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罪不可恕

上一章:196.科考弊案 下一章:198.文武双考,记仇的九公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转眼,便是科考的前一天了。当礼部负责科举的官员们看到考题的时候却瞬间变了脸色。考题上的内容,没有半题跟之前的相同,至于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策论,则根本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礼部侍郎望着跟前桌上的试卷高声道。

送来试题的官员一脸的不解,礼部右侍郎没好气的道:“这上面的考题,跟咱们之前拟的不一样!”

“这是丞相大人会同姜太傅亲自拟的试题。”官员答道。

“这……”礼部右侍郎险些气歪了脸,“会试的试题素来都是有礼部,翰林院和国子监学正拟的,策论是由陛下钦定的。什么时候变成由丞相拟题了?”

那送来试题的官员也是一脸茫然,“下官不知啊。”他只是奉命将试题送过来,哪儿知道到底为什么试题会变了啊?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吧,不是还没开始考试么?

“咱们去请示尚书大人!”左右侍郎对视一眼,齐齐起身往礼部尚书办公的地方而去。

“大人,下官有要事禀告!”一行人急匆匆的冲进礼部尚书的书房,叫道。

礼部尚书不悦的皱了皱眉道:“无礼,还不见过沐相。”

众人这才发现,一边的椅子里还坐在一个清丽绝俗的白衣女子。只是此时,却是谁都没有心情欣赏眼前的美人如画,只是匆匆的上前见礼,“见过沐相。”

沐清漪笑容和煦如风,“各位大人不必多礼。既然各位有事情要禀告,本相就先行告辞了。”

左侍郎上前一步道:“沐相请留步,此事与沐相也有些许关系。”沐清漪秀眉微挑,倒是又重新坐了回去。

礼部尚书蹙眉道:“何事如此急躁?”

右侍郎道:“启禀大人,刚刚送来的考题为何全部被顾相更改,而下官等人却丝毫也不知情?”科举本就是礼部负责的,他们追问倒也不算是逾越。

礼部尚书皱眉,有些不解的看了沐清漪一眼,显然他也并不知道这件事。想了想,还是息事宁人的道:“沐相是本届恩科的主考官,何况现在尚未开考,就算改了考题也无关紧要。还是考题有何不妥?”

左右侍郎齐齐语塞。就是因为不是无关紧要所以他们才着急啊。至于考题…他们只是看了一眼考题被改了就急忙出来找尚书询问了,哪儿有空考虑考题是不是不妥?

沐清漪淡然笑道:“考题确实是本相改了的,至于不妥…本相亲自请教过姜太傅,姜太傅曾经也做个几任的主考,据太傅所言,并无不妥,大人尽管放心便是。”

“那就好。”礼部尚书松了口气,在他看来此事不过是沐清漪新官上任急于求成想要做出一些成绩来罢了。只要考题没有问题,他也并不介意卖丞相一个面子。何况,这位丞相大人虽然年轻,却是难得的心思缜密并不独断专行,知道自己对科举并无经验还知道去请教前辈。扫了一眼手下的官员,礼部尚书不悦的道:“既然如此,还能有什么问题?开考之前变换考题也并非没有先例。明天恩科考试就要正式开始了。这不就关系到天下学子的前程,还关系到西越的未来,尔等还不快去准备。”

左右侍郎脸色灰白,但是却无法可想。无论怎么说,想要再见考题换回来都必然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而之前卖出去的考题现在想要在改变更是来不及了。最重要的是,沐相突然变换考题的事情让他们心中不得不升起了大事不妙的预感。

“还不下去准备,磨磨蹭蹭的干什么?”看着手下人一副犹犹豫豫如如丧考批的模样,礼部尚书不悦的道。侧首有些惭愧的看向沐清漪道:“驭下无妨,让沐相见笑了。”

沐清漪淡然笑道:“尚书过谦了。至于这几位…也不用忙着走了。其实本相今日前来,也是要找左右侍郎谈谈。”

旁边,左右侍郎和几个官员脸色都忍不住一白。

沐清漪回头对着身后的侍从低语了几句,侍卫立刻恭敬的点点头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步玉堂和南宫翼带着走了进来,“见过沐相,见过大人。”

“沐相,这是…。”礼部尚书有些茫然的道。

沐清漪看着眼前这须发花白的老头儿,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这次的事情跟着老头儿虽然没什么关系,但是不得不说,这位好不容易挺过了西越帝驾崩,容瑾登基和容瑾大婚的倒霉尚书,终于还是被自己的属下给带累了。就算这次的事情跟他无关,手下的人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南宫大人,你们说说吧。”沐清漪道。

