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作死的书生

上一章:198.文武双考,记仇的九公子 下一章:200.用心良苦,突起微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参加沐相!”众人起身拜见。

沐清漪神色平淡的扫了众人一眼,双眸平静无波没有半丝多余的情绪。然而却让许多原本还想要跟着起哄的人不由得羞愧的低下了头。

那个叫贾敬的老书生显然也认出了沐清漪,愣了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和羞愧,但是很快却又重新高傲起来。甚至连别人对着沐清漪参拜的时候他都依旧仿佛一身傲骨的站立着。

沐清漪看了看他秀眉微蹙,淡淡问道:“怎么回事?”

不等别人说话,贾敬抢先一步开口叫道:“这次考试不公!我等不服!”

沐清漪冷冷一笑,“你等不服?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清丽的眼眸扫过众人,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

那贾敬原本以为许多落榜的考生应该会跟着自己一起闹,没想到却根本没人回应,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高声叫道:“陛下派个女人来做主考!是对我们全天下学子的羞辱!而且,这个女人原本就跟云月封相识,说他们没有作弊,谁信?!”

沐清漪闲适的挥退了想要教训那贾书生的侍卫,平静的等到他说完。方才低眉笑道:“原来如此。”

“贾敬,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尽管冲着我来,东拉西扯算什么东西?!”云月封上前一步,冷冷的盯着贾敬道:“我跟沐相确实是见过。但是当时你…还有好几位考生都在场,还有当今陛下也在,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众人恍然大悟,原本他们听了贾敬的话确实是想偏了一些。心中暗暗的冒了一身冷汗,幸好没有冲动的跟着这姓贾的闹事,不凡的话这辈子只怕也要完了。

贾敬的话被云月封堵了回去,顿时气得脸色通红。旁边林璟玉也跟着道:“不错,当时在彭城,本公子也在场。姓贾的,你不会是想要说云兄跟沐相有什么私交吧?沐相是华国人,去年才到西越。云兄是绵州人,除了进京赴考跟我们一起路过彭州小住,从来没有出过绵州。你还想要说什么?”

贾敬强忍住心中的慌乱,他之所以找云月封的麻烦,说白了也不过是嫉妒而已。一时嘴快谁知道会牵扯出沐清漪来。但是人既然已经得罪了,贾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然不会认为沐清漪会轻易放过她。因此才索性豁出去,想要闹大了就算沐清漪想要对他怎么样也不敢轻易下手了。

却没想到,沐清漪虽是女子但是丞相的权威,还有那通身的清贵气质和一次次令人心惊的大事中历练出来的威仪,却也不是这些刚刚才进过考场的普通考生敢于冒犯的。

“总之!云月封身份低贱,根本没有资格参加科举,更不用说是入朝为官!”无话可说,贾敬硬着头皮道。

沐清漪挑眉,“云月封,户籍可在?”

云月封低头,沉声道:“禀沐相,族里荐书户籍路引一应俱在。请沐相过目。”双手呈上了各种证明身份的东西。这些都是每个考生入场之前必查的东西,云月封自然会随身携带。

沐清漪随意的翻开了一下,微微举起看着贾敬道:“贾举人是想要说,这份东西假的么?考虑清楚再告诉本相,当做污蔑新科进士是什么罪名,不用本相提醒你吧?”

贾敬脸色苍白,咬牙道:“就算那时真的,也改变不了,云月封的亲娘是个妓院的烟花女子的事实!”

云月封脸色煞白,身形有些顾忌的站立在场中并不说话。从小到大便是这样,无论他有多聪明,有多厉害,只要拿出他的身世说话,他总是会输的一败涂地。但是,出身并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事情,流落青楼也并不是他母亲能够选择的,这些人为什么要一直揪着他的出身不放!

“那又如何?”沐清漪不以为然,淡淡道。

“你…你…”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反应,贾敬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烟花女子所生的野种,有辱斯文!有这种人在朝中,谁还愿意入朝为官?!”

