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连番试探

上一章:204.利令智昏 下一章:206.纠缠不清的艳遇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ter>foncolor=red>ter>

西越丞相亲自驾临华国,即使这个丞相跟华国有过结,即使华国已经私底下决定于北汉结盟,但是明面上,华皇还是要设宴招待沐清漪一行人的。第二天一早,华国的帖子就已经送到了西越使馆中。

沐清漪自然也没有不去的理由,神色平静的应了下来,手下帖子转身让人送华皇的臣子出去了。

旁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沐清漪便与容瑄一道带着一众使臣入宫赴宴去了。华皇为西越丞相和庄王准备的接风宴,整个华国京城能够上得了台面的权贵自然都要参加,哥舒竣带着北汉使臣也跟着来凑热闹。沐清漪刚刚踏入大殿就被一拥而上前来打招呼的权贵们围住了。

若是一般的人,就算再如何的风头正盛也只有那些朝中的权贵会上前来了。但是轮到沐清漪这里,却连那些贵妇人也纷纷上前来了。原因无他,她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从小在华国京城长大的女子。即使在肃诚侯府并不受宠,但是到底也是身在高门大家,京城里的这些权贵无论是从张家,从顾家,甚至单单从沐家,七歪八拐的总是能扯上一些关系的。从前沐清漪不起眼,自然没人来同她攀关系。如今突然一鸣惊人,这些人不管是想要讨好还是想要打探消息,总是有理由找到关系来接近的。眼看着容瑄等人被热情好客的华国权贵们拉走,沐清漪也只得无奈的苦笑了。

抬手示意有些担忧想要上前来的霍姝不必担心,沐清漪面带微笑,从容淡定的盯着众人喋喋不休的寒暄。

渐渐地,沐清漪跟前倒是只剩下女眷们。对上一众女眷带着好奇疑惑的等等的复杂眼神,沐清漪淡淡一笑。这样的情况,一是因为男女有别,这些华国的臣子明面上总还是要顾及一些,不好这么多人围着她一个女子。另一方面,这些人自然还是认为,比起沐清漪这个华国出身的女相,自然还是容瑄这个西越新帝的亲哥哥才是真正能够做决定的人。这两天,沐清漪在京城里甚至还听说过一些小道消息认为,容瑾之所以会封她这个华国的女子为相,只会为了迷惑华皇和北汉皇帝的手段而已。当时沐清漪也只得莞尔失笑,心中暗叹这些普通读书人的想象力当真是不简单那。

就在沐清漪有些不耐烦的听着这些贵妇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恭维的时候,一个华国宫中的内侍快步走了过来,恭敬的道:“见过沐相,陛下请沐相一叙。”此时离宴会尚有一段时间,沐清漪犹豫了一下,在这些言不及义的贵妇和华皇之间,终究还是选择了华皇。

点点头,淡声道:“带路便是。”

“沐相。”霍姝和天枢二人立刻上前来。那内侍显然也明白,沐清漪升为西越丞相,单独去见华皇一个人都不带根本就不可能,倒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在看到夏修竹的时候眼中闪过几许疑惑,总觉得这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有几分眼熟,却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

华皇的宫殿距离宴会的大殿并不遥远,不过是隔着两座宫殿罢了,穿过了繁花似锦的宫苑便到了大殿前。站在殿前,沐清漪脸上却多了几分感叹。一年多以前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处处小心步步警惕着,如今虽然依然如此,但是终究是身份不同了。她已经拥有了和华皇平等回话的条件,而不是像曾经那样必须小心翼翼的算计着华皇的心思。

“沐相,里面请。”和所有人一样,引路的内侍同样也有些好奇的暗暗打量着这个明明才十八岁的绝色女子。这世上,美丽的女子并不难见到,特别是皇宫这样的地方,处处都是美人。聪慧而且大权在握的女子也不难见到,皇宫和京城里同样不少。但是能够如男子一般光明正大的站在朝堂上统领百官的女子,却只此一个。所以,无论沐清漪走到了哪里都注定了是人们好奇和注目的对象。

沐清漪点点头,侧首对身后的夏修竹道:“修竹,你留下吧。”

夏修竹沉默的点点头,平静的守在了门外。沐清漪带着霍姝和天枢踏入了大殿。大殿里只有华皇一个人,让沐清漪惊讶的这个时候华皇竟然独自一人坐在大殿里饮酒。听到脚步声,方才回过头来看了看沐清漪,沉声道:“你来了,过来作罢。”

沐清漪秀眉微挑,无声的走过去在华皇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华皇却并不说话,只是沉默的打量着沐清漪,一边自顾自的喝着酒。华皇年是已高,看向沐清漪的眼眸也显得浑浊而昏暗,让她一时间也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华皇不说话,沐清漪自然也不着急,只是平静的坐在一边看着他喝酒。

许久,华皇方才长长地叹了口气沉声道:“朕当真没想到,这辈子还会看到你。”

沐清漪垂眸,淡淡一笑,“让陛下失望了。”

华皇冷哼一声,道:“朕这辈子见过的人数不胜数,但是却从未见过你这么大胆子的人。做了这些事…你居然还敢会华国来。你是真的以为,朕不会杀了你么?”

