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重返华国

上一章:200.用心良苦,突起微澜 下一章:202.华皇的遗憾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转瞬间,距离西越帝驾崩已经快一年了。这一年,西越可谓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皇帝到丞相,再到底下的不少重要的位置上通通都换上了年轻人。西越朝堂上官员的平均年龄可谓是历朝历代之最低。往日里以上越往前面总是看到越多的胡须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头儿。而如今,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刚过弱冠,丞相大人年方十八,美貌如花。再往下,受到皇帝重用的容瑄,东方飞,步玉堂,年纪最大的如东方飞也才刚到不惑之年。

这样的改变也未尝没有好处,至少往日里老臣们罗里吧嗦一点小事也要之乎者也的讨论半天的毛病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朝堂上议事竟是变得分外的有效率。原本每天至少需要一个时辰的早朝,如今不用一个时辰就能够全部解决。

在比如新皇登基之后,十分倚重自己作为大丞相的妻子。原本一个女人做丞相还有不少人抱着看笑话的心里,但是转眼间已经将近一年时间,沐相主持科考、整顿吏治、清理户部等等竟是一丝错误也抓不出来。反倒是趁机在百姓心目中树立了极好的声望。

再有过完年,西越帝的皇陵终于彻底修建完成,帝陵封土。容瑾虽然将梅妃追封为皇后,却并没有依从西越帝的遗愿将梅妃葬入皇陵。只是在西越帝的灵柩之中放了一副梅妃的画像。同样的,容循的墓中也只有他自己亲笔所画的梅妃的画像。而梅妃的骨灰却被容瑾埋在了彭城外的一处幽静的山上。

过完年,便又是新的一年。容瑾改年后为太和,虽然容瑾登基已经将近一年,这一年却为太和元年。

太和元年一月

刚刚过完了新年,整个西越皇城还沉浸在一片安乐祥和之中。京城中的魏府,虽然并不是高官权贵之家,却也是京城里任何人都不敢小觑的所在。只因为,这里住着的是号称天下首富之称的魏公子,魏无忌。虽然实际上魏无忌的财富缩水了将近一半,但是不知道为何容瑾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公布天下,甚至并没有大量的提取那份已经属于自己的财富。所以,魏无忌依然是天下首富。

京城里的权贵们都知道,去年太庙之变中许多地方都有着这位魏公子的身影,但是事后陛下却完全没有追究魏无忌的意思,甚至魏无忌依然出入皇城丝毫不受掣肘,所有的人心中便暗暗的琢磨,只怕魏公子与当今陛下也是有些关系的。因此也就更没有什么人吃撑了去找魏无忌的麻烦了。

将近午时的时候,魏府中却来了一位有些特别的客人。

魏无忌走进大厅,看着坐在大厅里悠闲的喝着茶的某人不由得挑了挑眉,道:“皇帝陛下怎么有空到寒舍来喝茶?”

大厅里,主位上坐着的黑衣青年俊美无俦的容颜上显露出几分嫌弃之意。点头道:“确实是寒舍,堂堂天下首富住在这种地方,你把银子都败光了么?”

魏无忌没好气的瞪着不请自来的某人,什么叫这种地方?他这宅子就算不是皇城里最好的,至少也是最好的之一。

“空荡荡,冷清清的。”容瑾不咸不淡的加了两句。

魏无忌一窒,有些怨恨的扫了容瑾一年。一个人住的地方能不空荡荡冷清清么?这大半年来,某人过的确实是比他滋润。即使被朝堂上那些老家伙气得想要砍人,下了朝不还有温香软玉,红袖添香么?

“我没请你来。”魏无忌没好气的道:“皇帝陛下大驾光临,总不是为了来嫌弃我的宅子吧?”

容瑾沉默了一下,问道:“你要启程去华国?”

魏无忌挑眉,“你倒是消息灵通。华国群龙聚首在即,我是商人,商人逐利,我自然要去。怎么?皇帝陛下打算跟我结伴同行。”

容瑾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我不去。”

魏无忌有些意外,沉吟了一下皱眉道:“你不去,那么就是……。”容瑾道:“清清去。你帮我保护清清的安危。”

魏公子瞪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容瑾,不由得气乐了,“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帮你保护沐清漪的安危?”

