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纠缠不清的艳遇

上一章:205.连番试探 下一章:207.幕后之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暖阁里,一对容颜出色的男女相对而坐悠然品茶。男子容貌俊美斯文,沉稳如山。女子清丽脱俗,清逸出尘。

仿佛是在比谁更有耐力一般,哥舒竣端着茶杯漫不经心的笑看着对面的女子。沐清漪微微垂眸,望着眼前桌上的茶杯,仿佛茶杯里有什么能够令她沉迷的高深大道一般。

直到太史衡匆匆进来,“沐相。”

一看太史衡的脸色,沐清漪就知道只怕是当真出事了。面上却并不着急,淡淡道:“怎么了?”

太史衡迟疑的看了哥舒竣一眼并没有说话。哥舒竣倒也识趣,淡笑道:“若是有事,沐相尽管去便是。”

沐清漪也不客气,站起身来道:“如此,本相先告辞。”

带着太史衡直接从暖阁出去,绕过了人来人往的大殿,沐清漪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太史衡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沐相跟我一起去明芳馆看看吧。”沐清漪皱眉,她曾经在皇宫中住过一段时间,自然知道明芳馆是个什么地方。那时宫中未出嫁的公主们所住的宫殿。此时宫中出阁的公主只有两位,这两年将八公主和九公主都相继出嫁,只剩下了五公主*公主和尚未及笄因此并无封号的十公主。

“*……”一边往明芳馆的方向而去,沐清漪一边道。

太史衡沉声道:“不知道怎么回事,魏公子竟然去了明芳馆……属下去找的时候已经…。”按理说,以魏无忌的敏锐和谨慎是绝对不会在宫里随意的走到不该去的地方的。而明芳馆明显就是属于最不该去的地方。太史衡轻功绝佳但是武功平平,因此看到魏无忌遇到麻烦之后并没有现身,果断的转身来找沐清漪了。

“什么人?!”两人很快的就走到了接近后宫的地方,立刻就被宫中的侍卫难了下来。沐清漪扫了一眼明显有些戒备森严的宫门,沉声道:“本相西越丞相沐清漪,求见皇后娘娘。”

两个侍卫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沐清漪,为难的道:“皇后娘娘有要事在身,只怕无暇接见沐相。”虽然沐清漪是女子,但是随便放外人进后宫显然是不行的。

沐清漪也不在意,淡然道:“烦请两位去禀告一声,魏公子是西越人,无论有什么事,都可有西越一力承担。”

见她说的认真,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也不敢耽搁,朝着沐清漪拱拱手转身进了宫门。

“修竹。”沐清漪转身对夏修竹道。

夏修竹沉默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不一会儿,去禀告的侍卫便走了回来,朝着沐清漪拱手道:“沐相,皇后娘娘和陛下有请。”闻言,沐清漪秀眉微蹙,难不成,这事儿华皇还掺了一脚?

一走进明芳馆就听到里面传来*公主呜呜咽咽的哭泣声,沐清漪心中一沉,以*公主对魏无忌的痴缠,还真有些拿不准她会做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大殿里,*公主跪坐在地上掩面痛哭,身上华丽的宫装已经被撕破了几条口子,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薄披风,但是露在外面的净是暧昧的红痕,雪白的肌肤加上那一朵朵红色的印记,不得不让人看了浮想连篇。

而这一次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魏无忌,却坐在一边的软榻上。双眸半闭仿佛连看都懒得看众人一眼。身上紫色的锦衣有些散开,脖子上同样也有一个淡淡的红印。如果不是*公主现在哭的凄惨而魏公子神色间带着一丝隐忍的话,只怕所有人都要以为这两位是在暗度陈仓了。

现在也算得上是暗度陈仓,只可惜这暗度的另一位不肯承认,于是就变成眼前这般混乱的场面。

其他在场的几个人,以皇后的脸色最为难看。她管理着整个后宫,又是公主们的嫡母。现在却发生成年男子潜入后宫与公主有私情的事情,无论最后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样的,她的脸上都不好看。

看着*公主,皇后轻哼了一声道:“本宫不管你们是情投意合还是谁强了谁!本宫现在只想知道,魏公子,到底是怎么进入后宫的!”

