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不自量力的挑衅

上一章:208.三国盛会 下一章:210.悬赏令,麻烦大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台下的比试从魏无忌和夏修竹下场之后就基本进入了结尾,因为无论是多少车轮战,也很难将这两个人拉下来。而另外四个擂台,北汉占了一文一武两个,华国占了两个比文的擂台。这样的结局,可算得上是最好的解决了。三国一家占了两个位置不输不赢,大家的面子都保住了。

见到这场景,哥舒竣也暗暗松了口气,侧首朝着沐清漪笑道:“都说武功以北汉最盛,如今看来,倒是咱们北汉要跟西越调换一二位置了。”

沐清漪抿唇笑道:“陛下说笑了,侥幸而已。”

如果比赛到此结束,那么今天的三国盛会也算是圆满了一般。但是事实却并没有如此容易结束。就在西越和北戎的擂主都拉着自己的战利品跃下了擂台时,华国的两个擂主中一个年轻俊朗的男子却突然开口道:“听闻西越沐相才高八斗,在下斗胆想要领教一番。”

他说话的声音极大,即使没有内力也依然传到了看台上已经擂台附近围观的百姓耳中。

沐清漪微微一愣,侧首去看坐在旁边的华皇。华皇显然并不知道还有这个安排,也是跟着愣了愣,灰白的眉头微微皱起。

“华皇陛下,这位是?”容瑄皱眉,沉声问道。

华皇沉声道:“这是华国去年的金科状元温玉徽。”沐清漪挑眉笑道:“早就听说去年华国的金科状元才华横才貌双全,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华皇笑容有些僵硬,身为一国皇帝他是绝不会再这种事情上冒险的。每一届三国会盟,各国皇帝心中都有一个共识,除非真的绝对的信心碾压其他两国,否则,不输不赢就是最好的结局。这会儿终于到了这个平衡,华皇就算再想打沐清漪的脸也绝不会拿自己的脸面去赌。赌赢了还好,万一赌输了那就是自己自找没趣。但是现在,温玉徽已经开口叫阵了,无论是华皇还是沐清漪,都不可能拒绝。

华皇神色阴沉不定的扫了一眼身后不远处坐着的众皇子,沉默不语。

“怎么?你那不成西越丞相不敢应战?”久久的没有等到回答,那温玉徽有些不耐的道。身为华国的金科状元,可以说温玉徽确实有傲视天下读书人的实力,自然也难免有一些傲气。

“放肆!你区区一个新科状元,有何资格向西越丞相讨教?不如本官先来领教一番华国状元的才学?”云月封起身,沉声道。

温玉徽不屑的轻哼一声,“手下败将也该言勇?你已经败在我华国文人之首,哪有资格与本官讨教?”温玉徽毫不犹豫的将云月封的话又还了回去。但是却不想他这句话虽然能打了云月封的脸面,但是同样的,却也得罪了不少华国人。云月封一人独战华国京城的这些文人近一个时辰不败,最后虽然落败却也不是云月封才华不及,这些文人对他的才学还是很有几分佩服的。温玉徽这一番话,不仅是贬低了云月封这个西越人,同样也是不见他们这些华国文人放在眼里。

“温大人。”沐清漪站起身来,身边夏修竹拉着沐清漪一跃而起直接落在了温玉徽所在的擂台边上。沐清漪淡淡笑道:“月封是我西越去岁的金榜榜眼,与温大人虽非同榜,却算是同年,大人如此傲气…本相倒是也想要领教一二。”

温玉徽轻哼一声,他从小便得名师教习琴棋书画,诗词曲赋无不精通,金科状元之名可说是名副其实。又怎么会将沐清漪这样一个压根没有考过科举,凭着关系被提上去的女子放在眼里?

即便沐清漪身为西越丞相,但是虽说丞相就一定要精通琴棋书画,才华横溢的。大多数的位高权重的众臣最精通的是权术而不是才华。在温玉徽眼中,沐清漪就是这样一个利用美色谋夺权利,权欲熏心的女子。

“既然如此,比什么任凭沐相选择。”温玉徽沉声道。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本相虽然跟温大人一样入朝为官并不久。但是本相毕竟是西越丞相,若是我说比策论权术,那是欺负温大人。既然如此,就比温大人最擅长的如何?”

温玉徽脸色一沉,冷笑道:“沐相知道本官擅长什么?”沐清漪如此说,已经显示出是在让着他了,若是他还不同意就真的只能跟沐清漪比策论权谋了。

沐清漪微笑道:“听闻温大人号称琴棋书画四绝。棋艺花费时间太多,有空再与温大人讨教,咱们就比琴如何?”

