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不吉利的都城

上一章:222.你慢慢想,我慢慢打 下一章:224.兵临华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华国所谓的修和无法绊住西越大军的脚步丝毫。反倒是魏嵩收到华国京城传来的消息时顿时变得脸色苍白,神色恹恹的跟容瑾和沐清漪告辞了,而这时西越的大军也已经在攻打另一个城池了。容瑾显然并不将魏嵩看在眼里,魏嵩要走,他甚至连为难一下都没有。十分爽快的放行了。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此时魏嵩走得越顺畅,以华皇的疑心他回去只会越倒霉。

而魏嵩心中也同样苦闷,这些天他清楚的看到了西越和华国的差距,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不愿意再回到华国京城去等待这个已经可以预期的失败。如果他被西越帝扣下了,那么等到京城被破之后他就可以直接归降西越。到时候他的一切都可以保住,甚至包括官位。刚刚吞并了华国的西越需要归降的华国官员。但是京城传来的消息却告诉他,他如果不回去的话,他的家人将会被满门抄斩。一个年过花甲老人,权欲自然是有的,但是这些都还建立在他的家族儿孙之上。如果失去了这些,孑然一身他还要那些做什么?

明微公主自然也是跟着魏嵩一起回京的。离开之前明微公主也只是对着沐清漪淡淡一笑什么也没有说。那一晚的酒醉倾述之后,明微公主仿佛又成为了那个端庄娴静,幽雅尊贵的华国大公主,仿佛那一晚的狼狈和脆弱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沐清漪靠在容瑾怀中望着明微公主一行人渐渐远去,轻声叹了口气。

“清清叹什么气?”容瑾低头,轻抚着她柔美的容颜有些不悦的道。他不喜欢清清为了别的什么人烦恼。如果不是清清坚持要来送明微公主,以容九公子的傲慢是绝对不会来送什么行的。结果居然还惹得清清叹气,容九公子更加不乐意了。

沐清漪微笑道:“只是突然觉得,我很幸福。”

“咦?”容瑾眼睛一亮,“清清觉得很幸福么?”

沐清漪点头,跟这世上绝大数人比起来,她真的是很幸福了。

容瑾立刻抛去了原本的不悦,一脸欢快的将她揽入怀中,郑重的承诺道:“我会让清清更加幸福的。”

沐清漪微笑道:“我们会一直都很幸福的。”

淡淡的朝阳斜照在山道上,在两人身上泛起柔和的光芒。远远的,霍姝望着相依相偎的一对璧人,再看看身边不远处肃手而立的天枢,眼中掠起一丝羡慕。轻声道:“城主和小姐感情真好。”

天枢淡淡一笑道:“姝儿年纪不小了,也是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不如我禀告城主和小姐,为姝儿指一桩好的婚事可好?”闻言,霍姝顿时俏脸飞红,连连摇头道:“才不要!我明明是最小的!”

天枢不以为意,原本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见她如此,也就不再去调侃她了。霍姝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也不由得泛起一股淡淡的失落。若不是真的对她没有丝毫的心思,如何能够如此自然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天枢现在也没有喜欢的姑娘啊。沮丧的同时,霍姝又忍不住抱有一丝希望。只要天枢一天没有心仪的姑娘,她总是会有机会的!

沐清漪和容瑾携手过来就看到两个忠实的属下站在道边,天枢依然是一贯的肃然。倒是霍姝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含笑看了她一眼,沐清漪心中了然。霍姝这丫头,明明能力不凡,武功也高,容貌虽然算不上绝色却也是个秀丽佳人,偏偏感情上的事情倒是比大家闺秀还要羞涩。更让人无奈的是,天枢同样是个聪明人,感情上却是个木头。相处了这么多年,居然都没有看出来霍姝对他的心意。每每让沐清漪这个外人都忍不住替霍姝着急。不过沐清漪怀疑,天阙城七星堂的人感情方面都不怎么聪敏,不然怎么会直到现在还都是光棍呢?

“说什么呢?”沐清漪含笑问道。

“没…没什么?”霍姝脸上一红,连连摇头道。她才不要小姐知道她拙劣的试探天枢又失败了呢。天枢却没有霍姝这些羞涩的心思,平静的道:“姝儿说城主和小姐的感情很好。”

沐清漪莞尔一笑,有些意味深长的望着霍姝道:“原来如此,霍姝年纪也不小了,这两年我倒是忘了。女儿家到底不比男子,等回到西越我就替你选一个如意郎君?”

