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幕后之人

上一章:206.纠缠不清的艳遇 下一章:208.三国盛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殿里,众人神色诡异的盯着魏无忌铁青的俊颜。无论怎么样...魏公子也不该被这种低级的手段给算计了才是啊。若是当真那么容易,这么多年,魏无忌被女人迷倒的次数没有十次也该有八次了。

反倒是沐清漪更加淡定一些,坐在一边的椅子里神色淡定的望着魏无忌。她若是没猜到魏无忌怎么回事,又岂会事先准备好让太史衡将寒玉交给魏无忌?曾经在青楼里呆过几年,沐清漪自然知道青楼里那些五花八门用途各异的药。能让魏无忌不能察觉的也未必没有。更让沐清漪好奇的倒是,到底是谁让魏无忌进了后宫,而后下药的。魏无忌决不是不谨慎的人,而**公主,只怕还没有那个本事。能够让魏无忌上当的,只能是他信任的人。

察觉到沐清漪好奇的目光,魏无忌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不悦的扫了大殿里的众人一眼道:“还不走?打算在这里过夜?”

太史衡摸着下巴笑道:“咱们肯定是没有福气在这里过夜了。如果魏公子乐意的话...**公主肯定是欢迎的。”

这话,对于未出阁的女子来说当真是阴损到家了,但是鉴于**公主做出这样的壮举,太史衡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大约是不介意的。

**公主却被太史衡的话气得满脸通红,浑身发抖。却奈何被天枢点住了穴道根本动弹不得。

魏无忌轻哼一声,连看都懒得看**公主一眼。神色僵硬的看向沐清漪问道:“莫问情有没有给你解药?”

沐清漪惊讶的望着魏无忌,“你怎么会认为,莫问情会给我这种药的解药?”

魏无忌皱眉,不耐烦的道:“不拘是什么,清毒丹随便给我几粒。”中了那种阴损的媚毒还能撑到现在,已经是魏公子功力高深兼自制力过人了。之后又有沐清漪给的寒玉压制,但是说到底治标不治本。之前有华皇等外人在我魏无忌也不可能专心致志的逼毒。这会会如果不先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根本就走不出明芳馆。

沐清漪从袖带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瓷瓶扔过去,一边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公主道:“其实...实在不行的话,你将就一下也没什么。”

魏无忌冷笑一声,“爷挑食。”随手到处两粒药丸闻了闻,说了句,“莫问情对你倒是不错”,便服了解药闭目运功逼毒去了。

沐清漪心中轻叹一声,她当然知道莫问情对她不错。莫问情给她的这些药丸,看似不起眼,但是到了真正的医道高手面前,却都是千金难求的灵药。

站起身来,沐清漪淡淡道:“天枢,劳烦你看着看着魏公子,霍姝,带**公主出来吧。”

到了偏殿里,沐清漪才有心情悠然的打量着**公主。华皇和皇后这么干脆的走了,显然是笃定了她不敢在皇宫里对**公主下手。当然,她也确实是没有打算对**公主做什么。毕竟...**公主惹到的是魏无忌不是么?

**公主浪费的跌坐在地上,一双美眸却依然不肯服输一般恶狠狠地瞪着沐清漪。被沐清漪看到了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让**公主既感到羞辱又感到愤怒,但是她却无可奈何。她很清楚,在父皇眼里她这个做女儿的其实根本算不得什么,若不是父皇自己也想要算计魏无忌,这一次她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只可惜...最后还是被沐清漪给破坏了!

沐清漪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公主,对于她的愤怒很是不解。闲适的靠在椅子里,沐清漪拖着下巴,悠然道:“**公主对本相有什么不满么?”

**公主恨恨的道:“多管闲事!”

沐清漪惋惜的叹气,“公主当真是不识好人心,我可是救了你的命。”

**公主冷笑,沐清漪道:“公主既然知道千凌已经死了,难道还不明白魏公子的性格么?你当真以为你设计了他他会放过你?就算是顾忌你华国公主的身份,他也有一百种法子让你死的无声无息的。”

看着**公主不以为然的神色,沐清漪微笑道:“公主是否认为...只要他娶了你,总有一天会爱上你的?”

