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用心良苦,突起微澜

上一章:199.作死的书生 下一章:201.重返华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新皇登基第一年的恩科考试虽然中间小有波折,但是最终总算也是比较完美的落下了帷幕。经过殿试之后,最后容瑾亲自点出了文武两科的前三命分别为状元、榜样、探花。

原本在殿试之前便大出风头,偶尔又是会试一甲第四名的云月封得了个榜样。其实以云月封殿试的时候的表现和趁机,即使是成为新科状元也当之无愧。只是不知道因何原因,最后状元之位被一个出自书香名门的刚过而立的考生夺得。而探花则是一位同样年少有为的青年公子。如此一来,文科前三名的状元榜眼探花的年纪竟都不算大了。只是,云月封的身份虽然没有人再提出什么意义,但是夹在两个出身清贵的书香门第的嫡出公子中间,却显得格外的显眼。

而武榜的考生年纪大都比文科的年轻得多,同样的前三名年纪都不过三十左右。倒是比起文探花的俊雅斯文,霍元方这个武探花竟是显得粗犷豪迈,让人不忍直视探花这二字。只得在心中庆幸幸好这探花前面还有一个武字,不然传到别国,西越的颜面往那哪儿搁啊。要知道,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历来这文武探花都是以容貌出众著称的。

于是琼林宴上,清一色年轻的新晋官员们很是除了一番风头,在加上同样年轻的皇帝和丞相,更是让一干老臣不由自主的在心中暗叹自己老了。

琼林宴之后,容瑾便正是授予了新晋的官员们职位。别的人都是比照这往年的例子,只是略往上抬了一些。只有三个人生生成了例外。武探花霍元方,做了京畿守备军中的校尉。须知,京畿守备军虽然不如羽林军是陛下心腹中的心腹,但是却也不差多少。更重要的是,京畿守备大军的人数和战力其实远比羽林军更强一些。而如今京畿守备军因为前统领被沐相给砍了,如今是由沐相身边的夏修竹暂代的。谁都知道,夏修竹并非西越将领,陛下也并为授予正式的官职,也就是说,事实上京畿守备统领一直一直是从缺的。如今一个霍元方补了上去,在许多人眼中霍元方这算的上是一步登天了。

另一个自然是容泱。容泱虽然没能考上一甲的名次,但是却也在二甲之列,赐进士出身。容瑾却十分大方的直接将兵部侍郎的位置给了他。虽然兵部有左右侍郎,以后如果短期内兵部尚书的位置就算空出来也不可能轮到容泱,但是二甲出身就能封为正三品的实权兵部侍郎,绝对是空前绝后的。只是再看看容泱的身份,大多数人也就默然了。

最后一个便是云月封。云月封身为新科榜样,案例所就算不如状元榜样和容泱,至少也该在翰林院有个从五品或者正六品的官职。却不想被沐清漪一道指令扔到了奉天府做主簿。主簿这样的小吏,若是在地方郡县,也就是个从九品的芝麻官。而即使奉天府是直属于皇帝的,奉天府主簿也不过是个正八品的小官。这简直就是比起一般的二甲的进士还远远不如了。

一时间,原本风头大盛名声鹊起的云月封竟成了满朝上下的一个笑话。从古至今,谁听说过堂堂的新科榜眼做主簿的?

云月封却是个能忍的,就连同届的林璟玉等人为他报不平,也没见他多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去奉天府衙门向步玉堂报道,然后就悄然无声的做一个奉天府衙门里默默无闻的主簿。京城里每天大事小情多不胜数,自然也没有人有兴趣天天揪着一个明显就是被陛下和沐相放逐了的主簿过日子,很快人们就去巴结新晋的新人门了,也彻底的将云月封这个人抛到了脑后。等到林璟玉被放出去做了地方官,平时就连来看云月封的人也没有了。

