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再生剧变

上一章:211.四面楚歌 下一章:213.战事起,重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原本还得意洋洋踌躇满志的哥舒竣,转眼间竟然就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的阶下囚,这样巨大的反转不得不说令人震惊不已。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而哥舒竣周围的侍卫却又忌惮与暴雨梨花钉的威力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固然是有把握可以一击必中杀了沐清漪,但是谁敢保证沐清漪临死前会不会射出暴雨梨花钉。到时候,距离沐清漪最近的哥舒竣是绝无生路的。

哥舒竣脸上的神色僵硬无比,一只手依然还抓着沐清漪的一只手腕。甚至只要他稍微使上一些内力就能够将沐清漪杀死。但是他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沐清漪另一只里那小小的精致无比的东西确实江湖上盛名依旧的厉害杀气。据闻暴雨梨花钉的使用方法简单的令人发指,不需要任何能力,就算一个舞勺之年的小儿也能杀掉一个一流高手。

“沐相,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罢?”哥舒竣面上依然一片沉着,垂眸淡笑道。

沐清漪微笑道:“可不是么,本相的手这会儿都有些发抖呢。北汉皇这次的玩笑可是将本相吓得不轻啊。”

哥舒竣淡淡道:“如果朕说,朕不相信你手里的是暴雨梨花钉呢?”

沐清漪叹息道:“若是如此,咱们就只能赌一把了。虽然给我的人说这是暴雨梨花钉,但是…其实我也没有用过。陛下动手杀了我,说不定我手慢,临死之前也发不出去呢?”

她如此说,哥舒竣反倒是不敢赌了。并不是哥舒竣胆小如鼠,而是在他眼中,自己的性命自然比沐清漪的性命贵重千万倍。一句话,哥舒竣认为跟沐清漪赌命不值得。

“这些天…你们也死了不少人。可没有见沐相动用过这个东西。”哥舒竣试探着道。沐清漪笑道:“这不就是为陛下准备的么?”

“你猜到朕会来?”哥舒竣问道。他不信沐清漪会有这样的能耐。

沐清漪抿唇微笑道:“我一直想不通,陛下抓我做什么,若是想要直接挑起西越和华国之间的矛盾,直接杀了我岂不是更方便一些。毕竟,杀人远比抓人要容易的多。现在看到陛下,我倒是有些明白了。”

哥舒竣眼眸一闪,淡淡道:“你明白了什么?”

沐清漪低声笑道:“北汉的兵马,应该已经到了华国边境了吧?陛下不是想要联合华国灭了西越,而是想要挟持本相要挟容瑾不得轻举妄动,然后独自吞下华国。”

哥舒竣盯着沐清漪,半晌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朕还是小看了沐相。沐相觉得,朕的计策如何?”

“精妙绝伦。”沐清漪赞道,“不过…陛下不觉得自己的胃口太大了么?”

“什么意思?”哥舒竣眯眼,沐清漪冷笑道:“北汉确实是兵强马壮,但是陛下别忘了北汉到底是为什么兵强马壮。陛下想要吞并华国或许不难,但是…却不知道吞并华国之后陛下想要怎么办?”

哥舒竣身为一国之君,这些事情自然不用沐清漪说的太过透彻。华国之所以兵强马壮就是因为他的敌人同样也比华国和西越要强大的多。同时,华国地广人稀,兵马虽然精锐但是数量上绝对比不上华国。虽然他现在占了上方,想要拿下华国会容易许多,却也绝不可能做到兵不血刃。不说是两败俱伤,就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北汉都有些承受不起。

但是,身为一个雄才伟略,有着开疆扩土的壮志雄心的君王,哥舒竣自然也不可能就这样算了。如今是吞并华国最好的机会,他不可能放弃。真是因为怕容瑾捣乱,他才想到了绑架沐清漪的。以容瑾对沐清漪的在意,他不可能不投鼠忌器。只是没想到,抓沐清漪不成反倒自己落进了沐清漪的手中。

“这些小事,就不劳沐相操心了。”哥舒竣到底是一国之君,也不可能因为沐清漪的三言两语就动摇了心智。淡淡道:“沐相还是先想想现下的处境该如何解决吧。”

另一边被围在人群中的魏无忌和夏修竹原本也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却不料那边变化突起。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得相视苦笑。到最后,这一场为围杀竟还是要靠沐清漪这个女子来解决,倒是显得他们两个格外的无能一般。

叹了口气,两人飞身掠了过去。这一次有哥舒竣的命令,倒是没有人轻举妄动。

看到魏无忌和夏修竹到了跟前,沐清漪明显的松了口气。魏无忌含笑看着沐清漪手中的东西笑道:“我倒是忘了,容瑾将这玩意儿给你了。”

等到魏无忌接手了哥舒竣,沐清漪才慢慢收起了手中的白玉盒子,含笑把玩着道:“若不是有这个,我怎么敢冒险?”