容瑾冷淡的撇着他道:“清清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保证你穷得连裤子都买不起!”

魏无忌半晌无语,以前他是不惧容瑾的威胁的。因为容瑾就是再闹腾也只能口头上威胁。但是现在,义父的产业他和容瑾一人一半儿,也就是说,他有多少钱,容瑾绝不会比他少多少。更何况容瑾还有整个西越支持着。若是容瑾当真执意为难他,至少在西越他还真有可能倾家荡产。西越可是三国之中最富有的国家,若真是倾家荡产,他可是亏大了。

“我帮你保护她,有什么好处?”魏无忌挑眉道。他是商人,不是活菩萨。

容瑾想了想,沉声道:“只要清清平安回来,你依然是天下首富。”

魏无忌眼神一缩,容瑾的意思是只要他保护沐清漪平安回来,之前义父留给容瑾的财产,容瑾还会如数的交还给他。魏无忌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看坐在主位上,神色漠然的容瑾。良久才淡淡的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没想到,沐清漪居然对你如此重要。其实…有夏修竹在,她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吧?”

“百密终有一疏,本公子要万无一失。”容瑾沉声道。

魏无忌揉了揉眉心,道:“义父留给你的钱我是不会要的。不如,换一个条件如何?”

容瑾淡淡的看着他,魏无忌摸摸下巴笑道:“叫我一声大哥如何?”

容瑾眼神一冷,射向魏无忌眼刀犹如实质。见他真的动怒,魏无忌连忙抬手认输,道:“我知道了,我保证沐清漪一个头发丝也不会少。行了吧?真是…你母妃也是我义母,叫我一声大哥难道亏了你不成?”

容瑾轻哼一声,起身出门去了。

看着容瑾离去的背影,魏无忌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来,慢慢的只剩下了一丝孤寂。他自小便无父无母,被义母捡回来。本以为从此有了一个家了,谁知道还没过几年安稳日子又逢剧变。如今连义父和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千凌也都不在了。这世上,大约也只剩下容瑾和自己还有些关系了。

魏无忌不由得响起了那个笑容温婉却仿佛气度天成的白衣女子。容瑾跟他一样寂寞,但是容瑾何其有幸能够有那样的一个女子陪伴身侧……。

“清清…。”皇宫里,容瑾烦闷的挥退了走来走去收拾东西的宫女们,搂着沐清漪不肯撒手。离别在即,沐清漪同样也很是不舍,只得任由他搂着,低声道:“我很快便会回来。”

容瑾坐起身来,认真的道:“清清此去千万要小心。我已经跟魏无忌说好了,他会跟着你们一起上路的。”

“魏公子?”沐清漪蹙眉,道:“魏公子事务繁多,何必劳烦他?有修竹在我的安慰并不需要担心。”更重要的是,她居然都不知道容瑾是什么时候去找的魏无忌。

容瑾摇头道:“不行,华皇对你恨之入骨,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夏修竹一人也独木难支。”

沐清漪无奈的揉着眉心道:“你忘了还有庄王要跟我一块去。”

容瑾直接翻白眼,“他能自保就不错了,你还能指望他保护你么?”

“我们不是要去打仗!”沐清漪咬牙道,容瑾委屈的道:“我知道啊,如果是要去打仗,我直接派三十万大军保护你更放心一些。不只是魏无忌,天枢,天权,霍姝和太史衡都会陪你一起去。还有寒雪楼暗中保护再加上明面上的侍卫,就算真出了什么事,保护你平安回到西越总是没问题的。”

沐清漪微微皱眉,“天枢天权各有事情要忙,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容瑾摇头,道:“天阙城的人要转到明面上来总需要费些事情。这次正好是一个机会。等到你们从华国回来,天枢和天权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皇城了。他们只会感谢你。”

沐清漪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容瑾干脆利落的打断了,“总之,去华国的人选听我的。不然就不许去!”