沐清漪抬手轻弹了一下手中的册子,悠悠道:“别人愿不愿意入朝为官,本相不知道,但是本相知道,你肯定是没有机会入朝为官了。新皇登基大赦天下,开恩科取士,一为朝堂输送新人,二为嘉惠天下学子。之论才德,不论出身。只要有志效忠陛下,效忠于西越者,皆可取之。听明白了么?”

“不!我不服!”贾敬高声叫道:“我考了二十多年,为什么…凭什么他这种人都能够考上!为什么…是你,一定是你!在彭州你听到我说你坏话,你故意让我落第的!我不服……”

“沐相!”

一直沉默这的云月封咬了咬牙,突然一掀衣摆当场跪倒在地上,沉声道:“多谢沐相不曾歧视学生!云月封,愿意放弃这次成绩,请沐相就此抹去我的名次。”

沐清漪垂眸,平静的打量着云月封,半晌才道:“哦…你可知道你的名次非常靠前。若是殿试表现上佳的话,未必不能取得更好的名次。这次放弃了,就算下一次再次上榜也未必就有这么好的成绩。”

云月封坚定的道:“学生绝不后悔!学生有信心,下一次考试必定还能位列一甲。”

“云兄!”林璟玉不忍,起身提醒道。不说凭空多耗费三年的时间,沐相说的一点儿也没错,就算三年后云月封在上考上,也未必就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云月封沉声道:“学生,绝不后悔!”

沐清漪凝眉想了想。侧首看向同样站在一边有些傻了的贾敬,淡淡道:“贾…贾敬?当着全天下学子的面,本相再给你一个机会。”

贾敬也没有想到云月封据说说放弃就放弃了这次的名次。要知道,这可是一甲第四名。贾敬望着云月封的眼睛突然多了一些畏惧,但是更多的却是嫉妒。云月封才二十出头,就算再耗三年他也有的是时间,但是她却已经将近半百了。

“什…什么意思?”

沐清漪指了指云月封,淡然道:“本相再给你们一次考试的机会,就你们两个当着所有学子的面。如果你考得比他好,一甲第四名就是你。如果你依然不如他。那么…冒犯当朝丞相,贡院门口闹事的罪名,你当知道该当何罪?”

其实,说了这么多沐清漪根本就没有给贾书生选择的机会。比,还有一搏的机会,拒绝的话,只怕立刻就要论罪了。

贾书生涨红了脸。但是这一次却不是吓得和气得,而是激动的。他当然绝不会认为自己不如云月封,考了七届都没有考上,他只会觉得是自己的运气不好而已。但是这一次,只要赢了这个自己素来看不起的云月封,就可以得到一甲第四名,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好机会。

犹豫了一下,贾敬问道:“若是我赢了,他怎么样?!”

云月封咬牙道:“如果我输了,云月封愿以作弊论处!”

众人暗暗吸了口气,科举作弊,而且还是已经上榜了的,这可是杀头的大罪。一时间,大多数人都已经偏向了云月封了。若是没有绝对的本事和自信,绝不可能拿自己的命来赌。

沐清漪满意的点头,看着贾敬道:“很好,当着所有考生的面。你赢了,你是一甲四名,他死。他赢了,你死。”

沐清漪的声音很轻柔,带着淡淡的温雅气息。没有半点的冰冷和怒火,但是却听得贾敬心中一寒。额头上已经浸出了豆大的汗珠。

沐清漪回头吩咐身边的人道:“去请姜太傅,太学学正,以及庄王和齐王过来一趟,就说本相有事请他们帮忙。”

跟在沐清漪身边的人应了声匆匆而去。沐清漪漫步走到云月封跟前,淡淡道:“男儿膝下有黄金,除了天地君王祖先,莫要随意下跪。”

云月封抬起头来,望了一眼站在跟前美丽绝伦的白衣女子,在林璟玉的扶持下慢慢的站了起来,哑声道:“云月封…多谢沐相。”

沐清漪微笑,“本相可是赌你赢了,云月封,不要让本相失望。”

云月封恭敬的点头,“云月封遵命!”

