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血染金殿,父子君臣

上一章:229.黄雀在后,城门开 下一章:231.物是人非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果然如容瑾预料的一半,即使失去的兵符华皇也并没有完全失去对皇城的掌控。西越大军才刚刚冲入城中,华皇的旨意便再一次下达。这一次是由治王慕容协亲自带着皇帝的金牌令箭传令,于是刚刚打开了城门的华国大军和刚刚冲入城中的西越大军再一次厮杀起来了。但是,西越大军竟然已经进了城了,早已经困兽城中多日,心中也满是绝望的华国守军又如何抵挡的住?更不用说,还有从北门同时杀进来的北汉大军也在其中。

皇城中一片杀声震天,西越大军和华国守军,华国守军与北汉大军,死死的纠缠在一起,整个皇城里血腥弥漫。

城西的城楼附近一座高楼上,容瑾和沐清漪并肩站在楼上望着远处的厮杀,沐清漪轻声叹了口气。容瑾抬手遮住了她的眼,轻声道:“清清别看了,坐下休息一会儿。很快就会结束的。”

沐清漪淡淡一笑,笑容里多了几分无奈和苦涩,淡笑道:“我只是没想到,这座皇城…这么快就真的覆灭了。”

“清漪觉得太快了么?我看好多西越将士都都等不及了呢。”魏无忌的声音带着懒洋洋的笑意容楼下传来。片刻后人就出现在了楼梯口。即使是从战场上走来,魏公子依然风度翩翩气度雍容,身上连半点血腥也不见。跟在他身后的一脸冷峻的云月封和一脸菜色的太史衡。太史公子虽然是江湖中人,见过的腥风血雨也不在少数,但是这些却都不能够跟真正的战场相比。

沐清漪挑眉笑道:“修竹怎么不在?”

魏无忌耸肩,笑道:“找他师弟去了吧。”

魏无忌懒洋洋的在容瑾对面坐下来,含笑道:“如何?这一次本公子办的事陛下可还满意?”

容瑾淡淡道:“尚可。”

魏公子忍不住额头的青筋跳了跳,轻哼一声,“本公子不跟你计较。清漪,你觉得怎么样?”沐清漪含笑道:“魏公子办事,难道我们还能不放心不成?若是如此,容瑾怎么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你?”

魏无忌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投给容瑾一个挑衅的眼神。容瑾轻哼,侧首不语。

“陛下,沐相。”云月封上前,恭敬的一拜。

沐清漪满意的一笑道:“无忌说这次的事情都是你出谋划策,非常好,辛苦你了。”

云月封神色动容,恭敬的道:“下官不敢,都是下官分内之事。”

太史衡刚刚在战场上受了刺激,难得的什么都不想说,一脸菜色的趴在桌边喝茶。

“赵子玉怎么回事?”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云月封平静的将这几日京城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沐清漪微微蹙眉道:“慕容恪…该不会对赵子玉不利吧?”

太史衡有气无力的道:“你放心便是,慕容恪还想留着赵子玉以防万一作为筹码和咱们谈条件呢,不会杀他的。”

沐清漪叹了口气道:“慕容恪…时间过得真快,人的变化也真大。”从前,还是顾云歌的时候她对慕容恪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倒是成为了沐清漪之后因为表哥的缘故对慕容恪的印象比起慕容家的其他人来说还算是不错。只是没想到,不过是两年的时间,慕容恪竟然已经变得和当初的印象面目全非了。

魏无忌不以为然淡淡道:“权利本就是最容易让一个人改变的。从前慕容恪从来没有得到过自然是不会变的,等到他得到了之后,就再也不愿意放手了。”魏无忌含笑看着两人道:“话说,你们在这里坐着干什么?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去宫里见见华皇么?别让哥舒竣给抢了先。”

容瑾不以为意,慵懒的道:“抢了先又如何?何况…本公子的先哪儿是那么容易抢的?清清,咱们走。”

此时,整个皇宫却是静悄悄的一片。远处隐隐传来战场上的厮杀声,更是映衬的整个皇宫里鸦雀无声。华皇穿着一身正式的明黄色十二层礼服,头上戴着缀着玉珠的冕旒端正的坐在大殿之上,神色漠然。

容瑾牵着沐清漪的手站在大殿外,微微皱了皱眉,“好浓的血腥味,那老家伙该不会是自杀了吧?”

