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新婚出游

上一章:190.洞房花烛明 下一章:192.无礼的客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清晨,沐清漪慢慢睁开眼睛,身边不同于往常的温度让她不由得往旁边闪去,却被纠结在一起的发丝扯了一下,一只手臂轻轻将她勾了回来。容瑾低声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清清,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满室喜庆而尊贵的大红色,还有跟前的男人俊美的没有一丝缺陷的笑颜。沐清漪不由得脸上一热,美丽的容颜上染上了一抹淡淡的嫣红。看在容瑾的眼中却更加娇艳动人,含笑的眼眸不由得一黯。

浑身上下仿佛被碾过一次的酸痛让她想要起身也无能为力,“你…。”

“清清要什么?难受么?”容瑾柔声问道。沐清漪低头看到跟前缠在一起的发丝,问道:“这是什么?”

容瑾笑道:“结发夫妻,自然要结发才行。”

沐清漪无语,“你就打算这么一直跟我绑在一起么?”

容瑾剑眉微挑,抬手捻起绑在一起的发丝,指缝轻轻拂过,发丝齐齐的断开。只见容瑾满脸愉快的起身下床,从不远处的梳妆台上取出一个显然早就准备好的锦囊,小心的将发丝装了进去然后仔细系好又放回了锦盒里。

看着他做这一切,沐清漪唇边也扬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一夜之间,容瑾眉宇间的阴郁之气似乎散去了许多。无论是什么人现在看到了都会轻易的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好。

沐清漪慢慢的撑着床想要坐起身来,“清清,你要什么我帮你拿。”

沐清漪道:“我要起身了。时间已经不早了。”确实是不早了,外面天色已经打量了。只是今天是皇帝陛下新婚第二天,自然是不用上朝,也没有几个人有胆子这个时候来打扰新人。

容瑾连忙将她压了回去,道:“今天不用早朝,朝政我已经找了人处理,清清不用担心,好好休息吧。一会儿早膳送来了,用一些之后再休息一下,然后咱们在出去玩儿。”

沐清漪现在也确实不愿意见人,既然容瑾这么说她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顺从的重新躺了回去。

等到沐清漪再次行礼的时候却已经接近正午了,睁开眼睛便看到不远处容瑾正坐在桌案便批阅折子。俊美的容颜上往日的阴郁和煞气似乎一扫而空,半垂着脸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折子,沐清漪只看到半边完美的侧脸,认真的容九公子似乎更俊美了,沐清漪唇边勾起一丝浅浅的笑容。

“清清行了。”沐清漪一睁开眼睛容瑾便发觉了,搁下手中的折子抬头就看到新婚妻子正面带微笑的望着自己。快步走到床边扶起沐清漪,“来人!”

门外早就等候着的宫女连忙进来,恭敬的一福,“见过陛下,见过沐相。”

沐清漪挑了挑眉,“盈儿和霍姝呢?”

容瑾含笑,亲昵的吻了吻她的眉心,“盈儿去准备午膳去了,我让霍姝去准备在咱们要出行的东西。”

沐清漪有些惊讶,“出行?”

容瑾点头道:“五天不用上朝,我们出去玩儿。”沐清漪轻声叹息,容瑾伸手,一根手指轻轻点住嫣红的朱唇,“不用担心,一切我的会安排好的。清清只要跟夫君一起出去散散心就好了。不许反对!同意就亲亲我。”

看着眼前笑容可掬,但是眼神却分明在告诉她“不同意就我亲你”的男人,沐清漪也只得认输了。微微一笑,倾身在他唇边轻轻落下一吻。

虽然觉得清清太敷衍了,不过容九公子还是没有挑剔,满意的拍拍手道:“进来。”

几名宫女连忙进来侍候,其实也没有她们侍候的地方,除了端水进来以外,别的诸如更衣挽发等等事情都被皇帝陛下包揽了。甚至九公子还打算亲自为新婚的爱妻化妆。

幸好,沐清漪看到他拉着东西在自己脸上笔画,顿觉不妙。连忙一手拉过表示自己来就可以。容瑾微觉有些失望错失了夫妻之间的画眉之乐。但是在沐清漪坚持的目光下,还是只得怏怏的放弃了。

