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北汉雄主,公主逼婚

上一章:202.华皇的遗憾 下一章:204.利令智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离开两年多,华国京城倒是依旧繁华如昔。”漫步在京城的大街上,沐清漪轻声感叹道。

夏修竹走在沐清漪身后,面具遮住了他俊逸的容颜,但是那双眼眸中却也同样带着一丝怀念和欣慰。淡淡点头道:“沐相说的是。”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回头看着夏修竹道:“修竹,你我之间并非主仆也飞君臣。我早就说过,你不必如此。这次你肯护送我回来,我当谢你。”即使是容瑾,也从未将夏修竹当成过下属,平日里也都称一声夏兄。但是夏修竹面对自己的时候却远比面对容瑾的时候更加恭敬。这让沐清漪很是无奈,沐清漪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有那个实力,让天下五大五绝之一的绝顶高手甘当自己的随身侍卫。

这一年多以来,夏修竹的保护其实早就已经过了当初他与容瑾的约定,所以对于现在的夏修竹,她感念他的相助却不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的。

夏修竹低头望着她好一会儿,方才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区区小事,何必言谢?”

沐清漪挑眉笑道:“既然如此,我当修竹是朋友。”

夏修竹迟疑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道:“是,能与清漪相交,是夏修竹的之幸。”

沐清漪浅浅一笑,“修竹说错了,能与修竹论交,是沐清漪之幸。”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人们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街边上漫步而行笑意悠然的白衣女子身上。并没有华丽珍贵的珠环翠绕,也没有价值千金的金缕玉衣。只是一袭白色衣衫,袖中银色的祥云暗纹。款式同样简单素雅的不似华国闺秀的衣饰,却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女子被妙曼的身形和清丽如雪的气质。

一头青丝,并没有翡翠华簪妆点,而是被随意的挽起,以一只白玉发冠竖起,簪着一只白玉的发簪。发冠本事男子的发饰,但是那精巧玲珑的发冠上却镶嵌着双龙戏珠的图案。两条五爪金龙中间合抱着一颗紫色的明珠。整个发冠看上却精致夺目,与女子腰间的暗金色腰带更是相得益彰。整个人远远地看上去就让人感到一种无可比拟的清贵和威仪。

好美丽的女子……过往的行人无不在心中惊叹。只是不知道这华国京城何事出现了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子。只怕,北汉女子不会有这样的雅致清丽,只怕是从西越来的贵族女子吧?

“小姐,前面是轻安阁,咱们要不要过去坐坐?”霍姝看了看四周,对于这些过往的路人盯着自家主子看的行径很是不悦。特别是其中还有一些不怎么让人舒服的目光,这也就是在华国,西越有人敢这样看着小姐,早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

沐清漪抬眼,轻安阁果然就在前面不远处。不由笑道:“倒是没想到,轻安阁还在。”轻安阁是顾家的产业,本以为冯止水离开之后很可能会被朝廷查封,没想到却依然还在。看来冯止水善后做的十分不错,“过去坐坐吧。”

轻安阁二楼的窗口,哥舒竣漫不经心的喝着酒一边打量着留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华国确实是比北汉要繁华的多。无论北汉再如何兵强马壮,天生的条件所限便注定了北汉地广人稀,土地贫瘠。而华国…华国人生来便是文弱武力,只会吟诗作赋,但是他们却始终占据着这天下最肥沃的土地。

年轻的帝王遥遥的望着远处的琼楼玉宇,眼中写满了野心和渴望。终有一天,他会将这一切都收入掌中。这天下最肥沃的土地,最繁华的都城都将会被他踩在脚下。

蓦地,哥舒竣的目光定在了人群中的一个点上。打量着人群中那个笑语嫣然的白衣女子,哥舒竣若有所思。

“陛下?”对面,慕容恪有些不解的看向哥舒竣。哥舒竣淡然一笑,抬了一下下巴,笑问道:“福王看看,那位可是西越的沐相?”

慕容恪起身往窗外望去,眼眸微臣,点头道:“确实是沐相。陛下…应该没有见过沐相才对,怎么会……。”

哥舒竣笑道:“这天下,除了沐相还有哪个女子能有如此卓然的气质?”

