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洞房花烛明

上一章:189.嫁妆,大婚之日 下一章:191.新婚出游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西越皇宫

皇帝所居的清和殿和皇后所居的清宁宫之间有交泰殿。是平日里宫中祭祀的地方,同时也是这一天整个西越皇城最热闹的地方。因为,西越新帝的大婚典礼就在这里举行。

各国皇室的大婚典礼其实都是大同小异的。不外乎将皇后从正门迎入,然后各种参拜礼仪,封后诏书,授予皇后凤印,然后送入皇后宫中。剩下的便是大宴群臣基本上没有皇后什么事儿了。但是这里面绝对不会包括一个普通人家婚礼必不可少的一个步骤——拜堂。

帝王是不会和任何一个女人拜堂的,即使是皇后,帝王的妻子。寻常人家无论是升斗小民还是王孙权贵,都说妻者,齐也。但是皇后却永远不可能与皇帝齐,册封从来都不是所谓的珠联璧合,从此夫妻一体荣辱与共。封后是对皇后的娘家以及皇后本人的恩典。休妻,其实远比废后更麻烦。

今天的大婚却明显的有些不同。没有那些冗长繁复的,从一入宫门就不断的开始跪拜的礼仪。迎亲的凤撵直接停在了交泰殿外面。在众臣的恭迎声中,容瑾翻身下马,亲自将凤撵中端坐的沐清漪抱了出来,“清清。”

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望着跟前的交泰殿,皇室大婚的过程她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眼前的场景显然是不符合规矩的,想必又是某人自作主张了。容瑾靠在沐清漪耳边低声道:“那些规矩麻烦的很,我可舍不得清清一路不停地跪拜。”

“陛下,呃...沐相,请沐相先到偏殿歇息,吉时一到便可行礼。”须发洁白的钦天监颤巍巍的走过来,恭敬的道。

容瑾点头,牵着沐清漪的手直接去偏殿了,留下交泰殿外一众文武百官,使臣贵宾们惊叹于新郎新娘的容貌气度,同时也为这对于皇室来说可谓别开生面的婚礼赞叹不已。

“容瑾......”偏殿里,沐清漪有些疑惑的望着眼前的红衣飞扬的俊美男子。容瑾笑眯眯的道:“清清不喜欢么?今天的婚礼都是本公子亲手安排的哦。”

“喜欢。”沐清漪轻轻点头,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罢了,“吉时选在什么时候?”现在已经临近正午了,一般皇室大婚的吉时不都是选在正午么?

“戌时。”

“这么晚?”沐清漪挑眉。容瑾得意的笑道:“拜堂不是都是这个时候么?”黄昏之时行礼,故称昏礼。当然要选在这个时候,“难道清清不想跟我拜堂?清清又要.......”

看着某人又要做戏的模样,沐清漪连忙一把捂住他的嘴,认真的道:“我很高兴。”

那所谓万万人之上的荣耀又怎么比得上真正的结发交拜的婚礼让人高兴呢?即使一直都知道容瑾对自己很好,沐清漪依然感到惊醒。

看到沐清漪美丽的容颜上点点的愉悦,容瑾的笑容也更加温和了几分。低头在她唇边落下一吻,轻声道:“我要出去了,我让人进来陪你?”

婚礼在傍晚,还有那么几个时辰的时间容瑾自然不可能放在那么多的宾客不管不顾。沐清漪点点头,低声嘱咐道:“不要胡闹。”

“怎么会?”容瑾轻声笑道。低头再亲了亲怀中的人儿,起身出门去了。

果然,不一会儿工夫南宫雅就带着唐晓飞等人走了进来。有了早上的接触,这些闺秀们也不感到拘束,陪着沐清漪说话谈笑,十分开怀。

因为如今后宫中并无嫔妃,容九公子一时高兴将大半个后宫都开放了让宾客们可以自由出入。也免得整个京城的权贵全挤在不大不小的交泰殿附近太过拥挤。

容瑾刚刚出了门,蒋斌就来禀告说北汉烈王,魏公子等人请陛下过去小叙。容九公子挑了挑眉,一甩袖便跟着蒋斌去了。

一处距离交泰殿有些距离的宫苑内,几个容貌俊美,气势非凡的男子正坐在树下闲聊。容九公子一进来看到众人剑眉微挑,轻哼道:“你们怎么会在一块儿?”

