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黄雀在后,城门开

上一章:228.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下一章:230.血染金殿,父子君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私自动用军粮,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算得上是大罪。赵子玉也没有等来华皇的问罪,他等到的是慕容恪。慕容恪在听说了赵子玉私自用军粮赈济城中百姓的时候几乎算得上是欣喜若狂。即使是他也玩玩没有想到赵子玉居然会在这种时候犯下这样幼稚的过错。而他正瞅着抓不到赵子玉的把柄呢。

一收到消息,慕容恪连通知华皇一声都免了。直接就带着人上安西郡王府问罪娶了。

赵子玉虽然没想到慕容恪来得这么快,却也不算意外。毕竟纸是保不住火的,在现在这个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时候,他也只是只求心安而已。

“赵子玉,你好大的胆子!”怒气冲冲的冲入安西郡王府的大厅,慕容恪盯着赵子玉沉声道。

赵子玉平静地道:“臣参见陛下,不知陛下前来所谓何事?”

慕容恪冷笑道:“你还知道朕的身份?赵子玉,你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居然敢违抗皇命私自调用军粮!”赵子玉垂眸,默然不语。

见他不说话,慕容恪脸上的神色更加激动起来,盯着赵子玉冷冷笑道:“朕知道了,你是眼看着华国不成了,想要快些将城里的粮草消耗干净了,好率众投降是不是?你赵大将军名满天下,无论降了哪一国都照样是手握重兵锦衣玉食。是么?”

赵子玉沉声道:“确实是微臣调用了军粮赈济百姓,陛下若是觉得臣做错了,便请下旨责罚,微臣无话可说。”

慕容恪盯着赵子玉俊挺沉静的容颜,眼神阴郁,“责罚?安西郡王可是父皇的心腹宠臣,朕哪儿敢责罚你?但是现在…交出你的兵权,随朕进宫见驾去吧。”

赵子玉眼眸微动,抬眼看向慕容恪道:“兵权?太上皇下旨何人接掌兵权,旨意何在?”

“放肆!”慕容恪脸色一沉,勃然大怒,“朕的话就是旨意,你敢抗旨不尊?”

赵子玉定定地望着慕容恪,沉默不言。慕容恪被他这样仿佛波澜不惊的眼神望着,一时间竟有些不自在起来,仿佛自己的心思都被他看透了一般。心中不由得更加厌恶起赵子玉来了,厉声道:“将兵符教出来罢!还是说,你想抗旨……”

许久,赵子玉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沉声道:“陛下…好自为之。”很快,从袖中取出一块似铁非铁的令牌放在跟前的桌上。慕容恪自然认得那就是能够调动华国大军的虎符。不由大喜,上前一步将虎符握在手中,挥手道:“来人,将赵子玉押下!”

“是!陛下!”跟着慕容恪一起前来的侍卫立刻将赵子玉团团围住,赵子玉原本就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自然是任由他们围住了自己。慕容恪手中紧紧地握着虎符,只觉得心跳的飞快。这块小小的牌子,代表了整个皇城几十万大军的指挥权。而从此刻开始,这些全部都归自己所有了,即使是父皇……

“慢着!”慕容协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众人回身便看到慕容恪快步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目光淡淡的落在了慕容恪手中的虎符上,淡淡道:“大哥,你要做什么?”

慕容恪微微皱眉,有些不悦地道:“四弟,你来这里做什么?”

慕容协挑眉,笑道:“这也是臣弟想要问大哥的呢。大哥让人围着安西郡王是想要做什么?”慕容恪轻哼一声道:“赵子玉私自动用军粮,意图投靠西越,朕缴了他的兵权,正要带他去见父皇。”

慕容协沉默的望着慕容恪,只怕慕容恪想要带赵子玉去将父皇是假,想要兵权才是真的。一时间,慕容协只觉得分外好笑,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就算掌握了兵权又能如何?困兽在这小小的华国都城里当两三个月的皇帝么?

“大哥。”慕容协沉声道:“安西郡王也是为了城中的百姓心怀不忍。民以食为天,若是让城中几十万百姓隔着肚子,只怕到时候城还没破百姓就先反了。所以,安西郡王所做的,也并不是错。”

慕容恪冷笑道:“这话你怎么不去跟父皇说?”

慕容协沉默,他们都知道,到了这个时候父皇早已经听不进去任何的话了。

慕容恪盯着慕容协,沉声道:“四弟,你别忘了,现在朕才是皇帝。你想要管朕的事情?”