“玉堂,看来你这奉天府尹做的倒是越来越顺手了?”奉天府后衙,沐清漪含笑喝着茶,一边打量着书房内的布置。

步玉堂的能力无论是沐清漪还是容瑾都是十分满意的。更重要的是,步玉堂治理地方的能力明显高于他在朝堂上明争暗斗的能力。就是奉天府这样天子脚下的地方,刚刚上任不过数月也被他治理的远比前几任的府尹要好得多。容瑾和沐清漪都犹豫再历练一些时候,就见他放出去治理地方。虽然步玉堂年纪不大,但是他本身有做过彭州太守的经历又有做奉天府尹的资历,就算是成为一方封疆大吏也不算勉强。

这样的人才,若是埋没在朝堂的纷争之中反倒是糟蹋了。

步玉堂淡笑道:“还要多谢沐相送来的人才,却是让下官这些日子轻松了不少。”

沐清漪挑眉道:“看来你对云月封的印象不错。”

步玉堂笑道:“沐相此来,不也是为了他么?”向步玉堂这样的人,算得上是容瑾和沐清漪的心腹了,说话自然远比一般的朝中大臣要随意的多。沐清漪也不在意,含笑点点头道:“我确实是打算来瞧瞧他,不过…还不够,让他在你这里再待一段时间吧。”

步玉堂微微蹙眉,道:“下官看,云月封这人能力出众,为人也坚毅不屈,手段也是不凡,沐相为何…看不上他?”在步玉堂看来,云月封除了家世以外可说是这一届最优秀的官员了。但是待遇却是…步玉堂心里清楚,无论沐清漪还是容瑾都不是以出身看人的人,如此冷待云月封,自然是有其他原因了。

沐清漪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淡淡道:“步玉堂此人确实是有才。就算没有我当日替他解围,或许会生出一些波折但是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那…。”

“我不信玉堂没有发现,云月封性格坚毅果然不错,善于隐忍心志坚定,却也十分的记仇,可说是睚眦必报。”沐清漪叹息道。

步玉堂挑眉,“这样的人,朝堂上也不少。当真不记仇的,只怕还没有呢。”

沐清漪摇头笑道:“记仇不是坏事,当日我问他如何处置贾敬,他半分也不肯为他求情,固然是因为他确实是记仇想要置贾敬与死敌,但是也说明此人还算是光明磊落。只是……”

步玉堂恍然大悟,“下官明白了,沐相是担心他太过顺利,将来得罪的人太多无法收场,想要磨磨他的心性。沐相苦心,下官佩服。”

沐清漪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云月封因为身份,自小便过的极为不易,心性难免有些偏激。这样的人入朝为官,将来若不是受够了教训运气好强行改变性情,将来很可能成为一代权臣。便是受够了教训,运气不好落个不得善终。这些日子,就有劳玉堂照看他一些了。”

步玉堂郑重的点头道:“沐相放心便是。只是…下官没想到,沐相竟如此看重此人。”若是一般的人,心性稍有偏差只怕就直接弃之不用了。毕竟,一朝丞相哪儿有那个功夫天天管着臣子的心性问题。这天下想要为皇家所用的人多得很,弃了一个自有一百个涌上来。沐清漪肯如此费心,看来是打算将来大用云月封了。

沐清漪叹了口气道:“才华横溢,自己也肯上进,虽然小有瑕疵到底是瑕不掩瑜。”说到此处,沐清漪便抛开了这个话题,道:“这些日子,慕容恪和北汉恒王以及沐云容有什么动静?”沐清漪亲自前来奉天府自然不可能专程只是为了一个云月封。

步玉堂恭敬的禀告道:“恒王和沐云容押在奉天府大牢里,开始还闹腾了几天,现在看上去倒是安分守己了许多。至于福王…搬到新的府邸之后就一直闭门不出,沐相,可是有什么问题?”