不仅有哥舒翰和魏无忌。还有夏修竹、莫问情、赵子玉以及慕容熙和顾秀庭。最重要的是顾秀庭!这些人彼此之间基本毫无关系,自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聚集在一起,容九公子恨恨的瞪了顾秀庭一眼。心中一惊认定了是他从中作梗。

赵子玉看了看众人,他只是跟着师兄来凑热闹,哪儿知道他们会聚在一起?

倒是魏无忌神色悠然,笑眯眯的道:“自然是为了恭贺你大婚了,说吧,你是想群殴呢还是单挑?”

容瑾眯眼,“什么意思?”

魏无忌道:“要不,你单挑我们这一群,要不,我们群殴你一个。”

“大表哥!我跟你有仇么?!”容九公子咬牙切齿,准确无误的知道了仇人。他就算再狂妄也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他就算是再厉害,也不可能抗得过魏无忌。哥舒翰和夏修竹三人联手。顾秀庭想要弄死他么?

秀庭公子把玩着手中的折扇,淡淡笑道:“不用担心,点到即止。”

相信你,我就是傻子!容瑾愤愤,难怪这些天都没有动静,原来真的打算等到今天找麻烦!本公子不是你妹夫,清清不是你妹子么?

“清漪当然是我的亲妹子,所以你放心...绝对不会耽误正事的。九公子武功盖世,重要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能力保护清漪吧。”秀庭公子微笑道。

本公子没有能力,难道你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弱书生有么?九公子怒瞪了他一眼,“别废话了,一起上吧!”反正都要挨揍么,还不如霸气一点。九公子丢什么都不肯丢脸。

其他几个人也没打算跟他客气,容瑾话音未落三个、四个人影就直接扑了过来。魏无忌,哥舒翰,夏修竹,还有一个莫问情,真是让人绝望的豪华阵容。

一个绝顶高手不难对付,两个也能勉强支撑,但是如果是四个,即使是强悍如容九公子也只有挨揍的份儿。当然几位高手出手还是非常有分寸的,绝对不打脸,不伤筋不动骨,就是有一点——疼!

旁边的几个人,顾秀庭和慕容熙倒是没什么感觉,赵子玉却直接麻木了一张俊脸。这几个,绝对是不想让容九公子参加婚礼。反正如果是他的话,被这样揍一顿,就算是爬他也爬不过去了。

“秀庭...真的很讨厌容瑾?”慕容熙也看出了一些门道,有些好奇的道。不怪他怀疑,秀庭公子对容瑾这个妹婿当真不怎么好。就是当年慕容煜跟云歌订婚之后也没有被秀庭公子这样恶整过。

“怎么会?”顾秀庭淡笑着饮茶,眼中淡淡的笑意和赞赏表示他对这个妹婿以及今天的婚礼都还颇为满意。

慕容熙挑眉笑看着他,顾秀庭淡淡道:“我只是发现...容九喜好动拳头解决问题超过了动脑子,这样不好。好好地挨一顿揍,他说不定就能悟了能不动手就别动手,面对将来清漪担心。

“.......”秀庭公子,你想的太远了。

“秀庭公子,这几位...跟西越陛下有仇?”赵子玉有些迟疑的扫了一眼打斗中的众人。每一招都往那又痛又不容易看见的地方招呼,说没仇谁信啊?

顾秀庭侧首想了想,犹豫了一下道:“大约是心里有些堵,发泄一下对大家都好。”秀庭公子目光如炬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几个不管是怀着什么样的感情或多或少都对清漪有些好感的。可惜大多数还在朦胧之中就被容九公子捷足先登了。既然如此,让他们揍一顿出出气,也是一件好事。

赵子玉有些僵硬的转过身去喝茶去了,有这样一个大舅子简直是天下所有男人的不幸。太恐怖了...即使是征战沙场所向披靡的安西郡王也觉得有些浑发寒。

“轰!”