另一边同样也坐着一名美丽的女子,正是当初和沐云容一同和亲北汉的明和公主,如今的北汉和妃。

听到哥舒竣如此称赞另一个女子,和妃心中微微泛酸忍不住也转身望向窗口,一眼便从人群中捕捉到了那个美丽的身影,不由得也深深地吸了口气。和妃是见过沐清漪的,她以直接的明泽公主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但是她却不记得明泽公主有如此的美丽。是她的记忆出了错,还是明泽公主这两年真的变化太大了?

“这…真的是明泽…沐相?”和妃惊叹道。

慕容恪点了点头,确认了她的怀疑。和妃轻声叹道:“两年不见,竟然越发的出众了。陛下说的不错,天下女子谁敢与沐相媲美?”并非容貌不及,而是那样的气度文武能比。若是只论容貌,这世上总是有更加精致美丽的容颜,但是那样通透清贵,仿佛可以睥睨天下的气质却无人能够拥有。

三人正说话间,沐清漪等人已经漫步走上楼来。上楼第一眼,自然便毫不意外的看向了哥舒竣一行人。

沐清漪从容的打量着靠着窗户坐着的哥舒竣,果然如传闻一般的容貌俊雅斯文的仿佛不想是北汉男子。跟英武挺拔的哥舒翰更是看不出来半点的相似之处。而且,那双本该温文尔雅的眼眸也带着毫不掩饰的锐利的雄心勃勃。这个刚过而立却已经登基将近十载的帝王确实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皇帝。

哥舒竣坐起身来,对着沐清漪有礼的一笑。举了举手中的酒杯道:“沐相,幸会。”

沐清漪点了点头,淡然微笑道:“北汉皇帝陛下,幸会。”

哥舒竣莞尔一笑,道:“能让沐相一眼就认出来,朕荣幸之至。不如坐下共饮一杯如何?”

沐清漪微笑,“恭敬不如从命。”

走到桌边,看了看在座的另外两人,“福王殿下,明和公主,别来无恙。”

和妃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沐清漪,轻声微笑道:“多谢沐相关心,沐相别来无恙。请坐吧。”

沐清漪也不客气,在空着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身后的夏修竹等人在也旁边的一桌落座。慕容恪看着夏修竹皱了皱眉。他虽然并不知道夏修竹就是聂云,但是在西越皇城里待了几个月却还是知道夏修竹武功极高,而且曾经一度掌握着西越的经济守备大军的。没想到这样的人,居然也跟着沐清漪来了华国,而且还仿佛是随身侍卫一般的存在,可见沐清漪在容瑾心目中的重要性。

上一次算计沐清漪不成,让他成为了质子留在西越数月,可说是丢尽了脸面。虽然理智上慕容恪是知道是自己不自量力并非沐清漪知错,但是感情上却不可能真的毫无芥蒂。就像是他明知道被父皇舍弃并不是赵子玉的错,但是却怎么也忘不了自己因为赵子玉而被父皇舍弃的事实。

哥舒竣同样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夏修竹三人。夏修竹的身份他也不能完全确定,但是在西越哥舒翰和夏修竹动过手,哥舒竣自然也知道夏修竹的武功深不可测。这样的人,天下并不多见不是么?

对上哥舒竣打探的目光,沐清漪也不在意。既然会带着夏修竹来华国,她就没担心过如果夏修竹的身份暴露了又如何。

“十一对沐相可谓是称赞有加。朕也一直好奇着沐相到底是怎么样以为传奇女子。今日一见果然是风采不凡。朕敬沐相一杯。”哥舒竣举杯笑道。

沐清漪淡笑:“本相不胜酒力,以茶代酒,还请北汉皇见谅。”沐清漪自然不至于连一杯酒都不能喝,但是她却也不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了哥舒竣的试探勉强自己。

哥舒竣自然不能同一名女子为难,即使她是西越的丞相。挑了下剑眉,哥舒竣淡笑道:“沐相请。”