慕容协怔了怔,终于长叹了口气看向赵子玉歉然道:“安西郡王,抱歉。”然后摇了摇头看着慕容恪道:“大哥…这两年,弟弟都有些不认识你了。”

说完,也不再看慕容恪仿佛怔住的神情,慕容协直接转身出门去了。慕容恪怔怔地望着空荡荡的门口,脸上的神情一片空洞。

城中幽静的小院里,魏无忌一脸悠然的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独自一个人弈棋自娱自乐。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有些闲闲的问道:“赵子玉被慕容恪给抓了,你真的不去救他么?”

上面的大树上,夏修竹神色淡然的倚坐在树干上,道:“他暂时还不会有危险的。”

“那可不一定。慕容恪对赵子玉可没什么好想法。说不定一抓住他就直接宰了呢。”魏无忌懒洋洋地道。

“慕容恪不是傻子也不是疯子,留着子玉对他来说好处比坏处多。到了万不得已,还可以因他来跟西越谈判,鉴于魏公子之前已经表现除了西越对子玉的重视。”夏修竹语气平静的道。

魏无忌不由得在心中赞叹,虽说夏修竹不懂谋略算计?这分明是扮猪吃老虎,表面上看着一脸忠厚,实际上心中什么都懂嘛。耸了耸肩,魏无忌道:“反正赵子玉是你的师弟,既然做师兄的人都不担心,咱们这些外人自然也不用担心了。不过,现在兵符在慕容恪手里,这几天慕容恪都没有跟我联络,看来是准备投靠北汉了。”

说到这个,魏公子不由得有些埋怨起容九公子了。都是他太招人恨了,害得他和北汉的人一样去招降,人家考都不用考虑就直接选择了北汉。

“就算有兵符又能如何?他能直接下令开城投降么?”

魏无忌沉吟着,“说不准,为了以防万一…云月封和太史衡已经去准备去了。本公子…也要去准备一下,赵子玉就交给你了,可别一个不小心把他弄死了。”胸有成竹的在棋盘上落下一子,魏公子满意的看了看大获全胜的棋局,起身向外面走去。

夏修竹沉默了片刻,身影一闪飞身离开了小院。

皇宫里,华皇在听到慕容恪抓了赵子玉的第一时间便大发雷霆,命人急招慕容恪进宫。慕容恪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进宫的。自己的父皇的脾气自己了解,慕容恪心里清楚得很,如果他这个时候进宫去,说不定父皇一怒之下真的能杀了他。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慕容恪自然也不再犹豫,飞快的命人找来了萧廷。

萧廷来到福王府,看到慕容恪手中把玩着的虎符,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亲切起来。拱手笑道:“恭喜陛下。”

慕容恪的心情并不好,冷冷道:“有什么可恭喜的。”恭喜他叛国投敌么?

萧廷并不在意他的冷漠,笑道:“既然陛下已经拿到虎符,咱们就立刻行事吧,若是被华皇发现了…只怕你我都要命丧京城了。不知道安西郡王现在如何了?陛下是否已经杀了他?”

赵子玉确实是个人才,但是这世上人才多得很。只有肯归顺自己的才是人才,不肯归顺的那是敌人。萧廷很清楚,赵子玉绝对不可能归顺北汉的,那么自然是早些杀了他以绝后患,“不知道安西郡王的尸体在哪里?”

“你问这个做什么?”慕容恪眯眼道。

萧廷笑道:“自然是确定一下他是否真的死了。另外…我们还需要带着他的人头去陛下跟前领赏啊。”

慕容恪淡然道:“等到你们的北汉皇兑现了承诺,朕自然会将赵子玉交给他。”

“这…”萧廷眯眼,有些不悦的望着慕容恪道:“陛下,这跟我们之前说的并不一样。”

慕容恪道:“但是,现在你也只能听朕的不是么?赵子玉在哪里只有朕才知道,只要城破之后北汉皇兑现承诺,朕自然会将赵子玉交给你们。否则…他恐怕会活着出现在西越大军的阵前。”

萧廷沉默了良久,虽然对于慕容恪的出尔反尔深感不悦,但是慕容恪说得没错,现在他也只能听他的。不说他现在还需要慕容恪手里的虎符。就算北汉再强势,至少在城还没有破之前,慕容恪想要杀了他这个北汉的细作也是易如反掌的。叹了口气,萧廷点头道:“好,希望陛下到时候言而有信。”

慕容恪轻哼一声道:“这是自然!”

