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无礼的客人

上一章:191.新婚出游 下一章:193.气晕梅太夫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玳礤璩za闻言,众人齐齐回头便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布衣的青年停口,淡淡的看着那姓贾的中年书生。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衣衫倒是更这慕华楼的装潢有些格格不入。但是这青年脸上并没有什么自卑之色,只是不卑不亢的站在楼停口。

“云月封!你怎么会在这里?!”那贾书生脸色微变,高声叫道。

虽然这青年确实是不像是住在慕华楼的人,但是这贾书生反应也太大了一些,其他人都忍不住皱眉。

“云兄。”其中一个青年男子连忙站起身来,道:“云兄是在下的朋友。”

那叫云月封的青年上前,取出一本书双手奉上道:“多谢林兄慷慨借书。”那青年男子接了过来,笑道:“小事一桩,云兄才高八斗,前几日听君一席话,小弟茅塞顿开。还要多谢云兄才是。”

其他人见原来是熟人,也跟着笑了起来,道:“既然是朋友,不如坐下喝杯水酒?”虽然同上考场大家也算是竞争对手,但是这些年轻人都未曾真正踏入官场,读书人的清标风骨还是有几分的。

云月封犹豫了一下,便拱手谢过跟着坐了下来。倒是之前那慷慨激昂的贾书生被云月封一番话堵了回去,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又见这云月封后来居上,居然比自己还受欢迎,顿时脸色更加难看了。轻哼一声道:“林公子也算是书香门第,怎么会结交这种下九流的朋友!”

整个楼上顿时一片宁静,所有人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那贾书生。这种话对于读书人来说可算得上是极大的侮辱了。俗话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说一个读书人下九流,简直就跟骂一个身份高贵的贵族是乞丐出身差不多了。

贾书生却并不以为意,得意的笑道:“难道不是么?你们怎么不问问他是个什么身份?不过是青楼女子生的野种,居然也敢来参加科举,真是有辱斯文!”

“贾兄!你休得胡言乱语!”那姓林的青年男子也气的脸色发青,云月封是他请来的朋友,这姓贾的本就是半道来的,还给他的朋友难看就是给他难看!

更何况,西越虽然不如华国礼教森严,但是对于科举学子身份却也核查的十分严格的。若是云月封身份真如他所说的那般不堪的话,根本就考不上举人更不用来参加什么恩科考试了。

其他人脸色也都不好看,读书人都好高谈阔论,偶尔说些闲话什么的。但是这贾书生的话却说得太过分了。

“云月封!你怎么不反驳,还是不敢么?”对于众人的不满犹不自知,贾书生得意的笑道。

云月封沉默不语,俊秀的容颜上却是一片漠然。

坐在床边的沐清漪看在眼底心中却是暗暗一叹,这云月封的身份或许没有这贾书生说得这般不堪,但是估计也相差不远了。只是…。沐清漪侧首去看容瑾,容瑾低声笑道:“清清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身份算什么?”

沐清漪不由莞尔,可不是么,身份算什么?既然她身为女子都可以当呈现,就算云月封身份不堪,只有他有真才实学有什么不敢用的。看那姓林的公子也是个清高骄傲的人,对着云月封却十分的谦逊,想必是真有几分本事的。

见云月封一直不说话,其他人的神色也有些变了,有些犹疑的望了望云月封又看了看贾生更加得意忘形起来,哼哼道:“云月封,你以为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你的底细么?我跟他可是一个县的,谁不知道他娘丛良前是……”

“住口!”云月封脸色一变,含怒瞪着他道:“有什么你冲着我来,背后论人长短算什么读书人?!你不就嫉恨我乡试的时候成绩比你好么?”

那贾书生老脸一红,很快又有些发紫,强笑道:“你胡说!我会嫉妒你这种人?”