*公主含泪望着皇后,呜咽了一声并不说话。

说实话,皇后并不太相信*公主的说辞,无论是她跟魏无忌两情相悦还是魏无忌潜入后宫欲行非礼,皇后都不信。魏无忌若是对*公主有半点兴趣,*公主也早就嫁给他了,何至于有今日?何况,昨天魏无忌才在轻安阁里拒绝了她,这件事早就传遍了整个京城了,*当所有人都是傻子么?但是皇后虽然是后宫之主,但是这后宫实实在在的说却是皇帝的。华皇很明显的对这个说辞很满意。重要的是,魏无忌从头到尾除了反驳了一句跟*公主的关系以外,一句话也没有说,这也不得不让人怀疑魏公子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

另外,即便这并不是魏无忌主动做了什么,事已至此为了维护皇家的声誉,魏无忌也非娶*公主不可了。

明微公主坐在一边,身边还坐着红着眼睛一脸惊吓的十公主。十公主今年才十二岁,显然是被这突然发生在明芳馆的事情吓得不轻。

另一边坐着的却是和妃和福王妃治王妃三人,出事的时候她们正在贤德殿陪皇后说话,自然也只能一起跟过来了。

华皇揉了揉眉心,被*公主的哭声弄得有些心烦。刚刚见过沐清漪的华皇心情本来就不好,虽然这件事也有着他在里面推波助澜的原因,但是看看沐清漪的慧敏沉静,能力卓著,再看看自己的女儿,华皇恨不得一把捏死*公主。

“闭嘴!哭什么哭!”华皇没好气的道,看向魏无忌道:“魏无忌,你有什么话说。”魏无忌皱了皱眉,睁开眼睛漠然的看了*公主一眼,没有开口说话。

这样的冷漠看在华皇眼里却觉得魏无忌傲慢无礼,冷声道:“事已至此,朕不想多说什么。既然*替你求情,朕就网开一面,将*许配给你。你一下如何?”

魏无忌冷冷的扫了一眼*公主,咬牙吐出一个字,“不。”

“放肆!”华皇勃然大怒,厉声道:“魏无忌,你以为朕不敢杀你是不是?!*就算是在任性也是我华国公主,岂是你能说不的!”

魏无忌仿佛觉得跟他们说话都是一种浪费,重新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但是如果有人细心的话,就会发现,魏无忌隐藏在衣袖之下的双手握得紧紧的,雍容的紫色锦衣里面的里衣也早就被汗水浸的湿透了。

“呜哇……”看着魏无忌无情的容颜,*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父皇…儿臣没脸再苟活于世了。求父皇赐死儿臣吧。”旁边和妃与福王妃治王妃几个自然你一眼我一语的劝着*公主。倒是魏无忌依然坐在软榻上,居高临下望着*公主的眼神充满了讥诮之色。

与魏无忌双眼相对,*公主哭泣的容颜僵硬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难堪。魏无忌的眼神仿佛是在说“你怎么不直接撞死呢”,那样的眼神看着她就好像她是个什么肮脏的东西,连看一眼都会污了他的眼睛一般。有那么一瞬间,*公主甚至有一种还不如真的撞死在魏无忌面前来的痛快。但是…事已至此,无论如何,她都要走下去!她一定要成为魏无忌的妻子,即使他永远都不会爱她!

皇后皱了皱眉,沉声道:“好了,*!不要再闹了。事情已经这样了,魏公子,无论是因为什么事情,私闯后宫是你的不对。如今你这般做派,让我华国皇室的颜面置于何地?明芳馆里,住这个的可不只是*一个公主,皇家公主的名声还要不要了?*虽然略有些任性,但是成了婚她自然就知道收敛了。魏公子如此作为,难道当真是想要将我华国皇室的脸面放在地上踩?”