沐清漪摇摇头道:“不,福王也不是傻子,如今竟然被华皇羁押在西越为质,想必不会有什么轻举妄动。不过,最近北汉和华国似乎有些不安分,福王哪里的守卫你要看紧一些。倒了适当的时候,若是他想要逃走……”

“格杀勿论?”

沐清漪含笑道:“放他走。”

“这…。”步玉堂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沐清漪淡笑道:“放他走,但是要不着痕迹,最少是让他相信确实是他自己运气好才能顺利逃走的。顺便给他留点伤痕也无妨。”

虽然不知道沐清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步玉堂却依然恭敬的点头道:“下官明白了。”

沐清漪满意的站起身道:“我还有些事,先回去。你不必送。”

步玉堂起身恭送了沐清漪离开,方才重新做了下来,叹了口气道:“出来吧,现在你当明白沐相的苦心了?”

书房里间,慢慢走出一个人来。不是云月封是谁?

“多谢步大人一片苦心,下官明白了。”云月封恭恭敬敬的朝着步玉堂拱手一揖,沉声道。

步玉堂摆手道:“不必,你才智卓著,身为新科榜样却被安排做了一个小小的主簿,心中有怨气也是理所当然的是。只是你也当想想沐相的苦心,之前沐相不说本官也不曾想过,之前出了那样的事情诚然是贾敬的错,但是在百官和新科同年的心中你未尝不会落下一个小肚鸡肠的印象。到时候,你就算进入官场也一样有人排挤你。还不如在我这奉天府待着自在一些。再说那贾敬当众给你难看,让你在全天下学子面前抬不起头来。你可知道沐相刚刚受封丞相的时候,有多少人骂她?骂的比那贾书生难听的也不是没有,她若是跟你一样的想法,现在朝堂上的官员都该死绝了。”

云月封默默地看着步玉堂,并不说话。步玉堂有些气恼的叹了口气,道:“本官问你,若是你入朝为官,那些官员也跟着贾书生一样骂你,你当如何?要知道,朝中大半官员出身清贵,贾书生骂你是因为他嫉妒,那些官员若骂你,就是因为他们真的看不起你。到时候,你除了忍着还能如何?本官知道你有手段,但是你若是想要将骂你的人全部都弄死,凭你的能耐没有三十年功夫是做不到的。那朝中的官员,你以为他们都是傻子?你若是得罪的人多了,以后谁跟跟你一道?只怕稍微有点什么事,第一个落井下石的就是他们,你这样的性子,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云月封沉默了半晌,皱眉道:“步大人…是在劝下官大度宽和还是劝下官与人为善背后捅刀子?”

步玉堂没好气的道:“本官是说不用将那些流言蜚语看得太重,文人没有几个不嘴碎的,等到你位高权重的那一天,那些所谓的污言秽语,不过是跳梁小丑的笑话罢了。在朝为官,最重要的是一个正字,为了一己私仇与人为恶,只会落得下成。”

云月封若有所思,“下官明白了,多谢大人指点。”

看着云月封那模样,步大人心中有些暴躁了:老子总觉得说错了什么,把这家伙教的更歪了!

许多年后,当云月封成为刑部尚书,号称铁面判官,外号冷血阎罗,名声几乎可止小儿夜哭的时候,步大人才深深的后悔起今天的一时多嘴。因为据云尚书私下透露,他的为官之道都是步大人教导的。正是因为步大人当初的教导让他茅塞顿开,从此从一个区区的八品主簿平步青云直上。于是,满朝官员们无不惊恐的盯着斯文俊朗风采不简当年的步大人。三言两语,能将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读书人教成一个活阎罗。这步大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真应了那句老话“小白脸儿,黑心眼儿”!

当然,此时的步玉堂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这么多的糟心事情。所以他只是一脸语重心长的望着云月封,苦心思索着还有什么话能劝劝他。既然沐相将这人交给自己,自己总要略进一份心力吧。

云月封却没有心思再听步玉堂的劝告,挑眉问道:“步大人,方才沐相所言的福王之事,大人有何看法?”