云月封傲然的冷笑一声并不说话。众人看了看两人,心中便有些明了。这贾书生自然是嫉妒云月封的。贾书生年过不惑才考了个秀才,这云月封看上去刚刚而立,也是个秀才,而且排名还在贾书生之上,能不嫉妒么?但是他们此时却也关心另一个问题,贾书生说得到底是真是假,只是看云月封的反应,八成都是真的。一时间,众人看向云月封的眼神也有些复杂起来。hi书网

众人的神色云月封怎么会看不见,默默的站起身道:“多谢各位的酒,告辞。”

“哎?云兄,你…。”

“古云有云,英雄不问出处,云公子,不如过来喝几杯如何?”窗口,一个清越温婉的声音淡淡响起。众人一怔,齐齐的侧首望过去,却发现说话的竟是那位之前让他们看呆了的美丽女子。

云月封也是一怔,看了看沐清漪又看看容瑾。只看两人的衣着容貌气度知道不是寻常人。云月封笑容有些苦涩,“在下身份卑微,不敢高攀……”

沐清漪笑道:“君子之交何必拘于身份?更何况,若没有才华心胸,便是王侯将相又有何益?公子莫不是看不上我们?”

云月封道了声不敢,走过去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沐清漪秀眉微挑,满意的点了点头,有点清高或者还有因为身份的自卑,但是却并不孤僻也不算偏激,若是果真有真才实学倒是个不错的人。

“这是外子云隐。”沐清漪浅笑道。

云月封一愣,拱手道:“云公子,云夫人。”原本还不觉得,此事后再看眼前这一对男女,男子俊美无俦,女子清逸无双,果真是一对璧人。

容瑾微微点了点头,有些好奇的道:“你明知道他会找你麻烦,为何还要为了沐丞相驳斥他?”

云月封倒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怔了一下方才道:“沐丞相虽是女子,但是却能力卓著,并未有负丞相之责。若是不愿沐丞相为相,从能力才华说也就罢了,只是单说是个女儿家就不配。若是如此…我等还不如沐相一个女儿家的读书人,岂不是该去死了?”

“说的好。”容瑾满意的点头,对眼前的书生倒是多了几分欣赏。容瑾不是正经从御出来的,素来对朝堂上那些读书人老学究不怎么待见,这会儿肯夸云月封一句,也算是难得了。

沐清漪举杯笑道:“如此,就先预祝云公子科举大捷了。”

“多谢夫人…。”云月封举杯回敬。不管这对夫妻是想要做什么,但是在刚刚如此难堪的局面下还出言挽留请他喝酒,云月封心中便记下了这一份恩情和善意。

“嗤!”背后传来一声嗤笑,那贾书生还不肯消停,斜睨这众人,语气尖酸的道:“这位夫人,只怕你要失望了。这种身份的人还想要高中根本是痴心妄想。不过就是想要奉承沐清漪几句罢了,只可惜…人家远在皇城里,哪儿听得到他的奉承啊?倒是听说啦沐清漪长得貌美如花,才借此迷惑了陛下,云月封,你倒是可以…。啊?!”

一道暗影朝着那滔滔不绝的贾书生激射而来,嗖的一声贴着贾书生的脸飞了过去咚得一声钉入了身后的柱子里。那长长筷子竟然深深地钉入柱子只留下两寸左右在外面。可以想见,若是这一下钉在贾书生的脸上的话,只怕就要直接从脸上钉穿整个脑袋了。

“你?!”贾书生惊叫一声,抬手捂住脸,鲜血从指缝中涌出,贾书生回头看了一眼那柱子上的筷子,脸色一阵白一阵紫,软腿一般的跌坐了下去。

在座的却没有一个人可怜他,刚刚他说话的时候原本坐在他身边的书生就忍不住嫌弃的离他远了一些了,都嫌他说话不堪入耳。此时见他被人教训了竟也没人出来替他说话。

容瑾神色阴冷的盯着那吓得不轻的中年书生,“再让本公子听到你口出秽言,这辈子你就不用说话了。你该庆幸,本公子最近,不杀生。”

那书生说话的时候义愤填赝,但是说到底不过是个文弱书生而已。哪儿见过这等场面,早就吓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了。沐清漪淡淡一笑,拉着容瑾起身对云月封笑道:“云公子,咱们先行告辞。希望能在京城看到公子金榜题名。”

云月封点头,“多谢夫人,慢走。”

两人下了楼,慕华楼的掌柜才匆匆上来,一看上面并没有什么损失这才松了口气。虽然这位云隐公子也不是不给赔偿,但是好好一个酒楼客栈经常出事可不是什么好事。

再一看那摊在桌边发抖的书生,和身后柱子里插着的筷子,掌柜的险些叫出来了,“这…这又是出了什么事了?”