温玉徽不以为意,从没听任何人说过沐清漪的琴技高明的,但是温玉徽的琴技却是素来为京城的大家闺秀们赞誉迷醉的。温玉徽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就依沐相所言。”

很快,便有人送上来两具瑶琴。因为是临时比赛也并不是什么传世名琴。沐清漪接在手中也不以为意,随意的抬手试了试清音,清泠的琴音从指间流出。

温玉徽傲然道:“来者是客,沐相先请。”

沐清漪也不可以,捧着邀请席地而坐。素手清清在琴弦上一捻,古朴宁静的琴声从之间流动着。

所有人神色平静的听着沐清漪的琴声,并不是他们不看好沐清漪,实在是沐清漪本身就在华国京城长大的,从来没有人听说过她擅长弹琴。如果她选择书画的话,或许还有几分胜算,毕竟当初沐清漪在华皇的寿宴上可是凭着一副凤凰朝阳的画作一鸣惊人的。

但是渐渐地,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竖起了耳朵。只觉得沐清漪指下的琴声古朴宁静,令人心中也不由自主的宁静起来。只是这曲子,却是所有人都从未听过的。

渐渐的,琴声慢慢高扬。那一双如玉的双手在琴弦上轻挑慢揉,琴声渐渐急促起来,隐隐有金戈之声。随着沐清漪手下越来越快,众人听在耳中竟是有七八具邀请同时作响一般,又仿佛有当真有千军万马狂奔而来。

琴为心声,瑶琴本为礼器,雍容低沉,但是到了沐清漪的手中却蕴含杀气,仿佛其中蕴藏着万千杀意一般。站得远的人尚且有如此感觉,站得近的例如温玉徽和夏修竹自不必说。

夏修竹微微垂眸,以这股杀气洗筏磨砺自身,同时也在心中暗暗心忧。一个妙龄女子,也不知到底要经过这样的悲惨的事情才会在心中暗藏如此杀机。

温玉徽就悲剧了一些,他虽然是天下出名的才子金榜状元。但是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刚刚步入仕途的读书人,哪儿承受得住沐清漪如此直接针对他铺天盖地而来的煞气?不过一会儿功夫便脸色灰白汗如雨下。

勉力抬起头来看向沐清漪,却正好与抬头看向他的沐清漪双眸相对。温玉徽心中不由一惊,他从未见过哪个女子有那样一双深邃而又冷漠的眼眸。只觉得这样看着那双清丽眼眸,仿佛整个人都要被其中的寒意冻成了冰雪。耳边源源不断的琴音更是带着杀气,毫无怜悯的攻击者他整个人。

“噗!”一口血从温玉徽口中喷出,温玉徽脸色惨白颓然倒地。

铮铮两声余响,一时间仿佛万籁俱寂。

沐清漪抱着琴站起身来,淡淡的看着温玉徽道:“温大人,这是怎么了?”

温玉徽有口难言,听对手弹琴听到口吐鲜血,怎么说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吧。见他不说话,沐清漪也不在意,淡笑道:“该温大人了。”

温玉徽坐下来,同样将瑶琴放在膝上,勉力抬手抚了抚琴弦。琴弦发出铮铮的琴音。温玉徽脸色更加苍白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手指竟然在发抖!

看台上,哥舒竣从刚刚的琴音中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望着底下擂台上的绝色女子,轻声叹息道:“温玉徽败了。”无论温玉徽的琴技有多么高超,如果连琴都弹不了了,焉能不败?温玉徽方才自以为是让沐清漪先弹实在是一个失策的决定。如果他自己先弹,就算最后沐清漪在如何惊人,以温玉徽的名声应该也不会差的太远,至少…不会输得太难看。

后面几排的位置,福王慕容恪的脸色同样苍白如纸。坐在他旁边的慕容协看了他一眼,唇角微微勾起,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果然,过了好一会儿,底下除了传来了几个破碎的琴音以外,什么都没有。底下围观的人群不由得躁动起来。温玉徽的琴声听过的人并不少,既然能够号称京城一绝自然是不同凡响。凡是现在在看看温玉徽这般仿佛连琴都不会弹的模样,不由得让人们怀疑起他之前的琴音是不是找别人假冒的。

“沐相好琴既,温某认输。”擂台上,温玉徽苦涩的道。并非他想要认输,而是不得不认输。听了沐清漪那充满杀伐之气的琴声之后,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心声。只要一碰到琴弦仿佛脑子里就会想起了方才被沐清漪的琴声压制的痛苦。而他本身的琴音却并不是蕴含杀伐之气的,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抚琴。就算勉力弹了,也只是徒惹人笑话而已。

沐清漪挑眉笑道:“这么说,这一句,是本相赢了?”