“小姐!”霍姝急的直跺脚。沐清漪却只是掩唇一笑,拉着容瑾翩然离去,只剩下背后一脸木然的天枢和又羞又窘的霍姝面面相觑。

送走了明微公主一行华国使臣,西越大军继续势如破竹一般的向前推进。却在半个月后与另一路大军回合之际得到了两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一,华皇下令招赵子玉回京。二,华皇退位成为太上皇,将皇位传给了皇长子慕容恪。

这消息一出,就是西越大营里的两个皇帝一个丞相和一众大小将领们一时间也被震得七荤八素。而此时,西越六十万大军已经占据了华国京城附近最大的一座城池,上珧,距离华国京城不足三百里。

上珧城里,容瑾懒洋洋的坐在书房的椅子里,含笑看着眼前的众人问道:“你们说…华国那个老家伙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华皇突然地神来一笔让给他添了一点不大不小的麻烦,却完全没有影响到容瑾的心情。上珧距离华国京城只有三百里不到,无论如何…哥舒翰都不可能比他更快到达京城不是么?当然如果赵子玉还能一直挡在北方就更好了。

哥舒竣坐在下首第一个位置,淡淡挑眉道:“华国败局已定,无论他怎么做都没有差别了。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北汉皇说的不错。”南宫羽点头,有些谨慎的看了哥舒竣一眼,沉声道:“我军距离华国京城已经近在咫尺,一旦京城被攻陷,华国就算是完了。到时候赵子玉一个人也独木难支。华国将赵子玉调回京城,应该是想要靠他守城吧。”其实这样的安排同样是无济于事,赵子玉再厉害,区区一座城池又能守到什么时候?就算华国京城城池坚固,一个月不行,两个月,两个月不行三个月五个月,赵子玉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倒时别说是赵子玉了,只怕京城里的百姓先就要坚持不住了。

容瑾对赵子玉如何没有兴趣,他更有兴趣的是另一个问题,“华皇怎么会退位呢?”华皇眷恋权势,若是可以只怕恨不得朝堂上所有的事情都让他一个人做了。原本以为他到死都舍不得那高高在上的皇位,却不想这个时候反倒是自己主动退位了。

坐在容瑾身边的沐清漪抬起头来,淡淡笑道:“这个我倒是能够猜到两分。”

众人齐刷刷的望向沐清漪,沐清漪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淡淡道:“华皇虽然退位了,但是…京城的权利只怕还是把持在他手中,这所谓的新皇,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性子有些急躁的霍元方不解的道:“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沐清漪抿唇笑道:“好处自然是有的。无论事实如何,至少表面上看华国的皇帝已经换人了。也就是说,就算华国灭亡了…也不是灭亡在他的手里的。慕容恪才是亡国之君,而他…是太上皇。”

众人无语,这样的法子也想得出来。不知道是沐相想错了还是华国真的这么自欺欺人。

“若是华国果然亡了,亡国之君的帽子自然是戴不到他的头上。但是如果华国挺过了这一次,华皇随时可以再废了慕容恪重新君临天下,反正慕容恪手里也没有实权。这也是…为什么他选择的是慕容恪而不是慕容协的原因。如果华皇真心想要退位的话,作为帝王慕容协远比慕容恪要合适的多。但是,慕容协也比慕容恪不好对付的多。”沐清漪淡淡道,心中也忍不住为华国皇室感到悲哀,国破家亡就在眼前,华皇和仅剩的几个儿子之间居然还能够勾心斗角。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同心协力,无论皇位落在谁的手中远比落在外人手中好吧?到底是她太天真还是这些人太荒唐?

其实并非她天真,也不是华国皇室的人荒唐。从权利存在那一天开始,围绕权利的勾心斗角就从来也不曾停止过。如果真的到了国破家亡那一刻,所有人就能够尽弃前嫌的同心协力的话,或许这世上早就没有了那么多的朝代更迭。

但是此时在场的人们却并不能理解这样一种近乎病态的行为,纷纷咋舌不已,“华皇父子都是这副德行,华国不灭简直天理难容!”