沐清漪端起茶杯与哥舒竣轻轻碰了一下,方才浅酌了一口茶水。

“上一次一别,已经快两年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沐相。”和妃看着沐清漪浅笑道。沐清漪对这个和亲北汉的华国宗室王女原本也颇有几分好感。虽然如今两年过去,不知道是否人心依旧,却也不愿扫了她的面子,点头笑道:“多谢公主挂记,清漪一切安好。我也没想到,竟然还能再见到公主。”

和妃侧首看了一眼哥舒竣,微笑道:“都是陛下隆恩。”

沐清漪看在眼中,不由在心中暗暗叹息。以哥舒竣的才貌身份手段,要获得一个女子的放心再容易不过了。何况如今北汉与华国正在商议结盟之事,明和公主自然也没有什么顾忌。只是不知道…当有一天哥舒竣的野心伸向华国的时候,明和公主又要如何自处。

哥舒竣显然也没有让和妃跟沐清漪闲聊的意思。在哥舒竣看来,和妃即使小有聪慧却也还远远不够资格跟沐清漪交手,只怕不用几句话就能被沐清漪套出所有的能说不能说的话来。

“听闻西越帝不仅是少年英才,也是难得一见的绝顶高手。这次没能见到西越帝,当真是万分遗憾。”哥舒竣含笑道。沐清漪淡笑道:“北汉皇过誉了。陛下登基未久,西越诸事皆离不开陛下。哪儿比得上北汉皇,朝中乾坤独断,军中又有烈王殿下相助。陛下每次说起北汉皇,也都自叹不如呢。”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以容九公子的骄傲断然不会轻易承认自己不如谁。但是沐清漪说起来脸上却没有半分虚假,仿佛容瑾当真对哥舒竣如此推崇一般。

哥舒竣自然也不会当真,朗声一笑,“西越帝如此看重,朕之大幸。”

此时有外人在场,两人自然也不可能聊什么军国大事。不过是你一眼我一语,随意的闲聊着。坐在一边的慕容恪和和妃更是完全插不上话。看向沐清漪的眼神都有些怪异起来了。能够跟堂堂一国之君这么闲扯半天竟然还没有丝毫的怯意,这沐清漪果真不愧是容瑾看重的西越丞相了。

最后,哥舒竣有些遗憾的站起身来告辞。这沐清漪虽然看着年纪尚轻,但是说起话来谨慎老道滴水不漏,两人你来我往许久竟是谁也没有占到上方。哥舒竣也知道今天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便也不再耽搁,毫不犹豫的起身告辞了。

“今日与沐相一唔,真是让朕大开眼界。朕带了一些西域的美酒,改日请沐相共饮,还望沐相不吝赏光?”哥舒竣朗声笑道。

沐清漪拱手,淡然道:“这是自然,那就多谢陛下了。”

哥舒竣点头笑道:“告辞。对了…沐相。舍弟回国之后对沐相多有赞誉,若有机会还请沐相往北汉一行。朕必当蓬荜生辉。”

“若有机会,本相自然不敢辜负陛下美意。”沐清漪沉声道。

哥舒竣若有所思的打量了沐清漪片刻,方才朗声一笑转身下楼去了。慕容恪走在最后,皱眉看了看沐清漪等人,沉声道:“沐相,告辞。”

“福王殿下慢走,不送。”沐清漪平静的道。虽然当初留下慕容恪就已经注定了必然会跟慕容恪交恶,如今即使没有明朗化,但是慕容恪显然先一步的跟哥舒竣结交了,而她也挑中了慕容协,但是明面上的礼仪还是要维持的。

送走了哥舒竣一行人,沐清漪四人方才坐到了一张桌上,沐清漪挑眉问道:“你们觉得哥舒竣如何?”

