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劝降,新皇的用处

上一章:226.南宫绝的到来 下一章:228.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北汉大军到来之后,西越和北汉两军便开始了每天进攻皇城的大门。但是谁也不是傻子,所以攻势也并不如何激烈,看起来倒像是做样子的。横竖华国皇城已经被他们围了,城破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比起拿各自的将士的命去强攻眼前这仿佛坚不可摧的皇城,他们宁愿多花一点时间,他们等得起。

但是,京城里的赵子玉等人却并不为这样的情况感到高兴。安西郡王府离,赵子玉沉默的看着匆匆而来的邵晋,沉声问道:“你闲着没事做了?”邵晋没好气地道:“我当然有事情要做!”如今整个京城里,大部分的文官被华皇拘在了宫里,除了打理日常事务,哪儿也去不了。外城内城的事情就全部堆到了邵晋这个应天府尹的身上。

赵子玉抬眼,淡淡的看着他道:“既然有事,你还来我这里做什么?”

邵晋皱眉沉声道:“你小心一些,最近城里有些消息对你不太利。”若不是如此,这个时候他也不会跑来打扰赵子玉休息。赵子玉微微蹙眉,道:“这个时候了,还能有什么消息?”

邵晋道:“这些日子,西越和北汉大军围着恭敬却没有什么动静。京城里暗地里已经有人传言,是因为你暗中已经和北汉或者西越谈好了条件,想要献城归降了。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但是始终没有查出消息的来源。你要知道,这个消息如果传到陛下的耳中...那就麻烦了。”华皇现在根本就是已经疯了,要是听到这个消息说不定根本不管赵子玉是否冤枉的,现在是否需要赵子玉守城,直接就将人砍了。

赵子玉一怔,沉吟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这段时间你不要来安西郡王府了。”

邵晋也是知道轻重的,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心中有数。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想要害你,你心里有没有数?”

赵子玉沉默良久,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不要插手。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邵晋一愣,呆立了良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你保重。自己...千万小心。”

赵子玉点了点头,邵晋叹了口气转身出门去了。

书房里,赵子玉沉默的坐在书房里,许久方才淡淡的开口道:“城里的消息,是西越帝让人散播的?”

书房里一片宁静,过了好一会儿才听道一个声音淡淡道:“我不知道。”夏修竹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书房的角落里,有些担心的看着他道:“不管是谁散播的消息,现在的情势对你都十分不利。”

“我知道。”赵子玉漠然道。

夏修竹微微叹口气,知道劝不住他也不再多说什么,飞身出了书房,如一道虚无的暗影消失在安西郡王府中。

此时,皇城中的福王府里也迎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原本慕容恪登基继位之后应该是住在宫中的。可惜宫中如今还住着以为太上皇,住着皇太后和各位太妃太嫔。身为晚辈的新皇自然不能跟华皇的嫔妃们共处一个后宫,而华皇也完全没有要移宫的意思。于是慕容恪这个史上最名不副实的新皇竟然连皇宫都不能住,只能委委屈屈的继续住在原本的福王府中。除了担了一个皇帝的名头,慕容恪跟原本作为福王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差别。

福王府书房里,慕容恪神色古怪的望着眼前一副风度翩翩模样的紫衣男子,忍不住咬牙道:“魏无忌!你好大的胆子!”

魏公子紫衣翩然,手中墨色的铁骨折扇慢悠悠的晃动着。看似风流倜傥但是转眼间却也可杀人于无形。魏无忌神色从容淡定,微笑着看着眼前脸色漆黑的慕容恪,悠然道:“皇帝陛下,何必如此动怒?有道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难道陛下不欢迎本公子?”

慕容恪冷笑一声,“你算什么朋友?西越梅贵妃的义子?当今西越帝容瑾还要叫你一声大哥吧?”

魏无忌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若是容瑾也有陛下这么乖巧就好了。”他这辈子还没有被人叫过哥哥呢。

慕容恪忍不住额头上青筋直跳,低声怒吼道:“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魏无忌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劝降的啊。”

“劝降?”慕容恪一怔,但是很快又冷笑起来,“容瑾会让你来劝降?还是来找我?他难道不是应该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么?”魏无忌默默无言的看着他:真是太有自知之明了。

魏无忌把玩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的道:“陛下应该听说过,之前北汉皇哥舒竣一直留在西越军中,当然现在已经离开了。西越帝并没有伤他分毫。所以...这世上,无论什么事都是可以商量的,就算陛下那里不好说,沐相却要好说话的多,不是么?”