跟在他们身后过来的魏无忌皱眉道:“一个人哪儿能用这么浓的血腥味?只怕是死了不少人。”其实此时皇宫并没有被攻破,西越和北汉大军正在外城与华国守军交战,内城依然还是华国手中,但是他们一路过来,这皇宫里却是空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这情形不由得让人蹙眉。

容瑾轻哼一声,一甩袖沉重的宫殿大门轰的打开,宫殿里的情形却让门外的人大吃一惊。一打开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迎面而来,容瑾抬手将沐清漪揽入怀中,同时也将她的脸转向自己,宽大的袖袍遮住了她全部的视线。

大殿里,血流成河尸横遍地。暗红的鲜血甚至还没有完全的干涸,静静地流淌到了门口被大殿的门槛挡在了里面。地上躺着的全是华国朝中权贵和官员的尸体,其中有不少容瑾也又很些印象,都是华国最位高权重的一群官员。华皇穿着一身雍容华贵的龙袍,神色肃穆的坐在大殿上,仿佛根本没有看见门外的众人一般。

容瑾微微皱眉,朝着身后的太史衡看了一眼,太史衡点点头,带着几个侍卫转身往内宫的方向而去。谁也没想到华皇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将满朝官员杀了个光,只怕后宫里的嫔妃和那些年纪尚小的公主皇子也未必会还留着了。

“容瑾?”沐清漪微微皱眉,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沐清漪也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抬手想要拉下容瑾的手,容瑾固执的遮住她的眼睛,柔声道:“清清,别看。”

沐清漪轻叹了口气,坚持的拉下了容瑾的手,淡淡道:“不要紧。”

虽然早有了心里准备,沐清漪还是忍不住为了华皇的丧心病狂吸了一口冷气。容瑾有些无奈的道:“跟你说了不要看了。”沐清漪沉默的摇摇头,勉强笑道:“无妨。”

“你们来了?进来吧。”大殿里,华皇似乎终于反应过来看到他们的到来了,淡淡的道。

容瑾嫌恶的扫了一眼那满殿的尸体和血腥,淡淡道:“还是你出来吧。”

华皇放声大笑起来,似乎有些得意的看着众人道:“不敢进来么?哈哈…朕就知道,这华国江山是朕的,这些人都是朕的臣子,是朕的奴才!朕要他们生他们就生,要他们死他们就死!”

对于华皇的得意,容瑾却是半点面子也懒得给,翻了个白眼淡淡道:“你不想活了就快去死,等你死了朕会把这座宫殿烧了替你陪葬的。安心去吧。”

华皇脸上的表情一愣,一时间原本得意的笑容也有些滑稽的僵硬在了脸上。他原本是很得意的,但是容瑾的表现却将他这莫名其妙的得意瞬间大落入了谷底。就仿佛,自己费尽心思才想到的一处精彩表演,接过看戏的人根本没心思看戏就顾着在底下聊天了,这比喝倒彩还让人心里憋屈。

“你!”

容瑾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搂着沐清漪直接转身要走。这大殿里满殿的尸体和血腥,看久了吓到清清了怎么办?

“你给朕站住!”看到他们要走,华皇忍不住气急败坏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容瑾回头,淡漠的扫了她一眼。正要说话,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脚步凌乱急促,看上去人数似乎不少。容瑾挑了挑眉,看向声音的来处,只见一大群人在慕容恪的带领下匆匆赶来,其中为首一人正是北汉皇帝哥舒竣。

看到容瑾等人,哥舒竣眼中闪过一冷芒。笑容冷峻,“西越帝,来得果真不慢。”

容瑾笑眯眯道:“是比北汉皇要快那么一点点。”所以说,自己武功好和身边的侍卫武功好完全是两回事。虽然都可以保证安全,但是自己武功好哪儿都能去,不用像某人一样离开侍卫的保护生命安全都没有保证啊。

魏无忌漫步走到容瑾和沐清漪身边,含笑看着慕容恪道:“陛下是来拜别太上皇的么?”

慕容恪脸色很是难看,盯着魏无忌,声音有些干涩的道:“父…父皇……”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华皇,在慕容恪的心中华皇始终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

魏无忌含笑侧身让出一条路来,笑道:“华国太上皇就在里面,陛下可以进去看看。”

慕容恪犹豫了一下,见哥舒竣也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慢慢的走上前去。以走到门口慕容恪险些惊叫出声,“父皇?!”

华皇眼神阴鸷的盯着他道:“你来了?好…果真是真的好儿子。朕膝下有这么多个儿子,你…倒是让朕刮目相看。”华皇这样的话,自然不是夸奖。慕容恪脸上掠起一丝难堪,有些艰难的将目光从那满地的人身上转移倒华皇的身上,“儿臣也是迫不得已,还请父皇恕罪。”

哥舒竣等人也早就闻到了血腥味,纷纷上前来看却也跟着吓了一跳。哥舒竣抬眼望着殿上的华皇沉声道:“不愧是一代枭雄,果然心狠手辣。”华国的重臣竟让他杀的一个不剩了。其实,以华皇的性格做出这样的事情倒也不难理解。华皇的性子本就是只许他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他的。

哥舒竣的话总算让华皇有了些许的满意,有些得意的轻哼了一声。

哥舒竣盯着华皇,淡淡笑道:“陛下,事已至此何必再做无谓的挣扎?不如出来谈谈如何?”