温玉徽闭眼,哑声道:“心服口服。”

沐清漪满意的一笑,随手拿起温玉徽擂台上的雪池碧莲,任由夏修竹带着她重新返回了看台上。

一时间,华皇和哥舒竣的脸色都十分难看。原本可以不输的,但是却因为温玉徽这个自作主张的决定,不仅华国输给了西越,就连捎带着北汉也要输西越一头了。三十里地算不得多大,但是两个的颜面却是荡然无存。

“沐相好手段。”哥舒竣挑眉,淡笑道。

沐清漪嫣然一笑,“承让。”沐清漪当然明白哥舒竣的意思。讽刺她堂堂西越丞相,以气势去压迫一个华国的新科状元。这可算得上是作弊了。但是那又如何?她赢了就是了。

华皇同样也不乐意,但是基本的礼仪却还是要维持的。只得含笑起身,笑容有些僵硬的宣布这一届的三国论文比武的盛会最后获胜的是西越。然后宣布让百姓们继续欢庆。

下面广场上的百姓们依然在一边热闹欢腾之中。看台上的华皇,哥舒竣和沐清漪等人却已经悄然离场,时间不早了,他们自然要开始真正的会盟了。

皇宫中的大殿里,真正参与三国会盟的只有华皇,哥舒竣,沐清漪三人而已。即使是容瑄也只能在大殿之外等着。虽然及其不放心沐清漪的安全,却也无可奈何。三国元首会盟商讨国事,素来就是没有外人能够参与的。这本就是规矩,谁也不能改变。

魏无忌等人只得在大殿外面等着,宫墙之外的整个京城依然是一片欢腾,但是宫墙之内却已经是一片宁静和肃穆。

魏无忌坐在大殿外屋檐下的栏杆上,漫不经心把玩着手中的斩仙剑。天下五大高手之中,只有魏无忌才是真正用剑的,斩仙剑虽然不是传世名剑,但是那只是时间问题,却绝对有传世名剑的价值。

早就听说当初沐清漪送了一把湛卢给南宫羽,魏公子虽然没说却也很是有些嫉妒。如今拥有一般比湛卢更适合饮血的宝剑,魏公子心情颇佳。无论怎么说,这一次的华国之行还是值得的。

夏修竹手里把玩着青玉甲,这玩意儿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用处。他这样的高手,如果不是要上战场的话,这种护身宝甲用得着的机会实在是不多。若说送人的话…夏修竹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沐清漪,沐清漪身为缚鸡之力,真是最最需要宝物护身的时候,但是这却明显是一件男子的款式,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青玉甲看上去虽然柔软轻薄,但是重量只怕也不是沐清漪这样的弱女子能够承受得起的。

想了想,夏修竹看了一眼站在一边宝剑而立的赵子玉,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魏公子,沐相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出事?”容瑄有些不放心,低声问道。

魏无忌低声笑道:“怕什么?若是真的出事了,本公子跟夏兄联手把华皇和哥舒竣杀了给沐相报仇就是了。”

虽然压低了声音却也没有刻意的避着谁,敢听见的自然还是都听见了。赵子玉等人以及北汉几个使臣都不约而同的侧目,警惕的望了魏无忌一眼。

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大殿的门方才打开。沐清漪从里面走了出来,跟在她身后的自然是哥舒竣。容瑄等人连忙迎了上去,“沐相,怎么样了?”

沐清漪摆摆手示意回头再说。身后哥舒竣走出来,漫声笑道:“沐相大才,朕还是希望沐相有朝一日能够到我北汉,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北汉丞相之位必为沐相虚位以待。”

沐清漪淡然一笑,“多谢陛下抬举,告辞。”

“不送。”

虽然不知道这三人到底谈了些什么,但是只听最后沐清漪和哥舒竣的对话也知道只怕弹得不甚愉快。其实经过这么两三百年的时间,这所谓的三国会盟已经有些流于形式了。谁也没有真正的指望能够谈出什么结果来。更多的不过是互相试探和各自都丢不下脸面说不来罢了。

回到使馆里,沐清漪坐在椅子里方才微微叹了口气。脸上也显出一丝显而易见的疲惫之色。不管怎么说,跟华皇和哥舒竣两个人你来我往的言语争锋近两个时辰,其中所需要耗费的体力和心智都是相当可观的。即使是沐清漪也难免觉得困顿不看。

“看来谈的不怎么愉快?”魏无忌坐在一边,好奇的道。

沐清漪睁开眼,有些懒懒的道:“我们都知道华国和北汉暗中已经达成了协议,还怎么可能愉快的起来。我没有被他们糊弄的答应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条件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一下次,我绝对不会再来参加这种事情了!”

