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利令智昏

上一章:203.北汉雄主,公主逼婚 下一章:205.连番试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轻安阁的二楼并不算抬高,但是如果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摔下去的话多半也是不死也残。但是**公主并不是一般的女子,她是皇家公主,即使是出宫游玩身边也是带着不少随身侍卫的。这些侍卫自然不能让公主死在了自己面前。所以在众人的惊呼中,原本砰然落地摔得头破血流的**公主在最后一刻被人接住了。

但是即使如此,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公主也被撞得不轻,靠着扶着她的侍卫半晌缓不过起来。

轻安阁的掌柜也吓得不轻,如果公主真的在轻安阁有个三长两短,不管关不关他们的事,最后轻安阁只怕也要吃不了的着走。总算没出大事,掌柜的暗中吁了口气。

魏无忌漫步下楼,正好看到被人扶着进来脸色煞白的**公主。**公主双眸含泪,狠狠地盯着魏无忌。真正经历过死亡的人才会真正感觉到死亡的可怕。而这世上许多人总喜欢说对心上人的喜爱重逾生命,但是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人真的会觉得别人的生命比自己更重要的。特别是在对方根本不爱自己的情况下。

方才**公主会跳下去,也不过是被魏无忌的无情给刺激到了,一时激愤罢了。若是她能有片刻的清醒和冷静都是绝对不会往下跳的。刚刚的侍卫如果反应办了半点的话,这会儿**公主即使没事只怕以后也要一直躺在床上了。只要想到这一点,**公主就觉得浑身发冷。

居然没死?魏无忌有些惋惜的在心中叹了口气。

“魏无忌,本宫要杀了你!”**公主双眸充血,咬牙切齿的道。随手从身边的侍卫腰间抽出一柄刀便朝着魏无忌刺了过去。

魏无忌不悦的皱眉,侧首让过了这一道。指间轻轻在**公主的刀面上一弹,**公主只觉得握着刀柄的虎口一麻,砰地一声腰刀落地。整个人也被迫后退了好几步,险些撞上了身后的桌子。

“**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魏无忌沉声道。魏公子纵横天下,但是对女人的了解显然还有些不够。所以并不知道这世上的女人若是痴恋上一个男人,不仅仅会痴缠不休,而且还会因爱生恨。

**公主咬牙道:“本宫要杀了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我亡!给本宫杀了他!”

魏无忌嘲讽的挑眉笑道:“逼婚不成就要杀人灭口,原来这就是华国皇女的做派,本公子领教了。”

**公主早就气昏了头了,既然她得不到,那么谁也别想得到!

“看着干什么?!还不动手!”看着周围的侍卫一脸犹豫的模样,**公主厉声吼道。

“是,公主!”

“住手!”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众人齐齐回头望过去,却见一个容貌秀丽神色清冷的白衣美妇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神色冷肃的望着他们。

看热闹的众人少有能认出那白衣女子的,但是**公主和跟着**公主的侍卫宫女们却不敢含糊,连忙俯身行礼,“见过明微公主。”

来人正是华皇的长女,明微公主。

“魏无忌,见过明微公主。”

明微公主踏入殿中,神色平静的看着**公主道:“**,你在干什么?”

**公主轻摇着唇瓣,满脸气愤和委屈的望着长姐。其实不用问,明微公主也知道**公主在干什么。这个皇妹,为了魏公子做出来的荒谬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件两件了。只是闹到今天这样大庭广众的就要杀人的还从未有过。原本明微公主是不打算管的,只是在门外正好听到魏无忌说逼婚不成要杀人灭口,才不得不进来,免得这个皇妹继续给华国皇室丢人。

“皇姐……”**公主红着眼睛叫道。

“回去。”明微公主淡淡道。扫了一眼跟着**公主的众人,沉声道:“送公主回宫。”

“是,大公主!”众侍卫也暗暗松了口气。魏公子虽然不是华国权贵,但是却也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侍卫能够得罪得起的。最重要的是,万一真的伤了魏公子…。现在**公主一时气愤要打要杀的,等气过了说不定又要怪他们这些做侍卫的了。

“我不要!”**公主不甘心的叫道。

明微公主脸色微臣,沉声道:“你还嫌不够丢脸是不是?回去!”

**公主硬咬着牙不肯从命。魏无忌对这些却是没有半分兴趣,被败坏了品茶的兴致他也早就不想在这轻安阁待了。淡然道:“既然公主还不想走,劳驾让让路,本公子还有事在身,先行告辞。”

**公主几乎气得要喷出一口血来了。她堂堂一国公主,无论出神容貌才华无不出众,有哪里让魏无忌这般嫌弃连看都懒得看一眼了?

众人正僵持着,楼上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魏公子,这是怎么了?”