慕容恪垂眸沉思着,魏无忌也不着急,平静的等着他慢慢的思考。

慕容恪此时的心中却是一片混乱不堪。他很清楚,一直留在京城里最后只能是国破宫倾,要么沦为阶下囚,要么直接被杀的命运。他跟慕容协还不同,他现在是华国名义上的皇帝,当初更是狠狠地得罪了沐清漪和容瑾。一旦被他们抓到,那结局肯定是凄惨无比。但是同时,慕容恪也不信任魏无忌和容瑾,他就算笨也绝不会认为自己归降了西越就会有个好结局。容瑾睚眦必报的名声他还是听过的。

见慕容恪久久不语,魏无忌挑了挑眉。手中的折扇漫不经心的敲着左手掌心,悠悠道:“陛下需要时间考虑么?若是如此,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慕容恪淡淡道:“不送。”

魏无忌耸耸肩,想了想又回头道:“对了,不知道陛下最近听没听过城里的一些留言?”

慕容恪一怔,如今兵临城下,城中的留言不可谓不多。但是他依然很快就明白了魏无忌说的是哪一个,眯眼道:“谣言是你放出去的?”魏公子晓得十分无辜,“陛下可也不要冤枉好人。我西越皇帝陛下确实是对赵子玉很有兴趣,但是也正是因此,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谣言重伤他?万一他被华皇给杀了,岂不是得不偿失?”

“那你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慕容恪到底是在朝堂上混迹了这么些年的,多少还是有一些敏锐的直觉。警惕的盯着魏无忌冷冷道。魏无忌笑道:“其实,陛下愿不愿意归降西越不重要。但是只要陛下能够设法让赵子玉归降西越...只要是我们付得起条件,陛下只管提。”

慕容恪的脸色顿时难堪起来了。魏无忌这话分明是在告诉他,他这个一国皇子甚至是现在华国新皇还不如赵子玉值钱。这立刻让他想起了当初在西越被父皇轻易的放弃了的事情,心中不由得对赵子玉的嫉恨又更多了一层。加上上次被赵子玉无视的愤怒,新仇旧恨加起来...他怎么可能让赵子玉归降西越,继续去做那高高在上的大将军?!就算是死,赵子玉也要死在华国!

“朕知道了,魏公子先请吧。”

魏无忌耸耸肩,从容不迫的转身走了出去。

书房里一片幽静,慕容恪靠在椅子里,不过才三十多岁还未及不惑的年纪额边却已经隐隐的显出了皱纹。福王妃端着一晚参茶悄然的走了进来。慕容恪警惕的睁开眼,看到王妃的身影才又重新放松了下来,淡淡道:“是王妃啊。”

福王妃看着他满脸疲惫的模样,幽幽的叹了口气。从前他们福王府不受重视,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如意却也还算是平静。虽然她也曾经先不过那些风光得意的妯娌,但是如今...王爷成了华皇的皇帝,她也算是做了皇后。这日子过得,却远不如当初那么顺心了。

将参茶放到坐上,福王妃低声道:“陛...陛下,不要太累了。保重身体才是。”

慕容恪笑容有些苦涩,“现在...除了你还有谁会关心我的身体。王妃不用担心...你回去休息吧,我想赶紧一会儿。”

“是,妾身告退。”福王妃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福了福身恭敬的退了出去。

魏无忌回到京城中的一处小院,院子里早有几个人在等着了。云月封,太史衡还有...夏修竹。当初离开了治王府之后云月封并没有真的离开京城而是做出离开的假象之后又悄悄的潜了回来。上一次沐相交给他任务完成的并不尽如人意,在知道西越将要和华国开战后,他就果断地放弃了返回西越的打算,继续留了下来。果然,现在不就起到了极大的用处?

看到魏无忌回来,云月封连忙迎了上去,“魏公子。”

魏无忌点点头,看向夏修竹挑眉笑道:“夏兄怎么在这里?不回去看着赵子玉么?”夏修竹淡淡道:“子玉又不是泥人做的,一会儿不看着就散了不成?”他只是担心赵子玉的安危,但是赵子玉本身武功也不错身边又有无数的士兵和侍卫,要遇到危险的可能并不多。自然也不用他时时刻刻一步不离的守着。

夏修竹看看魏无忌神清气爽的模样,挑眉道:“看起来魏公子计划进行的不错。”

魏无忌挑眉,“忽悠一个慕容恪,会有什么难度?”

夏修竹淡淡道:“小心阴沟里翻船。慕容恪到底是皇室子孙,未必就会如你所预料的去走。”慕容恪的变化实在是有些大,当年夏修竹还在京城的时候慕容恪可说是一个与世无争的王爷,如今变成这副模样也不知道是谁的功劳。

魏无忌笑道:“多谢夏兄提醒,我会小心的。”慕容恪心里想些什么,其实魏无忌大抵也能猜出来。本质上,慕容恪确实是个自卑又心胸狭隘的人。如果一直被人压着的话,终其一生他或许都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好人,但是一旦他得到了什么,就再也舍不得放手,更加不会允许有人来践踏他的尊严,所以,慕容恪看赵子玉不顺眼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身为皇子却生母出身低微,才智平平的被人忽略了三十多年的慕容恪怎么会喜欢出身高贵,深得华皇信任,又少年成名的赵子玉?