**公主漠然,显然,她真是这样认为的。沐清漪也只得在心中无奈的叹息这世上陷入爱恋之中的女子的天真,即使是出身皇家的公主也不例外。当然,谁也不能肯定如果魏无忌真的被迫娶了**公主的话,魏无忌就一定不会爱上她。但是...这样的赌注,最不该去赌的不正是**公主么?那赌注可是她的命啊。**公主不屑的望着沐清漪道:“你说这些,是想要证明什么?难道你还想要本宫谢你不成?”

“不敢。”沐清漪笑道:“公主不怪我我谢天谢地了。其实我比较好奇的是,公主到底是怎么给魏公子下药的。”

**公主眼底闪过一丝羞恼,她到底是皇室公主,最基本的廉耻之心还是有的。设计魏无忌的时候或许还憋着一股气,但是这会儿失败冷静下来了却也有些羞于见人。

**公主咬牙道:“我说过了,不是我下的药!”

沐清漪挑眉,好奇的道:“若是如此,魏无忌怎么会跑到明芳馆来还正好中了毒?公主总不会是想要告诉我,你根本就不知道吧?”

**公主冷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沐清漪笑笑容和蔼可亲,“你不告诉我也没什么,回头我问魏无忌也是一样的。”虽然魏无忌未必肯告诉她。

**公主偏过头去果真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魏无忌从外面走了进来,神色冷肃的扫了**公主一眼,看着沐清漪道:“你怎么还没走?”丢脸丢大了的魏公子风度全无,直接开口赶人。

沐清漪耸肩微笑道:“本相好歹也替魏公子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魏公子难道不应该感恩一些么?”

魏无忌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轻哼道:“难怪你跟容瑾能走到一起去。”都是一样的恶劣,喜欢看人热闹。只是容瑾是从里到外都恶劣的欠揍。而沐清漪却是外表纯良,内心险恶。

走到一边坐下来,魏无忌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叩了几下,盯着**公主道:“你的本事倒是不小。”

**公主咬着唇角,红着眼睛痴痴的望着魏无忌。

门外,两个黑衣男子带着一个穿着宫中侍卫衣裳的男子走了进来。一把将男子仍在地上恭敬的退了出去。魏无忌居高临下淡淡的盯着那地上显然受伤不轻的男子,沐清漪敏锐的发现魏无忌看着他的眼神远比看着**公主的眼神更加冰冷。

“公...公子......”地上的男子挣扎着道。

魏无忌神色冷漠,声音也是平淡无波,“你好啊,本公子救了你,养着你,教导你,没想到...最后却养出了一个白眼狼。”

男子痛苦的挣扎着,一张平凡无奇的容颜上也沾染上了血迹。挣扎着跪起来,喘息着道:“公子,属下...是属下对不起公子。”

显然,这个男子是魏无忌安插在华国宫中的细作,而且还是魏无忌颇为信任的人。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出手算计了魏无忌。被自己人背后插了一刀,难怪魏无忌的脸色不好看了。

魏无忌俯身,盯着那男子沉声道:“小五,告诉本公子,本公子有那一点对不住你了,你要反我?”修长白皙,保养的极好的双手轻轻的抬起男子的下巴,看似并未用力年轻的男子却连挣扎一下也不能。只能痛苦的抬着下巴望着魏无忌。

“没...没有。”男子艰难的道。

“原来你也知道没有!”魏无忌冷笑一声,一把甩开那青年男子道:“本公子自问对你不薄,你若是想要脱离这样的生活也就罢了,本公子放你走便是。但是,你居然敢对我下手!告诉我...其他人哪儿去了?”

魏无忌在华国宫中的人自然不止一个。

“死...死了.....”男子痛苦的道。

“告诉我,为什么背叛我。说出来,本公子给你留个全尸。”魏无忌淡淡道。

男子连连摇头,不算俊美的年轻容颜上写满了愧疚和坚持。魏无忌勃然大怒,一抬脚将男子踢飞了出去,“混账东西!”