魏无忌笑道:“你放心,这想必是最后一次的三国会首了。”无论是北汉还是西越都已经忍耐的足够久了。下一个十二年,想必这个天下的格局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了。到时候,还有没有三国还是一回事呢。

沐清漪勉力坐起身来,沉声道:“吩咐下去,立刻收拾行装,明天一早咱们启程回西越。”

容瑄一怔,“沐相已经向华皇辞行了么?”

沐清漪摇摇头,道:“辞了行,明天走不走得了还要两说。既然华国已经打定了主意跟北汉合作。那么…将咱们截下来的事情,华皇未必做不出来。更不用说,咱们还得罪了一个慕容恪呢。慕容恪肯定很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月封,这几天治王怎么样了?”

云月封恭敬的道:“沐相请放心。这几天…想必治王已经充分的了解到了,如果我们西越不支持他的话,他是绝不可能登上华国的皇位的。”沐清漪点点头,道:“很好,我们明天离开华国,你和太史衡暗中留下,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

云月封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沉声道:“下官明白,请沐相放心。”

云月封明白,这是沐清漪对他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考验。只要他能够成功的挑拨治王和福王的关系,造成华国内乱,回到西越之后等待他的必定是沐相的重用和平步青云。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和磨练,平步青云对云月封来说或许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但是沐清漪的看重对他来说却显得更加重要了。

“我会派人保护你的安全,一切小心。”沐清漪叮嘱道。

“是,多谢沐相。”云月封恭敬的答道,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出去准备了去。

大厅里只留下魏无忌和容瑄等人,魏无忌皱眉沉声道:“你觉得华皇会对咱们下手?”

沐清漪摇头,淡淡道:“华皇未必,但是…哥舒竣却不一定。”

“你是说……”

沐清漪道:“这里是华国的地方,如果我们在华国出了什么事,不管到底是谁下的手,华国都脱不了关系。国与国之间,合纵连横本是平常。但是如果西越皇帝的妻子和唯一在世的皇兄以及丞相在华国出了事,那么,想必华国和西越就再也不可能联合到一起了吧。”

容瑄道:“哥舒竣不相信华皇?”

沐清漪淡然道:“除了自己,他谁也不相信。华皇虽然年事已高,但是毕竟不是傻子,也未必就一心一意只想跟北汉合作。事实上,在哥舒竣看来,只怕是华皇早些驾崩了,然后由福王上位更好。”慕容恪根基薄弱,一旦登基之后想要坐稳皇位就只能依靠哥舒竣的背后扶持,这才是真正固不可破的联盟。

魏无忌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咱们还是早些走吧。不然的话…不仅要放着华皇还要放着哥舒竣实在是有些烦人。”

沐清漪点头,微笑道:“另外,派人跟治王说一声,小心哥舒竣杀了华皇嫁祸到他的头上。”

容瑄深吸了口气,“哥舒竣没那么大的能耐吧?这里毕竟是华国。”一国皇帝若是那么好杀,多少个皇帝都被杀死了。

沐清漪笑道:“以防外衣。别忘了,慕容恪现在却是跟哥舒竣一边的。”

“慕容恪有那个胆子弑父?”容瑄怀疑的道。慕容恪原本一直是个颇为老实的皇子,即使现在生出了一些野心但是看上去也不像是个敢弑父的,反倒是只怕治王还要更像一些。

沐清漪浅浅一笑,“不需要他弑父。如果我是哥舒竣的话,我只需要他帮点小忙就可以了。这个时候趁机杀了华皇推慕容恪上位,顺便捏住了慕容恪的小辫子,不是一举多得么?”

看着沐清漪笑容浅浅的模样,魏无忌和容瑄心中都不由得泛起了一股凉意。不愧是以女子之身能够成为西越大丞相的人,这样的心思…不是她将哥舒竣想的太恶毒,而是…她自己本身也是这样想的啊。

西越有这样一个大丞相,若是沐清漪当真一心一意帮着容瑾,果真是…西越之福。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8.三国盛会 下一章:210.悬赏令,麻烦大了
热门: 史上最强赘婿 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 天生反骨[快穿] 逆袭万岁 房东是前任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无限险境 中国式秘书 阿福今天退休了吗[综英美] 我们的电影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