坐在床边,看着坐在梳妆镜前的女子穿着一身雪青色罗衣,如云的青丝挽成一个松松的发髻,几只精致的发簪斜斜的插着。一支凤凰展翅的流苏金步摇在发间轻颤着。清雅脱俗又不失新婚的喜庆和华贵。她随意的轻描黛眉,无须脂粉便是一个美貌绝伦的俏佳人。

容瑾一瞬间眼眸温柔如水。在遇到清清的十九年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无论是八岁之前在梅园,还是八岁之后在西越九皇子和云隐公子的身份之间徘徊。无论是哪一条路,一直都是他一个人喁喁独行,从来不知有何处可归,有何处可恋。但是现在…他终于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需要永远守护的人。

这样的感觉…从未有过的圆满和充盈……

被他的目光盯着她就,沐清漪忍不住转身对上他温柔的眼眸。

“好看么?”

容瑾认真的点头,“这样就好,脂粉只会污了清清的美丽。”

沐清漪莞尔微笑,无论是什么女人,总是喜欢听好听的话的。

“启禀陛下,小姐,改用午膳了。”盈儿端着亲手做的沐清漪做喜欢的菜肴进来,看到已经起身的沐清漪脸上的笑容更甚,“盈儿恭喜陛下,恭喜小姐!”

容瑾心情愉悦,满意的点头道:“很好,自己去蒋斌那儿领赏把,你和霍姝一起。其他人每人再上三个月的俸银。”容九公子心情好的时候一向很大方的。殿中的宫女们连忙谢恩,同时有些羡慕的看向盈儿。一般陛下打赏直接就说了,但是如果让去蒋总管那里领赏那就不是一般的赏赐了。有的时候一次的赏赐她们这些普通宫女一辈子也得不到。

“谢陛下。”盈儿盈盈一拜,含笑退了出去。盈儿生性慧黠,自然明白陛下这是在给她和霍姝撑面子。她和霍姝都是从宫外来的,并不是一般的宫女,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想要指挥得动这些宫女就必须有足够的威信。最好的办法自然是陛下的看重和赏赐了。

果然,刚出了殿门,原本还对他们带着些打探和衡量的眼神的宫女太监们立刻都热情的围上了唧唧咋咋的称姐道妹。

用过了午膳,容九公子心情愉悦的和新婚妻子换了一身便装带了几个人就出了皇宫然后直接出京去了。让正在含章宫里卖力的处理政务的庄王等人都纷纷傻了眼。才刚刚登基就将朝政丢给曾经还一起争过皇位的庄王,皇帝陛下当真是放得下心。

倒是容瑄仔细想了想没放在心上。陛下就算离京必定也不会太远的,如今京城里重要的位置上都是皇帝信任的人,短短几日能出什么事?更何况,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想象容瑾的武功修为,除非有把握先一步弄死他,否则想活命的谁都别随便乱打主意的好。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出了城,沐清漪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外面,马车正朝着与京城相悖的方向而去,只是容瑾不说,连她也不知道目的地到底是哪儿。

容瑾倒也不吊人胃口,含笑道:“彭城。”

沐清漪挑眉,有些不解的望着容瑾。容瑾笑道:“都是彭城号称花城,一年四季繁花似锦。但是清清可知道彭城哪个季节最美?”沐清漪沉吟了片刻,有些好奇的道:“四五月,牡丹?”

容瑾点头赞道:“清清果真聪慧无双,彭城位置偏西北,别的地方五月牡丹已经过了最盛的花季了,但是彭城的牡丹却开得正好。咱们这个时候去,正赶上时候了,何况,清清不想去看看冯止水在那边做的怎么样了么?”

彭城距离京城并不远,快马加鞭的话一天都就能到。倒是如果坐马车……

容瑾低声笑道:“前面镇上就换快马。而且,也不用那么拘泥时间,京城里出不了乱子。”

“你倒是放心。”

“不是有大哥在么就算真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也有法子控制住局面的。而且,这些日子皇城里那些人也老实了不少,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兴风作浪。”沐清漪无语的望着猛某人,真会撂挑子,这算是对大哥的报复么?