“碰!”在院中几处假山报废之后,终于有人率先住手。魏公子率先停了下来,一脸的神清气爽,笑容可掬的道:“云隐公子的武功果真是不错。”

“却是很不错。”很耐打。哥舒翰也听了下来。

接着是夏修竹和莫问情,莫问情有些遗憾的扫了依然站立在院中神色阴郁的容瑾,如果现在下药的话,绝对可以万无一失。

“你们...给本公子等着!”容九公子咬牙切齿的道。眼前这几个,一个都没成亲。好得很!不要让本公子逮到机会!

容瑾浑身上下都很整洁,乍一看跟刚刚进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但是只有容九公子自己知道,他现在浑身上下都很疼!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只想找张床好好躺躺,但是...他可以么?!

魏无忌笑眯眯的看着他,“不舒服么?要不要回去养养?沐姑娘宽宏大量,不会介意的。”

容瑾直接甩了他一个眼刀,咬牙道:“多谢关心,本公子很好!”

“千万别忍着,不用勉强。”

“别晕倒在礼堂上,丢清漪的脸。”哥舒翰有些不悦的道。

容瑾冷笑,“本公子,好、得、很!”

哥舒翰有些遗憾的耸了耸肩,转身坐回了石桌边上。魏无忌同样也毫不客气,做到顾秀庭对面,含笑指了指站在一边浑身僵硬的某人道:“顾公子,如何?现在总该放心了吧?”就算他们没出全力,能扛得住四个一流高手这么就绝对算得上是非常不错了。

顾秀庭似笑非笑的忘了他一眼,稍稍举了举手中茶杯道:“有劳顾公子了。”

“你们!”容九公子恨恨然,轻哼了一声转身而去。他今天要娶清清为妻,不屑跟这些羡慕嫉妒恨的失败者和觉得妹妹被人抢了的混蛋计较!不过...你们这些混账最好祈祷一辈子都不用成亲,不然...哼哼!

望着某人如被风卷走的红云一般飘然而去,院子里的众人却是神色各异,半点也没有幸灾乐祸意思。

顾秀庭和慕容熙含笑看了看众人,双双对视淡然一笑。妹子太过优秀了有的时候也是一种烦恼啊,幸好这世上清漪处理的还算不错。今天这几个人一起揍了容瑾一顿出口气大概也就差不多太平了。若真是弄到几男争一女,与清漪的名声却是不好。清漪毕竟是个女儿家,将来却还要在官场上混的。

旁边,赵子玉转眼看了看众人各异的神色,也是若有所思。

傍晚,交泰殿里灯火通明喜气盈盈。皇城里所有的各国使臣,以及三品以上的权贵都聚集在此,为今晚的婚礼观礼。

大殿一侧,站着礼部尚书作为婚礼的司仪。礼部虽然一直都是负责这方面的事情,但是主持这样的婚礼却是从所未有,因此礼部尚书大人脸上的喜意也不由得有几分僵硬。

“陛下驾到!沐相到!”

一声有些尖锐的唱名,在座的众人脸色不由得扭曲了一下,这叫法平常还好说,到了这会儿真是格外的别扭。谁听过哪国的皇帝要跟丞相成婚的?

大殿门口一阵环佩叮咚,十八名穿着红色宫装的美丽宫女前面引路走进了大殿。宫女们分两行站开,后面便是一身红色嫁衣的沐清漪和大红色礼服的容瑾。烛光下一对新人被烛光映衬的风采夺目。男子冷峻无俦,女子清丽绝俗,只凭这相貌也让人觉得果真是天作之合。这世上。容貌配得上顾相的男人自然不多,容貌比得上新皇陛下的女子也挑不出几个,果真是绝配!

两人手牵手在大殿中站定,礼部尚书方才暗暗吸了口气,高声道:“一拜天地,拜!”

大殿之上,两人相视一笑,朝着交泰殿上的天地神位郑重的拜下。

“再拜!”

“三拜!”

“二拜高堂!拜!”两人面对西越祖先灵位,恭敬的一拜。西越列祖列宗若是幽灵,必定是要热泪盈眶的。容九公子这辈子大约还没有这么认真的拜过祖先。

“再拜.......”

“.......”

“夫妻对拜......”

