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物是人非

上一章:230.血染金殿,父子君臣 下一章:232.死不悔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慕容恪的声音听来有些凄厉,听上去仿佛义正言辞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不过是他想要让自己感到心安罢了。就算是说破了天,身为一国皇子甚至还是一国之君,为了一己之私而叛国都是让人看不起的。

“逆子!”华皇怒骂道。

容瑾握着沐清漪的手站在一边,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挥手道:“先将他们带下去。”

侍卫领命,押着还在不停的怒骂的华皇和仿佛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无精打采的慕容恪下去了。哥舒竣似笑非笑的看着容瑾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挑眉道:“你就不怕他自尽了。”

容瑾不屑的轻哼一声道:“想死早就死了。”别看华皇斥责慕容恪的时候勇气十足,但是真让他自己殉国他未必下了的这个狠心。有的人,对别人狠辣无比,但是自己遇上了事情却依然是一个脓包。而华皇显然正是这种人。因为城破在即,杀光所有朝中重臣,这么凶残的事情,就算是容瑾和哥舒竣也未必做得出来。

魏无忌把玩着折扇道:“你是不是还忘了一件事。赵子玉的下落。”

容瑾淡淡道:“夏兄不是去找了么。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太上皇和皇帝都被擒了,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不过下午时分,整个京城就已经完全掌控在了西越大军手中。哥舒竣倒也不愧为一代君王拿得起放得下,既然答应了容瑾放弃皇城,当天便命令大军退了出去,在城外驻扎。虽然重头到尾攻下华国京城也没有大多少硬仗,但是仅仅攻入城中之后西越大军损失也有将近五万人。比起从边城一路打过了损失的兵马也少不了多少了。

整个京城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但是原本的杀伐拼斗的声音总算是停了下来。百姓们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却也都瞧瞧打开窗户往外面偷觑外面的情形。

宫中正殿已经被华皇弄得一塌糊涂自然不能住了,容瑾也没有打算攻入城中第一天就直接住到皇宫里去。皇宫里也并非只有正殿被鲜血染红,后宫里同样也未能幸免,华皇命人将公众的嫔妃和年纪尚小的皇子公主全数杀死,西越皇室中逃过一劫的也不过只有几个早就残疾了的皇子和出嫁的公主罢了。

从宫中出来,容瑾略一沉吟,便将在暂时落脚的地方定在了早已空置多年的顾府。顾家自从被满门抄斩之后,整个府邸就空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华皇刻意忘记了还是怎么的,这座府邸一直也没有处置,朝中的大臣自然也不敢提起这事,于是便一直这么空着。如今,容瑾已经是这座皇城实质上的主人,他要住的地方自然没有人敢不尽心。一座空置了数年的宅邸不过才半天时间居然就已经收拾的颇为可观。

牵着沐清漪的手踏入顾府,低头看着跟前的人儿有些脸上有些茫然的模样,容瑾不由得低声轻笑道:“清清,不喜欢么?”

沐清漪有些恍惚的望着眼前熟悉的庭院景致,只觉得眼眸一阵酸涩,泪意控制不住的往外涌。

“清清,你怎么了?”看着她眼角滑落的泪珠,原本想要给她一个惊喜的容九公子有些慌乱的伸手想要抹去她眼角的泪痕,“清清,你不喜欢么?那咱们不住这里了。咱们走吧。”说着,搂着沐清漪就要转身往外走。

“没有。”沐清漪连忙拉住他,破涕一笑道:“不是…我只是、有些意外罢了。”这么多年了,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回到这里。就是当初在华国京城的时候她也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因为她怕,如果看到这空荡荡的府邸,心中的恨意会不会淹没了她的理智做出什么无法控制的事情来。只是现在,真的回到这里的时候沐清漪却发现心中一片平静,只是更多了几分淡淡的哀伤和物是人非的怅然。

容瑾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番,确定她确实是没有不喜欢这才放下心来道:“我也觉得清清应该会喜欢这里才对。”

沐清漪郑重的点头道:“我很喜欢,谢谢你。这里…一景一物都跟从前一样。”只是物是人非罢了。

顾府里,因为一直没有人住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此时府中也没有什么下人,只是随意调了一些侍卫来守护府邸的安全,和做一些杂事。刚刚收服了华国皇城,容瑾并不信任这里的人,自然也不会让他们到沐清漪跟前侍候。便依旧如在军中一般,只有霍姝在身边侍候。

沐清漪独自坐在从前的闺阁里,原本有些累得想要休息一会儿,但是等到容瑾离开之后却又发现自己睡不着了,只得又坐了起来。原本雅致的闺房被人提前重新布置了一遍,却更像是西越皇宫的模样了。沐清漪坐在窗边的梳妆镜前,望着光可鉴人的铜镜里美丽优雅的女子木有的淡淡一笑。

“小姐。”霍姝端着一碗安神茶进来,看到坐在铜镜前的沐清漪不由笑道:“小姐果然还没睡,正好,趁热喝了吧。”

沐清漪挑眉,有些好奇的看着她手里的东西,“这是什么?”

