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南宫绝的到来

上一章:225.烈王驾到 下一章:227.劝降,新皇的用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沐清漪带着霍姝从大营门口经过时,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辕门外山坡上背对着大营临风而立的哥舒翰。霍姝有些好奇的道:“那不是北汉烈王么?”

对于哥舒翰这个人,西越的将士们还是有些好奇的。毕竟北汉名气最大的战神烈王,可以算得上是西越最大的敌人。虽然现在西越和北汉勉强算得上是合作关系,但是将领之间的关系肯定也不可能融洽如一家。于是,哥舒翰出现在西越大营里,西越的将士们既感到好奇,但是好奇之中有带着一丝警惕和戒备。

“沐相。”看到沐清漪停下来,守在大门口的士兵连忙上前行礼。沐清漪点点头,示意他们不必管她,直接走出了辕门朝着哥舒翰走了过去。

哥舒翰内力惊人,沐清漪也没有想要隐藏的意思。所以,沐清漪离他还有十来丈远的时候哥舒翰便已经回过头来了。看到沐清漪走来,眼中闪过一丝意外,挑眉笑道:“沐相?”

沐清漪淡淡一笑,“烈王。”

两人相视一眼,不由得莞尔一笑。

哥舒翰叹了口气,道:“我没想到,会跟你在这样的地方相见。”战争,原本就是男人的事情。哥舒翰没想到容瑾会将沐清漪一起也带上战场。不过,以容瑾对她的重视,想必也是确定了绝对能够保护她的安危才带着她一起来的吧。

沐清漪微笑道:“我也没有想到。”

一时间,两人之间倒是有些寂然。虽然对对方的印象都不错,但是身处的位置却也让他们注定了连最普通的朋友也做不了。不说沐清漪如今的身份和与容瑾的关系。就是哥舒翰,也绝对不可能放下北汉和自己的皇兄的。如果哥舒竣执意要跟西越为敌,哥舒翰很清楚,他绝对不会选择和皇兄背道而驰的路。

此时这样的平静,到了以后只怕更加是个奢望了。这一刻,哥舒翰突然觉得皇兄说的确实是没错。当初自己如果果断一些,坚持带着她回北汉,或者多一些耐性问清楚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会不会如今她就不是西越的丞相而是北汉的烈王妃呢?想到此处,哥舒翰心中苦涩的一笑,暗暗摇了摇头。已经错过了的事情便是错过了,即使再如何惋惜后悔也不可能重来。哥舒竣并不是一个喜欢沉浸在后悔中的人。只是看着眼前清丽绝俗的白衣女子,心中总是不可避免的升起一丝淡淡的惆然。

“烈王怎么站在这里?”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

哥舒翰淡淡笑道:“准备回营里去了,皇兄去找西越帝商量一些事情,我在这里等他。”

沐清漪点点头,哥舒翰既然来了,他们自然也就没有理由再扣着哥舒竣不放了。不然的话,别说攻城了,只怕西越和北汉就要先打上一场了。看了看哥舒翰,沐清漪淡笑道:“烈王近来可好?”

哥舒翰微微点头,看了看沐清漪迟疑了一下方才道:“你看起来…也很不错。”

沐清漪轻轻点头,她确实是很好。哥舒翰皱眉道:“你不会武功,跟着大军行军未免还是有些辛苦,若是遇到什么危险……”

沐清漪嫣然浅笑道:“多谢你关心。这些我也明白,不过容瑾说这次并不会有什么危险,我自然是相信他的。以后,只怕也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我还是跟着来了。”并不是每一次行军打仗都会像这一次这样轻松的,沐清漪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西越和北汉一旦开战,那必然是一场场令人触目惊心的恶仗。到时候她自然也不会再跟着上战场了。不仅是容瑾不会带她,她自己也不会跟着去添麻烦。

哥舒翰沉默的点点头,或许他还是不够了解眼前的女子的。他即使是真心喜爱这个女子,也只想如每一个北汉男子对待心爱的女子一般,将她娶回家中小心翼翼的珍藏宛如掌中至宝。却忘了,她不仅仅是一个美丽秀雅的女子,她还是能够统领百官的一国之相。所以,当初沐清漪没有选择他,却跟着除了个皇子身份还一无所有的容瑾回到西越,才是真正正确的选择么?

