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战事起,重逢

上一章:212.再生剧变 下一章:214.两军对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华国边城显得有些简陋的将军府里,沐清漪和哥舒竣悠然的坐在精铁打造的牢房里。旁边的夏修竹和魏无忌就比较悲剧一些,被人点住了穴道并且身上都捆上了精铁的锁链。毕竟,没有相当的功力,谁也不能保证那所谓的点穴能够持续多久。

牢房里静悄悄的一片,外面源源不断的喧闹惊人的杀伐之声,很显然...城外两军已经开始交战。

哥舒竣饶有兴致的看着坐在一边神色平静的沐清漪问道:“沐相一点儿也不担心么?”

沐清漪抬眼,淡淡的看着他道:“担心什么?”

哥舒竣道:“西越帝啊。真是没想到,西越帝果然对沐相痴心一片,竟然这么快就赶到了边城.......”

看着哥舒竣悠然自得的模样,沐清漪不冷不热的道:“陛下有这个空闲,还不如想想怎么脱困的好。”

哥舒竣挑眉道:“这不是沐相应该操心的问题么?现在西越兵临城下,如果慕容恪抵挡不住,自然会向朕求助,朕需要操心什么?”沐清漪淡笑道:“向你求助?然后引狼入室么?”

慕容恪若是向哥舒竣求助,只怕华国灭亡的更快。只怕此刻西越大军也已经陈兵在华国边境上了。只是容瑾先一步动手罢了。

哥舒竣叹气,“幸好慕容恪并没有沐相这般聪慧。不然的话,朕的麻烦可当真是大了。如何?事已至此,沐相可要考虑跟朕谈谈?”

沐清漪嘲弄的望着哥舒竣,如今他们都是别人的阶下囚,更不用说双方敌对,还有什么可谈的?

哥舒竣无奈的道:“之前的事...不都是误会么?沐相若是不愿意跟朕谈,朕就只好去跟慕容恪谈了。说实话,若是论谈判的话,朕宁愿跟慕容恪谈。”慕容恪虽然身为华国皇长子,但是可比沐清漪这个女人好糊弄多了。只可惜华国实力太过不济了,这样的盟友以后只会是个累赘,还不如收到自己手里呢。

“陛下是在威胁我?”沐清漪扬眉道。

“不敢,朕是诚心诚意的跟沐相谈判的。”哥舒竣笑道。沐清漪淡笑不语,彼此都清楚,这所谓的诚心诚意,只能用来糊弄傻子罢了。沐清漪沉吟了片刻,问道:“陛下想要什么?”

哥舒竣立刻道:“这次的事情,一笔勾销。西越任何人都不能因为这个来找朕的麻烦。”哥舒竣毫不犹豫的提出了第一个条件。他实在是不得不防,现在天下五大高手西越独战其四。万一容瑾发起疯了十一弟一个人,双拳可抵不过四手。但是哥舒竣知道,这件事找容瑾谈,绝对是没得谈的。所以,他只能趁着容瑾还没来之前,跟沐清漪谈。只要跟沐清漪谈成了协议,一切都好说。

沐清漪微微眯眼,笑容清婉,“如此...本相和西越能得到什么好处?”

哥舒竣皱眉,犹豫了一下道:“华国境内,西越大军所到之处,北汉必退避三舍。其他的,你我两国各凭本事?”

“.......”沐清漪沉默。

哥舒竣咬牙,叹了口气道:“悬赏的三十万两黄金归你,算是朕的补偿。”

“华国的事情尘埃落地之后,朕愿意再让西越三城!”哥舒竣咬牙道,这已经是他能够忍受的最后底线了,若是再多...那他还出兵华国干什么?

沐清漪沉吟了许久,终于点头道:“如此...成交。”

哥舒竣不由得苦笑,这次的事情他总算是得到了一个教训,若是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弄死沐清漪,绝对不能轻易出手。这一次,当真算得上是赔了夫人还折兵,“既然如此,沐相必须保证平安带着朕离开这里,并且放朕反悔北汉。”哥舒竣确认道。

沐清漪点头,“这是自然。”

“清漪!”魏无忌皱眉道,这次的事情容瑾肯定火气不小,现在沐清漪同意了回头容瑾未必会认账。

沐清漪淡笑道:“无妨,难得北汉皇如此大方。”

“若是他回头毁约呢?”魏无忌问道。

沐清漪浅笑道:“自然是等到北汉履行约定之后再放人。”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哥舒竣都免不了要做一段时间的阶下囚了。这对于一个皇帝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是他现在却也不可奈何。