沐清漪站在楼梯上有些好奇的看着楼下济济一堂的模样。轻安阁的生意什么时候好成这样了,许多人没有位置就站着。但是,楼上倒是似乎空着呢,“诸位要喝茶何不上楼坐着,都在楼下站着多难受啊。”

魏无忌无奈的耸耸肩,笑道:“原来沐相也在这里,在下正要回了,沐相一道走如何?”

沐清漪迟疑了一下,目光直接略过了**公主落在了明微公主的身上。其实她更明微公主也算不上有多深的交情。但是不得不说,当初在华国京城,明微公主是极难得的从头到尾都对她没有过任何敌意,甚至还帮了她不少的人。

想了想,沐清漪浅笑道:“恐怕不成了,大公主,许久不见不知是否有幸一起喝杯茶?”

明微公主淡淡一笑,点头道:“确实是许久不见。如此,本宫叨扰了。**,你也陪大姐一起喝杯茶吧。”明微公主淡淡的看了魏无忌一眼,意思是魏公子可以哪儿凉快去哪儿待着了。

但是魏无忌却并不如她所愿,侧首淡淡一笑道:“如此,不如在下也凑个热闹,不知道是否打扰公主和沐相叙旧?”

明微公主淡然一笑,拉着**公主往楼上走去。**公主一听说魏无忌也留下,倒是也没有再多做挣扎,任由明微公主拉着上楼了。

让了明微公主和**公主先行,沐清漪笑盈盈的看着后面跟上来的魏无忌笑道:“佳人痴情,奈何郎心如铁?”

魏无忌有些无奈的摸摸鼻子道:“齐大非偶,不敢高攀。”

掌柜的一边擦汗,一边殷勤的将一行人请进了轻安阁中最大也是视野最好的厢房,亲自上了茶才重新退了下去。

明微公主慢条斯理的喝着刚刚送上的热茶,淡淡笑道:“轻安阁的茶点闻名京城果然不假。难怪本宫碰巧经过也能碰上这么多熟人。”

沐清漪微笑道:“方才正好遇到北汉皇,这才上来多坐了一会儿。没想到遇到公主,可见也是缘分。”

明微公主细细的打量着沐清漪,许久才悠悠的叹了口气道:“不到两年时间,你倒是变了不少。”沐清漪敛眉微笑,“公主倒是没怎么变。”

明微公主苦笑道:“能变才是好事,若是如我这般形同枯蒿,也没什么意思了。”

**公主充满敌意的瞪着沐清漪,听着两人轻言慢语的许久,不耐烦的道:“大姐,你跟她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当初她在京城分明是不怀好意的利用你!现在还做了什么西越丞相,身为女子……”

“闭嘴。”明微公主不悦的皱眉,看着自家皇妹道:“你还知道说什么身为女子?身为女子,你比沐相还要年长半岁。你何不看看,现在沐相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公主所谓的利用明微公主并不在意。身在皇家谁不利用人谁不被利用?被人利用说明你还有被利用的价值,最可悲的是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

“皇姐!”**公主尖声叫道。当着魏无忌的面被如此毫不留情的训斥,甚至更沐清漪比较,这让**公主觉得分外的羞愧。因为她知道,自己确实是比不上沐清漪的。论成就,这世上任何一个女人都比不上沐清漪,即使是宫中的皇妃甚至是皇后。

厢房分成了内外两间,以一面屏风隔着。屏风外面,魏无忌神色淡然的坐在一边与夏修竹弈棋。即使听到**公主的尖叫声也没有丝毫的动容。魏公子确实很寂寞,很想要人陪。但是那也不代表他不挑,若是他真的那么不挑的话,魏家后院早就已经妻妾成群了哪儿还轮得到**公主?至于**公主这样,又蠢又没有眼色的,还不如千凌那样身份地位但是略有心机的女子呢。魏公子就算是无聊死也没打算看**公主一眼。

夏修竹若有所思的抬眼看了魏无忌一眼。沐清漪甚至是天枢霍姝等人都没有听到之前魏无忌和**公主在二楼上的对话,但是夏修竹却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魏无忌自然不怕夏修竹打量,笑容也是淡定从容,“夏兄,该你了。”

夏修竹挑了挑眉,低头落子。魏无忌喜欢谁不喜欢谁都不关他的事。

明微公主有些头疼的看着这个皇妹,若不是不想她继续留在外面给皇家丢脸,明微公主绝对不会理她。都是异母的姐妹,年龄又差得远,两个人能有多深厚的姐妹情?

