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气晕梅太夫人

上一章:192.无礼的客人 下一章:194.回京,离别,人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

无怪梅家的消息不灵通,容瑾跟梅家的关系并不亲密,特别是自从梅映雪被请出七星堂之后更是接触不到任何天阙城的重要消息,至于外面,跟外界断绝联系二十年的梅家之所以能知道容瑾登基的消息都是因为天阙城上下同时也要庆祝城主君临西越的喜事,谁还有空告诉他们西越的大丞相是谁?

如果梅家和容瑾关系亲密,这些事情自然没人敢瞒他们。但是天阙城城主府的主事几乎都知道城主和梅家关系冷淡,自然谁也不会去违背城主的意思了。于是,刚出天阙城不久的梅家众人一时间被这个消息给震呆了。

“胡闹!简直是胡闹!”梅老太爷气红了脸,指着两人高声怒斥道。本质上,梅老爷还是个相当古板守旧的人,虽然他是个商人,但是想法也没有比那些读书人开放到哪儿去。这二十年天阙城的蛰居和子女遇难家破人亡,更是让他变得古怪又固执。

若是二十年前的梅老爷,就算有什么野心也决不至于看不清楚局势。自古贫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与皇家的人将什么亲情那得是人家愿意的时候。二十年前的梅老爷就算是再多十个胆子也绝不敢这样跟容瑾说话。

沐清漪平静的看着眼前气的不清的老爷子,梅家的遭遇诚然是让人同情,但是这一家子老小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梅老这是什么意思?本相是先帝钦赐的奉天府尹,陛下亲封的当朝丞相。怎么到了梅老这里就成了胡闹了?”

梅老爷怒瞪着沐清漪道:“你一个姑娘家,不在闺中好好地做女工,抛头露面的学男人做官,还不是胡闹?一国之相,岂是你这个黄毛丫头能够担当的?”

沐清漪冷笑道:“我不能担当,难道梅老你行?本相就是再差也是华国侯门出生,受封华国公主,自幼承训与华国相门世家。难不成梅老觉得治国更做生意是一样的?”

“你…你…”这对于梅老爷来说绝对是明晃晃的嘲讽。无论再怎么富可敌国,商人地位是远不如读书人的。除非是有本事像魏无忌那样操纵各国的经济命脉。但是那样的实力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就是魏无忌,能够快速崛起也是因为有皇子在背后支持。沐清漪这么说,摆明了就是看不起梅家世代经商,梅老爷怎么能不气?

旁边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了梅太夫人也受不了了,重重的一拍桌案怒道:“瑾儿!你看看她是什么态度?!有这么跟你外公说话的么?她看不起我梅家的身份,是不是也看不起你娘亲?别忘了,母亲也是梅家的女儿!”

容瑾懒洋洋的抬了一下眼皮,丝毫不以为忤,懒懒的道:“清清实话实说啊,难道因为是我母妃,清清就要违心的承认梅家身份比顾家高么?”

梅家的身份真的是很一般,别说是顾家就是曾经的肃诚侯府也能甩他们八条街。所以当初容璋和梅夕儿大婚,西越帝近两年的时间都没想过召见儿媳妇一次。就是因为看不上梅家的身份。谁能料,最后却对梅夕儿一见钟情?

容瑾倒不会看不起梅家和自己母妃的身份,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他已经登基为帝,别说梅夕儿是商人之家出生,就算是乞丐又如何?

“你…你…不孝啊!”梅太夫人拍着扶手,嚎啕大哭起来。容瑾眉梢挑了一跳,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容瑾本身就厌恶吵闹,更因为身体的缘故,一旦心烦气躁的超过了他能忍受的程度,就很有可能会爆发。所以容瑾一般都习惯在他不能忍受之前将事情解决掉。不过眼前这几个,显然不再可以快速解决掉的范围内。毕竟,梅家也是梅妃的娘家,梅太夫人和梅老爷是梅夕儿的亲爹亲娘,容瑾的亲外祖父祖母。

沐清漪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唱作俱佳的梅太夫人,心中暗暗好奇,有这样的一对父母,梅家是怎么养出梅夕儿和梅慕辰这样一对儿女来的。

