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死不悔改

上一章:231.物是人非 下一章:233.报应不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容九公子虽然惯于躲懒,但是有许多事情却不是他想要躲就能够躲得掉的。就算他再怎么信任魏无忌等人,但是有的事情毕竟还是需要身为一国之君的容瑾出面。例如说,对于华国皇室的安置和对华皇的处置。

幸好沐清漪也并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只会伤感郁结的柔弱闺秀,休息了一晚原本心中那时刻许久重回家中的伤感便已经渐渐淡去。若不然,只怕是天大的事情容九公子也会无期限的搁置一旁了。

比起华国其他的皇室中人都被软禁在各自的府中,华皇的待遇就要差上很多了。魏无忌毫不客气的将他丢尽了皇宫中惯用来关押犯错的宫奴的地方。对于华皇所做的事,即使是某种程度上算得上是心狠手辣的魏公子也有些看不下去,对他自然也没什么客气的了。

容瑾牵着沐清漪的手漫步走下有些阴冷潮湿的监牢,忍不住为里面的幽冷潮湿和怪异的气味皱了皱眉,侧首看着沐清漪道:“清清,还是别进去了。”清清这两天本来就不舒服,若是被这诡异的味道熏坏了怎么办?

沐清漪浅笑道:“来都来了,哪儿那么娇气?”

拉着容瑾往里面走去,不过沐清漪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皇宫大内看似富丽堂皇,但是不能见人的阴暗角落更是数不胜数。而这个原本是关押最下等的犯错的宫奴的地方,自然更加好不到哪儿去了。只不过这会儿宫中的人大都被移出去了,这阴暗森冷的牢房就只能由华皇一个人独享了。由此可见,魏公子对华皇的态度是何等的不喜。

一只都到最里间,才终于看到了坐在一堆有些湿润的稻草上的华皇。依然还穿着昨天那一身繁复华丽的朝服,但是原本明黄的龙袍上此时却满是污秽血渍,让人看了忍不住暗暗皱眉。

一夜之间,华皇显得更加苍老了。原本就花白的须发似乎全白了,脸上的皱褶也更加的多了,一双浑浊的老眼黯然无声。就连原本还算挺拔的身形也仿佛弯了下来。如果不是那身衣服上绣着的龙纹,此时的华皇看上去就像任何一个流落街头无家可归的七旬老者。

听到声音,华皇立刻就抬起了头,以超乎他这个年纪应有的迅捷扑到了牢门边上,高声叫道:“放朕出去!放朕出去!”

容瑾微微蹙眉,拉着沐清漪走到不远处早已经摆放好的椅子里坐下,挑眉看着华皇道:“听说你要见朕?有什么话要说么?”

“放朕出去!容瑾!沐清漪…你这个逆贼,放朕出去……”华皇怒吼道,仿佛此时在他心中除了出去这件事以外其他的都不重要了一般。

沐清漪有些不解的看向容瑾,容瑾撇嘴,他怎么知道魏无忌到底对这老头儿干了些什么?

其实魏公子真的没有对华皇做什么。以魏无忌的骄傲也不屑于去对一个国破家亡的可怜又可悲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做什么。只不过华皇当了几十年皇帝高高在上惯了,即使是没当皇帝之前也是堂堂皇子。他惯于夺取手下臣子的富贵,名声,生命。将他们从高高在上的地方打落尘埃,但是他自己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尘埃低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魏无忌将整个牢房里的人都一出去,挪到的地牢里只有华皇一个人,阴冷幽暗不说,一道晚上关上门灭了灯就只有华皇一个人。就算大声呼叫,能够回应的也只有一声声诡异的回音。这样的地方,对于华皇这种一辈子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做了多少亏心事的人来说,实在是可怕至极了。

一整晚,华皇仿佛眼睁睁的看着当初被他杀死的那些人一个个都回来找他报仇了。无论他怎么呼叫都没有用,即使是此刻,他也觉得那些冤魂正隐藏在牢房的某个隐秘的角落里对他虎视眈眈。这让他怎么能不怕?