想到此处,失望之余哥舒翰心中也多了几分释然。

“本王从未跟女子交过朋友,但是…却还是真心希望能够与沐相相交。”哥舒翰沉声笑道。

沐清漪微微一笑,大方的颔首,“本相跟不少人交过朋友,但是能得烈王另眼相看,依然觉得荣幸之至。”

两人对视一笑,气氛仿佛更加和煦了许多。既然今生无缘,那么作为朋友在彼此心中留下一个美丽的印象也是一件幸事。有的爱,确实可以无关风月。

“十一弟和沐相在说什么?”不远处传来哥舒竣爽朗的笑声。不得不说,如果是不知底细的人实在是很难不被哥舒竣的外表迷惑。比起看上却英挺威武,常年在战场上磨砺出一身肃然杀气的哥舒翰,哥舒竣更像是华国温文尔雅的的名门公子。

两人回头,便看到容瑾与哥舒竣并肩而来。沐清漪微微挑眉,淡然笑道:“许久未见,跟烈王闲聊两句,陛下这是……”哥舒竣笑道:“这些日子打扰陛下和沐相了。既然北汉大军已经到了,朕也该告辞了。”

沐清漪自然知道哥舒竣准备离开了,也只是淡然微笑道:“原来如何,所幸西越大营和北汉大营隔得也不愿,陛下随时可以过来叙叙。”

哥舒竣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勉强含笑点头道:“这是自然,朕也是十分欢迎西越帝和沐相降临北汉大营。”

容瑾走过去,一手牵着沐清漪的手,挑眉笑道:“朕跟清清一定会经常前去拜访的。只盼到时候北汉皇不会觉得我们不请自来。”

“怎会?”哥舒竣笑道,心中却开始暗暗后悔起方才的客套了。容瑾可是一个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的人。

哥舒翰看着自家皇兄跟两人你来我往也占不了上方,暗暗的叹了口气沉声道:“皇兄,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回了。”哥舒竣也暗暗松了口气,他再也不想跟着两个人说话了!

“如此,就不打扰西越帝和沐相了。我们告辞。”哥舒竣干净利落的道。

容瑾淡淡点头,“不送。”

“告辞。”哥舒翰朝沐清漪拱手道。

沐清漪微微点头,“慢走。”

看着哥舒翰一行人远去的身影,容瑾将沐清漪揽入怀中,下巴支着她纤瘦的肩膀道:“清清方才跟哥舒翰说什么呢?”

沐清漪偏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想知道?”容瑾连连点头,沐清漪笑眯眯道:“可惜我不想告诉你。”

“清清…。”容九公子哀怨的望着清清,这个哥舒翰才刚刚来,清清就有事情瞒着他了,果真是个祸害!看着他一脸哀怨的模样,沐清漪忍不住掩唇底笑,扫了一眼不远处辕门口正一脸好奇的望着他们的将士叹气道:“你好歹也是一国之君,让人看见了你还要不要面子了?”

容瑾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在她柔顺的发丝间蹭了蹭,“不要!清清都不告诉我你跟哥舒翰聊什么,本公子伤心,还要面子做什么?”

沐清漪同情的拍拍他俊美的容颜,道:“那你慢慢伤心吧,我不打扰你了。”笑吟吟的拉开他搂着自己的胳膊,挥挥袖飘然而去。第一次撒娇失败,容九公子愣了愣连忙追了上去,“清清!不要走……。等等我。”

“还想知道我跟烈王说什么?”沐清漪挑眉笑问。

容九公子连连摇头,“不想不想!本公子对那个哥舒翰没有兴趣,谁理他说什么?”

沐清漪叹了口气,无奈的道:“哥舒翰人不错,但是,我永远都只当他是朋友。”

容瑾低头看着沐清漪认真的容颜,轻声道:“我相信清清。”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清清对他的感情,怀疑清清就是怀疑他自己的能力和魅力。他只不过是习惯性的想要清清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而已。

“我知道,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沐清漪微笑道。

容瑾心中一片暖暖的,“清清,咱们回去吧。”沐清漪点点头,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漫步走回大营内。淡淡的夕阳在两人背后撒上了淡淡的金色光芒……

果真如容瑾所言,两日后南宫绝率领着四十万大军到达了华国京城附近。但是却并没有将四十万大军立刻并入西越大营内,而是在距离西越大营的十里外一处地势开阔之处安营扎寨。既可以随时支援前方的西越大军,又可以遥遥的监控另一方的北汉大军,可谓是一举多得。

“老臣南宫绝,叩见陛下!”南宫绝虽然已近古稀之龄,但是穿着战甲身披战袍依然是龙行虎步,威风凛凛。

容瑾亲自上前扶起南宫绝,笑道:“有劳大将军一路奔波辛苦了。”

南宫绝连忙道:“陛下言重了,为了西越征战沙场是老臣的本分。”对于此次的出征,南宫绝心中其实万分高兴的。他虽然是个绝顶高手,但是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武将。对于一代名将来说,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英雄白首。如今到了这个年纪,陛下还肯让他上战场,就算是真的战死沙场,他也死而无憾。对于名将来说,死于床榻是运气却不是荣誉。

一代名将,战死沙场也是善终。

“大将军请坐。”容瑾也不过多的客气,含笑道。

南宫绝拱手谢恩,在容瑾和沐清漪下手做了下来。

容瑾挑了挑眉,对着门口道:“让那群家伙都进来吧。别再门口探头探脑的惹朕心烦!”容瑾话音刚落,门外几个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将领便欢喜的一拥而入,“参见陛下,参见沐相,见过南宫大将军!”

