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三道圣旨,公主的宿命

上一章:220.华皇的为难 下一章:222.你慢慢想,我慢慢打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儿臣叩见父皇。”后殿里,慕容协慕容恪二人跪倒在床前,恭声叩拜。原本他们奉旨前往御书房见驾,刚到御书房却又被华皇派人传话到这里来。原本两人心中还有些不解,现在看到华皇这副模样这才明白过来。

半躺在软榻上的华皇睁开眼睛看了两人一眼,淡淡道:“起来吧。”

“多谢父皇。”两人起身。慕容协看了看华皇的脸色,一脸担忧的问道:“父皇…可是龙体不适?”

华皇淡然道:“没什么,坐下说话。”

两人齐声谢恩,走到一边放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其实这种情形下,让他们坐下反倒不如站着舒服呢。坐在椅子里一动不动的保持着恭敬的模样,远比站着要费力的多。

华皇看着两人沉声道:“与西越议和的事情,你们怎么看?”

两人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慕容协沉声道:“议和之事虽然有损我华国国威,但是事已至此也只得不得已而为之。只要度过了这一次的困境,咱们总能够想办法将失去的疆土拿回来,以雪前耻。”

慕容恪看了看华皇和慕容协,也跟着道:“四弟说的是。”

如果让慕容恪自己选的话,他绝对不愿意与西越议和的。但是现在他却明白,华皇自己也不想和西越打了。如果他不想被父皇厌弃的话,那就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说话。

华皇点头,问道:“那么,你们谁愿意做为华国的使者前去议和?”

两人皆是一愣,慕容恪神色微变,连忙道:“父皇恕罪。儿臣…之前在边城的事情已经大大的得罪了西越帝和沐清漪,儿臣只怕……”

华皇不置可否,看向坐在旁边的慕容协。慕容协心中暗恨,这个时候去跟西越谈议和,若是成了固然好,但是失败了那不仅仅是失败而已,甚至可能会有性命之忧。更重要的是,父皇现在身体不好,谁知道会不会有个什么万一?若是如此,让慕容恪留在京城占了上方,就算议和成功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

但是,慕容恪有理由推拒,慕容协却没有。甚至当初沐清漪来京城的时候还是他负责接待的,慕容恪若是紧抓住这一点的话,他根本就无法回避。沉默了片刻,慕容协终于点了点头,沉声道:“回禀父皇,儿臣愿意前往。”

华皇沉默的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儿子。慕容恪生母出身低微,本身资质平平。慕容协虽然资质不差,但是却废了一只手。若是从前,这两个儿子哪一个也不是他能够看得上的,但是现在…他膝下还能用的儿子竟只剩下这两个了。这一刻,华皇甚至有些怀念起那个不知去向的次子来了。

想到此处,华皇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狼狈。眯着眼冷漠的打量着两个儿子,他大半辈子淫浸于勾心斗角,怎么会不明白这两个儿子在想些什么?但是也正因为明白,他才更加的不悦。

慕容恪二人都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注视弄得有些忐忑不安。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垂下头恭敬的坐着任由他打量。

许久,华皇方才淡的叹了口气道:“罢了,现在京城中事务繁忙。此事…就交给丞相去办吧。另外…朕记得、明微跟沐清漪关系不错?让她也跟着一起去。”

慕容协一怔,犹豫了一下道:“大皇姐终究是女子之身,一路上舟车劳顿只怕会拖延行程,父皇看是不是……”

华皇挥手道:“不必说了,传旨去吧。”

见华皇一脸坚定,慕容协也知道劝不得了,只得恭敬的应是,“儿臣领旨,儿臣告退。”

华皇挥挥手,没有说话。两人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起身往殿外走去。

明微公主府

听完了慕容恪和慕容协带来的旨意,明微公主美丽的容颜上没有半点波动,平静领旨起身,“儿臣遵旨。”

“皇姐……”慕容协望着明微公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明微公主跟沐清漪关系是不错,但是那也只是相对而已。其实认真看下来就会发现,沐清漪在京城那么多年里,除了跟已故的顾家大小姐顾云歌关系亲密以外,这么多年竟然完全没有关系亲近的人。父皇想要利用明微公主影响沐清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父皇心意已决,他们也无可奈何。许多时候,慕容协都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明白父皇在想些什么。

明微公主神色淡然无波,仿佛华皇不是要她远赴战场和谈,而是要去城外的寺庙祈福一般。

“本宫知道了,明日一早出发。两位皇弟请回吧。”明微公主淡淡道。

慕容协拱手,沉声道:“皇姐保重。”明微公主拿着那一卷明黄的圣旨,转身走回了房里。平淡如水的容颜下,那一双保养得极好的玉手却紧紧地将手中明黄的绢帛抓着,仿佛不用力就会掉下去一般,又仿佛恨不得将它狠狠地抓破一般。

