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三国盛会

上一章:207.幕后之人 下一章:209.不自量力的挑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转眼间便到了三国会盟的正式日子了,这每十二年一次的三国会盟华国准备的野史相当的正式的。在这之前,不管西越北汉还是华国暗地里如何在京城里斗得热火朝天,却也都是要维持着一个明面上的风平浪静的,也算是给华国这个东道主面子。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乱局还是在会盟之后。

而这几天,虽然京城表面上十分平静,但是暗地里,西越与华国、华国与北汉,北汉与华国,早已经不知道暗中交手了多少次了,虽然各有损伤却也还维持着基本的平衡。

这天一早,京城东南处平日里华国几天的祭坛外却是一片人声鼎沸。整个京城的百姓们都涌到了这里,每一次的会盟,不仅仅是三国元首相聚商讨国事,同样也是三国的商人百姓文人雅士们交流的机会。真正的三国会首反倒是要放到傍晚了,白天三国的元首都需要与民同乐,一起参与热闹欢腾的集会。

祭坛外面宽阔的广场上一大早便是人声鼎沸,广场中央的台子上早已经歌舞升平。平日里只在宫中表演的歌舞如今也能让寻常百姓们一饱眼福。会场四周还有来自西越北汉以及华国各地的商人兜售着平日里京城里根本看不到的特产。

华皇早早的便带着后宫嫔妃以及皇子公主王妃们坐到了看台上。再往下坐着的却是华国的权贵们。与华皇齐平的另一边坐着的是北汉皇帝哥舒竣和和妃,以及北汉的使臣们。另一边空着的位置自然是西越使者的。

哥舒翰看了看依然空荡荡的位置,一手搂着和妃,若有所思的道:“沐相和庄王怎么来没有到?”

华皇眼眸微闪,朗声笑道:“沐相到底是个姑娘家,梳妆打扮自然是要费事一些。北汉皇等等何妨?”华皇当然看得出来哥舒竣对沐清漪的忌惮,这几日华国皇城暗地里的明争暗斗华皇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是坐山观虎斗等着看西越和北汉两败俱伤罢了。只是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哥舒竣对沐清漪的态度就从最初的好奇变成了忌惮。显然,沐清漪的能耐只怕更加超过她的预估了。

哥舒竣淡笑道:“怎么会?说起来…似乎没有看到**公主?”

华皇脸上的笑容一僵,淡然道:“**有些不舒服,就留在宫中了。倒是没想到,北汉皇竟然如此关心朕的公主……”

“儿臣参见父皇。”华皇话音未落,**公主的声音便在身侧不远处响起。众人回首,就看到**公主扶着宫女的手过来,朝着华皇和皇后盈盈一拜,“参见母后。”

华皇脸色一沉,有些不悦的道:“你不是身体不舒服么?怎么不留在宫中休息?”

不过两日不见,**公主原本娇纵却比一般的公主更有精神的模样已经荡然无存。脸色苍白容颜消瘦,即使脸上盖着厚厚的脂粉依然能够看得出眼底的青影,还真像是华皇所说的身体不适。

**公主也难得的并不想从前那般骄横胡闹,反倒是勉强一笑道:“儿臣…三国会盟难得一见,儿臣想要出来看看。”

华皇皱眉,倒是皇后暗中拉了拉华皇含笑道:“**既然来了,便坐下吧。今天京城里这般热闹,**出来走走也好。”皇后如此说了,华皇也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无故斥责**公主,只得道:“一边坐下吧。身体撑不住就回去。”

“是,父皇。”**公主脸色苍白的谢过皇后,走到一边公主们的座位边上坐了下来。其他众人,除了明微公主和十公主也不知道**公主发什么什么事。只是看她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只当她是真的病了纷纷问候了几句。

“西越沐相到!”

“西越庄王殿下到!”

