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迟悟,提亲

上一章:187.婚事初定 下一章:189.嫁妆,大婚之日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玉堂这是怎么了?”沐清漪走出来,看着门口一脸纠结的步玉堂挑眉笑道。步玉堂连忙摇头道:“没什么。顾...沐相,那沐云容你打算怎么处置?”

沐清漪当然明白他别扭在什么地方,淡然笑道:“她没什么能问的了,你看着处置吧...等北汉的人走了再处置。哥舒翰应该不会问我们要人的。玉堂送我出去如何?”

步玉堂知道沐清漪这是有话要跟自己说,连忙道:“这是自然,沐相请。”

两人一前一后往奉天府外面走去。沐清漪思索了片刻方才道:“玉堂心中可有埋怨我和陛下?”

步玉堂连忙道:“下官不敢。”

沐清漪停下脚步,回头含笑看着他道:“不敢,还是有的吧?”

步玉堂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露出一丝淡淡的苦笑道:“顾相明鉴...若是丝毫没有想法自然是不可能。但是...下官自知当初的事陛下和公子也不是针对在下的,不过是在下碰巧倒霉而已。何况...事后公子还将玉堂救出委以重用,步玉堂若是再有怨怼,岂不是忘恩负义之辈。”

步玉堂说的诚恳,沐清漪点头道:“当初是我思虑不周连累了你。不过...若是再让我选一次,只怕还是要连累了。因此,也只能在此时跟你说声抱歉了。”当时就在步玉堂的地盘上,只要出了事,无论怎么样步玉堂都要受牵连的。就算离开了彭州,也同样要连累旁人。所以,无论如何步玉堂都注定了要这么倒霉一次。

步玉堂连忙道不敢,有些好奇的看着沐清漪道:“公子特意来问玉堂此事,难道是担心玉堂因此而心存怨恨么?”

沐清漪摇头,淡笑道:“此事虽然不大,却也是我欠玉堂一个解释。既然能说得清楚的,有何必存在心中让大家都不舒服。”

之后的路程都有些沉默,等到了门口,步玉堂方才开口道:“多谢公子,玉堂心中再无疑问。也恭贺沐...姑娘与陛下大婚。”一句话差点要换了两三个称呼,沐清漪明白步玉堂的别扭和不习惯。就连她也觉得顾相听着比沐相要顺耳的多。

“多谢。”

“恭送沐相。”

出了奉天府,沐清漪刚转身要回府,却看到不远处的街对面站在两个人。其中一个红衣女子正一脸兴奋的朝着自己招手。不是哥舒翰和哥舒冰是谁?

“小姐。”霍姝和无心一左一右站在沐清漪身边,有些警惕的盯着对面的人。哥舒冰却是不管不顾,直接朝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清...呃,清漪。”哥舒冰有些艰难的将清弟弟三个字给咽了回去。眼前的清漪一身白衣如雪,清丽脱俗,容貌气度比起当初在华国京城仿佛更甚几分。美丽的让人不忍侧目。

哥舒冰有些惋惜的看了一眼自家十一哥,在看看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

“郡主,烈王。”沐清漪淡淡笑道。

哥舒冰惊叹道:“清漪,你可真了不起,本郡主平身还没佩服过几个人,如今却当真是服了。”沐清漪含笑看着依然一脸坦然的永嘉郡主,挑眉笑道:“烈王和郡主这是......”

哥舒冰笑眯眯道:“本郡主没什么事,只是很像来见见你啊。是十一哥有话要说。你们聊,本郡主去找赵子玉!”说完,哥舒冰也不理会两人的反应,朝沐清漪挥挥手便一脸愉悦的跑开了。

哥舒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永嘉一向爱胡闹,沐姑娘勿怪。”

沐清漪摇摇头,想了想道:“前面有家茶楼,不如过去坐一坐,烈王意下如何?”

哥舒翰自然没有意见,侧身示意沐清漪先行。

在茶楼中坐下来,沐清漪神色淡然的望着留下来来往往的人群淡然自若。哥舒翰坐在她对面,望着她清丽的容颜却是难得的有些出神。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哥舒翰开口说话,沐清漪只得道:“烈王今天来,可是为了恒王的事情?”

