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你慢慢想,我慢慢打

上一章:221.三道圣旨,公主的宿命 下一章:223.不吉利的都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听到容瑾冰冷的声音,魏嵩心中一震,蓦地回首就见一身黑色衣衫的年轻帝王快步而来。原本还在周围不远不近的围观的百姓也都纷纷一哄而散。

转眼间容瑾就已经到了四人落座的桌前,霍姝连忙起身让座。容瑾轻哼一声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一双深邃的眼眸定定的望着沐清漪。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我们正准备给你带早膳回去呢。”容瑾脸上的神色这才缓了缓,但是还是清清楚楚的写着不高兴。沐清漪转身朝身后的霍姝使了个眼色,霍姝会意连忙冲到已经被吓呆了的老板的灶前为容瑾端来早膳放在桌上。

沐清漪抬手亲自拿起筷子塞到容瑾手中,笑道:“听说这家的早膳很好吃,我也觉得很不错,快尝尝。”

容瑾这才低头看了一眼原本不屑一顾的东西,又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铺子老板,道:“清清喜欢,出发的时候带着他就是了。以后回西越,也可以带他一起进宫。”一句话,这座华国小小的小城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早餐铺子老板立刻就被升级到了御厨的等级。沐清漪顿时哭笑不得。

“吃个新鲜罢了,哪儿需要那么麻烦。”沐清漪笑道。

容瑾不以为然,一边低头用膳,一边轻声哼哼,“清清喜欢就好,这算什么麻烦?免得清清一个人跑出来。”

沐清漪只得叹气,抬手为他夹了一些爽口的小菜放进碗里,一边道:“快点吃,吃完了咱们该回去了。魏相和公主还等着呢。”

闻言,魏嵩连忙陪笑道:“不急,不急,陛下慢用。”他现在只恨不得容瑾赶快把刚才那句话给忘记了。

明微公主坐在一边,一脸平静的看着沐清漪和容瑾之间看似平淡却充满了淡淡的温馨的互动。眼底掠起一丝淡淡的羡慕,她这一生从未得到过这样平淡的快了。即使是刚刚与威远侯成亲的时候,两人之间也是相敬如宾的。夫妻之间…如果已经互相礼貌的如宾客一般了,那还能有多少温情?

容瑾的记性却显然并没有魏嵩希望的那么差,三两口吃完了早膳,容九公子心情微好,更有心情找魏嵩的麻烦了。

“魏丞相方才说什么来着…要派人跟华皇请示?你觉得…等你请示完了,朕会不会已经打到华国都城下面了?”容瑾笑眯眯的问道。

魏嵩的脸上的笑容越发僵硬起来了,强笑道:“陛下说笑了。”对于这种在这么简陋的早膳铺子外就直接开始谈判的事情,年事已高的魏丞相表示十分的不习惯。只可惜,现在却没有他挑剔的余地。

“说笑?”容瑾挑眉,“你的意思是说,朕打不过去?”

魏嵩笑容发苦,既不能说是,也不能说不是。只得勉强的道:“我皇陛下是真心想要与西越修好,还请陛下…看在两国百姓的份上,三思一二。”

容瑾不以为然,“朕的大军所到之处秋毫未犯,百姓依然安居乐业,有什么好三思的?更何况…这次的事情,可不是朕的错。”

明明是西越和北汉早就预谋好了的,否则要怎么解释沐清漪在华国边城刚刚落入华国之手,西越和北汉就对华国开战了?但是事到如今,华国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了。

看着魏嵩一脸愁苦的模样,容瑾悠悠然道:“其实…要和谈也不是不可以。”

魏嵩眼睛一亮,连忙道:“还请陛下明示。”

容瑾笑道:“第一,华国从边城到上珧城所有疆土,永久归西越所有。二,华国每年赔偿西越岁币两千万两,三,华皇立刻退位,四,将福王慕容恪送到西越为质。如果能够同意这些…那么朕也可以考虑考虑华皇想要谈的事情。”