两声高亢的通禀,众人挥手果然看到沐清漪和容瑄并肩而来。容瑄年过不惑,穿着一身西越皇室亲王蟒袍,雍容沉稳,皇族威仪尽显。沐清漪却是一身白色批暗金色纱衣绣祥云仙鹤锦衣,发丝轻巧的挽起,神态端凝,行动间带着世间女子没有的洒脱清逸,让人忍不住将目光定定的落在她身上,动弹不得。

跟在两人身后的却是一身紫色锦衣,俊美不凡的魏无忌和一身青衣带着银色面具的夏修竹。魏公子即使刻意落后两人一步,但是俊美洒脱的模样依然足以笑傲天下王侯。夏修竹即使看不到容颜,但是身形挺拔卓然而立,站在魏无忌身边竟也丝毫不显得黯然无光。再往后跟着的云月封太史衡天枢霍姝等人,竟让人不得不感叹,西越使臣当真是俊男美女辈出,而且比起华国和北汉,竟是年轻许多。更给人一种气势正盛,如日东升之感。

“本相来迟,两位陛下见谅。”沐清漪拱手笑道。

华皇微微点头道:“不晚,沐相,庄王,请坐。”说话时,目光却淡淡的从身后的魏无忌身上扫过。魏无忌在这种场合跟在沐清漪身后出现与借住在西越使馆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件事。现在魏无忌如此做派,就等于是向全天下人表态了——天下首富的魏公子,是西越的人。

西越本就是三国之中最富裕的国家,如今更有了天下首富的魏无忌支持。华皇和哥舒竣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容瑄淡淡一笑,抬手请沐清漪落座。却是让出了最中间的主位。从西越来华国这一路,容瑄一直都保持着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模样。他心里很清楚,容瑾派自己跟着沐清漪来,一来是沐清漪年纪太轻他跟着来压阵保驾护航的,二来是为了让西越的宗室权贵们放心。只要不是沐清漪需要他帮忙的,他都是能不插手就尽量不插手。这一次只要成功的完成了三国会盟回到西越,沐清漪这个西越丞相的位置才算是真正的坐稳了。

沐清漪也不客气,淡淡一笑转身做了下来。容瑾为她打算的,虽然容瑾并没有说但是却并不代表她自己不能领悟。只是有些事情到了他们这样反倒是不必再说了。

看到坐在看台中央与华皇和哥舒竣并肩而坐的绝色女子,原本还关注着台上歌舞的人们目光纷纷投向了看台上。京城里的百姓许多都已经听说过沐清漪这样一位传奇女子,但是却也有更多的百姓来没有见过她,此时自然好奇不已。虽然碍于沐清漪曾经有的美女的称号,也没有将她想象的太过丑陋。但是一个女子,能够在男人都不一定能够站得稳的广场上立足并且一跃成为百官之首的丞相,总归不会是因为她的容貌。许多百姓心目中,沐清漪必然是以为即使美貌也是气势凛然宛如男子的人。此时一见却又是一番惊讶。

沐清漪不但不是个先男人一般的女子,正相反,看上去甚至比坐在华皇身边的皇后以及几位高位的嫔妃更加温婉柔和。年轻美丽的绝世容颜,带着淡淡的笑意与身边的人交谈,美丽绝伦却让人无法想象她会是一位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一国丞相。

“今年西越帝派沐相前来可是失策了。”看着下面百姓的模样,哥舒竣若有所思的笑道。

沐清漪秀眉微挑,“北汉皇这话怎么说?”

哥舒竣笑道:“这华皇的百姓只顾着观赏沐相的风采了,哪儿还记得看台上的表演?”

沐清漪微微蹙眉,莞尔浅笑道:“陛下盛赞,本相却是承受不起。百姓们不过是好奇罢了。”

一国女相,就算不是绝后也果真是空前的,自然也当得起好奇两个字。见沐清漪并不动怒,哥舒竣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看着时间差不多,西越帝笑吟吟的打算两人暗地里的交锋,笑道:“三国论文比武可要开始了。不知道两位准备了什么赌注?”