容瑄等人赶到的时候,贡院门口已经摆好了几把椅子。而台阶下的空地上摆了两张座椅。桌上放着笔墨纸砚。

容瑄有些好奇的笑道:“沐相,今天这是……”

沐清漪抬眼笑道:“我不相信王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容瑄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沐清漪这么一说也只得一笑,在沐清漪左侧的位置里坐了下来。跟在他身后的姜太傅等人也都到了。姜太傅如今虽然已经不再上朝,但是却可说是文官中品级最高的一位。就是沐清漪这个丞相,单论品级的话虽然跟太傅一样都是正一品,但是实际上也要低他半筹的。而太学的学正更是代表了天下学识最高的那群人之意。至于容瑄和齐王二人,这是代表着西越皇室的权威。这样的组合,可说是给足了贾敬面子。但是同样的,一旦输了,贾敬也非死不可。

沐清漪淡笑道:“为了公平起见,出题这事儿,就交由学正大人和老太傅共议吧。”

姜太傅也不客气,只是有些遗憾的看了看显得坐立不安的贾敬摇了摇头。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只是更贾敬这么大胆子的,或者说这么蠢的,还真是不多见。

两位老者商议了片刻,便你下了题目。姜太傅提笔在纸上写了两个大字,“治水”。

看到题目,贾敬脸上一片茫然。而云月封低头思考了一会儿便开始磨墨。看到云月封开始动手,贾敬自然也不愿落后,有些手忙脚乱的也开始磨墨。但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他心中根本还没有丝毫的低。

姜太傅和学正这一题其实出的有些难度。治水两个字倒是简单,但是就是在朝为官几十年的老臣也不敢说治水能治得好,更不用说这些根本连朝堂的大门都还没进过的考生了。

两人开始答题,中间的等待时间却是有些无聊。但是周围围观的考生却并没有人离开,都站在贡院外面等着这一场比试的结果。

贡院门口摆着的一排椅子里,坐着的都是当朝最有权势和威望的权贵和高官了。容瑄端着茶杯靠在椅子里,似笑非笑的看着沐清漪道:“沐相,为了两个考生,搞得这么大有必要么?”

沐清漪神态悠闲,淡淡笑道:“我很看好那个云月封,虽然说三年后他也有信心能高中,但是光阴苦短,既然有机会又何必在浪费三年的时间?”

容瑄看了一眼正端坐在桌边下笔行云流水的云月封,点点头道:“看上去倒是不错,不过太年轻了。只怕还不堪大用。”

“庄王这话可不对。”另一边,姜太傅含笑捋着胡须道:“有志不在年高,老夫看如今只怕也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虽然古有“五十少进士”之称,但是真正能够大器晚成的又能有多少?那些真正能够做出一番功业的,就算不是少年成名至少也应当是在正当盛年。真到了五十岁中进士的,其实大多一辈子能到三品官就算是不错了。

再看看如今的朝堂的,被新帝一番杀伐之后不动声色的换上去的人。大丞相沐清漪自不必说,二十尚未足。如今重用的这些,南宫翼、步玉堂、姜誉、东方旭等等,一个比一个年轻。

姜太傅揣摩了一辈子帝王心思,这些日子下来多少也有些明白皇帝陛下的想法了。陛下年轻气盛,只怕是嫌弃他们这些老头子碍手碍脚,想要大量的启用新人了。如此算来,自己先一步退下了得了太傅的尊荣,又将最看好的孙儿推了出去,陛下对姜家竟是当真不错了。

容瑄一愣,也跟着笑了起来,“太傅所言极是。”

贡院门口被文科的考生们围得水泄不通,但是考武科的考生们却没有这个兴趣,大多也就是在看完了自己的名次之后无聊了过来看戏的。自古文武相轻,酸儒们闹什么幺蛾子这些未来的武将们自然不怎么理会了。

霍元方神色有些呆滞的站在红榜底下望着第一张第三行写着的霍元方三个大字怔怔出神。

原本他是真的没抱希望了,毕竟这从古至今得罪了皇帝还能有好命的都可以算得上是传说了。霍元方自然没有以为自己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今天跟着过来也不过是陪着梁修武和罗云看榜单罢了。谁知道最先看到的却是自己。

“霍兄…恭喜啊!”