哥舒翰微微一怔,道:“八哥的事情......本王...”他当然知道恒王当初是怎么想要算计沐清漪的。在听明白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想要一把捏死恒王的冲动。这样的想法让一向威震三军的烈王也不由得有些措手不及。事实上,亲手折断了恒王的手脚,哥舒翰心中并没有丝毫的对血缘兄弟的怜悯和同情之意。事实上,如果恒王不是北汉的王爷的话,哥舒翰甚至完全不反对容瑾当场弄死他。

哥舒翰怔怔的望着沐清漪,这样的想法让他不知所措之余,更多的却是几分失落和遗憾。北汉烈王虽然从未钟情过任何女子,但是却并不了事哥舒翰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他明白自己的想法,只是...很显然已经晚了。

沐清漪垂眸,平静的道:“恒王的事情,我已经问明白了。烈王不必自责。陛下哪里我也会劝说,必定不会影响西越和北汉两国的交情,烈王尽管放心便是。”

哥舒翰摇摇头,道:“上次没有将八哥交给西越帝处置,并非本王有意护短。八哥虽然并不实权,但是他的母族如今却依然是北汉最重要的权贵重臣。若是本王什么都不做便将人交给西越,皇兄也不好向北汉的朝臣交代。不过,皇兄会有什么打算,本王也能猜到一二。你放心,本王离开京城的时候,一定会将他交给你们处置。本王今日前来,是...恭喜沐姑娘即将大婚。”

沐清漪低眉浅浅一笑道:“原来如此,多谢烈王。”

哥舒翰有些失望的望着沐清漪,犹豫了片刻问道:“如果...当初在华国,本王坚持要你跟我一起回北汉,你会答应么?”

沐清漪平静的摇头,心中却只能暗暗地叹息。既叹漪儿命苦,错过了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子。又叹哥舒翰,一腔柔情错付到了她这样一个冷心狡诈的人身上。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眼前坐着的这儿,早就不是那个当年救过他的性命,赠送他明珠的善良少女了。

“不会。”看着哥舒翰,沐清漪坚定的道,犹豫了一下,沐清漪轻声道:“烈王,上次我说过沐清漪早已经不是从前的沐清漪。其实...自从表姐去世之后我受了些伤,从前的事情早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哥舒翰点头道:“本王明白。”

沐清漪起身道:“我府中还有事情,若是无事,就此告辞。”

哥舒翰点点头目送她转身而去,望着她渐行渐远的窈窕背影,哥舒翰俊朗的眼眸中闪过出一丝苦涩的意味。她以为...他喜欢的是从前那个帮了她的沐家小姑娘。可是...那时候她才不过十岁不到...怎么可能呢?

只是,终究是晚了多说无益。当初在华国他没能够想明白潇洒的离去,就注定了他比容瑾晚了一步。与那个清丽绝俗的少女从此失之交臂。

如果能够带你回北汉,从此一起策马扬鞭共赏北汉的风光该多好......

沐清漪回到府中,府里还有不少人正等着她。走进大厅,看着顾府一向宁静的大厅里熙熙攘攘的坐满了,在对上东方旭和南宫翼那戏谑的眼神,沐清漪强忍住了转身就走的冲动。

“大哥,表哥。见过两位王爷,长公主,南宫大将军,姜太傅。”沐清漪上前,一一对众人打招呼。虽然沐清漪身为一国之相,但是在座南宫绝和姜太傅无论是品级还是官衔都绝不输与她,论年龄和声望更是沐清漪远远不及,沐清漪执晚辈礼也不为过。

顾秀庭点点头,满意的看了看自家小妹笑道:“清漪去奉天府了?”