霍姝先一步开口,秀眉微皱道:“看着倒是温文尔雅的不想北汉人,不过…属下觉得还是烈王让人觉得舒服一些。”

沐清漪莞尔一笑,“这倒是,他是皇帝,跟烈王自然不同。”哥舒翰即使是为了北汉的利益,行事上也称得上是光明磊落。这样的人,自然是让人觉得舒服一些。但是哥舒竣能够在北汉诸多皇子之中后来居上夺得皇位,手段心思都远不是哥舒翰能够比的。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哥哥,哥舒翰才能养成那样光明磊落的性格吧。

夏修竹道:“北汉皇武功应当也是不俗。虽然比不上哥舒翰,但是……。”天枢道:“但是应该跟属下不相上下。”

沐清漪有些叹息,“果真不是好对付的。也幸好…这次咱们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对付他。”

“咱们不对付他,只怕他未必不会想要来对付咱们。”天枢皱眉,沉声道。不知怎么的,他就是直觉的感到哥舒竣对沐相不怀好意。但是这种感觉既不像是杀意也不像是敌意,一时间,天枢也有些纠结起来了。

沐清漪点点头,思索了片刻方才摆摆手道:“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纠结这些也是无用。庄王不是去九皇子府了么?也不知探望淮阳公主如何了?”

夏修竹沉声道:“之前太史公子提过一句,听说前年婚宴上九皇子和淮阳公主都受了伤。但是…淮阳公主伤了脸。所以……。”

“……”这个,绝对是意外。当初婚宴上的事情过后不久,他们就离开了华国。沐清漪也只是知道淮阳公主和九皇子都受了伤,但是绝对没有想到淮阳公主居然会那么倒霉,竟然伤在了脸上。一个和亲的公主,虽然不需要完全靠姿色侍人,但是故国远在千里之外,自己还毁容了必然不得夫君的喜爱。淮阳公主的日子不言而喻。极为难得的,沐清漪心底升起了几分愧疚之意。

其他人自然不知道沐清漪在当年的事情中起了什么作用,就是夏修竹也未必完全清楚,见她如此也只当她是为淮阳公主的遭遇感到惋惜罢了。可惜在场的三人谁都跟淮阳公主没有什么交情,所以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庄王来了。”夏修竹转身看向楼梯口。果然不到片刻容瑄便带着太史衡云月封等人走了上来。看到沐清漪几人,庄王也不由得一笑道:“真是巧了。”沐清漪淡淡一笑,看了一眼大堂里早就盯着他们暗中打量的众人笑道:“可不是巧了么?庄王应该还没用膳吧,不如去厢房一起用?”

容瑄自然没有意见,一行人转身进了二楼的厢房,徒留整个大堂里的客人们惋惜的叹气。若说这些日子整个华国京城的人们讨论的最多的是什么,绝对不是今年的群龙会首会如何收场,也不是北汉皇帝如何的英武不凡,而是西越来额女相——沐清漪。

几乎整个京城的百姓都知道了,西越来的女相就是当年被华皇册封为明泽公主的肃诚侯府嫡女沐清漪。一方面,人们回忆这明泽公主的美貌和气度,骄傲于华国的女子竟然能够成为西越的丞相。另一方面有叹息沐清漪有如此才能却不肯为华国效力,反倒去辅佐西越皇帝,是为不忠不孝。至于沐清漪和容瑾的婚事更是不知道被编排出了多少话本子,茶楼酒肆里四处流传。至少沐清漪从太史衡那里看到的就不下五六个版本。对于这些,沐清漪也只是置之一笑罢了。

一进了厢房,容瑄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色就沉了下来。沐清漪端着茶杯,有些诧异的道:“庄王这是怎么了?去探望淮阳公主可是有什么不顺利?还是…淮阳公主受什么委屈了?”

容瑄轻哼一声,冷声道:“她能受什么委屈,本王就没见过那么不识时务,看不清自己处境的女人!”原来,竟不是九皇子府上惹怒了容瑄,反倒是淮阳公主这个妹子惹得容瑄动怒了。

“怎么回事?”

云月封上前,将九皇子府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

原来,容瑄去九皇子府探望淮阳公主虽然确实是有打探一些消息的意思,但是说到底还是对这个妹妹有几分情分的。毕竟现在西越皇室还剩下的血脉当真是不多了。西越和华国之间必然会有一战,到时候淮阳公主留在华国的处境必定是令人堪忧。犹如可以,他们回国的时候容瑄甚至有考虑带上淮阳公主的。却不想淮阳公主对西越皇室和这些皇兄们确实怨念深重。容瑄还没开口,淮阳公主就阴阳怪气的一番嘲弄。还不到两年时间,曾经那个有些娇柔有些手段和小心机的西越六公主竟变得像个毫不讲理的闺中恶妇,几句话就将容瑄气得脸色铁青,最后什么都没问说了几句话就直接出来了。

