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上一章:227.劝降,新皇的用处 下一章:229.黄雀在后,城门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北汉大营里,哥舒竣阴沉着脸看着眼前一脸笑盈盈牵着沐清漪的手站在自己跟前的黑衣男子,心中的怒火顿时不打一处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盯着容瑾满脸舒心的笑脸,哥舒竣没好气地道。只看容瑾那模样就知道,那天牛刀小试的挑拨根本就没有半点效果。偏偏这厮还恬不知耻的拉着沐清漪到处炫耀,以为就他一个人有老婆么?朕也有皇后还不好?朕的皇后也温柔娴淑,宽厚大度好不好?比沐清漪这个连个妾都不给纳的女人好多了好不好?

容瑾笑眯眯地道:“啊,这个么...前几天北汉皇不是还邀请朕过来玩儿么?现在怎么又是这副嘴脸?我西越款待了北汉皇两个月之久,北汉皇未免太不好客了。清清,你说是不是?”

沐清漪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道:“说正事。”

容瑾眨了眨眼睛,换了个严肃一些的表情道:“这个么...都是因为北汉皇将一件东西落在了西越大营里。朕和清清好心送过来啊。”

东西?“哥舒竣皱眉,他不记得他落了什么东西在西越大营啊。有些疑惑地看着容瑾,他不记得的想必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能劳动容瑾亲自跑一趟?

“喏。”容瑾看向大帐的门口,门口的帘子被掀起来,一个脸色苍白形容消瘦的美丽女子站在门口,满目苍凉的望着哥舒竣,“陛下。”

见到来人,哥舒竣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国和亲到北汉的明和公主,也是哥舒竣的和妃。原本哥舒竣对这个华国来的妃子虽然算不上有多真心,但是却也有几分宠爱的。毕竟,比起北汉女子,确实是华国女子更附和哥舒竣的审美一些,而且明和公主性格温顺柔美,所以哥舒竣也不介意多宠爱她一些。但是自从哥舒竣算计着利用华国,却反被华国利用最后连自己都身陷囹圄的时候,哥舒竣对华国就变成了全然的厌恶和痛恨。之前他魏无忌沐清漪等人被慕容恪关了,但是明和公主却好好地被安顿在变成,更是让哥舒竣如骨鲠在喉,自然也就看明和公主万分不顺眼了。攻下边城之后,容瑾软禁了明和公主,哥舒竣也是半句话没说直接将人抛到了九霄云外。

此时再看到明和公主,哥舒竣仿佛就想起了自己之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失败,脸色哪里能够好得了。

容瑾笑眯眯地欣赏着哥舒竣的脸色,一边道:“明和公主虽然是华国公主,但是到底也是北汉皇的妃子,既然北汉皇都走了,朕也不好长期将她留在军中。现在物归原主,北汉皇可以看看,保证分毫未损。”

哥舒竣轻哼一声,并不理会容瑾的调侃。

“陛下......”明和公主站在大帐门口有些手足无措。所有发生的事情和将要发生的事情她都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地看着任由所有的事情在自己身边发生,然后随波直流的活下去。她不想去北汉和亲,但是却不得不去。她爱上了哥舒竣但是华国却在她的梦做得最甜美的时候北汉和华国决裂。这一切她都无法阻止,但是明和公主明白,一旦华国灭亡...自己这个和亲公主自然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哥舒竣淡淡的看着明和公主,道:“让人带你下去休息吧。”

看着哥舒竣冷漠的态度,明和公主心中一凉,“陛下...臣妾...”

哥舒竣脸色一沉,冷声道:“还不下去!”

“是...陛下...”晶莹的泪珠从明和公主眼角滑落,明和公主不敢再多做停留,连忙转身跟着门外的侍卫离开了。看着明和公主狼狈纤弱的模样,沐清漪在心中幽幽的叹了口气。容瑾抬手,将自己宽大的手覆上她白皙如玉的素手,轻轻地握住:清清永远都不会像她那样的。

沐清漪莞尔一笑,微微点头。这是自然。

看着两人之间默契十足的互动,哥舒竣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瞥了容瑾一眼道:“西越帝就是为了这点小事?不过是一个女子,也只得大题小作?”

容瑾不赞同的连连摇头,道:“这怎么能是一件小事呢?明和公主不是北汉皇的爱妃么?只是看今天这情形...啧啧,真是,郎心如铁啊......”

