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嫁妆,大婚之日

上一章:188.迟悟,提亲 下一章:190.洞房花烛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容九公子每一次面对秀庭公子的时候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但是却发现秀庭公子似乎并没有在意自己悄悄带清漪去皇宫的事情,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气。他跟清清都要大婚了,秀庭公子既然同意了就说明也不是那么讨厌他吧?容九公子有些不确定的想着。

转眼间,便已经到了大婚的头一天。虽然还不是大婚当日,但是整个京城却也都已经热闹起来了。因为刚刚过去不久的登基大典,许多前来京城观礼的人们都还没来得及离开。而今年连续两场大喜事,也让原本从去年悼恭太子薨逝,到今年西越帝驾崩淹没在一连串倒霉阴影中的皇城更多了几分喜气。

深夜,书房里。

顾秀庭神色温和的望着坐在自己跟前的白衣少女,心中也是万分感叹,“歌儿……。”

“大哥。”沐清漪望着大哥,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顾秀庭温柔的轻抚着她头顶的发丝,轻声道:“一转眼,你已经要出阁了。只可惜……”只可惜祖父,父亲母亲却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眼前的少女,有几分似当年华国皇城中那个风华夺目的顾家大小姐,却又有几分不像。顾秀庭淡淡一笑,就连他自己,不也变得有些不像当年名扬华国的秀庭公子了么?顾秀庭抬手清触了一下脸上的伤痕,心中淡淡的向着。

原本已莫问情的神医妙手,要去掉顾秀庭脸上的伤痕自然是易如反掌。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顾秀庭最后并没有请莫问情治这道伤痕,甚至连普通的祛疤的膏药也没有抹过。自从伤愈之后就一直听之任之。沐清漪和慕容熙虽然偶读有些惋惜顾秀庭好好地一张俊脸多了一道疤痕,但是在这件事上却谁都没有多少半句话。

“大哥…我会幸福的。”沐清漪靠在顾秀庭怀中,低声轻喃道。

顾秀庭笑道:“这是自然,我将咱们顾家的大小姐嫁给了容瑾,他若是让你不高兴,大哥一定帮你收拾他。”

闻言,沐清漪也不由得莞尔一笑。这些日子,容九公子倒是真有些怕了秀庭公子找他麻烦了。其实无论是沐清漪还是顾秀庭他们都心知肚明,以容瑾如今的武功地位权势,他是完全没有必要怕顾秀庭的。至少在西越境内是如此,他之所以表现的怕顾秀庭都是因为沐清漪的缘故。也真是因此,他对顾秀庭忌惮忍让,顾秀庭就越感到放心。并非顾秀庭喜欢让容瑾怕自己,而是这代表了容瑾对小妹的心意。否则,就想容九公子说的,顾秀庭这样的病书生,随便一把就能捏死了。

顾秀庭轻声叹息,拉着沐清漪坐下来道:“虽然祖父和父亲母亲都不在了,不过,有些东西还是要给你的。”顾秀庭从旁边座上拿起一个并不太大的盒子推到了沐清漪跟前。沐清漪一怔,道:“大哥已经准备好了很多嫁妆了。”

沐清漪的嫁妆确实是不少,几乎剩下的整个顾家都给她了,顾秀庭自己确实半分也没有要。虽然之前就是由沐清漪继承了顾家的产业,但是在沐清漪心中其实很大程度上是自己代替大哥代管的。

另外,皇家送来的聘礼自然也不少。虽然容瑾现在并不打算封后,但是皇家的聘礼却是实打实按照皇后的聘礼送的,甚至还要更多。毕竟顾家的嫁妆很多,总不能让人说皇家占了顾家的便宜吧?而顾秀庭更是一转手直接将这些聘礼全部重塞进了沐清漪的嫁妆单子里。因此,沐清漪的嫁妆之重,就算不一定是绝后至少也是空前的了。

秀庭公子似乎打定了主意顾家从此退出中原的权利纷争,如今整个西越,还能属于顾秀庭的就只有这座容瑾赠送的前豫王府加前顾相府合一的豪华宅邸了。

顾秀庭笑道:“该准备的早都准备好了,这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而且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看看吧,喜不喜欢?”