魏嵩眼前先是一黑,继而心中又是一惊。没想到容瑾竟然能够猜到除了和谈他还有别的事情要说。同时心中也暗暗怀疑其西越在华国朝堂上是否还有细作。

“陛下…。”魏嵩颤微微的道。

“如何?”容瑾挑眉,魏嵩看了看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的沐清漪和明微公主,脸上的愁苦之色更重了,“陛下,这条件未免也太过了一些。”这哪儿是要跟华国议和啊?这根本就是在逼华国向西越称臣了。上珧距离华国京城不足三百里,如此一来就算北汉大军全部退出华国,华国的疆土也要缩水三分之一之多,最重要的是,这三分之一还是华国最富饶的地方。再说每年两千万岁币的事情…华国本身不及西越富裕,但是两千万并不算大事。但是那是在以前,如果华国失去这三分之一的疆域,朝廷每年的收入至少要缩水一半以上。再承受这两千万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再说那第三条,华皇退位。这根本就不可能,华皇若是不想当皇帝了,他还和谈干什么直接跟西越和北汉拼个你死我活就行了。至于最后一条…福王为质子?魏嵩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一脸理所当然的容瑾,心中忍不住开始怀疑起另一个皇子治王慕容协来了。西越帝会提出这种条件,至少就证明了西越是支持治王继位的。因为华国如今还能拿得出手的皇子,除了福王就只有治王了。

容瑾可不管魏嵩这一瞬间脑子里想了多少事情。明明是平坐着的,却偏偏让他显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淡淡的看着魏嵩,“有什么太过?”

魏嵩叹气,“陛下见谅…我国是真心实意的想要跟陛下修和的,别的都好说,但是…割地的事情,还有陛下退位的事情,实在是不行。”事实上,容瑾提出的四条,无论是哪一条华皇都不可能答应。

容瑾冷笑一声道:“无所谓…朕慢慢打,你慢慢想。说不定等华皇同意的时候,已经不用割地了呢。”等他自己打到华国皇城脚下,华皇就算是想割地他也没地可割了。

魏嵩顿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以西越大军现在的速度来说,容瑾这句话还真不是一句空话。沉默了半晌,魏嵩方才叹了口气,道:“老夫还是要请示陛下之后才能决定。”

容瑾耸耸肩,不以为然。态度明显的:你请示你的,我打我的。完全没有要议和的诚意。

见魏嵩无话可说了,容瑾便站起身来,朝沐清漪伸出手,“清清,咱们走吧。”

沐清漪伸手让他牵住,淡淡一笑道:“好。”

起身朝明微公主和魏嵩点点头,便跟着容瑾一起并肩往暂住的府邸而去了。

看着两人远去的脚步,魏嵩又急又怒,“公主,你看西越帝这态度!”

明微公主平静的扫了他一眼,淡淡道:“魏相想要他有什么样的态度?盛情款待么?”

魏嵩一噎,他当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今是西越占了上方,是他们要求着西越,容瑾这个态度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只是说出口的话,却是丝毫也没有情面可讲。

魏嵩叹了口气,犹豫的看着明微公主道:“公主和沐相私交甚笃,不知道…公主是否可以去找沐相说说?”其实,今天早上他们来这里巧遇沐清漪,本身就是打着这个主意的。可惜明微公主人虽然来了却全然的不配合。以至于魏嵩只得自己强撑着跟沐清漪答话了。

明微公主淡淡一笑,眼底掀起一丝嘲弄之色,“魏相,你可知道沐清漪是谁?”

魏嵩有些疑惑的望着明微公主,显然不太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明微公主淡然道:“她是能以一己之力操纵大半个华国皇室,能够辅佐西越帝登基,能够登上西越大丞相之位,统驭百官的女子。你以为…她是普通的大家闺秀么?会为了我们之间这所谓的私交而不顾大局?更何况…到底是谁告诉你们本宫跟沐相私交不错的?”