新人转过身来,面面相对。容瑾望着眼前红衣鲜艳的女子微微一笑,俯首深深拜下。沐清漪浅浅一笑,没有红色的盖头这样,绝美的容颜上绽放出令人心折的微笑。

“再拜!”

“三拜!”

当着天下所有人,恭敬而虔诚的九拜,从此许下彼此的一声。今生今生,我只与你携手同行。

“礼成!”

随着一声礼成,大殿里响起了欢快的礼乐,殿外整个皇城的上空走绽放出了华丽夺目的焰火。

“恭喜陛下新婚大喜!”大殿里,大殿外,贺音如潮。

容瑾伸手扶起沐清漪,低头朝她一笑,再回头看向众人的时候却又一脸肃然,“朕在此立誓,今生只有沐清漪一人,如违此誓,天人共诛!”

一时间,众人哗然。望向殿中两人的目光各异,却都不乏震惊之意。人群最前方,慕容熙低声笑道:“这位皇帝陛下...果真是有点意思。”而且还很有魄力。虽然之前就已经写下了承诺的诏书给顾秀庭,但是这当着天下人的面说出来和私底下承诺却是两回事。就是顾秀庭也只是收下了他的诏书却并没有公诸天下。而现在,不管天下人对容瑾的誓言是什么看法,震惊,钦佩,轻蔑还是不赞同。只要将来容瑾做了对不起沐清漪的事情,全天下人都会唾弃他。

身为帝王,金口玉言可不是说来玩儿的。

哥舒翰身边,哥舒冰望着殿中的两人忍不住叹道:“原本还以为容瑾是个混蛋,没想到......”当然,只对沐清漪好的容瑾,对别的女子来说,还是个混蛋!嘲笑一个美女的容貌的罪名,是不可饶恕的!

哥舒翰有些失神,哥舒冰看着明显有些不在状态的堂兄,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低声问道:“十一哥,怎么了?”她当然知道十一哥怎么了,但是谁叫十一哥开窍晚呢。当初在华国让他努力他偏偏不听,现在错过了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哥舒翰摇摇头,淡笑道:“没什么,只是在想...就算当初...或许我也会输的。”哥舒冰一脸茫然,哥舒翰却是淡淡的一笑侧过了脸去。

在所有人震惊、羡慕、惊叹的目光中,新娘被送回了位于含章宫的新房。而身为新郎的容九公子却还需要在清和殿大宴群臣。

但是容九公子也不是足够有耐性的人,匆匆饮过三杯就准备退场了。在场的朝臣使臣们也都是过来人,自然能够体谅皇帝陛下大婚的喜悦和焦急,自然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过了。但是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这么通情达理的。容九公子还没走出大殿,肩膀上就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原本容瑾也有察觉,抬手便要甩开那人,不想对方也不是个庸才,另一只手一格,手掌还是稳稳地落到了容瑾的肩膀上。

“西越陛下,恭喜!本王敬你三杯。”回头,北汉烈王一脸爽朗的望着容九公子。别人都是敬一杯,草原儿女比较豪迈,直接就三杯了。

容瑾轻哼一声,一言不发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接连三杯下肚,哥舒翰挑了挑眉转身走了。

“陛下大喜!”魏公子的声音悠悠然响起,魏无忌一手握着酒杯,一手端着酒壶,挑眉笑道:“请?”

容瑾咬牙,接过酒继续喝。接下来莫问情,夏修竹赵子玉等也纷纷上前敬酒。北汉和华国的使臣都敬了酒,其余小国的使臣自然也不好意思不表示一下,纷纷捧着酒杯上前来,硬着头皮在容瑾冷冽的目光下敬完了酒然后匆匆告退。

“酒量不错,陪大哥喝一杯吧,妹夫?”秀庭公子温文尔雅的声音传入容瑾耳中,容九公子一回头就看到那张笑的格外温文的俊颜。容瑾一言不发的接过顾秀庭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手中的酒杯咔嚓一声便碎成了粉末,仿佛那不是一个酒杯,而是某人的骨头。

看着他狠狠地模样,秀庭公子难得的叹了口气道:“真是好心没好报。”容瑾没好气的道:“难道我要感谢你请人揍我?”