沐清漪微笑道:“那么…陛下为何不在我来京城的第一天,杀了我呢?”

华皇默然,停了好一会儿才道:“果然是聪明的很,你是笃定了朕根本就不敢杀你是么?容瑾在西越边城陈兵三十万,不就是为了警告朕不要动你么?还有那个…顾秀庭和……。真是朕的好儿子!”说起慕容熙的时候,华皇更是咬牙切齿,仿佛连慕容熙的名字都不愿意提一般。

看着他如此愤怒的模样,虽然不知道大哥和表哥做了什么,但是沐清漪却直觉的可笑。明明是他伤害了表哥,害了顾家,却表现的好像是大哥和表哥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般。皇帝坐久了,倒打一耙的事情果然也做的十分顺手。

“你猜的没错,朕现在确实是不能对付你。但是…你以为朕不对你出手,你就安全了么?”华皇望着沐清漪清丽的容颜,冷笑道。

沐清漪淡然笑道:“自从决定来华国,本相从不敢做此奢想。不知陛下单独召见我,有何指教。”

华皇深深地望了沐清漪一眼,沉声道:“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只要你回来,你之前在华国做的所有事情,朕都可以一笔勾销,绝不会怪你。”

看着沐清漪有些奇怪的神色,华皇自顾自得道:“前年在京城里发生的那些事情,朕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想的清楚明白。朕不得不承认,比起你娘…不,比起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你都要聪明的多。所以,你也应该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即使诛九族也是够了!”

沐清漪扬眉,低声笑道:“诛九族…难道我还剩下了哪一族的亲人可以给陛下诛杀么?母亲,外祖父,外祖母,舅舅,姨母,姨父,表哥,表姐…。我还剩下什么?除了这些人…其他的,陛下要杀便杀,与我何干?”

华皇眼神微沉,有些不悦的道:“朕始终不明白,你做那些事情到底是为什么?你对沐长明并没有感情,难道就只是因为你母亲?”

沐清漪心中升起一股无法掩盖的愤怒,曾经她以为,经过了华国皇室的剧变和之后慕容煜的死亡,她心中的怨恨应该已经消除了许多。但是此时突然被华皇提起的时候他才明白,那股仇恨依然还是在她心中的,只是被她隐藏了起来。

“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么?!”沐清漪冷声道。她当然不只是为了姨母,但是华皇只需要知道这么多就可以了!

华皇眼神一黯,看着沐清漪的眼睛也失去了方才还有的锐利,低声道:“朕从来没有想过要害死长宁。”

“你不配替她的名字。”沐清漪冷冷道。

华皇黯然道:“看在长宁的面子上,你回来…嫁给朕的儿子。朕保证你是华国未来的皇后。只要你们将来的孩子登基继位,以你的能力,就算是想要垂帘听政也不无可能。”

这一次,沐清漪倒是彻底的愣住了。她以为华皇想要杀了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华皇居然会想出如此荒谬的主意。

但是华皇却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有什么荒谬的。沐清漪是长宁的女儿,如果跟他的儿子成婚,将来生下的孩子自然是他和长宁的后代。更何况,以如今的局势,他膝下的几个皇子都有些不堪大用,沐清漪的能力手段华皇都是清楚的。有着这样一个未来皇后,甚至是皇太后,华国在西越和北汉之间生存下来的机会要大得多。

虽然一直紧紧的抓着华国的权柄,但是华皇近来颇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在西越帝驾崩之后,华皇就更加明白自己只怕也是时日无多了。所以,他也不得不为了华皇的将来打算一二。

好半晌,沐清漪才终于从这样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神色有些古怪的望着华皇道:“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同意如此荒谬的决定?”