“还是太过冒险了。不过…总算是值得。”魏无忌笑道。温文尔雅的抬手落在哥舒竣的肩膀上,看似温和无力哥舒竣的脸色却瞬间变得煞白。所幸,哥舒竣总算还是个北汉男儿,又估计这君王的威仪,就是痛死了也绝不会发出一声痛呼。只是苍白的脸上冷汗直下,让人不得不猜测他到底在承受着怎么样的痛苦。

“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哥舒竣,这一次你玩的很开心?”魏无忌含笑看着哥舒竣道。

哥舒竣满脸冷汗,却丝毫也不肯落了下方,冷笑道:“靠一个女人脱险,魏无忌,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若是朕,早就羞愧而死了。”

魏无忌冷笑道:“如果是你,不用羞愧死。你在路上就被那些杂碎给弄死了好么?本公子好多年没有这么辛苦了,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万一本公子不死,你的脑袋还保不保得住?啊…对了,你还有一个武功盖世的弟弟么。只可惜…哥舒翰就算会飞,这会儿也赶不过来了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没什么好说的。哥舒竣轻哼一声偏过头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朕倒要看看你们两个带着朕和沐清漪,要怎么传过这边城之地。”

哥舒竣确实是有恃无恐,魏无忌现在根本就不敢杀他。这一刻魏无忌杀了他下一刻便是他们三人的死期。

旁边,沐清漪低声一笑,悠悠道:“陛下误会了,陛下身为北汉的皇帝陛下,命可要比我们三个金贵多了。若是就这么杀了,多浪费。”

“沐相有什么打算?”魏无忌也不着急,这种事情,还是沐清漪更加清楚一些。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淡淡道:“送给华皇肯定没用了,华皇年纪大了,早就歇了争雄之意。看起来…只好请北汉皇往西越走一趟了?”

“大胆,还不放开陛下!”呆滞在一边的北汉侍卫总算是想起来自己该干什么了。只是怪不得他们反应如此慢,上万人围剿三个人最后居然反过来让哥舒竣被抓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沐清漪含笑看着哥舒竣道:“下面那些士兵应该不是北汉人吧?北汉皇最好是祈祷这些华国士兵现在还能听你的话,乖乖放我们出去。不然…这弓箭射过来的话,我们只得先拿陛下来做挡驾牌了。”

哥舒竣无奈,沉声道:“你放心,这些人都是慕容恪的人。没有朕的命令,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但愿如此。”沐清漪微笑道。

“咱们走吧。”沐清漪侧首,看向魏无忌道。魏无忌点点头,一手挟持着哥舒竣,夏修竹护着沐清漪往变成的城门口移去。有了哥舒竣做人质,北汉的人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同样奉命听从哥舒竣调遣的华国将士同样不敢轻举妄动。

魏无忌和夏修竹暗中都微微松了口气。

“沐相,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蓦地,一身有些熟悉的笑声从城楼上传了出来。只见原本应该在华国京城的慕容恪突然出现在了变成的城楼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底下的众人,沉声道:“一个也别放走!”

众人皆是一愣,不只是魏无忌等人,就是哥舒竣脸上也不由得闪过一丝诧异之色。沐清漪望着城楼上一副踌躇满志模样的慕容恪,低头笑道:“陛下,看来你这是…养老鹰却让鹰啄了眼了啊。”

哥舒竣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咬牙道:“沐相比朕好得到哪儿去?看来你安排在华国京城的人,也没有牵制住慕容恪!”沐清漪扬眉浅笑道:“这话怎么说?现在华皇年迈,谁离得近谁占得优势就多。看起来本相也不算亏了,倒是陛下你…只怕也没有收到过慕容恪离京的消息吧?”

哥舒竣沉默不语,他确实是没有收到慕容恪离京的消息。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留在京城的人已经全部死了。一时间,哥舒竣脸色发黑半晌无言以对。

沐清漪抬头看了一眼城楼上的慕容恪,叹息道:“看来我们都小看了华皇。姜桂之性,老尔弥辣啊。”这样的算计和决断,绝对不是慕容恪能够做到的,只能是华皇了。

哥舒竣依旧漠然。

慕容恪望着底下的众人,往日里总是稳重谦和的眼中也忍不住多了几分得意。这下面的人,一个是统驭北汉的北汉尊皇,一个是西越丞相和无名有实的皇后。这会儿,这两个人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了他的手中。这种掌控生死,予取予夺的感觉就像是能够让人上瘾的毒药。只要尝试过了就再也不愿意放下。慕容恪忍不住放声大笑,“沐相,北汉皇,咱们又见面了。”

哥舒竣眯眼,沉声道:“慕容恪,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容恪淡淡道:“陛下恕罪。虽然你开出来的条件很令人心动。但是…现在本王有更好的办法了,又何必屈居次一些的选择?”