看着沐清漪似怒非怒的眼神,容九公子也只是朗声一笑,俯身噙住了她嫣红得朱唇。

一行人一路上走的不紧不慢,第三天正午也到达了彭城。果然如容瑾所说的,彭城的牡丹开得正好。与上次来的时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带着兵器的江湖中人不一样,这次再来到彭城大街上行走的却大都是穿着儒生袍子,斯文有礼的读书人和风流倜傥的文人雅士。牡丹的尊贵绚烂与菊花的清逸脱俗相比,只有一种不同的美丽让人们世代传送。悠然行走在大街上的人们神色悠闲愉悦,是不是听到有人吟诗作赋,仿佛淡淡的花香中也蕴含了点点墨香一般。

这才是彭城作为西越花都应有的模样,去年的菊花会可真是被糟蹋了。

冯止水显然早就接到了消息,虽然容瑾和沐清漪都说了不得声张却还是在府早早的恭迎着。看到跟在沐清漪身后的盈儿更是满脸欢喜。发妻早逝,冯止水只有这一句自然是万分疼爱。如今看到女儿跟在小姐身边一切安好也放心多了。

“陛下…小姐!”将两人引入厅中,冯止水方才恭敬的上前行礼。容瑾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多礼,冯止水笑道:“陛下和小姐大婚,止水还未曾道贺呢。恭祝陛下与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沐清漪娇颜微晕,浅笑道:“冯先生的贺礼我看到了,怎么能说没有?”彭城距离京城不远,冯止水虽然不能回京,却还是派人送了贺礼回去。是两盆开的正眼的牡丹——魏紫姚黄,皆是牡丹之中的珍品。即使是皇宫之中,那般好的品相也是难得一见,可见冯止水还是费了不少的心思。

这话,倒是颇合容九公子的心意,满意的笑道:“承凤章先生吉言。”

沐清漪只得恨恨的瞪了某人一样。

看到两人之间的互动,冯止水心中也是十分高兴。小姐和陛下的关系和睦,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宾主君臣落座,冯止水方才道:“听闻大公子到了京城,不知大公子和慕容公子是否安好。”

沐清漪将慕容熙和顾秀庭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冯止水虽然对于顾秀庭的决定有些惋惜却也没有多说什么。顾家对他有恩,他也愿意付出一生报答顾家的恩情。但是却不能仗着自己和顾家的关系倚老卖老,只要大公子考虑清楚了,下定了决心,他也不会多少什么。

而且这半年来在彭城,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府尹,冯止水却自觉过的十分充实。他本身就不是那功名利禄如浮云的人,否则当年也不会去参加科举。只不过,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罢了。如今三年已经年近四十才开始仕途之路,但是冯止水却也做的十分努力。不过短短几个月时间,便已经将整个彭州治理的妥妥帖帖了。

叙完了旧,冯止水便请两人先在府中稍事歇息。有些惋惜的笑道:“可惜陛下和小姐晚来了几天,不然还能赶得上彭城的牡丹花会。都说西越花都名扬天下,微臣第一次见到这牡丹会的时候也是十分惊讶了。就是如今,彭城里还住着不少文人雅士,不等到牡丹花季过去,他们大约是不会走的。”

沐清漪微笑道:“刚刚进城便看到满城牡丹绽放,绚烂如锦。如此美景,说是人间仙境也不为过。能够住在这里,当真是有福了。”

冯止水笑道:“可不是么,这城里现在就住着不少准备参加今年恩科的士子。彭城离京城近,有没有那些繁琐的事物,那些不想着攀关系走后门,只想疑心攻书的读书人许多便暂住在城中。等到科举将近了在启程前往。”

沐清漪和容瑾对视一眼,沐清漪莞尔笑道:“那倒是很有趣,有空不妨去见见。”