在场的也只有容瑾和哥舒竣明白,如果身在局中他们未必会比这些人更加清明睿断。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不会做出如华皇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们不仅仅有野心又手段,同时他们也懂得什么叫承担,他们有勇气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所有后果负责。

哥舒竣望着容瑾,道:“既然如此…西越帝打算何时进攻华国都城?”此言一出,在场的西越将领们目光齐齐的落到了容瑾的身上。要知道,攻下一个国家的都城的功勋可是跟攻打下任何一个城池都是不一样的。一个国家的都城被攻陷,如果没有及时迁都的话,可以说…这个国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已经灭亡了。这样的功勋,无论如何也是足够铭记于史册的。而这些,对于眼前这些刚刚上战场不久的年轻将领们来说,绝对是具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望着容瑾。攻下上珧城之后,可以说…与华国都城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称得上是城池的地方,甚至连险关都没有,华国本身就地处平原开阔之地,京城附近几百里更是一马平川。这也就导致了一旦攻下了上珧这华国都城最后一道壁垒,都城就将会毫无遮掩的暴露在敌人的眼中。

容瑾淡淡道:“着什么急?还怕会没有仗给你们打么?清清…你对华国京城最熟悉,你说说看。”

沐清漪微微点头,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道:“华国京城始建于八百多年前,事实上到如今已经是三朝古都。整个皇城分为内外两城,内七外九十六道城门,这还不包括宫门。另外…陛下和北汉皇都到过华国都城,应该记得…华国都城外城的城楼比西越和北汉都高的多,也厚实的多。历史上…从未有人真正攻破过这座皇城。”

书房里沉默了一下,有人有些不信的道:“沐相说是三朝古都,既然从未有人攻破过…那之前两朝又是怎么灭亡的?”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当年华国太祖皇帝灭前朝的时候,是天下所望,众望所归。前朝官员自己擒了皇帝归降的。至于更早以前…那位亡国之君,更是亲自着白衣捧玉玺出城投降,只求敌人放过城中百姓。各位觉得…咱们如今能够办到哪一条?”

众人默然,想要让华皇自个儿出城投降肯定是不能了。只怕他们就是把整个华国的百姓杀光了也别指望华皇会心软投降。至于另一个…华国官员归降献城这事儿…怎么想都觉得不太靠谱,更像是闲着无聊的幻想。

容瑾默默摸着下巴思索了半晌,方才叹气道:“清清,看起来华国这都城不太吉利,咱们以后还是不住这里的好,这京城就当个陪都吧。”一个被臣子卖了,一个自己把自己卖了,现在这个华皇倒是不会卖自己也绝不会让别人卖他,但是却一个劲儿的想要作死。果真不是个吉利的地方。原本还打算,清清更喜欢华国的话,他可以考虑迁都呢。现在想想,以后还是…重新为清清修一座城池吧。

沐清漪无奈的抚额,哥舒竣轻哼一声挑眉道:“看来西越帝已经胜券在握了。”这么一副仿佛已经在鼓掌之中的模样,当他这个北汉皇不存在么?一旦赵子玉撤离了战场,北汉的骑兵只会比西越大军快绝不会比西越大军慢。至少…绝对可以在容瑾攻下京城之前赶到。

容瑾笑容可掬的点头,“有什么不对么?”

哥舒竣噎了一下,这些日子容瑾虽然明面上算是对他礼貌相待,但是到底是寄人篱下,说是半点暗亏都没吃过也是不可能的。哥舒竣也自知现在不是和容瑾争强的时候,轻哼一声道:“朕拭目以待。”

容瑾扬眉,“那北汉皇就睁大眼睛看着吧。”

“陛下,咱们什么时候去攻打华国皇城?”有人忍耐不住,连忙询问道。

容瑾沉声道:“事不宜迟,即刻整顿兵马,明早出发。务必在三天之内给朕围了华国皇城!”

众人兴奋不已,齐声应道:“末将领命!”

华国京城,一片人心惶惶。往日的热闹繁华的大街上行走的人们脸上都带着惊恐和忧虑之色,往日街边上的各种商贩也早已经不见了人影。取而代之的,到处都是流露街头无家可归的行人。这些都是从西边逃难而来的百姓。只是这些百姓们并不知道,那些没来得及逃走的百姓依然安稳的生活着,而他们却只能流离失所。因为他们所想要依靠的朝廷并不能给他们依靠和帮助。而现在,他们甚至连选择出城都不行了,因为城门早已经封锁,不许进也不许出。

皇宫里也不复往日的肃穆堂皇,依然是一样的宫殿一样的风景,但是小心翼翼的宫人们和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的朝臣们,却让整个皇宫更多了几分凄凉和寥落之意。

大殿里,终于登上九五之尊的慕容恪脸上并没有丝毫踌躇满志的模样。虽然穿着一身明黄的朝服衣冠,但是那九五之尊的龙椅上坐着的人却依然不是他。坐在龙椅上接受众臣朝拜的依然是华皇,身为帝王的他除了得到了一身龙袍甚至连个座的位置都没有。他只是站立的位置从丹陛之下的大殿落到了丹陛之上罢了。