霍姝笑道:“这是安神茶,陛下命大夫专门为小姐准备的。小姐今天受了惊吓,喝了安神茶好好睡一觉就好了。”闻言,沐清漪有些无奈的一笑。不过今天在皇宫里看到的那一幕确实是让她心中有些不舒服。也不拒绝容瑾和霍姝的好意,沐清漪接过茶杯慢慢的将热腾腾的安神茶喝了下去。

霍姝站在一边,一边打量着房间里的陈设,一边不解的道:“小姐,你为何会选这里住下?住在前面的主院岂不是更方便一些?”而且主院也更大一些。这座下楼虽然幽雅别致,楼外的景色也十分美丽但是到底深处内院,不如主院看上去恢弘大气。

沐清漪浅笑道:“我喜欢这里。有什么事情再到主院去处置便是了。”

霍姝点点头,小姐是华国人,肯定很喜欢这种华国女子喜欢的小楼,“听说这里原本是顾家大小姐的闺房呢。”

沐清漪目光淡淡的望着房外的景致,点头道:“是啊。”

霍姝叹了口气,道:“看秀庭公子那般俊雅便知道当年的顾小姐必定也是以为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小姐,是不是?”沐清漪淡淡一笑,莞尔一笑道:“是吧……”

或许真的是安神茶起了效果,听着霍姝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这话,原本还没有半点睡意的沐清漪终于还是慢慢的多了几分困倦,终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之中。原本一直说这话的霍姝察觉到她渐渐睡去,声音也跟着低了下去。缓步上前轻轻拉过被子小心翼翼的覆盖在沐清漪身上掖好了被角,霍姝才小心的推了出去。

外间的花厅里,容瑾正坐在厅中看书。看到霍姝退出来方才抬起头来问道:“清清睡了?”霍姝点了点头,有些不解的道:“陛下为何……”霍姝有些不解,陛下为何非要她进去陪着小姐自己却在外面等着小姐睡着,难不成陛下和小姐吵架了?要知道,往日里即使是她们这样在身边侍候的人,陛下也唯恐她们待在小姐身边时间长了碍事。

容瑾有些无奈的一笑道:“若是我在里面,清清不想让我担心只怕反而还要强撑着。你下去吧。”

“是,陛下。”霍姝恭敬的一福,悄悄退了出去。

等到霍姝出去,容瑾方才起身走入里间。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女子沉睡中也不由得浅浅蹙起的秀眉。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无奈,轻轻坐在床边,容瑾抬手轻抚着她微蹙的眉头,柔声道:“清清…云歌,从前的那些事情依然困扰着你么?真可惜…我没能早几年遇到你,就不会让你经历那么多的痛苦了。这次…带着你会来顾府,是我做错了么?”

“容瑾……”沐清漪的声音静静地响起。

容瑾抬头望去,方才发现原来她并没有醒,只是在梦中不知梦到了什么轻声呓语罢了。俊美的容颜上闪过一丝笑意,容瑾俯身轻轻在她眉心落下一吻,“别怕,我在呢。睡吧……”

顾府大厅里,哥舒竣哥舒翰等人正坐在大厅里喝茶。宽大明亮的大厅里因为主人不在而显得有些太过安静。

哥舒竣挑眉笑道:“西越帝可真会挑地方。这顾家的府邸就是整个京城里也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别致。”顾府并不算大也算不得多么华丽。多年空置着即使整理出来了也未免还有几分寥落之意。但是却依然难掩一股书香世家的儒雅和清净。行走在其中,就让人觉得仿佛整个人都心旷神怡一般。

只是对于容瑾放着恢宏的皇宫不住,却跑到这么一座已经废弃多年的旧宅落脚,哥舒竣还是很有些不解的。别说是哥舒竣,就是魏无忌等容瑾身边的心腹也未必能够明白容瑾的用意。也只得当成是陛下随心所欲惯了,看顾府顺眼罢了。