哥舒竣冷笑道:“你的更好的办法,就是将朕和沐相都杀了?同时得罪北汉和西越的代价,你华国付得起么?”

慕容恪并不担心,淡笑道:“陛下当真以为我慕容恪是傻子么?北汉若是失去了陛下,十一王爷烈王虽然军功彪炳却不善朝政。他也得住那些想要夺权的兄弟么?更何况…北汉自己也不是没有后顾之忧吧?至于西越…听闻西越帝对沐相痴心一片,不知道失去了沐相,西越帝是否会从此一蹶不振?”

魏无忌和夏修竹同时不由得以看白痴的目光望着慕容恪。容瑾那样的性子,若是沐清漪真的出了什么事,就算要一蹶不振他也绝对会先把全天下人都弄得一蹶不振了再说。

可惜,现在慕容恪的注意力都在哥舒竣和沐清漪身上,并没有功夫顾及魏无忌和夏修竹。

不得不说,如果不算之后的各方局势的话,华皇这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算是玩得炉火纯青了。也是,华皇就算再怎么老迈,到底是做了几十年的皇帝。怎么会看不出来哥舒竣的野心?于是便将计就计,让哥舒竣和沐清漪拼个你死我活,最后却让慕容恪跟在后面来捡了便宜。就算沐清漪不挟持哥舒竣,只怕最后哥舒竣依然会落入慕容恪的圈套。

哥舒竣叹了口气,笑容微苦,“沐相,咱们现在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咱们先设法离开这里在图其他,如何?”

沐清漪挑眉道:“陛下有什么办法?”

“没有。”虽然哥舒竣也带了不少人来,但是几百人和几万人的区别并不会比几个人对几万人好太多。同样是死路一条。

沐清漪深吸了口气,轻声叹息道:“福王殿下,杀了本相除了让你出口气,还有别的好处么?”

慕容恪眼神微闪,沉声道:“自然是有的,沐相的命可是金贵的很。父皇说了,只要将你的人头带回去见他……”

“只要将我的人头带回去见他,他就会立你为太子,甚至将皇位传给你么?”沐清漪淡笑道:“本相只怕,你真的带着我的人头回去,等到的不是高高在上的皇位,而是你的死期。”

慕容恪脸色一变,很快又冷笑道:“沐清漪,任你如何巧舌如簧,今天也难逃一死。”

沐清漪淡然,“既然如此,父王何不现在就让人动手?”

慕容恪一愣,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犹豫和怀疑。良久方才道:“你为何说本王回去就是死期?”

沐清漪冷笑道:“福王真的认为陛下想要封你为太子么?据本相所知,父王更加看重的似乎是治王。”

“胡说!”慕容恪怒道,“父皇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传位给一个残废!”沐清漪不紧不慢,淡淡道:“残废?治王虽然算是有些残了却并不废。能力见识在华国众皇子中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福王觉得…华皇将皇位传给一个生母…的皇子好还是传给一个除了手臂稍有些问题其他方面都相当出色的皇子好?更何况…谁告诉你治王的手臂是治不好的?”

慕容恪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冷冷的盯着沐清漪道:“你说这些,是想要干什么?难道你以为,本王还会放你一条生路么?父王金口玉言,既然答应了本王的事情就绝不会反悔。”

闻言,沐清漪仿佛听到了什么好像的事情一般,嘲讽的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慕容恪恼怒的道。

沐清漪挑眉笑道:“方才还有一位皇帝陛下跟我说…相信皇帝说的话的人,都是傻子。北汉皇,是么?”

哥舒竣淡笑不语,饶有兴致的望着沐清漪。他实在是有些好奇,到了如此情境沐清漪还能怎么办?就算是想要像刚刚那样故技重施,只怕慕容恪也不会再给她近身的机会了。

城楼上的慕容恪神色阴沉,脸上再也没有了方才的得意。站在身边的侍从犹豫了一下,低声提醒道:“王爷,那沐清漪说的…也不乏道理。万一……。”

慕容恪皱眉,沉声道:“那你说怎么办?”

侍从犹豫了一下,咬牙道:“杀了哥舒竣,留下沐清漪。若是有个万一,刘着沐清漪也可以当个筹码。”

“这……”慕容恪犹豫着,“为何不留下哥舒竣?”