她们都是聪明女子,聪明的人总是格外的不容易信任别人。即使是在沐清漪看上去最柔弱无依的时候,明微公主也没有真正完全信任过沐清漪。当然沐清漪同样也是,这样的交情,实在称不上是私交甚笃。只是…不讨厌对方而已。

“这…。”魏嵩一怔,显然没想到明微公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知道明微公主说的都是事实,但是另一方面魏嵩却依然觉得明微公主是在推卸自己的责任。不由得脸色有些沉了下来,道:“公主…若是事情办不好。只怕你我回去都无法向陛下交代。”

明微公主淡然一笑,悠悠道:“能够出来看看京城以外的地方,本宫已经满足了。其他的事情,就不劳魏相操心了。本宫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说完,明微公主也不再理会魏嵩还想要说话的模样,毫不迟疑的起身而去。

于是,这一场和谈还没有开始就已经陷入了僵局,魏嵩无奈,只能命人快马将消息禀告给华皇。八百里地,距离京城其实并不远了。他们一行人过来因为有女子,而魏嵩年纪也大了一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但是如果是紧急军情,八百里加急的话,其实也不过一日一夜的时间便能到京城了。虽然现在因为战乱,因为他们现在身在敌营耽误一些时间,两日之内也足够到达了。

华国皇宫里,正在喝药的华皇看到快马加鞭送来的消息,顿时当场喷出了一口鲜血。恭侯在一边侍疾的慕容恪等人都吓了一跳,内侍连忙想要去扶他。却被华皇一把推开了。

“父皇?!快传太医!”慕容恪连忙叫道。

门口的内侍闻言,慌忙的朝着太医院的方向奔去。大殿里也是一片混乱,“陛下…父皇,你怎么样了?!”众人七嘴八舌的问安,让华皇听得烦躁不已,厉声道:“闭嘴!”

吐了一口血,原本一直聚集在胸口的郁气反倒是消散了不少。华皇脸色也比刚才好看了一些,但是众人却不敢轻忽,一脸担忧的望着他。

华皇冷笑一声道:“问朕怎么了?你们自己看!”刚刚到手的折子被华皇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慕容恪俯身捡起来打开,慕容协也跟着走过去一些看。越看,两人的脸色月难看。慕容恪脸色难看是因为西越要他做质子,而慕容协脸色难看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很可能被西越人坑了。

果然,慕容协还没来得及思考该怎么办,就听到华皇阴测测的声音,“治王,你说该怎么办?”

慕容协心中一惊,连忙正色道:“启禀父皇!西越帝的要求太过无礼,父皇决不能答应!”

华皇怀疑的盯着他打量了半晌,淡淡道:“你是这么认为的?”慕容协后背惊起了一成冷汗,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沉着的点头道:“回父皇,正是。”

“那么…福王呢?”

慕容恪咬牙道:“四弟说的对,西越帝狮子大开口,父皇决不能答应他这样荒谬的条件!”要他去西越做人质?若是这一次去了,慕容恪可不认为自己还有命活着回来。更何况,如果他这时候成为了质子,那岂不是说皇位就归慕容协了。

华皇沉默了许久,方才点了点头。冷笑一声道:“魏嵩也是老糊涂了,这样的提议还敢拿回来问朕!派人将魏家的人全部收监…不,让人将魏府围起来,不许放走一个人。另外,告诉魏嵩,若是谈不好…就提头来见!”

慕容协微微蹙眉,“父皇是怀疑魏相……”

华皇轻哼一声道:“他敢将这样的折子送回来给朕看,说明他想要同意,不管他是为了什么想要妥协,只是他不敢而已。”

慕容协漠然,确实,如果魏嵩敢签下这样的协议,只怕还等不到他回京,父皇就会将他满门抄斩了。

魏嵩想要签下这份协议,说明他根本就不认为华国能够在西越手里挺得住,那么他就随时都有叛国的可能性。这个时候,扣住他的妻儿,确实是最保险的方法了。

“父皇英明。”两人齐声道。

华皇冷哼一声,道:“立刻传令,再调集三十万大军前去支援。另外…派人催一催赵子玉,让他尽快结束和北汉的战事!”