“老夫人,如果您还要继续哭,我们就不奉陪了。”沐清漪秀眉微挑,淡淡道。

梅太夫人窒了窒,眼角瞄向一边的容瑾,却气结的发现容瑾根本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歪在椅子里闭目养神去了。她这一番作态可算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看着梅太夫人收起了眼泪,沐清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两位是容瑾的外祖父和外祖母,论理说…我们都不该亏待了梅家。因此,这一次出来也带了梅家当年被抄没的家产准备物归原主。须知道,家产已经被抄没的可不止梅氏一家,梅老也应该明白容瑾的心意。”

就让梅家人以为梅家的产业都是从国库拿出来的,沐清漪也不以为意。要知道,国库是不可轻动的,即使是皇帝也不能例外。若是这样梅家还不能满意,沐清漪也自觉没什么可说的了。当然,事实上…这些东西都是从西越帝的私库里找出来的,容瑾半分钱没花。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领这份人情,特别是当他们觉得自己还能够得到更多的时候。梅老爷厉声道:“这些原本就是梅家的,物归原主有什么不对?”

沐清漪眼神微冷,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现在已经物归原主了,我们也不欠梅家什么,梅老还想要如何?”

“难道我们梅家死了那么多人,就这么算了?!”梅太夫人气急败坏的道。

沐清漪垂眸,声音带着一丝残酷的冷意,“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当年的事情,只怕也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吧?”以梅老爷和梅太夫人的心性,沐清漪实在很难相信梅家会因为反对西越帝纳梅妃为妃而被满门抄斩。怎么看,欢天喜地的同意西越帝的决定才是他们会做的事情。毕竟当时西越帝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是对于习武之人来说,依然还是正当盛年。而梅夕儿和容璋之间也并无子嗣。嫁一个皇帝和嫁一个未来有可能的皇帝,明显前者更符合梅家的利益。

闻言,梅太夫人脸色却是一白,尖声叫道:“你胡说什么?!”

只看梅太夫人这反映,沐清漪挑了挑眉淡笑不语。

“父亲,母亲,到底是怎么回事?”坐在一边,一直插不上嘴的梅慕辰脸色却有些难看起来了。当年梅家被满门抄斩,委屈的并不是只有梅太夫人和梅老爷。身为梅家次子的梅慕辰也同样大受打击。他的儿子兄弟姐妹都死在了那一场灾难里,只有自己夫妻和还在襁褓中的女儿侥幸逃生。因为悲痛儿子的残局,妻子也只支撑了不到一年就过世了。他一个大男人自然不能带一个襁褓中的女婴,只能养在母亲跟前。谁知道却被母亲养的完全不知体统,就连他这个做父亲的话也听不进去。

梅慕辰不是不怨,这些年他也恨过西越皇家的冷酷绝情。如果不是还记得容瑾是自己唯一的妹妹留下的血脉,这些年在天阙城他也未必会对容瑾有多好。但是,如果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家人……梅慕辰脸色苍白的看着梅老爷和梅太夫人,一时间竟有些不敢听当年的事情。

容瑾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冷笑一声道:“怎么回事?当年…父皇要接母妃入宫,母妃原本誓死不从的。可是外祖母以死相逼求着母妃进宫的。等到母妃进宫之后,发现母妃根本就不肯在父皇面前为梅家进言,父皇对梅家不但没有更好反而印象更差了之后,又反过来劝说循王利用母妃刺杀父皇,可惜……最后却功亏一篑。”

西越帝是什么人,怎么会不知道梅家的所作所为?就算梅家的逼迫让他如愿以偿的得到了梅妃,但是谁也别想指望他知恩图报。他只会更加讨厌为了荣华富贵连女儿都能出卖的梅家而已。帝王本就是如此,自己在怎么荒唐都会要求自己的臣子品德高尚。如果当初梅家真的拼死力争,说不定看在梅妃的面子上,西越帝反而不会动梅家。

“父亲…母亲,你们!”梅慕辰猛的站起身来,张了张嘴却只带出了一阵压抑不住的咳嗽。好半晌,梅慕辰才有些悲哀的道:“母亲…这些年,你们想起过大哥,三弟和小妹他们么?”

