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华皇的为难

上一章:219.坑杀,城破 下一章:221.三道圣旨,公主的宿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攻下沧水城虽然花了整整五天的时间,但是实际上的伤亡倒是并不算太严重。但是容瑾和沐清漪还是决定在沧水整顿一日再继续往前。因为下一座城池便是整个华国也数得上的榆阳城。榆阳城城池坚固,此时早有近二十万兵马枕戈待旦。就算他们想要出其不意去偷袭,在沧水耽搁了这么多天也已经失去先机了。那还不如让将士们好好地休息一下,再继续往前。

衙门大堂里,开阳等几个年轻将领站在大堂中满脸忐忑的望着堂上坐着的容瑾和沐清漪。虽然今天是第五天沧水城也已经拿下了,但是这个拿下…到底算不算是他们拿下的却还要再商量了。

所以他们只得可怜巴巴的望着容瑾和沐清漪,希望陛下和丞相大人网开一面能够饶过他们一条小命。可惜,容九公子虽然平日里嬉笑怒骂都摆在脸上。但是当他想要喜怒不形于色的时候,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看得出来。于是,众人也就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沐清漪的身上了。

看着一众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的将领如此可怜巴巴的模样,沐清漪也忍不住掩唇低笑。看了看容瑾,示意他适可而止。

容瑾轻哼一声,斜睨了众人一眼道:“这一次…便勉强算你们过关了。不过…之前因为你们的轻敌而造成的损失,却不能不算。”

众人心中纷纷松了口气,齐声道:“请陛下责罚。”至少…应该是死不了了吧?

容瑾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轻声道:“很好。既然如此,就罚你们…去城外挑水供整个大军使用吧。”

“啊?”众人忍不住一脸呆滞。

容瑾挑眉,“怎么?有意见?”

“不是……我们几个人就算长了八只手也不能够几十万人用啊。”容瑾偏着头想了想,点头道:“说的也是。既然如此,咱们如今占了沧水城也要善待百姓。正好你们在人家井水里投毒,害得好多人家都卧病不起。你们就一家一户的替人家挑水去吧。一家一担应该就够了。慢慢来,别着急…。”

能不着急么?这沧水城的人虽然不算特别多,还有一些百姓已经逃走了。但是被他们药倒的怎么说也有一两千户吧?这要挑到什么时候?

“还有意见?”

“没有!”不等容瑾再多说什么,开阳已经一左一右拉着人比兔子还快的窜了出去。他毕竟更加了解容瑾一点,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再磨蹭下去肯定要到大霉。

其他人一看,也连忙冲了出去。身后传来容瑾悠悠的声音,“如果让朕知道你们找人帮忙……”

虽然后面他们没听见,但是众人心中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将原本心中的算盘乖乖的收了起来。

看着众人狂奔出去,沐清漪忍不住笑道:“你这样折腾他们……他们以后在军中还怎么立威?”

容瑾冷哼,“如果他们在军中的威信要靠我给他们面子,那还不如回家呆着去。”

沐清漪挑了挑眉也不以为意。她一向并怎么爱插手军中的事情,既然容瑾心中有数,她也相信容瑾这么做并不是单纯的胡闹。

“启禀陛下,沐相。关将军醒了。”门外,霍姝脆声禀告道。

沐清漪惊喜的起身笑道:“咱们去看看吧。关将军可有什么大碍?”霍姝摇头道:“关将军服用的毒药虽然厉害,幸好沐相及时给他服下了清毒丹。刚刚御医也重新配置了药方,说是再喝十天半月毒就能清了。只是…关将军年纪已经不轻,而且那毒也有些霸道。只怕要养不少时候。”

沐清漪挥挥手道:“人没事就好。”

进了安置关宗平的院子,卧室外面的花厅里还有几个女眷在暗暗垂泪。沐清漪侧首看向身边的人,“这几位…。”

霍姝上前道:“这位是关将军的夫人和家中女眷。”又看向那几个女眷,道:“这是我西越陛下和丞相。”

众女眷都是一惊,特别是在看到沐清漪的时候更是震惊不已。她们本都是闺中女子,哪儿懂这些国事军事。若是关宗平果然死了,大不了也就是一死殉夫罢了。但是现在关宗平生死未知,反倒是让人更加不安了。

关夫人早年嫁给关宗平,也曾做过一品将军夫人,到底还是有些见识。微微一福朝两人行了礼,“陛下,丞…丞相。”

沐清漪微笑道:“关将军精忠为国,本相十分佩服。关夫人不必担心,将军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各位只管在这小院里安心住着便是,没有人会为难你们的。”