沐清漪也不动怒,含笑看着气得脸色发青的**公主,淡笑道:“大公主过誉了,我这也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

明微公主淡然一笑,有些意味深长的感叹道:“这世上,只怕再也没有第二个如此…的机缘巧合了。”

明微公主和沐清漪悠然自得的坐在一边闲聊,仿佛这两年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只将**公主独自一人都在那里无人理会。**公主狠狠地瞪着沐清漪半晌,无奈沐清漪却是半点反应也没有,仿佛根本感觉不到一般。但是无论如何**公主都不肯说出自己的猜测——魏无忌的心上人便是沐清漪!

若是说出来,对沐清漪的名声自然是一种伤害,但是**公主却不甘心。即使她现在对魏无忌恨比爱更多,她也不能忍受魏无忌看不上自己却肯为沐清漪倾尽一切,甚至连自己的未婚妻都能够牺牲掉。

本宫一定会得到魏无忌的!在心中,**公主坚定的告诉自己。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定,**公主突然站起身来看了明微公主一眼,便如风一般的挂了出去。

闲聊中的两人不由得一怔,明微公主揉揉眉心道:“这丫头年纪也不小了却半点也不懂事。本宫先走一步。沐相…有空不妨到我府上坐坐。”

沐清漪微微点头,浅笑道:“到时候一定来打扰。公主慢走。”

“告辞。”亲自送了明微公主出门,看着明微公主离去,沐清漪回转身来若有所思。

一边弈棋的魏无忌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明微公主有什么问题么?只得沐相如此苦思?”

沐清漪摇摇头,皱眉道:“没什么。只是…按理说,明微公主即使心中并不怪我,按照如今的情势也不该再亲近我才对。”她可不会以为自己魅力无边,就连只有几面之缘的明微公主也会为了所谓的友谊丝毫不顾及华皇的看法。

魏无忌手下微微顿了一下,剑眉微皱道:“明微公主说是正好路过,你相信么?”

沐清漪道:“但是…我觉得明微公主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

魏无忌随手扔下手中的棋子笑道:“既然沐相如此认为,又何必担心。现在要费心的,只怕还是…华皇和哥舒竣了。”

沐清漪点头道:“说的也是。”无论明微公主想要做什么,对她们来说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如今她们最需要小心的便是华皇和哥舒竣了。淡淡一笑,沐清漪转身也准备回去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我觉得**公主不像是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魏公子还是小心些。万一栽在了**公主手里,会被人嘲笑一辈子的。”

至于被谁嘲笑,自然是…某个一直念念不忘的想要看魏无忌笑话的不良人士了。

魏无忌跟着站起身来,不以为意,“她能折腾出什么来?”

“小看女人,早晚会吃亏的。”沐清漪提醒道。

魏无忌笑道:“自从见过沐相之后,本公子再不敢小看女人一分一毫。”

沐清漪耸耸肩,也不在意。她已经提醒过了,万一魏无忌还着了道也不关她的事。

深夜,西越使馆书房内依然是灯火通明。沐清漪坐在书案后面看着手中的卷宗,下方一次坐着容瑄魏无忌太史衡云月封等人。

沐清漪看着手中太史衡刚刚送上了的折子皱了皱眉,叹气道:“华皇和哥舒竣已经确定了两国结盟?”

太史衡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道:“从华国皇宫里传出来的消息,绝对假不了。”

容瑄皱眉道:“既然两国已经暗中结盟。沐相。,。咱们这次要万分小心了。或者……”沐清漪抬手挡下了容瑄想要说的话,沉声道:“无论如何,也要参加完三国会盟之事。现在走了,还不如不来。反倒是让华国和北汉知道了我们已经猜到他们的打算。只会让他们更加狗急跳墙。”

容瑄皱眉道:“但是,沐相的安危……”

沐清漪笑道:“有修竹和魏公子保护,若是还畏首畏尾,本相还不如躲在西越皇宫永远不出来了。”

魏无忌挑眉一笑,“多谢沐相的信任。”

看着沐清漪淡然若定的神色,容瑄也只得深深地叹了口气,沉声道:“沐相都不怕,本王有什么可怕的?既然如此,沐相有什么打算尽管吩咐便是。”相处的越久,容瑄便越是佩服这个尚且未满二十的女子。如今这样的情形,即使是他也忍不住心中打鼓,这个女子脸上却丝毫也没有惧色。有的时候容瑄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庆幸,幸好这个女子如今是帮着西越的。不然…只怕他们还要更多一个劲敌。