沐清漪小心的打开盒子,一盒子的珠光宝气却是险些耀花了眼睛。并不算大的盒子里装着的全是各种精致的珠宝首饰。每一件都是精品中的精品,这小小的一盒子也可称得上是价值连城了。

如果只是因为这个的话,沐清漪也不会那么惊讶。毕竟无论是顾家的嫁妆还是皇家的聘礼中也有不少与这些珍宝能够相提并论的东西。最重要的,这些东西每一件沐清漪都看着十分的眼熟。

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娘亲就经常抱着她打理这些东西,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然后带着温柔的微笑告诉她,这些都是为她准备的,等到以后她长大了出阁的时候为她准备的嫁妆。然后每年她生辰的时候娘亲都会选一件最精美的饰品再放进去。顾家什么时候得了皇家的赏赐或者从别处得到了饰品,也总是选择最珍贵最美丽的放进去。于是,在她十四岁那年,那不算大却也不小的妆匣里已经装的满满的了。娘亲还曾经笑语幸好她明年就要出嫁了,不然就要考虑重新换一个盒子或者再多弄一个盒子了。

而这些,在顾家被抄家的时候自然都已经没有了。不过现在看来,或许这些东西也并没有被抄没进皇家的私库里,而是流落在了外面。大哥能够一件一件的将这些全部收集回来,想必也费了不少的心思。

看着她水眸微红,秀庭公子怜爱的轻抚着妹妹的发丝柔声笑道:“哭什么,带着这些东西开开心心的出嫁,父亲母亲还有祖父在天有灵也会感到开心的。”

沐清漪将盒子抱在手中,重重的点头道:“我知道了,大哥…谢谢你。”

“傻丫头,我是你大哥。”顾秀庭轻声叹道,“大婚以后你就是别人家的了。到时候大哥和你表哥也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不知道?”

沐清漪强忍住了眼泪,连连点头,“大哥胡说,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顾家的女儿。”

“好了,早些去休息吧。别没睡好明天弄得一脸憔悴,容瑾还不找我麻烦。”顾秀庭拍拍她的手笑道。

告别了顾秀庭,沐清漪捧着盒子出了门,霍姝和盈儿找在外面等着了。霍姝伸手接过有些沉甸甸的盒子,心中也忍不住暗暗惊叹顾大公子对自家小姐的疼爱。这些日子跟在沐清漪身边,她可是也将沐清漪的陪嫁看的清清楚楚。顾家近乎全部的财产和皇家的聘礼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全部给了小姐。

现在这盒子里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就凭秀庭公子这么晚了才亲手交给小姐,就凭这重量也知道不凡。心中不由得暗暗擦汗,幸好城主现在已经京城了西越皇位,又有循王留下来的一半财产。不然的话,只凭天阙城还真是有些娶不起她们家小姐啊。

“咦?那不是莫公子么?”走在前面引路的盈儿有些惊讶的道。

闻言,两人齐齐望去,果然看到夜色里莫问情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边上不知道在做什么。沐清漪沉吟了片刻,示意霍姝先将东西送回去,自己带着盈儿朝着莫问情的方向走了过去。莫问情武功极高,两人还离得远远地莫问情便已经听到了脚步声,回过头来看到沐清漪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

沐清漪走过去,淡笑道:“莫…问情怎么还没休息?”虽然和莫问情的交情可说是不浅,但是沐清漪却一直都没能习惯叫莫问情的名字。莫问情挑眉到:“你不也没睡么?明天就要大婚了,睡不着?聊聊如何?”

沐清漪自然也不在意,点点头走到莫问情对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淡笑道:“难得莫谷主有这个兴致,深夜独自一人在此赏月。”莫问情神色淡漠的望着沐清漪道:“我在这里等你。”沐清漪微微一怔,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平静的望着莫问情道:“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莫问情点头道:“慕容熙的毒已经没有大碍了,等到明天大婚典礼之后我就要离开京城了。现在先跟你说一声,到时候就不用再专程道别了。”沐清漪望着他依然淡漠的容颜,半晌才点了点头笑道:“也好。问情是世外高人,这些日子在京城呆的想必也是十分的烦闷。一路顺风?”

