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两军对垒

上一章:213.战事起,重逢 下一章:215.一起名垂青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容瑾,你怎么会来这里?”黑暗中,靠在容瑾怀中沐清漪低声问道。这些日子隐藏在心中唯恐被魏无忌夏修竹发现的焦虑和紧绷顿时仿佛完全消失了一般。

轻柔的将她圈在怀中,容瑾低声笑道:“自然是来看清清。清清不高兴...是怪我来晚了么?”

突然的松懈让沐清漪有些疲惫起来,睁大了眼睛却也看不见眼前的人,只得伸出手摩挲着抚上他俊美的容颜,轻声道:“我不会有事的,你一个人进来很危险。”虽然容瑾武功高强,但是乱军之中绝世的武功所能有的作用也会变得有限起来。毕竟再高强的武功也抵不过千军万马的万箭齐发,“早些回去吧,你现在没办法带我回去。”

这段日子被无数的高手围杀,沐清漪虽然对武功一窍不通,但是多少还是懂了不少原本不知道的事情。无论是容瑾还是魏无忌夏修竹,如果是独自一人,在变成这样的地方自然是可以如入无人之境。但是如果带着她这样一个完全不会武功的拖累的话,就不太好说了。不然,魏无忌和夏修竹早就带着她回西越了哪儿还有现在这些事情?

同样的,容瑾一个人想进变成,只要小心一点或许不会有人发现她。但是现在整个变成全军戒严,想要带着她一起出去就难了。何况,魏无忌和夏修竹哥舒竣还在将军府里,沐清漪也不可能丢下他们自己逃走。

容瑾轻哼一声,低头在她娇柔的容颜上蹭了蹭,闷声道:“那些废物怎么抓得住本公子?清清别怕,很快我就能救你出来。”

“嗯。”沐清漪点头,道:“我等你。”

好说歹说,总算将容瑾劝走了。

将沐清漪安置在床上盖好被子,容瑾方才起身离开。躺在床上的沐清漪也只感觉到窗户轻轻地响动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宁静。

也懒得在起身去点灯,沐清漪搂着身上的被子翻了个身,带着淡淡的笑容闭眼睡了过去。

一道黑影悠然的穿梭在将军府里,即使此时将军府敬畏森严,对于暗夜中仿佛与阴影融为一体的黑影来说也如同虚设。不过一刻钟功夫,容瑾便来到了一处依然亮着灯的房间外。房门外,两个侍卫静静的伫立着。容瑾坐在房顶上,看了一眼底下院子里暗处隐藏着众多侍卫,果然是和清清的房间一样守得严严实实的。只可惜...这对与容九公子来说,自然算不了什么。

一道指风掠过,门口的一个侍卫脸色一变,却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出口便闭上了眼睛。对面的侍卫并没有发现同伴的不对劲,正警惕的望着前方。

容瑾悄无声息的落地,再一次故技重施挥袖点住了那侍卫的穴道。然后飞快的闪入了房间里。

这里本就是将军府关押重犯的地方,外面守卫森严,但是只要进去了里面却并没有什么人。因为里面的牢房是用最好的精铁打造的,坚固无比,除非有钥匙或者随身携带削铁如泥的神器,否则就算是在厉害的人被所进来也不可奈何。

容瑾唇边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悠然负手往牢房最深处走去。

此时的牢房里只管了魏无忌三人,所以容瑾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什么人。直到走到牢房的最底部方才看到有些幽暗的灯火。魏无忌三人坐在各自盘踞在一个靠拢里,坐在地上闭目养神。比起哥舒竣,魏无忌和夏修竹身上依然捆着精铁的锁链,显然,即使有着难以打开的牢笼,慕容恪依然对夏修竹和魏无忌充满了忌惮。

“哟,三位过的可还好?”静谧的牢房里响起了容瑾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声。

原本还在假寐中的三个人刷的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突然出现在牢房门口的黑衣男人。

“你怎么来了?”魏无忌皱眉道。两军交战在即,主帅却大半夜跑到敌军的大本营里。虽然容瑾对自己的武功有信心,但是是说就绝对不会有意外?

容瑾不悦的皱眉,嫌弃的看着魏无忌道:“我不来,难道等着你们被推上城头当成筹码要挟我么?”

魏无忌挑眉笑道:“我们被推上城头,真的能要挟到你么?”

容瑾十分直爽的承认,“当然不能。本公子是来看清清的,顺便瞧瞧魏公子沦落从什么样子了。啧啧...捆得真像猪仔。听说...魏公子在华国被人非礼了啊...早知道你这么柔弱我就不要你保护清清了。真是...太不靠谱了。”

这世上有人比你容九更不靠谱么?!