这也是三国会盟中的一个极重要的环节。三国各自派出自己的文武高手角逐,而最后的奖品,则是由三国皇帝各出两件宝物。这个比试,第一争得自然是各国的面子,不仅是比试结果的面子,同样各国拿出来的宝物也是个面子问题。二弟也是炫耀自家的人才储备的之意。

最要紧的是,长久以来的规矩,哪一国最后获胜,输掉的两国必须各退边疆三十里地作为输了的筹码。

只是一直以来,三国之中文以华国为尊,武以北汉占先,但是西越却碰巧文武兼备,就算文迎不了华国,武抵不过北汉,却可以在完全相反的两样上稳压对方。以至于这些年来输赢竟然都控制在一个奇异的平衡之中。即使这十二年输了下一个十二年多半也能够迎回来。

沐清漪和哥舒竣各自朝身后的人点点头,不一会便有人送上了盒子。打开盒子,沐清漪这边装着的是一柄古朴的长剑另一个盒子装着一颗一尺多高的一株血红色珊瑚树。树身形态优美,隐隐翻着淡淡的红光流光溢彩一看就是价值连城。

彭边,哥舒竣挑了挑眉,挥手令身边的人打开盒子。一个较小的白玉盒子里装着一朵白色中间泛着碧色的莲花状的花朵。看上却玉洁冰清美丽非凡。另一个盒子里装着的确实一剑青色的软甲,虽然看上却并不起眼,但是哥舒竣敢将东西拿到这里来,就已经证明必定不是凡品。

看到那玉盒中的花朵,华皇也有些惊讶道:“这可是北汉的镇国之宝雪池碧莲?”哥舒竣笑道:“不错,正是十年一开花,可延年益寿容颜永驻的雪池碧莲。沐相,前年西越因为那什么九霄仙芝闹得沸沸扬扬。九霄仙芝是什么样朕倒是没见过,但是你看我这雪池碧莲如何?”

沐清漪微笑点头道:“果真不愧是北汉镇国之宝。就算没有如此惊人的效果,只是看着也是一件绝佳的收藏品。”

哥舒竣惊讶,淡笑道:“看来西越同样也是宝物多多,看不上朕这碧莲了。”对女子特别是一个绝色美女来说,容颜永驻可说是比长生不死更加吸引人的追求了。但是沐清漪却半点也不为之动容,那就只能证明西越同样也有类似的宝物,沐清漪根本就不担心容颜苍老的问题。要知道,即使北汉女子洒脱如斯,这碧莲收入宫中之后想方设法向他求取的人也多不胜数。

沐清漪莞尔笑道:“陛下说笑了,宝物虽珍贵,但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罢了。何况,若真是七老八十了却还顶着一张十八岁妙龄女子的容颜,本相可不好意思出门了。”

“沐相高见。”哥舒竣笑道。

华皇看两人聊得兴起,倒是把自己给撂到了一边,眼神微闪笑道:“两位如此大方,朕也不能小气了。来人,将凝霜紫罗衣和那柄火如意拿来。”华国的侍从也来的很快,片刻间两样宝物就送到了众人面前。打开盒子,众人才明白何谓活如玉,白玉的如意上镶嵌着一颗火红色明珠。那明珠却仿佛闪动着火焰一般,让人不敢清触。即使还隔着几步路的距离,却已经让人感受到了火焰的炙热。能够将这样一颗珠子镶嵌如如玉之中,更难得的是那玉如意竟然没有被火焰给烧坏,果真世间有趣的宝物。

如此看来,六件宝物倒像是喜悦这边要落下放了。沐清漪却是神色平淡仿佛并不在意。哥舒竣若有所思,沉吟道:“那柄剑…不知朕可否见识一番?”

身后魏无忌随手拿起宝剑朝着哥舒竣扔了过去。哥舒竣武功虽然不及哥舒翰,却也不俗。一抬手便稳稳的接在手中,轻轻一抽只听一声龙吟,一道青光闪出。哥舒竣低头去看剑鞘上铸着两个古拙的大字“斩”。

哥舒竣心中一惊,嘶声道:“这是斩仙剑?”