太史衡笑道:“庄王不必太过担心,华国现在应该没有胆子对沐相动手才对。”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太史衡,太史衡笑道:“刚刚收到消息,陛下暗中命孙泽陵和南宫羽调集三十万大军,暗中向边城靠拢。一旦沐相出了什么事情,陛下定会立即启禀攻打华国。华皇是想要和北汉合力对付西越,但是却不会想要现在自己的国土上燃起战火。这会儿…只怕华皇也已经收到这个消息了。”

“陛下英明!”容瑄忍不住赞道,有了三十万大军做依仗,在座的众人心中也都是一松。倒是夏修竹皱眉道:“若是如此,咱们真正需要担心的就是北汉了。华国兵力素来在三国之中敬陪末座,一旦面临西越的大军压境,华皇必定会犹豫。北汉若是想要让华国与西越彻底决裂,对沐相下手是最好的法子。”

“夏公子所言甚是。”容瑄点头道。

沐清漪一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华皇年迈,已经有些优柔寡断。北汉想要挑起西越和华国的战事,只怕还是要从华国的皇子下手。如今跟咱们有仇的…就是福王慕容恪了。”

沐清漪有些遗憾,当初将华国皇子毁得太彻底了,如今倒是没人可用了。不然的话,再挑起一场诸子夺嫡,只怕华皇自古尚且不暇哪儿还有功夫对付西越。只可惜,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沐清漪只能希望治王没有那么费,还能存着一点半点的野心了。

太史衡点头道:“沐相说的不错,这些日子福王暗中已经于哥舒竣多有接触,应该背着华皇也达成了什么协议。”

沐清漪摇头道:“慕容恪这是与虎谋皮,以他的手段绝对玩不过哥舒竣,到时候,只怕就是没有西越,华国也要被他赔进去大半。”哥舒竣果然不简单,比他们早来华国也没有几天,居然就能够说动华皇和慕容恪,达成协议。如今看来,倒是被哥舒竣占尽了上方。

“小姐,华国治王求见。”霍姝匆匆进来,沉声禀告道。

众人对视一眼,治王深夜前来求见……所图自然非小。沐清漪淡淡挑眉,唇边勾起一朵清冷的笑话,“很好,请治王来书房相见吧。大家先回去休息,月封,你留下。”

“是,”

片刻,慕容协穿着一身不起眼的布衣跟在霍姝身后走进了书房。只见宽阔的书房里一片宁静,只有沐清漪一人坐在书案后面,身边还站在一个容貌清俊的青年男子。

“沐相,深夜来访打扰了。”慕容协沉声道。

沐清漪含笑道:“哪里,治王来访本相只觉蓬荜生辉。治王请坐。”

慕容协谢过,走到一边坐了下来。霍姝亲自送上了茶水很快又退了下去。等到慕容协喝了一口茶,沐清漪才问道:“治王深夜来此,可是有何指教?”

慕容协迟疑了一下,看了看站在一边的云月封。沐清漪笑道:“治王但说无妨,这是西越去年的金榜榜眼,是本相信任的人。”

慕容协这才点了点头,沉声道:“大哥…与北汉皇结盟的事情,想必沐相已经知道了?”

沐清漪笑道:“不错,不过本相没想到治王的消息依然如此灵通。看来治王殿下并未失却雄心壮志。”几乎跟他们差不多同时得到消息,甚至有可能比他们还快一些。说明慕容协对京城各方势力的掌控并没有因为残疾而减退太多。

慕容协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道:“我们兄弟明争暗斗了十几年,没想到最后却是大哥占了上方。”

不得不说,慕容恪的运气当真是不错。当初华国有慕容熙、慕容煜、慕容协等人在,无论如何也是轮不到生母只是宫女出身的慕容恪的。但是不过才短短十年都不到的时间,慕容熙被废,慕容煜叛离而后身死,慕容协慕容昭残废。如今再看,慕容恪的出身竟然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了。至少,一个生母出身低微的皇子远比一个残废的皇子登基更好看一些吧。

沐清漪淡淡一笑并不接话,慕容恪有今天,她也是功不可没,当真是无话可说。

慕容协盯着沐清漪道:“原本不想所说的,本王并未考虑。虽然本王如今左手不便,但是若是与大哥相争,本王有信心,并不差他什么。”

沐清漪点头,赞同了慕容协的话。论才能,慕容协确实是远比慕容恪要强一些。但是……“可惜,治王没有那个时间和机会了。”

慕容协也不恼怒,坦然道:“不错,大哥既然有了北汉暗中支持,本王自然不得不考虑……。”

沐清漪微笑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华皇虽然与北汉结盟,但是…华皇年事已高,若是有个什么不可说之事,新帝登基势必会影响到华国和北汉的结盟之事。既然如此,北汉皇何不再选一个更年轻,而且与西越有过节的新君呢?”