冯止水愣了愣,这才想起来眼前的沐清漪还有另一个了不起的身份——西陵大丞相。不怪西陵的老顽固们一时接受不了沐清漪的身份,即使是冯止水这样的人,一不小心也容易忽略掉这一层。毕竟,女子为相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而沐清漪本身有太过温和无害,倒是冯止水将她如今的身份望了。

但是冯止水能是当年顾老丞相看重的人,自有其不凡之处。回过神来,哈哈一笑道:“只顾着和陛下小姐叙旧,倒是望了拜见沐相。”说罢,便是深深地一揖,正是官员见到上峰高官的礼仪。

“冯大人勉力,自己人私底下不必如此拘礼。”沐清漪连忙笑道。

冯止水恭敬地道:“多谢小姐。”

彭城果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比起京城里的人心嘈杂更让人心情愉悦。清晨,连早饭都没有用沐清漪便被容瑾拉着出门了。原本盈儿和霍姝也要跟着,却被沐清漪拦住了,“你也是个太守小姐,那些事情交给别人做就是了。这么久不见,多陪陪冯先生吧。”

至于霍姝,自然也不必带着。暗中有侍卫跟着,在彭城这地方,能跟容瑾动手的人只怕还没有出生,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还不如放霍姝自己自在一些。

两人携手走在彭城的大街上出众的姿容自然引来不少路人的注目。两人却谁都不在意,边走便欣赏着路边开的正艳的牡丹,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一座有些眼熟的楼前,容九不由得有些乐了,“清清还记不记得这地方?”可不正是那倒霉的彭城第一客栈慕华楼么?

拉着沐清漪进去,掌柜的一看两人衣着不凡立刻就迎了上来,但是当看清楚容瑾的模样是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相隔不过短短半年多,掌柜的自然不会忘记半年前,这位云隐公子在他这家小店做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云…云隐公子。”掌柜的笑脸僵硬。

“掌柜怎么认出他是云隐公子的?”沐清漪有些好奇的问道。上次来容瑾一直都戴着面具的,这一次却是光明正大的走进来。掌柜赔笑道:“这个么,云隐公子气势非凡,而且…还有这位姑娘……”如果容瑾一个人来,掌柜或许就觉得有点眼熟有点像,但是如果身边再跟着一个沐清漪这样美丽的女子,那么就很好认了。

看着掌柜明明一副想要关门送客却又不敢的可怜模样,容瑾挑眉一笑道:“不用担心,今天本公子不找你麻烦。”

您随便找谁麻烦我也吃不消啊。掌柜心中默默道。

一眼看出掌柜心中所想,容瑾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拉着沐清漪上楼去了,“别废话,干净送些好吃的早点过来。饿着了本公子的夫人,拆了你的慕华楼!”

遇到如此不讲理的人,还能如何?掌柜的交代了一声伙计,亲自去厨房吩咐了。

二楼上,如今已经过了牡丹会最热闹的时候,慕华楼即使是彭城第一的客栈,里面的人也并不特别多。毕竟,所谓第一,就表示了价格不菲。真正的那些苦寒学子也是住不起这样的地方的。能住在这里的,至少也都是小康之家的子弟。

整个二楼上也不过做了十几桌的模样,熙熙攘攘的不算安静却也不算吵闹。

两人一出现在楼梯口,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毕竟,无论是容瑾还是沐清漪,容貌气质都不是一般人可比的。容瑾也就罢了,再好看也是个难得,所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沐清漪的身上。心中不禁暗暗遗憾这样美丽的女子竟然已经名花有主。同时,也不得不气馁的承认自己无论容貌气度跟女子身边的俊美男子根本就没得比,连刚刚升起的半点争强之心也被蔫蔫的掐灭了。

看着众人纷纷避开的目光,容瑾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有些郁闷的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如今清清恢复了女儿身,虽然两人成亲了大好,但是…势必会惹来更多的好色之徒的垂涎,这个…可就大大的不好了。难道以后,要将不喜美色作为官员每年考评的标准?嗯…谁敢看清清一眼,扣他考评!贬到穷乡僻壤去种地放羊!