“比起沐清漪,哥舒竣更加心狠手辣。就算将来王爷放了他,只怕他也绝不会放过王爷的。”侍从提醒道。

“这个…说的也是。”慕容恪凝眉,理智上他并不相信沐清漪的话。但是曾经被华皇随意的扔在西越的经历和这几十年来的不受重视却让慕容恪忍不住时时怀疑华皇对自己的看重根本不值一提。

正在慕容恪犹豫不决之际,另一边的城头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慕容恪不由一愣,沉声道:“怎么回事?”这种能够传出好几里地还声势浩大的声音,绝对不是区区百十匹马能够办得到了。

不过片刻,已经有守城的士兵飞快的来报,“启禀王爷!西越大军犯境,将军请示王爷该如何应对!”

“什么?!”慕容恪只觉得眼前一黑,一把抓住来报信的士兵厉声道:“西越大军?!多少人!”

那士兵被他摇晃的头晕眼花,勉强道:“启禀王爷,至少有二十万人。远远的看到他们的帅旗,似乎…似乎是西越帝御驾亲征!”

“混蛋!”慕容恪忍不住觉得双腿发软,“容瑾御驾亲征,为什么之前没有消息?!”

那士兵只是个普通的守城将士,哪儿能知道这些。一连茫然的模样看的慕容恪又是一阵心烦意乱,目光扫到底下还被围在人群中的沐清漪等人心中更是火气,“先杀了沐清漪和哥舒竣再说!”

“王爷三思!”跟在慕容恪身后的幕僚们吓了一跳,连忙劝阻道。

“王爷,此时大军犯境,若是杀了沐相…只会更加激起西越帝和西越将士的愤怒和士气。留着她…到了紧急关头还可以用来威胁西越帝啊。”

慕容恪之所以说要杀了沐清漪,其实也不过是一时气话罢了。他就是再蠢也知道沐清漪此时是他们最重要的筹码之一。西越帝亲率二十万大军叩关,要知道…这边城总共也不过才十几万兵马啊。万一城破,他这个此时在这里的王爷就是罪孽深重。就算侥幸逃得一死,回到京城父皇也饶不了他。

愤怒的瞪了底下的人一样,慕容恪挥手道:“先将人压下去!稍后本王再行处置。传令给守城的将军,全力防守不得轻易出城应战。本王立刻传信给父皇求援!”

“是,王爷。”

城楼下,哥舒竣若有所思的听着远处源源不断的传来的马蹄声,再看看城楼上暴跳如雷的慕容恪,笑道:“看来咱们死不了了。”

魏无忌淡然道:“是我们死不了了,北汉皇可未必。”

哥舒竣也不在意,有些好奇的回头看着沐清漪道:“朕很好奇,如果西越的兵马没有碰巧赶到,沐相打算怎么脱险。”

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看着哥舒竣道:“本相原本打算说服福王,帮他夺得华国皇位,只要他留下本相一条性命,顺便杀了你。”

“你觉得他会相信么?”

“陛下觉得本相做不到么?”

“……”哥舒竣默然。难道我说的不是华国皇室在你手里吃的亏太多了,慕容恪根本就不会相信你么?

沐清漪淡笑不语。如果最后西越大军没来,她依然有把握说服慕容恪。只要是有野心的人就有弱点,只要是知道弱点,这世上就没有说服不了的人。除非他是傻子或者疯子,很显然,慕容恪是个正常人。不过若是这样的话,事情就要麻烦许多了。现在这样,正好。

“容瑾来了。”魏无忌在沐清漪耳边低声道。沐清漪没有内力听不见城楼上的对话,但是魏无忌和夏修竹却听得清清楚楚。闻言,沐清漪一怔。回头望向城楼的方向,悠远的目光越过城头望向更远的地方……容瑾他竟然能够这么快感到边城,想必是一接到消息就快马加鞭离开了西越皇城吧。也不知道…皇城里如今怎么样了。虽然心中对于容瑾如此冲动的行为不赞同,但是心底最深处却依然忍不住涌起淡淡的喜悦和天意。

“看来…这次真的要做一回阶下囚了。”沐清漪淡淡笑道。

------题外话------

啦啦啦啦,好多亲都不喜欢哥舒竣哈,其实这一位和华皇才是真正的皇帝。阿九…是言情剧皇帝。皇帝就是野心勃勃不择手段又不专情的渣啊。所有的言情帝都是作者给开的挂啊,你懂得哦。真正的世族啊朝臣啊,哪儿那么好摆平哦。么么哒,最近好辛苦,努力挤时间还是经常晚更,请大家见谅。我会尽快恢复哒,快拿票票来砸我吧,木有动力木有爱啊。群么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11.四面楚歌 下一章:213.战事起,重逢
热门: 今日宜喜欢 炮灰妹妹的人生(快穿) 穿成强吻校草的恶毒男配[穿书]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铁血侦探 镜浦杀人事件 无极剑神 冰火魔厨 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 纨绔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