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华皇的遗憾

上一章:201.重返华国 下一章:203.北汉雄主,公主逼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华国皇宫里

华皇挥退了回来禀告的官员,满是皱纹的脸上阴沉如水。坐在下方的客位上的男子穿着一身北汉贵族可有的服饰,容貌却俊雅温和犹如江南才子。

“早就听十一弟说,沐相是难得一见的女中豪杰。华国果然是人杰地灵,朕甚是佩服。”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哥舒竣笑的意味深长。

华皇轻哼一声,却铁青着一张脸没说说话。前年华国京城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如今早已经传的天下皆知。如今全天下谁不知道当初整个华国皇室都被一个刚刚及笄的少女刷的团团转。而如今,沐清漪更是高居西越大丞相之位。最重要的是…她居然还敢回来!

就连华皇自己也不得不在心中佩服沐清漪的胆子。

今天让人去请沐清漪进宫,不仅仅是哥舒竣好奇沐清漪的样貌,更是因为华皇自己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没想到沐清漪居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让沐清漪好看的!

下首,哥舒竣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华皇。淡淡笑道:“西越距离华国山高路远,沐丞相一路车马劳顿也是有的。陛下也不必太过在意。”

华皇神色默然的看着哥舒竣,他当然知道哥舒竣打得什么主意,挑拨华国和西越的关系。但是华皇也并不在意,华国和西越早就注定了必然会有你死我活的一天。如果只有华国跟西越对峙,华皇可能还会有些忐忑,但是有北汉在其中,就有很多的可议之处了。华国和北汉结盟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如今之所以还拖着也不过是各自都觉得自己所能得到的利益还能够更多罢了。

对于华皇的态度,哥舒竣也不在意。丢脸丢的人尽皆知的人,有权利生气。但是,他也更加的好奇起这个沐清漪来了。不过…他也不着急。总会有机会见到的,不是么?

清晨,华国皇宫的大殿上的早朝已经接近尾声。

“启禀陛下,西越大丞相沐清漪与西越庄王容瑄,携西越使者殿外求见。”

一时间,整个大殿上一片哗然。引起众人议论纷纷的自然不会是西越的庄王,而是大丞相沐清漪。一个年方未满十八的妙龄女子,却是堂堂西越的一朝丞相,更是西越未来的皇后。当初容瑾大婚之日,在大殿之上当着全天下人的许诺,即使是他们这些远在千里之外的人也曾经听说过。只要是听过沐清漪这个名字的人,就没有一个不好奇这个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的。

更不用说,这位沐相曾经还是华国肃诚侯府的嫡女,被陛下亲封为明泽公主。所受的恩遇,只怕就是正经的华皇嫡亲的公主们也是比不上的。

当初沐清漪成为西越丞相的消息刚刚传来时,华国朝堂上同样也是一片议论纷纷。有人惋惜这样一个能力卓越的女子居然不能为华国所用。也有人鄙视新任的西越帝容瑾昏聩胡闹,居然任命一个女子为相。但是无论如何,至少所有的人都明白一件事,他们或许有不少人都见过沐清漪,但是真正了解沐清漪的人,只怕一个也没有。

大殿上的人群中,还有一群人对沐清漪的想法更加复杂。站在最前方的穿着四爪龙纹朝服的华国众皇子们,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门口。其中更以福王慕容恪、四皇子治王慕容协八皇子慕容昭。前年九皇子府那一场巨变,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跟沐清漪有直接关系,但是却也脱不了间接的关系。而那一次,死了两个皇子自不必说,慕容协和慕容昭却是一个伤了胳膊一个伤了眼睛,从此与皇位无缘。另外几位皇子同样也受了轻重不同的伤,三皇子虽然侥幸没有残废,身体也已经大不如前。如今整个华国,真正还能拿得出手的皇子竟只剩下大皇子慕容恪和九皇子了。

有人小心的望向殿上的华皇,却见华皇神色变幻不定,整个人仿佛都蒙上了一层阴郁之色。

“宣!”半晌,才听到华皇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宣西越使者晋见!”

不一会儿,一路人在内侍的引领下从容的走了进来。为首的一男一女正是沐清漪和容瑄。仔细一看,众人就发现了虽然容瑄身为西越庄王,可算得上是西越帝如今唯一还在世的兄弟,但是进殿之后却一直落后了沐清漪半步。众人了然,同时也惊讶不已,这一次的西越使者竟然真的是以沐清漪为首。

“西越大丞相沐清漪见过华皇陛下。”

“西越庄王容瑄,见过华皇陛下!”