莫问情眼神微闪了一下,淡淡的点了点头。从袖袋里取出两个精致的玉瓶和一张药方放到沐清漪面前,道:“贺礼。”

沐清漪惊讶的取过药方看了看,抬头看向莫问情。莫问情道:“上次容瑾那颗避毒珠,我代药王谷收回。这是我亲自炼制的避毒丹,效果虽然比不上避毒珠,但是一个有二十粒,用处远比用一次就必须重新炼制一次的避毒珠要多得多。另外这个,容瑾的身体我看过了,确实是因为非常庞大的内力强行灌注进体内造成的后遗症。想要短时间内痊愈绝无可能。这是清神丹和药方,长时间服用外加自己慢慢调理,等到容瑾年纪渐长,或许会慢慢好转。”

沐清漪垂眸,低声道:“多谢你。”

“不必。”莫问情漠然道,“我拿走了避毒珠,自然该给予补偿。”其实避毒珠本来就是药王谷的东西,只是被循王不知道用什么法子从灵枢手里拿了过来罢了。现在莫问情要收回谁也不能多说什么。不过沐清漪清楚莫问情的性格,他这么说不过是不希望让人觉得欠他人情罢了。见他如此,沐清漪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认真的道:“御药房里有很多不错的药材,你若有需要可以去看看。”

莫问情点点头,他执着于医道,对于各种珍惜药材和秘方自然十分感兴趣,明白沐清漪的心意,莫问情也不拒绝她的好意。只是平静的望着月色下的少女许久,方才淡淡道:“天色不早,你该回去休息了。”沐清漪莞尔一笑,含笑起身道:“是,我先回去了。你也早些休息。”

莫问情点点头,却并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沐清漪只得呆着盈儿转身回自己的院子去了。走到走廊转角处,盈儿忍不住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月光下哪个白衣胜雪的冷漠男子似乎显得更加冰冷孤寂了。

“小姐,莫谷主……”跟在沐清漪身后,盈儿有些犹豫的道。

沐清漪回头,“怎么?”

盈儿有些困惑的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应该是没什么吧,小姐明天就要大婚了,说这些不过是徒添困扰,而且说不定…就是自己想多了呢。看着一脸困扰的盈儿,沐清漪淡淡一笑道:“回去吧,别想太多了,明天还要忙呢。”

“是,小姐。”盈儿点点头,整了整精神,将刚刚的想法抛到脑儿,跟着沐清漪回去歇息了。

次日一早,早早的整个顾府就忙成了一片。清逸轩里,沐清漪坐在梳妆台前,任由长公主带着几位身份尊贵的贵妇替她梳妆打扮。身后还跟着南宫雅等几位京城里的名门闺秀站在一边帮着打下手。沐清漪身上穿着一身鲜艳夺目的大红色嫁衣。嫁衣是宫中数位最手巧的修娘们连着赶制了大半个月方才完成的。是华国女子出嫁的时候最喜欢也是最名贵的茜云锦缝制的嫁衣,以西越最精巧的天针绣法袖成的凤舞九天的嫁衣。淡金色绣线绣成的九支凤凰在大红的嫁衣裳栩栩如生,仿佛振翅欲飞。

南宫雅轻抚着嫁衣上的凤凰,赞道:“果然不愧是专门为历代皇后刺绣的天针绣法,当真是天衣无缝。好美啊。”

沐清漪任由长公主等人为她挽发,一边笑道:“雅儿若是喜欢,等到你成婚的时候我让人也绣一件送给你?”

“那可不敢。”南宫雅连忙笑道:“这样的锈技可是宫中秘传的,只有正宫皇后才能用的。”她虽然出身尊贵,但是却从来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就算是再好看在羡慕,不该属于自己的就不能去奢求。沐清漪淡淡道:“这有什么,不过是绣技而已,真有心研究,只要是有些本事的绣娘都能研究的出来。”只不过是忌讳皇室,没有多少人会去做这个罢了。沐清漪挑眉笑道:“说定了,你大婚的时候我便让人做了送你一件,还有…其他人,也一样?”

