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兵临华京

上一章:223.不吉利的都城 下一章:225.烈王驾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有些寥落的街道上,赵子玉独自一人漫步而行。往日里沸沸扬扬人来人往的让他有些不适应的街道此时同样的人来人往,却无端的多了几分忐忑和不安。街边上坐着的是衣衫褴褛的逃难而来的百姓。街头上行色匆匆的是不知道明日会如何的京城百姓,所有人都在望着穿着一身银甲,身披战袍的赵子玉。

往日里,千军万马当面也从容自若的安西郡王,却因为这些百姓或许根本毫无意义的眼神而忍不住觉得面皮发热。脚下停顿了片刻,然后更快的穿过了这条街道。

“子玉。”

安西郡王府门口,赵子玉还没进门,身后便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赵子玉回头,果然看到两个多月没见的邵晋正站在身后含笑看着自己。只是笑容中带着早已经无力掩饰的疲惫。皇帝和朝臣们躲在皇宫里躲在自己的府邸中。但是身为应天府尹的邵晋却是无处可躲。大量的百姓涌入京城,如今整个京城又完全封闭,根本就没有地方安置这些难民,整个京城里最累的大概也就是邵晋了。

“抱歉。”望着邵晋疲惫的容颜,赵子玉垂眸沉声道。至于地方百姓是文官的责任,守护河山疆土却是武将的义务。曾经还是年少时他们便许下了诺言要共同守护华国的山河。邵晋身为应天府尹一直都做得很好,可惜,他们这些武将却没有真正的守住这锦绣山河。

邵晋一怔,很快又笑了起来。淡淡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跟我说什么抱歉?”邵晋其实明白赵子玉的心思,所以也就更加的觉得无奈了。出身将门,虽然是武将之家但是安西郡王府将忠孝节义看得比什么都还重。所以说…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世家了。教出来的子弟要不是虚伪的只会说大话的伪君子,要不就是脑子转不开玩儿的傻子。

“怎么?回来了不请我进去坐坐?”邵晋看着赵子玉笑问道。

赵子玉淡淡道:“我便是不在家,你难道就少来了?”安西郡王府目前没有女眷,赵子玉从前驻守边关也常年不在家,聂云和邵晋作为赵子玉年少便相交的好友和师兄自然是经常造访。一来帮他消除一些不用就会过期作废的东西,而来也帮他看着府邸,免得回来的时候空荡荡的没有半点人气。

邵晋朗声一笑,也不在意当先一步走了进去。

安西郡王府除了几个打理府邸的下人以外,并没有如别的高门宅邸仆从如云。两人一路行来,竟然半个人也没有遇上。一路上,两人都不有些沉默了起来。刚刚照面的轻松和写意似乎也渐渐的淡去了。

“子玉……”邵晋看了看赵子玉,有些犹豫的道。

赵子玉挑眉,淡然道:“有话直说。”

邵晋叹了口气道:“没什么。”

“没什么?”赵子玉扬眉,眼神蓦地一凛,厉声道:“什么人?!滚出来!”话音刚起,手中提着的银枪便朝着身后的某处射了过去。

邵晋一惊,连忙道:“别动手,自己人!”

“自己人?”赵子玉皱眉。身后,那柄银枪已经被人接在了手中,挽出几朵炫目的银花,夏修竹神色怅然的望着他,叹息道:“师弟。”

看着站在屋檐下的夏修竹,赵子玉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起来。沉声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夏修竹淡淡道:“不欢迎?”

赵子玉冷笑一声道:“如今你是西越人我是华国人,两国交战各为其主,你说欢迎不欢迎?邵晋,你早知道是不是?你想通敌?”邵晋无奈的一把拉住他,见他往书房里扯,一边道:“你明明是关心他,说话非要这么难听做什么?不挤兑人你就不会说话了么?”同时不忘投个夏修竹一个“他就是这幅德行,你别理他”的眼神。

夏修竹无奈的笑了笑,跟在两人身后也进了书房。

书房里,赵子玉坐在书案后面,邵晋懒洋洋的坐在椅子里,倒是夏修竹神色淡然的站在一边。三个人中,现在看起来无事一身轻的夏修竹反倒是气色最好的一个。

赵子玉神色凝重的盯着夏修竹道:“现在这个时候你回来干什么?”

夏修竹无奈的耸肩,淡笑道:“你放心,我不是回来刺探军情的。就算是刺探军情,我也不会找自己的师弟下手。”赵子玉轻哼一声,道:“现在谁不知道京城岌岌可危,你在西越待得好好地又深得沐清漪信任,还跑回来干什么?”