沐清漪点点头,朝顾秀庭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顾秀庭笑道:“璐王殿下,齐王殿下和南宫大将军还有姜太傅是来提亲的。”

容瑾这一次可算得上是诚意十足了。原本皇家娶亲提亲这个步骤虽然也有,其实却已经被省略的可以不计了,一般都是皇家下旨,然后直接交换名帖下聘了。如容瑾这般专门请人来提亲的却是没有。更不用说,来提亲的这几个人,璐王和齐王,是容瑾唯一还在世的两位叔伯。南宫绝,西越战功第一人,长公主,西越先帝长女,姜誉,西越先帝时候十几年的丞相,如今的太子太傅。若是姜太傅活得久一点,等到容瑾的儿子长大,他就算什么也不做也是名义上的皇子师。

这些人,即使是一个就足够镇压场面了,何况一次就来了五个。也难怪一向看容瑾不顺眼的顾秀庭此时脸上也是笑如春风,没有半点不悦。有这些人一起登门提亲,即使沐清漪什么都没有真的只是个平民女子,也足够力压所有的大家闺秀了。

至于容慕礼南宫绝这些人,既然已经对容瑾服软支持容瑾迎娶沐清漪,甚至支持沐清漪继续留在丞相之位上了,那么在亲自上门提陛下提个亲算什么大事儿?相反,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个不错的机会。只要将来陛下跟沐清漪的感情不变,他们这些老臣对陛下来说总会多留几分情分。

于是,一屋子的人相谈甚欢。只有沐清漪一人难得的有些坐立不安。她虽然能够在朝堂上侃侃而谈力压一众文臣武将,但是面对此时这样的情形,一屋子的人都在谈论着自己的婚事,还是难得的多了几分羞涩。但是,沐清漪是何等人,就算是害羞也绝不会让人看出来的。所以她也只得端端正正的坐在顾秀庭的下手,不是对对着正暗地里朝自己挤眉弄眼的东方旭暗暗瞪一眼,同时默默地在心中记上一笔。

可怜的东方公子并不知道,虽然沐清漪看上去比容九公子大度又温柔,但是女人的心其实向来就比男人小的。就算容九公子的心眼比寻常男人要小的多,那也只能证明这两位都是半斤八两而已。而完全不能理解这些的东方公子自然也不能理解为什么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日子都过的十分艰辛。

慕容熙看了一眼坐的有些不自在的沐清漪,淡笑道:“清漪先回去歇着吧。”在场众人自然谁也没有意见。从古至今也没有提亲的时候姑娘还会在场的。沐清漪自然也是松了口气,起身朝着众人微微一福便退出了大厅。

看着沐清漪离去,容慕礼含笑对顾秀庭赞道:“沐...姑娘秀雅娴静,才华出众,能聘的沐姑娘为妻,当真是我皇之福。”来之前,容瑾已经吩咐过了这个年纪轻轻的秀庭公子很会刁难人,绝对不能让他不高兴然后找到借口从中作梗,所以容慕礼也不在乎使劲儿的夸沐清漪夸顾家,顺便贬容瑾两句也没关系,反正陛下自己也不在意。虽然从头到尾坐了这么久,他也没看出来这位风度翩翩的秀庭公子到底哪儿有容瑾说的那么可恶那么恶劣了。从头到尾,秀庭公子一直都很温和的跟他们交谈,完全是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啊。

再联想一下自家陛下的性格,容慕礼也只能认为容瑾虽然对沐清漪是真心的,但是跟这位秀庭公子却有些不对盘罢了。

顾秀庭微笑道:“王爷过誉了,以后清漪在西越,还有有劳诸位照顾。”

众人连忙道不敢,沐清漪可是西越未来的皇后,如今的大丞相,谁敢说要照顾她?

花园里,沐清漪难得有些闲暇的坐在花园中的石桌边,有些漫不经心的逗弄着蹲在自己膝上红彤彤的火儿。暖洋洋的太阳让火儿有些昏昏欲睡,却被主人的手指拨弄的总是睡不着。于是,火儿不高兴的吱吱叫了两声,摔着小尾往她手上抽了一记。可惜它那松蓬蓬的尾巴对它自己来说或许不小,但是对于沐清漪来说却更像是顽皮的嬉耍。

沐清漪捏住他的尾巴,火红色的柔软长毛在指间缠绕着把玩。看着小东西不耐烦模样,沐清漪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打扰它,回头见火儿交给身后的盈儿。

盈儿小心的抱着小狐狸,浅笑道:“小姐这是怎么了?难得见到小姐如此的...烦躁。”盈儿犹豫了一下,斟酌着用词。

沐清漪也有些茫然,“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感觉有些......”