魏公子纵横天下近十载,就是当初被容瑾弄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也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倒不是说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今天的事情在魏无忌看来倒是比有生命危险更加的让他愤怒。更不用说,那些死去的属下了。

以魏无忌的武功,即使这一脚并未出全力,却也将男子踢飞出去几步远,撞在了不远处的柱子上。男子喷了口血,委顿在地上艰难而狼狈的挣扎着。

沐清漪叹了口气,看了看魏无忌却终究没有多话。这是魏无忌的属下,该怎么处理自有魏无忌自己下决定。

**公主却被这样暴戾的魏公子吓得不轻。脸色苍白的所在偏殿的一角,看都不敢看那男子一眼。

魏无忌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将他带回去。等本公子查清楚了再找他算账!”

“是,公子。”刚刚出去的两个黑衣男子再次出现,朝着那年轻男子走了过去。年轻男子眼底闪现出一丝惊恐的光芒,猛的抬起手掌朝着自己的天灵盖拍去。一道劲风袭来,男子只觉得肩胛骨一疼,原本夹带着劲力的手顿时使不上丝毫力气。魏无忌冷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带回去,若是他死了,本公子拿你们试问!”

是,公子!”两个黑衣男子抓起那青年男子,非常干脆的点了他全身的大穴,保证他除了眼睛,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一下。才抓起人往外面走去。

处理完了下属,魏无忌的心情也稍微平复了一些,看着沐清漪道:“宴会就要开始了,沐相不着急么?”

沐清漪看看时间笑道:“确实也差不多了。本相先走一步。魏公子若是有事,不参加也无妨,想必华皇会体谅的。”

说罢,便起身带着太史衡三人走了出去。也不管留在最后的魏无忌到底会怎么对付**公主。

一行人回到宴会的大殿是,宴会果真快要开始了。沐清漪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跟容瑄说话,大殿上就响起了陛下驾到的声音,只得站起身来跟着众人一起迎驾。

“不用担心,没事。”看懂容瑄投过来担忧的目光,沐清漪趁着众人高呼万岁的实际低声道。

听她如此说,容瑄也就放下了心来。虽然有些不解魏无忌为何没有出现,但是魏无忌到底不算是西越使臣,容瑄倒也并不十分上心。

华皇和皇后驾到,宾主落座宴会便开始了。大殿之上歌舞升平,舞姬妖娆一派祥和之象。

在座的许多名门权贵都不是第一次见沐清漪了,但是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永远是最多的。特别是华国的闺秀们看着沐清漪的目光更是复杂多变。在她们看来,沐清漪曾经跟他们是一样的华国名门淑女,但是现在却已经远远地超越了她们,甚至超越了他们的父辈兄长,成为了西越朝堂上的第一人。这让她们如何能够不好奇,不羡慕?

对面,哥舒竣也投过来饶有兴致的目光。显然,刚才在明芳馆发生的事情和妃也一字不漏的告诉了他。看到她看过去的目光,哥舒竣挑眉,含笑朝她举了举杯。沐清漪淡然一笑,稍稍举了一下酒杯以做回应。

不知是否是因为之前明芳馆发生的事情,这一晚的宴会倒是出奇的顺利。一直到他们一行人离开皇宫也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都是让容瑄等一众一直警惕戒备着的众人暗暗松了口气。

回到使馆里,使馆大厅里灯火通明,魏无忌神色冷漠的坐在主位上,跟前的地上跪着的依然是那个被魏无忌称为小五的青年男子。

看到这副场景,众人皆是一愣纷纷看向沐清漪。沐清漪淡淡抿唇一笑道:“庄王,你们先去歇着吧。这里有本相处置便是。”容瑄素来有些忌惮魏无忌,见沐清漪如此说,也点了点头带着人走了。