“啊?!”霍元方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么说…我不用去守城门了?”罗云低头闷笑道:“霍兄,那八成是陛下跟你开玩笑的。陛下竟然身为一国之君,武功也那么高,想必也不是心胸狭隘的之人。”

“是么?”他怎么觉得不太像啊。霍元方虽然有些粗枝大叶,但是不得不说感觉还是十分敏锐的,不然在变成那样的匪患横行的地方也活不到现在。

“必须是!”两人齐声道,狠狠地瞪向霍元方。敢说陛下心胸狭隘,你不想活了!

“那…是吧。”霍元方点头承认,反正他觉得不像。不过就算他高中了最好的也不过是分到军营里做个小校尉,十年八年之类应该也不用再见着这位陛下了,应该也不用担心。

再看看榜单,梁修武和罗云也各自高中了,不过名次靠后一些都还不错。三人互相道贺了才朝着贡院门口看热闹的地方而去。远远地就看到坐在大门口与容瑄等人言笑晏晏的沐清漪。

霍元方忍不住咂嘴道:“上次怎么就没看出来,那娇滴滴的姑娘竟然会是当朝丞相。真是……”

旁边梁修武没好气的拿胳膊捅了他一下,“霍兄,早晚有一天你要倒霉在这张嘴上!”

霍元方愣了愣,摇头道:“不是,我是想说,这姑…沐相可真不简单。”

“那倒是真的。”罗云笑道:“沐相看上去只怕还未满二十,坐在那一堆王爷和老臣中间竟然一点儿也不失色。可叹是个女儿身,若是个男儿,只怕更加了得。”

霍元方一挥手道:“罗大哥这话我不爱听,女儿身怎么了?女儿身不是照样当大丞相么?听说那那群罗里吧嗦的酸书生管的死死的,真是好本事。最要紧的是,这沐丞相她居然不酸也不啰嗦。”

习武之人都没读过什么书,就是向他们这些读了一些兵书的,听着那之乎者也也是头痛欲裂。因此看沐清漪这样一个虽然是女子,却并不软弱,也不酸儒更不啰嗦的女相,就更加满意了。反正女相是文官,被女人压着丢脸的也不是他们这些武人。等哪天出来一个女大将军再来讨论男人的尊严问题吧。

因此,综上,大多数武将和习武之人,对沐清漪这个女相远没有那些文官那么排斥。

比试的时间并不长,一篇策论做多也不过一个时辰而已。云月封更是早早的就完成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反观另一边不远处的贾敬,并不算特别炎热的天气,却是满头大汗,甚至汗水还滴到了桌上的纸张上,弄得更加狼狈。

见此情形,一些原本还因为云月封的身份而站在贾敬这边的人眼中也只剩下鄙视了。喜欢出风头没关系,但是要有那个本事。就贾敬这副德行,还不如云月封呢。至少人家看上去是个真有些本事的,他们就是输了也输的心服口服。

终于,贾敬抬手抹了一把额边的汗珠,也跟着搁下了纸笔。沐清漪身边的叶梦龙和许正元二人上前收起了两人的策论想要呈给沐清漪。沐清漪抬手阻止了,淡淡道:“给两位王爷和太傅学正大人看就可以。”

“是,沐相。”

四人拿到策论两个人一张一起看了起来。拿到贾敬的策论的齐王和容瑄只是略看了看便放下了,两人脸上倒也看不出什么接过来。倒是姜太傅和学正拿着云月封的试卷仔细的研究着。还不是低声讨论两句。等到两位都看完了,方才与容瑄交换试卷。

两张试卷,四人看了也不过两刻钟左右的时间。沐清漪含笑道:“四位觉得如何?”