华皇皱眉道:“荒谬?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两全其美的决定么?你以为蓉瑾会真心对你?他现在用的着你,你自然是西越丞相,甚至连后位都为你空置着。但是,别忘了,你到底是华国人。你以为西越那些权贵,会一直容忍着一个华国女子在西越大权在握?会容忍,西越未来的继承人有着一般的华国血统么?只要你回到华国来…别忘了,华国才是你的顾相。”

沐清漪平静的望着眼前须发皆白的帝王,突然笑了起来。她容貌绝美,笑起来也是动人心魄。特别是在这样仿佛无所顾忌的朗声大笑的时候,但是华皇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清楚的看到沐清漪笑容中的嘲讽之意。

仿佛终于笑够了,沐清漪方才停下来看着华皇一字一句淡淡道:“顾牧言也是华国人,慕容熙更是华国皇子,那又如何?”

忠心耿耿的顾牧言,和身为华皇亲骨肉的慕容熙都没能够得到好下场,她是要有多傻才会相信华皇的承诺?

提起顾牧言和慕容熙,华皇的脸色更加阴郁起来。顾牧言和慕容熙,一直都是华皇心中的一根刺。顾家世代为相最后却落得满门抄斩,慕容熙身为太子,并不过错却因为顾家之事牵连被废。这些事情虽然最后大多数的罪名都落到了慕容煜的身上,但是,聪明人谁不知道这其中华皇到底起了些什么作用?

“你当真不愿意?”华皇沉声道。

沐清漪淡然道:“陛下找我来,如果就只是为了这件事,那么…本相先行告辞。”

华皇脸色一沉,碰的一声拍在跟前的桌上,桌上的杯盏也被震得跳动了一下。沐清漪脸上却没什么变化,依然是气定神闲的坐在一边。似乎因为沐清漪的散漫,华皇的耐性终于用光了一般,冷笑一声道:“告辞?朕许你走了么?”

沐清漪扬眉淡笑,“本相要走,需要陛下允许么?”

一见两人的脸色不对,守在不远处的天枢和霍姝立刻警惕的朝着这边望了过来。沐清漪闲适的道:“陛下何必吓唬本相,陛下若真是想要做什么,只怕就不会如此在大庭广众的将本相叫到这里来了吧。”

华皇默然无语,看着沐清漪的眼中似乎更多了一些惋惜之意。沐清漪却不想管他在想什么,起身道:“时间不早了,沐清漪先行告退。”

华皇沉默的看着沐清漪走向门口,沉声问道:“你恨朕,当真只是为了长宁?”

沐清漪淡笑不语,华皇的声音里更多了几分怅然,“朕从来没想过要害长宁,如果…如果…罢了,你去吧。”

看着沐清漪好不由得出门的身影,华皇本就苍老的容颜一瞬间显得更加颓然。越是跟沐清漪接触,他就越忍不住要想,如果这个女子是他的亲生女儿该有多好。在想想那几个暗中蠢蠢欲动的皇子,华皇眼底一片索然。

回到大殿里,容瑄立刻迎了上来,沉声道:“沐相没事吧?”

沐清漪摇头道:“自然没事,怎么了?”往大殿中望了一眼,方才发现魏无忌和太史衡不在其中,不由皱眉道:“魏公子和太史衡去哪儿了?”

容瑄蹙眉道:“方才有人来找魏公子,似乎是魏无忌在宫中的人。然后魏无忌就跟着出去了,还没回来。太史衡去找你去了。”

“我去将华皇去了,太史衡去哪里找我。”虽然这么说,沐清漪却并不太担心。认识太史衡的人并不多,而且太史家的消息渠道之广泛灵通,即使是现在她也依然没能完全搞明白。反倒是魏无忌,按说魏无忌是个商人,在宫中安插几个人手是没什么关系,但是现在有什么事情值得魏无忌放着即将开始的宴会不管,跑出去?

“沐相,朕不知是否有幸跟沐相叙叙?”哥舒竣走过来笑道。

沐清漪点头一笑道:“荣幸之至,陛下请。”

哥舒竣满意的点头,转身往大殿一侧的暖阁走去。沐清漪低声道:“等到太史衡回来,如果魏公子还没回来,让他和修竹设法去找找。修竹对华国皇宫更熟悉一些。”虽然魏无忌明面上还是一个与朝政无关的伤人,但是以他和容瑾的关系,沐清漪还是倾向于将他当成自己人。何况,如今在这华国京城里他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

“沐相请坐。”外间的大殿里虽然十分热闹,但是这专门用来给人歇息的暖阁里却十分安静。竟然北汉皇进来了,别的什么人自然也都十分识趣的出去了,一时间暖阁里倒是只有哥舒竣和沐清漪两人。以及站在不远处的门口等着的霍姝和天枢二人。