秀庭公子摸着下巴,“原来你喜欢他们闹洞房的时候揍你?早说我就不忙活了啊。现在...他们大概不好意思一天揍你两回了。”

容瑾咬牙,“狗屁闹洞房,要是让本公子看到半个碍眼的东西,我保证,以后每天晚上送个漂亮姑娘到你床上。不信,你试试看!”丢下一句威胁,容九公子狠狠地转身而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秀庭公子无奈的叹息,“这世上,做个好人怎么这么难呢?”他难道不是为了他们好么?别的人不用说,哥舒翰和莫问情肯定得找容瑾麻烦啊。让他们提前把气出了,他们那儿还好意思再去闹洞房啊?要是真留到最后,呵呵...秀庭公子很怀疑某人还有没有那个福分入洞房,直接被人打死差不多了。

“你倒是煞费苦心,可惜容九不能理解啊。”慕容熙低声笑道。

顾秀庭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好好看着那几个吧。万一真的出了什么纰漏,他相信容瑾真的说得出做得到。

含章宫新房里,沐清漪坐在装点得喜气盈盈的新房里,娇颜微红。抬手小心的按住砰砰直跳的心口,烛火下美丽的容颜也多了几分羞涩和甜意。

“沐姐姐真是好福气。”唐晓飞坐在对面的凳子上,羡慕的道,“若是有哪个男人跟说我今生只有我一个,如违此誓,天人共诛。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了。”捧着辛苦,紫衣少女一脸梦幻。

身后的蓝衣少女没好气的拍了她一巴掌,“你害不害臊,没出嫁的姑娘家想什么呢。”不过虽然这么说,蓝衣少女的脸上却也有几分羡慕向往之意。哪个女儿家不期待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是世上又有哪个男人愿意又许得起这样的承诺?别说是帝王将相,就是寻常的殷实人家也是难上加难。

南宫雅笑眯眯的道:“我倒是觉得,陛下今天这一番表白,倒是让那些打着陛下主意的老头子歇了心中的念头。”虽然京城的大家闺秀们对九公子倾慕的基本没有,但是不代表这些闺秀的家人没有什么心思啊。若是能跟皇家攀上关系,牺牲一两个女儿算什么?何况看陛下对沐清漪的宠信,也不像原本传说的那么恶形恶状啊。

唐晓飞不屑,“一群白痴,还没我那没学问的老头子看得清楚。”

众人好奇,“唐将军说什么?”

唐晓飞傲然道:“我爹说,想送女儿进宫的人都是白痴!沐相是百官之首,就不怕沐相给他们穿小鞋么?官大一级压死人,要是在加上枕头风...哼哼....”

众人一脸囧然,蓝衣女子连忙一把捂住她的嘴,歉疚的对沐清漪道:“沐相,我表妹小时候用脑门磕破了门,你别见怪。”

你脑袋才能磕破门!唐晓飞瞪大了眼睛,可惜空有一身武力却不敢反抗温文清秀的表姐。

沐清漪也不由得被逗笑了,“唐将军说的没错,谁送人进宫本相就是打算给他穿小鞋来着。”

众少女瞪大了眼睛,“这个...可以告诉别人么?”她们也不想进宫,皇帝陛下长得好看是好看,但是那个脾气,还有那一身的气势,真没几个人能受得了。每次看到皇帝陛下对沐相一脸温柔的模样,没有几个少女能不沉溺其中。但是只要沐相一转身,现实总会刷刷的给她们泼一桶冰水。所以,陛下是好人,这个纯属幻觉。

“当然可以。我就是这个意思。”沐清漪微笑道。

不知为什么,众闺秀忍不住抖了抖。感觉沐相也好可怕......

“陛下见到!”远远地宫门口响起太监的声音,众人连忙起身朝着沐清漪微微一福,恭敬的告退了。原本也不用急,容瑾要从宫门口走过来除非用轻功否则绝没有那么快。但是少女们实在是不太像跟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不小心碰面。皇帝陛下一向乐于恐吓他人,让别人都怕他。她们已经很害怕了。

原本热闹的新房突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沐清漪有些不自在起来。不一会儿,门外便传来了容九公子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都退下!”

“是陛下,奴婢们告退!”