慕容恪恭敬地低着头,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地面。谁也看不清他到底在想谢什么。

而站在底下的慕容协神色也并没有错失帝位的沮丧和愤怒。看到站在丹陛之上的慕容恪,慕容协眼底泛起一丝淡淡的嘲讽。这几天下来,他怎么会不明白父皇的意思。他也不得不庆幸,父皇选择的人不是他。他有野心,他想当皇帝没错。但是他绝不想当一个替人受过的傻瓜和任人操纵的提线木偶,即使那个人是他的父皇。

慕容恪与其说是皇帝,不如说是父皇替自己找的替罪羊。以便让后世的史书上将记载着华国的亡国之君的名字变成慕容恪的。父皇爱惜自己的名声,只是这手段……

“安西郡王晋见!”随着一声尖锐的通禀,带着一身风尘仆仆的赵子玉身披战袍快步走了进来。不过才两个月的征战,却比他曾经连续驻守边关数年还要让他感到疲惫。赵子玉年轻的容颜上带着几许疲惫之色,眼中也因为没有休息好而带着血丝。更多的,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郁愤。

“臣,赵子玉叩见陛下。”赵子玉俯身一拜。

“爱卿平身。”华皇沉声道。

赵子玉谢恩起身,华皇望着赵子玉道:“匆匆招安西郡王回京,可知所何事?”赵子玉心中苦涩的一笑,他怎么会不知道所为何事?但是事已至此,难道凭他一己之力还能力挽狂澜?离开京城之前,他就再三上书陛下启用当年被贬斥的老臣,将所有兵力交付,竭力阻挡西越大军在榆阳城以外。西越并没有什么老将,这一次南宫绝也没有随行出征。只凭容瑾一人就算是天纵奇才也不可能同时操纵两路大军,如此一来,只要击溃了一路大军华国都还能有机会反败为胜。他也能安心在北方与哥舒翰周旋。却不想,自己在战场上处处受后方牵制也就罢了,与哥舒翰之间的争斗本就是举步维艰,没想到南边面对西越大军的守军竟然会一溃千里,短短两个月让西越大军直逼京城。他匆忙被召回京城…后面……

赵子玉闭了闭眼,他简直不愿意去想象被自己抛下的大军到底会如何惨败。那些原本对他满怀信心的将士临死之前会如何的怨恨和不甘。

“臣…恭听陛下训示。”赵子玉沉声道。华皇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安西郡王府的忠诚从未让朕失望过,这一次,守卫京城的重任就交给爱卿了。京城内所有的武将兵马爱卿皆可节制,只要爱卿能够守住京城。”

赵子玉平静的应道:“臣遵旨,必不辜负陛下对安西郡王府隆恩。”他没有去问,就算守住了京城又能如何,整个皇城上百万兵马百姓,日子久了,吃喝用度从哪里来?身为臣子,忠则尽命,至于其他的事情,真的不是他身为武将的人能够管得了的。

华皇似乎也察觉到了赵子玉情绪的低落,心中自然也明白是为何。只是他身为帝王的想法又岂是赵子玉这样一个年轻的武将能够理解的,不说也罢。挥挥手道:“子玉一路风雨兼程的回来,辛苦了。先回去歇着吧。休息好了才有精力守城。”

赵子玉沉默的点头,“微臣告退。”

目送赵子玉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外,站在大殿之上的慕容恪脸色有些发黑了。他虽然只是一个傀儡皇帝,但是到底如今也是华国名正言顺的皇帝了。但是赵子玉从进来到出去,从头到尾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更不用说行君臣之礼了。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这些日子的憋屈让慕容恪心中早就憋了一团怒火,而赵子玉的行为更像是在这暗藏的火星上浇了一桶油一般。

其实,这事慕容恪还当真是冤枉了赵子玉了。赵子玉还不到而立之年,却独自一人支撑着整个北方战场,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更何况,华皇所谓的传位,也只是随便的发了个诏书而已,连个像样的登基大典都没有。赵子玉接到招他回京的诏书的时候,记载着传位的消息的折子还压在大军的案牍上呢。于是,一路上日夜兼程的赵子玉根本就没有听说华皇禅位了的事情。方才在殿上,赵子玉为了掩饰眼底的情绪同样也是出于君臣之礼,一直低着头,根本没看见慕容恪。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不太美妙的误会。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2.你慢慢想,我慢慢打 下一章:224.兵临华京
热门: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借我咬一口 图腾 我的镀金时代 我的老婆是校花 微光 匹诺曹与蓝胡子 第二死罪 我们的电影时代 库洛牌拯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