西越使者都是客人,不必对皇帝行跪拜大礼。沐清漪和容瑄也只是拱手,恭敬的一揖。

华皇连看都没有看容瑄一眼,目光定定的落到了沐清漪身上。或者说,此时整个大殿上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在沐清漪的身上。许久,才听到华皇沉声道:“西越…沐清漪?你可还记得你到底是华国人还是西越人?”

没想到,一上来华皇就给沐清漪难堪。或者华皇并不是故意要给她难堪,这本就是他想要问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对于沐清漪来说却并不好回答。若是她答是西越人,那么便是背弃祖宗的叛臣孽女,若是她回到是华国人,那么同行的西越使臣心中或多或少都会留下些心结。

沐清漪秀眉微挑,淡然笑道:“沐清漪从前是华国人,如今是西越人。”

华皇冷笑一声,厉声道:“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叛国,背祖忘宗了?”

沐清漪蹙眉,淡然道:“华国素来有训: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我夫婿即是西越人,沐清漪自然也是西越人。华国从未有过华国女子不许嫁西越人的说法,沐清漪不知何来的背祖忘宗?”

“哼!你既然曾是华国人,却做了西越的丞相,难道不是叛国?”一边,盲了一只眼的慕容昭阴测测的道。

沐清漪抬眸,平静的道:“良禽择木而栖,西越先帝和当今陛下以国士待我,我自当以国士抱之。沐清漪离开华国之时之时个家破人亡的孤女,并未掌握过什么华国的重要机密,更没有受过华国的隆恩,何来叛国?”

“陛下册封你为明泽公主,皇恩浩荡,你还敢说没有受过华国隆恩?!”很快有人跳出来骂道。

沐清漪不屑的轻嗤一声,淡淡道:“华皇陛下还杀了我父母兄姐,难道我也要感激涕零?”

“你…你强词夺理!”华皇册封沐清漪远在肃诚侯府灭门之前,但是这其中的颇多的内幕又岂是三言两语能够扯得清楚的?

容瑄微微皱眉,沉声道:“华皇陛下,我国应邀前来参加贵国举办的会盟,难道贵国的用意就是为了羞辱我西越大丞相?既然如此,请恕我等少陪了。各位…也都是华国朝堂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合力欺压一个年方十几的女子,本王真是…长见识了。”

闻言,众人再看看站在大殿之中神色平淡从容自若的白衣女子,不由得红了脸皮,同时也在心中暗骂容瑄卑鄙。自己占了上方那沐清漪就是西越大丞相,被人逼问的时候就变成十几岁的弱质女流了?但是…他们这么一群人这样逼迫一个女子,还当真是有些让人觉得脸皮发热。

一直没有开口的父王慕容恪看着沐清漪突然开口道:“沐相辩才无碍,本王早已经见识过了。庄王将沐相与寻常女流相提并论,未免有辱沐相的身份。”

沐清漪是寻常女子么?当然不是。在西越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见识过,即使没亲眼所见却也听过不少传闻。这位西越女相和西越新帝都是气死人不偿命的主儿,伶牙俐齿的把那些迂腐的老臣气到喷血都不过尔尔。

沐清漪同样也看着慕容恪,低眉浅笑道:“福王过奖了,不过是西越的前辈们厚爱,让着小辈罢了。倒是福王殿下,我西越好吃好喝的招待殿下,殿下却不告而别,让本相和陛下很是难过,不知道可是什么地方怠慢了殿下?”

慕容恪脸色一变,轻哼一声偏过头去不再说话。

在场的众人看向沐清漪的眼眸却更多了几分警惕之色。这位女相不仅是伶牙俐齿,更是一击必中,出口的话必然是击中对手的痛楚。对于慕容恪来说,最难堪的事情只怕就是当初沦落在西越为人质了。即使本身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单单只是质子这个身份就足够让慕容恪难堪了。

至于沐清漪所说的西越前辈谦让小辈,在场没有一个人相信。西越那些老顽固只会比他们更排斥沐清漪为相,因为他们是西越人,而他们至少还是华国人。

沐清漪也无意再多做纠缠,要真是在这里把华皇给惹火了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凡是适可而止的道理沐清漪是十分清楚的。恭敬的朝着华皇一拱手,沐清漪笑道:“陛下国事繁忙,无暇亲自前来,还请陛下见谅。”

