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回京,离别,人质

上一章:193.气晕梅太夫人 下一章:195.北汉皇的馊主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这是一座开在路边专供来往的行人投宿歇脚的地方,因为是在前往华国京城的必经之路上,距离皇城也不算太远了,所以客栈也不小。

进去的时候大堂里倒是有些冷清的只做了两三桌人,看到两人也只是愣了一愣,便各顾各的继续吃饭和喝酒去了。经常在外面走动的人多少还是有些眼力介儿的,这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进来的两个人浑身上下却没有半点湿意。更不用说,这容貌俊美的黑衣青年一看就不像是好惹的。至少,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能够惹得起的。

容瑾牵着沐清漪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来,立刻便有掌柜的来招呼了,“两位住店还是打尖儿?”

容瑾挑了下眉,淡淡道:“要一件上方。另外有什么菜捡好的上上来便是。”掌柜未来的看了看两人,道:“这位公子见谅,这乡野小店却是没有什么上房。倒是贱内的手艺还可入口,还请两位……”这种路边上给人投宿的小店,却是不会如京城里的客栈有什么布置精致的好房间。毕竟,这里距离京城并不远,一般会投宿的多半都是那些家世一般的寻常人家或者是行走江湖的人。

沐清漪淡淡一笑道:“无妨,掌柜的去吧。”

“多谢夫人!”掌柜的连忙谢过,匆匆的转身去了。开客栈的,什么样的人物没有遇到过。容瑾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掌柜生怕这是一个不讲理的煞神。幸好,那位夫人不仅美若天仙,更难得的是性情也好。

“清清…要不等雨停了咱们快点回京城吧?”容瑾犹豫的道,容瑾也在江湖上闯荡过的,自然知道这种小店不会有什么好环境。他虽然不在意,却不愿委屈了清清。

沐清漪淡笑道:“现在回去,翻城墙?不用担心,就连荒郊野外我也住过,何况是客栈?”

容瑾笑道:“本公子怎么能让清清受那种委屈。”

正说话间,外面又冲进来几个人,正是刚刚他们在路上遇到的那几个。果然一个个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可见外面的雨下的果然是不小。

一看到容瑾,那大汉便瞪大了眼睛,“又是你这小子!”

容瑾剑眉微挑,却并没有动怒,悠悠道:“水淋雨,谁傻子。”

那大汉不由得气结,感情这小子刚刚一鞭子抽的他的马险些蹦起来将他甩下马背,就因为他说了他一句傻子?!

“有好马了不起么?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有什么本事!”说罢,气冲冲的朝着容瑾冲了过来。

“这位先生,有话好好说。”沐清漪叹了口气,轻声叹道。

“咦?”那人一怔,这才注意到坐在容瑾身边的沐清漪,“乖乖…老子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呢,难怪这小子高兴的来马儿都骑不动了……”

沐清漪这辈子大概还没有听到过如此直白的有些粗俗的夸奖,但是她也能听得出来这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就想刚刚在路上,骂他们傻子一样。大约是天生的性格如此。

有些无奈的抬手拂开脸颊边的发丝,才发现容瑾戴在她头上的花环竟然还在。连忙伸手去下来小心的放在一边。沐清漪淡笑道:“外子无状,刚刚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那大汉顿时一副牙酸的模样,道:“一看就是读书人家出来的千金小姐,说起话来都是文绉绉的。我老霍听着可不习惯。最怕你们这些读书人了。”

沐清漪莞尔一笑,“是我们不对。霍先生见谅。”

大汉看看沐清漪,面上不由得有些发热。幸好黝黑的肤色也看不出有没有脸红,有些手忙脚乱的道:“咱叫霍元方,叫我老霍就成了。”

沐清漪点头笑道:“外子姓云。”

跟着霍元方进来的两个人将他迟迟不过去,也跟着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看上去更斯文一些的年轻人抱拳道:“霍大哥脾气直,如有得罪还请两位见谅。”

这三人显然都是习武之人,沐清漪自然不会在意笑道:“公子言重了。霍大侠性情耿直,之前是我们失礼了。相逢便是有缘,三位不如坐下来一起喝一杯?”不过片刻功夫,沐清漪便已经猜到了这三人的大概身份了,想了想便含笑险要。

三人都是一愣,有些犹豫的看向容瑾。对于从头到尾都是这漂亮的像仙子一般的女子开口说话,反倒是那俊美男子一声不吭感到有些奇怪。就算是在怎么开明的人家,行走在外一般跟人打交道的也应该是男人吧?