她的一生…她的父皇对她来说不过是三道圣旨罢了。

十八岁,一道圣旨她嫁与威远将军为妻。

二十三岁,一道圣旨她成了寡妇,威远侯遗孀。

三十五岁,一道圣旨,她奉旨远赴战场和谈……。

可怜的已经年过花甲的华国丞相带着明微公主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西越大军所在之处的时候,西越大军已经越过了榆阳,距离华国京城只有八百里了。甚至再过三百里,西越大军就要跟另一路左路军回合了。

华国的使者一行人赶到的时候西越大军刚刚又攻下了一座小城,虽然没有榆阳城那么大却也是一座驻兵十万的的城池。容瑾正拉着沐清漪坐在城楼上,笑眯眯的看着跪倒在自己跟前一脸恐惧的守将。

没错,这座小城说是他们打下来的,不如说是对方自己开城投降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怎么动手。无论是哪个时期,哪个国家,总是这样的…永远都有铁骨铮铮的忠臣,同样也永远都不缺胆小怕事的卖国贼。眼前这个看起来本该是仪表堂堂一脸正气的中年男子,脸上却带着谄媚和恐惧的神色,很明显的是后者。

哥舒竣坐在一边,脸色十分不好。哥舒翰还在北方和赵子玉僵持,容瑾这边却顺风顺水,还不到两个月,距离华国都城就已经不足千里了。

容瑾正想让人将那降将先带下去,这种人虽然讨厌得很,但是现在却不好直接就杀了。底下有侍卫匆匆前来禀告,“启禀陛下,沐相,华国使者求见。”

容瑾一怔,有些不解的看向沐清漪。这个时候还会有华国使者求见?他们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潜伏在华国京城的人是干什么吃的?

“什么人?干什么的?”

侍卫答道:“说是华国丞相…魏嵩,和华国大公主明微公主。”

容瑾皱了皱眉淡淡道:“让他们进来。”

侍卫领命而去,哥舒竣挑眉道:“陛下和沐相觉得,这两人是来做什么的?”

沐清漪凝眉沉吟了片刻,道:“以我之见,应该是来求和的。”

“求和?!”容瑾挑眉,“华皇的脑子被门给挤了么?他凭什么以为朕会答应他求和?”

沐清漪淡淡笑道:“他的脑子很正常。”不正常的是九公子,华皇和华国的朝臣只是以正常人的想法猜度九公子而已,只可惜他们不知道九公子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名声什么的,兵力折损什么的,九公子根本就不会看在眼里。

容瑾不以为然的耸耸肩。

不一会儿,一行人便被侍卫给带了上来。那头发花白的西越丞相魏嵩显然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直接带他们上城楼,同样的他们也没有想到西越大军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上了城楼,看到跪在地上的降将,魏嵩先是一愣回过神来方才上前见礼,“在下华国丞相魏嵩见过西越帝,明泽公主…见过、北汉皇。”

魏嵩成为丞相的日子并不太久,所以容瑾并不认识他。倒是沐清漪淡淡点头道:“魏相不必多礼,本相早已与华国恩断义绝,所谓的明泽公主,不必再提。”

魏嵩赔笑道:“怎么会?陛下虽然动怒,却从未废除过明泽公主封号。公主自然还是华国的公主。”这个时候自然是能攀关系就尽量攀关系了。魏嵩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借口。

沐清漪也不坚持,只是含笑对明微公主点点头道:“公主,别来无恙。”

明微公主淡淡一笑,点头道:“一切安好,有劳沐相关心了。”

“那就好。”沐清漪笑容浅淡,“不知魏相和公主远道而来,是为了……”

魏嵩看了看周围,皱了皱眉,笑道:“此处不是谈话的地方,不知是否方便换个地方说话。”

沐清漪侧首去看容瑾,容瑾挑眉道:“正好大军准备暂歇两日,不如两位先回城中歇歇。明日再谈?”

