在西越人治下,愿奉陛下前往北汉。”

“哦?这么说…华国灭亡跟北汉人没有关系?”慕容熙问道。

“这…。”这其实跟谁灭了华国没有关系,只不过是跟着西越不符合他们这些人的利益罢了。慕容熙身为华国皇子怎么会不知道这些道理?因此也就更加对这些人的指责不放在心上了。

看着眼前这群各怀心思的人,容瑾冷哼了一声,突然开口道:“北汉皇,这事儿你怎么看?”众人循声望去,果然看到哥舒竣和哥舒翰带着人一前一后的往宫门口走来。听到容瑾的问话,哥舒竣也不尴尬,朗声笑道:“华皇愿意到北汉休养,朕自然是欢迎之至。只是不知道…西越帝肯不肯放行?”

容瑾冷笑一声,“要走朕难道还要强留不成?人走,东西留下。除了随身衣物不得带走一丝一毫西越的东西!”闻言,众人顿时脸色大变,有人不服的道:“陛下未免强词夺理!我们自己的家产为何不能带走?”

容瑾冷然道:“我西越疆土上的便是我西域的东西。尔等既然不是西越人,就自便吧。若是谁敢带走一丝一毫朕的东西,别怪朕辣手无情!无心,无情。”

“属下在。”身后无心无情上前两步齐声道。

容瑾一挥手,“这些人家,即可查封。所有人扫地出门全部送到北汉大营和使馆。请北汉皇接收吧。”

“是!陛下!”

“这……。”原本还想要大闹一场的众人纷纷傻眼了。不能带走任何东西,若真是什么都没有到了北汉他们要怎么生活?就算北汉皇不会不管他们,但是想要如从前那般锦衣玉食只怕是也不容易。哭丧着脸的众人此时才深深明白了什么叫作死。

“西越帝,你这是……。”哥舒竣笑容有些发苦的摸摸鼻子,容瑾这人实在是不能以正常想法去衡量。原本是容瑾的麻烦和困局,现在转眼之间倒是变成他的了。在场的这些人再加上他们的家眷宗族,少说也有上千人。偏偏华国真正有权有势能利用的人都被华皇杀光了,这些人能有多大的用处?虽然白养千把人对哥舒竣来说也不是什么事儿。但是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气闷。

容瑾斜眼看了哥舒竣一眼,“方才北汉皇还说欢迎之至,这会儿不会是又不欢迎了吧?”有异心的人,朕还不稀罕留下呢,爱滚哪儿去滚哪儿去。这么多个华国大家族千里迢迢跑到北汉去,想必哪些排外的北汉世家会好好收拾他们的,最后能立足下来的又一两个家族就不错了。

本公子处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哥舒竣叹了口气,道:“自然不是。既然陛下如此说,那么华皇……”

容瑾挥挥手,表示随意。对于慕容恪,容瑾还当真是不怎么在意。慕容恪虽然挂着个皇帝的名头,但是在民间要声望没声望,要人气没人气。甚至因为战乱,除了京城以外的大部分地方根本不知道华国换皇帝了。只要华皇还在他手里,他还怕慕容恪蹦出天了不成?最重要的是,慕容恪本身就不是能成大事的人。如果是慕容协的话,容瑾还会稍微考虑一下要不要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被人如此仿佛是不值钱的垃圾一样嫌弃的处理掉,顿时让宫门前一众原本打算大吵大闹的人们觉得自己实在是自作多情了。

容瑾有些懒懒的睨了哥舒竣一眼,道:“现在,想要的人到手了,北汉皇可以告辞了吧?”

哥舒竣觉得自己早就习惯了容瑾的冷嘲热讽,这样不轻不痒的几句逐客令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的。索性当成是没听见,一转身面向顾秀庭和慕容熙,“平王殿下,秀庭公子,初次见面幸会。”

慕容熙淡淡道:“不敢,这世上已无平王,陛下直呼在下名字即可。”

容瑾知道慕容熙和顾秀庭在南疆的事情,哥舒竣自然也不会完全不知道。只不过南疆毕竟距离北汉太过遥远,而且顾秀庭和沐清漪的关系也注定了这两人很难挑拨罢了。因此哥舒竣才并不十分上心,不过既然遇上了,哥舒竣也不介意多少两句。

只一照面,哥舒竣便看出来了慕容熙跟慕容恪慕容协甚至是华皇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也不得不在心中感叹华皇果真是年老昏聩了,竟然将这样一个皇子逼得远遁他乡……

“也罢,朕对慕容公子和秀庭公子也是十分敬仰,两位若是有空不妨到北汉使馆一起喝杯茶。朕,这就先行告辞了。”哥舒竣笑道。

慕容熙淡然一笑,并不答话。哥舒竣也不在意,挥挥手带着哥舒翰以及一干想要闹事的人走了。

只有慕容恪留在最后没有跟着一起走。他虽然也算是个亡国之君,但是现在其实并没有多少人对他有兴趣的。慕容恪总是战战兢兢的防备着容瑾会对他不利。但是偏偏容瑾并没有动静。但也正是这种忐忑不安的等待才更加让人觉得难熬。

看着慕容恪,慕容熙轻声叹了口气。转身对容瑾道:“陛下,在下想跟大哥单独聊聊,不知可否?”

