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沐相的指点

上一章:217.敲打,五日之约 下一章:219.坑杀,城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侍卫当然不知道,里面是他们英明神武的陛下挨揍了。不过鉴于沐清漪手无缚鸡之力,容九公子深深觉得挨揍什么的比分房睡舒服多了。更何况…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么。

所以……

应该不用吧?陛下武功那么高。何况,谁有本事从他们面前进入大帐却不被他们发现?

里面出事了么?要不要进去?

大帐外,守在门口的两个侍卫听到里面的动静疑惑的对视了一眼。

沐清漪冷笑,“没关系,你可以整晚都点着烛火。”

“你怕黑…不是,我怕黑!我要清清陪…”容瑾可怜巴巴的道。

“为什么不要?”沐清漪挑眉。

“清清,不要啊。”

容九公子抱头鼠窜,心中暗暗懊悔:做人果然不能太得意了!

“容瑾!”沐清漪脸色一变,顿时染上了一抹红霞。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戏谑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毫不犹豫的拎起坐上的书卷朝着容瑾砸了过去,“你…正好天枢不再,从今天起,你滚到隔壁天枢的帐子里去住!”

容瑾笑眯眯的抬手轻抚了一下她优美的朱唇,低声道:“如果他再待下去,我可不保证他不会看到…哦?”

“为了我?”沐清漪挑眉,不解的看着他。

大帐内,沐清漪无奈的叹息道:“你老是故意吓他们干什么?”容瑾得意的笑道:“我哪儿有吓他们,是他们自己胆子太小了啊。而且,清清,我这么快赶他走可是为了你哟。”

“是,末将遵命!”开阳朗声道,飞快的转身奔逃而去。

容瑾轻哼一声道:“还不快走!四天之后打不开沧水门,小心你们的脑袋!”

开阳羞愧的低下了头,容瑾轻哼一声,随手一挥刚刚放在桌上的书卷就朝着开阳飞了过去。开阳连忙伸手接住,低头一看正是沐清漪提过的那本。心中顿时大喜,连忙收好拜谢,“末将多谢陛下,多谢沐相!”

容瑾冷笑道:“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们倒是不错。仗都打起来还不知道守城的是谁,打了败仗了才知道来找书卷了解详情?若是沐相不提醒你们,你们打算怎么做?”

“不…不是。”开阳连忙道:“末将斗胆,是来跟沐相借关于沧水城的书的。”

容瑾挑眉,“开阳是来跟朕禀告战情的?”

开阳走了进来,“见过陛下,沐相。”

容瑾轻哼一声,“滚进来!”

沐清漪连忙推开容瑾坐直了身子,淡笑道:“看来开阳是来拿书的。”

“末将求见陛下,沐相!”帐外,开阳的声音响起。

“嗯嗯,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保证关宗平活的长长久久。”容瑾满脸认真的点头,心中暗喜:清清果然望了生气了啊。

沐清漪这才点点头,道:“你知道就好,关宗平性格刚烈,你若是玩的过火…让他自尽了,对咱们没有什么好处。”

容瑾眨眨眼睛道:“明白了,清清真是个尊老爱幼的好姑娘。好吧,本公子回头会对关宗平温和一点。绝不乱来。”

沐清漪无言,抬手轻触了一下微微有些红肿的芳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无语的道:“关宗平跟我祖父是一辈儿的!”

所以,容瑾也只是狠狠地一吻,直到怀中的人儿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便立刻识趣的放开,并且飞快的纯属利用恶人先告状的技能,“清清替别的男人说话,公子我难过。”

容瑾也明白这并不是个适合亲昵的地方。若是被人撞见了他倒是无所谓,清清肯定会恼羞成怒,到时候……容九公子打了个寒战,实在是得不偿失。

“唔…容瑾……”突然被某人偷袭,沐清漪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到回过神来时却已经无能为力,只得无力的叫着某人的名字。

容九公子不满清清为别的男人说话,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低头狠狠地噙住那一抹芳唇。

容瑾点头道:“到时候确实要辛苦清清。不过…不要勉强。就算他说不听,本公子还有的是别的法子。”沐清漪警告的看着他道:“士可杀不可辱。”容九公子折腾人的法子,连她都数不过来。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用那些法子折腾的。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道:“倒时候…我跟他谈谈。”

容瑾摸着下巴摇了摇头道:“关宗平这人…我并不了解。但是段时间内想要劝说他归降只怕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最好结局就是城破之日将他生擒,以后慢慢再说。”总之,关宗平是西越征战华国遇到的第一个名将,能不杀最好是不杀。当然如果关宗平太不识趣,他也不介意杀了他立威。

沐清漪叹了口气,道:“算了,你小心别玩过火了就成。至于关宗平…你有法子能够收服他?”