容瑾懒懒的弹指,只听嗖的一声华皇身边的牢房栏杆上就出现了一个小孔。原本还不停地呼叫的华皇顿时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嗓子一般的没有了声息,只是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望着容瑾。

容瑾神色淡漠的看着西越帝,淡淡道:“好好想想,你要说什么。明白?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再往后,无论你想要说什么,朕都不会有兴趣再听了。”

华皇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隐藏不住的惊恐之色,但是他却并没有立刻求饶。咬牙道:“朕是华皇,你不能这样对朕!”

容瑾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毫无诚意的干笑了一身,淡淡道:“你是太上皇,华皇正在福王府里呆着呢。”虽然看慕容恪同样不顺眼,但是,慕容恪至少比眼前这老头看起来要不那么膈应人一点。

华皇也不是傻子,过了最初的惊惶理智渐渐地回笼了。慢慢的退回了之前的稻草堆坐下,华皇看着容瑾道:“你想要朕说什么?就算你攻下了皇城又如何?你什么也得不到!”

说到这个,华皇忍不住又有些得意起来了。他事先早就做好了准备,华国就算灭亡了华国的一切也都是他的,无论是西越还是北汉,休想从他手中抢走任何东西!

容瑾轻哼一声,他当然知道华皇指的是什么。昨天西越大军京城以后就发现了,华国的国库,皇宫的私库,甚至是京城里的各大钱庄里一分钱都没有。华皇事先派人查抄了京城里所有的权贵和富商之家,原本西越和北汉留在京城能用的人就不多,都忙着张罗虎符和攻城的事情了,竟然谁都没有注意到华皇将这些东西弄到哪儿去了。唯一知道的人…估计就是皇宫大殿里那一堆死尸了。

都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这话无论放在那儿都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比如说现在,整个华国京城剩下的粮食最多还可支撑所有的军民用度两个月左右。但是搜遍了华国所有的国库找不到一分钱,那就代表着整个华国皇城的百姓还有投降的西越大军都要靠西越来养活。还有,国库没了,西越吞并了华国这么大的一片土地,治理起来同样需要钱。办法只有两个,第一,收税,第二从西越国库拿钱养着。

第一个办法肯定不行,刚刚经历了战乱,再一年收两次税,只怕原本华国依旧归顺的百姓又要起来早饭了。第二个也不怎么美妙。西越是有钱,国库也还算充盈,但是这两年容瑾正打算练兵,这一次出兵花费也不少,一个国库养两个国家,容九公子觉得略有些坑爹。

看到容瑾阴沉的脸色,华皇更加得意起来了。

容瑾冷笑一身道:“本公子不相信,那些东西都能够长翅膀飞了。只要还在着皇城中,本公子就是掘地三尺也能将他挖出来。”西越帝不以为意,只是嘲讽的看着容瑾,仿佛笃定了他是做白工。

看着容瑾危险的眯起了眼睛,沐清漪浅浅一笑抬手握住了他的手,示意他少安毋躁。

容瑾愣了一下,看到沐清漪如水一般澄澈的眼眸顿时觉得心中平静了下来。对着沐清漪淡淡一笑,表示自己没事。沐清漪微笑道:“陛下,这里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容瑾皱眉,他一点儿也不想要清清跟这个老头子打交道。

沐清漪挑眉,“陛下不相信我?”