哥舒竣脸上青筋欢快的跳动,盯着容瑾俊美无俦的容颜看了许久,方才轻哼一声道:“不过是个女子而已,自然比不得西越帝和沐相之间的情谊。”

“这倒是。”容瑾赞叹的点头,“朕的清清是谁都比不了的。”

沐清漪无奈的抬手揉了揉眉心道:“陛下,和妃我们也给陛下送回来了。其他倒是没什么事,不过是我跟陛下闲来无事到处走走,顺便将人送过来罢了。还请陛下见谅。”

“现在这个时候,沐相和西越帝还能够闲来无事,真是让朕万分佩服。”哥舒竣带着些探究的道。这几天北汉大军也试探着进攻了几次,但是华国的城楼确实是牢不可破。而且城楼的守军也并不比北汉大军少多少。攻城总是比守城要吃亏一些,几场仗下来,北汉已经损失了不少人马。现在哥舒竣完全明白容瑾不急着攻城的原因了。这座华国皇城根本就不是武力能够轻易的攻陷的。

幸好,有准备的并不只是容瑾而已。早在北汉和华国开战之前他就已经派人潜伏在了华国皇城里,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了。想到此处,哥舒竣的心情突然好了一些。不就是一个赵子玉么?容瑾想要留,他偏要杀!他倒要看看最后到底谁能够成功!

看着哥舒竣似乎突然好起来的心情,容瑾挑了挑眉也不多问。只是笑眯眯的侧首对身边的沐清漪道:“清清,看起来也没什么事了。咱们走吧。”

沐清漪也不想在这里多留。虽然北汉和西越现在还没有打起来但是到底还是算敌军军营,多留无益。点了点头,沐清漪道:“既然如此,陛下,我们告辞。”

“不送。”哥舒竣也不客气,直接挥挥手让门外的人送两人出去,连个身都懒得起。

两人出了大帐,跟着送他们出去的人漫步在北汉大营中。不得不承认,比起西越,北汉大军明显的更加彪悍也更加的精锐。只是远远地看着就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杀伐之气。这些将士都是曾经跟着哥舒翰在北方跟蛮族以及西域各国打过不少硬仗的真正的精锐铁骑。北汉大军不多,所以总在精锐,而这一次跟随哥舒翰来华国的更是精锐中的精锐。

但是西越的士兵却不是,西越这二十多年来一直是防御政策,边境上偶尔也有些摩擦也都不打。可以说,西越已经有很久没有打过打仗了。这些士兵自然远远比不上北汉。不过容瑾并不担心,他相信,经过这一次征战华国,西越的将士已经渐渐明白了什么是战场了。

“沐相。”身后,明和公主的声音有些急促的响起。沐清漪回头,明和公主匆匆往这边走来,身后还寸步不离的跟着两个侍卫。显然现在哥舒竣已经并不相信明和公主了。她在大营中的行动虽然说不上受到限制但是绝对是受到监视的。

明和公主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对这两个如影随形的侍卫也不以为意,只是有些跌跌撞撞地往沐清漪这边走来。

”和妃娘娘,还有什么事么?”沐清漪平静的问道。

明和公主看看了旁边的容瑾等人,欲言又止。沐清漪浅笑道:“无妨,和妃娘娘有什么事不妨直说。”明和公主垂眸道:“我...我能跟沐相单独聊聊么?”

沐清漪挑了挑眉,将目光转向送他们出来的人。这个时候其实能不能单独聊已经不再他们了,而在于哥舒竣愿不愿意让她跟人单独聊聊。

那人皱眉沉吟了片刻,很快就做了决定,“沐相请便。”反正明和公主在北汉大营中,如果真的想要知道说了什么的话自然有办法知道的。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明和公主得罪了西越的大丞相。

沐清漪点点头,侧首给了容瑾一个稍等片刻的微笑,便带着明和公主往另一边走去。都到营地边缘一处空旷之地,方才停了下来,沐清漪轻声道:“公主,有什么想说的请说吧。”

明和公主怔怔的打量了沐清漪半晌,方才幽幽的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真是羡慕沐相。”

沐清漪一怔,有些不解地望着明和公主。她对这位本是皇室郡主却被迫和亲北汉的明和公主感觉不算太坏。因此也才愿意站在这里听听她到底想要说什么。只是明和公主说出来的话却让她有些不明白她到底想要说什么。

明和公主看着沐清漪的神情也明白她的意思,摇了摇头道:“如今华国将倾...我也不知将来会如何。看到沐相这般自在便忍不住感到羡慕嫉妒罢了。所以...才想跟沐相请教一些问题,还请沐相勿怪。”