别说慕容恪现在还愿不愿意跟他合作,就是以后容瑾的报复他也不得不谨慎处理。身为帝王他不怕两国交锋,北汉的势力绝对不比西越差,但是身为一个普通人,他却不得不忌惮四个天下最一流的高手。原本他敢截杀沐清漪,就是打着连魏无忌和夏修竹一起杀死的打算的。南宫绝已经老迈,容瑾虽然厉害但是有哥舒翰在却也不必太过担心。现在却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想到这里,哥舒竣就恨不得能将华皇和慕容恪碎尸万段。

无奈的叹了口气,哥舒竣淡淡道:“愿赌服输。”

此时的城外却是一片混战,战场上鲜血横飞,杀声四起。西越大军背后,代表着帝王之尊的龙旗下,容瑾一身黑衣,神色冷峻,一双眼眸阴郁无比的望着远处城墙上的慕容恪等人。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慕容恪也忍不住暗暗打了个寒战。

“陛下。”天枢上前,沉声禀告道。

容瑾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问道:“有清清的下落了?”

天枢点头道:“沐相此时就在城中将军府里,被慕容恪给抓了。”天枢双手呈上一封信笺,这自然是西越安插在变成里的探子传出来的。容瑾打开看了看,冷笑一声道:“华国那个老家伙,倒是心机不浅,竟然连哥舒竣都被他给算计了。只可惜...现在却不是他先停就能够停得下来的了。”

随手一扬,手中的信笺便变成了无数的白色蝴蝶飘零。容瑾旁边,容瑄皱眉问道:“沐相可还好?”

“没事。”容瑾淡淡道,“给慕容恪十个胆子,现在他也不敢动清清一下。二哥,你会皇城去吧,皇城里的事情就有劳你了。”

容瑄也不啰嗦,他跟沐清漪分开之后就快马赶回了西越。因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沐清漪和魏无忌等人身上,容瑄一行人倒是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就让他这么一路顺风的出了关。回到西越容瑄立刻快马奔向皇城的方向,不想才走了一天多就遇到了率兵御驾亲征的容瑾。

“臣遵旨。陛下亲征华国,救下沐相之后还请沐相尽快回京。毕竟,皇城里.....”容瑄道。容瑾一挥手,沉声道:“不必,朕和清清出征西越,皇城的事务由二哥和两位皇叔以及靖远侯共同处理。”

容瑄毫不掩饰脸上的惊讶之色。容瑾登基不过一年,就将监国大权放给三位王爷和靖远侯,这胆子实非容瑄所能理解。若不是容瑾绝对的信任他们,那就是容瑾又百分之百的把握他们不敢起异心,就算有了异心容瑾也能够对付。而容瑄自然是更倾向于后者。

想到此处,容瑄郑重的点头道:“微臣遵旨。”

容瑾仿佛没有看到容瑄的脸色变化一般,点头道:“二哥去吧。”

“臣告退。”容瑄一拱手,调转马头转身离开了战场。奔出一段距离,容瑄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战场的方向。一片杀戮的战场边缘,旌旗飘舞之处,年轻的帝王端坐在马背上,神色平静的凝望着远处的城墙。远处淡淡的夕阳照射在他脸上,泛起一层浅浅的光晕。这本事一副令人心旷神怡的画面,但是在配上旁边的血腥和杀戮,容瑄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快马往西南方向而去。

“陛下,华国收兵了。”南宫羽沉声道。

看着华国城头上传来的鸣金收兵的声音,华国的士兵如潮水一般飞快的退去,只留下了满地的尸体。容瑾平静的点了点头,看看天色,漠然道:“收兵,明日再战!南宫羽,三天之内拿下城楼,朕封你为将军。”

南宫羽一怔,蓦地大喜,朗声道:“末将领命!”

看着容瑾策马离去,南宫羽难得的有些发呆。离开西越皇城不过短短两年,皇城里的变化却是翻天覆地。曾经讹了他几万两银子的纨绔皇子成了一国之君。曾经与结交,视为好友知己的顾流云原来是个女子,甚至还当上了丞相。这一切都不是远离皇城身在边关的南宫羽能够理解的。他唯一庆幸的便是,南宫家和庄王府都在那接二连三的风波中保存了下来。

握了握手中的湛卢剑,南宫羽回头看着远处的城楼眼中闪过一丝坚毅。他一定会拿下这座城池!绝不会玷污了父亲的威名!

城内将军府大堂里,慕容恪看着满座的将领脸色阴沉不定。好半晌,方才开口道:“方将军,今天一战你有什么看法?”