沐清漪蹙眉道:“你真的想要他们拿下沧水?关宗平…他们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更重要的是,五天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容瑾含笑不语,只是道:“清清不用担心,本公子不会杀他们的。”

容瑾倒是一脸的不以为然,道:“等他们这次有本事拿下沧水城了再说他有没有本事的问题吧。”

沐清漪莞尔笑道:“开阳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却还是有些本事。九公子眼光不错。”如今,开阳已经隐隐有了这些年轻小将之首的模样。虽然这其中很可能是因为隐军统领,皇帝心腹的原因,但是与开阳个人的能力也是分不开的。

容瑾伸手将她拉到身边坐下,揽入怀中笑道:“我看他们可不糊涂,刚刚还拦着天枢让他帮忙呢。”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他们也是急糊涂了。我能给他们出什么主意?”行军打仗这些事她是真不敢乱出主意。顾家大小姐还没有自傲的以为自己能触类旁通,无所无知无所不晓。她不是容瑾这个什么都会的妖孽。

所以说,开阳等人还是太过天真了。以为距离大帐十几步远劫人陛下就会不知道。但是事实证明容九公子连是谁都听得清清楚楚。

沐清漪回到大帐里,容瑾正坐书案后面懒洋洋的翻着书卷。见她进来才抬眼看了她一眼挑眉道:“开阳和霍元方拉你求救去了?”

霍姝扬唇一笑,望着天枢的背影眼中更多了几分暖意,笑容可掬的跟了上去。

“走吧。”天枢转身往大营外走去,“去帮开阳办事,免得他真的被陛下给砍了。”

霍姝笑道:“我倒是觉得,开阳越开越奸诈了?肯定是在军中学得坏毛病。不过…倒是也蛮不错的。”

看着他匆匆而去的背影,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由得莞尔一笑。天枢淡然道:“陛下和沐相的眼光果然不错,开阳确实是有为将的潜质。”

“太好了,多谢大哥,辛苦小姝了。我先走了!”说完,开阳便不再跟两人寒暄,急匆匆的走了。

天枢略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小事一桩,你觉得没问题就好。”

开阳无奈的苦笑,“我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么?大哥,这就拜托你了,不然…四天后我被陛下给砍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开阳眼珠子一转附在两人耳边低语了几句。霍姝有些惊讶的看着开阳,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些手段了?”

霍姝含笑道:“帮什么忙?”

开阳顿时垮下了脸,道:“大哥也听说了。”

天枢挑眉,神色淡然的看着他,“听说你们这几天吃败仗了?”天枢和霍姝武功高强,容瑾并没有让天枢带兵,而是让他跟霍姝一起保护沐清漪的安全,顺便接手了容瑾和沐清漪身边的亲卫。这两日,天枢奉命带人前方探路去了,今天才刚刚回到大营之中。

开阳一出了账门就遇到迎面而来的天枢和霍姝二人,顿时大喜,“大哥!霍姝妹子!”

众人起身应是,也不耽搁纷纷出门分头行事去了。

大帐里沉默了片刻,开阳拍拍手朗声道:“快!元方,你带人亲自去勘察沧水附近的地形,你们几个,带人继续在城下叫骂。不管关宗平应不应战,给我使劲骂!骂不死他小爷我膈应死他!”

沐清漪点点头,转身出门去了。

“多谢沐相。”

看着众人一脸坚定的模样,沐清漪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想了想又回过头来道:“我虽然对战事并不了解,但是…战场之上,天时地利人和,尤为重要。天时人和敌我双方半斤八两,我哪儿有一本你们若是有空不妨拿去看看?”

开阳摇头道:“不,末将等一定竭尽全力,不到最后决不放弃!”

沐清漪站起身来,淡笑道:“你们明白就好,现在…还要我想想办法么?”

“多谢沐相教诲。”众人起身拱手道。一个个昂藏男子,却都忍不住羞红了脸。他们每一个年纪都比沐清漪大得多,但是这些本该浅显易懂的道理却还要沐相来告诉他们。怎么能让他们不感到羞愧,心中哪儿还能升起半分的骄傲自满。

沐清漪轻声道:“你们都还年轻,有些骄气也没什么。但是真正能够成为百战精兵的大军无疑不是经过了鲜血和失败洗礼还能够坚挺到最后的。如果只是因为这两天这一点小小的挫折你们就素手无策,那还是趁早歇了打仗的心思,回西越去吧。”

“沐相…我们……”开阳惭愧的低下了头。比起这些将领,他是最早跟着陛下的。虽然也没有上过战场,但是天阙城的骑兵却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之前一直没有用武之地,这段时间却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众人心中一震,脸上更多了几分惭愧之色。他们几乎都是第一次上战场,这一路走来却顺畅的不可思议。但是这其中又有多少是靠他们自己的谋略本事的?而沐相说的也不错,几乎每个人心中都因为这接连不断的胜利升起了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豪气。直到…在沧水城前战败。

沐清漪叹气道:“你们这一路走来太顺了,是不是有一些…自觉是天下第一的感觉了。现在突然在这沧水小城战败,有什么感受?”