“想什么呢?”看着他一脸阴险的笑意,沐清漪有些奇怪的问道。容瑾轻咳一声,连忙道:“没什么,想刚刚那个掌柜真是不识相,本公子和清清肯光顾,是他这慕华楼八辈子的荣幸。”

沐清漪点头笑道:“那倒是,你走得时候如果肯给他写个匾额的话,他肯定把你供起来天天参拜。”值钱的不是容瑾这个人,而是他的落款,容瑾这两个字最好有那鲜红的印玺。

“休想!”容瑾嫌弃的道,那老头居然敢嫌弃他,还想要赶他和清清出去。给他提匾额?刷他一脑门墨汁还差不多。

沐清漪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大厅中三三两两一座的书生,低声道:“恩科不是分文科和五科么?这些大多都是举子吧?怎么不见武举呢?”这些文人有年纪的不过弱冠的模样,也有年纪大的年过不惑。只从他们的气度神态就能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准备恩科的士子而不是单纯来彭城玩儿的文人墨客。

沐清漪的目光落在了那几个明显年过四十的读书人身上,顾家人杰辈出,就从来没有过年过二十五还没考上科举的人。当年顾秀庭参加科举的时候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因此沐清漪虽然听说过有人考试考到老的,却从没见过这样的人。

容瑾低声笑道:“武举不用准备,只要熟读一些兵书,到时候比的就是武功高低了。就算要准备在彭城这种软绵绵的地方,只怕只会越准备越差,若是有心的人可以去变成剿匪或者抓几个盗贼什么的试试。”

沐清漪低眉一想,也不由得莞尔一笑。可不是么,彭城这样美丽又宁静的地方,待久了连她都忍不住有些闲云野鹤的心思了,那些靠武功的武举人在这里能有什么磨练的地方?

“清清好奇的话,回京了开始考试的时候我带你去看。”容瑾低声笑道。沐清漪点头道:“也好。”

容瑾挑眉拿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些读书人,道:“清清现在也可以看看这些人,说不定以后他们还要叫你一声老师呢。”

“咦?”沐清漪有些惊讶的看着容瑾,容瑾不在意的抚着下巴道:“清清刚刚入朝,根基未稳。今年的恩科正好是个机会,不是么。如果清清能够收服这一批年轻官员,以后的事情就会好办许多了。”

一直以来的规矩便是如此,每一届科举的主考官,上榜的学子需称之为座师,也等于是主考官的门下有半师之宜。而这些学子入朝为官以后,除了某些本身就有派系的,一般的学子都是绝不会背叛座师的,因为欺师灭祖对读书人来说罪无可恕的大罪,一旦如此做了,以后在官场的前途也等于就此断绝了。容瑾如此做,自然就是想要为沐清漪多找一些帮手。

沐清漪蹙眉道:“只怕我资历不够。”

能够担任科举主考官的可不仅仅是需要位高权重,德行声望缺一不可。容瑾轻哼一声,“有什么不够的,当朝丞相亲自主考是他们的荣幸。一旦上榜便是丞相门生,恩…说是天子门生也完全可以啊。”

虽然经过殿试上榜的士子也都能称得上是天子门生,但是这能一样么?若是每个士子都觉得天子门生就无后顾之忧了,朝堂上大约也没有那么多被党争炮灰了的倒霉蛋了。但是他这个天子门生可不一样,皇帝和丞相是夫妻,多么好攀关系的捷径啊,这些士子只要还没傻,就都会对清清恭恭敬敬的言听计从。

闻言,沐清漪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偏过头去不再理会他。

不多时,掌柜的便亲自送来了各色精致的早点,态度殷勤的让周围的读书人都不由得多看了他们几眼。

沐清漪有些遗憾的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衫,女儿装扮还真是有些不方便。若是穿着男装,现在就可以去跟那些读书人聊聊,但是如果现在她过去的话,这些读书人就算看在她是个姑娘长得也不错的份上对她礼貌相待,也绝对没有人想要跟她聊政事。