“那么,现在陛下可以让守军开启城门,房我军入城了?”萧廷问道。

慕容恪点头道:“自然。走吧,去北门。”

两人除了书房的门,还没来得及出院子就被人团团包围起来。一个宫中侍卫模样的男子上前道:“陛下,太上皇有旨,请陛下立刻释放安西郡王,然后随属下进宫见驾。”

慕容恪垂眸,淡淡道:“朕现在有事要做,你们让开。转告父皇,朕稍后再进宫去向他请安。”

那侍卫为难的皱了皱眉道:“陛下恕罪,太上皇请陛下立刻进宫。还有…这位。”看了一眼萧廷,虽然萧廷长得并不像是北汉人的细作。但是能做细作的自然也不会有明显的北汉人的特点。而且太上皇的命令是,无论陛下跟谁在一起都要一并带入宫中。所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细作也不重要了。

萧廷心中有些懊恼,却并不如何慌张。只是没有想到华皇的人竟然来得这么快。显然慕容恪对华国皇城的掌控依然很差。收起心中对慕容恪淡淡的鄙视,萧廷上前一步淡然道:“实在是很抱歉,在下现在只怕不能跟随各位进宫去晋见陛下。在场的各位…不如也一起留下吧?”

听到萧廷的话,众侍卫心中不由得一凛,纷纷拔出刀剑来齐齐对着慕容恪和萧廷。

萧廷冷笑一声,抬手轻轻一击掌,一群穿着普通百姓服饰的人不知从哪儿涌了出来,片刻间便将整个院子都围了起来。领头的侍卫脸色难看起来,“陛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廷傲然笑道:“这还不明白么?你们的皇帝陛下已经答应归顺北汉了。华国城破已经是注定之事,你们这些人难不成来想要负隅顽抗?”

所有的侍卫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站在院中的慕容恪,从来都只听说有主动勾结外邦的权贵王爷重臣,还真没谁听说过有要主动勾结敌人开城投降的皇帝。

慕容恪被众人的目光看得脸上火辣辣地作痛,有些恼怒地道:“放肆!朕才是皇帝,还不退下!”看着众人犹豫的模样,萧廷笑吟吟地道:“各位这是何必?宫里那位是太上皇,眼前这一位才是华国的现任皇帝。各位要效忠也该选对了对象才会。更何况,各位就算自己不要命了,难道也不顾念家人的性命了?无论如何…这区区一座孤城,又能守多久?对了…你们的安西郡王赵子玉,这会儿…只怕已经人头落地了。”

所有人惊愕地看向慕容恪,慕容恪脸色阴沉,轻哼一声道:“赵子玉私自动用军需,论罪难道不该斩么?他若不是想要尽快耗尽城中的存粮,又为何要动用军需赈济城里的流民?”

院子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不少侍卫脸上都带着一丝犹豫之色。萧廷说得没错,他们自然是愿意效忠君王的,但是他们自己,他们的妻儿老小也是要活命的。谁都看得出来,如今的情势无论是谁守城,最后都城都是免不了要破的,既然如此,为何不给自己留下一条活路?

将众人动摇的神色收入眼底,萧廷满意的一笑道:“现在…不知道各位作何选择?”

“微臣…愿意效忠陛下。”人群里,一个侍卫有些犹豫的道。

有了一个人做表率,后面的人倒戈的自然就更快了。更何况,周围的房顶上,院墙上还有那么多的北汉人虎视眈眈。

“臣等,愿效忠陛下!”

领头的侍卫看了看左右的同僚,直到大势已去只得叹息了一声,也跟着跪了下来。

萧廷看着眼前跪了一地的华国大内侍卫,唇边勾起一丝嘲弄的笑容。华皇果真是老糊涂了,所以才会倒行逆施弄得人心尽失。就连本该最亲近最忠心的大内侍卫居然也如此容易的就动摇了。这在北汉皇宫中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啪!啪!啪!

正在萧廷松了口气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响起清脆的击掌声。循着声音猛地抬头望去,却发现不知何时一身紫衣手持黑色铁骨折扇的俊雅男子正懒洋洋的坐在房顶的屋脊上笑看着他们了。

“魏无忌!”慕容恪惊呼道。

萧廷同样也很震惊,他并没有见过魏无忌,但是只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他就明白了,这个人必定就是魏无忌。强压下心中的震惊,萧廷拱手笑道:“在下萧廷,见过魏公子。不知魏公子这个时候在这里是要做什么?”

虽然面上带笑,但是萧廷心中却对同样笑如春风的魏无忌提防到了顶点。以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诸国之中还有谁不知道魏无忌跟西越皇室关系密切。这个时候魏无忌出现在这里,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了。

魏无忌笑吟吟的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笑道:“第一,劳烦华皇将赵子玉交出来。第二,本公子知道华皇是准备带人去打开都城的北门,所以也就劳烦两位将东西南三门也一块儿打开。”

萧廷脸色微变,勉强笑道:“在下不明白魏公子的意思,什么打开城门?”