“那…陛下是为什么?”有人小心的问道。毕竟有和北汉皇的约定在,如果他们比北汉烈王晚了一步到大华国皇城,可就不好了。

沐清漪摇头,“这一次,真的只有你们。所以…你们要自己努力了。”

众人一脸不解,霍元方怀疑的道:“该不会是陛下暗地里还有什么安排吧?”不怪霍元方这么想,在霍元方心中容瑾就是卑鄙狡诈阴险的代名词,明面上用他们来迷惑关宗平,暗地里再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

微微叹了口气,沐清漪道:“你们可知道,陛下为何非要让你们来攻城?却自己不肯出面?”

沐清漪偏着头打量了众人一眼,只见几个人都是一脸菜色。心中不由得暗暗叹息,这些人果真还是太嫩了一些,也难怪容瑾要如此磋磨他们。到了沧水才不过两天,虽然遇到了困难,但是这么短的时间就从自信满满变得现在这么无精打采,可见这些人的心性都还有待磨练。否则,这样一个打了胜仗就士气风发,一打败仗就萎靡不振的大军,还真可称得上是不堪一击。容瑾先选择华国练兵是对的,如果西越现在跟北汉开战,至少他们这一路大军是绝对不是北汉大军的对手的。

“还请沐相帮帮忙,不管成与不成…末将等都感激不尽。”开阳不死心的道,众人齐齐点头。

众人顿时垮下了脸来:陛下有为啥会觉得我们能够在五日之内攻下沧水呢。其实陛下是故意想要收拾我们吧?

沐清漪秀眉轻挑,淡淡道:“你可别给我戴高帽子。关宗平是当世用兵大家,你哪儿来的自信认为我能够比得过他?”

开阳苦笑,道:“末将不敢。只是…只是想求沐相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法子让我们拿下沧水城。沐相才智绝伦,一定会有办法的。”

沐清漪端起桌上霍元方亲手送上来的茶抿了一口,淡笑道:“若是想要求陛下宽限时间的话,就不必说了。陛下金口玉言是绝不会改变的。”

开阳赔笑道:“这个…末将等有事求沐相相助。”

进了开阳的帐子,几个留在帐中等候的将领连忙迎了上来,“末将参见沐相。”沐清漪挑眉笑道:“怎么都在这里?”

沐清漪忍不住低头闷笑,跟着两人远离了容瑾的大帐。

“这是干什么?”有些无奈的任由他们拉着走,开阳还不忘小心翼翼的觑了一眼身后不远处大帐,小声道:“沐相,有事相求。”指了指身后的大帐,示意别让陛下知道了。

沐清漪刚刚出了打仗就被开阳和霍元方鬼鬼祟祟的拉走了。

沉默了良久,众人对视了一眼,终于达成了一致:现在也就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开阳摇头道:“那可未必,调兵遣将沐相或许真的不擅长,但是…说不定能帮咱们想象办法呢?”

众人一愣,怀疑道:“沐相到底是女子,能处理朝政也就罢了,打仗的事情问她有什么用?”

众人面面相觑,叹了口气。开阳犹豫了一下道:“要不,咱们去问问沐相有什么办法?”

“别傻了,若是强攻可以陛下还跟咱们赌什么?这沧水小是小了点,但是地方太小咱们三十万大军也没办法全部拉出去,就算是不间断的进攻,没有十天半月也很难说。”有人立刻反驳道。

“那就直接强攻!看他能撑多少天?”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那该怎么办?五天时间可不长,一转眼就过去了。”众人心中都有些焦急起来了。这会儿他们倒是傲气全无了,但是面对这么一个缩在城里不肯动弹,激将法也不管用的地方。一向只擅长攻城略地的将领们无奈了。

开阳摇头道:“关宗平是一代名将,现在之带了几万人受着这小小的沧水城肯定是格外小心,他会不提防咱们夜袭么?”