“是,父皇。父皇…。”慕容协犹豫了一下,问道:“如今战事紧急,是否可以重新启用那些被贬的老将?”

华皇沉默了片刻,冷笑一声道:“重新启用?启用了一个关宗平如何?当年妄称什么华国第一虎将,西越连个拿得出手的大将都没有,他却连五天都扛不住,现在只怕也已经降了西越了吧?这些人,还有什么可用的?”现在再重新启用那些人,就等于说他当年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身为帝王,华皇是绝不会愿意承认自己有错的。即使现在华国已经到了如此岌岌可危的地步。何况,当年华国第一虎将的关宗平根本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甚至现在还没有传来战死的消息,很有可能是降了西越。华皇绝对不会给那些人机会,投降了西越高官厚禄然后来嘲笑自己的昏庸无能。

“此事不必再议!立刻颁布朕的旨意,募集壮丁入伍,抵抗西越和北汉大军侵袭,以保我华国基业!去吧。”

慕容协暗暗叹了口气,沉声道:“儿臣遵旨。”

慕容协退了出去,慕容恪却落后了一步。等到慕容协出去慕容恪方才转身,沉声道:“父皇…。”

华皇抬起头,冷漠的盯着他道:“你想要说什么?”

慕容恪犹豫了一下,咬牙道:“父皇…西越帝提出这样的和谈要求,分明是……”

“分明是什么?”华皇问道。

慕容恪道:“分明是偏向四弟的,之前四弟跟沐清漪便走得近,万一…。”

“碰!”慕容恪的话还没说完,西越帝手中重新端起的药碗就迎面砸了过来。慕容恪也不敢躲,只得生生的受了这一砸。暗褐色的药汁洒在他身上,将华丽的亲王朝服染得一片狼藉。粉彩的瓷碗砸落到地上,绽出清脆的碎裂声。

“父皇……”

华皇怒斥道:“混账东西!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来构陷兄弟?!”

“儿臣不敢!”慕容恪吓了一跳,连忙跪倒在地上重重的磕头。华皇冷笑道:“不敢?哼!给朕滚出去!”

“是!儿臣告退!”慕容恪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起身连跪带爬的退了出去。留下身后西越帝坐在床榻上气喘吁吁。对于自己的儿子,华皇自问还是了解的,慕容协有野心,有魄力,对皇位自己也是有想法的。但是如果说他勾结容瑾和沐清漪想要逼他这个父皇退位,谋逆犯上,他还没有那个胆子。

华皇当然知道容瑾那所谓的和谈条件的真实目的是想要干什么?但是偏偏…慕容恪那个混账东西还当真甘愿上当!

“陛下,息怒…。启禀陛下,太医来了…是不是…。”内侍战战兢兢的问道。

华皇轻哼一声道:“息怒?这些孽子…朕如何能息怒?!让他们滚回去,朕没事了!”

“是。”

门外,慕容恪出了门刚走了几步便看到慕容协站在殿阶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回想起刚刚在里面被华皇叱骂,在看看自己此时一身的狼藉,慕容恪只觉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紫。

“大哥。”慕容协淡淡笑道,仿佛没有看到慕容恪身上的药汁一般。

慕容恪轻哼一声,淡然道:“四弟怎么还不走?”

慕容协笑道:“等大哥一起出宫啊。”

“哼!”慕容恪脸色难看的一挥手当先一步往宫外而去。

幽幽的月色下,沐清漪放下了书房里的事务,漫步在月色里。明天大军又要准备启程了,容瑾唯恐她休息不好明天精神不好,早早的便赶她出了书房,自己接手了大大小小的一干事务。一时间,沐清漪也没有睡意,只得带着人到花园中走走。

“小姐,前面有人。”霍姝低声提醒道。

两人漫步而行,转过了花园果然看到不远处的凉亭里坐着一个人,隐隐的还能闻到淡淡的酒香。

霍姝皱眉道:“是明微公主。”

沐清漪一怔,举步朝着凉亭走了过去。果然,明微公主穿着一身白色的罗衣正独自一人坐在凉亭里饮酒。跟前甚至连一盘点心或者佐酒的小菜都没有,只是单纯的喝酒。

听到脚步声,明微公主慢慢的回过头来看到沐清漪不由得一笑,“沐相怎么又空来这里?”