容瑾剑眉微挑,有些挑衅的看向霍元方,“怎么?不敢?”

“谁说爷不敢!喝就喝!”霍元方显然是个一点就着的炮仗性格,被容瑾这么一激当场就坐了下来,其他两人无奈也只得跟着道了谢坐了下来。正好掌柜的也送上了菜肴和美酒,另外两人也各自通报了姓名。这三人果真都是准备上京城参加恩科的武举人。原本下一次的武举应该在后年,只是新皇登基加了今年的恩科,三人才匆匆从边城赶回来的。之前一直都在边城磨砺绞杀出没边城的盗匪。那青年男子叫梁修武,另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叫罗云。

“三位一直都在变成剿匪么?”边城是西越北汉和华国交接之处,因为三国交界,其中一段地方反倒是成了三不管的地带,匪患丛生,就连调动军队剿灭过不了多久便又会出现一波,仿佛永无止境。这三人,若是当真一直呆在边城那种地方,想必也是有些真本事的。

霍元方笑道:“这是自然,边城的匪盗多,杀起来多爽快啊,比到处去抓什么盗贼方便多了。而且,以后若是从军,自然也要去边境的,早些熟悉一下环境岂不是更好。”

眼角撇到容瑾轻蔑的眼神,霍元方嘿嘿笑道:“边城那都是男子汉去的地方,你这种小白脸…不成!”

容九公子脸回击他的兴趣都没有了,本公子在变成耍着那些盗匪玩儿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那个山脚旮旯里练大砍刀呢。

沐清漪垂眸,掩去了眼底的笑意。其他两人也很是无奈的看着霍元方,一看那黑衣公子就知道不是个易于之辈,这老霍神经得有多粗才一无所知啊?

说道小白脸,霍元方不知怎么兴奋起来了,挑剔的看着容瑾道:“你这小子,带着这么漂亮一个美人儿,连个随从都没带脾气还敢那么坏!是爷脾气好,若是遇到个脾气不好的,进门来就能一拳揍扁你知不知道?居然敢抽爷的马!”

容九公子俊眼微微眯起,笑容可掬的盯着霍元方点头道:“你很好。”

霍元方有些莫名其妙,“我当然很好。”

容瑾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肯定会高中的。”

霍元方不屑,“这还用你说?”

容瑾淡淡一笑,霍元方只觉得这长得不错的小白脸十分的莫名其妙。却不知道容九公子内心里正盘算着如何阴暗的打算:你当然会高中,你若是落榜了,本公子要怎么折磨你?奴役你?!

其他人不懂容瑾,身为妻子的沐清漪怎么会不懂他在想些什么?看着一无所知的霍元方和笑容狰狞阴森的容瑾,沐清漪只得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建议霍元方等几年再来参加武举,等容瑾把这事儿忘了再说?

两人在小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启程,还不到午时就已经回到宫里了。回宫才发现,两人一路慢悠悠的走着,霍姝和盈儿等人却早一步先回来了。原本沐清漪跟盈儿和冯止水留下了话,让盈儿不用再跟着自己回京了。毕竟,如今盈儿也是堂堂的太守千金,跟着自己做丫头总不是那么回事儿。却不想这丫头还是跟着跑回来了。