自古只有人求着想要尚公主的,还没有过皇家逼着谁娶公主对方却不乐意的。这一次,无论魏无忌娶不娶*,皇家的颜面只怕都没剩下多少了。

华皇却并不在意这些,皇家的颜面确实是很重要。但是有的时候…有许多东西比颜面更重要。比如说魏无忌身后的财富,魏无忌和西越皇室的关系,魏无忌背后的势力等等。就算不能将魏无忌拉到华国来,也绝对要魏无忌被西越皇室猜疑,甚至决裂。自古以来,离间可不就是最好用的计策么?

华皇轻哼一声,沉声道:“传朕的旨意,赐婚与*公主和魏……”

“且慢。”门外,一声清越的女声响起,沐清漪带着人漫步踏入了殿中。一看到沐清漪,*公主眼中立刻充满了敌意,“你来干什么?!”

沐清漪并不动怒,反倒是微笑着上前,伸手拢了拢*公主身上的披风微笑道:“公主…还是小心一些的好。这儿可是有不少成年男子呢。这样…看上去有*份。公主还是进去换一身衣服的好。”

明辉公主看着跟在沐清漪身后,一脸好奇的太史衡和一脸木然的天枢,顿时羞红了脸。她再怎么想要设计魏无忌,也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家。被这么多成年男子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一面,怎么能不羞?

怨恨的瞪了沐清漪一眼,*公主才起身匆匆的去了后殿。大殿里没有了*公主的哭闹一时间倒是安静了下来。

“魏公子,你可还好?”沐清漪走到魏无忌身边,沉声问道。

魏无忌抬眼看了她一眼并不说话。跟在沐清漪身边的太史衡看了看魏无忌的模样突然笑出声来,笑眯眯的取出一件东西塞进魏无忌手里笑道:“魏公子,这是你掉了的东西,刚刚在下想说还给你谁知道你一眨眼就不见了。”

那东西一入手,魏无忌就感到一股透心的冰凉。之前暗中浑身上下如闷热难解的感觉顿时便轻松了许多。魏无忌有些意外的低头看了一眼,却见手中是一块如冰似玉的寒玉,但是魏无忌清楚的看到寒玉的一侧刻着一个瑾字。此时他们身在华国,这东西自然不会是容瑾丢了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了。

魏无忌抬眼看了沐清漪一眼,沐清漪也只适合站在不远处笑吟吟的看着他。魏无忌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并不大碍,沐清漪这次微微松了口气。

华皇打量着沐清漪,状似有些不悦的道:“沐相这个时候,来求见皇后所谓何事?”

沐清漪抿唇淡笑道:“实不相瞒,本相刚刚得知消息,有人要对魏公子不利。但是前朝各处都找不到魏公子,未免魏公子负伤躲进了后宫,只得前来麻烦皇后娘娘了,没想到魏公子竟然在这里。给陛下和娘娘添麻烦了。”

沐清漪这样说,俨然就是将魏无忌归到西越的势力保护范围之下了。华皇脸色不由一沉,怒斥道:“胡说!这皇宫之中会有什么人对魏无忌不利?”

沐清漪挑眉道:“那现在…魏公子为何会在这里?”

皇后笑道:“沐相误会了,咱们这会儿说的是喜事呢。陛下正打算为魏公子和*公主赐婚。沐相既然与魏公子颇有交情,到时候正好也一起喝杯喜酒。”

“赐婚?”沐清漪疑惑的看着魏无忌,又看向华皇和皇后道:“这看起来看不像是喜事的模样。何况方才*公主还……”

一边,福王妃淡淡笑道:“沐相有所不知,方才魏公子险些…冒犯了五妹。无论如何,魏公子总要给五妹一个交代吧?父皇念在五妹对魏公子也颇有好感,既往不咎,为两人赐婚也算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大喜事不是么?”

沐清漪扬眉一笑道:“王妃这话就不对了。所谓喜事总要两厢情愿。就算…*公主愿意给魏公子冒犯,总也要看看魏公子愿不愿意冒犯*公主吧?魏公子,这桩婚事你看如何?”