魏无忌坐在对面,淡淡笑道:“顾家毕竟是百年大族,自然有其与众不同之处。”魏无忌默默地想起来,顾家和沐清漪关系还匪浅呢。如今顾家唯一的后人顾秀庭可不正是沐清漪的亲表哥么?难不成容瑾是为了清漪才住到这里的?若是如此,也该住在肃诚侯府才对…想起肃诚侯府和沐清漪的关系,魏公子觉得自己有些悟了。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容九公子沉着脸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坐在大厅里的众人皱眉道。

哥舒竣挑了挑眉,笑吟吟的看向魏无忌。魏无忌淡淡一笑道:”皇帝陛下你倒是将事情随手一丢无事一身轻。你别忘了咱们今儿才刚刚拿下皇城,事情还多着呢,你跑得不见踪影,别人有事情都不知道往哪儿报。“

容瑾翻了个白眼,”能有什么事情?军中的事情不是交给南宫绝了么?“

”还有城里的事情!“魏无忌没好气的道。难道容瑾以为打下了皇城就没事了,哪些投降的兵马不需要安置,皇城的秩序不需要维持,还有华国皇室的那些遗孤不需要安置么?”

容瑾眼珠子一转,道:“这些事情,都交给你处置。”

魏公子忍不住冷笑,“容瑾,本公子不是你爹!”什么香的臭的都丢给他,他以为他魏无忌是那么容易驱使的么?

容瑾懒懒的道:“你不是说…你是我大哥么?大哥,这些事情都交给你了。”

“……”魏公子半晌无语,“容瑾,你还要不要脸了?”

容九公子翻了个白眼给他,脸面算什么?累死自己又不会有人替他折寿。话是这么说,不过暗地里容九公子还有忍不住有些微微的困窘和尴尬。到底沐清漪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这些日子魏无忌对他也确实算得上是尽心尽力了。不管是为什么,认个便宜大哥也不算吃亏。容九公子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道。

魏公子瞪着容瑾看了半天,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算是默认了容九推给自己的事情。

哥舒竣在一边看着,摸着下巴笑道:“西越帝对魏公子当真是信任有加,朕万分佩服。”

容瑾懒懒的抬眼看了他一眼道:“难道你不相信哥舒翰?”

哥舒竣一怔,笑道:“朕自然是完全相信十一弟的。”

魏公子顿时感动莫名。原来在容瑾心中他这个义兄的地位已经跟哥舒翰在哥舒竣心中一样重要了么。原来容瑾一直都有拿他当亲哥哥啊,只是容瑾脾气不好,不好意思承认罢了。可惜,事实的真相总是格外的残忍,容九公子心中也绝不会有那所谓的亲如兄弟之类的“鱼唇”的想法。所谓的兄弟,对他来说不过是个方便使唤的奴役的倒霉蛋的代名词罢了。有人喜欢当属下,有人喜欢当兄弟,嘛…本公子是很善解人意的。

“这个时候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容瑾问道。

哥舒竣好脾气的道:“朕没什么事,不过是跟着魏公子来看看西越帝的新居所罢了。”反正已经在容瑾手中吃了大亏了,哥舒竣也难得再多做计较。让自己过得愉快些总比气得吐血药好得多。

容瑾看向魏无忌,魏无忌正色道:“华国皇室和还剩下的人已经全部软禁起来了。另外…慕容协自杀了。”

“呢?”容瑾挑眉,有些意外的看着魏无忌。

魏无忌同样也有些意外,叹了口气道:“派人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慕容协在书房里用剑自刎了。只留下了王妃和两个世子,其他的皇子公主都还待在自己的府中。”倒是没有想到,华国覆灭,唯一一个以身殉国的皇室子孙竟然是慕容协。慕容协并不是多么热血冲动的人,也不是华皇和慕容恪那样位置敏感的人,甚至他之前跟西越的关系还算是不错。如果他想要活着的话,至少可以过得比其他的华国皇室中人要好一些,但是偏偏是他自尽了。

容瑾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赵子玉呢?”比起慕容协,容瑾还是更关系赵子玉一些。

魏无忌有些无奈的道:“被夏修竹带回府里去了。”

“听起来很波折。”容瑾淡淡道。

魏无忌耸耸肩,道:“差点让他也举剑自刎了,幸好夏修竹出手及时,把他给打晕了。”

容瑾轻哼一声,倒是没有生气,“华国总算还有几个有骨气的人。”魏无忌看了看容瑾,沉吟了一下道:“攻破了华国,按理说应该举行庆功宴嘉奖全军将士,你有什么打算?”

容瑾微微皱眉道:“这个,过两天再说。现在还是先处理…北汉皇的问题吧。”

哥舒竣一怔,有些不解的看向容瑾道:“朕有什么问题需要西越帝操心的?”

容瑾冷笑,“没有的话,你怎么还不走?准备在朕的地盘做客不成?”