“你这丫头是怎么想的?呆在冯先生身边不好么?”容瑾一回宫就被容瑄等人请去了御书房,怕沐清漪累着便先让人休息了。沐清漪此时才有空在这里跟盈儿说话。

盈儿笑容俏丽,“难道小姐嫌弃盈儿了不成?盈儿就先跟着小姐,盈儿本就是小姐的丫头啊。”跟着小姐,就算是做丫头也比在家里做什么千金小姐要有趣多了,何况她也不是什么天生金贵的千金小姐,早就喜欢了。

沐清漪叹了口气道:“罢了,回头我问过冯先生再跟你说。”

“爹爹也答应了的,不然我怎么能回来?”盈儿眨眨眼睛,扮了个鬼脸笑道。沐清漪淡淡一笑,盈儿跟在自己身边虽然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但是确实是尽心尽力也帮了她不少忙。其实沐清漪也有些明白冯止水的用意。盈儿转眼便要到了适婚的年纪了。冯止水再疼爱女儿也是个大男人,对于这些女儿家的事情自然是不懂得。何况盈儿跟着自己,在婚事上的选择也要更多一些。

沐清漪想了想,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先这样吧。”权贵人家的女儿入宫做女官的也并不是没有,寻常的女官自然是不行,但是如果是含章宫的女官的话,到了合适的时候随便指婚一个权贵之间的嫡次子都很容易。另外,冯止水的本事沐清漪也有几分了解,只要在给他几年时间未尝不能再往上升一升,到时候盈儿的家世也更好看一些。跟在她身边侍候,就算晚几年出嫁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

“启禀沐相,顾公子和慕容公子求见。”门外,宫女恭声禀告道。

“大哥?请他们进来。”

很快,顾秀庭和慕容熙便被领了进来,沐清漪连忙起身相迎,“大哥,表哥。”

顾秀庭侧首打量了一番,见她气色红润,神态安然,半点也没有旅途疲惫或者是不开心的模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调笑道:“看来这些天过的很开心?”

沐清漪虽然不是寻常的闺中女子,但是对上大哥似笑非笑的模样也忍不住娇颜微红,“大哥!”

顾秀庭安抚的拍拍她的肩头,笑道:“你过的开心大哥就放心了。”沐清漪一怔,心底升起一丝不好的感觉。果然,顾秀庭轻叹一声,柔声道:“西越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大哥和你表哥也要准备回南夷去了。”

“什么叫回南夷?南夷是大哥的家么?大哥不想看到清漪了么?”沐清漪有些焦急的抓住了顾秀庭的衣袖,不依的道。

“傻丫头,你也知道大哥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总要办到。”顾秀庭微笑道:“你如今也成婚了,这些日子大哥处处刁难容瑾,他那个脾气还能忍得下来,可见是真心对你的。大哥也放心了。”

“如果大哥放心就不要我了,我宁愿大哥不放心!”沐清漪眼眶微红,这世上,她也只剩大哥和表哥这两个血脉亲人了。这一去南夷,相隔万里怎么能让人放心得下?

“傻话!”顾秀庭笑道:“你可是西越大丞相,若是让人看见这副模样可是要笑话你的。如今,清漪既然已经找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和要保护的人。大哥也该去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总不能…做大哥的还不如做妹妹的吧?将来见到祖父和父亲,他们可不会放过我的。”

沐清漪扯着顾秀庭的袖摆,又看看站在一边含笑望着两人的慕容熙,叮嘱道:“大哥和表哥,千万要小心。”

慕容熙淡笑道:“清漪放心便是了,表哥会保护好你大哥的。”

沐清漪无言,真的可以放心么?表哥虽然会武功,但是老实说也就勉强可以算得上是个高手而已。但是南夷那种地方又正在内乱之中,比西越和华国危险了百倍不止。

只看她的神色便知道她在想写什么,顾秀庭无奈的笑道:“大哥和表哥不是都从南夷出来的么?”