容瑾不以为意,道:“慕容恪已经不归朕管了,慕容公子随意。”

慕容熙微微松了口气,看着慕容恪道:“大哥,请吧。”

慕容恪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跟在慕容熙身后也走了。

转眼间,宫门口的人就散去了七八成。沐清漪回头看看容瑾道:“我要去趟安西郡王府,你和大哥先回去。”容瑾眨了眨眼睛,终于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清清早些回来。”

看着魏无忌和顾秀庭一脸笑谑的模样,沐清漪只觉得一脸黑线,带着天枢快步离去了。

身后,魏无忌笑容可掬的看着眼巴巴望着沐清漪背影的某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含笑对顾秀庭笑道:“秀庭公子,久仰大名。正好有空不如一起喝杯酒聊聊?”

顾秀庭也觉得有些好笑,但是一方面也为容瑾对自家小妹的专注和认真感到高兴。倒是厚道的没有笑话他,“也好,在下也是久仰魏公子大名。”

秀庭公子和魏公子自顾自的结伴而去,宫门口就只剩下容九公子一人和身后的无情无心了。容九公子回过头来,不屑的轻哼一声,负手大摇大摆的往顾府的方向走去。

安西郡王府

往日里就十分安静的安西郡王府如今更是寂静无人。就连庭院中的落叶也无人打扫更显出几分寥落之意。若是不知情的人进来,只怕还以为进了一处鬼宅。

后院里,赵子玉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看书。不过他手中拿着的却并不是什么兵书战策,而是一本从前赵子玉绝对不会去翻看的话本。

但是如果仔细看他的眼神的话就会发现,他根本就没有看进去。只是手里握着翻开的书在发呆而已。不远处,夏修竹宝剑站在屋檐下看着他这副模样也只得低声叹息。

之前赵子玉被慕容恪抓走之后关在了一处隐秘的地牢里。慕容恪虽然没有刑求也没有杀死赵子玉,但是他却打算饿死赵子玉。不过幸好,从赵子玉被抓到皇城被攻破再到夏修竹找到赵子玉也没用多长时间,赵子玉总共也不过是饿了两顿而已并没有受什么苦。

但是赵子玉出来之后知道皇城已破,竟然就打算以身殉国横剑自刎。幸好夏修竹对赵子玉也算是了解,早就防着这一手了当机立断直接打晕了他。等到赵子玉醒来却是彻底安静了下来,既不自杀,也不绝食,夏修竹虽然觉得不对劲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微微叹了口气,夏修竹走过来看着赵子玉沉声道:“你就打算这么下去?”低头看了一眼他手里拿着的话本子,夏修竹忍不住皱了皱眉。

赵子玉淡然,“不这么,还能如何?”都城是早晚要破的,华国也是早晚要亡的。赵子玉并非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也并不是不肯承认现实的人。只是…华国忘了,都城破了,就破在他的手里。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因为华皇的旨意,他放弃了北方的几十万将士赶回来,让北汉大军长驱直直抵京城。但是回来又能改变什么?他又做了些什么?短短不到半个月,华国灭亡。

“这不是你的错。”夏修竹沉声道。

赵子玉淡淡一笑,“师兄你不用担心,我没打算自杀。之前只不过是…一时冲动罢了。”

夏修竹忍不住额头上青筋跳了跳,他只是担心他会不会自杀么?他不得不承认,看到从小到大就一直坚持而且坚定的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的小师弟变成这副模样,夏修竹很不习惯。赵子玉虽然比他小,武功天赋没他高,但是从小到大就一直是一个非常有目标,非常坚定的人。现在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真是太碍眼了!

“京城里哪些守军你不管了么?之前攻城之战根本没打多久,如今守军还剩下几十万人,已经归降西越了。”夏修竹问道。

赵子玉抬头,似笑非笑的看向夏修竹道:“他们既然已经归降了,自然有西越帝和沐丞相操心,哪里还轮得到我管。师兄…之前你骗了我。”

夏修竹沉默。

“你说你潜入京城不是为了西越,但是…事实上你还是为了西越做事吧。魏无忌策反福王,我却一心将目标定在了你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魏无忌的踪迹。”赵子玉淡淡道。看着夏修竹脸上一闪而过的愧疚,赵子玉不由笑道:“师兄不必如此,我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

以夏修竹的身份能力和心性根本不必做这些事情,他之所以参与其中转移他的注意力,有意无意的绊着他不过是不想要他跟西越大军的仇结得太深以免城破之后被容瑾所忌罢了。只是心中多少有些淡淡的失落罢了。

夏修竹叹了口气,在赵子玉面前坐下道:“安西郡王府世代忠于华国,但是华皇的所作所为你也看到了。华国虽败,却非战之罪。至少你和安西郡王府并没有什么愧对华国的。华国虽然亡了,但是你还活着,难道你以后就这么将自己关在这院子里什么都不干?就这么一辈子?你就不想有一日在策马扬鞭纵横沙场?子玉,你跟我不一样。”

他是个武者,只需要追求武道的极致。而赵子玉是一个将军,将军若是不上战场,便只能黯淡无光的等待着慢慢消逝。

“纵横沙场?我还能么?”赵子玉垂眸,黯然道。

望着他年轻的容颜上一闪而过的黯然和悲伤,夏修竹心中一动,突然有些明白赵子玉郁结所在了。

“安西郡王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一个清越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不战而退,可不是安西郡王府的行事作风。”

------题外话------

不是我要囚禁男神不给亲们看,事情总是辣么多啊…秀庭公子也不错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34.叛国背主 下一章:236.子玉归顺
热门: 波西·杰克逊与巨神之咒 突然亡命天涯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野火 第三十二封情书 白濑生存手记 血之罪 逍遥药仙 强制婚姻ABO A变O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