魏公子的俊脸顿时黑了大半,轻哼一声道:“你想看戏倒什么时候,还不放我们出来。”

容瑾瘪嘴,“放你出来干什么?好好带着吧,攻下了这座城自然放你出来。”

说完,容瑾不在理会魏无忌,侧首看向了另一个牢笼里的哥舒竣。

“哥舒竣?”

“容瑾。”哥舒竣沉稳的看向站在自己跟前的俊美无俦的黑衣男子。很难相信这样一个才弱冠之龄的俊美男子竟然是西越的皇帝,更有这个魄力率先发动战事。这是哥舒竣第一次看到容瑾,但是却已经本能的感觉到危险。

容瑾冷哼一声,一抬手,袖间射出一根银丝缠上了哥舒竣的身上。在哥舒竣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极大的拉力已经将他拉到了牢笼边上。容瑾的手带着微微的凉意,死死的扣住了哥舒竣的脖子。

哥舒竣顿时感到一阵窒息。

“你...想要本公子怎么对付你?”容瑾问道。

哥舒竣有些艰难的道:“你不能杀我......”

“恩?”容瑾挑眉。哥舒竣道:“朕...朕跟沐相有言在先...北汉和西越合作...但是你们不能追究之前的事情.......”

容瑾看向魏无忌和夏修竹。魏无忌笑眯眯的看着哥舒竣却并不答话,过了好一会儿,哥舒竣甚至觉得自己眼前已经开始发黑了,才听到夏修竹的声音漠然响起,“他说的是真的。”

容瑾有些遗憾的挑了挑眉,松开了哥舒竣的脖子。哥舒竣跌落道地上,扶着牢笼的跌难不定的咳嗽,一边狠狠地瞪着一脸闲适的站在旁边的容瑾。但是无奈,这本就是他理亏在线,现在连抗议都说不出来。

“说,你是怎么骗得清清答应放过你的?”容瑾不悦的盯着哥舒竣,咬牙道。哥舒竣忍不住脸色扭曲,骗?朕何德何能能够骗得了沐清漪那个女人?!这简直是朕这辈子最讨厌的女人了!就算没有西越和北汉之间的争斗,哥舒竣觉得自己早晚也想要杀了这个女人。

和哥舒翰不一样,哥舒竣完全不觉得太聪明太厉害的女人有什么好的。女人只要温顺,美丽,善解人意就可以。沐清漪倒是善解人意,可惜就是...太、善解、人意了!

没好气的白了容瑾一眼,哥舒竣还是勉力将自己和沐清漪谈好的协议说了一遍。容瑾听完之后也只是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清清办事他自然是放心的,这个消息无论如何对目前的西越来说都是最好的打算。华国虽然已经衰落,但是到底是三大国之一,短时间西越没有能力完全吞并他。如果长时间陷入战乱之中的话,对西越却也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不能就此宰了哥舒竣,让容瑾心中很是不悦。

“你有什么计划?清漪一个人在将军府里很危险。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保护不了她。”魏无忌沉声道。

容瑾挑眉,不悦的瞪了魏无忌一眼,一抬手一把匕首扔进了牢笼里的魏无忌跟前。不用看就知道,绝对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但是魏无忌却直觉的额头上的青筋直跳,“你觉得我现在能够自己隔开锁链?!”他浑身上下被铁链困得牢牢的,如果手可以动的话,他还会坐在这里发呆么?

容瑾耸耸肩,从小取回了匕首拔开。一甩手朝着魏无忌扔了过去。

匕首夹带着容瑾深厚的内力,从魏无忌身上的铁链上划过,激起一片火花。但是那铁链却也跟着应声而断。魏无忌取下身上的铁链,抬手抹了抹脸上被火花溅了一下有些隐隐作痛的地方,眯眼道:“你故意的?”

容瑾悠然道:“不,我是有意的。”不等魏无忌发怒,容瑾道:“匕首留给你。快要破城的时候你们去救清清。时机自己把握。”说完又有些怨念和嫌弃的看了魏无忌一眼。如果不是他必须出现在战场上,他才不放心让魏无忌去救清清呢。

很快,容瑾从牢房里闪了出来,顺手解开了两个侍卫的穴道。不一会儿,两个侍卫睁开了眼睛,有片刻间的迷茫。很快一人冲进了牢房里,在看到牢房里的三个人依然安然无事的坐在角落里打瞌睡,两个高手身上依然结结实实的捆着铁链是才暗暗松了口气,重新走了出去。

接连两天,战事都十分激烈。但是比起士气正盛的西越大军,士气衰落的华国守军就显得有些后继无力了。慕容恪忧心忡忡的从城楼上下来,回到将军府中更是剑眉深锁,急的团团转。

不管之前沐清漪所说的北汉也会向华国出兵是真的还是只是挑拨离间,现在显然都已经来不及了。最近的援军也还要两天才能赶到,而边城显然是注定了必定要城破了。

“王爷......”身边的幕僚看着在大堂里打转的慕容恪,沉声道:“王爷,边城只怕是守不住了。还请王爷尽快离开这里!”