“多谢丞相。不知妾身可否……。”关夫人看了看沐清漪,有些踌躇的道。

沐清漪了然,点头道:“关夫人请进便是。只是关将军刚刚醒来不宜吵闹,其他人还请等将军好一些了再探吧。”

“多谢丞相!”关夫人松了口气,原本以为自家夫君这样必定会被西越人软禁起来,想要见到只怕是十分困难。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容易,心中不由得对笑容温婉的沐清漪更多了几分好感。

其他人留在花厅里等着,沐清漪和容瑾陪着关夫人一起进去探视关宗平。房间里,两个御医刚刚为关宗平把过脉退下来,看到三人进来连忙上前见礼。容瑾抬手示意两人免礼,问道:“关将军如何了?”

御医恭敬地道:“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好好调理想必不会落下什么病根的。”

容瑾点头,“很好,关将军的病就交给你们了。退下吧。”

“是,微臣告退。”

关夫人已经忍不住扑到了床前,低声哭泣起来,“将军…将军…”

容瑾微微皱眉,沐清漪却拉了拉容瑾示意他不要说话。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以一个寻常的闺中妇人来说关夫人的表现已经可以说是十分克制了。

听到夫人的声音,关宗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为防止他再次自杀,他身上的穴道依然被没有被解开。看到妻子哭泣不止,就连抬手想要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也做不到。

容瑾挑了挑眉,问道:“关将军还打算自杀么?”

见关宗平狠狠地瞪着自己,容瑾也不在意,只是道:“为了救将军,朕可是耗费了不少功力和灵丹妙药。要是将军再一次自杀了,朕找谁要药钱去?那还如就这么着,你说是不是?”

关宗平躺在床上全身上下仿佛僵硬了一般,只得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俊美男子,一张脸也气得几乎充血。

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一把拉开容瑾,道:“陛下心直口快,将军不要介意。不过…陛下的话没错,将军已经为华国尽忠了,难道却丝毫不顾家中妻儿么?”

对上关宗平的视线,沐清漪坦然道:“西越不会对尊夫人和令郎令爱如何。陛下就算再爱胡闹也断不至于跟女眷和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百姓置气。但是,若是将军不在了,她们真的能过的安稳么?”

“将军…。”听了沐清漪的话,关夫人也忍不住悲从中来,伏在床边低声哭泣着。

关宗平沉默了许久,终于在心中叹了口气。抬眼看向沐清漪,示意他解开自己的穴道。容瑾这才挑了挑眉,一挥袖一道指风掠过关宗平身子微微一震,被点住的穴道一麻整个身子顿时轻松了许多。

能动了,关宗平这才有些艰难的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关夫人的头。关夫人一怔,抬眼望着关宗平,含泪道:“夫君…。”

关宗平叹了口气,望着容瑾和沐清漪道:“你们放心…我既然死过一次了…就不会再死了。”

沐清漪同样也松了口气,大约也幸好是二十年后的关宗平,若是二十年前的关宗平只怕连让他们救的机会都不会给,一战败就直接抹脖子了。

“但是…我也不会归降西越。若是西越帝和沐相后悔了,现在杀了我也不晚。”关宗平淡淡道。

沐清漪早料到关宗平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归降。若真的毫无骨气随随便便就降了,关宗平也用不着自杀了。或者说,如果关宗平真的这么没骨气,大概也成不了一代名将了。

淡然一笑,沐清漪平静的道:“关将军尽管放心。我和陛下绝不会强迫将军做决定。同样的,将军既然不愿归降西越,还请将军和家人就留在城中养病。如何?”

关宗平望着他,“你不怕我跑了?”

“将军能带着家人一起跑么?”沐清漪不以为意,“如果将军真的能够弃家人于不顾独自逃走,那么算本相看走了眼,以后…也绝不会再对将军手下留情。何况,将军就算逃走了,又能到哪儿去呢?华皇是绝不会再相信将军了。”

关宗平半晌无语,最后也不得不承认沐清漪所言非虚。只得垂眸苦笑。

“沐相说的不错,老夫不是不知趣的人,还请沐相放心便是。”关宗平沉声道。

沐清漪淡淡一笑,点头道:“既然如此,关将军不妨和夫人多聊聊,本相和陛下就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再看关宗平诧异的神色沐清漪直接拉着关宗平转身出去了。

房间里,关夫人关切的望着躺在床上的丈夫,含泪道:“老爷,你怎么这么…你若是有个万一,可教咱们一家子怎么活啊。”