原来梅家当初被抄家,竟然是牵扯到了刺杀皇帝这样的事情。父亲和母亲做的太好了…就连他也一直以为他们是反对梅妃入宫的,就连三弟当初都因为出言怒斥西越帝而被关进了大牢里好几天。

是了…如果连三弟辱骂皇帝都只是关了几天的话,梅家怎么可能只是因为反对梅妃入宫而被抄家。明面上,梅家不是一直都反对的么?原来,这一切不过是明面上做给那些读书人看的罢了。

一时间梅慕辰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生气一般,跌坐在椅子里闭了闭眼睛有些疲惫的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旁边,梅映雪有些着急的道:“爹!你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祖父和祖母不都是为了咱们梅家好……”

“啪!”一个耳光又快又恨的甩在了梅映雪的脸上,梅慕辰冷冷的盯着女儿,咬牙道:“你真是被你祖母教偏了。那些死去的人是你的亲伯伯,亲叔叔,还有你的亲哥哥!”

梅慕辰坐起身来,看着张了张嘴,许久才叹了口气道:“陛下…小女无知,请陛下住嘴。从今天开始,我会亲自教导她的,绝不会让她再给陛下和沐相添麻烦。还请陛下…咳咳,恕罪!”

“爹!”梅映雪惊骇的捂住刚刚被甩了一耳光,火辣辣的作痛的脸叫道。

“闭嘴!”梅慕辰站起身,冷声道:“去收拾一下,今天我们就回天阙城,这辈子,只要我还没死你就给我在天阙城好好呆着!”

“慕辰!”梅太夫人不悦的瞪着唯一的儿子,如今梅家只有梅映雪一个女儿了,若是将她带回了天阙城,梅家要怎么办?

梅慕辰淡淡的看着母亲,道:“母亲,我才是梅映雪的父亲。除非她不认我这个爹,否则,她的事情由我这个做父亲的做主。”如果梅映雪不认他这个爹,那她也就不是梅家的女儿。如果她是,那么梅慕辰这个做爹的怎么说也比做祖母的要亲上一层。

“你……”梅太夫人显然没想到一向不怎么管事的儿子态度会突然这般强硬。梅慕辰却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从前他还能恨西越帝,但是现在,他却不知道该不该去恨自己的父母。

“映雪,还不走?”梅慕辰沉声道。

梅映雪自然是不甘心,她从小便跟自己的父亲不亲。一是最初梅慕辰伤痛与发妻爱子和兄弟先后离世伤了身体,二来梅慕辰身为男子根本不会教养孩子,梅映雪是跟着梅太夫人长大的。再年长一些,梅慕辰想要教导的时候梅映雪却已经被梅太夫人教的定了性子了。

但是,即使不甘心,梅慕辰也是亲生父亲。就如同梅慕辰所说的,除非不认他否则梅映雪就不得不听从他的话。

“祖母……”

梅慕辰转身看了看父母,微微叹了口气道:“父亲,母亲,你们也跟儿子回天阙城吧。留在天阙城,也不会有人敢委屈了二老的。”

梅慕辰说的是实话,就算梅家跟容瑾不亲。只要容瑾一天还是天阙城主,天阙城里就没有人会去找梅家的麻烦。

梅老爷却并不领情,冷笑了一声并不说话。梅慕辰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梅映雪委屈的望着祖父和祖母,“祖母……”

梅太夫人有些犹豫,她虽然同样对梅慕辰不满,但是梅慕辰到底是她如今仅剩的一个儿子。身为女人,她自然深知年轻时候靠丈夫,老了要靠儿子的道理。只是梅慕辰这个儿子实在是让梅太夫人有些失望。有时候梅太夫人深知都会忍不住暗暗想着,如果当年活下来的是精明能干的长子,是不是梅家的处境会完全不一样?

“瑾儿!”梅老爷含怒的看向容瑾,虽然不过是一会儿的交锋,梅老爷却已经明白了,就算沐清漪是个女人,跟她交锋梅家也占不了便宜。除非是容瑾站在他们这一边。

容瑾略带嘲讽的的勾起了薄唇,冷然一笑,“外祖父,还有什么话要说?”