“魏公子,这是怎么了?”看着大厅里也没有外人,沐清漪放在走过去随意的在魏无忌下首的位置坐了下来淡声问道。魏无忌脸上虽然并没有什么怒色,但是沐清漪却能清楚的察觉他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魏无忌挥挥手,让人将那男子待下去,良久才苦笑一声道:“本公子素来自问对他们不薄,却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栽在这上面。”如果当真是栽在了**公主手里,魏无忌或许还不会这么愤怒,但是被自己看重和信任的人捅了一刀子,这样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沐清漪轻声笑道:“人心难测,魏公子为了这个伤神未免有些不值得。”

魏无忌抬起头来,有些好奇的看着沐清漪挑眉道:“难道沐相就不担心被身边相信的人背叛么?”

沐清漪耸肩道:“担心又何用?我尽力而为,若是依然要背叛...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那么...如果是容瑾呢?如果容瑾背叛了你,沐相又当如何?”魏无忌紧紧盯着沐清漪清丽的容颜沉声问道。眼中难得的带着明显不怀好意的神色,显然是今天晚上吃了瘪,心情不爽了也想拉着沐清漪一起郁闷。

沐清漪坚定地否决,“他不会。”

魏无忌却是不依不饶,“我说的时候如果,如果他背叛了你呢?”

沐清漪沉默了良久,方才缓缓的摇摇头道:“没有如果。人生在世,贸然相信别人虽然是件错事。但是如果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同样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这世上,如果连他我都不能信任的话,我还能相信谁?”

说到这里,沐清漪挑眉向着魏无忌道:“就如同魏公子一般,魏公子不也是相信容瑾的么?无论他表面上如何,魏公子都始终相信他不会真的对你下杀手。不然的话,循王薨逝之后,魏公子早该离开西越皇城,越远越好才是。”

魏无忌并不是否认,只是笑道:“这不是有沐相在么?”

“今天这事?”沐清漪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

魏无忌苦笑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我在华国宫中布置了一些人手。只是没想到......”只是没想到,原本以为忠心耿耿的属下竟然会背叛他,甚至还对他下了毒。

沐清漪蹙眉,很显然刚刚出去那个青年男子是魏无忌极为信任的人,否则魏无忌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魏无忌望着沐清漪,淡淡道:“他是八年前我亲自从饥荒中救回来了,这些年也一直是忠心耿耿。两年前我将寒雪楼在华国京城的所有事务都交给他负责,这两年也从未出什么差错。没想到...这一次他不仅背叛了我,而且杀光了宫中所有的探子。如今...我在华国京城里的势力...只怕是十去七八了。”

沐清漪秀眉微皱,沉吟了许久方才道:“为了什么?”

魏无忌冷笑道:“为了什么?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女人!”魏无忌一抬手,将原本放在桌边的一叠卷宗扔到了沐清漪身边的桌上,“真是好样的,为了一个女人,牺牲了寒雪楼在宫中所有的暗桩,那些人...可都是当初跟他一起被救回来,一起受训一起出任务的同伴!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沐清漪捡起卷宗平静的翻开看,上面记载着的是那青年男子的供词。原来那叫小五的青年男子进宫之后不知怎么的竟然喜欢上了明芳馆中的一个宫女,而那宫女却是**公主身边的大宫女。但是无论是他是宫中不起眼的侍卫还是魏公子信任的探子,无论哪个身份他都是不可能跟那宫女在一起的。**公主为了魏无忌痴缠数年的事情小五自然是知道的。他不知怎么的竟然想出了如果**公主嫁给了魏无忌,他身为魏无忌的心腹自然也也就可以顺利成章的娶**公主的陪嫁丫鬟这样的想法来了。于是,才翻身了今晚魏无忌被华皇和皇后堵在了明芳馆的那一幕。

看完了供词,沐清漪皱了皱眉道:“你相信他的供词?”沐清漪好歹也是曾经做过奉天府尹,更见奉天府一二十年的卷宗看了个遍的人,这样漏洞百出的供词根本不需要费太多的脑力就能够明白真假了。

魏无忌轻哼,“我倒是忘了沐相还是个破案高手,之前奉天府的案子可是据说无一出错的。沐相有何高见?”