“怎么会?!”容瑾连忙矢口否认,“这世上本公子最相信的就是清清了,我是怕清清累着。”沐清漪满意的微笑道:“那就好,你的事情也多得很,先去处理吧,别让无忌老是到处找你。”

不过短短一天,魏公子就开始后悔起自己执意想要认兄弟的决定了。若是认个普通的兄弟也就罢了,他偏要认个皇帝当兄弟。若是一个普通的皇帝也就罢了,偏偏他命苦义母生下来的皇帝居然是容瑾。容九公子很大度,绝对没有一般帝王的随便猜疑。所以…所有不想干的事情他都可以推给兄弟。容九公子很聪明,所以他总是有那么多天马行空的主意。但是…他只负责想,卖力去干的都是别人。

平生没有接触过朝政,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悠游自在的商人的魏公子无忌平生第一次接触朝政,被托付的就是…一整座皇城!

本公子真是…倍感、荣、幸!魏公子对着书房里堆积如山的折子咬牙切齿,眼眶上带着重重的青影,即便如他这般的高深内力也不能消除。

虽然不想离开清清,但是无奈清清发话了容九公子也只得恋恋不舍的起身离去了。临走前还不忘狠狠地警告的瞪了一眼牢房里的华皇。沐清漪无奈的一笑,别说华皇被关在牢房里根本动弹不得,身边更不可能有什么暗器。就算华皇真的还在外面,如今那副模样能不能够威胁到她还真是难说。

好不容易劝着容瑾出去了,沐清漪还没来得及转身,却见天枢和太史衡又走进来了。沐清漪忍不住抚额,“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太史公子含笑不语,只是笑吟吟的望着牢房里的一身狼狈的华皇。一代末代帝王最后的人生啊,太史公子表示身为一个从武林史家到朝廷史家过度的人,他怎么可以不参与呢?

“陛下命属下保护沐相的安危。”天枢依然是一贯的沉默寡言。

沐清漪无奈的挥挥手,随他们去了。

重新坐回椅子里,沐清漪并没有急着问话。反倒是坐在一边垂眸沉思起来了,华皇的心态她并非不了解,只是这种偏执的人实在是很难说服。幸好,华皇还不是全无弱点的,至少他是怕死的。如果华皇什么都不怕的话,昨天就直接自杀了。若真是如此,虽然还不至于打击到西越,但是觉得是能够恶心容瑾一把的。要知道,华国纵然不如西越富庶,但是绝对比北汉要富裕的多。只要收缴了华国的国库和皇宫里华国历代皇帝存留下来的财富,别说是养活京城的百姓了,这一次西越出兵的花费甚至是未来几年的军费都不用愁了。但是偏偏…他们宫里宫外连一个铜板都没有找到。

沐清漪虽然确定哪些钱必定是还在京城的某处,但是…他们总不能真的吧整个京城给拆了吧?

看到沐清漪神色淡定的坐着,华皇也不着急,冷冷的一笑也坐在一边望着沐清漪一眼不发。

沐清漪和华皇沉得住气,旁边的太史衡却有些沉不住气。轻咳了一声引起沐清漪的主意,方才问道:“既然沐相还不想说话,在下可不可以先问问题?”

沐清漪不以为意,淡笑道:“随意,只是,华皇答不答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太史衡挥挥手,其实他也不怎么在意华皇到底答不答,只是有些问题憋在心里不吐不快而已。

走到牢门边上,太史衡思索了片刻方才问道:“陛下,你当初…为什么要杀顾牧言?真的是因为他叛国么?”所有人都知道顾牧言叛国是被慕容煜陷害的,但是…是什么让华皇考虑都不考虑就直接抄了对华国最重要的一代名相的家呢?一般情况下,这种事关重大的案子也该三司会审,证据确凿再说吧?何况,顾牧言对华国鞠躬尽瘁了一辈子,就算真的有错也应该开恩赦其家人才是。

华皇端坐在一边,闭目养神,对于太史衡的问题充耳不闻。

太史衡有些苦恼的摸了摸下巴,问道:“陛下,你是因为平王声望抬高才想要杀顾牧言的,还是因为顾牧言功高震主才想要废平王的?”