明和公主确实是有理由羡慕沐清漪的,他们几乎是前后被封为公主,但是为封为公主的理由却不一样。她是为了去和亲,所以她的封号是“明和”,而沐清漪是因为华皇的喜爱和恩宠,所以她的封号是“明泽”但是即便如此,她远离故国和亲北汉才得到的名号沐清漪却并不稀罕,她将华国皇室折腾的七零八落,远走西越,辅佐西越九皇子登基,一跃成为西越百官之首。甚至大婚之日,西越新皇当着全天下的人许诺,今生只要她一个。无论是任何女子,都会羡慕她所有用的一切。但是明和公主也知道,就算给自己同样的机会,她也绝没有那个胆量和能力做到沐清漪所能做的一切,所以,也只是羡慕而已。

沐清漪点点头,“公主有话但说无妨。”

明和公主沉吟了片刻,朝着沐清漪微微一福,沉声道:“华国覆灭在即,明和软弱无能,无能为力。但是明和亦知,若是没有华国,明和在北汉宫中不过是个随手可弃的亡国孤女罢了。沐相聪慧多智,还求沐相教我以后该如何.......”后面的明和公主并没有说出来,但是沐清漪却已经明白她想要说什么了。只看哥舒竣对明和公主的态度就知道,他将来的日子绝不会好过。

沐清漪沉思了片刻,沉声道:“公主若是只想安稳度日,可主动向北汉皇求去。想必北汉皇的心胸也不至于为难一个国破家亡的弱女子。”

明和公主一怔,有些惊讶地望着沐清漪。显然是没想到沐清漪想出的是这样的办法。沐清漪望着明和公主淡然微笑道:“北汉皇宫中的事情我虽未看到过却也听到过不少。外邦女子在北汉宫中的日子并不好过。如今华国虽然即将覆灭,但是这片土地,这些人却还在,公主何不归来?”

明和公主不由恍然,沐清漪说得她自然明白。如果不是之前哥舒竣想要做给华国看,做出一副想要与华国结盟之势。她现在只怕还在华国的后宫里默默无闻的生活着,连皇帝的面儿也见不到。只是...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真心爱上了哥舒竣......

看着明和公主犹豫的模样,沐清漪摇头轻声叹息,“我话已至此,公主自己考虑吧。本相这就告退。”

明和公主思索着自己的心事,有些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沐清漪已经走到了容瑾身边,两人携手漫步而去。看着两个并肩远去的背影,明和公主美丽的容颜上掠过一丝苦涩的笑意。无论如何...她也变不成沐清漪,而且陛下也不会是西越帝。如此...也罢了...

城楼上,赵子玉正带着属下的将领检查城楼的防御。城楼四周依然围着声势浩然的西越、北汉大军。这些天,敌军的攻势虽然并不激烈,但是却持久不断的攻击,虽然没有城破的危险,但是守城的将士每天的精神都绷得紧紧的,好些天下来面上也添上了几分疲惫之色。

“将军,西越和北汉大军这一招实在是太过狠毒了。”跟在身后的一个将领忍不住低声抱怨道。

“嗯?”赵子玉挑眉,回头看着属下。那将领道:“一百万大军围着京城,却围而不攻。咱们虽然不惧守城,但是城中的粮食只怕却是坚持不了多久。到时候,就算咱们这些守城的将士坚持的住,只怕城里的百姓自己就会打开城门朝敌军归降了。”

赵子玉蹙眉道:“不是说城中囤积的粮食足够消耗半年么?”

那将领笑容有些苦涩,道:“那是说的军粮,只够城中着几十万大军消耗的。而且...也远没有半年那么多。户部哪些官员的哪个不贪?这场仗来得突然,他们匆忙将凑出的钱粮都送到前线去了,却不想前线一败涂地。如今,城中的粮食只怕只够支撑两个月。另外,之前城里还涌入了大量的难民,听说...邵大人那边都快要揭不开锅了。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

赵子玉沉默不言,好一会儿才继续往前走去,一边道:“我知道。”

那将领愣了愣,有些不太明白赵子玉这个知道了是什么意思,只得一脸茫然的跟了过去。

很快,他就知道赵子玉是什么意思了。

赵子玉下了城楼直接去了应天府。应天府门前人山人海,人口不远处是邵晋命人设置的施粥的地方,但是此时哪里却是一片冰凉空寂,半点也没有准备煮粥赈济百姓的意思。大门口,无数衣衫褴褛的百姓差一点就要直接冲进应天府里了。

看到赵子玉一行人到来,百姓们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对上这些浴血守城的将士,百姓们还是忍不住惧怕的。赵子玉脚下停顿了一下,便快步往应天府里面走去了。

应天府大堂里,邵晋正瞪着几个官员暗暗运气。

坐在大堂里的一个官员还一脸苦口婆心的劝道:“邵大人,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你将这些粮食都拿去赈济百姓娶了,守城的将士怎么办?”