沐清漪挑眉,道:“高见不敢当。这份口供...半真半假吧。这个小五,喜欢上了什么人应该是真的,但是...喜欢上**公主的侍女,却未必。”

见魏无忌脸上毫无意外之色,沐清漪挑眉道:“看来魏公子早就猜到了。”

魏无忌沉声道:“本公子是什么样的性格他很清楚。别说只是区区的公主身边的侍女,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名门闺秀,只要他看上了然后告诉本公子,本公子自会为他筹谋。他既然不敢说,那就证明,他看上的...只可能是他根本娶不起的女人。”

“**公主。”沐清漪淡淡笑道。宫中的宫女很多,但是身份尊贵小五又能够接触到的人却并不多。之前明芳馆里还住着极为公主,但是都相继出嫁了。小五自然不可能看上才年方十二的十公主,那么也就只有**公主了。也只有**公主,才会让小五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若是喜欢上别的什么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就显得莫名其妙了。

想起刚刚小五被带出去的时候灰败的容颜,沐清漪也不由暗地里叹了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情之一字当真是折磨人的很。

“你打算怎么做?”

魏无忌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丝冷冽的笑意,“他好歹跟着本公子好些年了,既然有了心上人,本公子...若是不成全他,岂不是对不起他这一番的苦心孤诣?”

沐清漪抬手揉了揉眉心,沉声道:“魏公子心中有数便是了。另外...我觉得这是只怕未必这么简单,最好是查查看哥舒竣。”

这世上哪儿就有这么巧的事情,魏无忌的心腹就喜欢上了**公主,而碰巧**公主又想要算计魏无忌?**公主算计魏无忌分明是昨天茶楼的事情之后才突然起意的,但是小五却能在那么快的时间内将所有魏无忌在宫中和京城的心腹一网打尽,分明是早有预谋的。否则他一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沐清漪原本是怀疑华皇的,但是以华皇的性格,如果知道魏无忌在宫中安插了人手,绝对不会等到现在,也绝对不会只是弄出这么一点小事。

魏无忌眼眸一沉,“哥舒竣?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沐清漪皱眉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直觉...觉得这是跟他有关系。”

魏无忌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会派人去查的。不过...寒雪楼的人最近不能用了。你自己小心一些。”

“不用担心。”沐清漪浅笑道。

北汉使馆里,哥舒竣神色慵懒的坐在大厅里,一手搂着和妃仿佛十分怜爱,但是在和妃看不见的地方,眼神却悠远的深长。

“你说...沐清漪反咬了**公主一口,告她非礼良家男子?”哥舒竣挑眉问道。和妃依偎在哥舒竣怀中,低声笑道:“可不是么?当时陛下和皇后娘娘都被吓了一跳呢。这位...沐相,可当真是厉害的很。”

和妃抬起头来,美丽的容颜上满是痴迷和眷恋。刚到北汉和亲的时候,一入宫她便被哥舒竣冷落了。原本她也早就已经做好了在后宫中默默无闻的孤独终老的结局,这本就是大多数和亲的公主应有的宿命。但是却不想哥舒竣突然又开始宠爱起她来了,虽然明知道哥舒竣宠爱她绝不仅仅是因为她这个人的原因,但是...试问这世间有几个女子禁得住一个年轻的帝王如此宠爱而不动心?她自然也无可避免的动心了。

哥舒竣剑眉微挑,“这个沐清漪,可当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和妃坐起身来,好奇的看着他,带着些试探的道:“陛下...似乎对沐清漪很感兴趣?”

哥舒竣笑道:“不错,朕确实是对沐清漪很有兴趣。”看着和妃有些黯然的教养,哥舒竣将她揽入怀中继续道:“不过...喜欢她的人却是十一弟,可不是朕。朕还是觉得...像爱妃这样娇俏温柔的女子才更可爱一些。沐相那样的女子,可敬可畏,却着实不怎么可爱。”

闻言,和妃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哥舒翰对沐清漪有意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有些好奇的问道:“沐相已经成婚了,烈王殿下也该放下了吧?”