步玉堂挑眉道:“刚刚沐相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说说看?”

云月封皱眉道:“以下官之见,只怕是北汉和华国即将结盟对我西越十分的不利。沐相放回慕容恪自然是为了破坏北汉和华国结盟的。或许...当初陛下执意羁押福王,本身也就是一步暗棋,正是为了今天。

步玉堂望着云月封叹了口气,“沐相说的当真不错,你果真是个人才。只是...这世上有许多事情,只能说不能做,有的事情只能做不能说。还有的事情,不能听更不能懂。云月封,太聪明也不是好事。”

云月封一愣,良久方才道:“多谢步大人指点。”

沐清漪回到宫中,容瑾正坐在书案握着一本书漫不经心的翻着。看到她进来方才叹气头挑眉道:“清清,那个云月封有必要那么看重么?还要亲自跑一趟奉天府?”沐清漪扬眉笑道:“难道我是专程为了云月封过去的么?”

容瑾耸肩道:“知道,还有正事么。看起来…哥舒竣是不想给咱们时间消停一些日子了。能让他这么看得起,本公子真是十分荣幸。”

“哥舒竣?又怎么了?”沐清漪不解。

容瑾取过跟前桌上的一本折子递过去道:“刚送到的。哥舒竣在西越边境上频频调动兵马,边城的守将不放心报上来了。还有,哥舒竣刚刚加封了华国的明和公主为和妃派了使者去华国,看上去是打算跟华国结盟了。哥舒竣这么着急对付本公子,倒是让本公子深感荣幸。”虽然说着荣幸,但是容瑾俊美的容颜上却没有半分感到荣幸的意思,反倒是带着淡淡的讥诮。

沐清漪接过了折子看了看,淡笑道:“你刚刚继位不久,若是可以趁着这个时候联合华国打压西越自然是个好机会,哥舒竣有什么理由不用?西越华国北汉三国,三足鼎立互相牵制已经有百年之久,如今看起来确实是一个打破僵局的好就会。哥舒竣继位已经将近十年,等不及了也是理所当然的。”

容瑾眯眼,话语中带着淡淡的杀气,“如此也好,本公子,也等不及了。”

沐清漪蹙眉,轻叹一声道:“虽是如此,但是咱们此时只怕还不宜与北汉兵戎相见。北汉本就兵强马壮,若是我们与北汉打起来了,即便不与华国结盟,华国也必然会趁火打劫联合北汉对付西越的。”

这个道理,容瑾自然不会不知道。轻哼一声道:“哥舒竣以为北汉就是风平浪静么?别忘了北汉以北便是塞外蛮族,更有西域众多小国虎视眈眈。若真是乱起来了,只怕哥舒竣也要手忙脚乱一阵子。”

“你心中有事便好。”沐清漪点头微笑道。

容瑾笑道:“本公子心中自然有数,只是要辛苦清清了。”

沐清漪凝视着他,“你想要…亲自领兵出征?”

容瑾微微点头,“一旦真的打起来了,我势必要领兵出征的。南宫绝年事已高,与其让他领兵万一出了什么事军心大乱,还不如…留守京城,稳定军心。”南宫绝为西越南征北战一辈子,是西越百姓心目中当之无愧的军神。但是人们都容易忽略一件事,军神也是会老的。如果南宫绝在战场上出了什么事,西越绝对不是只是失去了一个主帅那么简单,那对西越的将士,甚至是百姓的士气都是一个毁灭性的的打击。

沐清漪沉吟了片刻,点头道:“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其实登基这几个月,容瑾一直有意无意的加重群臣心目中她这个丞相的权威,沐清漪就隐约预感到了将要到来的事情。天下将乱,战事本就是无可避免的。而容瑾身为西越的皇帝,亲自御驾亲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容瑾含笑搂着沐清漪笑道:“出征的事情也不过是咱们现在私下说说,还八竿子打不着呢。何况,本公子武功盖世,怎么样也不能在战场上伤着了,只要清清平安无事,本公子怎么样都不会有事的。知道么?”