关宗平安慰的拍拍夫人的手,苦笑道:“夫人,你不知道…有的时候许多事情,只怕比死更难啊。”他是华国人,虽然不是出身将门但是年少之时他也是一心向着忠君报国的。可是…他的君王却不需要他的忠诚……。

关夫人含泪咬牙道:“也罢,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若是不在了,我大不了便一死相随就是了。”

关宗平摇头,苦笑道:“夫人放心,我…不会再寻死了。”那个沐丞相虽是女子,年纪也清。说的话却是直指人心。这么多年,他没有什么对不起华国对不起君王的。唯一对不起的便是自己的妻子儿女。如今他已经竭尽全力,以死报国,以后该如何…都与他无关了。一代名将关宗平…已经死了。

出了小院,容瑾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院子皱眉道:“清清,就这么算了?要是关宗平再自杀怎么办?”

沐清漪浅笑道:“不用担心,他不会再自杀了。不过若是咱们逼得太紧了倒是不一定了。反正你也没打算现在用他,着什么急?只要华国的战事他不给我们添乱就行了。”

容瑾侧首想了想,也觉得清清说的很有道理。点头笑道:“清清说的是。”

没有了关宗平这个拦路石,再往后榆阳城无论是防御还是兵力都是沧水的数倍,但是对于已经在关宗平手中得到教训的西越将领们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前后不到十天时间,榆阳告破。至此,西越大军距离华国京城已经只有一千里左右,南部大半的土地都已经归于西越。从西越开战,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月左右,华国的领土仅仅是因为西越就缩水了四分之一大小。更不用提,根据战报北路的哥舒翰同样也是一路高歌猛进,在遇到赵子玉之前几乎是横扫华国北方;一时间,华国朝堂上下人心惶惶。

华国皇宫里,华皇坐在大殿上正在打发雷霆。底下跪着的一众官员和皇子们噤若寒蝉,连头也不敢抬一下,生怕引起了华皇的怒火。

但是,糟糕的消息却依然接踵而至。

“启禀陛下,刚刚收到战报,沧水城破,榆阳被三十万西越大军所困,榆阳守将八百里快马救援!”门外,匆匆而来的传信士兵跪倒在殿上,高声禀告。

“什么?!”众人一片哗然。

华皇脸色一变,怒吼道:“沧水城破?这才几天?关宗平是干什么吃的?还有…都打了一个多月了,西越大军怎么还有三十万人?难道这一路走来他们就未损一兵一卒?”

“启禀陛下,自从西越大军进入我华国之后…边境上便有西越军队源源不断的陆续入驻。一旦西越大军受损,后面立刻就会有兵马补上。事实上…目前西越在我华国的兵马已经…超过了一百万人!”士兵沉声道。

“什么?!”华皇心中一震,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一百万大军是什么概念…就算将华国所有的兵马包括各个地方的守备加起来,华国的兵马一共也不过二百万。但是华国要守的地方并不止一处,根本不可能立刻调集百万大军对抗西越。北方…还有同样是狼虎之师的北汉大军!

华皇只觉得脑门隐隐作痛,脸色一白,心就蓦地升起一股腥甜。一口血险些就要喷了出来,华皇闭了闭眼,硬是将这口血咽了回去。现在这个时候,如果他再倒下了,只怕华国就当真要乱了。

“陛下……”

下面的臣子低着头并不敢往上看,但是站在身边的内侍却看的清清楚楚。连忙上前想要搀扶,华皇一挥手甩开内侍的手,将自己依靠在金碧辉煌的龙椅里。沉声道:“你们说说…现在该怎么办?”

底下沉默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说话。

华皇心中怒气更甚,一抬手掀翻了桌上的茶杯,冷笑道:“怎么?平日里说不完的废话,现在有事了反倒是无话可说了?!朕要你们这些废物来干什么!?”

砰的一声,茶杯从大殿上跌落下来,碎裂声清澈入耳。

“陛下息怒……”群臣齐声道。

“一群废物!丞相,你给朕说!现在该怎么办?”西越帝怒斥道。

被点了名的倒霉丞相颤巍巍的抬起头来,道:“启禀陛下,臣以为我华国如今只怕不适合两面作战。只能…只能议和。”

“议和?”华皇挑眉,淡淡道:“怎么议和?跟谁议和?”