“是,沐相。”南宫翼朝礼部尚书拱了拱手道:“启禀大人,数日前就有人发现,有人在京城的各大客栈酒楼兜售恩科考试的试题,下官和奉天府尹步大人奉陛下和沐相的旨意彻查此事。这是证据,请大人过目。”南宫翼从身后的侍从手中接过一摞厚厚的卷宗折子送到礼部尚书的跟前。

只听了南宫翼的话,礼部尚书的脸就已经跟堂下的属下们一样白了。新皇登基第一次恩科考试出了这样打的篓子,无论跟他有没有关系,一个治下不严的罪名是绝对跑不了了。

颤抖着手翻了翻桌上的卷宗,礼部尚书瞪向底下的几个人的眼神,1恨不得能将这几人给凌迟了。

一抬手,将这些折子狠狠地砸在了左右侍郎的身上,“一群混账!你们自己看看!”

几个官员哪儿来敢看,慌乱的接住折子卷宗当场就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

“大人…下官等…下官冤枉啊……”还有人心存着侥幸,想要推托。礼部尚书冷哼一声并不说话。沐清漪淡淡笑道:“几位若是觉得冤枉,不如看了这些东西再来辩驳?”

“沐相的话没听到?!还不看!”礼部尚书咬牙道,他现在恨死了这几个连累自己的属下,怎么可能还会替他们求情。无奈,几个官员只得小心翼翼的打开手中的折子卷宗,上面的内容却让让他们本就苍白的脸色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上面不仅写着他们如何兜售考题,甚至连买了多少,钱都到哪儿去了,卖给了什么人都记得清清楚楚。

其实这些事情他们也不过是将考题拿出来,事情都是给下面的人做的,就连他们自己都不是十分清楚。也正是因此,才更加惶恐。

看着眼前抖得如筛子一般的下属,礼部尚书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有些虚弱的望着沐清漪道:“沐相…这事……”沐清漪抬手,含笑安抚道:“大人尽管放心,大人与此事无关,陛下已经知道了。”礼部尚书感激的点点头,同时也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倒霉被贬官只怕是免不了了,但是只期望不要更加倒霉他就心满意足了。

“各位大人,还有什么话要说么?”沐清漪淡淡问道。

“沐相饶命!”礼部众官员脸如死灰。

“饶命!”沐清漪冷笑一声,“新皇登基,开恩科意在选拔有才之士入朝为官。你们倒好,大半个礼部欺上瞒下,当街兜售恩科考题,陛下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你们还好意思叫饶命?!”冷眼扫了一眼跪了一地的官员,沐清漪看向南宫翼,“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

南宫翼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众人,沉声道:“泄露科举考题,论罪当诛。出售牟利,罪加一等,满门抄斩!”

“沐相饶命啊!下官知道错了。”左侍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年过半百了还哭得一塌糊涂。若是平常时候看到这幅场景,沐清漪八成都是要心软的,但是现在沐清漪心中却没有半点心软之意。敢将脑经动到科举上面,这已经不是胆大包天可以形容了。

“带下去吧。”沐清漪平静的道。

很快便有侍卫进来将这些人全部拉了出去。大堂里一时间一片宁静,礼部尚书颤颤巍巍的望着沐清漪,“沐相……”沐清漪轻叹了口气道:“后面的事情当由陛下处置,不过科举就在明日,大人还是好好准备吧。”

礼部尚书心中一喜,连忙道:“多谢沐相。”礼部尚书明白,沐相这事在提醒他陛下现在还没有夺了他的礼部尚书职位。只要尽心做事,办好这次的科举考试将功赎罪,说不定此时还有转圜的余地。

沐清漪站起身来道:“如此,本相打扰大人了,先行告辞。南宫大人,玉堂,这里交给你们了。”

“是,恭送沐相。”三人起身道。

科举考试的前一天,京城里同样是风雨不断。当天傍晚,不少应考的学子被突然闯入的官差带走。一时间,让所有的学子都有些惶惶不安起来。这对于科举考试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这事怎么回事?”

福云客栈里,同样也有两个学子被抓走了。整个客栈的学子们都纷纷除了房间,聚集在楼下大堂里一片熙熙嚷嚷。

“是啊,孙兄怎么被抓走了?”有人焦急的问道:“莫不是犯了什么事?”