慕容协望着沐清漪道:“沐相说可以帮本王,但是本王却不信这世上有天上掉下馅饼的事情。本王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沐清漪笑道:“王爷只要能保证三国会盟之后本相安全离开华国,除此之外,王爷什么都不需要付出。将来若是王爷登基为敌,你我是友是敌再另当别论。”

这绝对是一个非常轻松的条件,但是同样也是个很难办的条件。慕容协毕竟不是华皇,如果华皇执意要置沐清漪与死地,慕容协也没有什么办法。

沐清漪笑道:“本相保证,至少明面上绝对不会让王爷为难。华皇不可能明面上对本相出手。”

慕容协松了口,“那就好。”只要父皇不是大张旗鼓的说要灭了沐清漪,那么一切都好办。暗地里能够做的事情就多得多了。

沐清漪挑眉笑道:“这么说,王爷是同意了。”

慕容协深深地望了沐清漪一眼,灯下的女子明眸善睐,清艳不可方无。半晌,慕容协才沉默的点了点头道:“如此,一言为定。不知,沐相打算怎么做?”

沐清漪笑道:“如此甚好,王爷爽快本相至少也该表示出一点诚意。王爷…可以试试看像安西王府是好。”

慕容协一愣,皱眉道:“赵子玉?安西王府素来效忠华国,绝对不会结党营私的。”

沐清漪微笑道:“本相相信安西王府的忠诚,但是…安西郡王也是人。是人就会有自己的想法。经过西越之事,安西郡王和福王之间表面上看着虽然没有什么,但是心结已经埋下。安西郡王是个聪明人,他绝对知道福王上位之后,安西郡王府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的。既然都是效忠华国,哪个皇子登基不是一样的?”

慕容协若有所思,许久方才道:“沐相好深的心计。当初将大哥留在西越,只怕就是打着这样的算盘吧?”

沐清漪淡笑不语。慕容协沉声道:“本王现在…有些不清楚跟沐相合作到底是对是错。但是事已至此,本王十多年的筹谋…决不能败给一个宫女之子!本王知道该怎么做了。”

沐清漪颔首,“祝王爷一切顺利。”

慕容协道:“若有什么事情,本王会暗中派人相助。也希望…沐相言而有信。”

沐清漪道:“治王尽管放心,本相保证…只要治王信守承诺,最后的赢家一定是治王殿下。”

“沐相倒是信心十足,哥舒竣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一场争斗看似慕容恪和慕容协之间的皇位之争,其实是哥舒竣和沐清漪直接的一场明争暗斗。只不过是借着华国两位皇子的手罢了。虽然沐清漪的手段凌慕容协惊叹,但是对于掌握北汉已经长达十年的哥舒竣,慕容协同样是心存忌惮。

沐清漪笑容温婉和煦,“这里是华国。沐清漪…曾经也是华国人。”她远比哥舒竣更了解华国也更了解华皇皇室和这些权贵。这一点,生在北汉长在北汉的哥舒竣是很难企及的。

“如此,本王就不打扰了。”谈妥了条件,慕容协也不再久留。沐清漪点头道:“也好,本相也不留王爷了。以后王爷这边的事情由月封负责。月封,你送王爷出去吧。”

云月封沉默的点头,“是,治王,请。”

慕容协虽然对年轻的云月封有些怀疑,但是鉴于这次西越的使者年龄都不大,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告辞。”

看着云月封带着慕容协出去,沐清漪沉默了半晌方才叹道:“皇位果真是世上最迷人的毒药。”

慕容协会不明白她的目的绝对不止那么简单么?当然不会。只是慕容协不得不让自己相信罢了。因为除了与她联手,他没有其他办法去抵抗慕容恪和哥舒竣了。至于将来的事情…等他上了皇位再说吧。就像是慕容恪同样也知道跟哥舒竣合作等于是与虎谋皮,但是他本身能力和背后的势力都远不如慕容协和慕容昭,他不跟哥舒竣合作,也未必能够登上皇位。

两人或许都在想,等到登上皇位之后在设法扳回颓势。但是他们却不会明白,真到了那个时候,便一切都晚了。

------题外话------

咩咩~今天有点晚了哈。感觉有点卡文,泪奔~爱你们么么哒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3.北汉雄主,公主逼婚 下一章:205.连番试探
热门: 辽东轶闻手记:纸人割头颅 白夜灵异事件薄3 暖气 热心市民俞先生[娱乐圈] 向师祖献上咸鱼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 我们哥哥没划水 蜜糖的滋味 西蒙·亚克的使命 替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