盈儿咯咯笑道:“小姐觉得有些心慌意乱是不是?这才是对的呀,哪个姑娘家出嫁前不是这样的,小姐一直都沉稳的很,但是如果这种事情都还能八面风吹不动的话,大公子和慕容公子才要担心了吧。”她虽然也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却也知道一般的女儿家即使不是假的自己心仪的人,出嫁前也是要十分羞涩忐忑的,若是自己心仪之人,自然更是既是期盼又是害怕不知所措中夹杂着女儿家应有的羞怯了。若是小姐当真还如往常一般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她才要怀疑小姐到底是不是喜欢容九公子了。

沐清漪有些茫然的趴在桌上,从前她跟慕容煜订婚的时候她也不过才十三岁。可算得上还是情窦未开的时候,虽然也有过几分羞涩之意但是却远远没有现在这样的心慌意乱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原本沐清漪以为经过了那么多事情的自己应该比当年强得多,如今方才知道并不是现在的自己不如当年,而是当年尚且年少的她根本还未见慕容煜放进心里。

“沐相怎么是怎么了?”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花园门口传来,沐清漪回头就看到东方旭和南宫翼一脸笑意的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姜誉容泱等人。只是这些人显然都不如东方旭的脸皮厚,看到沐清漪或多或少还是都有些不自在的。

沐清漪坐起身来,挑眉道:“你们怎么来了?”

东方旭转动着大眼睛,笑眯眯的望着沐清漪道:“不是来给沐相贺喜的么?”果真是个绝色大美人啊,比起穿着男装的时候更是别有一番出尘仙姿。他们的皇帝陛下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去一趟华国就能捡回一个这样的大美人儿。东方旭在心中暗暗腹诽。

沐清漪秀眉微挑,丝毫不给他看笑话的机会,“哦?多谢东方公子。只是不知道本相什么时候能给东方公子贺喜?想必长公主也早就等的着急了吧?”东方旭虽然比容瑾小一些,但是论年龄也早该谈婚论嫁了,却一直都是一副纨绔子弟的德行,整日在京城里招猫逗狗,即使是大公主的儿子也没多少门当户对的姑娘愿意嫁给他。这几个月倒是老实了不少,想必容瑾大婚过后东方公子的婚事也要忙起来了。

东方旭顿时就垮下了脸,幽幽道:“本公子是有品位的纨绔,非绝世美人不娶!”

沐清漪莞尔一笑,招呼众人坐下说话。看着有些拘束的姜誉和容泱,含笑道:“姜大人和安郡王这是怎么了?”

容泱和姜誉神色有些僵硬的挤出个笑容来,道:“没什么,只是...恩,恭贺沐相大婚。”

其实也不怪这两人,姜誉还年轻,本身性格确实有些拘谨慎重。人想的多了顾忌自然也就多了。而容泱就比较悲剧了,他当初是当真对这位比自己年轻不少的少年丞相有几分崇拜的,如今发现自己崇拜敬仰的竟然是个少女,虽然已经能够接受了但是那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南宫翼笑道:“再有半个月就是大婚之期了,现在却才来提亲,时间实在是有些紧。陛下的意思是,这几天就让长公主和雅儿还有几个姑娘来陪着你住,沐...姑娘以为如何?”

沐清漪也不在意,笑道:“也好,我让人收拾客院给长公主和雅儿住。”虽然沐清漪并不在意这个,但是新娘出嫁的时候总是需要几个陪在身边的伴娘的和女性长辈的。长公主身份尊贵,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南宫翼摇头道:“陛下说将之前的潜邸与顾府连通,送给顾家。大婚的时候就从潜邸出阁。”容瑾说的是赐给顾家而不是赐给沐清漪。也就是说,以后这顾府,包括从前的豫王府在内都是顾秀庭的了。沐清漪和容瑾大婚之后,就算不受封皇后之位,也还是要住在宫里的,自然也不必在特意准备丞相府了。沐清漪低眉一想,以后大哥和表哥回来,能有个合适的宅邸也不错。不过连豫王府都送出去了,看来容瑾如今确实是在下大力气讨好大哥了。