四人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太学学正站起身来道:“老朽等认为,还是云公子的策论更甚一筹。”

贾敬脸色一变,顿时软倒在椅子里,咬牙道:“凭什么这么说?!我不服!”

太学学正脸色微变,很是不悦。他能成为太学的学正,自然代表着无论是学识还是声望都是一等一的。但是却在天下学子面前被这样一个人质疑,不高兴是难免的。轻哼了一声,沉声道:“这位贾公子的文章确实是写的花团锦簇,不过,老朽也能明白贾公子为何考了这么多年依旧不能高中了。通篇辞藻华而不实,完全是词不达意。科举考的是策论,不是要你们写废话!至于这位云公子,文章倒是平实,治水之题虽然有些为难,倒是难得云公子还能提出一些不同的见解,也能因地制宜。想必平日云公子也是博览群书的。很不错。至于贾公子不服,两位的文章一会儿便会张贴在贡院门口,由天下学子评鉴!但是,老朽的结论,绝不会变!”

完了…。

贾敬顿时懵住了,心中一片慌乱,甚至觉得自己连耳朵里也在嗡嗡作响。周围围着无数的考生都用鄙视的眼神望着自己,更让贾敬羞愧的仿佛无地自容。更重要的是,他还记得沐清漪所说的话。他输了…就要死!

“沐相饶命!”贾敬砰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痛哭流涕,“沐相饶命!学生知道错了,学生不该鬼迷了心窍嫉妒云兄。云兄…求求你,替我向沐相求求情吧。咱们是同乡啊……。”

看着贾敬如此脓包的没有半点骨气的模样,众人都不由得厌恶的撇开了眼。云月封沉默的站在一边,仿佛完全没有听到贾敬的话一般,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沐清漪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云月封,淡淡挥手道:“带下去吧。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两个侍卫挺身而出,一左一右拎起贾敬便往走。容瑄站起身来挥袖道:“如此也没有本王什么事儿了。本王先行告辞。齐王叔,一起走?”齐王容慕风点头一笑道:“也好,沐相告辞。”

“恭送王爷。”沐清漪点头笑道。

两位王爷走了,姜太傅和学正自然也不多留跟着也告辞了。见此间事了,考生也渐渐的散去了。倒是因为这件事,原本许多人心中对于这位女相还有些不以为然,如今不管是何想法却注定了是印象深刻。原来美丽的女子并不是都如他们原本以为的要么娇弱无依,要么工于心计只会算计着后宅的一亩三分地。要么娇纵奢侈或者是木讷笨拙。原来这世上还有女子能够拥有绝色容颜的同时,比世上大多数男人更洒脱,更沉稳,也更具威仪。

“云月封,多谢沐相。”

重新回到了茶楼里,云月封郑重的拜谢道。

沐清漪打量了云月封许久,放在淡淡一笑道:“不必如此,你若是没有真本事,今天便是本相站在你这边,你也保不住榜上的名次。”

如果云月封发挥失常,最后交出的策论不能够服众的话,就算他比贾敬好一些,若是不能入太学学正的眼,今天他这个一甲第四名也是保不住的。云月封漠然道:“无论如何,还是谢过沐相。”

沐清漪点点头,问道:“贾敬,你觉得该如何处置?”