如果是诸如传世十大名剑之类的诸如承影,湛卢等等的话哥舒竣或许还不会吃惊。毕竟西越富庶天下皆知,而传闻西越皇室之中就收藏了好几把传世名剑。但是斩仙剑却不一样,斩仙剑出世至今还不足百年,但是敢取斩仙这样霸道的名字,就足以证明铸剑师对自己的剑的自信和狂傲不羁的性格。而这柄斩仙剑也确实是不负所谓,出世不过数年便饮血无数。当年更是险些引起江湖朝堂三国大战,最后却不知所踪。却没想到竟落到了西越皇室手中。若是论杀气和血腥,只怕传世十把名将加起来也没有这柄斩仙剑重。

哥舒竣刚刚拔开剑,一股冷冽的寒意和杀气便扑面而来。哥舒竣脸色一变,面不改色的将剑合了起来,淡笑道:“西越送出这样的宝物,就不怕再引起一场腥风血雨么?”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陛下言重了,剑只是兵器而已。能引起腥风血雨的只能是人本身。”

沐清漪身后,魏无忌笑容可掬的道:“沐相说的不错。何况,西越能够将斩仙剑带出来,自然…也会平安的带回去。”

哥舒竣脸色微变,“魏公子也有意下场一试?”魏无忌淡笑不语,西越帝和哥舒竣却是各种憋屈。这天下,知道魏无忌会武功的人不多,但是,知道魏无忌武功盖世的人偏偏又不太少。这两年下来,至少该知道的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了。如果魏无忌下场,还有华国和西越什么事?

魏无忌此举看在华皇和哥舒竣的眼中,同样也像是在警告他们不要随便对沐清漪出手。毕竟…魏无忌的武功不是谁都敢招惹的。即便魏无忌没有信心百分百的保护沐清漪平安无事,但是万一魏无忌一时兴起,杀入宫中,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挡得住。一时间,哥舒竣和华皇不约而同的开始思念起自己的弟弟和前御前侍卫统领了。

很快,时辰已到看台下的歌舞已经撤了下去,广场上的人群却更加兴奋起来了。特别是当华国充当司仪的官员将三国的奖品一一展出时,更是轰动一时。这些宝物随便都到哪一件就足够几辈子锦衣玉食了更不用说一次就有六件。普通的百姓哪儿见过这些只是在话本里听说过的奇物?

比赛的规矩很简单,各国各派出一文一武两人,守护自己的宝物。无限制接受别国的挑战。当然如果自己国家的人对自己的宝物感兴趣的话,同样也可以挑战自家的人。最后胜者得宝物。而国家与国家的输赢就看最后得到宝物的哪一国的人更多。

这样的比赛,其实身为东道主的华国更加占便宜一些。西越和北汉都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人手准备自然远不如华国充裕。沐清漪也不着急,侧首对身后的天枢和云月封笑道:“天枢,月封,第一轮就辛苦你们了。”

两人齐声道:“下官(属下)定不辜负沐相期望。”

很快,看台下的广场上分出六个擂台,三国派出的六人各受一个等待着别人的挑战。沐清漪等人坐在看台上,倒是能够看的清清楚楚。

果然不出所料,天枢所受的斩仙剑和一个武将受着的青玉甲挑战的人最多。这两人东西一攻一守,都是习武之人的至宝。 雪池碧莲和血玉珊瑚跟前人也不少,毕竟…华国人多。

哥舒竣挥挥手示意身边的使臣各自去挑选自己感兴趣的,沐清漪也含笑吩咐众人自己去玩儿。一时间,就连霍姝都兴冲冲的跑下去了。大庭广众之下沐清漪身后还坐着夏修竹和魏无忌,自然也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

“西越金榜榜眼,果真是才华横溢。”看台上,华皇看着底下一派淡然的应对着华国挑战者的云月封,神色有些冰冷。

华国素来以诗词文章为傲,自诩诗书大国,却没想到让一个年轻的新科榜眼在台上站了半个时辰居然都没有人将他赶下去。这岂不是说,华国这么多的历届状元榜眼探花,连区区一个去年刚刚高中的榜眼都不如?