哥舒竣不以为意,“咱们北汉又不是华国,有没有成婚不重要,重要的是...沐相只怕没那么容易肯跟十一。偏偏十一又是一个死心眼而。朕这个哥哥也不好做啊。”

和妃依偎在哥舒竣怀中,柔声道:“陛下自然是世间最好的哥哥,与烈王殿下兄弟情深堪称皇室楷模,臣妾看了也羡慕得紧呢。”

“爱妃真是嘴甜。”哥舒竣低声笑道,大手漫不经心的在她身上游移着,不过片刻和妃便娇喘嘘嘘,瘫倒在他怀中,“陛下......”

“恩?爱妃帮朕想象,到底是将沐清漪带回去好呢,还是让十一彻底忘了她好?”哥舒竣低声笑道。

“嗯...陛下...”和妃心神恍然,神魂颠倒,“沐相...身为西越丞相,只怕也不是那么...那么容易带回去的吧?”

哥舒竣点头笑道:“爱妃说的不错。看来是真的要对不起十一了。”

“陛下.......”

“属下求见陛下!”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和妃一怔连忙坐起身来,娇颜微红,有些慌乱的整理着衣衫。哥舒竣却并不在意,淡然一笑道:“进来吧。”

一个身形挺拔的黑衣男子走了进来,哥舒竣挑眉,“怎么?出事了?”

男子低声道:“咱们在京城的几处暗桩被人挑了。”

哥舒竣坐起身来,剑眉紧锁,“什么人做的?”

黑衣男子道:“应该是寒雪楼的人。”

“寒雪楼......”哥舒竣若有所思,“魏无忌这么快就查到了咱们这里,这不太可能啊......”黑衣男子道:“寒雪楼的人拔了咱们几处暗桩之后就立刻撤出了京城,只怕是......”只怕是真的被魏无忌给发现了。虽然黑衣男子也有些疑惑,按理说魏无忌不可能那么快发现,他们做得一直都很干净,绝对没有留下什么线索给人抓住。

只是他却不知道,有的时候魏无忌做事是不需要理由和证据的。既然沐清漪怀疑哥舒竣,既然寒雪楼必须被迫撤出京城。那么在离开之前,拔掉几个北汉的暗桩自然也没什么不可以。如果果真是哥舒竣幕后指使的,自然是好。如果不是,哥舒竣也只能自认倒霉。这里是华国,就算哥舒竣的暗桩被人给扒光了,他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叫出来。

哥舒竣挥挥手道:“罢了,损失了多少?”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追究为什么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黑衣男子沉声道:“咱们在京城的势力,只怕折损了将近半数。”

“好一个魏无忌!”哥舒竣沉声道,“看来魏无忌是铁了心要帮容瑾和沐清漪了。”这些人他原本是用来对付沐清漪的,现在先被魏无忌个抽掉了一半,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魏无忌是西越循王和梅妃的义子,循王死后却没有跟容瑾翻脸。想必一开始他就是站在容瑾那边的了。”黑衣男子禀道。

哥舒竣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一次倒是朕失策了,不该去试探魏无忌。现在...只能跟福王联手了。正好...慕容恪也恨容瑾和沐清漪恨得牙痒痒。派人注意着沐清漪,朕怀疑她会拉拢慕容协或者慕容昭来对付我们。”

黑衣男子皱眉,有些怀疑的道:“陛下,这个沐清漪当真...值得这么费力么?”到底是个女子,能有多厉害。

哥舒竣轻哼,“厉不厉害,这一次过了就知道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6.纠缠不清的艳遇 下一章:208.三国盛会
热门: 谜踪之国4幽潜重泉 万人血书求我娘一点? 大英雄时代 十里人间 请听游戏的话 不标记,就暴毙 真珠塔 符医天下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哑舍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