坐在慕容恪下手的中年将领脸色也不好看,沉声道:“西越大军人数远比我军更多。而且...也比我军更为精良。以末将之见,如果援军不到,大军最多...只能守住三天。”其实这还是说的含蓄的,西越皇帝御驾亲征,西越士兵的气势正盛。而他们,虽然有福王坐镇,但是...福王的气势显然远比不上西越皇帝容瑾。

即使不愿承认,但是他们却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华国的军力不仅不如北汉,现在甚至连西越都颇有不如。

碰!慕容恪狠狠地一掌拍在跟前的桌案上,冷冷的盯着方将军道:“身为华国将领,未战先言败?本王不管你用什么法子,至少要拖住西越大军十五日。”

附近虽然也有一些兵马可以源源不断的赶过来,但是真正的大队援军却最少也要十五日才能够赶到。三天时间哪里够?

方将军咬牙,点头道:“末将必定拼死守护华国。”但是却没有说自己到底能够守多少天。身为将领,他们也只能尽力而为罢了。

看着眼前忧心忡忡的众人,慕容恪烦躁的挥手道:“都下去吧!”

“是,末将告退!”

大堂里很快变得静悄悄一片,慕容恪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沉声问道:“沐清漪在哪儿?”

身边的侍从低声答道:“启禀王爷,跟哥舒竣一起被关在大牢里。”

“笨蛋!”慕容恪恼怒道:“谁让你们将他们关在一起的?立刻将人带出来,沐清漪单独关押。”

“是。”

“等等......”慕容恪犹豫了一下,道:“将沐清漪带来见我。”

沐清漪就被关在将军府里,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到了,“王爷,沐清漪带到。”慕容恪坐起身来,看着跟在侍卫身后踏入大厅的白衣女子,眼神深沉。

经过一天的折腾,沐清漪身上的衣服沾染了一些尘埃和血腥,但是神色却依然平静如昔。这样的从容平静,更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安闲悠然,仿佛白色的衣衫上沾染的不是鲜血而是美丽的图画一般。

慕容恪眼神一缩,盯着沐清漪道:“沐相可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

沐清漪抿唇微笑道:“这是自然,战场上的声音今天可是想了一下午。”这个边城并不大,战场上一打起来整个城里无论是哪儿都能够听得见。

慕容恪沉声道:“容瑾率兵侵我华国。沐相到底也是华国人,难道就这么坐视不理?”

沐清漪莞尔一笑,似笑非笑的盯着眼前的男人淡然道:“华国人?福王现在想起来沐清漪是华国人了?当初华皇害我族人,在西越福王设计与我,这一次千里追杀,福王和华皇怎么没有想起来沐清漪是华国人?”

慕容恪一愣,皱眉道:“父皇什么时候害你族人了?肃诚侯府的死是他们咎由自取,何况其中也不乏沐相推波助澜,如今你要将罪名扣到父皇身上未免过分了些。”

沐清漪冷笑,漠然道:“顾家。”

慕容恪顿时哑然。顾家的事情确实是华国皇室亏待了众臣,这件事早已经天下皆知。而顾家的人除却行踪飘忽的顾秀庭,早已经全部死绝,就算是想要弥补也弥补不了了。沐清漪之前一直打着顾家人的名号行事,但是却并不代表他就是顾家人!

“沐相用这种借口未免可笑,顾家...沐相跟顾家可没有血缘关系。”慕容恪冷笑道。

沐清漪微笑道:“福王说的不错,所以...方才只是本相再说笑而已。陛下亲征的事情,本相身为西越丞相,总不可能吃里扒外。”

“别忘了,是华国生你养你!”慕容恪怒道。

“那又如何?”沐清漪冷笑,眼中带着明显的不屑,“所以,本相就应该任你慕容家如何碾压都要一心一意忠心耿耿?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你慕容家的天下。既然慕容家无德,人人得而诛之!”

“放肆!”慕容恪勃然大怒。

沐清漪笑容冷淡,不以为然。

慕容恪居高临下,站在大堂上等着堂下的沐清漪许久,却终究只能颓然的放弃。这世上有些人,即使是女子也并不是色厉内荏的恐吓能够吓到的。慕容恪叹了口气,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沐相请坐。”

沐清漪走到一边,随便挑了张椅子坐下,平静的等待着慕容恪再一次开口。

慕容恪沉声道:“沐相,只要你能说服容瑾放弃撤军。本王一定平安送你出关。”慕容恪不笨,他自然知道以变成现在的兵力,根本就不是西越的对手。这些年,华皇越见老迈,更多的时间都用在了打压朝臣上了,华国的兵力本就每况愈下。而容瑾刚刚登基不久,自己根基未及,华皇根本就不认为容瑾会在这个时候对华国出兵。但是很可惜,显然华皇估算错误了。或许容瑾真的更加未满,但是显然容瑾并不怕打仗。

沐清漪垂眸,淡声道:“很抱歉,本相做不到。”

“沐相!”慕容恪有些恼怒的道:“现在西越和华国交战,最后便宜的只会是北汉,本王不相信你不知道。虽然这次对沐相多有得罪,但是沐相并没有受伤,何不各退一步?”