魏嵩脸上的笑容一窒,不过西越大军要暂停下来也是好事,总比听到容瑾说明天一早大军就要出发要好得多的。想到此处,苍老的脸上又重新堆满了笑容,连连点头道:“如此多谢陛下了。”

沐清漪抬手招来霍姝,吩咐道:“带魏丞相和明微公主下去休息。”

“是,公主请,魏相请。”霍姝含笑应道。

明微公主一行人一路行来也确实是疲惫不堪,也不再多说什么跟着霍姝下去歇息去了。

“果然是来议和的。”容瑾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道。他对议和没有什么兴趣,纯粹是浪费彼此的时间。

哥舒竣挑眉道:“看起来,华皇是想要割地求和了。”如今西越大军已经占据了华国南方大半的土地,想要西越大军撤出去根本就不可能。唯一能够谈的就是割地求和。

只可惜,华皇太低估容瑾的胃口了。淡淡的扫了一眼坐在城头上的容瑾,哥舒竣眼底闪过一丝警惕。这一路行来,哥舒竣清楚的看到了容瑾那完全不输于他的手段和野心。像他们这样的人,这世上有一个刚刚好,有两个,却太多了。所以…总有一天…他们必定会兵戎相见。

容瑾轻哼一声,“割地?朕需要他们割地么?”西越大军脚下的土地都是他打下来,本来就是属于他的。当然如果华皇愿意将从这里到华国京城的土地都让出来的话,他当然也不介意直接领着大军去攻打华国的都城。

“清清,小心风大,咱们下去吧。”牵着沐清漪的手,容瑾柔声道。

沐清漪点点头,看看周围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含笑道:“也好,走吧。”

“陛下…沐相,末将……”依然跪在一边无人理会的降将有些忐忑的道。叛徒总是不那么招人喜欢的,即便他是背叛了华国投靠了西越。在西越人眼中他依然是个毫无骨气的叛徒。今天能够背叛华国,明天同样也能够背叛西越。

容瑾回头,挑了挑眉淡淡吩咐道:“先回去待着,回头朕再来安排。”

“是…陛下。”那降将心中还是有些不安却不敢多说什么。如果说此时有谁不想要西越和华国和谈,那么他绝对算是一个。跟其他战败被俘的将领不同,他是主动降敌的。一旦西越和华国和谈成功,华国肯定会要求要回他,到时候他只会生不如死。

清晨,沐清漪带着霍姝漫步在小城的街头。看着并不多但是神色还算宁静的人们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虽然昨天才刚刚夺得这座小城,但是百姓们都还算安定,因为西越大军入城之后秋毫未犯,所以城里没有逃走的百姓渐渐地也都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看到她们漫步而来,虽然会用谨慎审视的目光望着他们,眼中却并没有恐惧。

“小姐,都说华国人性情温和,看来果真如此。”霍姝好奇的道:“这一路上百姓都十分温顺呢。”

沐清漪淡笑道:“那时因为西越大军虽然占据了他们的城池,却并没有伤害他们。这些普通的黎民百姓本就是再淳朴不过了。只要你不伤害他们,不让他们过不下去了,他们就会安安分分的过下去的。但是…若是太过欺压他们,逼得他们起来反抗,我们也绝不会这么顺利。”

霍姝偏着脑袋想了想,点头笑道:“小姐说的是。若是有人将我逼的活不下去了,我就是拼了一条命也要拉他陪葬的。所以,一路上小姐严令大军不得欺压百姓么?”

沐清漪点点头,道:“有这方面的原因,另外…战争,本就与普通百姓无关。若非必要,又何必将他们扯进来呢。”

“都说小姐聪明,我觉得小姐不仅聪明而且还善良。”

闻言,沐清漪不由得哑然失笑。善良…她或许曾经善良过,但是现在的沐清漪却绝对不可能是善良的人。

“走吧,去前面看看。”

霍姝掩唇笑道:“听说这小城里有一种早点的水晶包很好吃,小姐,咱们给陛下带一些回去吧。”不然的话他们一大早摆脱了陛下溜出来,回去之后陛下虽然不会对小姐如何,但是她这个跟着小姐一起的人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沐清漪无奈的摇摇头,不理会霍姝带着笑谑的眼神,“走吧。”

一路过去,沐清漪也彻底放下了心来。百姓们虽然都看上去小心翼翼的,但是该做什么的还是依然做着什么,并没有兵荒马乱之际百业凋零的模样。这样看来,将军营放在城外,只留了少数的兵马和侍卫在城中是对的,至少让华国的百姓不会那么惧怕西越大军。

两人走到一家看起来生意不错的早点铺子坐下,随意叫了两份早点便坐下来愉悦的享用起来。昨天大军京城的时候,大多数的百姓都躲在家里闭门不出,自然也没什么人能够认出他们的。虽然两人的衣饰看上去并不想寻常人家,但是周围的百姓也只当他们的有钱人家或者是西越将领家里的女眷,倒是没有将她们往西越丞相身上去想。

“沐相…真巧啊在这里遇见?”正吃着早膳,一个带着些欣喜和虚假的惊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沐清漪回头,之间须发灰白的魏嵩和明微公主并肩走了过来。明微公主脸上的神色淡淡的,看到沐清漪也只是淡然一笑点了点头,倒是魏嵩一脸惊喜的迎了上来。

魏嵩的声音并不小,周围还有不少百姓也听到了,顿时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沐清漪。沐清漪浅浅一笑,“魏相,公主,早。不如坐下来一起用膳?”