魏无忌轻哼一声,道:“萧公子辩才无碍确实让本公子佩服不已啊。本公子苦口婆心的劝了华皇陛下这么久,也不见他有什么表示。结果萧公子以来就谈成了,本公子深感羞愧。”

口胡!你哪里有劝那么久?你只是来随意的通知了几句好不好?!

“如果在下不答应会怎么样?”显然,魏无忌早就已经掌握了他在京城的活动情况。萧廷也明白没什么可遮掩的了,直截了当的问道。

魏无忌笑道:“第一,本公子杀了你们再去开城门。第二,就算你们开了城门,后面跟着一百万西越大军,哥舒竣敢攻城么?”

萧廷脸色顿时更加难看起来了。如果北汉和西越先打起来了,到时候华国的守军趁机从城里杀出,最后倒霉的人到底是谁还真不一定呢。

看着萧廷变色,魏无忌满意的笑道:“这就是了嘛,城门大家一起开,后面的事情各凭本事难道不好么?另外,本公子提醒你们一句,若是在这里耽搁的太久了,这虎符还管不管用,可真说不准了。”

华皇发现来抓慕容恪的人久久不会,肯定会立刻想到应变之策。到时候守城的大军还认不认虎符真的不好说啊。

萧廷也知道不能耽误,咬牙道:“行!先开北门。”

魏无忌悠然反对,“不行,先开西门。”

眼看又要僵持起来了,魏无忌神色森然的盯着下面的众人道:“看来,萧公子还是更喜欢本公子见你们杀光了再取虎符的提议。”武力确实不是万能的,但是有的时候,绝对强势的武力却能够颠覆整个局势,比如说现在。

萧廷脸色变幻不定,好一会儿终于咬牙道:“好,希望魏公子言而有信!”

“这是自然。”魏无忌淡然道。

魏无忌的动作自然是非常的快,有虎符开路在京城里可说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行人很快就到达了西门,正好碰上华皇派来的官员传旨,说是慕容恪图谋不轨,虎符暂时禁用。魏无忌毫不犹豫的直接出手宰了华皇派来的使者,大摇大摆的登上了城楼。

手中虎符一现,沉声道:“开城门。”

在场的守城的将士都是一愣。谁也不是傻子,突然一个陌生男子拿着虎符来要开城门,安西郡王下落不明,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众人惊疑不定的眼神,魏无忌冷笑一声,随手将虎符抛给了跟在后面上来的慕容恪笑道:“华皇陛下,你来说吧。”慕容恪冷漠的扫了魏无忌一眼,沉声道:“开城!”

“陛下…为什么?!”有将领不服,咬牙道。他们早已经做好了誓死守城的准备,现在又突然叫开城投降,怎么能让人心服口服。

慕容恪冷声道:“赵子玉将城中的粮食全部都赈济城里的流民了,不开城你们又能守几天?”其实赵子玉并没有将全部的粮食都赈济流民,至少城中的粮食再坚持一个月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慕容恪自然不会这么说。

“什么?!这……”闻言,所有的守军都纷纷议论起来。

城楼下,西越大军阵前容瑾神色愉悦的坐在马背上望着前方高耸的城楼。身边一左一右马背上坐着的是沐清漪和南宫绝,南宫绝感叹道:“看来魏公子的事情办成了。”

容瑾轻哼,“他也只有这一点用处了。”

“陛下!”沐清漪警告的沉声道。魏无忌可不是西越朝堂的人,肯出手帮他们是看在循王和梅贵妃的情面上,不是让容瑾当成理所当然的使唤的。容瑾其实也不是不明白,不过是习惯性的嘴坏罢了。听了沐清漪的话,抹了抹下巴也不再诋毁魏无忌了。

不一会儿,魏无忌的身影悠然的出现在城楼上。朝着大军阵前的容瑾挑眉一笑,挥了挥手。容瑾冷哼一声沉声道:“传令下去,城门一打开立刻冲进去。让他们注意…城里的华国大军未必会真的投降,不可掉以轻心。”

以华皇的尿性,就算是不小心被人算计了开了城门,说不定还会下令誓死抵抗呢。到时候说不定真的就要发生巷战了,但是只要能够过了这仿佛坚不可摧的城墙,其他的代价西越大军都能够付得起了。

抬眼看了一眼眼前高耸的城楼,容瑾俊美的容颜上露出一丝冷笑,“坚不可破?也不过如此!”

前方,城楼下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容瑾眼睛微亮,厉声道:“进城!”

战鼓声起,西越大军齐应一声呼啸着冲入了这种耸立八百年的古老城池。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8.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下一章:230.血染金殿,父子君臣
热门: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我当道士那些年 最终之卷 — 神仙传说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何日君再来 宛如昨日:生存游戏 盗墓笔记沙海1 : 荒沙诡影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青春的证明 月亮今天不营业 小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