魏无忌睁开眼,对上沐清漪笑容自若的容颜怔了一怔,淡淡道:“不敢高攀。”

看到沐清漪愉悦的笑脸,华皇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正要说话,*公主突然从里面冲了出来,已经换了一身衣衫的*公主看上去没有了方才的狼狈,脸上却更加苍白起来。

“魏无忌,你休想逃脱!你一定要娶本公主!”*公主狠狠地盯着魏无忌,咬牙切齿的道。

沐清漪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道:“看来,这桩婚事是结不成了。”皇后皱眉,“沐相,这事跟沐相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沐清漪淡然道:“怎会没有关系?华皇陛下应该早就知道了,魏公子是当年梅妃娘娘的收养的义子。从名义上说,是我们陛下的兄长。即使没有西越皇室血统却也是西越皇室的人。本相自然不能让人强迫魏公子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若是魏公子不愿意,有为何会出现在明芳馆里?还是说魏公子当我华国的公主是可以随意羞辱的对象不成?”皇后神色微沉,不悦的道。

沐清漪笑容微冷,淡淡道:“娘娘这话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了。谁人看到魏公子对*公主做过什么了?本相还要说,*公主对魏公子图谋不轨呢。毕竟…*公主纠缠魏公子是整个华国京城的人都知道的事情,谁知道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胡说!”*公主尖叫道。

“我胡说?”沐清漪微笑,挑眉道:“这么说*公主并没有纠缠魏公子了?既然如此,公主何必哭着闹着要嫁给一个对你不轨的人?不如…本相杀了他替你出气如何?”

“你…你……”*公主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笑容可掬的女子。没想到沐清漪竟然如此狠心?!她当然不能让沐清漪真的杀了魏无忌出气,她若是只想要魏无忌的命的话,犯不着赌上自己的清白和名声来演戏。不管沐清漪说的是真是假,如果真让她杀了魏无忌,她要怎么办?

“本相最讨厌对女子图谋不轨呃男人了。公主不用难过,幸好并没有铸成大错,本相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沐清漪微笑着安慰道。

“不…不许你杀他!”*公主叫道。旁边的华皇脸色阴沉,忍不住抚额不悦的瞪了*公主一眼。这就是他的公主?简直不能更蠢了!

明微公主秀眉微皱,伸手搂着怀里吓得不轻的十公主,看着*公主的眼眸里没有半点感情。

“够了!”华皇揉了揉眉心,沉声道:“沐清漪,朕不管你还有什么花言巧语,竟然事情已经铸成,魏无忌必须娶*!否则…为了*的名声,就如你所说的,杀了他也罢!”

“父皇!”

“你闭嘴!”华皇厉声道。

必须?沐清漪冷冷一笑道:“凭什么?魏公子已经表明了不愿意娶*公主,华皇陛下何必苦苦相逼?”

父皇冷然笑道:“难道是朕让他进的明芳馆?是朕让他对*无礼的?”沐清漪清眸一转,淡淡道:“陛下和皇后娘娘亲眼看到魏公子潜入明芳馆对*公主不敬了?”

皇后一怔,他们自然没有看到。她们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魏无忌坐在床榻上一声不吭,而*衣衫破败,一声狼藉的丢到在地上。发生了什么事,不用去猜都清清楚楚。

“这个…自然没有。”

福王妃开口道:“但是这明芳馆内并没有外人,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不是一目了然么?这种事…总是女孩子吃亏一些。”

沐清漪勾唇浅浅一笑道:“是么?但是这世上总是有一些人…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公主缠着魏公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整个京城人尽皆知。昨天在轻安阁魏公子刚刚拒绝了*公主,本相想不出来,魏公子有什么理由今天又特地潜入后宫对*公主无礼。事实上,本公主怀疑…*公主求爱被拒,设计魏公子,非礼良家男子!”

“碰!”

“噗!”

“咳咳!”

一语惊人,大殿里众人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神色淡定一脸理所当然的白衣女子。和妃手中的茶杯砰然落地,原本还悠然饮茶的治王妃刚刚喝到口中的茶水喷出引起一阵咳嗽。

魏无忌神色古怪的瞥了沐清漪一眼,却见她丝毫也没有愧疚之意,一脸正色。最后魏公子也只得叹了口气,破罐子破摔的闭上了眼睛继续闭目养神。

非礼良家男子?!