西越帝稳稳地端坐在龙椅上,仿佛丝毫没有闻到大殿里那让人忍不住掩鼻的血腥味。笑道:“你们何不进来说。”他们自然不会进去的,无论是谁也没有打算在血流成河的大殿里跟人谈判。何况,华皇的存在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他们需要一个华国皇室中人来安定人心的话,也有慕容恪还在。

容九公子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道:“要不出来,要不赶快去死。浪费本公子的时间。”

华皇神色微微扭曲了一下,狠狠地瞪向容瑾。

所有人都站在门外,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里面高高在上的华皇。事已至此,在场的没有一个人会去同情他。虽然他一身雍容华贵的坐在高高的龙椅上,但是那消瘦的满是皱纹的容颜和满头白发说明了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华皇盯着殿外的众人,冷笑一声目光慢慢的落到了沐清漪身上。沐清漪垂眸,神色淡然的靠在容瑾身边,眼前的情形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承受了。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眩晕。

“清清?”

“没事。”沐清漪淡淡微笑道。

容瑾不悦的瞪了一眼里面的人,轻哼一声突然一抬手,原本站在大殿之上还隔着好远距离的华皇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猛地从上面拉了下来。咕咚咕咚的一直滚落到门口,原本地上的鲜血染上了他华丽的龙袍,整个人顿时变得狼狈不堪。

“好功夫。”魏无忌慢悠悠的赞道。

容瑾傲然的轻哼一声对他的称赞不予理会。居高临下的睨着跌倒在血泊中的华皇道:“现在可以说了吧?本公子最讨厌别人比我站得高了!”

华皇年纪不小了,这一下摔得不轻。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整个人便仿佛从血水离捞起来的一半。再加上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看上去狼狈又可怜。但是只要一想象着满殿的血水都是他的功劳,就没有人再觉得他可怜了。

“清清,别看他,太难看了。”容九公子嫌弃的低声道。

华皇脸色扭曲,因为沾染了血迹更是显得狰狞可怖令人不敢直视。

华皇站起身来,浑浊的老眼中带着疯狂之意。盯着众人桀桀笑道:“你们想要什么?想要朕的皇位?哈哈…你们什么都得不到!华国是朕的,这皇位也是朕的…就算朕死了你们也什么都不会得到!”

哥舒竣皱了皱眉,看着华皇的模样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淡淡道:“陛下,到了这个时候你不用装疯卖傻了。朕相信…华皇陛下、是不会那么容易疯了的。”

闻言,华皇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定定的望着哥舒竣,道:“你想要什么?”

哥舒竣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容瑾,笑道:“朕不需要别的,只要陛下立刻下令…让城中的守军停止抵抗,并且…向北汉投降。”哥舒竣重重的咬着北汉儿子。

旁边魏无忌悠然的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道:“北汉皇,要投降也应该向我西越投降才对吧?”

哥舒竣不以为然,笑道:“魏公子这话好没道理,别的不说,之前华国的皇帝陛下可是已经归降了我北汉的。此时若是太上皇肯归降自然是最好,若是不愿意也无妨。毕竟…太上皇只是太上皇而已,不是么?”

容瑾冷笑一声,淡淡道:“既然如此,你还来这里干什么?没有哥舒翰保护,还敢到朕跟前来晃,你胆子不小。”

谁想要倒你跟前来晃?!哥舒竣心中愤然。他只是想要先一步控制住华皇和整个华国皇宫罢了,谁知道还会让容瑾捷足先登了。若是早知道容瑾在这里,请他他都不会来!但是既然已经来了,如果看到容瑾就走岂不是显得他堂堂北汉皇帝还怕他容瑾?!

哥舒竣不悦的皱眉道:“西越帝,阁下总不会这个时候又想要以武功压人吧?”

容瑾挑眉道:“既然可以,为什么不?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华国向西越投降,朕接管整个华国皇城。要么,你们一起去死。”

哥舒竣脸色一变,站在他身边的众人也不由得警惕起来,握紧了手中的兵器虎视眈眈的盯着容瑾等人。魏无忌懒洋洋的道:“别费劲了。就算哥舒翰来了,也没用。”哥舒翰很厉害是没错,但是同样厉害的高手这会儿西越有四个都在这皇城里,怎么算都是北汉输。

哥舒竣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盯着容瑾冷冷道:“如此行事,可非帝王之道。”

容瑾悠悠道:“是么?朕只知道帝王之道,便是随心所欲,无所不用其极。如何?现在你们的想法?”