在座的众人也有些好奇沐清漪二人的身份,“掌柜的,这云隐公子是什么人?”

掌柜的苦着脸道:“什么人?煞神。hi书网去年就在这儿,那云隐公子可是当场把一个闹事的江湖中人给切了!幸好有…云夫人在,不然还不把我这慕华楼给拆了?”掌柜的战战兢兢的下去找人来将筷子拔出来,楼上的众人也是面面相觑有些同情的看向贾书生。惹上这么个煞星,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不好?

从慕华楼出来,两人牵手走在大街上。看着容瑾一脸阴郁就知道他还在生气,有些无奈的道:“真的那么生气,你回去将那人杀了便是。我不拦你。”

容瑾哼哼,挑眉道:“不杀!本公子要他活的长长久久的!更何况,现在咱们新婚,见血不好。不管他了,清清。,。冯止水说这彭城附近的风景都很不错,咱们出城走走。”

“好啊。”沐清漪也不在意,本来就是出来玩儿的,也没有什么固定的目的地,自然是想去哪儿就往哪儿走了。

不过,今天显然不是一个出游的好日子,刚刚走到城门口就遇到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进城来。原本容瑾和沐清漪也不以为意,毕竟彭城也算是个颇有名气的大城,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不知凡几。但是当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遇到熟人了。

“表哥!”

两人回头,便看到穿着一身娇艳锦衣的女子飞奔而来,先要拉住容瑾的衣衫却被容瑾毫不留情的一挥袖甩到了几步以外。

“表哥…。”梅映雪有些委屈的望着容瑾。

容瑾皱眉,“你怎么在这里?”几乎是第一时间容瑾就开始怀疑七星堂是不是向不该透露的人透露了自己的行踪。沐清漪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袖,摇头低声道:“应该是巧合。”

只听容瑾的声音,沐清漪也能猜出几分他的想法。但是他们来彭城本就是容瑾突然决定的,就算是有人传递消息梅映雪也不会来的这么快的。想来梅映雪会在这里,确实是个巧合。

梅映雪含恨瞪了沐清漪一眼,看向容瑾时却又满是娇俏的笑容,“表哥,不仅我来了。祖父和祖母,还有爹爹也来了。”原来这一队人就是梅家的人,彭城是距离天阙城最近的一座城池,梅家的人来这里倒也是情有可原。

容瑾却并没有她那般热情,只是淡淡道:“你们来做什么?”

被如此冷淡的对待,梅映雪有些失落,幽幽的望了容瑾一眼道:“我们去京城找表哥啊,表哥……。”

“住口!”容瑾冷声道,拉着沐清漪转身往城里走去,“回去再说!”

回太守府的路上,容瑾脸色都十分不好看。沐清漪看着他也不由得叹了口气,容瑾当真是没有什么亲人缘的,无论是哪一边的亲人似乎都永远处不好。这样一比较起来,沐清漪便觉得自己比起容瑾实在是要幸运太多了。

“容瑾,别生气……”轻叹了口气,沐清漪柔声道。

容瑾淡淡一笑道:“我跟她生什么气?只是原本想要带清清出去玩儿的。”沐清漪一愣,感情是为了这个生气?就算容瑾跟梅家的关系再冷淡,那也是他的血脉亲人,若真是有事避而不见也就罢了,为了出去玩这样的借口可当真是上不了台面。

“明天再去。”沐清漪笑道。

容瑾低头,飞快的在她脸颊边落下一吻,“清清真好。今天把她们处理了,咱们就去玩儿。”

两人慢悠悠的回到太守府的时候,冯止水早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只看冯止水眉头深锁的模样,就知道他对刚刚到达的客人是多么的不待见。

“冯先生?”