这么一会儿时间,华皇的情绪也渐渐的稳定了下来。冷眼盯着沐清漪道:“沐…相的意思是,你可以全权代替西越帝?”虽然是问沐清漪,但是华皇看着的却是容瑄。从头到尾,华皇根本不相信容瑾会如此信任沐清漪。不管容瑾再怎么爱沐清漪,沐清漪骨子里也还是留着华国的血脉,又是个女子。除非容瑾是那种不爱江山只爱美人的昏君。所以,华皇心中早就认定了,沐清漪这个丞相不过是个幌子,真正能做决定的还是庄王容瑄。

容瑄点头道:“这是自然,我西越上下唯沐相马首是瞻。”

华皇轻哼一声,淡淡的扫了沐清漪一眼道:“既然如此,沐相和庄王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朕今晚在宫中设宴为两位接风。几日之后,便是群龙会盟之际,这几日两位不妨在华国京城四处走走。治王。”

“儿臣在。”慕容协出列,恭敬的道。

“就由你招待西越贵客。”华皇吩咐道。

慕容协应声,“儿臣遵旨。”

华皇点点头,眉宇间闪过一丝疲惫,点头道:“如此,朕有些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恭送陛下!”

出了宫门,沐清漪和容瑄并肩而行。身后跟着夏修竹天枢等人,容瑄若有所思的道:“看来华皇陛下对沐相很有些敌意啊。”

沐清漪有些无奈的笑道:“庄王应该文,这满朝上下有几个对我没有敌意。”

容瑄笑道:“当初沐相在华国京城一鸣惊人,如今这般…也是应该。”

“庄王见笑了。”沐清漪笑道。

“沐小姐,庄王。”两人正说话间,慕容协从身后追了上来。

沐清漪回头,“治王殿下。”

慕容协看着眼前白衣如雪的清丽女子,不知为什么突然心中有些沮丧起来。短短不过两年时间,一个肃诚侯府不受重视的嫡女,一跃成为西越大丞相。而他堂堂华国皇子,如今虽然依然是华国皇子,但是…。看了一眼垂在神色无法动弹的左臂,慕容协突然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眼前的女子。

“沐…丞相。”看着眼前一脸习以为常的喜悦官员,慕容协深感西越的朝臣接受能力的强大。虽然当初消息传到华国之后华国朝堂上纷纷嘲讽西越,但是其实谁也没有真正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女子为相,能做什么?知道此刻,看到沐清漪以西越丞相的身份光明正大的站在朝堂上,方才知道这个女子当真不是一般的女子。想必,今晚回家去有不少人都需要和安神汤了吧?

“治王殿下,可是有什么指教?”沐清漪淡笑道。

慕容协叹了口气,道:“父皇的旨意,不是让本王招待沐相么?有什么需要本王效劳的地方,沐相不必客气。”

沐清漪点头笑道:“多谢治王殿下,本相…倒是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想要去为先母扫墓,不知可否?”

慕容协松了口气,笑道:“这个自然是可以的。”不得不说,华皇当初怒极之下肃诚侯府众人几乎都暴尸荒野,但是却半点也没有动已经去世多年的秦国夫人的墓。要不然,如今沐清漪提出这个要求还真是很为难。

沐清漪虽然更想要去看看顾家的墓,但是却也知道如今不是时候也就罢了。

为亡母扫墓的事情,容瑄自然不便参与,便带着太史衡云月封等人回使馆了。只留下夏修竹,天枢和霍姝等人跟随着沐清漪保护她的安危。

张氏的墓就在京城外不愿的一处山坡下,风光秀美,整个墓地也是按照国公的规格修建的。只可惜沐长明却没有那个福分升为国公,死后更没有埋在这里与妻子同葬,这里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秦国夫人,张氏。连沐这个姓氏都省了。

将陪同而来的慕容协留在了墓园外面。沐清漪只带着夏修竹和天枢霍姝三人走了进去。张氏的陵墓被人打理的十分干净,看得出来并不是因为沐清漪回来了才急促的命人打扫的,而是一直以来都有人定期在为张氏扫墓打理一切。

沐清漪只是稍微一沉吟,便猜到了是谁。

走上前去,沐清漪蹲下身仔细的将墓碑擦干净,在墓前摆上了花果,任由霍姝帮忙烧了带来的自谦。沐清漪却只是捻了一炷香插在张氏的墓前。

姨母…不知道漪儿现在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了。望着墓碑上秦国夫人张氏几个大字,沐清漪在心中有些惆怅的想起了温婉美丽的姨母和娇弱可人的表妹。如今这个世道…如此也好吧?