沐清漪眨眼,很想说要不是遇到莫问情,说不定大哥真的变成哪个寨子的压寨相公了……。

“清清,这是怎么了?”刚刚处理完政事的容瑾回到殿里,一进门就看到沐清漪扯着顾秀庭的袖摆,水眸泛红的模样连忙问道。

沐清漪轻声道:“大哥和表哥要走了。”

“要走…了啊。”惊觉自己的语气太过兴致勃勃,容九公子有些生硬的扭转了语调,十分诚恳的看着顾秀庭,“大哥一路保重。”

顾秀庭哪里会不明白容瑾的想法,也不以为意淡淡笑道:“多谢,你们也保重。”

“本公子派人送大哥和表哥?”容瑾问道。

“容、瑾……”沐清漪咬牙,暗地里狠狠地掐了某人一般。容九公子顿时一脸纠结,“清清,我是担心大哥和表哥路上遇到危险,打算派人护送他们回南夷,不好么?”

沐清漪自然明白容瑾心里的想法,倒也懒得揭穿他。派人送大哥和表哥的提议倒是很不错,这样她也放心一些,“如此也好,我让人安排。”

顾秀庭笑容淡然如风,看着容瑾道:“多谢妹夫想的周到。清漪也不用伤心,等到有了小外甥的时候,大哥还会来看你的。”

默默地,九公子俊脸扭曲:本公子和清清最近几年都不会生孩子,所以你就在南夷待着吧!

顾秀庭和慕容熙都不是拖拖拉拉的人,跟沐清漪辞了行第二天一早便启程离开了京城。沐清漪虽然不舍还是跟容瑾一起亲自将大哥和表哥送出了城,看着两人带着一路随行护送的人马走的不见踪影。

察觉沐清漪心情低落,容瑾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并肩而行。

“清清,咱们该回去了。”容瑾轻声道。

沐清漪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振作起来,笑道:“好,咱们回去吧。以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沐清漪其实很明白大哥为什么不留下来。西越有了她,已经不需要更多一个丞相了。而且大哥只怕也不想让顾家在陷入从前的那些事情之中了。

若是大哥留在西越辅佐容瑾,未来顾家重新兴旺起来绝不是难事。但是同样的,也等于再一次陷入了那样的一个轮回的怪圈。有容瑾在,沐清漪在,自然没什么。但是两代、三代五代以后呢?顾家这么多年来的尊荣和声望早已经足够了,顾家曾经的功绩也不会被史书抹杀。反倒是如果顾秀庭辅佐西越,就算以后西越一统天下,对顾家的名声也没有什么好处。

见她如此,容瑾也放心下来,微笑道:“事啊,以后清清就是西越的大丞相…。”从现在起,西越才算是真正的掌握在了他们的手中。以后西越会如何就全看他们的能力了。

送走了顾秀庭等人,其他各国的使臣也纷纷准备启程回国了。只除了北汉和华国。北汉哥舒翰是没打算走,他还要处理恒王的事情,而华国的福王殿下却是走不了,他被容瑾派人软禁了。

说是软禁也不尽然,福王想要在使馆里自由活动,可以。想要在皇城里到处逛逛,也可以。想要告辞回国,不行。想要出城,也不行。

使馆里,赵子玉剑眉微皱看着眼前急得团团转的福王。福王一边在大厅里不停地踱步,一边连连叹气,心中懊悔不已。当初他怎么就想到联合北汉恒王那个蠢货去对付沐清漪呢?但是再转念一想,不这样做他又能如何呢?直接对沐清漪出手?只怕这会儿断手断脚躺在床上的人就是他了。什么都不做打道回国?回去之后父皇也饶不了他!

“王爷,西越皇帝到底想做什么?”赵子玉凝眉问道。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你到底做了什么惹到西越帝了?

福王连连叹气一言不发。

赵子玉也不是傻子,好好地除非容瑾现在想要跟华国开战,否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软禁华国的皇子和郡王。必定是福王暗地里做了什么。再想想,福王的性格也不是会自己惹祸上身的人,那就只能是被华皇逼得了。

“上次…恒王的事情跟王爷有关?”赵子玉问道。

福王吓了一跳,惊讶的望着赵子玉。赵子玉挑了挑眉,道:“王爷有什么打算?”