魏无忌摇着扇子皱眉道:“夏兄还是考虑一下赵子玉的事情怎么解决吧。以我对他的了解,真到了最后...说不准他真能来个以死殉国。若是这样,咱们这一次可就白跑了。”最重要的是,会去肯定会被容瑾挤兑。谁让临走的时候魏公子夸下了海口保证能够说服赵子玉归降呢?可惜现在,别说说服了,魏公子连出现在赵子玉面前都不敢。别看赵子玉武功不如魏无忌,若是魏无忌敢在他面前说劝降的事情,赵子玉绝对敢一剑戳过来。

夏修竹微微蹙眉,不悦的扫了魏无忌一眼道:“不用考虑,我自有打算。”赵子玉是他师弟,他自然不喜欢魏无忌如此随意的态度说着赵子玉的事情。

魏无忌剑眉微挑,既然夏修竹说他心里有数自然就不用他担心了。夏修竹平日里话虽然不多,但是做起事来从来都是十分靠谱的。虽然魏无忌也十分好奇夏修竹到底打算怎么搞定赵子玉,但是终于还是忍住了没问。

倒是云月封有些担忧的问道:“魏公子,这事...能成么?万一弄巧成拙......”万一真让慕容恪把赵子玉给弄死了,他们这番谋算就可算是晚了。

魏无忌笑道:这不是你的主意么,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才问行不行?现在不行也得行了啊。别忘了陛下和沐相可还在城外等着呢。”听了魏无忌的话,云月封深深地吸了口气,眼底闪过一丝坚定的光芒,点头道:“魏公子说得对,是我过虑了。”

魏无忌淡然一笑,清漪说的没错,云月封能力才智都不缺,但是到底年轻,稍微缺少了一些自信和果决。

“放心去做,有什么问题还有我们这么多人帮忙呢。”

云月封重重地点了点头,“多谢魏公子。”

没两日,京城里的谣言传的愈加激烈起来。甚至还传到了深宫里的华皇耳中,华皇听了之后也只是沉默了半晌,冷笑一声便置之不理了。甚至连召赵子玉来问一问都没有。

但是华皇不理会,却并不代表别人也不放在心上。特别是许多本就怀着一些别的心思的大臣,他们被华皇禁锢在宫中自然是接触不到赵子玉的,所以,他们改向慕容协和慕容恪打探消息。慕容协的反应跟华皇一样,只是沉默,不置可否。慕容恪虽然同样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渐渐的起了波澜。

慕容恪并不相信赵子玉的忠心,现在这个时候,他谁的忠心都不相信。就像宫里那些权贵大臣,当着父皇的面说着忠孝节义,背地里却一个个都在考虑该怎么在城破之后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

慕容恪也是一样的,要他为了华国不顾一切根本不可能。他并没有真正的得到过华国,所以他也不可能为了华国献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所以,魏无忌来找他的时候他确实是心动了,但是他也不是个傻子。他很清楚,自己如果归降了西越的话,以容瑾的脾气和性格绝对是死路一条。所以,他也在等,等他的另一条活路。既然华国已经注定保不住了,他为什么不为自己寻找一条活路呢?

“陛下,外面有一位先生求见。”

门外,侍卫恭敬的禀告道。慕容恪眼神一闪,淡淡道:“什么人?”侍卫犹豫了一下道:“那位先生说是陛下的朋友,姓舒,从北方来。”

慕容恪沉默了片刻,沉声道:“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工夫,一个长相并不起眼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慕容恪盯着眼前的男子微微蹙眉道:“阁下是什么人?”中年男子笑道:“陛下不是已经猜到了么?否则岂会见在下?”

慕容恪皱眉道:“你不像北汉人。”

男子笑道:“我皇哥舒陛下长得也不想北汉人。在下萧廷,北汉人。”男子取出一块雕着盘龙的金牌递过去,金牌的背面刻着一只翱翔的雄鹰,正事北汉皇室哥舒家的族徽。这是哥舒竣的随身令牌。慕容恪微微皱眉,“你姓萧。”

萧是北汉大姓,譬如如今的北汉皇后的母族就姓萧。

男子淡淡笑道:“当今北汉皇后陛下正事在下的胞妹。”

慕容恪并不怀疑男子的身份,北汉皇帝的随身令牌也不是随处可得的东西。随手将金牌放在桌上,慕容恪沉声道:“阁下这个时候来见朕所为何事?”