慕容恪恼怒的道:“走?!你以为本王不想走么?但是回去了怎么向父皇交代?若是边城破了,回到京城以后你以为老四那伙人会放过我?”

但是你不走边城一样要破啊。到时候,一国王爷沦为战俘只怕华国更加丢人。

皱眉沉吟了许久,幕僚方才道:“王爷...王爷就说是有重要的消息要禀告给陛下。沐丞相不是说哥舒翰暗中兵临边境了么?”

“若是真的,现在只怕也完了。”慕容恪皱眉道。

幕僚摇头笑道:“非也。王爷,这个晚不晚甚至是真是假都不重要。若是真的自然是好,若是假的,王爷也只是被欺骗了而已。但是却也是忠心耿耿向着陛下的。若是不晚,王爷自然是立下了大功。就算晚了,咱们远在边城又如何知道?”

“几天前送回去的折子.....”

“折子岂会有王爷亲自禀告说得清楚详细?”幕僚不以为然。慕容恪脸上一亮,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

“既然如此,王爷我们尽快离开。变成眼看城破在即,宜早不宜迟。”幕僚道:“只是...不知道那西越沐相等人,王爷打算如何处置?”

慕容恪皱眉,沉声道:“魏无忌和夏修竹武功高绝,若是带着回京肯定是个麻烦。不若杀了他们?”

“这......”幕僚摇头道:“若是杀了这几个人,王爷可是一举将西越和北汉都给得罪死了。将来不管三国是战是和,王爷只怕都......

慕容恪心中一凛,一时着急竟然能望了这件事。思索了片刻,慕容恪道:”这四个人,交给方将军处置。危急关头,说不定这几个人还有用呢。”

“王爷英明。”

“去准备,半个时辰之后咱们启程回京!”慕容恪起身,决然道。

“是。”

慕容恪一行人飞快的离开了已经摇摇欲坠的变成,却不知道他们的离开让本就有些低迷的军心更加涣散了。虽然边城的守将方将军竭力隐藏了这个消息,但是隐藏在城中的西越探子却很快将这个消息传得满城皆知。

看着无精打采的士兵们,在看看城楼下气势如狼的西越大军,方将军脸上也是一片凝重。

“将军...只怕要守不住了!”一个副将匆匆前来禀告,脸上满是疲惫之色,“西越大军攻势太猛!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守不住也要守!”方将军咬牙道。横竖都是死,撑破了被敌军杀死,还是失土之罪被陛下问斩,他宁愿选择前者。

副将想了想,沉声道:“福王离开的时候将那几个人质留下了。将军看是不是能用这几个人暂时阻挡西越大军一时半刻?”

闻言,方将军心中一动,有些犹豫的道:“听闻西越帝对沐清漪一片痴心,但是.......”但是这个真心到底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却难说了。帝王家的感情,能够当真么?

副将道:“何不试试看?不管怎么说沐清漪总是西越丞相。”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方将军点点头,挥手道:“去将沐清漪带过来。”

不一会儿工夫,沐清漪就被人押上了城墙。方将军打量了一眼虽然显得有些狼狈但是神态却依然淡然的沐清漪,沉声道:“沐丞相,本将失礼了。”

沐清漪同样打量着眼前的中年将军,淡笑道:“两军阵前,各为其主。不敢。”

方将军沉声道:“今日以一个女流之辈威胁敌军,方某妄为统帅,但是...却也不得不为。还请沐丞相见谅。押过去!”