夏修竹神色平淡,“现在没我什么事。跟在容瑾身边清漪的安危也不需要我担心。难道我还不能随便走走?”虽然留在了西越,但是夏修竹一直以来并没有确实固定的职位,这自然是因为夏修竹自己。无论是朝堂还是别的什么,他对权势早已经不在意了。如今跟在沐清漪身边,除了交情和他承诺的保护沐清漪以外。也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赵子玉盯着夏修竹打量了半晌,终于方才道:“既然如此,就好好在府里待着,哪儿也不要去。”

邵晋皱眉道:“不用这样吧,聂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么?他既然说了不是来替西越打探消息的,就肯定不是。”

赵子玉淡淡的扫了邵晋一眼道:“他是不是为西越打探消息我不关心。我只知道,如果今天让宫里的人知道他出现在这里,明天你我脑袋就得搬家。”

闻言,邵晋也不由得微微变了脸色。华皇对于西越帝和沐清漪的痛恨已经到达一个极端了。就是这次前去跟西越和谈的魏嵩,不管他原本是不是想要做什么,实际上他什么也没来得及做。回到京城没几天就被华皇给软禁了,听说已经快死了。对此,陛下甚至连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也没有给。

看了看站在一边的聂云,邵晋叹了口气道:“聂云的武功,我还是信得过的。”如果聂云不想被人发现,那么他就绝不会被人发现。这段时间以来,就是安西郡王府的人也没有发现他们府里多了个人不是么?更何况是外人。

夏修竹站在一边,看着两人都是满脸疲惫眉头深锁的模样,也不由得跟着皱了皱眉。他的性子看起来沉稳踏实,坚定不移,仿佛不知变通。但是如果夏修竹真的是那样一个只知道遵循规矩的人就不会少年之时就从书香名门之家离家出走,弃文学武。这样的事情,在名门世家可谓是离经叛道了。夏修竹身上既没有原本应该有的书香世家的顽固和迂腐,也没有武将世家世世代代恪守的守土为国的情怀。当初他效忠于华皇,为的是恩而不是君臣之义。同样的,他现在帮沐清漪和容瑾,为的或许不只是恩,但是却也同样不是君臣之义。所以,比起赵子玉和邵晋,其实看似不知变通的夏修竹反倒是要更加轻松也更加洒脱一些。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值得么?”夏修竹沉声问道。

赵子玉侧首,平静的望着夏修竹淡淡道:“一年不见,师兄变了很多。若是从前…师兄绝不会问这样的问题的。”

所谓的值不值得,端看各人的想法罢了。文死谏,武战死。这是他们的家族他们所学的道理世世代代交给他们的东西,但是有的人选择恪守,有的人选择放弃而已。

夏修竹沉默了片刻,摇摇头道:“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

他很清楚,赵子玉跟他不是同一种人。他只是一个武者,而赵子玉是一个武将,而且他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武将,他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担起了大半个华国安危的统帅。从一点上说,夏修竹觉得自己永远不如这个师弟。他只会成为一个厉害的武者,而赵子玉如果能够顺利活到寿终正寝,他必然是一个伟大的将领。

“多谢师兄。”赵子玉低声道。

其实赵子玉很清楚夏修竹这个时候出现在华国都城是为了什么。既然不是为了西越,那就是因为他的安危了,总不可能是为了那个八百年前就已经断绝了关系的聂家。

看着两人沉默凝重的神色,邵晋叹了口气摇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想这些干什么?本官的事情还多着呢,哪儿有空陪你们这些闲人在这里闲扯?走了!”

说完,也不理会两人的反应,邵晋潇洒的拂袖而去。

赵子玉一个人快马加鞭赶回来,也仅仅只是比西越大军早到了一点点而已。第二天一早,站在高高的城楼上,西越大军便已经遥遥在望了。未到午时,六十万西越大军就已经将整个华国都城团团围住。

站在大军中,远远的前方高高伫立的城池,容九公子也忍不住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朕当初怎么就没有觉得华国的城楼有这么高呢?”沐清漪站在一边,淡淡道:“九公子武功盖世,自然是不在意了。”可惜,并不是每一个士兵都有容九公子的绝世轻功。甚至,军中会武功的人不少,但是…能够仅仅凭着轻功飞上城楼的一个都没有,即使城楼上没有守军。

要知道,从城楼上跳下来和从地下飞上去,完全是两码事。从城楼上跳下来只要会一些轻功,大概都不会死。但是没有足够高明的轻功,是却是绝对飞不上去的。

更何况,此时那高高耸立的城楼上华国士兵早已经严阵以待,那无数闪烁着寒光的箭头和兵器,正在等待着前去送死的人。

旁边的哥舒竣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此事看到容瑾为难的模样哥舒竣心情便觉得好了许多。似笑非笑的望着容瑾道:“西越帝,不知你打算如何攻城?”