云月封有些意外的抬眼看了沐清漪一眼。很快又低下了头沉声道:“自然是有沐相处置,学生不敢有任何异议。”

沐清漪凝视着云月封许久,方才淡淡道:“也罢。贾敬那种小人死不足惜。但是…做人,还是莫要太过心狠了才好。”

云月封一愣,垂眸道:“多谢沐相教诲。”

“沐相,云兄他…。”林璟玉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云月封,上前一步想要替他说几句话。沐清漪抬手阻止了他,淡笑道:“无妨,本相不过是随口说一句。至于贾敬,本相既然已经说了,他既然同意了,结果如此也与人无尤。”

林璟玉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只是心中越发的觉得这位沐相高深莫测了起来。

看着他不自在的模样,沐清漪不由笑道:“罢了,还未殿试之前,也本相也不宜与你等交往过密。先回去吧。”

“是,学生告辞。”两人齐声告退。直到出了客栈,林璟玉才吐了口气,道:“这位丞相大人…真的才十几岁么?”就这份威仪,他们这样二十多岁的人在她面前都仿佛喘不过气来一般。真是想想都觉得丢脸。

云月封沉默了看了他一眼,转身道:“咱们回去吧。”

林璟玉一把抓住他,“别呀,咱们不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么?”

“三天后就是殿试。”云月封淡淡提醒道。林璟玉一窒,连忙点头道:“你说的是,庆祝什么的,还是等殿试过了再说吧。不过云兄…。刚刚沐相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云月封沉默不语,半晌才道:“没什么。”

静谧的厢房里,只剩下沐清漪和不知何时到来的容瑾了。容瑾透过半开的窗口打量着楼下渐渐的融入人流中的两个人,挑眉道:“清清之前不是很看重云月封么?刚刚好像是…对他不太满意?”

沐清漪摇头道:“也不是不满意,云月封此人…才华却是出众,就是点为状元也当之无愧。不过…心性只怕是有些阴狠,睚眦必报。”贾敬确实是可恨,论罪也该死。但是对云月封而已,其实也就是嫉妒他出言辱骂罢了。一般人,就算是为了自己有个大度宽宏的名声,在沐清漪问起这个的时候,即使是虚情假意也必然是要提贾敬求两句情的。但是云月封却并不是如此,不只是因为他不屑于如此,更重要的是他是真的希望贾敬死。所以不愿出口求情,以防她顺水推舟真的赦免了贾敬。

这世上有的人生性宽和,大肚能容,而有的人也确实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睚眦必报。只要不公报私仇,陷害忠良,沐清漪也并不会因为这样的性格就看地云月封这个人。但是这样的性格在官场上并非什么好事,所以她才会出言提醒。至于能够领会几分就要看云月封自己的悟性了。云月封是个很努力也很有才华的人,沐清漪也不希望这样的人因为性格原因而半途折戟沉沙。

“原来如此。”坐在沐清漪身边,容瑾将她锁入怀中,有些吃味的道:“清清如此为他着想,本公子都要吃醋了。”

沐清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九公子天天吃醋,不如咱们在宫里建一个醋坊咱们买醋。就叫云隐醋坊如何?”

将沐清漪打趣自己,容九公子更加更加不依了。双手抓着沐清漪的玉手把玩着,一边道:“清清多关注本公子一些,本公子就不用去卖醋了。”

沐清漪无奈,抬手仰望着容瑾的俊脸。不得不说,容九公子实在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即便从小看惯了顾秀庭,沐清漪也不时的因为容瑾的俊容而惊艳。九公子任性桀骜的时候傲气凌人,令人不敢触其锋芒。胡搅蛮缠的时候却又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更有许多时候仿佛是个孤单无助的纯真孩童。而沐清漪更知道,九公子这样的一面只会在自己面前展露。当一个骄傲的男子只会在自己面前展露她不为人知的一面时,就算是再怎么冷心冷情的女子也会忍不住动容。

抬起头,沐清漪轻轻的在他唇边落下一吻,轻声道:“除了九公子,我还能关注谁?”

容瑾搂住她,毫不犹豫的加深了这个吻。直到沐清漪呼吸有些急促才放开了她,心满意足的笑道:“除了本公子,谁也不配让清清关注。”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98.文武双考,记仇的九公子 下一章:200.用心良苦,突起微澜
热门: 超品透视 哏儿 全娱乐圈颤抖 直播之工匠大师 我被对家强行标记了 天道今天又作死了吗? 盗墓笔记贺岁篇2009 永生 血族新娘(下)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