“小姐。”看着她有些黯然的神色,霍姝轻声安慰道。沐清漪侧首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一点以前的事情而已。你们…。”

“有人来了。”夏修竹突然开口道,警惕的望向墓园入口的方向。沐清漪皱眉道:“现在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这里?”

夏修竹摇了摇头。众人回头,却见慕容协匆匆的过来,沉声道:“父皇来了。”,慕容协同样的一脸莫名其妙,显然有些不能理解华皇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沐清漪微微挑眉,问道:“我们来这里的消息,陛下知道么?”

慕容协犹豫了一下,道:“应该…不知道吧。”

现在华皇听到沐清漪的名字就会发火,一般只要不是大事都没人会禀告沐清漪的消息给华皇挨骂了。沐清漪皱了皱眉,道:“先避开!”

“为什…。”慕容协还没问完,旁边的天枢已经一指点在了他胸口,慕容协顿时动弹不得,只得任由天枢将自己抓着带离了张氏的墓前。

不一会儿,华皇果然走了进来。不过让人惊讶的是华皇并没有带很多人,身边只是跟着一个随身太监总管而已。

走到墓前,看到墓前放着的花果和刚刚烧过的致歉,华皇皱了皱眉,“有人来过?”

那太监上前检查了一番,恭敬的禀告道:“启禀陛下,烟灰已经凉了,香也快要烧完了。想必人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

华皇皱眉道:“来的路上,没有看到他们。”华皇自然知道来的是谁,这个时候也只有刚刚回来的沐清漪会来给张氏扫墓了。既然知道是谁,华皇倒也不以为意,站在目前望着张氏的墓碑沉默了许久,方才深深地叹了口气。

“长宁,你的女儿倒是聪慧的吓人。若是…朕的儿子能有这般聪慧…该有多好。”华皇站在目前,沉声叹息道:“当初朕就在想,若是她是你我的女儿,那有多好啊。所以,朕才封了她做公主,朕是当真的…想要将她当成自己的女儿看的。现在想想,她大约是恨朕的吧,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接近朕而做出来的…长宁,你的女儿,可真狠,脾气性子一点儿也不像你。如果…如果咱们的孩子能活下来,肯定也跟她一样聪明……”

想到此处,华皇的脸色也更加阴沉起来。若是沐长明和沐飞鸾还活着,华皇甚至想要将他们凌迟一百遍。沐清漪越是聪明,华皇就越是愤恨,越是遗憾。如果当初,他的儿子活了下来,或许会比现在的沐清漪更聪明,更厉害!

“长宁,你说…她是回来报仇的么?”华皇皱眉,有些惋惜的道:“你这个女儿太离开了,朕是不能留她了。不过你别担心,朕会好好的送她来陪你的,不会让她受苦的。真是可惜了,如果…如果她是朕的女儿该多好啊,你说是不是?”

华皇一直站在张氏的墓前,叨叨絮絮的说着各种各样琐碎的事情。对沐清漪的愤怒和惋惜,对皇子们的不满,对天下的野心当然还有对张氏的思念。躲在墓地不远处的隐秘角落里,慕容协第一次深切的感觉到父皇老了。如果是年轻的时候,即使是在没有人的情况下,父皇也绝不会说这么多话的。

听着华皇神色淡然的一遍一遍的诉说着不能对外人言的各种事情,慕容协的脸色也是变幻不定。只可惜被点了穴道的他就连动弹一下都是不能,能够变幻的也就只有脸色了。

等到华皇似乎终于说够了,才慢慢的住了口。静静的在张氏的墓前站立了许久。

“陛下,该回去了。”

华皇点点头,道:“知道了,回吧。”

内侍扶着华皇的手,与来的时候一样漫步而去。直到华皇走的不见了踪影,隐藏在一边的众人方才慢慢走了出来。天枢一指揭开了慕容协的穴道,慕容协神情复杂的望着沐清漪。虽然他也听说过父皇和秦国夫人之间的一些事情,但是却也没想到父皇对秦国夫人的感情竟然如此执迷。甚至还如此遗憾沐清漪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毕竟,父皇一直表现的很不得见沐清漪杀之而后快,却没想到这痛恨的背后原来还有这如此深沉的遗憾。

轻咳了两声,慕容协望着沐清漪道:“沐相这是什么意思?”