容瑾摸着下巴思索着,“如何攻城…这是个问题。”

如果赵子玉还想要跟他们决战的话,那还有法子可想,但是如果赵子玉只是单纯的想要守城的话,那麻烦就大了。强攻肯定是不行的,即使容瑾毫不在意拿士兵的命去叩开眼前这座坚固的城池,他也要考虑会不会被后面来的北汉大军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是如果一直拖下去的话…北汉大军到来之后是一个变数,另外…华国都城里只怕…容瑾侧首看向沐清漪,俊美的容颜上罕见的显露出一丝为难。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不必为难,你若是有什么办法就尽管行事便是。我既然是西越丞相,自然知道该站在哪一边。”

容瑾心中微微松了口气,面上却没有丝毫的表露。清清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她到底原本是华国人,甚至华国京城还有许多她从小就认识的。容瑾并不打算弄得太惨烈了让清清难过。但是以华皇的性格,想要轻易的叩开城门显然也是不可能的。沉吟了片刻,容瑾方才点头笑道:“清清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

哥舒竣有些惊讶的看了容瑾一眼。从还在上珧城开始他就在思索如果要是自己的话应该怎么拿下这座城池,但是知道现在都还没有半点头绪。容瑾竟然已经想到法子了么?想到此,哥舒竣心中对容瑾的忌惮又更深了几分。这两个多月的半人质生涯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至少让哥舒竣更加完整的了解了容瑾这个人,也让他抛去了许多原本心中存在的侥幸的想法。容瑾这个人,比他想象的更加难以对付。

容瑾心中打定了主意便不再看了,牵着沐清漪的手转身准备回大营休息,“命全军就地驻扎。另外…所有兵马分为十万人一队,轮流攻城。”

跟在身边的众将领闻言都不由得一愣,可惜容九公子已经牵着丞相大人快步离去了。留下一群武将对着眼前高耸的城楼发呆。

“你说…陛下这是什么意思?”霍元方拿胳膊定了定身边的南宫羽问道。南宫羽挑了挑剑眉,虽然这两年的历练让他比霍元方等一众刚刚上战场的将领更多了几分沉稳。这一次独自统领一军更是让他受益良多,但是,显然他依然还是有些跟不上皇帝陛下的思路。耸了耸肩,南宫羽摇头道:“陛下的想法,我怎么会明白?”

霍元方为难,“难道又要去问沐相?”每次遇问题都去问沐相,会不会显得他们这一群太笨太没用了。

南宫羽仿佛看明白了霍元方的心思,安慰道:“不用难过。跟陛下和沐相比起来,我们这一群人确实是没谁能称得上聪明。”

“……”感觉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皇宫里,金碧辉煌的大殿上站着满朝的文臣,然而往日里总是恨不得能口吐莲花的文人们今天却显得罕见的沉默。整个大殿上一片凝重和沉静,就连呼吸都仿佛轻了许多一般。

华皇住在金黄的龙椅上,一手支着下颔靠着扶手闭目养神。面上看上去仿佛十分趁着从容,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另一只紧紧的攥起,早已经泛起了青筋。半闭的眼眸也微微的颤抖着,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恐惧。

大殿上一个武将也没有,所有的武将都上了城楼准备守城去了。自古文武相轻,但是当真到了此刻大殿里只剩下文人的时候这些文人又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期盼这些他们看不上的武夫再英勇一些,更英勇一些,最好一下子能够将六十万西越大军全部给赶回老家。

“报!”门外,宫中侍卫匆匆的快步进来禀告,“启禀陛下!西越六十万大军已经兵临城下!”

“知道了,退下吧。”好一会儿,华皇方才睁开眼,淡淡道。

“是。”

大殿里一片轰然,知道西越大军将会到来,和西越大军真正兵临城下,完全是两回事。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能够在保持冷静了。看着大殿上一脸高深莫测的太上皇,和一脸木然从来就没有坐过龙椅的新任皇帝,众人纷纷交头接耳议论不止。

华皇平静的注视着众人,淡然道:“都在讨论什么?说出来朕听听?”

下面沉默了片刻,终于有人站出来道:“启禀陛下,虽然安西郡王英武不凡,但是困兽孤城终究不是办法。臣请陛下以江山社稷为重,趁着西越大军还未完全合围,臣等愿拼死保护陛下离开京城,迁都他处将来再图后起!”