沐清漪背后,太史衡天枢霍姝三人脸色古怪,却拼命的忍着心中狂涌的笑意。实在忍不住了太史衡只得捂着嘴猛咳。同时一脸敬意的望着沐清漪,这么强大的理由,沐相怎么就能够想得出来?

沐清漪斜眼看他:本相说的不对?

对,简直太对了!

明微公主低头闷咳了两声,有些哭笑不得的道:“非礼…良家男子?沐相,你这是什么说法?”

沐清漪淡笑道:“有什么不对么?虽然历来都是只听说纨绔子弟流氓地痞非礼良家女子,但是谁知道这人心不古,会不会有女子仗势欺人非礼良家男子?魏公子素来洁身自好,从未听说过他对那个女子心存冒犯过。更何况是一国公主身居后宫。另外…魏公子虽然也进宫皇宫,但是明芳馆隶属后宫,只怕魏公子连明芳馆的路该怎么走也未必能分得清楚。这黑灯瞎火的,魏公子是有多急色才胆大包天跑进后宫来非礼女子,还正好就…冒犯到了*公主身上?反倒是…*公主身为华国公主,自然是对宫中地形熟悉,更能调动宫中的侍从和守卫,本相怀疑*公主劫持魏公子至此,欲行非礼。有什么问题么?”

想法上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公主真的有那么彪悍么?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望向*公主。*公主不由得又羞又恼,目光怨毒的瞪向沐清漪。沐清漪才不理会她的神色,继续悠然道:“更何况,现在*公主行动自如,精神正盛。反观魏公子,坐在榻上动也不动,脸色灰暗,从头到尾连话都说不了几句。难道不是*公主对魏公子下了药所致么?可怜魏公子…翩翩君子受此大劫,心中不知道受到了多大的打击和惊吓,陛下还要魏公子将罪魁祸首迎娶回家,这不是要逼死魏公子么?”

魏无忌嘴角忍不住抽出了一下,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寒玉,以免自己一时忍不住朝沐清漪砸过去。

*公主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怒瞪着沐清漪忍不住竭嘶底里的叫道:“沐清漪,你住口!你穴口喷人!”

沐清漪抬眼看着*公主,淡淡道:“*公主的意思是你没有非礼魏公子么?”

*公主咬牙道:“我当然没有!”

沐清漪挑眉笑道:“那么…魏公子脖子上那个红痕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是魏公子自己掐的吧?若真如陛下和皇后娘娘所言,魏公子对*公主欲行不轨,本相倒是不知道…那个女子被人…还会主动在别人身上留下那样的痕迹……”

在座的,除了十二岁什么都还不懂的十公主,都不是什么打算的人物了。齐刷刷的朝着魏无忌望过去,果然看到魏无忌的脖子上留着一个清晰可见的红印。沐清漪淡定的绕着*公主转了一圈,微笑道:“反倒是公主殿下…公主身上的痕迹是自己抓出来的吧?”

“你胡说!”*公主断然否认。沐清漪也不担心,只是道:“既然如此,公主可敢请太医来验伤?”

*公主总算还没有蠢到家,知道斗嘴皮子就算自己有十张嘴只怕也是说不过沐清漪。跪倒在华皇跟前哭泣道:“父皇…儿臣冤枉!你就让这个女人这般欺辱儿臣么?求父皇替儿臣做主!”

沐清漪也跟着上前一拜,恭敬的道:“本相也求陛下替魏公子做主。魏公子素来洁身自好,如今却遭遇这样不堪的事情。身心必然受到极大的打击。魏公子是我西越新帝最看重的人才和兄长。请陛下务必还魏公子一个公道!若是陛下不能为魏公子主持公道,本相身为西越丞相却不得不为本国的臣民做主,那就请恕本相到时候一纸诉状告到顺天府去了!”