凉亭中,明微公主美丽雍容的容颜带着几分白日里没有的清雅和柔弱。眼神却是明亮清澈,看来并没有喝醉。

沐清漪淡淡道:“出来走走,公主心情不好么?”

明微公主摇摇头,笑道:“说来…你可能不相信。其实,这些天是我这十几年,最开心的时候了。沐相既然无事…不如过来陪本宫一起喝一杯如何?”

沐清漪不置可否,走到凉亭里坐下。明微公主为她倒了一杯酒,又为自己斟满,也不管沐清漪喝不喝,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沐清漪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褪去了雍容尊贵仿佛只剩下悲伤,却偏偏要笑的愉悦的女子。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是边城的烈酒,容易醉人。公主还是少喝一些。”

明微公主摇摇头,苦笑道:“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劝我少饮一些呢,当然…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如此尽情的饮酒。从前在宫里,在公主府…我是华国的大公主,自然要做众公主表率…后来成了寡妇…即便是公主,守了寡又怎么可以肆意饮酒?有的时候…想让自己糊涂一些都不成。活着…可真累啊。”

沐清漪默然。

“我真羡慕你啊,清漪……”明微公主低声呢喃道。

沐清漪淡淡一笑,举起酒杯道:“我陪公主饮一杯。”

明微公主愉快的一笑,笑道:“多谢,你是第一个肯陪我喝酒的人,肯听我说话的人……”

沐清漪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明微公主漫无目的的诉说着许多平日里清醒的时候绝对不能说的事情。说皇宫中的各种宫廷倾轧,说她曾经不愿意嫁给威远侯,说她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说父皇忌惮威远将军在军中的权势,逼着威远将军去赴死……。

公主虽然是金枝玉叶,金尊玉贵。但是从生下来那天就没有半点自由。皇家随时需要她们为之付出一切。他们甚至得不到身为父亲的人半点的宠爱,许多公主在皇帝眼中不过是一个可利用的棋子和一个封号而已。即使大公主身为华皇长女,即使她的母妃曾经是华皇的宠妃,那也只会让她承受的比别的公主更多一些罢了。

夜色渐沉,明微公主趴在桌边,渐渐地睡了过去。沐清漪坐在旁边看着她沉睡中的眼角悄然的滑下一滴晶莹的水光,微微的叹了口气。

亭外的花园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沐清漪抬眼望去容瑾在月色下漫步而来。淡淡的银光洒在黑色的锦衣上,更加映衬出他容颜俊美如玉。

沐清漪淡淡一笑吩咐霍姝照顾明微公主,起身迎了出去。

“怎么来了?”

容瑾不悦的看着她,“你说呢?不是让你早些休息么?”

沐清漪歉然一笑,拉着容瑾的手道:“咱们回去吧。”

容瑾眯眼看了看她,又忘了一眼凉亭中的人,这才转身牵着她的手往她们住的院子而去。月色下,两人的手紧紧相握,淡淡的暖意在彼此间弥漫。沐清漪低头看了看两人相握的双手,淡淡微笑。

你心中有我,我心中的有你,我们能永远相守,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幸福的么?

------题外话------

十一月刚开始,就被好多花花砸晕了。感谢zengfengzhu亲爱哒送的376朵花花(么么,意思下就好。有订阅就开心鸟),还有摎jiu亲爱哒送上5朵花花。还有为凤的月票榜做出贡献的所有的亲们,以及一直以来默默支持凤的亲爱哒们。感谢群么么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1.三道圣旨,公主的宿命 下一章:223.不吉利的都城
热门: 猫饭奇妙物语 沉睡谋杀案 长生界 犯罪七大奇迹 我哥重生后控制欲爆棚 钞烦入盛 东北往事3黑道风云20年 名侦探的守则 尤金尼亚之谜 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