福王叹了口气,赵子玉年纪轻轻能统帅华国大军,自然不是个傻子。这些事情他虽然是瞒着赵子玉的,但是赵子玉又怎么会猜不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有什么打算?”

赵子玉皱眉道:“王爷也不必太过悲观,以西越帝的性格,他若是想要对王爷动手的话……”福王绝对活不到现在。赵子玉的沉稳让原本还慌乱不已的福王也渐渐镇定了下来。坐到一边的椅子里问道:“安西郡王…你说西越帝这是想要干什么?”

赵子玉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虽然他直觉的认为他们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是却猜不到容瑾想要做什么。他是武将,对朝政以及国与国之间的勾心斗角并不精通。只是,既然福王设计沐清漪的事情被发现了,华国想不付出一点代价肯定是不行的。现在他们人在屋檐下,也只能等着对方开价了。

福王长长地叹了口气,坐在椅子里半晌说不出话来了。

“陛下驾到!”门外,响起宫中内侍特有的有些尖锐的声音。

大厅里,两人对视了一眼立刻站起身来迎了上去。还没走到门口,一身黑色蟠龙锦衣的年轻帝王已经快步垮了进来。

“见过西越陛下。”两人上前行礼。

容瑾轻哼一声,一挥袖坐在了首位上,“福王和安西郡王免礼。”

两人这才谢恩站起身来。福王上前一步拱手笑道:“不知陛下御驾亲临,所为何事?”

容瑾抬眼,淡淡的看着福王道:“所为何事?福王不知道?”福王心中一凛,知道对方只怕是来者不善。赵子玉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站在了福王身侧,以防容瑾突然发难。

这些容瑾自然都看在眼里,不屑的轻哼了一声。他若是要出手,又岂是赵子玉能够拦得住的?

有慵懒的靠在椅子里,容瑾淡然道:“华国福王,在西越皇城算计西越大丞相,朕该如何谢你。”

福王心中一颤,果然是为了这件事。勉力笑了笑,福王道:“陛下,此事…只怕是有些误会。”

“误会?”容瑾挑眉冷笑,俊美无俦的容颜上一片肃杀之意。一挥袖,几张纸笺回落到福王跟前。福王连忙接在手中,打开一看脸色确实一白。从他进入西越皇城之后,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都记载的清清楚楚巨细无遗。有一些,甚至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说的。

就连他跟恒王商议的事情,虽然因为双方都很小心,并没有相信的对话记录,但是却也清清楚楚的记载了他们在哪儿见面,用了多少时间,之前之后的表现和作为等等,还附上了对他们这些言行的推测。

福王惊恐的盯着容瑾,原本以为容瑾新皇登基对西越的掌控根本不可能得心应手,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清清跟华国皇室可是有着血海深仇的,容瑾怎么可能不注意华国的人?

“既然陛下事先就知道,为何还……”

容瑾神色一冷,“朕也需要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公开清清的身份,但是…朕倒是没想到,你和北汉那个废物的胆子当真不小,敢如此算计清清!”

那完全是北汉恒王的想法,与我无关。福王很像解释,但是他知道容瑾根本就不会相信。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福王道:“事已至此,本王任凭陛下处置。”

容瑾盯着福王打量了半晌,方才勾唇冷漠的一笑道:“你不用担心,朕没打算要你的命。”

福王谨慎的望着容瑾,并没有放松。出生皇室,他当然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事情,本就比死还要痛苦一百倍。

容瑾淡淡道:“朕只想请福王在西越多待一段时间。”

福王眼神微微一缩,沉声道:“陛下想要扣下本王为质子?”容瑾想了想,皱眉道:“质子,勉强也可以这么算吧。当然,如果福王不愿意的话,也还有别的办法。”

“请陛下指教。”福王沉声道。

容瑾淡然道:“让安西郡王留下也可以。不过…这可能需要华皇陛下同意吧?”