与他双目相对,瞪视了半晌,最终还是沐清漪败下阵来。知道他担心自己的安慰,沐清漪也不忍再多说什么。其实就算没有这次的事情,沐清漪也打算找个机会出去走走。并非她不想时时与容瑾相守,而是他们并非寻常百姓,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而沐清漪早就发现了,容瑾对于自己的安慰实在是担心的太过了。很多时候甚至恨不能将她时时刻刻都放在眼前看着一般。若是不能让容瑾对她放心,将来容瑾当真上了战场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

“不知道了。容瑾…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你也应该相信我的能力。这世上…能杀我的人并不多。”

闻言,容瑾不由得一怔。他怎么会不知道?越是位高权重的人其实越不会随随便便的轻举妄动。比如说华皇,如果今天的沐清漪仅仅只是沐清漪的话,他自然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人碎尸万段。但是如果清清是西越丞相,就算华皇心里恨得吐血,也绝不会轻易动清清一下的。但是…关心则乱,他怎么能放心清清一个人到那样危险的地方去,还要面对心怀叵测的华皇和个哥舒竣?

“我知道了,清清一切小心,无论什么事,必须以你的安危为重。”容瑾点头,沉声嘱咐道。

沐清漪轻叹一声,认真的点了点头。蓦地想起一件事,道:“我还想再带一个人去。”

容瑾挑眉,并不说话。只要清清想要的,无论带谁去都可以,除了他特意安排的那些人以外,其他人自然也是随他挑。

沐清漪淡笑道:“云月封。”

容瑾皱眉,“他不是在奉天府当主簿么?带他去有什么用?”沐清漪淡笑道:“论武功,他自然是没什么用。但是若论智谋的话,应该比你选的人都有用。”容瑾不以为然,论智谋清清一个人就足够用了,他选人当然是以武力为主保护清清的安全。不过多一个人帮清清出谋划策也是好的。

“清清看重他,就带他一起去吧。”

云月封很快便被召入了含章宫中。一个八品的芝麻小官,在这文臣武将满街走的皇城里可说是半点也起不了眼。半年过去,大多数人早就将这位去年的金榜榜样给跑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下官,云月封参见沐相。”书房里只有沐清漪一个人,云月封神色肃然,恭敬的参拜道。

“起来吧。”沐清漪搁下手中的折子,淡淡笑道:“这半年,云大人在奉天府过的如何?”

云月封道:“多谢沐相挂记,下官一切安好。”

沐清漪挑眉笑道:“你堂堂金榜榜眼,按理说应该从此平步青云,却被我一句话发配到了奉天府做个刀笔小吏,心中当真无怨?”

云月封沉默了片刻,沉声道:“原本是有的,不过…经步大人开解,下官多谢沐相苦心。”

沐清漪不由笑了起来,“你倒是不怕说实话。倒也算不上什么苦心,只是若是贸然用你,将来再让你坏了我的事,还不如不用的好。这半年…可想明白了?我问的…不是步玉堂说的,而是你自己先的。”

云月封抬眼看了沐清漪一眼,很快的又低下了头,沉声道:“回沐相,下官想明白了了。”

“说说看。”沐清漪挑眉。云月封沉声道:“沐相是想告诉下官,凡是适可而止。不必太过看重旁人的看法,只要选定了自己要走的路,坚持的走下去便是。下官不喜欢的人,依然会去记恨报复他们,但是下官绝不会因私废公。请沐相明鉴。”

沐清漪沉默的打量了他良久,淡淡道:“看来云大人现在已经选定了自己要走的路了。本相还是想问问云大人,为何参加科举?”

云月封毫不犹豫的道:“为了出人头地,为我母亲争一口气。”

“云大人小心可嘉。”沐清漪赞道,“本相不日便要启程前往华国参与三国会盟。云大人可愿同行?”