“原来如此。”沐清漪平静的倒了一杯茶放到容瑄跟前,淡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也不缺淮阳公主那一份消息。庄王息怒。”西越在华国京城里的探子就算不多也绝对还是有的,当真是不缺打探消息的渠道。何况,淮阳公主是西越公主,华国无论如何也是要防着她的,只怕她也没有什么值得打探的消息。

容瑄淡淡道:“消息是一回事,本王倒是奇了怪了,她哪儿来的那么大怨气。”身为皇室公主,享受着皇室尊荣,锦衣玉食仆从成群,却对西越没有半点贡献。和亲是她们唯一能做的,分内之事,有什么可怨念的?

“并非每个女子能有那样的觉得,更何况,容貌对女子重逾性命。听说淮阳公主……庄王就不必与她一般见识了。”

又不是自己同母所出的妹妹,容瑄还能想着回西越的时候带她一道回去就已经仁至义尽了。既然淮阳公主不领情容瑄自然也不会再放在心上。沉声道:“沐相说的是。方才听说北汉皇帝哥舒竣也在此?此人如何?”

一行人坐在厢房中闲聊,外间却出了大乱子。

每一次魏公子到了华国京城必然会到轻安阁品茶。这一次说是来华国做生意,其实更多了还是为了保护沐清漪,本身也没什么大事,沐清漪身边有夏修竹在跟不需要他贴身保护,魏公子便按照往常的习惯一般到轻安阁喝茶。却不想,几年前的女祸竟然一直延续到现在。看到眼前的女子,更是让魏公子深深地懊悔当初把千凌推出去下手太狠了一点。若是还留着半条命,如今也不至于连个挡箭牌都没有。

“魏公子。”**公主轻咬着唇角望着眼前一身紫衣雍容贵气的男子。她已经十八岁了,即使是身为公主这个年岁已经不年轻了。这两年因为婚事她更是数度触怒了父皇,但是却依然不肯放弃。就连宫中的宫女们都暗中笑她痴傻,为了一个已经有未婚妻,甚至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华国的男人惹怒了父皇,失去了父皇的宠爱,实在是只有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但是她就是不甘心,她是真心喜欢魏公子的,但是魏无忌的眼里却永远都看不到她。

魏无忌淡淡挑眉道:“**公主。”

**公主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公子还记得我?”

魏无忌漫不经心的道:“前年华皇寿宴的时候,见过。”

闻言,**公主有些黯然的垂下了眼眸。魏无忌却有些不耐烦起来了,皱眉道:“公主可是还有什么事?”

**公主低声道:“**…想要跟公子单独谈谈,可以么?”

魏无忌毫不犹豫的拒绝,“孤男寡女,恐怕有损公主的清誉。”

**公主眼眶不由得一红,死死的瞪着魏无忌道:“难道本宫便这么入不得公子的眼么?”魏无忌皱眉道:“魏某已经有未婚妻了,公主身为金枝玉叶何必在魏某一个卑微的商人身上多费功夫?这天下多得是人盼着迎娶公主呢。”

“你撒谎!”**公主气红了眼,道:“你骗我,千凌早就死了!”魏无忌有些惊讶,显然没想到**公主连这种事情也知道。她一个公主显然是没有这个人脉和势力的。很明显是有人告诉她的。淡淡蹙眉道:“谁告诉公主的?”