长公主含笑道:“你们还不谢谢沐相?其实也没什么,若是陛下钦赐的自然是可以的。今儿沐相既然说了,难道还怕她失言不成?”众闺秀皆是一怔,顾不得羞怯纷纷欢喜的谢过了沐清漪。天针绣法的美丽自不用说,最重要的是,若是能够穿着陛下钦赐的嫁衣出嫁,那可是无限的荣光,将来到了婆家也会多十分的面子。

沐清漪浅浅微笑,望着跟前铜镜里照出的红衣潋滟的女子一时间有些出神。自从成为沐清漪之后,她就极少再穿颜色夺目的衣衫了,大红色的自然是更不必说。她作为顾云歌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最后一次便是穿着一身如火一般的红衣,还有那…漫天的火光……

“平日里看惯了沐姑娘一身白衣,如今才知道这红衣才更是风华绝代呢。”长公主赞叹的声音传入耳中,沐清漪眼前渐渐的清晰起来,淡淡笑道:“公主谬赞了。”

“长公主说的不错,这西越皇城当真没见过颜色比得上沐相的女子。”旁边的贵妇也跟着称赞道。能让容瑾派来顾府帮忙的自然都是早已经死心塌地的跟着容瑾的官员家眷了。这些人不管是真心假意也绝不会不知趣的让沐清漪不痛快,自然是连声称赞不已。不轻易也只是含笑听着并无得意或不悦之意。也越发的让这些人觉得这位沐相当真是高深莫测。脸这样的日子脸上都看不出来半分的心思,果真不愧是能以女儿之身登上丞相高位的人。

若是一般的女子,即使是成为皇后也少不了有人心中记恨,酸言酸语几句。但是沐清漪却不会遭遇到这样的情况,无论她做什么,别的女子只会觉得她更加的不同凡响,与众不同。因为她跟她们…本就已经不是同一个层次的认为了。人是不会去嫉妒跟自己相差的太远的人物的。她们只会畏惧,敬佩,或者在心中暗暗羡慕。只是这样,也导致了沐清漪很难给这些闺秀们成为真正的闺蜜。毕竟,一般的女子也不会跟丞相做朋友的。不只是她们不知道跟沐清漪聊什么,沐清漪即使知道跟她们聊什么也难免觉得有些无趣。

“好了,雅儿你们陪沐相歇息一会儿吃一些东西再来妆点首饰,晚一些今天只怕就没空吃什么了。”长公主含笑招呼着几个贵妇出去休息,只留下南宫雅的闺秀们陪着沐清漪。再过一会儿即使到了,亲迎的队伍来了之后,一直到晚上沐清漪都没有时间在吃东西休息了。

很快,丫头们便送上了各种点心和汤品。沐清漪站起身来有些好笑的看了看明显有些拘束的闺秀们笑道:“不用怕,我不吃人。”众人面面相觑,从前以为顾相是男子的时候这些姑娘倒是喜欢往她面前凑,就算是知道没有缘分多看看俊俏的美男子也是好的不是么?但是现在知道了原来京城第一的美男子竟然是个姑娘家,这让众位姑娘们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更加不知道要怎么跟这位女相相处。同时,也在心中暗暗佩服沐清漪的本事。

沐清漪无奈的拉着众人坐了下来,这些姑娘也是从天不亮就跟着一起忙里忙外的,肯定也有些饿了。

几个姑娘看着沐清漪坐下,慢条斯理的开始吃东西,一个胆子大一些,长相英气的少女有些好奇的看着她,犹豫的问道:“沐…沐相,你不怕么?”

“唐姑娘?飞骑将军的千金?”沐清漪含笑望着跟前的紫衣少女笑道:“怕什么?”

紫衣少女眨了眨眼睛道:“当官儿啊,朝堂上那些老爷子可厉害了。”

沐清漪笑道:“他们在厉害也是人,有什么好怕的?”

紫衣少女眼睛一亮,道:“那我…我可不可以…。”

沐清漪挑眉看着她,南宫雅掩唇笑道:“唐晓飞,你还没醒呢?还做你的将军梦?”紫衣少女顿时俏脸通红,气鼓鼓的等着南宫雅道:“为什么不行?!沐相也是女儿家啊,她能做丞相我自然也能做将军!你等着瞧!回去了我就去求我爹爹。”

南宫雅笑道:“成,我等着将来拜见唐大将军!”

沐清漪有些好奇的看着紫衣少女道:“你想坐将军?你不怕么?战场上可是血雨腥风,不像你在家里舞刀弄枪那么简单的。”紫衣少女傲然的一抬下巴,坚定的道:“这有什么好怕,大丈夫马革裹尸才不负……”

啪!身后一个蓝衣少女一巴掌毫不犹豫的拍在她头顶上,“你是大丈夫么?”