哥舒竣沉默,站在一边的慕容恪却有些慌了,看向哥舒竣道:“陛下!”一旦华国对西越投降,那么他这个华国皇帝按理说也是必须要交给西越帝处置的。慕容恪可是一点儿也不想落在容瑾手里。

哥舒竣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北汉是棋差一招也是无可奈何。幸好,虽然如此但是总算北汉得到的好处也绝对不少,哥舒竣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抱怨得了。这一次输了一筹,下一次赢回来就是了。挑了挑眉,哥舒竣道:“朕可以让出华国皇城,不过…如果朕现在下令全军退出皇城……”现在城里还混战着,如果北汉大军全部退出,那么那些华国的守军就只能跟西越大军打了。几十万华国守军对几十万西越大军,最后肯定也是惨胜。

沐清漪抬眼,淡淡道:“陛下想要什么?”

哥舒竣满意的扬眉,“果然还是沐相通情达理。朕可以帮你们继续攻打皇城,但是…之前朕与两位的协议一笔勾销。朕说的是…另外送城池给西越的协议。”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便同意了哥舒竣的提议,“没问题。”

哥舒竣看向容瑾,似在确认沐清漪所说的话是否有效。容瑾点头,“清清答应了本公子自然也同意。”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哥舒竣便也不在多话,后退了两步站到了一边。慕容恪这才彻底的慌了,他没有想到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哥舒竣就将他给卖了。

“陛下!我们之前说好的……”慕容恪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哥舒竣有些遗憾的看着他,“并非朕诚心毁约,实在是形势比人强。朕若是还想要命的话,就不得不妥协啊。华皇,抱歉的很。不过你可以问问看西越帝是不是也同意给你一样优厚的条件?”如果可以,他难道真的想要让出华国京城么?但是能有什么办法?他们这边的实力就是不如西越多啊。偏偏容瑾又是个不按理出牌的家伙。仗着自己武功高先杀了他这种事情容瑾绝对做得出来。

慕容恪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华皇在一边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嘿嘿冷笑起来。既然皇城没有自己的份儿,哥舒竣也难得再应付他了,干脆利落的退到一边看戏去了。魏无忌抬眼看着华皇道:“华皇陛下,您是打算投降呢还是投降呢?”

华皇冷笑一身,厉声道:“投降?你们想得美。我华国将士必定会战到只剩最后一口气!朕倒要看看,一路所向披靡的西越北汉联军,在朕的皇城里到底要埋葬多少人!”

魏无忌有些不悦的皱眉,嘲讽的笑道:“华国守军的统帅被自己人给抓了,华国两面城门是华国现任的皇帝亲自打开的,太上皇陛下,你当真觉得…你华国的守军还有那个忠心为你战到只剩最后一口气?”

华皇的目光如利刃一般的射向站在门口的慕容恪。如果不是慕容恪的话,北汉和西越的大军还真没有那么容易就攻进来,即便是华国没有了赵子玉,皇城也不可能那么快就破了。

“父…父皇……”刚刚被哥舒竣毫不留情的卖掉,慕容恪有些六神无主,惶恐的看向华皇。

“孽子!”华皇厉声骂道,一个耳光狠狠地扇在了慕容恪的脸上。慕容恪没有防备,竟被他打得险些跌倒在地上。打了一个耳光,华皇犹不解气,一脚跨出了大殿大门,怒瞪着慕容恪扑上去,道:“你这个混账东西!”

容瑾微微皱眉,抬了抬手,旁边两名侍卫立刻上前,将一左一右拉住了华皇。

慕容恪畏惧的往后缩了缩,脸色苍白的道:“父皇,是你先不仁,就不要怪儿臣不义。儿臣也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条活路。都城是守不住了,你这样坚持也没有任何意义。你……”看了一眼大殿内的情景,慕容恪更是打了个寒战,他甚至有些怀疑如果不是自己先一步逃走了的话,父皇是不是打算连自己也一起杀掉。

“孽子!”华皇气得须发皆张,恶狠狠地瞪着慕容恪,“朕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废物!”

慕容恪脸色灰败,望着华皇脸上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是啊,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皇。父皇你真的将我当成你的儿子过么?你将皇位传给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哈哈…我只是想要活下去,有什么不对?就算是亡国之君,那又怎么样?!”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9.黄雀在后,城门开 下一章:231.物是人非
热门: 影帝的炮灰前夫重生了 复原反应ABO 就想和他谈个恋爱[娱乐圈] 血族新娘(上) 宠夫(快穿) 假面山庄 真龙 比肩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猎魔人2:宿命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