**公主轻咬着唇角道:“自然是父皇。公子难道不知…父皇竟然肯告诉**此事,便是、便是同意了……。”魏无忌剑眉深锁,华皇……很快,魏无忌便想明白了华皇此举的用意。西越发生的那些事情根本隐藏不住,华皇肯定早就知道了他跟华国皇室的关系。如此,华皇怎么还会放心让他这样一个人有着掌控华国经济命脉的可能?除非,他跟西越决裂而投靠华国。最简单的自然就是迎娶华国公主了。早在几个月前,魏无忌就明显感觉到魏家在华国和北汉明面上的生意明显的收到了打压。这也是他这次亲自前来华国的原因之一。

只可惜…华皇确实打错了如意算盘。像他这样的身份,就算是跟容瑾没有义父义母的那一层关系,魏无忌需要选一个国家作为靠山也绝不会选华皇的。华皇年事已高,根本不知道能货到哪里一天,选华皇的胜算明显的小于容瑾和哥舒竣。

“多谢公主厚爱,可惜…魏某难以领受。”魏无忌淡淡道。

**公主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她堂堂公主当着这么多人明示有下嫁之一却被魏无忌毫不犹豫的拒绝,可说是丢尽了脸面。这也不妨,她也不是第一次为了魏无忌而丢脸了。但是更加让她心寒的是魏无忌眼中的冷漠无情。无论是魏无忌脸上的神色还是眼神,都一再的表示了魏公子对她毫无兴趣。

“为什么?!我到底有什么不好!”**公主不甘的叫道。她堂堂公主,容貌美丽,出身高贵,有什么配不上他的?他却宁愿选择一个丫头出身的千凌也不肯看她一眼。原本她以为他是真心爱着千凌的,那也就罢了,但是他却毫不犹豫的将千凌推出去做了别人的替死鬼。那就说明,从前他对千凌的柔情蜜意都是谎言!蓦地,**公主脸色一变,有些迟疑的望着魏无忌。

魏无忌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却并不说话只是淡然一笑。

**公主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你说…只要你说出一个能让我信服的理由,本宫以后再也不会缠着你了。”

魏无忌挑眉,“这个么…公主不是猜到了么?在下已经有心悦的女子了。”

“我不相信!”**公主大叫道。魏无忌微微蹙眉,仿佛在说**公主无理取闹一般。**公主眼中的泪珠入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地划落,一边摇头道:“我不信!她已经成亲了。而且…我明明比她先认识你。我不信!”

魏无忌一脸漠然,仿佛并不关心她相不相信的问题。见他如此冷漠无情,**公主突然望了一眼不远处开着的窗户,咬了咬牙飞奔的窗户边。

“公主!你要干什么?!”跟在**公主身后的宫女惊恐的大叫起来。**公主回身等着魏无忌,咬牙道:“你当真对我如此无情,那我便死在这里算了。我陪上一条性命,总会让你记住我几分吧?”

魏无忌喝了最后一口茶,连抬头看她一眼也没有。随意的放了一块碎银子在桌面上便站起身来,显然是准备离去。

“魏无忌!”**公主看着男人冷漠无情的身形,绝望的叫道。

魏无忌回头,挑眉淡淡的看了**公主一眼,道:“我若是请公主不要跳下去,公主是否就要在下娶你?既然如此…公主还是跳下去吧。本公子有事在身先走一步,告辞了。”

“你…你好!”郎心如铁莫过于此。**公主知道魏无忌对自己无情,但是却没想到过他会如此无情。正常人就算是因为她公主的身份也会先将她劝下来在说,但是魏无忌却直接跟她说“公主还是跳下去吧”。**公主怨恨的望着魏无忌一眼,在众人的注目中竟然当真从窗口一跃而下。轻安阁里,众人齐齐的发出一声惊呼。

“出什么事了?”厢房里,沐清漪秀眉微蹙抬起头来。为了安静和隐秘,他们所在的是轻安阁最幽静的一处雅间,外面大堂的声音很难传到这里面来。但是沐清漪却明显听到了外面仿佛有些嘈杂的声音。

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的夏修竹睁开眼睛,淡然道:“没什么。”

霍姝和天枢齐齐的望向夏修竹,连他们都听到那么多人的惊呼声,夏修竹居然说没什么?欺负沐相不会武功么?夏修竹淡淡的扫了两人一眼,两人立刻摸摸鼻子侧过了身去,好吧…他们不如夏公子内功深厚,夏公子说没什么,那大概…就是没什么吧。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2.华皇的遗憾 下一章:204.利令智昏
热门: 圣洁之罪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黑暗塔6:苏珊娜之歌 强撩 暗灵法医 虫族修士 武碎虚空 藏海花1 他的国 快穿之反派BOSS皆病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