自从进了华国京城,天枢二人几乎都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沐清漪的。沐清漪明白他们的担心也不多少什么。虽然此时跟哥舒竣面谈,哥舒竣独身一人而自己却带着两个侍卫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但是碍于自己确实是手无缚鸡之力,沐清漪还是忽略掉了这一点点的小细节。小家子气,总比真的出了什么事再后悔要好得多。

哥舒竣似笑非笑的扫了霍姝和天枢一眼,倒是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有些沮丧的道:“看来沐相对朕十分的不信任,真是让朕…有些伤心呢。”

沐清漪含笑不语,一个是北汉皇帝,一个是西越丞相,她若是对哥舒竣的人品万分信任,那才是找死呢。

哥舒竣有些无奈的道:“其实沐相不必如此,朕这会儿邀沐相前来,不为国事,纯属私交。”

沐清漪秀眉微挑:本相怎么不记得跟北汉皇帝陛下有什么私交?

哥舒竣笑道:“十一弟对沐相十分推崇,朕在北汉的时候就对沐相十分好奇,如今得见,也算是有缘。”

沐清漪微笑:“烈王客气了,烈王英武不凡,用兵如神,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

哥舒竣笑容可掬的道:“既然沐相也承认十一弟是英雄豪杰,那么…十一弟对沐相倾慕有加,沐相可否给他一个机会?”

这话一出,沐清漪还没有如何天枢和霍姝的眼睛立刻就朝着个哥舒竣甩出了刀子。哥舒竣却仿佛丝毫也没有感觉到一般,笑盈盈望着一脸纠结的沐清漪。

沐清漪轻咳了两声,有些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位北汉的皇帝陛下不仅是诡计多端,而且还同样的不爱按理出牌。

“陛下恐怕误会了,本相与烈王乃是君子之交。烈王是北汉战神,自然也该匹配一个英姿飒爽的巾帼红颜,本相…这样的…实在是难以匹配。更何况,本相已经成婚,陛下说这个…只怕会让我夫君误会。”沐清漪淡声道。

哥舒竣打量着沐清漪清丽的容颜,笑道:“若是跟沐相拐弯抹角的话,朕相信咱们就算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出什么来。所以朕也就直截了当了。沐相的才智手段,朕也十分佩服。正好皇弟对沐相痴心一片,沐相若是愿意归于我北汉,北汉不仅以烈王嫡妃之位相待,同样,北汉大丞相之位也是沐相的囊中之物。”

不得不说,这样的条件若只是招揽人才的话,哥舒竣可算是下了血本了。不管哥舒竣是为了哥舒翰还是为了离间她和容瑾,能够做出这样的许诺,哥舒竣就不愧是一代雄主了。北汉民风悍勇,同样的因为男女能力差异的巨大,虽然女子远比华国和西越自由强悍,但是事实上比起来女子为官远比西越更加困难。至少在西越,无论是文官武将都不会要求沐清漪会武功,但是在北汉,别说沐清漪是个女人,就是她真是个男人,这样娇弱的模样也同样让人看不起。

沐清漪轻声叹息,“陛下的美意,本相实在是愧不敢当。本相当烈王殿下是朋友,烈王想必亦如是。陛下如此…岂不是让我们将来见面尴尬?至于归顺北汉,沐清漪曾是华国人,如今嫁夫随夫便是西越人。又为西越大丞相,夫君情深,君王恩重。无论如何,沐清漪今生也只是西越人。若是只因为陛下的厚遇便转头北汉,这样的人…陛下也不敢用罢?”

哥舒竣自然也没有指望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动沐清漪投靠北汉,当下也不生气,只是面上惋惜的一叹道:“沐相如此…朕也只能佩服。不过朕既然说了,这个承诺便永远有效。只要沐相愿意,西越大丞相之位永远为沐相保留。”

沐清漪微微一笑,低头喝茶不再言语。反正哥舒竣是铁了心想要在她和西越朝臣之间扎一根刺了。无论他怎么说,哥舒竣自然都是不会在意的。不过倒也无妨…既然哥舒竣敢许下这样的承诺…那就看到底是谁的手段更胜有一筹了。

唇边泛起一丝浅浅的笑意,沐清漪垂眸掩去了眼中的光芒。

望着坐在身侧平静的低眉饮茶的白衣女子,哥舒竣眼底更多了几分赞叹。宠辱不惊,从容若定。北汉若是能的此女相助,必定如虎添翼,可惜……既不能得之,便只得除之。只怕要对不起十一弟了……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4.利令智昏 下一章:206.纠缠不清的艳遇
热门: 十宗罪2 影后小娇妻,在线装失忆 抚生·孤暮朝夕 不良之年少轻狂 秘书长 次元茶话会 重生之无限梦想 寻龙记2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