云月封惊讶的抬头看向坐在书案后面的白衣女子,沐清漪笑容温文和婉,但是清丽的眼眸中却带着令人无法回避的锐利锋芒。云月封沉默不语。沐清漪和华皇的恩怨,如今西越和北汉华国的情势,云月封虽然蜗居在小小的奉天府里,却也还是了解的颇为清楚的。这一趟的危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云月封不说话,沐清漪也不着急。只是平静的打量着云月封,许久,云月封方才长长地吐了口气,望向沐清漪坚定的道:“谢沐相看重,下官愿意。”

沐清漪神色微微缓和了一些,轻轻点了点头道:“很好,既然如此,你回去准备吧。如果…这一次出了什么意外,本相保证朝廷会好好照顾你母亲的。”

云月封心中一震,俯身深深地一拜,“下官,谢过沐相。”

云月封告退出去,容瑾方才从殿后走出来,有些不解的道:“我以为你看重云月封,为何还要故意吓他?”

沐清漪扬眉笑道:“我何曾故意吓他?我说的难道不是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么?即使我命人保护他的安危,但是你我都清楚,如果我跟他同时遇险,侍卫优先要保护的人肯定是我,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遇到危险的可能性自然比我要大得多。”

容瑾轻哼,显然对沐清漪的答案不太满意。不管清清对云月封时好时坏,他都觉得清清在云月封身上花费了太多心思了。不就是一个有些聪明的臣子么?西越朝堂上认真扒拉一下,比云月封聪明的也未必没有。

沐清漪叹了口气,耸肩道:“好吧,云月封虽然才智不凡,但是…他对西越对大楚甚至是对皇帝的心并不如何敬重。就如他所说的,他是为了出人头地。既然如此,我事先将事情跟他说清楚了,总比遇到危险再被他搞得手忙脚乱要好得多吧。”

容瑾眼神一黯,搂着她道:“既然清清还不能确定他的忠心,为何还要带他同行?换一个,不然本公子立刻杀了他。”

“胡闹!”沐清漪伸手捏捏他的俊脸道:“这世上,谁敢百分之百保证对谁忠心?云月封这人,用好了绝对是国之栋梁,用不好,说不定会成心腹大患。但是如果…也太可惜了。你放心,我什么时候被人算计过?”

容瑾亲吻着她带着清香的柔顺发丝,笑道:“清清自然不能被人给算计了。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

皇城外十里长亭,容瑾牵着沐清漪的手神色深沉的望着她,却久久不肯放手。沐清漪无奈,只得任由他拉着。幸好现在魏无忌还没有来,还有时间可以磨蹭一会儿。

见陛下和丞相如此难舍难逢,容瑄十分识趣的带着众人退远了一些。

“清清,一定要小心……。”

“我知道。”沐清漪无奈的道,这句话,这些日子她听得耳朵都快要长茧了。从来都不知道任性妄为的容九公子会有这么啰嗦的一面。

容瑾静静地望着她清丽绝俗的容颜,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深深地后悔。干什么要答应清清去华国?他想要将清清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看到!也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清清。

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沐清漪笑道:“九爷,难道你将来上战事也打算带着我一块儿去?”

当然不成!战场上刀剑无眼多危险啊。对上沐清漪似笑非笑的眼神,容瑾不满的嘟哝,“这皇城里能跟华国一样么?”

沐清漪微笑道:“人有旦夕祸福。与其担心这担心那还不如自己小心一些。只要你在西越控制得当,就算我一个人回华国,华皇也不敢对我做什么的。放心便是了。嗯?”

容瑾长叹了一口气,有些闷闷的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道:“我知道了,清清,早些回来。”

“我会的,要好好照顾自己,不可任性胡闹。”

“清清也是。我会让霍姝看着你的,清清若是将自己累病了,回来以后…哼哼……”容瑾盯着她沉声道。

“我说,两位来没有话别完?”一阵马蹄声响起,魏无忌策马而来,看着凉亭里的两人挑眉戏谑的笑道。

容瑾不悦的扫了他一眼,沉声道:“你怎么现在才来?”

魏无忌笑道:“不是留时间给你们府话别么?这还是我的不是了?沐相,咱们可以启程了么?”