梅老爷喘了口气,平定了一下有些怒气攻心的脾气,沉声道:“映雪是你的亲表妹,从小便对你一往情深,你何必如此无情。”容瑾拉着沐清漪的手,笑眯眯道:“外祖父,正是因为梅映雪是舅舅的女儿,我才为她着想,勉强留下她一条小命啊。我家清清可厉害了,就这种货色,连清清一根手指头都比不过,说不定还没进门就没命了。到时候,舅舅岂不是要难过?”

“容瑾!”沐清漪咬牙切齿,狠狠地瞪了某人一眼。纤细如玉的玉指悄悄的捏住某人腰间的嫩肉狠狠地一拧,某人原本还笑的愉悦的俊脸顿时就扭曲了。自己招蜂引蝶还敢坏她的名声,欠收拾!

“清清……。”容瑾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她。夫君被人觊觎了,难道不该娘子出面保护么?

沐清漪默默的在心中犯了个白眼,坐直了身正色望着梅老爷淡然道:“梅老,虽然想要将外孙女嫁给容瑾是您的事情,但是…容瑾娶不娶你外孙女,是我的事。我的意见就是,不可能!所以,您老还是回头好好替梅姑娘选个如意郎君嫁出去吧。年纪大了的姑娘…不好找人家。”梅映雪据说是容瑾的表妹,但是沐清漪认为应该是容瑾的表姐才对。当年梅家抄家的时候梅映雪就已经出生了,那会儿,容瑾可还在梅妃的肚子里呢。

“沐清漪!你凭什么这么说!”梅映雪气急败坏的道。

沐清漪微笑道:“就凭我是容瑾名正言顺取回来的妻子,西越的大丞相,就凭…我不喜欢你!”

“瑾儿,你就这么纵容她?!”梅太夫人颤声道。容瑾没骨头一般的趴在沐清漪身边,懒洋洋的道:“清清是我媳妇儿,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你们……”

沐清漪赞赏的揉揉某人的俊脸,对着梅太夫人温和的笑道:“老夫人,年纪大了能享几年福就享几年福,没事别想那些有的没有的。想得太多了…对身体不好,说不定原本有的福寿也享受不到呢。”

“你…你敢咒我们死!”梅太夫人气白了脸,指着沐清漪你了半天,终于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祖母!”梅映雪连忙扶住梅太夫人,“祖母!快来人啊!”

大厅里一片混乱,沐清漪和容瑾却是安稳的坐在一边看着。看着丫头们手忙脚乱的将梅太夫人扶坐在椅子里,掐人中的掐人中,揉胸口的揉胸口,容瑾闲闲的道:“清清,外祖母年纪这么大了,还没你会演戏。”清清要是假装晕倒,眼皮儿绝对不会乱动的。

沐清漪无奈的白了她一眼,老太太识相的“晕过去”别再废话就行了,再说这要晕过去了。

“你——!”梅太夫人猛地睁大了眼睛,指着容瑾的手抖了半天,眼睛一翻,这回真晕了。

看着梅老爷怒气匆匆的带着梅太夫人和梅映雪离去,九公子无辜的望向沐清漪。沐清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想起梅太夫人晕倒的时候那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也笑了出来。不是他们不知道敬重老人,实在是有些老人让人不知道该如何敬重。给它三分颜色她就想要开染坊了。

“陛下,小姐。”

不一会儿,冯止水便带着盈儿过来了。容瑾懒洋洋的吩咐道:“舅舅很快变回带着梅映雪离开,不用管他们。至于老头子和老太太,他们想呆在彭城就让他们呆着,想走就让他们走。但是不许他们插手任何事务,有什么问题朕自会处理,冯先生,你可明白?”

冯止水连忙应是,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彭州本就是梅家的老家,梅家人如果不去京城很有可能就会留在彭州,到底是陛下的亲外祖父和外祖母。若是有个什么事情还真是不好得罪,但是有了陛下的吩咐,那就好办多了。冯止水点头道:“微臣遵旨。”

容瑾满意的点头,道:“很好,清清。咱们走。”

冯止水一愣,“陛下这是要去哪儿?”