容瑾轻哼一声,“起来吧。南宫羽,见过你父亲。”

南宫羽上前,恭恭敬敬的朝着南宫绝一拜,“孩儿给父亲请安。”南宫羽是南宫绝将近天命之年才得的儿子,如今两年不见再看到儿子一身战袍手提湛卢剑,一身肃然俨然是从战场上历练出来的模样,南宫绝同样也是老怀大慰。连连点头道:“很好,虽是黑了些,不过倒是比在京城里精神了?没有给陛下和为父丢脸吧?”

南宫羽有些羞涩的含笑不语。沐清漪淡笑道:“大将军过滤了,南宫将军着一路行来许多老将都称赞不已。果真不愧是将门虎子,将来必定青出于蓝,大将军后继有人了。”

南宫绝有些满意的看着儿子,抚着胡须笑道:“沐相过誉了,这小子还需要狠狠的磨练。”闻言,原本听到沐清漪称赞脸上刚刚绽出笑容的南宫羽顿时垮下了脸,比吃了黄连还要苦涩。

沐清漪笑道:“有大将军在,必定能够为我西越教导出下一个扬威大将军的。”

等到众将纷纷上前像南宫绝见过礼,容瑾才毫不客气的将他们都赶了出去,只留下南宫羽和开阳霍元方三人。沐清漪想了想,又让人请了之前一直帮着南宫羽压阵的几位老将军过来。如今皇帝想要大肆启用培养新人,但是也不能寒了老将的心。之前让他们为南宫羽压阵,就已经很是委屈了,幸好南宫羽的表现并没有让人失望。若是这会儿议事还将这些老将排斥在外,那就有些过分了。

看着沐清漪行事,南宫绝同样在心中暗暗点头称赞不已。如果是陛下自己的话,肯定不会在意这些事情的。这也正是陛下性格中的不足之处,幸好有沐相代为补全了,如此甚好。

不一会儿,几位四五十岁模样的将领便一起进来了。这个年龄对武将来说还不算太大,但是这些人也都是先帝时候的老将了。原本先帝刚刚登基的时候雄心勃勃,这些将领们也都纷纷摩拳擦掌准备追随帝王创出一番盖世功业,却不想皇帝半途而废二十年间无所事事。如今总算碰上了容瑾这么一个同样爱打仗而且还行动迅速的皇帝。只可惜…他们却已经不复当初的盛年了。

“参见陛下!”

容瑾淡淡挥手道:“平身,都坐吧。”

众人落座,便讨论起华国京城的事情了。容瑾问的直接,“大将军看,我军要攻下华国都城需要多少时间?”

所有人都看向南宫绝,南宫绝沉吟了片刻道:“以微臣愚见,除非奇谋,否则没有两三个月很难攻下华国都城。”霍元方皱眉,道:“大将军,我们从边城打到华国皇城底下也才用了两个多月,难道这区区一座皇城比大半个华国还难打?”

南宫绝含笑摇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当真是没打过硬仗。这一次也是我军出其不意突然出兵,又有北汉同时进攻让华国防备不及。可算得上是两国同时夹攻华国了。更何况,这些年华皇不重军事,华国的战力每况日下。要知道,早些年,莫说是皇城了,就是一座寻常的城池,若是守将得力,将士齐心,打个两三个月也不算奇怪。就是如今华国守城的赵子玉,听说当年与北汉对阵的时候,他一人率领三万兵马困守一座小城,北汉十万大军二十多天不能下,最后还被他带着一万多兵马杀出了重围。若是你们遇到那阵仗,只怕二十万人也困不住他。”

不只是哥舒翰,南宫绝对赵子玉的评价也颇高。虽然他并没有见过赵子玉,但是如今天下的年轻将领中,能让南宫绝看得上眼的也只有赵子玉和哥舒翰了。就是南宫羽这个儿子,如今也算是西越的后起之秀,在南宫绝眼里也还远远的不够。

容瑾叹了口气道:“果然是个硬仗。华国皇城防御坚固不说,就连地底也全部铺满了大理石,就算想要从地下进入也是不可能了。”