“夜袭怎么样?”一个年轻的将领眼睛一亮。

霍元方皱眉想了想,很是诚恳的道:“我觉得…真的骂不出来。那个关宗平,好像你怎么骂他他都不在意似的。这样的人,能骂出来才怪。”今天在关宗平手下被噎得不轻,霍元方真不觉得这一招对关宗平有什么用。

“咱们使劲骂?不信把他骂不出来!”有人提议道。

开阳耸肩,“我麾下是骑兵,关宗平不肯出城迎战,我能有什么想法?”

“开阳,你有什么想法?”一个将领看着开阳问道。

开阳懒洋洋的歪在椅子里,问道:“各位还有四天时间,大家有什么想法?”

大帐里的气氛古怪的一边和谐一边冷凝,但是大帐外的将领的营帐里却是一片暴风骤雨。接连两天的打击让着短时间已经有些飘飘然的将领们突然一下子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啪叽一声摔得灰头土脸。

哥舒竣一脸木然的等着眼前这两个目中无人的男女,现在就开始考虑起如何治理华国来了。这个容瑾是真的笃定了自己能赢还是没把他这个北汉皇放在眼里?

“……”刚刚才说的要做好皇帝呢?

容瑾笑道:“不用,朕只要清清。如果那些人不能接受清清的话,朕还留着他们干什么?”

沐清漪垂眸,掩去了眼中的惊喜和愉悦,微微笑道:“只怕我只会给陛下拖后腿。陛下若是想要收复华国的文武大臣和权贵,还不如先去收拢几个声望才德兼备的名士。”华国比西越更加保守,她当初成为西越丞相明里暗里有多少人反对?那些华国的高傲的文人怎么会买一个女子的账?

沐清漪沉默,容瑾笑道:“既然西越决定了要吞并华国,将来的朝堂中自然不可能只有西越的官员。朕既然决定了要做个好皇帝,无论是西越还是华国的人将来都是朕的子民。朕会公平对待的。不过,这些还要劳烦清清了。”

沐清漪也不由得一怔,侧身看向容瑾。容瑾微笑道:“清清怎么这样看着我?”

“你明白就最好。”容瑾道。

“岂敢?”哥舒竣笑道,“朕还是深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的。”

容瑾轻哼,“能不能如愿是朕的事情,只要你别从中作梗就行了。”

哥舒竣笑道:“关宗平对华国忠心耿耿,即使被华皇雪藏二十年不闻不问也没有半点怨言,只怕…陛下难以如愿了。”

哥舒竣看着容瑾,若有所思,淡淡道:“陛下该不是想要招降关宗平吧?”容瑾淡然的斜睨了哥舒竣一眼,道:“是有如何?”

容瑾笑眯眯道:“不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

沐清漪坐在容瑾身边,垂眸沉吟了片刻道:“关将军的能力确实是不凡。如果他执意避而不战,开阳等人想要在五天内攻下沧水只怕是不太可能的。”

闻言,哥舒竣摸了摸鼻子,淡笑不语。

容瑾冷笑一声,淡淡的看着哥舒竣道:“你可惜什么?当年关宗平被华皇厌弃,别说没有你们北汉在其中动手脚?”关宗平被贬正好是他在跟北汉对战风头最盛的时候,虽然其中也有华皇的多疑和关宗平自己的性格等原因,但是说北汉人没有在其中做手脚,容瑾却是决然不信的。

想起之前在战场上看到的那个灰发老将,哥舒竣也有些遗憾的叹气道:“这样一位名将,华皇竟然能将他雪藏二十年之久,真是…可惜了。”

哥舒竣不以为意,耸肩笑道:“自然是拦不住的,朕瞪着看西越帝的手段。”西越三十万精兵,而这小小的沧水城只怕连十万大军都装不下,关宗平拿什么去跟容瑾拼?但是哥舒竣同样也明白,容瑾绝不会拿三十万大军去强攻这个小小的县城。若是西越大军战死的人数超过了华国守军的人数,那就算赢了也是一个笑话。

看着哥舒竣脸上毫不掩饰的愉悦,容瑾轻哼一声道:“你以为…区区一个关宗平,拦得住朕的三十万大军?”

容瑾的大军遇到对手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反倒是格外高兴。原本还因为赵子玉给十一弟为难,担心十一弟会晚了一步,但是现在有了关宗平这个拦路虎,谁快谁慢还犹未可知呢,他怎么会不高兴?

“这个关宗平,果然名不虚传。”回到打仗内,哥舒竣坐在容瑾下首的椅子里,心情颇好的道。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17.敲打,五日之约 下一章:219.坑杀,城破
热门: 羔羊们的平安夜 新宿鲛 有基可乘 你好,旧时光 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圈 虫图腾2:危机虫重 穿成自己的替身 悍夫 山核桃大街谋杀案 帝王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