看着眼前道貌岸然的人,好脾气的邵晋也忍不住要破口大骂了,“难道就任由这些百姓饿死?你们别忘了,那不是一千两千百姓,还是好几万人!要是没有饭吃,他们在城里闹起来,你受得了?到时候别说是守城了,只怕城里就要先打起来了吧?”

若不是实在没办法,邵晋觉得多看这几个人一眼都觉得厌烦。如今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些人的府里依然是山珍海味,绫罗绸缎的,给那些落难的百姓每天两碗稀粥都嫌浪费粮食。他难道不知道城中粮食紧缺么?但是那又能怎么办?所有的粮食都给守城的军队吃,撑上三五个月等到西越和北汉大军攻进来的时候除了华国的败兵就剩下满城的尸骨?

那人见邵晋这般固执,也有些不耐烦了。沉声道:“邵大人!这是陛下的意思!你想要抗旨不成?若是守军没有粮食,无法守城,到时候城破了......”

“早晚都要破,有什么差别?”邵晋冷笑一声道。

“你!你大胆!”这个事实谁都知道,但是敢说出来的却没有两个。邵晋笑容冷漠,为了守住这么一座破城几个月,牺牲满城几十万百姓。若是没有黎民百姓,华国的疆土就算再辽阔,又有什么用?

那官员站起身来,瞪着邵晋冷哼一声,一甩袖道:“本官说了,这是陛下的圣旨,有什么话你跟陛下说去吧。陛下有旨,收缴城中所有的粮食全部封存,谁也不许动。”

“你们都疯了!”邵晋沉声道。如今城里的普通百姓家中大都还有一些余粮,但是必定也不能长久。等到这些粮食吃完了,城中各个商铺和粮仓的粮食又被朝廷封存了,到时候,只怕整个皇城都要乱起来了。几十万百姓暴动,陛下就当真有那个信心能够压得下去?

那官员才不管邵晋说什么,他们现在的命都捏在华皇手中,自然是华皇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也饿不着他们。斜睨了邵晋一眼,那官员怪腔怪调的道:“虽说邵大人一心为国,但是别忘了你只是个小小的应天府尹而已。还是好好的做自己分内的事情吧,别的事情就别多管闲事了。”

说完,根本不理会邵晋的反应,直接带着人走了。

大堂里只剩下邵晋一人,邵晋沉默了片刻突然飞起一脚揣在刚刚那官员坐过的椅子上,低声怒骂道:“都是些什么玩意!难怪要亡国,这样都还不亡当真是老天无眼了。”

“邵晋。”赵子玉走进了沉默的看着有些颓然的坐在大堂上的邵晋。整个应天府里的衙役兵卒都出去拦住那些府外的百姓去了,整个应天府都是空荡荡的没有半点生机。

邵晋抬起头来,朝着赵子玉苦笑道:“你都听到了?”

赵子玉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道:“还能支持几天?”

邵晋苦笑道:“城里的百姓若是饿极了,一天都支持不了。”人真的饿疯了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赵子玉在邵晋对面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道:“一会儿我让人送些粮食过来。”

邵晋一惊,连忙道:“那怎么行!”

华皇连他放粮赈济百姓都不许了,若是直到赵子玉擅自调用军需那还得了。赵子玉平静的看着他,“还有别的法子么?”

邵晋无言,如今城里所有的粮食都掌控在皇家手中,除了赵子玉能够挪出来的军粮以外,还真没有别的什么法子。赵子玉沉声道:“我不想守着一座满是死尸的城池,至于以后要怎么办...谁知道呢。”

邵晋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瘫坐在椅子里慢慢道:“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两年前顾家大小姐自尽的那天...唱的那首曲子。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赵子玉默然,当初顾云歌*与萃红阁的时候他虽然不在,但是传说中顾云歌临死的时候唱的那首曲子却暗暗的在市井中流传。甚至有人传说那一天那首曲子在萃红阁响了一个晚上,直到萃红阁在火海中化为灰烬。

邵晋有些茫然道:“顾云歌死了不过两个月,沐清漪横空出世,顾秀庭和平王殿下远遁他乡,天家皇子死的死残的残...你说,这是不是顾家大小姐阴魂不散所致?”

赵子玉淡然道:“我不知道。”

邵晋显然也觉得自己想象的有些荒谬,不由得一笑道:“就算不是顾大小姐的诅咒,我觉得...华国有今天,八成也是报应了。”

------题外话------

有人想念莫谷主么?表担心,男神很快就会出来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7.劝降,新皇的用处 下一章:229.黄雀在后,城门开
热门: 人世见 理我一下 空洞星云 美强惨就是惹人爱 隐身侍卫 丧病大学 浪迹花都 我在超能比赛谈恋爱 将军在上我在下 恶魔的彩球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