容瑾有些不悦的道:“还以为彭城能安静些,偏偏遇到这些糟心的人,朕和清清就先走了。冯大人,随便梅家人去哪儿,但是…不许他们离开彭州,明白?”

冯止水怔了一下,很快又点头道:“臣明白了。”看来陛下是打定了主意不想例会梅家人了。只要两个老头老太好好地活着寿终正寝,想必也没有梅家什么事了。只是没想到,陛下对于自己母妃的娘家竟然如此冷漠。当然,这样的冷漠很好,毕竟…梅家人是想要针对小姐的,自然是越冷漠越好。

等到梅家众人将梅太夫人安顿好了,梅老爷再来想要找容瑾的时候,却发现容九公子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身为彭州太守的冯止水对他们的态度也是截然不同。没梅慕辰对父母和家人十分失望,留下了容瑾还给梅家的所有财产一分也没有要,强压着梅映雪回天阙城去了。

五月末,六月初正是已经有些炎热的季节了。幽静的古道上,一匹骏马载着两个人在道上漫步而行着。马上的一对璧人亲密的相依在一起,悠然的先聊着放任马儿慢悠悠的往前走着。马儿一边走还是不是的停下来啃着路边的青草,这样懒散的速度实在是有些辜负它千里挑一的名驹的名头。

马上的两人自然便是容瑾和沐清漪。虽然在彭城遇到一些让人觉得不快的事情,却并没有影响两人的心情。赏完了彭城的牡丹之后,两人便抛下了霍姝盈儿等人,甚至连侍卫都没带就慢悠悠的四处晃荡,虽然才不过几天时间,却也过得十分悠然。只可惜,两人都是日理万机身份不凡的人,及时偶尔抛下庶务也不得长久。因此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两人便直接调转了马头往京城的方向悠然而行了。

“清清,看那儿,还看么?”马背上,容瑾从身后搂着她的腰,轻声问道。

循着他的目光望去,不远处的路边山崖上长着一簇十分美丽的花儿。淡淡的蓝色的笑话,仿佛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莹光一般,虽然不华贵绚丽,却也显得清婉动人。

“很好看。”沐清漪笑道。容瑾拉起缰绳放到沐清漪手中,低声笑道:“清清抓紧。”等到沐清漪抓住缰绳,容瑾便在马背上一跃而起,犹如一只黑色的大雕扑向路边的山崖。名驹不愧是名驹,马背上突然少了一个人的重量,也不见有丝毫被惊到了的模样。依然漫步的在古道上悠然而行,仿佛散步一般。

容瑾一起一落也不过片刻时间,沐清漪还未回过神来容瑾却已经落到了马背上,手中捧着一大簇浅蓝色的花朵。容瑾面带微笑,偏着头看看了沐清漪,手指轻巧的翻飞,不一会儿,手中一大捧花朵就变成了一个浅蓝色的花环。容九将剩下的花儿放到沐清漪手中,抬手将花环带到了沐清漪头上。因为出游在外,沐清漪也只是随意的用一根银色的发呆将发丝随意的挽起,此时带上了浅蓝色衬着点点翠绿的花环,一身白色镶浅蓝色花边的衣衫,看上去仿佛一个明丽清婉的林中仙子。

容瑾得意的在她眉心落下一吻,笑道:“本公子的媳妇儿真漂亮。”

沐清漪浅浅一笑,抬手将手里的一朵花儿插在九公子的衣襟上,微笑道:“本相的眼光也不错,九公子长得真俊。”

第一次被清清如此光明正大的调戏,容九公子不由得愣了愣,顿时哭笑不得。清清带着花环自然是美丽若仙,但是他一个大男人衣襟上插着花儿就有些不伦不类了。但是看着清清美丽的容颜上愉悦的笑容,九公子又突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不伦不类就不伦不类吧,反正也没有人看到!就算有人看到,公子我也能灭口!哼哼!九公子心里阴暗的盘算着,脸上却是笑颜如花,“清清送给我的么?本公子会好好收藏的。”