一挥手,沐清漪便被两名士兵押到了城楼上。看着城楼下两军混战血流成河。沐清漪微微叹了口气。这是她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战场,心中没有半分西越大军将要胜利的快意和壮志。直觉的一片凄凉和悲伤。她其实也只是一个寻常女子,即使百般算计,运筹帷幄,但是真正直面鲜血的时候实在是不多。除了这一次从华国京城返回西越的路上,她一直都被保护的很好。而且,这一路上的那些高手是为了贪念,但是这些战死的两军士兵,却都是无辜的。这场战争其实跟他们无关,他们是为了别人的贪念和野心。

很快,远处的西越统帅显然也看到了城楼上的人。西越大军立刻鸣金收兵。城楼上的人也跟着松了口气,再打下去他们就真的撑不住了,不管怎么说能够挣得一瞬间的喘息之极总是好的。

“姓方的!他先找死么?”旌旗下,容瑾盯着城楼上那一袭白衣的纤弱女子,咬牙道。

天枢看了看城口上道:“陛下不必担心,现在华国守军只能靠沐相牵制我军,绝对不敢动沐相一根汗毛。魏公子他们...应该也已经开始行动了。慕容恪一走,华国士兵军心溃散,撑不了多久的。”

这些容瑾当然知道,但是看到清清被推上城楼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将城楼上所有的人都撕成碎片。

“南宫羽!攻城的事情交给你!”容瑾抬眼看了远处的沐清漪一眼,沉声命令道。然后调转马头转身离开了。

“是,末将遵旨!”

这边城楼上的人自然也看到了容瑾离开的情形,不由得皱眉道:“西越帝怎么走了?”

方将军看了看站在一边神色从容的沐清漪道:“看来...西越帝并未如传言中的那么重视沐相。沐相...何必再为西越人卖命?”

沐清漪淡然一笑道:“将军,你我如今是敌非友,多说无益。”看着沐清漪波澜不惊的容颜,方将军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沐清漪的大名他自然也听说过。西越沐相,出生华国权贵,以多智善辩而著称。方将军也不以为自己三言两语就能够动摇沐清漪的心智。

“方将军,拿一个弱质女流作威胁,算什么本事?”城楼下,南宫翼拍马上前,不屑的道。

方将军冷笑道:“只要有用就行。”

南宫羽冷冷道:“你以为,西越大军当真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停住脚步?若是如此,你未免太过天真了。”

方将军道:“南宫将军不必多说。听闻西越南宫绝纵横沙场战无不胜,难道他的后人就只会磨嘴皮子么?还是一句话,西越大军敢轻举妄动,本将军就先拿沐清漪祭城。就算要死,她也要先死。”

南宫羽咬牙怒道:“既然如此,咱们就试试看,本将军必定让你看看我会不会打仗!”

方将军冷笑不语,一时间,两军倒是僵持起来了。南宫羽自然不可能真的不顾沐清漪的死活,方将军也不可能真的那么爽快的杀了沐清漪。沐清漪若是不在了,只怕他们现在连两个时辰都撑不下去。

“方将军,事已至此,何必固执己见?你已经尽力了。”沐清漪轻声道。虽然佩服方将军对华国的忠心,但是沐清漪还是想要劝说几句。胜负已分,再往下也只是无谓的伤亡罢了。

方将军侧首看着沐清漪道:“若是沐相与本将军易地而处,又当如何?”

沐清漪一愣,不由漠然。不错,如果守城的是沐清漪,如果沐清漪仍然心想着华国,最后只怕也只会和方将军一般力战到底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和信念,她现在的劝说,不过是将自己看的太过超然罢了。只是......

“这些士兵何辜.......”

方将军冷笑一声道:“既然身为士兵,马革裹尸便是他们的宿命!本将军深受皇恩,也只能为华国力战到死!”

沐清漪默然,许久方才道:“本相佩服。”

城楼下,众西越将领望着城楼上有些着急,“南宫将军,这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耗着?陛下可是下了令,三天之内必须拿下城池。”

“我怎么知道?!”南宫羽同样有些焦急,不过他更担心的却是沐清漪的安慰。这座城池将会被他们拿下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了。除非华国能够突然天降神兵。但是如果贸然攻击,说不定那姓方的真的敢杀了沐清漪。

“不如...咱们动手吧!总不能为了......”有人忍不住提议道。

“想死你就去!”南宫羽怒道。这些人都瞎了么?陛下对沐相有多在意不用他说都能够看明白。要是沐相损伤了一丝一毫,他们这些人的命加起来也不够赔!

“咦?南宫将军,你看!”突然有人惊讶的道。

南宫羽猛的回头,就看到城头上一道黑影如雄鹰一般扑向了站在城楼上的沐清漪。南宫羽心中一喜,厉声道:“进攻!弓箭手,掩护!”

一时间,战鼓骤起,战场上的气氛重新被引燃。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13.战事起,重逢 下一章:215.一起名垂青史
热门: 我爸说他喜欢你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 超级黄金手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BOSS穿成炮灰后[快穿]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 镜泱缘记 凤于九天 神医天下 漂亮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