看着沐清漪神色平淡从容的模样,南宫翼心中暗暗摇头叹息。若是换了个寻常女子遇到这样的事情,皇帝为了讨好她的家人就连自己的潜邸都送出去了,就算不得意非凡至少也要露出几分意思来。这为姑娘倒是不愧能以女儿之身登上丞相之位的人物,端的是气度沉稳非同凡响。

这边,南宫翼和沐清漪说这话,另一边却被东方旭搞得鸡飞狗跳。东方公子已经来就看到了盈儿怀里的火儿,立刻一脸好奇的凑了上去。看到火儿闭着眼睛睡觉,还不死心的伸手戳了几下。火儿被惹急了直接一爪子抓了过去,可惜它忘了,它不是猫。

一个不稳,火儿直接从盈儿怀里跌了下去。东方旭眼疾手快一把捏住了火儿松蓬蓬的大尾巴,于是红彤彤的小狐狸被捏着尾巴掉在了半空叽叽直叫。

东方旭得意的将它抓起来,却被怀恨再行的火儿瞅准了机会一口咬在他伸过来的爪子上,然后趁着他不足以逃跑了。

其他人只见眼前一道红影掠过,东方旭抱着手气急败坏的叫道:“顾子清!你这狐狸到底是猫生的还是狗生的?!”一着急,连沐清漪的本名都忘了。

沐清漪一脸囧然,默默的望着东方旭,“猫能生出狐狸还是狗能生出狐狸?”

东方公子轻哼一声,朝着火儿的方向冲了过去。原来小东西机灵异常,逃出了东方旭的魔掌之后还不忘回头打探情况。躲在树叶下面的那红通通的毛却正好被东方旭看了个正着,这在东方公子看来就是红果果的挑衅。于是一时气急东方公子直接冲了过去,一人一狐在花园里玩起了你追我跑的游戏。

有了容九公子时不时的蹂躏,原本就依速度见长的火狐逃跑的本事更是炉火纯青,一时半刻,即使是东方旭武功不弱竟然也追它不上。

东方旭气急败坏,倒是被他这么一闹原本还有些拘束的姜誉和容泱都忍不住笑起来了。花园里的气氛也更加和睦融洽了许多。闲着没事,南宫翼等人都是男子,跟沐清漪一个女子自然不可能有什么私人的话题可聊,容泱和姜誉就趁机拿出自己在政事上遇到的一些问题请教沐清漪。沐清漪也不在意,一一解答,听的两人更是心悦诚服。

南宫翼也坐在一边听着三人的对话,同样惊叹不已,“若不是见到本人,我绝不相信沐姑娘今年才年方十七。”

沐清漪淡淡笑道:“南宫大人谬赞。”她当然不会告诉他她确实不止才十七岁。而且,她能够对这些得心应手不只是要归功于这些日子大哥和表哥的教导,更要归功于从小长在相门之家,而顾家更从来都不是一个迂腐的家庭。从小她跟大哥所受的教育并不想查太多,只是更大了一些之后,大哥进入了官场而她被娘亲压着学女子的规范罢了。

若当真是无师自通,那才算得上是天才。

姜誉忍不住赞道:“南宫大人说的不错,沐相果真是天纵奇才。”说来,他自己也身在相门,但是跟沐清漪的差距确实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的。一个人可能会嫉妒比自己优秀一些的人,但是如果一个人比自己优秀太多的话,就会连嫉妒的心都生不起来,因为根本就无法比较。这一刻,这几位西越出生高贵的青年俊杰方是真正的服了。

即使是早就知道了沐清漪是女子,但是她男装与他们一起讨论政事和女装的时候效果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可以说,直到此时容泱和姜誉才真正的死心了,原来朝堂上那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少年丞相真的是个姑娘!