“听说别的客栈也有人被抓走了,只怕是出大事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所有的人顿时更加不安起来了。

林璟玉几人坐在角落里的一个位置,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叶梦龙和许正元两人一脸安泰的模样,有些诧异的道:“你们不担心么?”

叶梦龙笑道:“咱们安分守己的来考试,有什么好担心的?”

林璟玉一愣,若有所悟,“你是说……”

许正元笑道:“林兄,你没发现么?被抓走的人家室都十分不错。而且……”

林璟玉和云月封二人不由得沉默起来,心中已经隐隐有些明白了什么。林璟玉凑在叶梦龙身边,笑眯眯的道:“话说,叶兄,许兄,两位来历应该也不简单吧?不然怎么会知道这些?”就算是他们这些安分守己的学子,看到这场面多少还是有些茫然无措,哪儿像这两个这般从容自若?

叶梦龙摸摸鼻子,笑道:“这个么…一般一般。”

林璟玉轻哼一声,有些不满的撇他。觉得这两人有些不够朋友,不过他也只是好奇并不是真的想要打探两人的家室,也就这么过去了。倒是看到旁边的云月封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问道:“云兄这事在想什么?”云月封放下茶杯淡淡笑道:“我在想…来历不凡的应该是那位沐公子。”

叶梦龙和许正元二人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怪不得沐相看重这个人,果然聪明不凡。林璟玉有些疑惑,他怎么没看出来那位沐公子有什么不凡之处,就是一个长得漂亮的公子哥儿而已啊。云月封摇摇头,同样有些疑惑并不在多话。

“有消息了。方才陛下命人传旨,礼部左右侍郎勾结手下官员泄露了考题。那些被抓的人都是买过考题的。陛下的旨意就贴在贡院外头。大家快去看看!”出去打探消息的人急匆匆的回来叫道。很快,大堂里的人就一涌而出,纷纷往贡院的方向跑去了。林璟玉看看其他三人,“咱们也去?”

云月封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叶梦龙笑道:“林兄和云兄先去吧,我们就先不去凑热闹了。”

云月封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拖着还想要说话的林璟玉走了。

“许兄,你说他是不是猜出来我们的身份了?”叶梦龙有些担心的道。

许正元摇摇头道:“他没见过我们,不太可能。”如果他们是学子,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当朝丞相能派朝中官员扮成普通的学子混在这些人堆里打探消息。叶梦龙想了想,点点头道:“也是。”全天下,能够比沐相的想法一样奇怪的人肯定不多。

“叶大人,许大人。”等到人都走光了,一个灰衣男子出现在两人跟前,低声道:“沐相吩咐了,两位今晚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两人双双松了口气,若是真让他们进贡院考试就麻烦了。先别说重复应考是不是违法的,就说万一一个运气不好没考上,那就真是贻笑大方了。

两人欢喜的点头道:“多谢沐相。”

灰衣男子看了看两人,继续道:“沐相说请两位今晚好好休息,明天跟他一起到贡院监考。”

咔嚓!两人脖子有些僵硬的扭头望着对方,这两天见过他们的考生可当真不少,若是到时候让人认出来了……。

贡院门口的告示牌上,贴着明黄的圣旨上面盖着红彤彤的帝王印玺,显示着这张明黄的绢帛上写的内容的真实和帝王的权威。看完了圣旨,有不少人忍不住破口大骂,也有人高呼陛下圣明。容泱有些窘迫的站在人群里,虽然已经在这些学子中混了好些日子了,但是他这个龙子龙孙毕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习惯的,穿着一身布衣儒衫站在这些人中间,容泱还是有些不自在。再看看圣旨上写着的那长长的一串名字还有满门抄斩等等字样,也忍不住一阵头皮发冷。

“表舅。”从人群里退出来,正好就看到同样穿着一身布衣的南宫翼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容泱松了口气连忙走过去叫道。南宫翼打量了一番容泱的模样,不由点头笑道:“不错,还有些样子。”容泱无奈的苦笑,南宫翼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母妃托我来瞧瞧你,看你可还习惯,看起来…还不错?”