迁都的事情,不是没有人提过。但是西越大军来的太快,占据的也都是华国最好的地方。说得难听一点,华国根本没有地方可迁了。若是随便找一个小县城困兽十天半月再全军覆没,还不如留在皇城与华国都城共存亡来的有颜面一些。所以,这些提议都被华皇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只是没想到,这会儿敌军已经兵临城下,这些人又再一次提起。

“迁都?迁到哪儿去?”华皇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寒意。

方才还一副赤胆忠心,豪情壮志的官员顿时哑口无言了。城中还有几十万大军,真的想要冲出去肯定不难。但是难的是,逃出去之后他们还能去哪儿?华国近海多河流,西南大部分地区被西越占了,北方北汉大军正势如破竹而来。而东边…华国都城距离沿海不到二百里,再往外,就只能渡船出海了。

看着他一副怂样,华皇冷笑一声道:“朕哪儿也不回去,朕就在这里等着。朕倒也看看,西越和北汉有多大本事能灭了我华国!”

底下众人纷纷垂首,不敢再多说什么。

华皇扫了众人一眼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都留在宫中办差吧。”

众人心中一震,心里明白华皇这并不是真的想要他们留在宫中办差,而是怕他们生出异心,想要软禁他们。现在华国虽然已经岌岌可危,但是华皇却依然还是这座皇城的统治者,他说的话,即使他们不愿意,却也没有人敢违抗,只得齐声称是。

华皇轻哼一声,仿佛不愿再看到他们,瞥了站在旁边的慕容恪一眼淡淡道:“剩下的事情,你和治王商量这办吧。”说完,便直接起身走了。

慕容恪先是一愣,好半晌才终于回过神来。在满殿大臣的目光中,慕容恪望着眼前空荡荡的龙椅暗暗吞了口口水,终究却还是没有勇气坐上去。依然站在点上看着底下的众人道:“各位爱卿还有什么事要奏?”

一时无人言语,慕容恪挥手道:“既然如此,那就退朝吧。各自去办各自的事情。”

慕容恪似乎终于以一个皇帝的身份开口说话了,但是无论是原本支持福王的大臣还是原本的治王党,却谁也没有感到半点高兴的意思。这个时候…再争论这些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

慕容协平静的拱手道:“臣弟告退!”

“臣等告退!”

看着众人纷纷退出,不知怎么的慕容恪突然有些心慌起来,在他自己都还没有考虑清楚的时候便开口道:“四弟留步。”已经快要走到边门口的慕容协闻言顿了一下,终于还是转过了身来。等到大殿里只剩下两人了,慕容协才淡淡问道:“不知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慕容恪愣了愣,望着慕容协许久方才苦笑道:“什么陛下?我这算是什么陛下?”

“还请陛下慎言。”慕容协淡淡提醒道。虽然此事父皇已经不在这里了,但是这宫中却到处都是父皇的人,一不小时说错了什么,父皇现虽然已经无法君临天下了,但是对付他们这些皇子臣子却还是易如反掌。

闻言,慕容恪的脸色却更加难看起来了。慎言……他是皇帝,却还要别人提醒他慎言。这算是什么皇帝?皇帝这个身份,对于他现在来说倒是更像一个讽刺。

慕容恪摇摇头,回去了心中那些纷乱的念头,道:“朕…朕留下四弟是另外有事商量。”

慕容协恭敬的道:“请陛下明示。”

慕容恪咬牙道:“你觉得赵子玉真的能够守住京城么?”

慕容协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了慕容恪一眼,思索了片刻道:“陛下…也是想要迁都?”

“难道四弟不是这么想的?”慕容恪道。在他看来是个人都该这么想,只是父皇莫名其妙的坚持不肯,一直拖到现在。但是现在也不晚,西越大军想要完全合围住华国都城需要一些时间,他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冲出去。

慕容协慢慢的摇了摇头,沉声道:“何必…事已至此、华国早已经无力回天,连父皇都放弃了,大哥还是看不透么?”说罢,不再理会慕容恪震惊的表情,慕容协转身出去,留下慕容恪一人面对着空荡荡的宫殿默然出神。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包子在哪里呀?包子在哪里?找不到时间生包子什么滴真是太虐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3.不吉利的都城 下一章:225.烈王驾到
热门: 你是不是喜欢我 求偶期 夜色深处 冲啊,太子殿下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皇帝的鼻烟壶 芈月传 诡案笔录之末世纪 新疆探秘录之独目青羊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