萧廷垂眸,淡笑道:“自然是为了陛下。”

慕容恪冷笑,“为何朕?”这个萧廷真的以为他是傻子么?

萧廷从容不迫的笑道:“陛下切勿动怒,在下此行确实是为了陛下好啊。为了陛下的...身家性命。”慕容恪眼神一缩,沉声道:“此话怎讲?”

萧廷道:“陛下应该知道...一旦京城破了,以陛下与西越帝的过节,将会受到怎么样的待遇。在下也不怕跟陛下说实话,如今城外的大军西越占了一百万,而我北汉只有五十万大军。也就是说最后攻入城中的很有可能是西越大军。我家陛下早先和西越帝有过约定,谁先攻入城中,京城就归谁所有。”

“那又如何?”慕容恪垂眸,盯着眼前的桌面,沉声问道。

萧廷挑眉,“在下明人不说暗话。一旦华国皇城落入西越手中,华国皇室的命运如何在下也不得而知。但是陛下应该听说过西越皇室的命运。西越帝对自己的亲手足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对旁人。在下刚刚收到陛下的传讯,只要陛下助我军先一步攻下都城,我皇陛下保证不动陛下分毫。同样赠与陛下亲王之位。陛下将来依然可以安享荣华富贵。”

慕容恪嘲讽的一笑道:“助你们攻下都城?你是说...朕身为华国皇帝,要助北汉攻下自己的都城?”

萧廷垂眸,掩去了眼中的不屑,但是说出的话却没见有多客气,“陛下何必如此较真?咱们都清楚,陛下根本从来就没有接触过皇权。这所谓的皇位不过是华皇想要为自己找一个替罪的羔羊而已。陛下何苦为了区区一个虚名而委屈了自己的下半生?”

闻言,慕容恪有些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紫,好半晌才咬牙道:“朕需要时间考虑!”

萧廷摇头,有些遗憾的道:“陛下恐怕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西越的南宫绝已经到达了西越大军之中,很快西越就会开始攻城。而且...西越已经派了人劝降赵子玉,一旦赵子玉归降了西越.......”

慕容恪脸色有些发青,萧廷的意思他很清楚,一旦赵子玉归降了西越,他这个皇帝对于北汉来说其实也没有任何用处的。就仿佛,他慕容恪的存在就是因为赵子玉才显得有了那么一点儿的价值。

萧廷有些同情的看着慕容恪。虽然他的话不好听,但是很遗憾慕容恪存在的价值确实只是为了打击赵子玉而已。如果他连这个机会都抓不住的话,那么他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许久,慕容恪方才咬牙道:“你想要朕怎么做?”

萧廷满意地点头,淡笑道:“很简单...设法...杀了赵子玉。然后打开城门。”

慕容恪有些犹豫,无论是杀了赵子玉还是打开城门放北汉大军入城,都绝不是他一个华国皇子应该做的,只怕将来他会被百姓的唾沫给淹死。

看着他依然犹豫不觉得模样,萧廷微微眯眼,沉声道:“陛下还可以考虑一些时候,但是最好尽快做出决定。毕竟...时间不等人,如果不下不同意,在下也不强人所难,相信这皇城之中还有的是人愿意跟北汉合作。”

“你就不怕朕杀了你?!”慕容恪咬牙道。

萧廷有趣的回过头来看向慕容恪,平凡无奇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定定地盯着慕容恪看了许久,直到慕容恪有些恼羞成怒了方才朗声大笑起来,似笑非笑的盯着慕容恪,沉声道:“陛下...华国亡定了,何必再作挣扎?”

慕容恪心中一颤,一瞬间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失去了一般瘫倒在了椅子里,双眼无神低声呢喃道:“是啊...华国...亡定了。朕...我答应你....”

萧廷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笑意,“如此,在下恭候陛下的好消息。”

------题外话------

推荐纯露鬼鬼的文:自创名门,闺杀天下!讲述重生女检讨自己前世的错误,努力护着母亲,与家人一起努力奋斗,在市井中家长里短,与父族各种宅斗,在皇权中各种宫斗的传奇故事!妞们一定要收藏,养肥了慢慢看,很好看的!

ps:亲爱哒们,谋臣实体版已经敲定了,最近要修文,跟大家的互动可能会少了一些,大家见谅哦。凤轻爱你们,群么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6.南宫绝的到来 下一章:228.君既无道,国何不亡?
热门: 医者无眠 婚里婚外,前夫跪下唱征服 鲁班的诅咒 七爷 被前男友骗婚以后[穿书]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魔眼 黑暗塔7:黑暗塔 想和校草分个手[穿书]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