冯止水上前道:“见过陛下,梅家人正在大厅中用茶。”

容瑾淡淡道:“随便找个院子给他们住两天便是。”

冯止水点头,脸上的神色稍缓了一些。沐清漪拉着容瑾道:“咱们过去见见吧。”

进了大厅,沐清漪就知道冯止水为什么不待见梅家人了。梅映雪坐在椅子里,一边喝着茶一边挑三拣四的训斥着站在一边的盈儿。正要盈儿替她锤锤腿,说是一路上累着了。若是梅太夫人,也还说得过去就当是孝敬老人家了,这梅映雪一个姑娘家如此作为却只会让人觉得不知礼数,狂妄无知。

“盈儿。”沐清漪皱了皱眉,轻声唤道。

“小姐!”盈儿原本忍着怒气的俏脸上顿时绽出欢喜的笑容,抛下梅映雪直接迎了上来。

沐清漪淡淡皱眉,扫了她一眼道:“你堂堂太守千金,这是做什么?就算有贵客也用不着你亲自奉茶。还不去让丫头来重新给客人上茶?”

盈儿微微一福,“盈儿知错,多谢小姐教诲。”转身要走,身后梅映雪却叫道:“站住!”

盈儿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沐清漪身边的容瑾,回头看向梅映雪。梅映雪怒瞪着盈儿道:“你干什么去?本姑娘让你倒茶你没听见么?”

“盈儿,还不走。”

“是,小姐。”盈儿不再犹豫,转身直接出了门去了。

“沐清漪,你这是什么意思?!”梅映雪沉着脸怒斥道。沐清漪抬眼,淡淡看着她道:“我也不知道,梅姑娘这是什么意思。盈儿是彭城太守之女,您在彭城拿太守的女儿当丫头使唤,这是为客之道么?”沐清漪没有说的直接一一些,但是意思却已经表达清楚:你以为你是谁啊?

梅映雪气结,“这天下都是表哥的,难道我还使唤不得一个丫头?”

沐清漪淡淡道:“是啊,这天下是容家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祖母!”若论口舌之争,就是给梅映雪八张嘴她也未必说得过沐清漪,一跺便跑到梅太夫人跟前气呼呼的道:“祖母,你看看她!”

梅太夫人虽然一直都没有说话,但是从沐清漪一进门却一直都在打量着她,沐清漪自然也感受到了梅太夫人的视线,只是并不在意罢了。

直到此时,梅太夫人才慢慢抬起眼来,手中原本拨动的念珠也听了下来,盯着沐清漪道:“沐姑娘这是什么意思?映雪再不对也是瑾儿的亲表妹,你为了一个丫头训斥她,是想要给咱们下马威么?”

话音刚落,沐清漪还没来得及回答,傍边的容瑾就真正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下马威,什么是打脸。

“碰!”容瑾抬手,刚刚端在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恰恰好就摔在梅太夫人跟前不远的地方。容瑾冷冷的扫了大厅里的众人一眼道:“那么,外祖母现在是想要给朕下马威么?还是说是对着清清来的?”

梅太夫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紫,指着容瑾半晌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道:“你…你为了个女人就这么对老身说话?!”

容瑾冷冷道:“清清是我的妻子。”

“我不同意!”梅太夫人高声道。

容瑾冷哼一声,“你没资格不同意。”梅太夫人窒了窒,很快又恢复了刚才的气势,道:“你想娶她也行,但是她只能做个妃子。你要娶映雪做皇后。”

容瑾这回连拒绝都懒得拒绝了,直接冷笑了一声一丝不屑。梅太夫人咬牙道:“当初你娘还在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若是生下儿子必须娶梅家的女儿为妻。”

容瑾根本就不屑去计较梅太夫人所说的是真是假,只是懒洋洋的道:“哦,那你去找我娘说去吧。”这摆明了就是咒梅太夫人去死。梅太夫人气的浑身发抖,“你就为了一个女人这般忤逆我?”

容瑾不耐烦的道:“叫你一声外祖母是给母妃面子,没事少烦本公子。不然,别怪本公子不留情面!”

“你…你…。”梅太夫人气的浑身发抖,揉着胸口直呼不孝。旁边的梅映雪连忙安慰着梅太夫人,同时不忘向容瑾头来幽怨的目光,可惜容瑾心情不爽,直接将头正在沐清漪身边的扶手上闭目养神。

一直没开口的梅老爷子皱了皱眉,有些不满的看着容瑾道:“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

这还是沐清漪第一次见到梅老爷,已经年纪七十高龄的梅老爷显得消瘦而苍老,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十分的凌厉,几乎看不出七旬老人应有的黯淡无神。

容瑾睁开眼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清清……。”