如果是从前,在华皇眼中赵子玉绝对比福王值钱。儿子他有很多,但是能征善战又忠心耿耿的的安西郡王只有一个。但是现在,二皇子慕容熙出走,慕容安慕容煜皆是,其他的皇子同样是死的死伤的伤,再往后的皇子还小的很,福王这个皇长子的重量自然也就加重了一些。但是,容瑾看来只怕福王还是比不得赵子玉。不过他并不在意,无论留下哪一个西越都是赚了的。

福王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赵子玉,赵子玉面色平静,沉稳无波。

“陛下如此做,只是因为沐…丞相么?”福王有些怀疑。那一日的婚礼她也在场,自然也明白西越帝对沐清漪的看重,但是若是单纯只是为了给沐清漪出气而非要留下他为质,福王是怎么也不会信的。更何况,这件事跟赵子玉根本无关,但是西越帝给的选项里却多了一个赵子玉。

容瑾淡笑不语。

福王看在眼中,却只能在心中挫败的叹了口气。有些衰颓的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若是陛下一意如此,本王留下就是。只是父皇那里……”

容瑾淡然道:“福王放心,朕请福王留下也是为了交流一下贵我两国的感情,想必是不会影响两国的交情的。时间到了,朕自会派人送福王回西越。不过…福王真的不考虑一下么?华皇说不定舍不得福王呢?”

福王苦笑,就算父皇再舍不得儿子也绝不会认为一个皇子会比手握华国重重兵的安西郡王重要的。更何况,父皇对他这个儿子又有过几分父子之情?不过是现在儿子少了才略加看重一些罢了。

虽然心里都想的清楚明白,但是再看向赵子玉的时候福王的眼神还是有些复杂。身为华国的皇子,他们在自己的父亲眼中居然还没有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重要。也不知道是该让人恨安西郡王府的权势军功和盛宠,还是怨自己的父皇毫无父子亲情?

煞那间,福王觉得自己有些明白容瑾这么做的用意了。不管最后留在西越的是赵子玉还是他,若是死在了西越也就罢了,若是将来平安回去了,只怕无论如何也不会完全不心存芥蒂。

福王闭了闭眼,沉声道:“陛下就这么肯定父皇会同意留下本王为质?”

容瑾挑眉笑道:“若是华皇不同意,朕自然就不做这么做了。只可惜…华皇现在大约还没有想要跟朕兵戎相见的意思啊。”慢悠悠的从身后的侍从手中去过一封信笺递过去,容瑾悠然道:“华皇陛下还是很爽快的,对于安西王府倒真是皇恩浩荡了。”

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以容瑾的小心眼怎么可能一直不作处理?事实上当时容瑾就已经为福王安排好了归宿。几乎是第二天,就已经发了国书送往华国。这一来一去,也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如今,这封书信便是压倒福王本就紧绷的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福王打开一看,身子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赵子玉伸手扶了他一把,却被他一把推开。几乎是有些仇恨的看了赵子玉一眼,手中的书信颓然落地。

被自己的父皇毫不犹豫的舍弃,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不伤心。其实福王很清楚,这一切根本怪不得赵子玉。但是事实就是父皇更看重赵子玉而舍弃了他这个皇长子。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知道不该恨却偏要恨,明知道不该抱着希望的,却还是忍不住怀着希望。而当希望破灭的很是也就更加痛苦。

“既然如此…本王自然是谨遵父皇旨意。”福王跌坐在椅子里,颓然道。

容瑾满意的点头,淡淡一笑,“很好,安西郡王随时可以启程回国,至于福王,暂时就请福王住在使馆里吧。过几日,朕便会名人安排福王以后的居所。”

“多谢…陛下……”

------题外话------

恩啦啦,今天又晚了点。吃辣辣吃到肚子疼~感谢亲爱哒们的支持!这个月要努力爬月票榜,求大家踊跃支持哟!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93.气晕梅太夫人 下一章:195.北汉皇的馊主意
热门: 都市武圣 藏地密码8 我捡的崽都是帝国继承人 超级军工霸主 乡村春事 全能影帝的马甲又掉了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若星汉天空下 十宗罪1 安珀志5:混沌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