紫衣少女顿时趴在了桌上,低声嘟哝道:“我是女中丈夫!巾帼英雄!”

有了这一番笑闹,气氛倒是更加和睦了许多。众闺秀也觉得这位丞相兼未来皇后并不是那么高高在上让人觉得高不可攀的存在。而且沐清漪性格温雅平和,才华卓著,无论说什么她都能够听明白并且给出好的建议。最重要的是无论她们说什么她都不会如家中的长辈一般的训斥她们胡思乱想。一时间房间里倒是十分热闹起来。

时间转眼即逝,等到长公主等人再次进来为沐清漪佩戴好首饰,重新上妆之后,来迎亲的队伍也已经到了。南宫雅和唐晓飞一左一右扶着沐清漪站起身来,身后两个女子取来一件淡金色的纱衣为她披上,众人不由得赞叹起来。

沐清漪本就生的极美,如今就说是西越第一美女也不为过。穿上这一身大红嫁衣之后更是更显雍容尊贵,绝艳脱俗。许多女子即使本身生得美丽,也容易让大红色的衣衫给压的失去了几分光彩,但是沐清漪却并不会,穿着白衣的时候清丽绝俗如世外天仙。而穿着红衣的时候却又清贵无比,让人忍不住被她吸引了目光,目醉神迷。

“好美啊…。”唐晓飞痴痴的赞道。

长公主笑道:“好了,吉时到了还不快些扶新嫁娘出去,盖头在哪儿?”从旁边的丫头手中接过红色的绣着龙凤呈祥的盖头,轻轻盖在了沐清漪的头上。遮住了那清丽的绝世容颜,在场的众人都忍不住怔了一怔,心底升起一股淡淡的失落。同时也暗叹这样的绝色,难怪陛下对沐相一心一意,不惜与朝堂的文臣为敌了。

原本豫王府的大堂里,外面喧天的热闹沸腾的声音络绎不绝。但是大堂里倒是显得难得的宁静。顾秀庭坐在首位上神色平静的打量着下方的容九公子。容九公子极为难得的也是穿着一身大红的礼服,衣服上绣着的确实九条金龙。龙腾九天,气势非凡。若是平时,容九公子是断然不会穿如此“愚蠢”的衣服的。但是今天却是个例外,容九公子不但心情愉悦的穿着这大红的衣服,更是觉得自己俊美非凡天下无双。

不过被秀庭公子这样的目光盯着这么久还能无动于衷的人,这世上基本上没有。就算有也绝对不包括今天的容九公子。若是平日,容九公子只看看在清清的面上不愿得罪顾秀庭的话,那么今天就是绝对的不敢得罪顾秀庭。若是大婚当天顾秀庭还给他弄出什么幺蛾子,容九公子怕自己真的会忍不住捏死顾秀庭。

似乎察觉到了容九公子的不自在,顾秀庭淡淡的叹了口气道:“以后好好照顾清漪。”

容瑾不由一愣,有些不太相信顾秀庭居然真的没有找自己麻烦。回过神来连忙道:“这是自然。”

看着他难得的呆滞的模样,秀庭公子不悦的哼了哼。就算再不爽这个拐走了他妹妹的混蛋,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找他麻烦好么?现在找他麻烦,跟找清漪的麻烦有什么差别?

“新嫁娘来了!”门外,一声欢喜的声音,沐清漪在众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清清!”容瑾眼前一亮,欢喜的上前几步握住了沐清漪的手。然后毫不犹豫的揭起了头上红色的盖头,盖头下,极为难得的经过仔细装点容颜更加美丽动人,容瑾也不由得呼吸一窒。原本新娘的盖头是不能随便乱掀的,但是即使是长公主也没有那个胆子指着这位皇帝陛下的所作所为。事实上在他们进来看到坐在顾秀庭下手的容九公子的时候就已经呆住了。皇帝陛下居然亲自来迎亲,不过再想想皇帝陛下对沐相的重视,又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了。

“咳咳。”身后不远处的位置上,慕容熙低声轻咳了两声,好心的提醒容瑾背后某人有些不悦了。可惜容九公子并不领情,不悦的扫了慕容熙一眼:打扰本公子看清清!