“清清!”容九公子的声音在顾府花园的围墙上响起。正在追逐火儿的某人险些从围墙上摔下去。容九公子悠然的站在墙上,一手抱着火儿笑眯眯的望着众人。新婚在即,容九公子每天心情都很好。

“臣等参见陛下。”

容瑾翩然落地,挥挥手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姜誉上前一步,谨慎的道:“臣等在向沐相请教政事。”

姜誉的回答显然取悦了容九公子,满意的点点头道:“恩,不愧是姜太傅最看重的嫡孙,勤奋客可嘉。朕和清清要出去一趟,你们三个把书房里的折子一起看了吧。批注就写在纸上,回头清清回来再看。这个...算到你们今年的考评里。”也就是说,不好好写,明年就别想升官发财。所以,容九公子记仇是不论自己心情好坏的。

“陛下......”据说,大婚之前新娘和新郎不能见面。

“嗯?”容瑾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南宫翼。

南宫翼识趣的住了口,诚恳的道:“祝陛下和沐姑娘出门愉快。”

“很好。”容九公子满意的点头,抬手将火儿扔进东方旭怀里,拉着沐清漪就往外面走去。

沐清漪无奈的任由他拉着,道:“咱们要去哪儿啊?”

容瑾笑道:“进宫啊。”

“进宫?”沐清漪不解,这个时候进宫去干什么?

容瑾笑道:“含章宫都布置好了,还有梅园也是,清清不想去看看么?有什么不喜欢的地方才好让他们快点改掉啊。”刚刚布置好容九公子就兴致勃勃的出宫来找清清去看了。以后是他们两个要住的地方,自然是要清清满意才行啊。

沐清漪俏脸微红,想起大婚之后两人便要同室而居了。清和殿因为西越帝刚刚停过灵,容九公子嫌弃不吉利,干脆连搬过去住也不肯了。至少新婚其间容瑾是绝对不会想要去住那所谓的皇宫正殿的。至于后宫...如今的西越皇宫只怕是历朝历代最空旷的时候了。所有的太妃都被送去了偏远的冷宫,而沐清漪和容瑾住的含章宫也必须算在外廷,也就是说如今内宫里十几处宫苑除了洒扫的宫女,一个人都没有。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概也都不会有人入驻了。

“大哥会生气的。对容瑾的心意沐清漪十分受用,于是也好心的提醒了容九公子一句。

容瑾迟疑了一下,“应该...不会太生气吧?”他要清清去看宫殿布置不也是为了清清以后住得舒服么?顾家大哥虽然不讲理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吧?当然,九公子绝对不会承认,他其实是好几天没见清清,太过想念了。

大哥在面对容九的问题上,没有最不讲理,只会更不讲理。沐清漪在心中默默道,看着容九公子一脸不在意的模样,便随他去了。反正大哥也不会找她麻烦。

等到大厅里,顾秀庭和众位讨论完了提亲的事情,来到花园里的时候却发现沐清漪已经不见人影了。花园里只留下了依然在和火儿大眼瞪小眼的东方旭,以及正围着石桌对着一堆折子下笔如神的南宫翼等人。

顾秀庭剑眉微挑,“清漪怎么不在?”

旁边,盈儿小心翼翼的答道:“禀大公子。刚刚...陛下过来带小姐出门去了。”

“胡闹!”秀庭公子不悦的道。大婚之前的男女不能相见是各国都有的习俗,顾秀庭才不相信西越的习俗会跟华国不一样,那就只能是容瑾自己不守规矩还拉着清漪闹腾了。

“派人去找,请小姐回来。南宫大将军和姜太傅有话跟小姐说。”顾秀庭淡淡道。

旁边的南宫翼和姜誉齐齐抬起头来望向一边俊美不凡的秀庭公子。心中暗暗道:“秀庭公子,你会害死父亲(祖父)的!”

“是,公子。”盈儿微微一福,连忙转身去了。

秀庭公子盯着盈儿远去的方向,轻哼一声俊眸中闪过一丝幽幽的寒意。果然是还没收拾够,本公子会给你准备一个永生难忘的大婚的!

看着顾家大公子笑容和煦的模样,在场的几人暗暗打了个寒战。不愧是陛下也头痛的存在,果然是不太好惹。

推荐热门小说盛世谋臣,本站提供盛世谋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盛世谋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187.婚事初定 下一章:189.嫁妆,大婚之日
热门: 沉睡的人面狮身 临时保镖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死人经 无极魔道 他在修罗场文走事业线 九州飘零书商博良 小夫郎