沐清漪微笑道:“陛下谬赞了。云大人年少气盛,还该多多磨砺才是。”

“沐相,霍姝上台了。”容瑄微微皱眉,看着一身黑衣的女子潇洒自若的将一个彪形大汉洒落台下,夺得了华国凝霜紫罗衣的擂台,“到底是个姑娘,竟是对漂亮的衣衫感兴趣。”

沐清漪摇摇头,笑道:“她只怕在擂台上呆不久。”霍姝武功确实不错,但是华国和北汉也不都是饭桶。最重要的是,霍姝到底是女子,体力本身就比不上男子,一番车轮战下来不败也得败了。

魏无忌笑眯眯道:“沐相这个随身侍女武功不弱啊,若不是车轮战…能打得过她的人也不太多。”

沐清漪笑道:“霍姝确实是颇有天赋。”

“华国果真是人才济济。”哥舒竣沉声道,望着沐清漪等人的目光却有些复杂了。有夏修竹和魏无忌在,至少华国就已经可以保持不败之地了。如果文比中再胜出一个的话,那这一次西越可就是大赢家了。六十里的土地虽然不多,但是面子上着实是有些不好看。

“北汉同样也是高手如林。”沐清漪笑道。

北汉确实是高手颇多,另一边守着青玉甲的北汉男子同样一直没有下来。而霍姝和天枢二人同样也在于北汉人交手。天枢尚且还好说,霍姝经过了一番车轮战却有些勉强起来了。

果然,一个北汉将领一拳扫出,霍姝不敢硬接只得连连后退。险险的退到了擂台边上。那北汉男子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上前两步又是一拳击出。霍姝一咬牙,就想要硬接这一拳。

沐清漪站起身来,厉声道:“霍姝!回来!”

霍姝有些不甘,却也知道自己若是硬接了这一拳就算不掉下擂台也必定会元气大伤无以为继。只得足下一点飞下了擂台。周围围观的百姓不由齐声叫好。霍姝轻哼一声,拱手道:“我输了!”

那北汉男子也颇为豪爽,拱手笑道:“姑娘武功高强,我北汉女子也大大的不如!”如果不是霍姝已经连战数场,最后的胜负也未可知。打赢了一个女子而且还是一个经过车轮战的女子,那北汉男子也不觉得有什么可骄傲的,对霍姝也颇为客气。

霍姝也不在意,一转身击出人群,看天枢的比武去了。

天枢这一边,却跟一个熟人交上了手。来人一身蓝色衣衫,容颜俊美沉稳,不是赵子玉是谁?

两人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台下百姓们的注意力立刻就被两人吸引了。这样的比武可比之前的好看多了。看台上,夏修竹蹙眉道:“天枢不是赵…子玉的对手。”

魏无忌赞同的点点头道:“天枢修为武功未必差赵子玉,只是…赵子玉是从战场上拼杀过来的。何况,赵子玉是刚动手的,天枢已经打了快一个时辰了。”这个比赛对于最先上场的人其实是极其不公平的。最后赢的人未必就比他们更厉害,但是除了魏无忌这样级别的高手,也很难有人能够守到最后。

“天枢,小心!”霍姝惊呼一声,却见天枢扭身险险的避过了赵子玉的剑锋,同时一剑挥出。赵子玉侧身让过,手中长剑舞出一片剑花,淡然道:“你狠厉害,若是平时我未必能赢你。但是现在…你还是下去吧。”

天枢冷笑一声,手中长剑一凛直刺赵子玉而来,丝毫不管赵子玉手中的长剑。这是以伤换伤的打发了,在场的人不由得惊呼起来。要知道两人武功本就差不多太多,就算天枢有些疲惫若是拼着一死弄残了赵子玉,那华国的损失可就大了。赵子玉是华国第一名将,而天枢…现在看起来除了西越使臣,谁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倒是更像沐清漪身边的一个随身侍卫。用一个侍卫的命换一代名将,简直是太值了。

“沐相!”华皇脸色也有些变了,“说好了点到为止的。”

沐清漪平静的道:“擂台之上,有点损伤也是在所难免的。何况…陛下放心,本相也不会拿自己人的命来换敌人的命。”

魏无忌含笑起身,对夏修竹道:“夏兄,这一场让给在下?”