沐清漪挑眉,“九公子真不挑。”拿他送的花再送给他也这么高兴?难道自己平时真的对容瑾太坏了?沐清漪难得的有些反省。

“清清送我什么我都高兴。”容瑾笑道。

闻言,沐清漪浅浅一笑,“嗯,你送我什么我也很高兴。”所以,无论是名贵珠宝,容瑾亲自做的收拾,还是只是一簇随手可采的花儿。由他亲手送她手里,价值便是截然不同的。两人手拉手,沐清漪轻松的靠在容瑾的怀中,一边享受着午后淡淡的阳光,一边任由马儿慢悠悠的往前走着。

容瑾一边把玩着她的玉手,一边轻声笑道:“真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沐清漪扬眉笑道:“哦?九公子舍得皇城里的龙椅了?”

容瑾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摇头道:“舍不得。”

沐清漪挑眉,回头笑看着他。容瑾悠悠道:“我想要与清清自由自在行走在这世间。先就要…这世上没有什么地方本公子不能去,没有什么人敢让本公子不开心。等到这天下都在本公子掌握之中了,天下何处不能去?”

沐清漪叹息,虽然理由不一样,但是这也算是殊途同归吧。现在就算要她抛下一切跟容瑾游山玩水,她也做不到呢。所以,…他们才会走到一起。因为我们都喜欢权势,我们都眷恋这个天下,我们都不是闲云野鹤的人。

靠在容瑾怀中,沐清漪笑道:“很不错的理想,我等着。”

“不是等着,是我们一起。”低头,摩挲着她如玉一般的娇艳,容瑾低声笑道。

沐清漪点头笑道:“是,我们一起。”

一阵飞快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几匹快马从身后飞快的奔过来,很快就超过了两人飞驰而去。走在最后一人似乎看路边的两人有些奇怪,明明骑着难得一见的骏马,走的却比老牛还慢。忍不住勒住缰绳回头看了一眼。没好气的道:“两个傻子,眼看这就就要下雨了,要卿卿我我不会先找个避雨的地方?!”说完,不再理会这傻乎乎的二人,打码狂奔而去。

第一次被人骂傻子,两人不由得一愣。在抬头看看天边,果然原本还金灿灿的太阳已经被半片乌云遮住了,一边的天空也是黑云沉沉,眼看着就是要下暴雨了。两人不由得对视一笑,容瑾将沐清漪搂在怀中,拍马往前狂奔而去。

骏马到底不比寻常的马儿,不一会儿功夫就追上了前面的几个人,再转眼的功夫便抄了过去。路过之前说话的那人身边,容九公子还好心情的赏了对方的马儿一鞭子,笑道:“看看今天到底谁淋雨!”话音未落,马儿已经绝尘而去,只留下一行人咬牙按恨,无奈自己的马儿不争气,如之奈何?

快马狂奔一阵,摇摇的便看见不远处有人家了。同时,大雨也啪啪的打落下来。容瑾连忙一挥广袖将沐清漪遮住,片刻功夫马儿已经冲到了门口,容瑾抱起沐清漪直接掠入了屋檐下。外面的雨已经噼里啪啦的作响了。轻轻放下沐清漪,果然一点雨也没有淋到,倒是容九公子俊脸上沾着几滴雨水,衣服和头发都有些湿了。看着一身无恙的沐清漪,容九公子得意的笑道:“很好,看来我们没淋到。淋到的才是傻子。”所以,九公子还是记恨人家骂他是傻子,即使人家其实是好意提醒。

“你淋湿了。”沐清漪淡淡提醒道。

“我没有。”容瑾直接运起内力将全身上下蒸干,原本就只是滴了几滴,不过是片刻间就干透了,容九公子得意的举起衣袖,笑道:“没有。”

“……”

------题外话------

卿卿我我了小半章,有木有甜到?有木有?九公子哄人的手段真幼稚,不过被哄的乐意就行了哈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92.无礼的客人 下一章:194.回京,离别,人质
热门: 影后有堵墙(GL) 武术直播间 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重生] 散落星河的记忆 以牙之名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重生之围棋梦 王爷在上 飞剑问道 将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