容泱点头道:“还行。表舅,万一我……”这些天,容泱也见识了不少的考生学子,其中许多人都是才华不凡之辈,容泱对自己还真是没什么信心。南宫翼笑道:“尽力便是,你原本就不是读这个的,就算考不上,也没人会怪你。”

容泱这才放心新来,点头道:“多谢舅舅,舅舅回去告诉母妃,我一切都好,不用担心。”

南宫翼点头应了下来。容泱有些好奇的问道:“舅舅怎么会来这里?”总不会是专门来看他的吧?如果是找他也该去客栈才对。容泱扫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公告牌,低声道:“奉沐相之命来看看这些考生怎么样了。别因为今天的事情,影响了明天的考试。”

容泱笑道:“应该不会吧?今天的那些人被抓了,他们应该高兴才对。”不仅是因为公平的原因,更因为少了不少的对手。

南宫翼含笑点头道:“看来确实是沐相多虑了,这些人都还不错。”

竞争对手少了,对这些学子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十年寒窗苦读,想必这些人也没那么容易受到这些事情的影响。南宫翼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自己可以回去交差了。转身又叮嘱了容泱几句,南宫翼也转身离去了。

望着南宫翼转身离去的背影,在看看跟前来来往往的人群,容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些年身为庄亲王世子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优秀的人,但是直到离开了庄王府的光环,与这些不知道他身份的人混在一起,他才直到自己竟然连融入这些人之中都显得格外的困难。更不用说想要混得如鱼得水了。

南宫翼回到含章宫交差的时候,御书房里容瑾正在大发雷霆。书房中间的地上跪了一地的大小官员。

“臣,南宫翼叩见陛下,沐相。”

容瑾脸色森冷,沉声道:“平身,京城里的考生现在如何?”南宫翼恭敬的道:“请陛下放心,考生们一切都好。不少人纷纷痛骂买卖考题的无耻之辈,更是称颂陛下圣明。”容瑾轻哼一声,对于别人称不称颂他他也并不在意。回过头扫向众人,继续刚刚没法玩的脾气,“你们想要替那些人求情?跟朕说说他们有什么资格让朕恕他们死罪?”

众人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有人有些艰难的道:“陛下,满门抄斩实在有些…上天有好生之德,还请陛下体恤天意……”

“体恤天意?”容瑾不屑的冷笑,“朕不同意你们的话就是不体恤天意了?什么时候…你们,可以代表天意了?”众人一愣,连声到不敢。容瑾深色冷肃的盯着众人道:“你们嫌朕惩罚太狠了?说到底,是担心有一天这些事情临到自己身上是么?感情,朕的爱卿们,现在就开始考虑以后要贪赃枉法了么?”

“臣等冤枉!”

“臣对陛下的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求陛下明察啊。”众人纷纷喊冤,吵得容瑾有些不耐烦的走起了眉头,“既然没有,你们担心什么?还是说各位爱卿觉得朕是个无缘无故就要杀人的暴君?你们给朕听清楚了,只要老老实实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朕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若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朕也绝不姑息!今天这些人,就是下场!”

众人心中一震,有人暗暗地看向坐在一边的沐清漪。沐清漪却并不像往常那么好说话,开口劝谏。反倒是垂下眼眸低头喝茶,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容瑾冷冷道:“不必看丞相,朕心意已决谁劝都没用!你们若是觉得那些人不该死,站出来替他们去死。一个人换一个人,也算是公平,有谁愿意站出来?”

众人顿时无言,就算再怎么样求情谁愿意用自己一命去换别人一命的?他们是朝堂上勾心斗角的官员,不是十世行善的大善人。

容瑾不屑的扫了众人一眼道:“既然没有,就给朕闭嘴!谁再求情与罪犯同罪。有那个功夫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给朕回去好好办差,朕养着你们不是为了看你们演戏的!滚出去!”

所有人面如土色,看到容瑾当真动怒了也没有人敢再去捻虎须,脸色灰败的退了出去。

赶走了这些人,容九公子余怒未消,“一群废物!整天正事不会干就知道多管闲事!”

沐清漪无奈的笑道:“跟他们生什么气?这些在朝堂上混成了精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试探皇帝的心意的。”与其说这些人是想要替人求情,不如说是想要继续试探容瑾的底线罢了。

容瑾轻哼一声,“明日辛苦清清了,等咱们培养出一群可用的人,就把这些老东西通通赶回家。”沐清漪含笑看着容瑾说出有些幼稚的话,也直到他不过是发泄脾气罢了,哪儿会当真这么做。也就不再劝说任由他胡闹了,“恩,我知道。放心便是。”

“过两天,我带清清去看武举考试。”

“好,一起去。”沐清漪轻声笑道。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96.科考弊案 下一章:198.文武双考,记仇的九公子
热门: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花千骨 首长秘书 异世界的美食家 九州·死者夜谈 伯特伦旅馆 盖世帝尊 浩荡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心理追凶:骸骨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