哥舒竣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好吧,原本…朕以为西越帝最近肯定忙的很,过几天再谈也无妨,竟然西越帝也着急,那就现在说说吧。毕竟…朕的时间也很宝贵。”他已经快半年没有回国了,在不回去说不定北汉的臣民都不认识他这儿皇帝了。

哥舒竣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弟弟,对着容瑾挑眉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虽然朕之前与陛下的协议一笔勾销。但是…靠近京城那几个城池,陛下真的不想要了么?”

容瑾扬眉道:“你想要什么?”

“爽快!”哥舒竣愉快的笑道:“北方靠近皇城的五座城都给你,真要换靠近西越和华国边境的五座城。同样是五换五,谁都不知亏。陛下看如何?”

容瑾垂眸,并不答话。哥舒竣也不着急,这种事情也是急不来的。但是他有信心容瑾绝对会答应的。毕竟,如果华国都城距离北汉大军只有不到一百里的距离的话,谁都不会放心的。

良久,容瑾方才慢慢的抬起头来,摇头道:“朕拒绝。”

“拒绝?”哥舒竣微微眯眼,“陛下可考虑清楚了。”

容瑾毫不犹豫的点头,“西越不需要两座都城。就算需要…另一座都城也绝不会再现在这个位置。所以…北汉皇的条件,对于朕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哥舒竣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北汉这次占据了华国北方大部分的地区,虽然面具不小但是中间却又很长一块被西越的地方搁在中间,只有很细长的一段地方相连。等于是将如今的北汉领土分割成了两块。无论是想要往这里调兵还是做别的什么事情都格外的不方便。所以哥舒竣才想要一北方五座城池,换西越的五座城池,这一次他可真没有占西越便宜,绝对是公道的交易。只可惜,他没有想到的是,容瑾竟然完全看不上华国皇城。

对于哥舒竣的僵硬神色,容瑾完全的不以为然。如今多了华国大半面积的西越可算得上是幅员辽阔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未来必然是要迁都的。毕竟,现在的西越皇城对于整个西越的疆土来说实在是太过偏僻了一些。但是那不代表他就会打算迁到华国的都城来。一个极西,一个极东,都不是什么好地方。华国地处沿海,一马平川,更没有什么太大的军事意义容瑾舍弃起来自然也是毫不可惜。

注视了容瑾良久,哥舒竣终于败下阵来,直到这事儿只怕是谈不成了。如果抛开华国皇城不谈,他是容瑾的话也绝对不会交换的。值得叹了口气道:“也罢,此事是朕唐突了,暂且不提就是。”

容瑾轻哼一声,看着哥舒竣以眼神示意他,“还有什么事情快说”。

哥舒竣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道:“现在没什么事情要说了。大军休整几日朕就要准备返回北汉了。”总之,这一次出征北汉虽然收获颇丰,但是比起西越来哥舒竣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高兴的。不过也无妨,来自方长。哥舒竣整了整心情,站起身来起身告辞。从此以后三国鼎立的局面就彻底结束了,以后这个天下的战场就是他和容瑾之间的了。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目送哥舒竣兄弟俩离去,魏无忌淡淡道:“哥舒竣此人,不可小觑。”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平复心情,重拾斗志,就这份心智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难怪当初哥舒竣能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还能夺得皇位。虽然有哥舒翰的帮忙,但是哥舒竣本人的能耐也不可小觑。

容瑾微微点头,道:“无妨,最近两年打不起来了。”

这一次灭了华国两家瓜分,但是却并不表示就此高枕无忧了。如果不想要将来打仗打到一半后院起火的话,现在最好就多花些力气来整治。另一方面,北汉和西越虽然没有直接交手,但是却也从侧面了解了对方的实力。如今西越气势还是略逊于北汉,但是这点微末的优势还不足以让北汉直接对西越开战,毕竟战场上瞬息万变,最后到底谁胜谁负谁也说不准。若是最后弄得两百沮丧,北方的蛮族可还一直对着关内的大片富饶土地虎视眈眈呢。

魏无忌无所谓,“你心里有数就好。”

容瑾挥挥手,有些不满的道:“这些日子累死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置了,别来烦本公子!本公子要休息!”

看着大摇大摆而去的某人,魏公子气结。

难道只有你一个人辛苦么?混蛋!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30.血染金殿,父子君臣 下一章:232.死不悔改
热门: 在星辰中浪 猫系影帝饲养手册 天龙八部 那个你深爱着的人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二卷 饿鬼迷雾 西游日记 我来锁死原文攻受 合笼蛊 酒撞仙 迷雾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