丞相吸了口气,道:“北汉素来对我华国虎视眈眈,如今北汉烈王与安西郡王正在平和关僵持不下,只怕是…不会同意议和。西越、西越帝刚刚登基,必定根基不稳,如果我们派遣使者议和,或许可行。”

“西越?”华皇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这次的事情纯粹就是华皇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如果单纯的只是哥舒竣挟持了沐清漪前往北汉,或许容瑾的怒火真的会被北汉吸引过去。但是偏偏华皇又插了一手,还将沐清漪和哥舒竣都扣在了边城。这让西越和北汉两国对华国的战事也变得有些名正言顺起来了。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所谓的名正言顺不过是胡扯而已,但是寻常百姓又有几个能够知道真相的?

丞相小心翼翼的道:“回陛下…这次的战事虽然是西越先挑起的,但是却是因为…西越沐相在华国境内遇险。只要我们好好解释,想必西越帝也不愿意长时间征战在外,毕竟,西越国内自己也未必有多么稳定。何况…为了一个女人征战说出去也不好听,西越帝,应该会见好就收的。”

华皇垂眸,沉吟了许久方才看向慕容协等人,问道:“你们怎么说?”

慕容恪先一步上前,沉声道:“启禀父皇,儿臣因为万万不可。”

华皇挑眉,“说说你的想法。”

慕容恪道:“西越和北汉同样野心勃勃,绝对不会因为我们的退让而有所收敛的。何况…若是咱们像西越求和,父皇和华国的颜面何在?”

“那你的想法是?”华皇问道。

慕容恪道:“安西郡王如今与北汉烈王在平和关僵持不相上下,如果我们与北汉议和,必然不伤华国的颜面。而且…战场上不落下方,议和的时候我国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会少很多。儿臣提议,与北汉议和,然后将赵子玉调回南方阻截西越大军。”

闻言,慕容协冷笑一声道:“大哥,且不说北汉是否愿意议和,就说…以西越大军的速度,等到和北汉议和完毕,再到安西郡王班师南下,说不定西越大军都打到皇城底下来了。”

“四弟,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慕容恪怒道。

慕容协冷冷道:“本王倒是想长自己威风,也要有那个实力。现在安西郡王好不容易挡住了哥舒翰,你要他撤兵。你敢保证撤兵之后北汉一定会停战?如果北汉再杀一个回马枪如何是好?几十万大军南下,需要多少时间,需要多少军需,等安西郡王南下之后兵马疲惫,若是被西越大军打个措手不及,又该怎么办?”

“这……”慕容恪哑口无言,只能愤愤的瞪着慕容协。慕容协不以为然,好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华皇坐在高高的大殿上,俯首看着眼底众人各异的神色,抬手揉了揉眉心恼怒的道:“够了!统统闭嘴!丞相,派出使者去见西越帝,只要西越愿意停战,并且协助华国夹击哥舒翰的大军,朕愿意将榆阳以东的领土割让给西越。另外…先派人去见见沐清漪,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听着华皇阴冷的声音,丞相抖了抖连忙道:“是,老臣遵旨。”

厌烦的看了一眼底下的众人,华皇轻哼一身转身往后殿走去。身边的内侍连忙跟了上去,后边跟着传来华皇的声音,“治王和福王来御书房见驾。”

“是。”

后殿,华皇走出了几步突然顿了顿,方才强压下去的血腥气再一次涌上了喉咙。华皇身子一歪,终于忍不住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去。内侍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扶住华皇惊叫道:“陛下!陛下你这是…快,宣太医!”

“站住!”华皇沉声道。靠着扶持自己的内侍,华皇定了定神忍住眼前一阵阵的眩晕,道:“扶朕去榻上休息。悄悄去太医院叫个太医过来便是,不得声张。”

“可是,陛下你这…。”内侍为难的道,若是陛下有个万一,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就算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赔的。

“快去!”华皇不耐烦的道,被内侍扶着道一边的榻上躺下,华皇本就苍老的容颜显得更加惨白黯淡,有些茫然的睁着眼睛望着头顶富丽堂皇的宫殿,低声喃喃道:“这个时候…朕不能倒下。朕熬了一辈子,绝不会输给这些小辈的!”

------题外话------

关于这段前面说榆阳告破,后面又有榆阳被困的消息,这个不是bug哟。古代木有电话,所以时间差绝对是个问题,事实上他们议事的时候榆阳已经破了。哪那嘛。亲爱哒们战斗力还是很强哒嘛,今天看到月票都第八名了。感觉到大家森森的爱,好开心。群么么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19.坑杀,城破 下一章:221.三道圣旨,公主的宿命
热门: X档案研究所2 恶魔岛幻想 蝴蝶杀人事件 美滋滋 影帝和营销号公开了[穿书]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作践 男孩子网恋是要翻车的 头条恋情 极牛鬼才在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