南宫绝点头道:“确是如此,老臣也研究过一些。华国都城外九内七十六道门。内城虽然不如外城坚固高耸,但是比起一般的城池也不差什么。也就是说,就算我们攻破了外城,如果华国誓死不降的话,必定还要继续攻打内城。到时候很有可能会发生巷战…如此一来,西越就算攻下京城,至少也要折损半数的兵力。”

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半数兵马就是五十万人,到时候只怕鲜血能将整个华国京城都染成血红色的了。众人神色都有些凝重起来,一个老将沉声道:“昨日北汉大军已经试探着攻击正北门,一战折损了近万人。”

众人默然,只是一个试探攻击就折损上万人,若是真的大规模进攻,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战争本就是用人命来打的,他们不怕死,却怕用无数将士的命却换不来期待的胜利。

“大将军可有什么想法?”容瑾问道。

南宫绝点头,淡淡道:“只有一个字——”拖“。华国皇城确实是大,但是却在短短的时间里突然装进了原本两倍的人。以老臣猜测,就算城中的粮食再充足,也坚持不了三个月。届时只要军心民心一乱,就是我们的机会。想要凭暴力攻下这座城池…太难了。”不是做不到,而是带价太大。一旦西越将士的牺牲超过了一定的程度,城破之后又将是一场灾难。

容瑾点了点头,看向众将领道:“大将军的话,各位都听明白了?回去之后约束各自的手下的兵马,别打了两场胜仗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末将遵命!”众人齐声道。

挥退了众人,大帐里只剩下沐清漪容瑾和南宫绝了,南宫绝方才望着容瑾道:“攻城之事,想必陛下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容瑾挑眉笑道:“什么都瞒不过南宫大将军。”

南宫绝也有些好奇,他自然也明白此时容瑾挥退了众人却独留下他,就没打算瞒他。心中感念容瑾的信任之余,南宫绝同样也好奇起容瑾到底有什么法子能够兵不血刃的拿下华国都城。

容瑾看着南宫绝,剑眉微挑问道:“大将军觉得赵子玉此人如何?”

南宫绝一怔,很快便反应过来了,“陛下想要招降此人?只怕是不太容易。不过…如果真的能成的话,我西越必定是又添一员虎将。陛下已经有办法了?”

容瑾扬眉笑道:“我的办法行不行,就要看城里的人有没有本事了。”

南宫绝皱眉道:“陛下派了人进城去游说赵子玉,这个法子…只怕是行不通。”

容瑾摇头笑道:“不,朕自然不会找人去游说他。大将军既然说了赵子玉是一员虎将,朕派人去劝降岂不是看轻了他。”南宫绝疑惑的看向容瑾,容瑾笑眯眯的看着沐清漪道:“清清,你猜。”

沐清漪无奈的白了他一眼,淡淡道:“这有什么好猜的?陛下既然不是派人去游说赵子玉,那就是派人去给赵子玉找麻烦了。”不得不说,九公子的恶劣是没有下限的。比如说此时,明明想要将赵子玉收为己用,偏偏还要先去使劲陷害人家。沐清漪不得不怀疑当初容瑾在西越皇城放走赵子玉却留下了慕容恪就是在为今天布局了。

“清清真聪明。”容瑾笑吟吟的赞道。

旁边的南宫绝这才恍然大悟,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笑容可掬的俊美青年。如此手段,难怪当初能够从先帝众多皇子中脱颖而出了。想了想,南宫绝也点头道:“这确实是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但是陛下还是要注意一些,莫要逼迫的太甚让赵子玉……”武将多半性子刚烈,万一逼得太狠了让赵子玉自杀了,那可就是功亏一篑了。

容瑾挑眉笑道:“这个真早就想到了,放心好了,别的不能保证,但是朕绝对可以保证赵子玉死不了。”如果有夏修竹看着赵子玉还死了的话,那就只能说明赵子玉当真是命该绝了。

沐清漪秀眉微挑,想起了离开好些日子的夏修竹。原来夏修竹回去保护赵子玉的安危去了?若是有夏修竹在,赵子玉的安危确实是不成问题了。

容瑾笑眯眯的望着沐清漪,朝她邀功一般的眨了眨眼睛。沐清漪无奈的叹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两人无声的互动看的坐在旁边的南宫绝一阵阵茫然不解。看来他果然是老了,都有些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些什么了。南宫绝在心中有些无奈的叹气。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5.烈王驾到 下一章:227.劝降,新皇的用处
热门: 长相思 浪花一朵朵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 大悬疑2:藏传嘎乌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八卷 林深藏秘 我曾在时光里听过你 匠心 三角谍战 星野 天空之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