知道他想要宽慰自己,沐清漪也顺从的微笑起来道:“既然是连影子都还没有的事情,现在拿出来说。九公子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上战场了么?”容瑾轻哼道:“那是,清清好好看着,本公子不仅武功盖世,足智多谋,就是横扫天下也是易如反掌。那个什么当世名将...不过是本公子没上过战场罢了,等本公子上了战场也绝不会比他差!”

沐清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原本还有的几分怅然之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个月后,奉天府步玉堂启奏,福王慕容恪从京城的质子府邸中逃走。容瑾勃然大怒,命人沿途追杀,却依然被慕容恪讨回了华国。

转眼便是十月初,华皇发国书邀请西越北汉两国明年二月初华国会盟,商议天下大事。同时参加整个中原十二年方有一次的群龙会。收到国书,容瑾便召集了朝中重臣到御书房议事。

“如今北汉对我西越虎视眈眈,华国与北汉也是一丘之貉,陛下怎么能亲自前往华国?”听完了容瑾的话,南宫绝毫不犹豫的便道。不说容瑾会不会遇到危险的事情,就说万一在会盟期间北汉突然发动战事,容瑾却不在西越也是一件大麻烦。

容瑄皱眉道:“但是,如果不去参加群龙会岂不是显得我们西越心虚?”自中原三国鼎立之事形成,数百年来一直坚持着每十二年三国首领会面一次,共同商议三国之前的各种事务。上一次是在北汉举行的,华皇和先帝都亲自前去了的。如果这一次,他们不去就显得他们西越怕了华国一般。

众人默然,国家与国家相交。气势和脸面是最重要的,无论如何也是丢不得的。但是他们刚刚才扣押了华国和北汉的王爷,这次的群龙会很可能会出现北汉和华国共同联手打压华国的场面。但是他们若是不去,便是向北汉和华国示弱了。

沐清漪秀眉微蹙,却没有开口说话。容瑄看在眼中,犹豫了一下问道:“沐相可有什么想法?”

沐清漪沉声道:“陛下留在西越以备不时之需,本相代替陛下前往华国。”

“不行!”容瑾剑眉一皱,断然拒绝。沐清漪挑眉,淡淡笑道:“虽然历来群龙会大都是由皇帝亲自前往,但是如果陛下当真抽不出身来,由丞相代替前往的例子也不是没有。”容瑾不满的瞪着她道:“你没有说那些代替前往的丞相最后都怎么样了!”确实有这样的例子,一共也不过才三个,其中两个死在半道上,一个回国之后被自己的皇帝给砍了。

沐清漪悠然浅笑,“我不是那些人。”

“总之,朕不同意!此事不用再意!”容瑾断然拒绝。沐清漪扫了容瑄一眼容瑄会意连忙起身带着众人告退。

御书房里只剩下沐清漪和容瑾两人,沐清漪方才叹了口气,轻声道:“如若今天的西越丞相不是我,你也不同意么?”容瑾沉默,如果现在的丞相不是清清,他当然没有意见。但是清清怎么能跟那些普通的臣子相比?就算是有丝毫的损伤也会让他心疼至死。更何况,清清如今可谓是华皇的眼中钉肉中刺,去了华国的危险更是寻常大臣的数倍。

“清清,听话好么?这次听我的。”容瑾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道。

沐清漪轻声叹息,抬眼认真的望着容瑾道:“容瑾,我是你的妻子。而且,是西越的丞相。陛下无法做到的事情,就必须由丞相去做,这是我的责任。”

“但是......”