夏修竹沉默的点头,“魏公子请。”

魏公子如一道紫色的虹影从看台上一跃而下落到了擂台上,正好一挥袖扫开了将要两败俱伤的两人,然后顺手一挥将天枢送下了擂台,“安西郡王,请赐教。”

赵子玉沉默的看着魏无忌,虽然明知道不敌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一挽剑花,淡淡道:“请。”

霍姝拉着天枢回到看台上,“小姐。”

沐清漪含笑打量了两人一番道:“没受伤吧?”霍姝连忙摇头道:“没有。”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天枢,天枢沉声道:“属下无能,请沐相降罪。”

沐清漪笑道:“这话怎么说的?擂台比武不过是个游戏罢了,难道还要拿命去拼不成?你若是有个什么万一,那才是得不偿失。你如果是不服气败在赵子玉手下,以后自然有机会重新比过。今天这一场输了,却非你之过。”这是比赛本身就对守擂者不公平。但是当这种不公平面向的是所有的守擂者时,也就算是一种奇异的公平了。

“坐下说话。”沐清漪指了指旁边的空位笑道。

沐清漪旁边,容瑄也跟着点头道:“沐相说的不错,天枢武功如此不凡,将来未必不是另一个赵子玉,何必在意一时的胜败?”

容瑄是当针对沐清漪和容瑾刮目相看了。当真没想到当初在京城里名声恶劣的连个门人都没有容瑾手下居然又这么多的人才。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云月封自然不用说,那时科举考出来的。但是夏修竹,太史衡天枢这些人却实打实都是容瑾和沐清漪原本的属下。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就是沐清漪身边那个一直充当侍女的霍姝,在容瑄看来只怕满京城的大家闺秀们也没有几个比得上她。

“多谢庄王教诲。”天枢沉声答道。他其实也没有真的想要跟赵子玉同归于尽。不过是想要试试看自己的底线在哪里罢了。另外,如果他和赵子玉都受伤了,他伤了对局势影响不大,但是赵子玉如果短时间内不能动弹,沐相在京城的行事就要方便许多了。

沐清漪仿佛看破了天枢的想法,淡淡笑道:“我还有不少事情要天枢相助呢,你可别想着法子偷懒。”

天枢心中一暖,“属下知错。”

到了此时,比武已经渐渐地到了尾声了,三个擂台上,一个是华国的赵子玉,另两个却都是北汉的人。赵子玉这一场魏无忌自然是有胜无败了。夏修竹也跟着站起身来,掠下了看台。根本不用费力,还没落地就直接一掌将擂台上的北汉男子扫落了下去。夏修竹稳稳地落在擂台上居高临下眼神淡漠的望着擂台下的众人。

看着擂台下的情形,哥舒竣叹了口气,知道比武这一片是没什么看头了。现在还能看得也就只诗文这一边了,偏偏北汉人并不擅长这个。如果能够勉强赢得一个的话,或许还不会输,不然这一次只怕要丢脸了。

云月封的擂台上,被华国文人群起而攻之的云月封终于还是下了台,但是很快刚刚上台的华国人又被随手跟上的太史衡踢了下去。

云月封回到看台上,神色有些黯然,“沐相,下官无能。”

“胡说。”沐清漪笑道:“方才华皇陛下还在向本相称赞云大人才华横溢呢。不过…月封现在也该知道,这天下才俊无数能人辈出了罢。”

云月封点头,“下官明白。”有才华的人都有傲气,但是云月封却也没有傲气到认为自己天下第一的地步。

沐清漪笑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月封只当是切磋,不必太过介怀。”

“是。”云月封恭声应是。有些这几个月的磨砺和这一次的挑战,云月封也更加的沉稳起来了。只要经历了这一次不算失败的失败,将来很难再有别的什么成败能够让他动容。看着云月封的神色,沐清漪满意的点了点头。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7.幕后之人 下一章:209.不自量力的挑衅
热门: PUBG世纪网恋 朝阳警事 纯情人设不能崩 黑魔法师 低智商犯罪 扛着大山出来了 只手遮天 蝴蝶花园 前巷说百物语 全能巨星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