沐清漪会意,伸手从容瑾的袖袋里取出一叠纸笺递过去,淡淡道:“梅老,这是当年皇家抄没梅家的产业和财产,尽数在此,还请查看。”

梅家当年是西越首富,虽然比不得魏无忌这样号称天下首富的,但是却也是家产万贯。但是等容瑾登基之后才发现,当年梅家抄没的那些财富西越帝根本就没有动过,全部都放在皇宫里西越帝自己的私库里。等到容瑾继位,这些自然都归他了。如今也算是完璧归赵,只是梅家死去的人却再也活不过来了。这是西越皇室或者说是西越帝欠梅家的,但是容瑾却不欠梅家什么,他同样也是受害者。

“你这是什么意思?”梅老爷脸色也有些难看。

容瑾睁开眼,却并没有起身。只是淡淡道:“你们急匆匆的想要去京城,不就是想要讨回梅家的财产么?现在都在这里了,还有什么不满意?”

梅老爷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们当然不满意,当年梅家狼狈的逃离,这二十年在天阙城委屈的度日,如今好不容易自己的外孙登基继位,若是这么容易就满足了,当年梅家压根就不会离开天阙城。

但是,很多事情却是好做不好说。梅家要荣华富贵,要高官厚禄,但是若是自己说出来却有些难堪。原本应该容瑾主动补偿给他们,然后娶映雪为后,将来梅家自然是西越第一家,梅家这些年受的苦也算是值得了。只是谁知道,容瑾根本就不按理出牌,连提都没有提过。

“父亲…。”坐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梅慕辰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方才开口道。可惜话还没出口,就被梅老爷呵斥了,“你住口!”

梅慕辰有些无奈的苦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其实梅慕辰很强提醒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梅家已经只剩下他们一家四口了,这些年他也没有再有别的子嗣,梅映雪不加入皇家还好说,若是梅映雪真的加入皇家,梅家就算高官厚禄风光无限又能如何?父亲母亲都已经七十高龄,还能活几年?他本就身体不好,又有几年好活的?到时候还不是什么都没有?

但是梅老爷和梅太夫人却听不进他的话,二十年前,梅家正在最巅峰的时候。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循王登基梅夕儿便是皇后,梅家早就应该飞黄腾达了。只可惜世事难料,突然之间被打落尘埃,好不容易逃回天阙城,梅家离开天阙城时间太久,回去之后即使带着不少财产,又哪里有外面的风光?这些年,梅老爷和梅太夫人都压抑着,怨恨着,直到容瑾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另一种希望。而现在…。

梅老爷盯着容瑾沉声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总之你必须娶映雪为后,将来还要过继一个孩子给梅家!”

容瑾俊美的眼眸中流过一丝淡淡的寒意,悠然的坐起身来,面带笑意的看着梅老爷,悠悠问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听你的?”

梅老爷咬牙道:“这是你欠梅家的!”

容瑾挑眉,“我欠梅家的?”

梅老爷理直气壮的道:“不错!当初西越帝毁了梅家,害死了夕儿,你是他儿子,自然要弥补梅家的一切损失。”

容瑾脸上的笑意更深,“哦,你还记得我是他儿子啊。那你说,他能毁了梅家,我能不能毁了你们?!”

“你敢!”梅老爷怒道:“我是你外祖父!”

沐清漪简直要被这家人气乐了,找容瑾要补偿的时候他就是西越帝的儿子,怕容瑾对梅家动手的时候他就是梅夕儿的儿子。难怪容瑾讨厌梅家,果真是让人讨厌的很。

挑了挑眉,沐清漪淡淡笑道:“梅老爷子,你老非要让容瑾娶你孙女,总该先问问我这个原配夫人答不答应吧?”

梅老爷没见过沐清漪,对她的了解也只限于能说会道罢了。有些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

沐清漪微笑道:“几位刚刚从天阙城出来,肯定还不知道。自我介绍一下,沐清漪,不仅是容瑾三十二抬大轿娶回去的正室夫人,还是…西越大丞相。”

------题外话------

啦啦啦啦~亲爱哒们,头一两天月票就到第五位了,感谢么么哒~好开森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91.新婚出游 下一章:193.气晕梅太夫人
热门: 星野 荣获男主[快穿] 九州刹那公子 本阵杀人案 重生之悍妻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综]今天的审神者也很任性呢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