沐清漪挑眉,不解的道:“治王是说什么?”

慕容协沉声道:“沐相让本王听到这些,难道不是想要威胁本王么?”许多事情知道的越多就越麻烦。如今他不过是个残废了的皇子罢了,若是被父皇知道他偷听了如此多的秘密,只怕他的麻烦就大了。

沐清漪有些无辜的摊手,“治王可是冤枉本相了,本相怎么知道华皇会说这么多话?本相只是单纯的不想跟华皇碰面而已。何况…本相不是也听到了么?”

慕容协轻哼一声,沉声道:“不管沐相此举是想要做什么,本王都不会答应的。所以,沐相也不用费这个心思了。”

沐清漪无奈的叹息,皇家的人疑心病真是太重了。虽然她确实是有些打算想要利用慕容协,但是她也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哪儿可能提前知道华皇会突然跑到这里来?不过…慕容协当真有他所说的那么坚定么?

“治王何必如此?本相跟治王无冤无仇,难道还会害治王不成?”

慕容协冷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沐清漪只当没看见,淡淡笑道:“其实…即使华皇陛下不要治王作陪,有机会,本相也确实是想要拜访治王的。”

“本王不过是个残废,沐相只怕是白费心思了。”慕容协虽然废了一个胳膊,但是脑子却没有坏掉。对于沐清漪,他同样是充满了警惕的。要知道,他们这些皇子就不说了,至少慕容安,慕容煜,沐飞鸾这些人都是栽在了沐清漪的手里的。

沐清漪毫不在意,淡笑道:“不过是左臂的问题而已,算什么残废?难不成王爷还想要上战场打仗不成?另外,本相观王爷的手臂也并非全无感觉,未必便无法痊愈不是么?”

慕容协脸色微变,他当然不用上战场打仗。有的时候他也会安慰自己就算是左臂不能动,也不碍着当皇帝什么事。但是…他的父皇和文武大臣却不这么想。一个独臂的皇帝,有损华国的颜面。华国皇室就算损失惨重,也还有几个可以选择的对象,并不是非他不可的……。

“沐相好心计!”慕容协突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冷厉的盯着沐清漪道:“在秦国夫人墓前,沐相就能想出如此算计,本王佩服的很!”这个沐清漪,竟然在三言两语之间就跳动了自己心中最黑暗的那一点念想和杀意。

沐清漪淡淡的启唇一笑,半垂的眼眸中却带着一丝嘲弄和讥诮。明明是自己心中本就存着恶念,偏偏却要怪到她的身上,不过是想要为自己找一个心安理得的借口罢了。既然如此,成全他又有何妨?

“王爷言重了。本相虽然贵为西越丞相,如今也算是各为其主。但是王爷也知道…在西越的时候,本相跟福王结了仇的。如今身在屋檐下,本相不过是不希望福王给本相找麻烦而已。”沐清漪微笑道。

慕容协垂眸沉思,“沐相想要的只是不想被大哥找麻烦?”

沐清漪笑道:“如今身在华国,危险重重。多一个敌人就多一点危险。本相自然要小心行事。只要治王能够提本相挡住福王,其他的一切好说。”

慕容协沉吟了许久,终于道:“沐相的才智本王自然是信得过的。只是此事,本王还需要考虑。”

沐清漪微笑道:“如此大事,治王自然不可能立刻下决定。不过,本相跟治王从前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不如先告诉殿下一个消息。”

慕容协望着沐清漪,沐清漪淡淡道:“北汉的皇帝陛下,似乎私底下已经跟福王达成了协议。”

慕容协神色微变,沉声道:“本王知道了,多谢沐相。”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1.重返华国 下一章:203.北汉雄主,公主逼婚
热门: 他的国 神级管家 狂神进化 绝品神医(极品大高手)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 第一丑夫 大耍儿之西城风云 在星辰中浪 法国粉末之谜 都市虫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