沐清漪挑眉,“难道你想要我留在西越?你我都知道,哥舒竣很可能趁这个机会发起战事,万一到时候打起来了,你指望我领兵出征么?我不但不会打仗,连马都骑不好。”容瑾沉默,沐清漪握着他的手,柔声道:“若是我只想要平安宁静的生活,嫁给你之后就会安安分分的做西越皇后。安居后宫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我既然选择了继续做西越的大丞相,不仅是因为我想要帮你,容瑾,我也有我自己的野心和理想。我是一个女子,但是我依然希望我是一个称职的丞相,而不是一个被你虽是护在身边的花瓶。这一点...说起来还是咱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你更让我觉得舒服一些。那时候你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这半年来,沐清漪身为女相能有如今的权威,跟容瑾的暗中相助是绝对分不开的。

容九公子终于也有些无奈的苦笑,那时候他当然不会这么紧张,因为那时候他和清清还远没有现在这般的亲密。说白了,不过是个觉得有趣的合作者罢了,但是现在,她是他最重要的人啊。容瑾几乎不敢想象,如果失去了清清,他还能干什么。

“清清觉得我约束了你么?”容瑾有些黯然的道。

沐清漪抬头在他眉间落下一吻道:“你没有束缚你的妻子,但是,你对你的丞相太小心了。容瑾,当初我说过,既然你执意要抢西越的皇位,那么就要负起身为帝王的责任,不仅是你身为帝王的责任,我也有我身为丞相的责任。丞相...可以是帝王的辅佐着,也可以是对手,但是,我想还从来没有一个丞相是帝王的拖累吧?我也不想这样。”

“那你不要做丞相了。”

“陛下想要罢黜臣的官职么?”沐清漪笑盈盈的道。容瑾很想点头,清清什么都不用做,留在他身边他会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伤害。但是他却不能,站在朝堂上的清清,即使没有华服美饰,一袭白衣也依然有着倾倒众生的风采。这样的清清才是最美丽的,他不能剥夺她的这份风采和光芒。

“你是不相信我的能力么?”沐清漪挑眉问道。

容瑾叹了口气,无言的摇了摇头。

沐清漪愉快的点头笑道:“既然如此,就这么定了?”

容瑾紧紧地搂住她,双臂勒的她腰间隐隐有些发疼。沐清漪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柔顺的靠在他怀中安抚着他的不安,“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丞相出使别国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么?到时候我会想你的。”

“本公子现在就开始想清清了。”容瑾沉声道。一边亲昵的亲吻着她清丽的容颜,容瑾一边若有所思:如果有了宝宝,清清总不会还要坚持去华国吧?

沐清漪才不管容瑾在琢磨什么,她既然决定的事情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阻拦的。何况,这也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不是么?他们并不是寻常人家的小夫妻,既然一个身为一国之君,一个身为一朝丞相,很多事情确实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另外,她也很好奇,哥舒竣和华皇究竟想要打什么算盘。

低头看了一眼容瑾无意思的轻抚着自己腹部的手,沐清漪有些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心中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当初大哥认为女子最好是十八岁以后再考虑生孩子的事情,所以...这一两年,她是不太可能会怀孕的......

------题外话------

那嘛~其实清清对云月封不错,不是说云月封这人不好,而是他现在这个个性不适合在官场上混。如果没有清清的话,他以后要么死在官场上要么八成要混成个心狠手拉的大坏蛋。这两种当然都不是清清想看到的,所以才…不过很可惜,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云公子依然会越来越歪的走下去!

ps:这一章算是第二卷最后一章吧。下一章开始正式逐鹿天下,暂定为:逐鹿卷或者天下卷肿么样?大家鼓掌……顺便,有票票的亲们顺手投喂一个呗,习惯性要票票…。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99.作死的书生 下一章:201.重返华国
热门: 人间正道 司命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武林高手在校园 温香软玉 女纨绔和她的盲眼姑娘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不要物种歧视 明镜台 明枪易躲,暗恋难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