华皇继续沉默,对此,太史衡也只得叹气了,最后问道:“坊间传言,华国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是顾家大小姐阴魂不散,是华国皇室的报应。这事儿,陛下你怎么看?”

“胡说!”原本一直对他不理不睬的华皇仿佛被踩到了痛脚一般怒瞪着太史衡道:“胡言乱语!什么阴魂?什么报应!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这些乱臣贼子!”

太史衡飞快的往一边闪去,避开了朝他冲过来的华皇。摸摸鼻子笑道:“在下不是华国人。我们这儿都…恩,除了沐相都不是。当然,沐相也不是。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

沐清漪淡淡笑道:“我会将你的话转告给容瑾的。”

太史衡一张俊脸顿时垮了下来,“沐相,我不是这个意思……”

沐清漪微笑,“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不保证容瑾也能明白……”

太史公子垂头丧气的到一边默默反省去了。华皇抓着牢房的栏杆怒瞪着坐在一边悠然自在的沐清漪,沐清漪神色从容淡定,“陛下,如果你冷静下来了的话,咱们可以谈一谈?”

华皇怔了怔,好一会儿才终于垂下了眼眸,没有再说什么。沐清漪只当他是同意了,微笑道:“陛下说想要见容瑾和我,想要说什么?”

华皇抬头望着沐清漪道:“朕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帮着容瑾对付朕?”

沐清漪眼眸微闪,笑容更多了几分清冷,“带我不薄?陛下说的是…害死我母亲的不薄,害死灭了我姨母一家的不薄?”华皇脸色一变,有些颓然的道:“你母亲…长宁、朕不是故意的。不…长宁不是朕害死的!是沐长明,还有沐飞鸾!”到了此时,华皇关注的重点依然是秦国夫人的死而不是顾家满门。在他的眼中,从未觉得杀了顾家满门是什么错事。

沐清漪清清点头道:“不错,我母亲是被沐飞鸾和沐长明害死的。所以,他们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早些去死呢?”

站在一边的太史衡望着眼前坐在椅子里幽雅美丽的仿佛一朵宁静的雪莲的女子,心中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虽然她的声音依然如故的温柔而宁静,但是却清楚的让人听出了其中的幽怨和厌恶。太史衡心中微微一凛,一种诡异的熟悉感从他心头划过。

华皇愣了好一会,方才望着沐清漪道:“你果然是为了你母亲…明泽,朕知道错了,朕知道对不起长宁。但是,朕是当真将你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的啊。只要你放了朕,你想要什么,朕都会给你的。”

沐清漪冷笑一声,淡淡道:“你有什么能够给我的?”

华皇急促的道:“华国的财富你不想要么?华国整个国库还有华国皇室几百年来所有的财富,朕都可以给你。到那时候,魏无忌算什么,全天下再也不会有人比你更有钱了。”

沐清漪忍不住嗤笑一声,“我要那么多钱来干什么?啃了吃么?更何况…你若是真的将所有的财宝都给我,你舍得么?到时候就算我放你了出去又能如何?流落街头,被人追杀?还是说…陛下手中还有什么筹码准备东山再起?”

沐清漪打量了华皇良久,摇头道:“不像啊,若是陛下真的还有什么筹码应该早就走了吧?又怎么会留在京城里死守不出?因为你唯一还剩下的东西…都在着皇城之中了吧?”

被揭穿了心思,华皇脸上并没有什么尴尬之色,沉声道:“朕分你一半,朕绝不会骗你的!”

沐清漪淡淡道:“我是西越丞相,更是西越帝的妻子。只要我想要,有什么是得不到的?”