魏嵩脸上一僵,犹豫的看了一下眼前简陋的桌椅和桌上两样简陋的早点和两碗粥,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

明微公主也跟着在沐清漪右手边坐下,淡笑道:“沐相倒是好兴致。”

沐清漪笑道:“听说这家铺子的早点十分不错,公主不妨尝尝。”很快,老板又送上了两人分的早膳,霍姝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端坐在一边。实则警惕的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被魏嵩突然叫破了身份,霍姝不得不小心沐清漪的安危了。虽然城里的百姓看上去都还安分,但是谁也不知道这里面会不会藏有刺客之类的人物。

沐清漪含笑拍拍霍姝的手,示意她不必太紧张。若论惜命,绝对有人比她更惜命。这位华国的丞相大人出门绝对不可能不带侍卫。

看着魏嵩小心翼翼的坐在桌边,一副仿佛生怕桌子上有什么污染了他的锦袍的模样。倒是显得比身为公主之尊的明微公主更加矜贵十分。沐清漪淡淡一笑,道:“魏相这么早出来是……”

魏嵩笑道:“第一次来这里,老臣陪公主出来走走,顺便尝尝这外面的美食,没想到正好遇到沐相…哈哈…真是巧了。”

你老的模样可一点也不像是品尝美食的样子。倒像是有人硬要往你嘴里塞毒药。

明微公主仿佛没有听见魏嵩的话,沉默的坐在一边专注的品尝着跟前略显粗糙,却完全不同于京城里的那些精美无味的早膳。

明微公主不接话,沐清漪也显得不怎么捧场。渐渐地便有些冷场了。魏嵩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勉强起来。沐清漪已经用完了早膳,慢条斯理的接过霍姝送上来的手帕拭了唇角和一双素手,淡笑道:“既然如此,本相就先行告辞了。魏相和公主慢用。”

“唉?!”魏嵩不由得一愣,连忙拦住将要起身告辞的沐清漪陪笑道:“沐相且慢。”

沐清漪秀眉微挑,“魏相还有话说?”

“这……”魏嵩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身边来来往往的百姓,这实在不是个适合说话的地方。魏嵩求救的看向明微公主,明微公主淡然道:“有什么话,魏相直接跟沐相说便是了。早晚也是要告知天下的,何必怕人知道?”

魏嵩叹了口气,低声道:“也罢,沐相…想必已经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了?”

沐清漪也不遮掩,微微点头。魏嵩松了口气,如果沐清漪装傻说不知道,他还真不好开口说话。魏嵩拱手道:“如今我华国两面受敌,百姓水深火热苦不堪言。陛下有意与西越议和,还请沐相…看在同出一脉的份上,周旋一二。”

“议和?”沐清漪挑眉,淡淡道:“华皇想要如何议和?又能给出什么条件?本相既然身为西越丞相,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凡事自然是为西越考虑,魏相也知道…大军一动,动辄粮草千万。总不能打了几个月的仗,就让咱们这么平白无故的退回去吧?莫说陛下不答应,只怕…西越的将士也不会答应。”

魏嵩连忙道:“这个自然,只要西越同意议和,条件好商量。”

将沐清漪怀疑的挑眉,魏嵩道:“榆阳以西的疆土,全部归西越所有。”

沐清漪冷笑,“魏相,容我提醒你,榆阳城现在已经在西越手中了。”闻言,魏嵩脸色微变。榆阳是华国重要的大城之意,若是把榆阳城割让出去了,就算这次和谈成功了,回到京城他这个丞相只怕也是做到头了。但是如果不成…只怕他和明微公主都有性命之忧。

“这…沐相和陛下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再谈,只是…老夫却是做不了主,只能请示我皇陛下。”魏嵩陪笑道。

沐清漪唇边带笑,神色却是清冷无比。请示华皇…还不如说是缓兵之计。正要开口说话,一个幽冷的带着一丝怒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如…等朕打到了华国京城底下,再去亲自跟华皇谈如何啊?”

------题外话------

十一月鸟亲爱哒们好哟。感谢大家的支持上个月月票榜上升到第八。开心~双十一发糖哟。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20.华皇的为难 下一章:222.你慢慢想,我慢慢打
热门: 异侠 妙手心医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登顶炼气师 藏地密码2失落的玛雅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兽世种江山[种田]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 半点阑珊 幻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