“清清……”好多天没有见到,清清好像更加好看了。容九公子在心中暗暗道。沐清漪同样也看着眼前的容瑾,容九公子嗜好黑衣,就连登基大典也未曾例外,如今倒是第一次看到容九公子穿着如此艳丽的颜色。容瑾容貌俊美无俦,但是穿着这样的红衣却并不显得女气艳丽,反倒是平添了几分锋利之感,只是脸上带着明显的喜气冲淡了那份让人忍不住退避三舍的煞气罢了。

“清漪。”身后,秀庭公子淡淡的提醒道。

“大哥。”沐清漪这才推开了容瑾,上前几步盈盈一拜,“大哥…小妹告别,还请大哥以后珍重。”

顾秀庭神色温和,含笑道:“傻丫头,以后又不是不见了。去吧。”

“大哥……”

秀庭公子也忍不住有些伤感,站起身来轻轻将沐清漪搂入怀中,无视了跟前露出一副想要杀人一般的目光的容九公子,柔声道:“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知道么?”沐清漪连连点头,道:“大哥,表哥,保重。”

慕容熙温和的点点头笑道:“大喜日子,哭什么?漪儿,保重。”

旁边,长公主看看时辰,低声提醒道:“陛下,该启程了。”

容瑾点点头,将沐清漪从顾秀庭怀里拉出来,道:“清清,咱们该走了。”虽然明白清清对家人的不舍,但是容瑾公子表示这个真的不能感同身受,从此以后原理顾秀庭这个倒霉催的,九公子不知道多开心呢。

旁边南宫雅连忙送上被九公子揭下的盖头,容九公子拿在手里看了看,嫌弃的往一边椅子上一扔,“清清是本公子的爱妻,西越的大丞相,见不得人么?清清,咱们走吧。”说完,牵着沐清漪的手便愉悦的往门口走去。

大门口,长长的迎亲队伍从顾府门口一直能够排到宫门口去。街道两边还有挤满了京城的百姓们,都在等待着围观刚刚登基的皇帝陛下迎娶西越历史上第一位女相的场面。

不一会热,终于看到顾府大门里有人走了出来。一身红衣的俊美帝王,牵着同样一身红色嫁衣美丽绝艳的女子。阳光下,几乎所有人都在那瞬间失了神。俊美无俦的红衣男子和美丽绝伦的红衣女子并肩而立,双手相牵,无比的融洽和谐。淡淡的阳光撒在罩子淡金色纱衣的礼服上,仿佛整个人都被撒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好美啊……”不知是谁低声轻叹道,却说出了在场的所有人的想法。

“恭迎陛下!恭迎沐相!”

“恭迎陛下!恭迎沐相!”

容瑾满意的看着眼前跪了一地的人们,回过头含笑看着身边美丽动人的红衣女子,“清清,你喜欢么?”只有我们两个人,并肩而立,在众生之上。

“谢谢。”沐清漪低声道。只要能与你站在一起,无论站在哪里都好。

容瑾朗声一笑,一弯腰将她打横抱起,亲自抱上了旁边只有迎接皇后才会有得三十六人明黄色凤撵,然后才翻身上马,高声道:“回宫!”

直到很多年后,即使许多人已经记不清楚这一场盛大豪华的典礼了,却依然能记得阳光下那一堆璧人令人不认侧目的倾世风姿和年轻的帝王脸上明朗的笑容和爽朗的笑声。

“这位西越新帝倒是性情中人。”顾府门口,慕容熙望着远去的红色身影低声笑道。

顾秀庭眼底同样闪过一丝笑意,面上却淡淡道:“他以为他在抢亲么?霍姝,去替我传信给魏公子,莫谷主,夏统领和北韩烈王,别忘了今晚的晚宴。”

“是,大公子。”霍姝有些茫然应道,心中默默然:谁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题外话------

这算是一半么,好吧,这算是一半~但是也算是结婚了吧?姑娘们,还有月票评价票滴别藏着哟,过期作废啊今天。明天又是新的一天鸟。爱你们~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88.迟悟,提亲 下一章:190.洞房花烛明
热门: 齐乐 宝鉴 这个Omega全异能免疫 登顶炼气师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法国粉末之谜 仙界归来 悠闲乡村直播间 最强匹夫(极品透视) 离婚前上了结婚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