两人一边吃着早膳,一边听着读书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突然有人不知道怎么的响起,聊起了京城里的事情,“各位同窗,你们说…这新皇陛下跟那位沐丞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话题显然很有些意思,在座的众人看了看四周除了新来的那对男女以外都是读书人,也就不再在意了你一眼我一句的说了起来。

“听说那沐丞相是华国的明泽公主。”

“华国公主怎么能做我西越的丞相!”有人愤愤道。华国和西越虽然没有什么解不开的血海深仇,但是也不是一直都太太平平的。

一个三十来岁左右的青衣儒生笑道:“这个么你们都不知道,这明泽公主根本不是华皇的公主,据说是一个什么侯府的嫡女,被华皇赞赏才封为公主的。要不怎么华国皇室姓慕容,她姓沐呢。”

“我以为沐清漪是化名呢。”有人兴致勃勃的道。

“她原本就化名顾流云,如今再化名沐清漪,不累么?”男子摇头晃脑的道:“据说这明泽公主破的华皇宠爱,不知怎么的失踪了。没想到竟然是跟着陛下回西越了。你们记不记得,去年去华国给华皇祝寿的时候,陛下也是随性的。”

“难道说……”有人低声道,“这明泽公主是跟陛下私奔了?听说咱们陛下当年可是有皇城第一美男子之称。”

“扑哧!”这些话自然是一丝不落的落进了窗口的两人耳中,容九公子噗嗤一声低声闷笑起来,望着沐清漪的眼中还带着点点水光,显然是笑的不轻。还不忘朝着沐清漪挤眉弄眼:清清,你要跟我私奔么?

沐清漪暗暗咬牙,朝着容瑾嫣然一笑。却在容瑾失神的时候狠狠地在他身上掐了一把,痛的某人再也笑不出来了。容九公子委屈的望着她,清清要掐本公子居然还用美人计,就算你不笑本公子也愿意给你掐啊。

“你们到底知不知道重点?!”旁边一个看上去年纪最长的男子忍不住拍案道,“沐清漪身为华国公主,又是女子,居然做了咱们西越的丞相,难道不觉得这不合礼法么?”

这些人显然都不太喜欢这个男子,虽然他说的他们也想过,但是这一脸轻蔑是怎么回事?有本事你自己去做西越丞相,别考了几十年还是个秀才啊。他们纠结的只是沐清漪女子的身份,而不是轻视她女子为相的能力。一个女子,能够成为一朝丞相,绝对不是只靠君王的宠爱就可以达到的。何况,当初沐清漪做奉天府尹可是先帝钦赐的,也没看她做出什么纰漏来。证明对方绝对有这个能力。虽然身为男儿不如女子,让他们感到有些羞耻,但是眼前这一位纯属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咳,这事就连京城里的权贵们都认同了,咱们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吧。”另外有人想要将这个话题叉过去。但是那男子却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京城里那些权贵只会拍陛下的马屁,哪儿敢说半个不字?咱们身为读书人,就该据理力争,以正天下之风!”

其他人纷纷皱眉,一副看疯子的模样看着这中年男子。一个年轻一些的人有些不耐烦,没好气的道:“那贾兄你说说,要怎么据理力争?!”

贾姓的男子傲然道:“我们要联名上书陛下,罢免沐清漪!如此不守闺训的女子,当立即休离,打入冷宫!以儆效尤!”

另一边,原本还一脸笑意的容瑾神色一冷,俊脸立刻就阴沉了起来。正要起身,却被沐清漪抬手压住了他的胳膊,容瑾低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沐清漪浅浅一笑道:“读书人胡言乱语,你着急什么?”

容瑾冷哼一声,“这种东西,本公子保证他一辈子也别想考中!”正生气时,一个有些平淡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贾兄,你说要罢免沐相,还要打入冷宫。这沐相跟你有何仇恨你要如此恨她?”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90.洞房花烛明 下一章:192.无礼的客人
热门: 回天 生死丹尊 朝思慕暖 风之影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武林高手在校园 冷漠王爷的替嫁小郎君 夜夜夜惊魂(第2季) 爆红后,我和渣过的总裁在一起了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