所有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若是真的让沐清漪一状告到顺天府去,那华国皇室的面子才当真是丢的一丝都不胜了。

华皇恼怒的盯着沐清漪,沐清漪从容的淡然微笑,神态恭敬。

华皇冷哼一声,起身道:“此事朕不管了!皇后你看着办吧!”说完,冷冷的扫了沐清漪一眼,拂袖而去。看着华皇毫不犹豫的离去的身影,皇后却在心中暗暗叫苦。陛下分明是说不过这个沐清漪才将烂摊子丢给她。但是就连陛下都对付不了的人,她这个做皇后的可没有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有本事对付。

华皇无奈的看向明微公主,明微公主掩唇暗笑,低声道:“母后,今天的事情…想必是个误会。就这么罢了吧。”

“不……”*公主不甘心的还想要说什么。

“闭嘴!”皇后和明微公主齐声斥道。皇后有些迟疑的看了看沐清漪,沉声道:“大公主说得对,沐相…今天的事情看来是个误会。不如…就此作罢?”

沐清漪也不言语,侧首看向魏无忌,“魏公子,你怎么说?”

魏无忌咬牙,“就依皇后所言!”

皇后心中一松,也跟着起身道:“罢了,宴会快要开始了,本宫也该回去准备了。咱们走吧。*公主…任性妄为,禁足三个月,不得踏出明芳馆一步!”

*公主还想要抗争,皇后却不想在看到她了,起身带着十公主和明微公主走了出去。

坐在一边看戏的福王妃治王妃与和妃也纷纷站起身来跟在皇后身后离去。只是和妃走在最后看了看沐清漪笑道:“沐相好辩才。”

沐清漪淡笑道:“和妃娘娘过奖了,本相说的不过是事实罢了。”

所以,你是真的认为魏公子被*公主给非礼了么?

原本还稳占上方的事情,突然之间就急转直下的一败涂地。*公主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只是怨恨的盯着沐清漪,口中喃喃道:“沐清漪,谁要你多管闲事!”

沐清漪无奈的耸了耸肩,很像告诉这位*公主,即便她不来,魏无忌也不可能会就范娶她的,顶多也不过是多费点功夫罢了。魏公子虽然看上去脾气不坏,但是很难说他跟容瑾比起来到底谁更心狠。更何况,纵横天下十来年的魏公子破天荒的在*公主这里吃了这么大的亏,沐清漪已经在心中有些暗暗为*公主的未来感到担忧了。

“既然你不肯娶我,那就一起去死吧!”*公主突然转身,刀光一闪朝着魏无忌扑了过去。

“天枢!”沐清漪眼眸一沉,沉声叫道。

站的距离魏无忌最近的天枢身形一闪,飞快的拦在了*公主的前面。*公主手中的匕首从天枢身前划过,握着匕首的手却被天枢紧紧扣住。天枢手稍稍一用力,*公主手中匕首便脱手飞了出去钉在了一边的柱子上。

天枢挥手,点了*公主的穴道的同时将人退开了几步远。

魏无忌睁开眼睛,冷冷的扫了一眼跌倒在地上一身狼狈的*公主。朝天枢点了点头,沉声道:“多谢。”

太史衡走过来,有些后期的打量着魏无忌道:“堂堂魏公子,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魏公子,你这…到底是中了什么毒啊?”居然需要沐相给的寒玉压制,居然还是不太好的样子,想必是火毒一类的燥热的毒药。见多识广的太史公子愣了愣,心中突然闪过一丝灵光,震惊道:“魏公子,你该不会是中了媚毒吧?”

此话一出,魏公子的脸彻底的黑了。

------题外话------

咳咳,其实魏公子没那么菜,会倒霉绝对不是因为*公主。拔过看来明天才嫩解释了。那嘛,看到偶期待的大眼睛咩?快来几章月票吧~打滚求月票~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5.连番试探 下一章:207.幕后之人
热门: 天才医生秦洛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炼金狂潮 家有庶夫套路深 精灵宝钻 唯有套路得人心 神偷化身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御手洗洁的旋律 蒙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