沐清漪轻轻点头,“这一路,劳烦魏公子了。”

“不敢,在下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只看这长长地队伍还有这绝对华丽的阵容就知道了,一般情况下大概也没他什么插手的机会。容瑾之所以特意去拜托他也不过是不放心罢了。真是想不到…一向桀骜的云隐公子还会有如此忐忑不安的一天。想想魏公子就觉得十分可乐。

沐清漪转身看着容瑾道:“我走了。”

容瑾终于放开了沐清漪,“去吧,早些回来。”沐清漪含笑点点头,转身出了凉亭在霍姝的扶持下上了路边停着的马车。队伍渐渐开始往前移动,沐清漪掀起马车的窗帘,看着站在凉亭外望着自己的容瑾,浅浅一笑道:“我很快便会回来。自己保重。”

容瑾沉默的点了点头,望着沐清漪的马车渐渐往前走去。

“夏兄,这次辛苦你了。”容瑾看着坐在马背上的夏修竹沉声道。以夏修竹的身份,原本不该再回华国去的。但是为了清清的安危容瑾却不得不同意了夏修竹的提议。除了他自己,整个西越也找不出来比夏修竹更加让容瑾放心的高手了。魏无忌固然也不错,但是魏无忌到底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如夏修竹一般随时保护在清清身侧。

夏修竹沉默的点点头道:“放心。”

“保重。”

走在最后的魏无忌若有所思的望着容瑾,笑道:“啧…容瑾弟弟,你不会是想哭吧?真这么舍不得?”

容瑾一眯眼,抬手一道指风射出,魏无忌在马背上果断的仰面躺平在马背上,才避开了这突如其来的一袭。不远处的一根碗口粗的树却被指风射出了一个小孔。

魏无忌不由得冷汗直冒。这小子要不要这么狠?

“魏无忌,前些年那一剑没刺到你身上,你很不满么?还是你想试试看,现在还有没有出来替你挡剑?”盯着魏无忌,容瑾淡淡道。

魏无忌深感想要跟这家伙说什么兄弟亲情的自己就是个傻子。这个混蛋分明是除了沐清漪以外都六亲不认。轻哼了一声,魏公子一挥马鞭绝尘而去。

“陛下,咱们该回了。”知道沐清漪等人的队伍已经走得不见人影,无情才上前小心的提醒道。容瑾沉默的点了点头,沉声道:“传令给孙泽陵和南宫羽,暗中调集二十万大军到边城待命。”

无情一怔,虽然不知道陛下这突入起来的命令所为何事,却很快回过神来恭敬地道:“是,属下遵旨。”

容瑾双眸望向远方,眼神悠远却带着淡淡的杀气。华皇和哥舒竣最好不要自作聪明的伤到了清清,否则…本公子必定将东华和北汉打的支离破碎!

沐清漪一行人一路不紧不慢,终于在二月初,群龙会的前几天赶到后了华国京城。站在城门口,沐清漪心中却更多了几分感慨之意,算起来离开华国也不过才一年半多一些的时间,如今华国都城依旧,却早已经物是人非。

华国前来迎接的官员将一行人送到了西越的使馆便退下了,沐清漪坐在大厅中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看着坐在一边的魏无忌淡笑道:“魏公子若是有事可以自便。”魏无忌不仅在西越皇城有宅子,就是在华国京城和北汉的都城也同样都有宅子。若不是答应了容瑾要保护她的安危只怕也不会近这西越使馆。

魏无忌挑眉笑道:“怎么?沐相竟然如此吝啬,竟然连这使馆中的小小房间也不肯施舍给在下?”

沐清漪莞尔一笑,“怎么会?不过是怕耽误了魏公子的生意罢了。”

魏无忌有些无奈的叹气,摊手道:“如今我在华国的生意可也没那么好做了。”魏无忌在西越皇城里参与的那些事情虽然隐秘的,但是却也并不是完全查不到。知道了他以西越皇家的一些牵扯,魏家在华国和北汉的生意哪儿能不被打压?