容瑾踏入新房,燃烧着的龙凤花烛照的整个新房一片红艳。而那端坐在床边,穿着大红嫁衣的美丽女子在这一片鲜艳的红色中却依然显得美丽独绝。

“清清......”

容瑾痴迷的望着眼前美丽的人儿,低声道:“我终于娶到你了。”清清终于是我一个人的了...无限的满足感从心间溢出,让容瑾感到无比的愉悦和欢喜。原本他并不在意婚礼的仪式,只要清清永远在他身边什么时候成婚都是一样的。但是只有真正的到了那一刻,在天下人面前拜堂成亲,当着天下所有人许下诺言,他才真正深切的感受到从此以后清清便是他一个人的了,这世上谁也不能拆散他们。

“容瑾......”沐清漪轻声微笑,“喝了不少酒。”

容瑾有些委屈的道:“大哥让人灌我酒,清清帮我骂他。”

“我,我帮你。”沐清漪笑道。

容瑾满意的道:“清清最好了。”其实容瑾并没有醉,虽然喝了不少,但是顾秀庭最后敬的那杯酒似乎是醒酒的东西,所以回来的时候才走到半道上就半点醉意都没有了。但是看到清清如此美丽娇艳的坐在房中等着自己的模样,容九公子觉得自己又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端过放在一边的酒,容瑾微笑道:“合卺酒。”

沐清漪伸手结果,两人手臂勾连,一饮而尽。

“清清......”放下手中的就酒杯,容瑾怜爱的望着怀中的女子,低头,轻轻的吻上了她被美酒熏染的带着水色的樱唇。

不同于往日或浅尝辄止,或缠绵嬉戏,这个吻更加的缠绵也更加的火热。沐清漪微微一怔,一时间整个身体都有些僵硬了起来。

“清清,别怕.....”容瑾低声叹道,修长的双手轻盈的勾勒着她窈窕的身姿,火热的唇也渐吻渐深。

“容瑾?!”

即使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沐清漪依然只是个未经人事的闺中女子。此时那个叱咤风云的沐相仿佛瞬间不见了踪影,面前的只有那个柔弱婉约的美丽少女。

“清清...云歌......”红色的帐幔缓缓地落下合拢,掩去了满室的烛光也掩住了半室春色。

大红的嫁衣和礼服被人从帐幔里抛出,准确无误的搭在了一边的凳子上。少女羞涩的娇吟在新房中渐渐响起。红帐里,被翻红浪,俊美的男子和美丽的女子相依相偎,抵死缠绵。

“容瑾!疼.....”少女低声痛呼。

“清清...别怕...”男子声音低沉,带着淡淡的隐忍。渐渐地,一丝细碎的轻吟从红帐中流出,很快便加入了更多低沉的喘息,渲染出一室旖旎春光......

红帐外,龙凤花烛高照,映出一室的绯红。凳子上,绣着龙纹的衣衫和绣着凤纹的礼服重叠着,在烛火下映出一副龙凤呈祥的图样......

夜深人静新房里一片宁静,只有烛台里的花烛依然在静静地燃烧着,不时绽出轻轻的响动。

床上一对璧人交颈而眠。

容瑾慢慢睁开眼睛,俊美的容颜上没事满足和愉悦的笑意。低头看着身边沉睡的女子,脸上的笑意更见明显。

“清清.....”低头亲吻着少女嫣红的掩唇,容瑾低声道。

“容瑾......”睡梦中的女子娇红的容颜带着鲜见的疲惫,秀眉微蹙。容瑾怜爱的吻了吻她,抬手勾起一缕自己的发丝,在勾起一丝清漪的发丝,十分熟练的将两缕发丝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容九公子笑的更加开心的。发丝相缠,未免扯得太远惊醒了沉睡中的女子,他小心翼翼的将人搂入自己的怀中。拔完了一会儿手中的缠绕的法结,方才缓缓如水。

结发为夫妻,从此我便是你的,你便是的......

------题外话------

亲爱哒们,国庆快乐哟~阿九和清清总算结婚了。拜大神求过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89.嫁妆,大婚之日 下一章:191.新婚出游
热门: 想您亲我 禁断的魔术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 假结婚何必如此卖力? 散落星河的记忆 与影后闪婚后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至高利益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