华皇嘿嘿怪笑了两声,道:“明泽,你当真相信容瑾对你一心一意的么?你当真觉得他会一辈子对你好?”沐清漪挑眉,平静的看着她。华皇摇头道:“明泽,你虽然聪明的让朕都忍不住嫉妒,但是…你到底还是个女子,还是太年轻了。你不了解帝王,你不明白…帝王之道是绝对不会跟人并肩而行的。帝王之道,本就是独道。容瑾现在喜欢你,容忍你,是因为他还需要你。需要你压着哪些西越的权贵,需要你的身份来帮他统治华国的百姓。但是等到一切都稳定下来,等到他不需要你了,你以为他还会对你这么好么?自古以来哪有女子做丞相的?到时候他只需要一道旨意就能收了你所有的权利一个人大权独揽。嘿嘿…果然不愧是深藏不漏的西越帝,如此手段心计,朕也佩服的很。难怪…难怪最后他能够登上皇位了。”

沐清漪并不动怒,只是垂眸淡淡道:“陛下说的…是你自己么?”

华皇脸色微变,定定的望着沐清漪。沐清漪悠然道:“陛下当年为了拉拢顾家娶了顾家的女儿为后,等到皇位稳固了,又开始嫌顾家碍事,等到表哥大了又觉得表哥声誉太好,威胁你的皇位。所以,你纵容朱妃害死了皇后,诛杀顾家满门,废了太子不是么?因为陛下是这样做的,所以陛下觉得容瑾也一定会这样,不是么?”

“你胡说!”华皇厉声道,“你懂什么?!是顾牧言的错!是慕容熙那个逆子的错!是他们对不起朕!朕是一国之君,朕要他们死他们就该死!有什么不对的?”

沐清漪淡然道:“是啊,所以,顾牧言死了,慕容熙走了,现在…华国也亡了。”

华国…亡了…

几个字仿佛一柄巨大的锤子狠狠地击在了华皇的心上,华皇只觉得心口一阵猛烈的抽痛。其实从昨天开始华皇一直都有些浑浑噩噩,直到现在方才被沐清漪的话刺激的清醒了过来。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的清醒的认识到——华国,亡了。

“不……”

看着华皇满是皱纹的惨白脸色,沐清漪清澈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愉悦的笑意,“陛下的想法很不错。传位慕容恪,将华国亡国之君的帽子送给福王戴。不过很可惜,本相会知会史官一声,将这一段抹掉,还福王一个清白的。毕竟…华国会灭亡,真的跟福王没有什么关系。同样的,史书也会记载,华国之亡,始于靖安帝,最后自然也亡于靖安帝。陛下…你看你的能耐也不小啊,将一个原本并未衰落的国家只用了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玩掉了。”

“不是这样的!”一时间,华皇目呲欲裂。最让他难以忍受的便是将来史书上记载自己是个亡国之君的事实。所以他才会匆匆的传位给慕容恪。但是沐清漪若是那么做,就等于将他的所有安排都毁于一旦。只要想到后世的史书会如何记载他,世人会如何嘲笑他,华皇就忍不住觉得浑身发冷。

“不许你这么做!不许!”华皇怒吼道,“朕不是亡国之君,朕是一代明君!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错,都是你们!乱臣贼子,逆子!你们都该死!朕有什么错?!”

看着牢房里的华皇仿佛一只被扯到了毛的老虎一般暴跳如雷,房间里的三个人对视了一眼,一时无言。

------题外话------

华皇这种人很奇怪,但是其实这种人并不少。总是认为所有的错都是别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至于传位嫁祸神马地…其实是借鉴了某个历史人物哈。当然历史中的某人或许未必是那么想的,但是我是这么认为的。(*^__^*)嘻嘻……今天刚刚把嫡妃下册的稿子交上去,要准备修谋臣和嫡妃繁体版的稿子了,最近有点忙,亲们见谅。爱你们的轻轻(づ ̄3 ̄)づ╭?~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31.物是人非 下一章:233.报应不爽
热门: 冒牌狂少 告别天使 有名 魔运苍茫 穿成万人迷的炮灰竹马 仙灵图谱 我的极品姐妹花 剑噬天下 盖世帝尊 破产后我的七位死对头要和我联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