沐清漪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想起容瑾对魏无忌的冷漠也不由得多了几分愧疚之意。魏无忌扬眉笑道:“我那府上一年也没有几个人住着,还不如使馆里住着热闹。只是不知道沐相欢不欢迎?”

沐清漪笑道:“既然魏公子不嫌弃,清漪自然是欢迎之至。”

容瑄坐在一边,剑眉深锁,思索了一会儿方才问道:“听说北汉皇帝哥舒竣已经先一步来到华国了?不知道华皇明天会不会召见咱们。”

沐清漪挑眉道:“以我对华皇的了解,他最近两天应该不会召见我们。”无论如何,总要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顺便平息一下心中的怒气。不然的话华皇见到她所不定第一件事就是想要将她押出去砍了。

“我倒是有些好奇哥舒竣这个人。魏公子可见过?”沐清漪好奇的看着魏无忌。

魏无忌点头道:“见过两次。哥舒竣此人外表看起来温雅无害的不像是北汉的人,因此早年并不受北汉先皇的喜爱。但是最后登上皇位的却是他,可见此人心计深沉,手段不凡。而且,哥舒竣登基之后,一直力图改革,整顿吏治,还不到十年已经颇有成效。更有哥舒翰这样的名将辅佐,这些年来北汉北方边境已经少有被蛮族困扰。所以,哥舒竣将目光投向华国和西越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北汉以北的蛮族地方虽然辽阔,但是不是荒原戈壁就是沙漠,穷困贫瘠,哪儿不得上中原水土丰饶?哥舒竣志在一统天下,目光所向自然是中原地区了。

沐清漪点点头,笑道:“我倒是十分期待与这位北汉皇帝见面了。”

魏无忌有些担忧的看着她道:“哥舒竣先咱们一步来到华国,显然是有更华国结盟的打算。只怕…如今华国和北汉已经暗中达成了协议。千万小心。”

“多谢魏公子提醒,我明白。”沐清漪感激的微笑,沉吟了片刻,蹙眉道:“按理,明天是否应该先去拜会一番淮阳公主?”

淮阳公主是西越和亲到华国的公主,但是这两年西越国内的事情不断,还真没有怎么关注过淮阳公主。沐清漪当初与她虽有数面之缘但是一直观感都不太好。这一次在华国,只怕也指望不上这位公主什么了。

容瑄点头道:“理应如此,不过,淮阳…。”

沐清漪微笑道:“尽到礼数便可。修竹可要回去看看家人?”夏修竹沉默的摇头道:“我的身份现在不已暴露,何况…也没什么可看的。”他早就跟聂家决裂了,还有什么好看的。至于赵子玉…师弟是知道他的身份的,看与不看也无所谓了。

“好吧,今天初到华国,大家一路都辛苦了。先回房歇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沐清漪起身笑道。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这将近一个月的旅程,还当真是有些疲惫了。沐清漪正要转身回房,门外华国的官员去而复返,“打扰沐…丞相了,陛下召沐相入宫晋见。”

“哦?”沐清漪有些意外,“华皇陛下怎么会现在召见本相?”案例所,以华皇的性格现在既然不能杀她,自然也是不愿见他的才是。

那传旨的官员神色有些怪异的望着沐清漪道:“这个…陛下正在宫中宴请北汉皇帝陛下,听闻沐相到了,便请沐相一道入宫赴宴。”

沐清漪眼眸微闪,垂眸道:“还请转告华皇,本相旅途劳顿,身体不适。今天只怕无法进宫晋见了。请华皇见谅。”

来者是客,虽然谁都知道沐清漪原本是华国人,但是现在她是西越的丞相,即使是华皇也不能强行命令她,那官员只得应声,“下官明白了,下官这便回去禀告陛下。”

“有劳。”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200.用心良苦,突起微澜 下一章:202.华皇的遗憾
热门: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从学霸开始 乡村野事 魁拔之书·第二卷·魁拔复活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陛下有一段白月光 BOSS穿成炮灰后[快穿] 王爷在上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修炼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