沐清漪抬眼,悠然的看着慕容恪道:“我想福王误会本相的意思了。陛下若是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件事,本相也劝不了。更何况...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出兵征战这样的大事,福王觉得说退就能退么?若是如此,陛下将来如何再统帅西越三军将士?

慕容恪沉声道:“沐相是不肯答应了?”

沐清漪微微点头并不说话。

慕容恪冷哼一声,道:“若是本王现在放了北汉皇,顺便将沐相送给他。沐相觉得,北汉皇会不会和华国一起对付西越?”

沐清漪微微叹息,有些同情的望着慕容恪,“福王还不知道么?在西越出兵之前,哥舒竣就已经领命烈王率领三十万大军到了华国北边的边境。也就是说...就算北汉真的愿意跟华国联合,烈王最少也要半个月才能赶到这里为王爷解围。更何况...从一开始,哥舒竣的目标就是华国。只怕现在,烈王也已经出兵了。因此,只怕安西郡王要领兵阻挡烈王的进攻,也无暇来为福王解围了。”

“你以为本王会相信你?”慕容恪冷笑,脸色却是骤地一白,如果真的如沐清漪所说...那么岂不是必败无疑?

沐清漪淡淡道:“哥舒竣就在将军府里,王爷若是不相信何不亲自去问问?”

慕容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一会儿才厉声道:“将她带下去!好好看守!不许任何人接近!”

“是,王爷!”

两名侍卫上前来,请沐清漪出去。沐清漪也不在意,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对于慕容恪,她从未将他当成对手,只是一个身在皇家的可怜人而已。如果慕容恪不是身在皇家,或许会比现在过得愉快的多。

身后,大堂上慕容恪跟前的桌子被轰然踢翻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新关押的地方比原本的牢房舒服多了。是将军府后院的一处小房间。虽然周围布满了守卫,但是确实一个单独的房间,比跟魏无忌三个大男人呆在一个房间里舒服多了。更何况,房间里有床有桌有茶水,作为阶下囚,实在没有什么可挑剔了。

沐清漪坐下来倒了一杯茶水,随意丢了一颗清毒丹进去便低头喝了下去。这一整天,上午逃命下午坐牢,一口水都没有喝到还真的有些渴了。

喝了水,沐清漪低头思索起目前的局势来了。西越和北汉出兵华国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情了。以华国的兵力,也绝对无力抵抗两国的大军,灭亡也只是早晚的事情。

现在虽然已经跟哥舒竣说好了两国共同对付华国,但是实际上还是西越和北汉之间的争斗。谁先夺下华国的京城谁就算赢了。

“咔嚓。”正低头想得出神,门外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沐清漪猛的抬头,之间眼前的烛火衣衫,一个人从窗口飞快的闪了进来。

沐清漪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桌上的烛火就被人给扇灭了。整个房间里一片漆黑,沐清漪被拉入了一个微凉的怀中。

“容瑾......”虽然只是一刹那,但是沐清漪还是看清了来人的样貌。何况这样熟悉的怀抱即使没有看到容貌她也绝不会认错。

“嘘...清清,怕不怕?”容瑾的声音从耳边轻轻的传来,呼出的淡淡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黑暗中清丽的容颜不由得一红。

“容瑾.....”靠在他怀中,沐清漪静静地抓着他的衣衫,低声道:“我好害怕......”原本并没有感觉,但是当她被容瑾拥入怀中的时候,却不知怎么的心中生气了无数的委屈,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此时她才知道,她并不是无所畏惧,她真的很害怕...害怕就这么死了,再也见不到他了.....

胸口的衣衫被泪水浸湿,那样濡湿的感觉却仿佛烫伤了他一般,容瑾抬手将她靠在自己胸前的脸扶了起来,轻抚着她美丽的容颜手指沾染到冰凉的泪水也是火辣辣的作疼。

“清清...别怕...我会我你报仇的。以后...谁也不能在欺负你了,别怕...”低头,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水,容瑾低声轻喃道:“清清,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黑暗的房间里,两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虽然漆黑的看不见半点光阴,但是靠在他怀中的沐清漪却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心。

------题外话------

好像有不少亲不太喜欢战争的剧情,表示嫡妃里的剧情写得也很辛苦。这一次,战争的具体细节不会描写的太多。咱们努力升级称霸天下吧!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12.再生剧变 下一章:214.两军对垒
热门: 活在诸天 库洛牌拯救世界 穿到虫星去考研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紫禁城魔咒Ⅲ:还魂 红的组曲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港黑一枝花 无上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